盲约超清

顾念空摸着自己受伤的地方,似乎觉得有些难受,陈宗翰靠了过去,扶住他。

「怎幺了?」陈宗翰问说。

「没事,只是有点痛」现在陈宗翰才注意到顾念空的脸色有点憔悴,也是,虽然他刚刚没有特别提到,不过顾念空想必也经过不少的打斗,才走到现在。

顾念空把身体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看着陈宗翰的开口说「小兄弟,听我一句劝,回头吧」

「蛤?」

「我知道你是想去找肖素子吧,但是你也知道的,在更深的里面应该还有除了我以外其他很多人的分身,我不知道还有谁,但是我想应该还有不少」歇了一口气,顾念空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你的年纪应该不大,但是你真的很厉害,大概和肖素子差不多,但是你不要忘记,里面大概除了你的分身以外还有着其他人,你有把握战胜你自己再加上肖素子或是舞绫吗?」

陈宗翰默然,这些是其实他都知道。

「回头吧,我知道现实很残酷,但是我不想眼睁睁的看你去送死!」顾念空语重心长的说,陈宗翰可以感受到他的关心很真诚「回头吧,肖素子不会有事的,她很厉害也很聪明,她会有办法的」

陈宗翰还是没有反应,目光注视着地板。

看到陈宗翰没有反应,顾念空也有点着急「如果你回去却遭到不幸,这样不就本末倒置了,听我的,回头吧,去升降机那边等她」

这次陈宗翰有了反应,他摇摇头「顾大哥,你说的我都知道,我都想过了」

「那你怎幺还……?」

「我只是觉得如果真的发生什幺事情,然后我却什幺也没做,我会没办法原谅我自己」

顾念空没有再劝他,因为他发现眼前的少年眼神很坚定,说什幺也没用。

为什幺会这样?是因为所谓得出生之犊不畏虎吗?还是说这就是年轻人的冲动?这一种感觉是什幺时候失去了的,因为年纪、因为经验而开始深思熟虑、谋而后动,已经忘记那种不晓得天高地厚的热血冲动。

原来岁月不仅仅让我们成长,也让我们遗忘了曾经有过的年少轻狂与热血冲动。

顾念空笑了笑,中间的苦涩只有自己才知道。

他拍了拍陈宗翰的肩膀「我突然发现我原来是老了」

「什幺?」陈宗翰不懂顾念空怎幺会突然冒出这一句话。

「你去吧,我不拦你了」顾念空摇摇头的说「算了,你要活下来呀,别忘记这个可不是好莱坞的片场,别逞强,赶快找到你要找的人,然后赶快逃出来」

「噢,好」陈宗翰有种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的感觉。

「抱歉,我没办法跟你一起回去」顾念空撑起身子,然后一步一步的离开「地面上见了」

「好,一定会!」

这样的故事,就像是骑士历经重重困难去解救公主一般,顾念空心中突然冒起这个念头,只不过公主强了一点,路上会碰到的敌人虽然没有喷火龙,没有科学怪人,但是敌人却可能会太强而一不小心杀死骑士。

「这也太……」陈宗翰用力用手拍脸。

这实在怪不了陈宗翰,任谁看到应该死了的人活生生站在眼前,都会是这种反应,或许还会再剧烈一些。

江姚玄正『活生生』的站在陈宗翰面前,而他的身边则是『活生生』的叶明水。

「这是籤王吧」陈宗翰无奈的说道,虽然说没有需要分辨真假的麻烦,可是碰到现在这种情况也还蛮糟糕的。

「唉呦,这不是肖家的那个小鬼吗?」假叶明水开口说道,同时一手很自然的摆弄着配剑。

「我们可不可以当作没碰到过?」陈宗翰打着哈哈。

「你干嘛这幺怕我们?」假叶明水笑嘻嘻的说。

「呵呵呵,因为你们两个不是死了吗?」陈宗翰退后几步,很诚实的回答说。

「咦?原来你知道啊」假叶明水吃惊了一下「那样子会少很多乐趣的」

「哈哈」陈宗翰乾笑两声,什幺乐趣呀?是把他耍得团团转的乐趣吗?

陈宗翰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真正的叶明水根据叶清崚的说法,已经身亡,而眼前的人则是有着完全一样的记忆。

「我可以问你问题吗?」陈宗翰退到安全範围问说。

「咦?你要问什幺?你在死前想要弄清楚什幺吗?」假叶明水不再做作,而是直接的把长剑满怀敌意的指着陈宗翰。

「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在肖家的厅堂看过一个满身死气的人吗?」陈宗翰没有期待什幺,平静的问说。

「我想想」假叶明水回想着「好像有这件事,几个月前,我去找肖明峰谈事情的时候吧,当时肖巖那老东西也在场对吧?你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我还以为你会问说这个矿坑是怎幺回事,或是为什幺有另一个自己之类的问题」

「那还真抱歉,让你失望了」陈宗翰的语气里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在里面「你还记得你当时为什幺很直接就要那个人的命吗?他有做错什幺吗?」

假叶明水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髮「你干嘛一直问这个?」

「我只是想知道当时我明明什幺都没做,为什幺要我的命?」

假叶明水动作停了下来,目光仔细的端详着陈宗翰「你就是当时的那个人?当时肖逸把你救走,原来你还活着,可是你没有浑身的死气呀?」

陈宗翰把从来没有拿下来过的项鍊,拿了下来。

少了一层屏障,陈宗翰吁了一口气,解除一直保持着的敛息。

死气很不自然的扩散着,这种感觉如果说要用词彙来形容的话,应该是『生气勃勃的死气沉沉吧』

虽然说很古怪还前后矛盾,但是却非常贴切。

假叶明水与假江姚玄都呆愣住,他们的认知、他们的记忆里都不曾存在过这样的存在,死掉了却赖活在这个世界的感觉。

「怪物」江姚玄下意识的开口说道,陈宗翰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不过说得字眼还真是让人受伤。

「少来,你们才是怪物」陈宗翰不满的反唇相讥,然后又戴回自己的项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很介怀?」假叶明水问。

「可以这幺说,当事人已经死了,我现在只能问你了,我相知道为什幺她,不,你为什幺能随便的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你不会愧疚吗?」

「你不也做着一样的事吗?」假叶明水说道。

陈宗翰张大眼睛。

「你不也是随便的决定着别人的命运?随意的掐断别人的生命,我们没有什幺不同」假叶明水的话像是利剑一样的刺穿陈宗翰「你不过是因为自己被摆在受害者的身分而忿忿不平而已」

好锋利的言词,陈宗翰心想。

「闲聊完了」假叶明水摆开剑式「现在你已经没有遗憾了吗?」

陈宗翰深深的吸了一口混浊的空气,脑袋有点发胀,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点的时候,因为闲聊时间已经结束,夺命的两把长剑没有怜悯。

陈宗翰双脚连点,弹开出两把剑的攻击範围,自言自语的说「今天的运动量真的有些太超过了」

陈宗翰身体小範围的回转着,果然假江姚玄的剑技不够看,陈宗翰身体往左一侧,右脚抬起直接踢在假江姚玄的小腹上。

「我实在不懂你们为什幺要杀我们?」

「你总算问这个问题了」相比假江姚玄,假叶明水的实力就高上了不少,不过陈宗翰还没有性命受到威胁的强烈感觉。

举起幽泉劈向假叶明水「那答案呢?」

「不需要答案」假叶明水轻巧的荡开陈宗翰的剑招,长剑往身体收,像是拉弓一样,接着剑尖如同箭头的射出。

锵。

陈宗翰没想到剑上传来的力道会这幺沉,虎口有点麻。

锵锵锵。

看不出来一个女人发出的劲力可以和一个主攻力量的成年男子相提并论,连续的收剑与出剑,陈宗翰只能被迫招架。

「怎幺了?你不会就这样而已吧」假叶明水挑衅般的说道。

「哼!」陈宗翰闷哼一声,一直挨招不是他的作风。

看準时机,用幽泉剑锋的地方卡住对方的刺击,接着在假叶明水收剑之前右手一转,技巧的让剑式一顿。

左手握拳直直的轰去。

假叶明水明显的手上功夫也很了得,左手柔弱无骨的轻轻托住迎来的拳头,轻轻一错的让劲力发在空气中,左手如同水蛇般的攀附到陈宗翰的左臂上,陈宗翰急忙收手,不过手臂上已经多了三条血痕。

「活的越久,会得东西就越多,也越杂」假叶明水轻声的说道,左手指尖红红的,是陈宗翰的血。

手脚功夫一直是陈宗翰的弱项,他会得东西都只是最粗浅到称不上是功夫的东西,之前靠得都是他过人得身体素质,现在这个破绽则是越来越致命。

幽泉轻轻的虚晃,宁静的剑身漾起层层的暗红,海啸前的退潮总是特别的久,然后的就是,惊涛骇浪。

斩、刺、劈、截、点、压、削……

惊涛拍岸,连绵不绝。

原本陈宗翰认为假叶明水的身手应该不怎幺样,不过事实上却不是如此,假陈宗翰之所以能够刺杀叶明水,应该有着运气的成分存在。

想想虽然不是亲自动得手,但是陈宗翰杀了叶明水,这件事情是成立的。

而现在叶明水与陈宗翰则是再次的碰面,两个相同的人又要再一次的分出生死,颇为讽刺的不是吗?

同一个人杀了对方两次,这样是不是有些糟糕?

剑气如风,锐利的狂风猛烈地咆啸着。

如同浪潮的一波接着一波,幽泉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幽冥的如同由九泉之下发出得攻势,或许是因为见识过陈宗翰身上蕴含的死气,假叶明水与假江姚玄总认为陈宗翰的每一剑像是地府的叩门声。

陈宗翰弯下身来,幽泉横扫对方的下盘。

假江姚玄疲于抵抗陈宗翰的攻击,节奏慢了一线,剑身穿过了他的足胫,由一条血线开始,接着鲜血溢出流了下来,整个人倒在地上,双脚还留在原地。

「痛、痛」假江姚玄在地上翻滚,屈起身子用双手抓住流血不止的小腿,而脚踝下半截则是被他自己撞到了一边。

幽泉的剑锋发出让人心痒难搔的暗沉光芒,在不算大的空间里舞动着,一个闪芒,就代表着一个挥击。

假叶明水与陈宗翰都没有朝被砍掉双脚的假江姚玄看上一眼,两个人都完全的进入了战斗状态,心中所想的只有对手。

格住幽泉的向着头部横来的一剑,假叶明水用右手来抵挡陈宗翰的剑式,而空闲下来的左手则是呈爪状,抓向陈宗翰的门面。

确实,在这不宽阔的通道里,比起长剑,拳脚会是更适合的武器,而假叶明水则是技巧性的拉近了与陈宗翰之间的距离,而剑身略为细长的幽泉则是失去了它的实用性,反而碍手碍脚。

假叶明水取得近身距离之后乾脆的放掉手上的长剑,双手成掌拗步右掌印陈宗翰的胸前,内劲侵入体内,气血一阵翻腾,神经也受到短暂的絮乱。

一击得手之后并没有就此离开,右手手肘连上顶击,陈宗翰感觉到下巴一阵痛楚,齿缝间有些鹹味。

肘击之后一口气的按压吐劲,陈宗翰往后飞去,摔在地面。

外表虽然看不出伤痕,但内脏,甚至是心脏都受到不小的冲击,陈宗翰感觉到气管闭塞,修练者最重要的一口气有些提不上来。

「咳咳」因为震荡而吐出的血液,瞬间有些体虚的错觉。

「看来你的弱点就是你只会剑法」假叶明水冷笑的说,看着陈宗翰死握着的幽泉,很快的就有了这种判断。

陈宗翰没有理会假叶明水的话,也不管通道中的空气很混浊,用力的深呼吸,缓缓的疏通起身体内部的伤害。

以一个普通的修练者来说,拳脚功夫即使没有特别修习,也是一入门时就必须学会的基本功,可以说是拿起兵器前的暖身或是功夫基础。

陈宗翰却完全没有这个阶段,实力是因为魔主残魂与血色空间而增长的他,对于拳头可真的是一窍不通。

幽泉仓促的往前一划,陈宗翰腿部使力的跳了起来,假叶明水直冲而来,低身钻过陈宗翰的攻击,飞起的长髮断落。

所有的招式从出招到收招都有着间隙,长枪很长,匕首很短,这是不变的真理,而手比长剑快也很正常。

「噗」又是前胸被掌劲贯穿,内伤逼着一口血吐了出来。

为了避免又被连续攻击,陈宗翰双脚连蹬,离开假叶明水的攻击範围。

「怎幺了?不打了吗?」假叶明水拾起刚刚离手的长剑,捏个剑诀,小幅度的连续劈砍,陈宗翰强自架起剑势,横着剑把撑住每一个攻击「还是说你想死了?」

轻巧的格开陈宗翰的反击,右边的一剑差点整个卸掉陈宗翰的胳膊,在地上翻滚逃开假叶明直刺入矿壁的杀招。

冷静,陈宗翰在心中告诫着自己,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冷静!连断手断脚都碰过了,现在不过是不足挂齿的内伤,怕什幺!

「呼—哈」满嘴的鹹味刺激着神经,气息一提到胸口就几乎要涣散,这种沉重感与疲倦感很习惯,好险其他的地方机能还算正常。

一昧的防御是不可能得胜,陈宗翰选择的是抢攻、抢攻、再抢攻。

暗红色的潮水又见汹涌,席捲而来的让人感到窒息。

剑尖颤动的像是化成三道虹光,摸不清楚走势,雾里看花般的朦胧剑理。

杀意大盛,与之前给人的气势迥异,明明是同样的剑招,却多了许多压迫感,让人的心颤抖,下意识的选择了躲避。

杀心一起,就连幽泉也雀跃不已,就像是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一般,流光曳出清冷的线条,夺人命的凶器钻进假叶明水的小腹,拔起时带起的血滴,闪耀的像是红宝石。

陈宗翰不知道他进入了一个状态,一直以来,他虽然走入了杀道,却总是下意识的隐藏着自己的杀心,像是用漂亮外衣遮掩,把自己觉得不能见人的杀心深深埋藏,因为他从小到大教育的良知,正如影随行的苛责着他。

陈宗翰只有在血色空间里的时候才敢放肆的让杀戮本能释放,而在平时他把杀意隐藏在繁複的剑招与剑式之下,就和他浑身的死气一样,这是他不愿被人知悉的秘密之一。

即使因为局势而运用上了杀意,陈宗翰也从来不把杀意无节制的张扬,而是当做一点点的催化。

这也是为什幺他在血色空间里能够一直残存下来,在现实中身手却没有这幺的矫健,他总是顾虑别人的眼光,顾虑世俗的看法,害怕杀人狂般的身影会被唾弃,压抑着自己,然后尽量用剑意与战意来补足杀意的缺乏。

陈宗翰现在被逼到绝境,同时身边也没有他所顾虑的人,杀意张狂着,浓的像是浸泡在水里。

剑刃轻巧的飘过假叶明水要用来反击的左掌,差几分就整个断掌,陈宗翰的动作显的写意自然说道「你说的对,我不懂得太多的东西,但是对于杀人,我肯定比你还要熟悉」

陈宗翰很有资格说这一句话,魔主的残魂里有太多这一方面的认知与知识,慢慢受到影响的结果就是觉得杀戮其实也没什幺大不了,不过是本能,是动作。

放弃掉所谓的人道良知与世俗的束缚,陈宗翰的战斗可以更俐落也更无情,跨过心中的障碍,人可以更强!

像头猛兽般的咬嚼,让假叶明水的剑网越来越残缺,破绽开始显漏。

幽泉指向对方的脖颈,被荡了开来,接着点向左腕,被闪了开来,陈宗翰往前进逼一步,直直由头顶劈下,只让地面多了个裂缝,拔起剑往前挑去,假叶明水踉跄的退后,避了开来。

幽泉的冷绝如同持有者的秉性,陈宗翰抽脚往回,然后整个人快速的射出,幽泉贴近了对方的身子。

假叶明水用剑身想要挡下,而有些事情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陈宗翰飞快的一剑并没有太过犀利,假叶明水有把握接下这一剑。

锵锵。

幽泉上传来的巨力竟然折断了假叶明水湛蓝色的长剑,瞳孔收缩,来不及了!

被折断的剑身在空中飞转,然后插进头顶上的岩壁中。

假叶明水的右胸一片湿漉,藉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到暗红色正在她的衣服上晕开,她摇摇晃晃的像是酒醉一般,然后昂起头来靠在一旁的墙壁,原本似乎想撑起身子,但双脚没有力气的瘫软,往下滑的身体,然后壁上留有一条深色像是毛笔画的血痕。

「我输了」假叶明水用力的吸着气,试图保留自己的生命。

陈宗翰摸着自己的左胸,很疼,对方临死前的一击,很深刻。

陈宗翰解除自己的状态,双眼恢复清明与黑褐,身上的气势也从原本的庞大满溢变成飘渺无痕,看了一眼即将身死的敌人,他心中甚至连感慨也没有。

总觉得心中有点空蕩蕩,至于到底是为什幺?不晓得。

「等等」假叶明水艰难的出声,陈宗翰没有关照将死之人的癖好,原本打算逕自离开「我要给你一个杀了我的奖励,你…不要吗?」

原本倒下的江姚玄已经消失,连一点点痕迹也没有,陈宗翰回过身来,等着假叶明水的下文。

「你应该猜到了,我们无法离开这里」假叶明水的呼吸很急促,看来心肺功能正在衰竭「这一次我的戏份已经结束,只能等下一次了」

「咳咳,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相不相信随便你」假叶明水竟然勾起笑容说道,字句很轻,却蕴涵着惊人的杀伤力。

「……」假叶明水用她带着血与轻挑的双唇,一字一字的重击着陈宗翰的脑神经。

陈宗翰要说不吃惊是不可能的,他很吃惊,很讶异,嘴巴大大的张开。

没等陈宗翰说话,假叶明水就继续用艰难的口气说道「别问我为什幺会知道,我不止是计画中的一环,我还知道整个计画,咳」

「我为什幺要相信你?你为什幺要告诉我?」陈宗翰的脑袋很混乱,整件事情都太扯了。

「你可…以不信,我没有差,你问我为什幺要告诉你?」假叶明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因为很有趣呀,哈哈哈,我们不能离开这里,但是根据记忆知道很多事情,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一定会让整件事朝着很有趣的地方去」

「哈哈……」

时间到了,假叶明水的身体变成土褐色,慢慢的像是石化般的僵硬,然后一阵风拂过,了无痕迹。

壁上的血迹也消逝,一切都像是虚幻的梦境,能够佐证的只有身上的伤以及惊人的情报。

脑中不由自主的想着刚刚听到的事,推敲着真实性,不可否认的假叶明水在整件事情上放置了一个有趣的意外人物,陈宗翰。

原本不可能为人所知,但这个诡异的矿坑造就完全一样的同一个人,然后由她的口说出原本不应该会洩漏的机密,出现一个原本不该出现的可能性。

陈宗翰先放下脑中的混杂,拉起自己腹部的衣服与背心,检查着自己战斗时所受到的创口,就着光,他原本左腹部的伤口感觉很不对劲,有点麻麻的。

「靠!」

伤口是没什幺问题,腹肌摸起来也什幺不对。

不过,癒合的伤口所新生出的皮肤,竟然不是正常的皮肤色,呈现偏灰的淡白!

大姊的话犹在耳边,不爱惜身体……殭尸化……

已死之人原来不单单指着叶明水与江姚玄,陈宗翰更是在人间徘徊着,不肯归于尘土的亡者。

  • 名称:盲约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2: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