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超清

躺在床上,陈宗翰的脑里容不下其他念头,关于刚刚的消息,像是有人特意用原子笔圈了好几圈一样,注明着重点,一再的翻阅。

经过好几次的教训,陈宗翰已经习惯于把幽泉放在书包内,夹在一本根本用不上的笔记本内,心中感受的到幽泉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很踏实,他现在把熟悉到不行的幽泉匕首拿在手上翻看,出神的想到第一次时它还想要吞噬陈宗翰的灵魂,也因而看到这柄邪兵背后的故事。

祭刀是由无边血泪炼祭而成,集聚无数生命的悲戚,超脱出了凡兵终究腐朽失色的下场,最终它被魔主残魂给反过来吞噬,成为现在的幽泉模样。

常常,陈宗翰拿着这把对他而言太过沉重的兵刃,感受着它心脏的脉动时,恍惚间他会见到过去那个主人曾经给它带来的荣耀,跨越过时间与空间的亘古荣耀,在这个被人类唤为地球的行星形成之前,所有都已经成就,而一切都不是他能够理解触碰的,就是万分之一也不可能。

按照大姊的标準来看,全宗活过的千年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转瞬间的事情,太长的时间流动带来某些东西的同时也流失了某些东西,很公平。

大姊今夜并不在房内,不晓得又跑到哪里溜达去了。

床上的棉被今早才晒过阳光,还未消散的微微暖意有着太阳的味道,突然联想到,太阳这颗大火球与地球的距离必须以光年来当作单位,而魔主与大姊这样的存在不晓得能否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来回两边?

如果是以前,这种念头无疑是荒诞无稽的天马行空,唯一的用处是提供游戏或是小说当做一点灵感,可随着陈宗翰慢慢的进入状况,他开始知道那些老倒掉牙的神话故事很可能是真实的,可能都是过往时间上的某些刻度,是修练大成之后的成果展现,是普通凡夫俗子经过千万年后达到的境界。

偏题了,陈宗翰一下子想得太远,回到全宗这件事上,暗杀,就字面上来解释就是出奇不意的攻击行为导致被害者死亡,如果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是会被判谋杀罪,而发生在全宗身上时,则会导致整个修练界的恐慌。

阴谋论这门艺术在陈宗翰的脑里窜动。

结合从以前发生到现在的事情,从最开始的切磋大赛混乱、死亡药剂现世到最近的怪日子与全宗被暗杀事件,总觉得有什幺在背地里动着手脚,而且随着每个环节的慢慢显露,事情有越来越扩大的趋势,像是準备着每一个看似无关的角落,事实上彼此却是息息相关,等着某一个时间点的引爆,爆发出会震惊全世界的大事情。

现在陈宗翰还感觉不到悲伤,不过是有些感触与精神力难以集中,和感冒没吃药的情形差不多,差的只是没有能够医好的药物罢了。

先不论全宗到底是不是如肖逸所说的已然驾鹤西归,陈宗翰都无力去改变任何事情,如果有谁真的能够暗杀全宗,那那个人也不是陈宗翰能够匹敌的,他终究只是庞大世家之下的一个小卒,微薄的力量改变不了什幺。

带着这样的消极想法,陈宗翰的眼皮疲惫的阖上,幽泉放在枕头底下,也是进入睡眠时的静谧,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丝毫的不同之处,彷彿对远在他乡的大事情没有任何感受。

梦中,李师翊拿着一把武士刀追杀他,在他的背后挥洒出无数的刀劲,大姊在半空中摇头,感叹着刀法的不足,出声指点,接着画面一变,父母和弟弟在远处害怕,一低头,看到自己的全身都是黑色火焰,觉得很悲伤,然后朱士强拿来了一个红色的乾粉灭火器,朝着陈宗翰的脸喷过去。

「该起床了」房门外传来叫喊,把浑身都是白色乾粉的陈宗翰从梦里拉了回来,惊醒的坐在床上,一时之间还搞不清楚这是梦还是现实,开始检查起自己身上有没有乾粉。

「阿……」打了一个响亮的哈欠兼懒腰,梦境被他丢到脑后,迷迷糊糊的摸索披在椅背上的制服,打理好身上的行头,把枕头底下的兇器放回笔记本内,背上书包準备开始他崭新的一天。

全宗的事情经过一夜不缜密的思索之后,他发现自己什幺事情也帮不上忙,不论全宗是否真的被暗杀,或是快要被暗杀,他都帮不上忙,和只能祈祷的普通人没什幺两样。

一想到这一点陈宗翰确实有点受伤,男性尊严让他感到刺痛。

他当然是希望全宗安好无恙,这是百分之百肯定的,但他昨天有尝试联络上全宗,没有意外的连络不上,肖素子也是,孙久永倒是连络上了,只是他的职位也不够高,知道的事情还没有他来的多。

多了手机这种工具是方便了不少,但相对着也是因为太过方便,只要持有人关机或是不接,也就一筹莫展,单方面的联繫并不存在。

走在往学校的路上,看着同校的同学,手上拎着一杯刚买来的冰豆浆,心中总觉得有些彆扭奇怪,明明就发生了这幺多的事情,自己竟然还在这种无足挂齿的日常生活里鬼混!

可以想见修练界的纷乱程度应该只稍逊于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热血学生,而自己竟然还有闲情吸着一杯十五块的冰豆浆,真是不可思议!把钱包收回裤子口袋,心里感叹着。

陈宗翰的行动模式很简单,只有肖逸指派他加入某一个工作的行列或者是他管理的区域遭到非正常的事件时,他才会出动,讲得好像什幺正义超人,其实不过是个小小的修练界新手,没有资格插手其他的事情,没有人脉去打探其他的消息,只能坐着等候。

「真是讨厌呀」陈宗翰如是自言自语,他发现到自己的资历实在太浅,做不了事。

有人开口和陈宗翰打招呼「阿翰,早安」王雅婷活泼的对着陈宗翰笑,一大早就有这幺好的心情,看来她昨晚的睡眠品质应该不差。

离课堂上的知识渐行渐远,陈宗翰与他们的陌生程度与日俱增,硬是要凑起来的下场可能就是发生伤亡,当然知识没有死活问题,所以伤亡的都是陈宗翰。

熬过两张考卷与四堂让人费解的高中课程,陈宗翰接到一通电话,是昨天他回家时撞上白铁门后想起要通知雷他们异人的事情时打的,电话里说小夜和伊芙这两个女性同胞会在中午的时候,潜进校园把事情解决掉,也就是与吴佳容做第一次接触。

约定的地方是人迹罕见的操场边,在几棵茂密榕树的遮掩下更是不会让人发现,不过小夜他们即使被发现应该也不会介意就是了,选这里纯粹是因为离学校围墙比较近,出入上比较方便。

中午的野餐共计有六个人参加,最不相干的人分别是李师翊和温馨,唯一的男性是陈宗翰,唯一的普通人是温馨。

意识到可能会没有太多用餐的时间,陈宗翰中午野餐的餐点就决定是五颗御饭糰配上健康的果菜汁,其实还蛮有野餐的感觉的,如果把饭糰装进便当盒里的话会更好,不过也不强求就是了,事事不求完美是陈宗翰的优点,也是保持心情愉快的秘方。

「哈啰,好久不见」小夜原本蹲在草地上拔着野草做劳动服务,看到陈宗翰与李师翊就把工作丢到了一旁,伊芙也打了声招呼,她原本是靠在树的阴影内,手机不知道在打着什幺。

陈宗翰微笑「前几天很忙吧?」听起来是问句,其实它是句肯定句,只要和修练界有点关係的人都知道那一个怪日子,所有怪事都约好一起来的怪日子。

「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才有钱还肖家,我们算是少数因祸得福的吧」伊芙收起手机回应说,她指的应该是之前雷的治疗费。

「怎幺说?」陈宗翰有点兴趣。

伊芙想了一下说「像是雷现在在保护一个政治人物的人生安全,对方给的价码就比平常高出了两倍,没办法,现在人才短缺、供不应求」

小夜与李师翊都加入话题,四个人随便聊着天,谈谈他们正在等待得这名异人,等着今天最重要的主角现身。

「已经过了十二分钟」小夜看着右腕上的錶说「该不会跑掉了吧」

陈宗翰无法给予明确的答案,无法立即的否定或是肯定,只能用耸肩来代表他现在的心情。

伊芙皱了下眉头,看来她们等一下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或是说是对于未掌控的事情感到麻烦,从刚才的描述可以感觉得出吴佳容这名异人并不好对付,不论是异能上还是个性上都是。

一般来说异人集团遇到初觉醒的异人都会尝试邀请对方加入,最新的成员小川就是这样的例子,毕竟集团内的力量越强,能够接的任务或是彼此互相关照的程度也都越高,可是前提是团队内不能有不和谐的因素,也因此遴选成员格外的意义重大。

吴佳容这个人跟据陈宗翰话里来看,明显的在爱与恨的情感波动上界线分明,身为伙伴的话好的时候是极好,反过来可能就会是极糟的情形,为了整个团队好,今天来这里的两人必须背负起责任好好的观察她。

可能是应着四人的召唤,温馨与吴佳容踩着不积极的脚步到来,看到时髦的伊芙与清秀的小夜,温馨退缩了一下。

陈宗翰其实搞不太懂温馨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听说是温馨自己坚持这幺做,而陈宗翰想了想之后发现自己没有允许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就顺其自然。

「这位是伊芙,这是小夜」陈宗翰摊开手来轮流介绍,接着换另一边,介绍到吴佳容的时候伊芙与小夜的眼神充满着打量与好奇的意味,里里外外的寻看着她,让人有种像是观赏关在栅栏里的野生动物的感觉。

出乎意料的,第一个打破这个如同相亲常发生得尴尬的人是温馨,而被迫点名要接她话的是不无辜的陈宗翰「阿翰学长,为什幺小佳一定要离开这里?我知道她做错了事情,可是也不用这样子逼她呀,我不要她离开我!」

语气是强烈的,口吻是蛮横的,漂亮的眼睛直视着陈宗翰,这样的架式看起来是等着他给她一个心服口服的解释,要不然绝对是不会放行的模样。

抓抓头,敢情她是来兴师问罪的?

陈宗翰不去理会温馨的逼迫式问法,跨过她对着吴佳容说「这是怎幺一回事?她知道到哪一个程度?还有你该不会什幺都跟她说了吧?」

对于隐瞒异人与修练者的这件事情,陈宗翰也不知道该做到哪一种警戒级别,总觉得他身边的人对此都有些随便,仅仅是保持着别到处宣扬的等级,不是应该像电视里的FBI一样把知道秘密的人都拖进黑屋里严行拷打,最后再从什幺高处丢下去灭口之类的?

对于陈宗翰无视她的举动,温馨一反平时的形象,忿忿的发出了几个音节「不准无视我!」

「她是个普通人吧」伊芙指着温馨说道,一样的无视她的行为「是对你很重要的人?」

陈宗翰没有揭露吴佳容的性向,总觉得这不是可以随便到处讲的事情,他只是用吃醋这个字眼模糊的解释带过,而小夜她们也没有多问。

吴佳容点头,立即性、没有犹豫的那一种,微微抿着的嘴唇洩漏出她内心真实的情况,重要性超过普通朋友的範畴有时也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这事情给了我们一个借镜,友情与爱情果然是无法等价交换的,即使量一样也会因为质的不同而被拒绝,要不然吴佳容也不会这幺痛苦了。

「好吧,那她就留下来听没关係」伊芙说。

接着她清清喉咙,开始像是照着讲稿般的开始说「从阿翰那边我们已经知道大概情形,但是有些他不清楚的事情我要补充一下,就是异人还是可以选择留在普通人的社会里,这没有问题,只不过要受到一些简单的监控就是了」

异人这个词彙对于温馨很新奇也很特别,吴佳容在她耳边解释,伊芙等着她说完话。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啊!」和其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一样反应,老实说有些失望。

「阿翰学长和李师翊学姐也和小佳一样?」对于这个问题,陈宗翰比较好奇的是李师翊为什幺要连名带姓的称呼,是因为不够熟的缘故吧。

陈宗翰否定的说「不一样,但要解释起来很麻烦,你就把我们当做类似的东西就行了」

温馨歪头「怪不得阿翰学长都没事」口中指的事是吴佳容曾经真队陈宗翰做过的谋杀举动,原来她也知道,怪不得有次她还特别跑来班上找陈宗翰,现在想来是在确定陈宗翰的真实情况,这点吴佳容之前就已经澄清过,只是现在是当事人自己说出来而已。

伊芙说道「总而言之,我们今天不是来责问你的,初觉醒的异人常常因为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力量而酿下大祸,看来你已经度过了这个时期,所以身为你的前辈,我要询问的是你以后的打算,是要加入我们异人与修练者的里世界?还是要收起你的能力当个普通人?」

吴佳容的眼神陷入迷惘与徬徨,看向伊芙,看向陈宗翰,再看向小夜与李师翊,最后没接触到温馨的视线,定定的看向远处的大榕树,绿叶正处在刚要成熟的阶段,等候在夏天的充足光照下行有益地球生态的光合作用。

原本该是享受成为高中新鲜人的阶段,画面却跳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反差与承受的压力之大,一下子无法让人转过来。

「妳不一定要马上决定」小夜看她脸色不太好,如此说道。

陈宗翰插了下话「应该也不用说极端的选择某一边而完全放弃另一边吧,应该也可以选择先完成学业后再做决定」像是陈宗翰自己就是这幺做。

伊芙点头「没错,但是我要提醒你一件事,千万不要抱着玩玩的心态进入这个世界,也不要选择了普通人的生活之后还滥用自己的能力,这幺做只是在自取灭亡,所以你必须做出一个决断,不是说非要捨弃另一边,而是要下定决心」

吴佳容用苦恼到快要爆炸的模样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接着某天就发现自己有了超能力,自己的学校的学长还是其中的一份子,现在又要我做出关乎整个我人生的重大决定,照这样的剧情下去,我是不是过几天之后就要拯救世界了?」

「还有幽默感,不错喔」小夜呵呵的笑着说「不过要拯救世界应该还轮不到你,大家都在排队中」

「我跟妳说一些异人的事情,你边听边想」伊芙开始简扼的说明起现在异人之间的情形,陈宗翰与李师翊基本上是听不太懂,毕竟不是其中的一份子,温馨更是完全无法理解,尤其是说到某些人的事蹟或是某个集团的作为时,她浮现出来的表情是茫然无知。

简单的一场对话就分割出了彼此之间的截然不同,生活的世界与感受到的讯息充斥着差异,像是明明是活在同一个地方却生处于不同次元一样。

温馨既听不懂也插不上话,对陈宗翰说「阿翰学长,我昨天在你打电话给我之后,我就通知了小佳,你不会生气了吧?」

「欧,不会」陈宗翰反倒是觉得她这样的问题有些奇怪,他怎幺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情就生气「反倒是那样子把事情解决的速度快上不少,不然不知道又要拖上几天了」

「这样子啊」温馨拍拍胸口,看起来像是放下心中苦恼的模样。

看到吴佳容与伊芙、小夜到一旁去说话,温馨又开始担心了起来「小佳应该不会怎幺样吧」

「我也不是很清楚」陈宗翰坦诚的说「你知道还有一个学弟还没醒过来吧,如果他当真出了什幺事情,或是从此都无法醒过来成为植物人的话,吴佳容应该就会受到处分吧」

温馨抿着嘴巴急促的说「都是因为我,如果小佳不是要保护我的话,她就不会这幺做」

「别这幺想,别再去想为什幺,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去追究是因为谁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陈宗翰好言相慰,希望温馨别把想法走进了死胡同「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治疗好他」

吴佳容对上温馨望过去的视线,后者甜甜的一笑,前者赶紧转开,装作在专心听伊芙说话的样子。

知道其中内情的陈宗翰与李师翊心中感慨,温馨终究只是把吴佳容是为自己最亲密的闺中密友,恐怕从来没想过自己最好的姊妹淘会对自己有着超乎友谊的兴趣吧,而这点对于吴佳容而言无疑是最刺痛内心的,无心且理所当然的事实,令人最伤心不过。

大约谈了半小时,应该还有很多事情尚未详述与理解,会藉由一次次的会面来釐清自己的意愿,这是在异人的世界里前辈对于晚辈的义务与提携,因为每个人都是这幺走上来的,需要有个人拉他一把,带领她。

这件事情结束的并不完美,留下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救治的伤患,躺在医院的白色病房,兇手则被管束了起来,确定不会再因为一时的冲动而犯事,接着兇手将面临两个世界的选择,一个是被包裹上谎言糖蜜的美好世界,另一个则是必须参予残酷真相的真实世界,这次的主角是吴佳容,她必须做出一个抉择。

陈宗翰第一次见识到异人间的传承,看到一个女孩的失控与伤痛,比起她来说,自己的情况更是自然与不由自主,承载着更大的命运。

原以为该闭幕的事件,起了余波。

大王出院之后,伙同几个不良少年在吴佳容放学的必经之路上埋伏,打的是什幺主意根本不需要明述。

异人对上一般的死老百姓,结果根本是不容分说。

吴佳容很为难,她确实慢慢的掌握住她的异能,也比较能够拿捏出手的分寸了,但是她还记得与陈宗翰以及伊芙的约定,她不愿意再滥用异能,犯下同样的错,可是就这样子任由大王他们作威作福也十分的让人无法接受。

话说几十个男的围着一个女孩,这样子的场面完全缺乏男子气概,就连路过的买菜大婶也嗤之以鼻。

屈起的手掌中集蓄的异能音频,吴佳容打算找一个机会稍稍惩戒他们就趁机逃开。

肩膀上多出一只手,吴佳容吓得抖了一下,回头看到是陈宗翰的脸。

「别冲动,让我来」

这并不是在出风头,他早就知道学校里面的大王他们的事情迟早要解决,既然如此乾脆就现在处理掉,吴佳容的异能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无法回复的伤害,相比起来,陈宗翰完全可以掌握住每一分力道,让人惧怕的不敢再来找麻烦的同时,不会伤及筋骨或是太不合乎常理,避免留下后面事情的头。

「小子,王SIR可不在这里保护你」大王不屑的神情溢于言表「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听带头人这幺说,其他的不良少年也开始摩拳擦掌,有人甚至拿出把蝴蝶刀开始叫嚣。

现在的陈宗翰对于这种低级别的挑衅已经起不了什幺感想,心中衡量的是如何放轻手脚,如何让这群混混怕的不敢再来找麻烦。

  • 名称:迷妹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