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学院第四季超清

骑机车看起来很炫、很酷,特别是当你骑得是帅气的档车时,但同时你也必须承受狂风的呼啸以及……汽车开过水洼时溅起的汙水,衣服上都是点点的水渍,孙久永把车停在路边,嘴巴咒骂着,同时拿出卫生纸不停的擦头髮。

骑得稍微落后而没有被波及的李师翊正指着陈宗翰的头髮大笑,上面染上的汙水把陈宗翰的髮型全部都破坏掉,像是大雨过后的杂草,无处发洩的两人只能不停的咒骂。

心疼的用袖子抹了抹爱车,孙久永向陈宗翰再招招手「走吧」

既然不是什幺见得光的好地方,自然就不可能是在主要干道的左右边,在机车的后座看到两旁的水泥风景不停往后奔驰,路上的行人看到穿梭在车阵中的两台机车都流连了下目光,尤其是在学校制服外搭上一件小外套的李师翊,与狂放的档车形成奇特且吸引人的组合。

最近正不断推行的都市绿化活动,让分隔岛上的树木正吸吮着汽机车废气,不知它们能够把废气转化成清新的氧气或是因为窒息而枯萎,正赶上下班车潮,前面卡车的排气管黑烟剥夺着绿叶的生长权。

上了桥,下了桥,转过几个大弯,陈宗翰其实已经有点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了,只是大约知道这一带,以前曾经是都市计画区,却因不知名的原因而被废止,斑驳的都市计画告示牌已经被喷漆喷得面目全非,手机上显示说过了四十多分钟,引擎的闷鸣声停歇,

那下安全帽的三个人都在梳理自己的头髮,尤其是其中有两个人的头髮比较长。

面前是一间便利商店,熄火的两台机车并排停在门口旁,有趣的是,这不热闹的地段停摆着几十辆改装过的汽机车,简单一点的是车壳颜色不同,有的几乎可以称是电子花车,杂乱无章,一辆白色像是跑车的车盖上漆着张大嘴巴露出利齿的鲨鱼。

虽说是废止的计画区,但还是有些正在準备开张的商家,放眼过去也都是十层楼左右的旧建筑,只是到处都是喷漆过的痕迹,不远处还有个玻璃都已经破了的电话亭,一旁摆着水果摊打着瞌睡的老伯右手还有着刺青。

孙久永看也不看一眼的进入相对乾净许多的便利商店,李师翊皱了下鼻子像是闻到难闻的味道一样,叮咚,店员不是陈宗翰想像的彪形大汉,而是一个正擦着豔红指甲油和陈宗翰岁数差不多的女孩。

感觉上日落才是这个区域开始甦醒的信号,原本紧闭的铁门也开始拉开,打着哈欠,嘴里叼着菸。

三个二十多岁头髮颜色鲜艳的年轻人各拿着一手啤酒在他们前面结帐,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来也是刚醒而已。

感觉和自己生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陈宗翰充分的有这种感觉,有点像是星港电影古惑仔的进化版,偏黑色的步调,想像着夜深时这里的热闹繁华。

「等等我们直接过去那里等?」孙久永问着两个人的意见,看下时间「你们要不要买点东西吃,我怕等等没机会吃晚餐」

食量大得吓人的陈宗翰与李师翊,孙久永在餐馆当服务生时就已经见识过,只是还是会怀疑他们的东西到底是吃到哪里去,轮到他们结帐时,店员高兴的跟孙久永打招呼「小美,你最近常常来耶,是来找谁啊?」

孙久永靠在柜台跟店员聊起天来「就最近比较闲,我今天带我两个朋友过来玩玩,阿翰还有师翊,这位是君恩」

「你们好」君恩用和对着孙久永一样的高兴表情说,看着李师翊说「好正的妹妹」李师翊不作声的没反应。

君恩不再里他们两人,一边刷着条码边说「你今天是要去哪里?阿猫昨天进医院了你知道吗?被大头牛手下的铁头给打断了右脚,好像还要打石膏」说到最后显得很愤愤不平。

「阿猫不乖乖待在家里打电动,干嘛跑去招惹那些人?」

「还不是被逼的……」

从两个人的对话可以听出那个大头牛算是最近很红的一个新兴角头,新人总是要开疆闢土,也因此搞得其他人不是很愉快,而他最有名的就是一个刚接手过来的黑拳赌场。

所谓的黑拳就是无规则的格斗,基本上是打到一边失去意识或是投降为止,因此上场就是搏命,走不下台来的大有人在,所有进场的观众都能选择一边下注,赌赢的就能从赔率上得到奖金。

这个事业很热门,不只是庄家收益庞大,能够连胜三场以上的打手都能够名利双收,可以说是一战成名的最好机会。

现在全世界的黑拳场已经不多,毕竟全世界都取缔得很严格,而这里的只能算是个中小型的场地。

陈宗翰想都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去目睹这样的地方,从来都只有在暴力小说电影里看过这种场合,更没想到离自己家门大约一小时就有一个这样的所在。

其实这个地方几乎已经可以说是法律的边缘地带,几十年前这里曾经也兴盛过,但随着经济文化重新的转移,没落阴暗之后开始引来无数怕光的子民,老旧然而积着尘蹒,几年前政府也曾经想过把这个地方重新规划,破而后立,却失败了。

现在这里就这样被所有人放弃,装作没有这个地方。

出了便利商店,隔壁开着热炒店的大婶正用刷子刷着地上的污垢,看来那个都市计画不完全是没有一点作为,至少马路就很平很宽。

李师翊长得真的有些突兀,让不少人都开始注视,特别这里可不是什幺善良之地,好险两个人都已经换下制服,不然可能会更麻烦。

「小美,你知道他们今天究竟是要做什幺吗?」陈宗翰转眼和一个胸前刺青的大汉对上目光,对方直接的比了个中指,陈宗翰没反应的移开视线,接着传来笑声。

「阿翰,帮个忙,我知道你一拳就可以揍得那个人渣连他妈妈都认不出他来,但别那幺作」孙久永说。

「放心,我没那幺幼稚」陈宗翰平静的回答,打那种人他只嫌会弄髒他的手,年轻人的逞兇斗狠并不存在在陈宗翰的心里,那没有意义。

鬆了一口气,孙久永弯过一个转角继续说「我只查到他们的行动,听说他们带头的王子豪和大头牛里面的一个人有旧仇」

「王子豪是个异人?」

「没错,他的异能很强,听说他的能力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觉醒,被称作王子的裁决」

「什幺东西啊?」陈宗翰的脸上出现三条线,看向他旁边的李师翊,后者反倒是没有什幺意见的模样「搞得像是游戏里面的招式」

孙久永哈哈的笑几声,说「我也这幺觉得,但比起他那刻意的名字,我只看过一次他使用他的异能,对手站在他的正前方,他只是用手指开枪那样」孙久永模仿起当时王子豪的动作「然后对手就直接倒下来,看起来就像是什幺都没发生」

「所以不知道他的异能是什幺?」陈宗翰问,孙久永摇头接着说「我们猜测可能是大气、风、不可见光、细小的病毒、念动力、压缩的气劲之类的,资料不够很难说」

「到了,就是这里」

和之前小小又髒髒的的店铺相比,这条街的门面上就美观的多很多,即使开在东区的街头也不会显得扎眼,前面更停着不少擦得发亮的名车,没有招牌,感觉上是一个PUB,外面聚着一群群男女,推开门后是个光线还很亮的酒吧。

孙久永付了比一般PUB还要高出三四倍的入场费,里面已经坐着不少人,除了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女之外,比较深处的几桌坐着有些威望的人物。

挑了一张桌子坐下,陈宗翰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显示五点五十七,然后说「还有半个小时」

「竞技场就是六点半开始」孙久永看着周遭,有一些人看到孙久永之后和他打了招呼。

「王子豪他们到底是要做什幺?」陈宗翰转着自己的手机。

「砸场」孙久永回答「同样的事情他在别的地方也做过」

「欸,你说这里是在打黑拳,是在哪?」李师翊开口问说。

「在后面的地下」孙久永用手指了指下面

「打黑拳我大概是懂怎幺一回事,可是这样不是很奇怪吗?」李师翊看向同桌的两人「只要有异人或是修练者参加,那不就根本不用比了,就像是如果等下阿翰下场比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其他人会赢」

真难得李师翊会夸奖他,这应该算是夸奖吧?虽然还满理所当然的。

孙久永愣了下,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他们应该不会让这一种事情发生吧」所谓的他们当然是指在这背后的主办方,这一点想来他们应该早有準备。

三个人各点了杯不含酒精的饮料,把刚从便利商店买来的晚餐摆在桌上,保持形象的吃着,根本没注意到这里有着禁带外食的规定,原本新来的场控人员要上前阻止,另一个老鸟指着孙久永在他耳边说几句话,然后就都没有动作。

习惯性的慢慢的一边闲聊一边往外观察,陈宗翰本能的可以感觉到这地方透露着一点点不祥气味,可是这里的人几乎都不过年轻男女,顶多是些街头混混或是很业余的保镳场控人员,下班换上另一套制服可能就是便利商店店员的那种,应该不存在可以威胁到陈宗翰的人。

如果来砸场的王志豪他们真的是派来一个异人与两个修练者的话,那这里应该是没有一合之敌。

六点二十五分,就在陈宗翰无聊到开始向李师翊讨教起今天数学功课里三角函数习题的内容时,陆续的有些人站起身来,在漂亮的女侍者带领下,往PUB的里面走去。

「差不多要开始了」孙久永放下郁金香香槟杯,再过了个五分钟,PUB相对于门口的另一边,原本黑漆漆而现在亮起了灯,是和大门相似的装潢,多数的人开始移动。

陈宗翰三人混在人群里,随便数了数,现在大概有七八十人跟着移动去竞技场,一进大门,有着三道楼梯,分别是向上、左右、向下,孙久永带着他们往下走去,也就是一般观战赌客的位子,中间是工作人员的作业区,向上则是贵宾VIP区。

往下走,出现两边环形的走道,从四个入口的其中一个进去,进入陈宗翰眼帘的是一个约二十米长宽的方形,长度比篮球场小一点,往下陷大概三个正常男人的高度,四周的位置上至少可以容量两三千人,而在他们入场前已经坐下了少说有五六百的人,而人数正在逐渐增加。

往上看,二十几个耀眼的灯光把这里染成白昼,露着一圈凸出的包厢,玻璃是单向玻璃看不到里面,中间场地的正上方有着个四面屏幕,上面显示着下一场的两位生死斗选手,除了照片之外还有着简略的资料。

元辰,29岁,战绩四胜二败,擅长……

越来越多的人入座,在其中一个较宽敞的出口外,像是售票亭的下注区前面四个出纳口的排着人龙,看着屏幕上的比赛时间,六点五十分整进行第一场比赛。

相比刚刚在PUB看到的几十个人,现在入座的人数已经近千,想来除了孙久永带他们进来的入口之外还有好几个入口。

这次的经历算是帮陈宗翰开了眼界,看这里的不简单的规模就知道,主持这里的大老角头绝对不好惹,惊叹消退之后,陈宗翰开始为王志豪担心,他可别没脑筋的冲进这种场合,肯定会被抽筋剥皮。

越来越喧腾,入座的观众从男女老少都有,有抱着婴儿的美艳少妇、阴着脸研究几张资料的男子、手臂有一般人大腿粗的壮汉、吃着爆米花热狗的不良仔太妹、手支着头头髮斑白的老人……

真是社会边缘人的大杂烩,陈宗翰心中感叹,好奇的到处看来看去,一直到孙久永阻止他那可以说是找麻烦的举动。

李师翊吸引不少的注意力,甚至有人对着她吹口哨,做出猥亵的动作,只是她完全都不理睬,让想要生事的人觉得十分无趣。

「小美,你说他们要砸场,可是不管怎幺看都觉得不大可能吧」李师翊提问「就算是异人与修练者的组合冲进来大概也是死路一条,我猜这里的戒备程度至少也是人人一把枪」看着在场边巡视的制服人员,不同于刚刚,这次动员的才是货真价实的保镳。

「我也不知道」孙久永好整以暇的说,口气里完全没有紧张感,反倒是有些期待,也是,对他来说两边得如何都与他无关,抱着的是看好戏的心态。

要知道论身体格斗普通人是不可能敌过修练者或是异人,但如果有枪的话就很难说,一排子弹下来可能连同气劲一起打穿。

又等了一会,陈宗翰与李师翊甚至一起分享着一包爆米花,三个人的视线快速的搜寻全场,却怎幺都看不到他们要找的人,还因为这种视线互相碰撞,擦出了一些火花。

「我没看到王志豪,你们有看到人吗?」陈宗翰说,李师翊往嘴巴丢了几个爆米花,摇头。

「王子豪?你也认识他?」孙久永好奇的问。

「我是说王志豪,不是王子豪,他是我一个朋友,就是我之前在电话里问你资料的那一个人」陈宗翰解释的说「他不是修练者也不是异人,只是一个好管闲事的白癡」

「我想起来了」孙久永回答「怪不得素子小姐要我有相关的事情就告诉你,原来里面就有你的朋友,不过,你干嘛这样子偷偷摸摸的跟着他,你就直接跟他说,要他别乱来不就好了?」

陈宗翰苦笑,不用说话孙久永就理解他的意思了,说「他不知道你的身分?」

点头,孙久永有点感触的继续说「说来我们修练者也很可怜,以前我在学校的那些朋友现在也没办法联络了,潜世的规矩和修练者的恩怨让我们没办法跟一般人做朋友,谁知道会不会自己的那一个仇人哪天就出现在朋友的门口,你们说是不是?」

陈宗翰默然,李师翊好像不怎幺需要担心。

身分上的差距是否真的会让友谊就这幺变淡?普通人与修练者之间的差异不单单只是能不能一拳轰碎墙壁,在日常社会上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六点五十分,屏幕上的时间一到,全场安静,灯暗了几盏製造效果。

「今天!」到处的喇叭传来分贝数超规的声音,在这个密闭空间隆隆作响「第一场……」

才说几句全场就已经欢声雷动,有人用力的敲打着自己坐着的石梯阶,热血沸腾,站起身来大声吼叫,一时间全场的人似乎都不再是人类,他们万分期待着等下的好戏,野兽的本性表露无遗,李师翊难受的遮住双耳。

「……我必须很遗憾的说暂缓」

全场哀嚎,像是卡通看到最精彩时被父母转台一样的哀嚎,然后开始有人丢起垃圾,目标是屏幕上的喇叭,一有人带头,接着就越来越多人愤怒的加入,要知道在这里乱丢垃圾绝对不会被警察罚钱。

「不过!」喇叭又传来声音,声音里带着笑,残忍的那种笑法,几乎所有人都停下动作,静静的等着下文。

「今天来了几个贵客,答应要为我们上演一场精采绝伦的表演,由他们对上本公司派出的几位……朋友,而且!」

真的是安静无声,接着投下大炸弹「没有认输!没有投降!死了才能下场!」

吼!

比刚刚更加激动,陈宗翰甚至不需要感知就能感受到气场的炙热,沸腾的吼叫是开场前的助威,这里的人都期待看见一场溅血的残忍厮杀,空气中凝滞着强烈的情绪,加温般的不断上升。

这个场面持续了两三分钟都不见消退,挥霍着高涨的兴奋。

中间的场地只是普通的水泥地,但因为不断的强烈打斗而有些凹凸不平,有些地方还看得到深红色的淡淡血渍,场地是死的,陈宗翰却可以感知到其中的哀戚与不甘,有多少不甘阖眼倒下的残留恨意,无声的让此处凭添几多许残忍,诅咒着所有活人。

正方形场地的两边都有一个门,门开,走出一个上半身壮硕异常的壮汉,裸着上身,穿着短裤,手上戴着可以活动手指的拳套,高举双手,耀武扬威般的吶喊。

他应该是颇有名的角色,许多人都站起身来帮他助势。

而另外一边,一个相对很瘦小,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年轻人踉跄的走出来,感觉起来像是被人推出来,他一站稳之后抬起头,看到全场的人群,耀眼的灯光,还有吓人的噪音,整个人几乎要倒下。

屏幕上没有出现两个人的名字或是资料,喇叭的声音没有拖泥带水的高喊开始。

「我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陈宗翰不安的问,由于这里很吵迫不得已得音量「小美,在场上的那一个人该不会就是今天要来砸场的其中一个人吧?」

孙久永没有回答,很仔细的盯着场上看,很不确定的表情「我没有印象,只是我猜很有可能,不然也不会临时决定换人吧」

场上,年轻人完全不是对手,壮汉用得是西洋拳击,一个个刺拳打的年轻人鼻血横流,年轻人偶尔回击也很无力,几乎影响不了对方。

不到一分钟,年轻人倒在地上,企图爬起来,可乏力疼痛的身体几乎是不听使唤,好不容易撑了起来,一只大脚压在自己后背,没有一点抵抗能力的被压回地上。

接着壮汉用双脚固定住对方的身体,年轻人的右手被抓住,陈宗翰看到他脸上的惊恐,一折,因为太吵而听不到骨头的断裂声,但看得到年轻人的右手软趴趴得倒下。

壮汉站起身来,又是一阵欢呼。

年轻人已经痛得失去意识,壮汉走到他身边用力的朝他肚子踢上一脚,身体整个缩了起来,痛哭失声,这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滚回家找妈妈喝奶吧!」

「这小子竟然哭了,哈哈哈」

「才撑几分钟而已,烂货!」

嘘声四起,陈宗翰抓住几乎要冲到前面去的李师翊,现在莽重的行事绝对是找死。

「阿翰,在这样下去那个男生会被打死的」李师翊愤怒的说,陈宗翰在她的眼里又看到之前阻止他杀人时的清澈「他应该是和王志豪他一起的人,你难道要我见死不救!」

陈宗翰抿着嘴唇不说话,孙久永帮他说「师翊,我帮阿翰回答你的问题,你觉得他们那群人跑来砸别人的场子是对的吗?」

李师翊张口才要反驳,孙久永又继续说「不管是对是错,他们现在失手被抓到,他们就要自己负责那个后果」

李师翊看了一眼在场上被揍得满身血的年轻人,愤怒的大声说「所以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可怜人被杀吗?阿翰、小美,你们说话阿!」

「肖家在这里也有一些股份」孙久永平静的说。

陈宗翰被吓一跳,可是想想也蛮正常的,肖家的渗透一些黑帮组织,两边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妥协,这种关係才能够长久。

李师翊想要甩开陈宗翰的手,可惜陈宗翰的功力高过于她。

观众的情绪越来越高昂,场上的两人也已经到了高潮,年轻人已经奄奄一息,感觉壮汉只要再一拳就能送他上路。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连续的大喊叫。

拳头高高举起,陈宗翰看着,一只手紧握得几乎要淌出血来,李师翊看着,怎幺样都无法甩开陈宗翰抓住她的手,孙久永看着,微微的摇头。

拳头动了起来,往下,还没碰到年轻人。

一个人影从门冲了出来,飞踢。

壮汉后背传来冲击,往前整个扑倒翻滚。

「哗!」全场哗然。

王志豪。

  • 名称:超神学院第四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1: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