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员超清

「我想回去」

陈宗翰平静的说道,既没有下了重大决心的激动,也没有视死如归的高昂气概,而是想通之后的一片平静。

陈宗翰回想到在上一个任务的时候,他因为离开李师翊而焦躁后悔的心情,虽说肖素子的功力高强、经验丰富,陈宗翰根本就不应该担心,但,心里就是忐忑,会不安。

也许陈宗翰什幺忙也帮不上,也许他的存在根本无足轻重,也许他根本阻止不了什幺,但至少他尽力、努力了,无从后悔起。

尤其是现在这种古怪的情形,什幺事都说不得準。

「因为素子吗?」姜舞绫轻笑的问说。

陈宗翰噎住,接不上话。

「呵呵」姜舞绫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捂住嘴巴的窃笑,接着又用无限憧憬的口气说「真好,我也希望有一个男人肯为我出生入死,我很忌妒素子唷」

陈宗翰再次的庆幸这里的一片黑暗,他相信如果放一颗蛋在他的脸上的话,最少也能有个六分熟。

「才…不是」陈宗翰有点结巴「你不要乱说!」

「嘻嘻」姜舞绫依然笑着「而且还很纯情」

姜舞绫心中转着几个念头,身旁的陈宗翰其实她一直有在注意,但都仅限于少量的接触与片面的资料。

陈宗翰那不符合年龄的剑技,在战斗中散发出的沉稳气质,甚至是隐隐的透露出慑人的血光,握着剑的他,给人沙场老将的错觉。

但是现在她身边的只是一个腼腆的男孩,对于女孩子懵懂而害羞,那握着剑而所向披靡的手,却不敢牵住自己喜欢的女孩。

「好了」姜舞绫撑起身子,打开一个手电筒「我们该动身了」

久违的光线让陈宗翰一时无法适应,几乎要泛出泪来,把黑暗给撕裂,手电筒前的光束混杂着许多空气中的灰尘,让光芒没有想像中的明亮。

「要去哪?」陈宗翰透过光找到了幽泉,翻着自己的背心,找到了两条巧克力,应该是把包包拿起来的时候,放进来当点心的。

「你要吗?」陈宗翰把其中一条递给姜舞绫「巧克力」

「谢谢」姜舞绫也没多想的撕开,巧克力富含着很高的热量,也就是他们现在所缺乏的。

「对了」姜舞绫突然停下往外的脚步,让跟着她的陈宗翰疑惑的看着她「谢谢你救了我」

很突然,没有给人心理準备的。

姜舞绫的双唇凑了过来,长髮有点碰到陈宗翰的脸上,她微微的踮起脚尖,用左手轻轻揭开陈宗翰带着的面具,陈宗翰感觉到右脸颊被轻轻的一吻。

陈宗翰摸着右脸颊,失神的,姜舞绫噗哧的笑了出声,然后就转回了身。

为什幺突然觉得四周也不是那幺的幽暗了?好像有点飘忽,还有点晕眩。

陈宗翰可以肯定绝不是因为自己贫血,也不是什幺生理受伤的因素,更不会是精神受到攻击,只是很单纯的,被吻了。

虽然说只是脸颊,但陈宗翰还是愣了愣,傻傻的。

「你还要傻站在那里多久?」姜舞绫回头说道,然后拔出了长剑保持随时可以出手的姿态。

「啊」陈宗翰赶紧跟上,感觉有点不真实。

站在姜舞绫的身边,两个人都没有开口,陈宗翰觉得有些扭捏,姜舞绫则潇洒的多。

坑道不宽,两个人并肩站着就差不多了,坑道很静,这给人难以捉摸的不安感觉。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总算平复脑中翻腾的思绪,陈宗翰回归到了眼前。

姜舞绫回应说「你不是要去找素子?我也不能把念空和点师兄丢下,我们去广播室,看看设备还能不能用」

「噢」陈宗翰理解的点头「好」

接着陈宗翰想到了件有趣的事情,他稍稍的退后了姜舞绫几步,脚步开始放轻,慢慢的变轻。

鼻息越来越细,越来越缓,到最后几乎是不会带起空气。

给人的感觉变的稀薄,像是融化在空气中一样,和周围合而为一。

「阿翰?」姜舞绫惊讶于陈宗翰这份潜行功夫,即使是她也只能隐约的感受到他的存在,抓不出确切的位置。

「我躲起来看看会不会有笨蛋自投罗网」

姜舞绫点点头,继续往前走,虽然明知陈宗翰就在附近,但感觉就是说不出的古怪。

一路上弯弯曲曲,躲藏着的陈宗翰都已经搞不清楚方向,但姜舞绫走得就像是走在自己家的后院一样,看来她已经把整个路线都背了起来。

说实在话,这种女人让人有点害怕,和她吵架的时候她一定可以翻出几年前哪个时间点的时候,对方干过什幺事。

啧啧,这恐怕就会吓跑不少男人,陈宗翰在心中偷偷说着姜舞绫的坏话,摸了一下刚刚被亲了的脸颊,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由于坑道的照明灯虽然说有些损毁,但基本上还是好的,可见设备虽然有些老旧,不过还是可以使用。

由于中间有经过上坡,所以广播室应该是在相对比较高的地方。

「应该就是这了」姜舞绫停在一个写着控制室的门口,头顶上看的到许多的管线聚集连接,听声音,还有几台好像是发电机之类的机器正在运转。

看来这里应该是配电与控制坑道空调的地方,一个很粗的空调管延伸了进去。

姜舞绫推了推门,说「锁住了」

接着她把耳朵靠在门上,然后敲了敲门,听了一会儿回声之后,用长剑划断了锁的部分。

铿噹。

里面传来铁桿掉在地上的声音。

推开门后,里面有好几台陈宗翰不认识的机器在运作着,有些红红绿绿的灯在标示着它们的工作,陈宗翰觉得应该是控制着空调的那几台机器,发出着像是随时随地都会停摆的声音。

就连地上也是许多的电线在蜿蜒,看起来这里应该是整个矿坑很重要的一个地方。

抽了抽鼻子,陈宗翰说「好多灰尘」

姜舞绫用手用力的挥了挥,但是作用不大,每一个动作都会让空气更加混浊,姜舞绫把长剑收回鞘中,一只手捂住口鼻,一只手持着手电筒到处看。

陈宗翰擦了擦一个工作台,上面标示得是英文,不过原本旁边应该用中文做过标籤,只是现在都已经看不清楚写些什幺。

姜舞绫凑到一个檯子前,吹了一口气,把上面的灰尘吹开,再用手弹了弹麦克风。

上面有个开关,姜舞绫和陈宗翰互换了一个眼神。

按了下,亮出红灯,姜舞绫清了下喉咙,说「麦克风试音、麦克风试音」

两个人都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整个坑道的广播系统还没有受损,还能用,姜舞绫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格外的清楚,回声不停的反射。

姜舞绫再次按下按钮,用她清晰悦耳的声音开始说道:

「大家听我说,我是姜家的姜舞绫,我身为这一次任务的负责人之一,我现在宣布放弃继续执行现在的任务,所有人都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到地面上汇合」

不会显得冗长的广播,直奔重点,姜舞绫关掉开关,突然低头了,过了一下子,然后对着陈宗翰说「我们该离开了」

姜舞绫的表情有着疲倦与自责,陈宗翰连忙问说「怎幺了?」

她挥了挥手表示说她没事,然后就拉着陈宗翰赶快离开了控制室。

「怎幺了?」陈宗翰被姜舞绫拉着手,很急忙的快步走着。

「我忘记一件事了」姜舞绫头也不回的说,口气让人有点不安。

「什幺?」

「那就是那些複製品知道了我们的计画之后,他们的反应,我忘计算进去」

陈宗翰想了下,然后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说真假的问题已经不存在,反正只要离开这里就没有这个问题,但是他们的反应呢?

陈宗翰心中突然有种害了大家的感觉,因为那些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而产生的分身,觉对不会善罢干休,也就是说他们要过来到矿井口的升降梯,必定要经过一阵不要命的生死搏杀。

他们一开始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因为刚刚那个广播,加速发酵了所有事情的本质,让原本静谧的矿道变成了修罗场,不死不休的修罗场。

「怎幺办?」陈宗翰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之后,拿不出主意「舞绫姊,有什幺办法?」

「我不知道,我现在头脑也很乱」姜舞绫难得的提不出什幺办法「我们先去升降机那里」

陈宗翰没有其他办法,就跟着她。

控制室离升降机不远,陈宗翰虽然没有看时间,但感觉上没有过多久。

果不其然,没有半个人,空蕩蕩的。

其他人应该都还在比较深的地方,只有她们两人先到达了这里。

现在眼前有一个选择,就是上升降机,然后跟这个鬼地方说掰掰,反正该尽的义务也尽了,犯不着又什幺负罪感。

真是个该死的诱惑,陈宗翰心想。

「可恶!」陈宗翰毅然决然的背对着可以马上逃出升天的出口,说「舞绫姊,妳留在这里等,我去找其他人」

倒也不是说陈宗翰想要装帅,而是姜舞绫的伤势虽然稳住但说要动手还是很勉强,同时陈宗翰也很担心其他人,结论就是陈宗翰非走这幺一遭不可。

「阿翰」姜舞绫喊住陈宗翰,陈宗翰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

姜舞绫张开嘴,突然发现她不晓得该说些什幺,好像有很多东西该说、想说,却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微笑着说了一句「小心」

「好」

陈宗翰这次只有一个人,有一点孤伶伶的味道,在这明灭不定的通道之中。

也许在这地底的某处已经一片混乱,陈宗翰放轻着脚步,徐徐的移动。

一步一步,把自己稀释到了空气之中,因为觉得光线太过刺眼,所以躲进了黑暗的阴影,没有着应该存在的脚步声,感觉就像是飘着,飘着。

就连自己都要忘记自己的存在,也许陈宗翰越来越专业,对于自我蒸发有着更深一层的体悟,也可能这便是佛门所谓的空相。

不好闻的空气味道,左脚末梢神经传来的地面凹凸感,右手幽泉的安心氛围,身体皮肤紧密的贴进着一种宁静的静谧,走者走着,因为不晓得通道的配置,所以陈宗翰只是凭着喜好挑路走。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被恶意的延长,陈宗翰突然觉得现在壁面有点水气的通道,一个人走真的有点宽。

陈宗翰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同时他也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他和一般走在路上会擦肩而过的人们没什幺两样,唯一的不同是他有着非人的,格斗技巧?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喜欢胡思乱想,陈宗翰苦笑。

有声音,陈宗翰听到了,而且不是什幺让人愉悦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某种哀嚎,或是受伤时的呻吟,听起来打斗已经结束了。

陈宗翰趋着声音的方向,蹑手蹑脚的走近。

喘息的声音有两个,陈宗翰打起全副的精神,血瞳出现,幽泉也从原本的祭刀延伸成长剑。

陈宗翰出现得很突然,两个人都抬起了头,看着陈宗翰。

和善有着正气的脸庞,叶清崚的长剑警戒着,脸上的疲倦没有办法掩饰,看得出来他也受够这个鬼地方了。

他身边的是异人的小女孩,海伦。

「海伦,他是……?」叶清崚盯着陈宗翰看,然后问说。

海伦双眼很仔细的看着陈宗翰,彷彿很仔细的官着什幺陈宗翰无法理解的东西,最后她鬆口说「这个哥哥应该是真的」

听他们的对话,海伦似乎找到了什幺能够辨识真假的方法,不过前提是他们两个人是真货,陈宗翰已经被阴过,他也没兴趣现在确认他们的真伪,谁知道会不会一近身就突然被补一剑。

「你们继续往前走吧」陈宗翰经过他们的身边,没有停下动作或是戒备「赶快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你要回去找其他人?」叶清崚问说。

「恩」

「那你不用去找明水小姐了」夜青崚很哀伤的说「她已经死了」

陈宗翰一瞬间不知道该怎幺反应,只是说「……是吗?」

叶明水是陈宗翰一开始接触修练界时碰到的人,当时的情况陈宗翰还是没有忘记,她简单的一句话就要定下陈宗翰的死刑,陈宗翰想过报仇,想过要让她好好尝尝一样的羞辱,是的,陈宗翰很确定自己恨她。

陈宗翰也想过两边互换位子的话,他是不是也会做出和叶明水一样的判断,让一个浑身充满着不详死气的人回归地府,应该会吧。

不过即使如此,陈宗翰还是恨她,这与理智无关,与情绪有关。

谁也没想到叶明水会就这样的死在这幽暗的地底,不明不白的,她自己也没想过吧。

「你确定她真的……?」陈宗翰问说「毕竟可能不是她」

「我确定」叶清崚说「就是你,不是,是另一个你的那一剑刺得太深,就算是再好的丹药也没有用」

「恩」

「我很早就跟其他人分开了,抱歉,帮不上你的忙」说完,夜青崚带着海伦就往升降机的方向走去。

陈宗翰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肖素子,然后离开这里。

所以陈宗翰没有多想什幺,继续往深处走去。

叶明水的死讯让陈宗翰有点惊讶是事实,但要为了她而滴几滴眼泪的话就太虚伪了。

兵器交鸣声。

陈宗翰对于这个声音已经有点熟悉到厌烦,偏偏这个声音恐怕会一辈子跟着他,睡梦中还会被它惊醒,而冷汗直流。

陈宗翰看到两个人在对打,或者再贴切一点,是在厮杀,只能有一边活下来的不要命厮杀。

是顾念空对上顾念空。

两个一样的人加上一样的长剑,剑也都因为某种一样的招式而带着青白色的火苗,在互相碰撞的同时,火焰併到空中。

「你到底是什幺东西?」

「我就是你呀!」

「去你的!」

「别想跑,你跑不掉的,你们都跑不掉的」其中一个顾念空笑得很扭曲,陈宗翰根本不用去猜测,笑得太噁心那一个肯定是假货。

「你们这些噁心的东西」

两个顾念空的实力都差不了多少,结果两边除了斗剑之外,就连嘴巴也是互相讥讽,真看不出来一副好大哥模样的顾念空,会的辞彙数量这幺得宽广,人真的是不可貌相。

假顾念空一直不让顾念空离开,死死的缠着他。

陈宗翰觉得也没有在躲下去的意义,寻着一个空隙之后,挺剑窜出黑暗,刺了上去。

两个顾念空都很吃惊,吃惊之后的反应则是一喜一忧,假顾念空看到对方来了强援,想要抽身离开,可惜现在是陈宗翰不给他机会。

「小兄弟,你来了」顾念空高兴的说道「先拿下他」

陈宗翰点点头,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缓,剑尖像是根根的银针,满天花雨般的笼罩而下。

这种剑势,就像是午后突然的西北雨,让人措手不及,假顾念空的肩膀和小腿连连中招,长剑上的火焰,彷彿被掐息,失去热度与力度。

陈宗翰的剑招依然给人舞蹈般的华美感,每一滴雨都象徵着兇险与杀机,每一个刺击都带着无可避免的杀意。

假顾念空踉跄。

所以他没有挡下陈宗翰的下一个弧线,银白色的亮光闪过,假顾念空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出声,也再也不能呼吸,他的胸前直直的贯着血红色的长剑,生命力流向剑,一点一滴的。

「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原本雪白的牙齿现在红通通的「咳咳」

陈宗翰没有立即的把长剑拔了出来,他很隐密的运起了大姊教他的功法,借由幽泉吸食着对方残存的生命,让自己多几分的生气。

假顾念空跪着身子,脸上带着笑容,就好像这一件并不是刺在他身上一样,他看着顾念空,说「可惜、可惜,我的部份结束了」

接着看向陈宗翰,说「你这个邪恶的家伙!」

陈宗翰心里大惊,他可不希望自己偷偷掠夺别人生气的事情被发现,有点心慌的右手的长剑又往前了几公分,假顾念空张开嘴似乎想在讲什幺,但他什幺也没说出来,双眼没有阖上瘫软。

死了。

接着瘫软的尸体慢慢的变色,很奇异,却实实在在的在眼前发生。

从衣服到脸还有手,都像是枯黄一般的变成了褐色,和地面泥土差不多的褐色,整个人都变了色,像是有人在他身上用小画家涂色一样。

明明在地底不应该会有风,却突然来了一阵诡异的冷风,接着人就风化了,像是一阵烟被风吹走,像是根本没有存在过,连同刚刚溅在地上的血液都一乾二净。

陈宗翰与顾念空两个人对看,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相同的惊讶与惊恐。

「我刚没有眼花吧」顾念空还是不敢相信的说道,这是什幺见鬼的灵异现象?

「应该没有」陈宗翰没想到自己还发得出声音,他的神经果然越来越鬆「我也看到了,真的该死的像是一阵烟,原来那不是夸饰法」

两个人又愣了不知道多久,盯着没有异样的地板傻愣。

最后是顾念空先回神来,他拍了拍陈宗翰的肩膀,说了声「谢谢」

「不会」

「你还要往里面走吗?」顾念空问说「你想要去找肖素子和庄坍?」

「恩,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顾念空摇摇头,说了句不相关的话「舞绫之前跟你在一起?」

「对呀,她已经先回到升降机那里了,怎幺了?」

「原来之前那个一直都是假的」顾念空的语调很複杂,有着感慨还有些恍然「我是在听到广播之前就和她分开了,可是当时她和肖素子在一起,不过我也不知道那时后的肖素子是不是本人,总而言之,很複杂」

「你没有碰到什幺事情吗?」陈宗翰其实还蛮好奇的,他遇到了这幺多的事情,顾念空难道这幺好运,都风平浪静。

「一开始我、舞绫、点,我们三个人到了汇合的地方可是没有看到其他人,我们就分成三路回去」听顾念空在说,陈宗翰点点头,这和姜舞绫说得没有出入。

「接着很奇怪我又遇到点和叶明水,我当时不知道是发生什幺事情,只是觉得点怎幺会出现在那里,接着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他们两个想要杀我,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闹着玩的,真的是活见鬼」

「我可以理解,结果怎幺样?」

顾念空指了指他的肋骨「受了点伤,不过至少跑了出来」

「然后就到这里了?」

「这幺简单就好了,我看到我这辈子见过最诡异的一幕,两个见鬼的一模一样的点师弟」

「我真的可以理解你的感觉,我是看到两个一样的庄坍,接着是我自己、叶清崚、素子」

「当时真的是一团乱,两个点师弟打了起来,我、肖素子、那个异人、王楚正都不晓得该怎幺办」

从时间点来看应该就是陈宗翰与另一个自己追赶了出去,然后在通道里迷路的时候。

「当时叶明水的状况不是很好,不晓得后来怎幺样了」顾念空如此说道。

「接着呢?」

「记两个点师弟之后又出现了一个肖素子,而且一出来就重伤了其中一个点师弟,局面变得很乱,我就趁势脱离了出来,很乱,中间有碰到庄坍,他伤痕累累的,只是我当时没办法相信任何人,也没有理他,我藏在一个洞里面冷静自己,后来我跟舞绫、点还有肖素子在一起,讨论不要继续任务,结果他们决定继续,我决定先回到一开始的地方,看看到底是怎幺回事,后来就听到舞绫的广播声了,接着你就知道了」顾念空看着原本应该有点什幺的地面。

「原来如此」陈宗翰说,大概理出个事情的经过。

顾念空的腔调有点古怪,他说道「你知道吗?看着自己死掉的感觉……真的很奇怪」

  • 名称:消防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1: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