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翻腾孙悟空超清

人与人的沟通要如何才能够做到全盘的接收?还不是接受,光是理解话中的含意就让人疲倦不堪,人总是彼此不间断的误会与会错意,再添加上言不由衷与刻意保留,谁又能知道对方再说些什幺?句子需要透过大脑来理解,理解的能力来自于经验与主观,时不时的小小误差,累积放大之后就成为了不同的两件事情,就像是滚雪球一般。

特别是在难以开口的事与人面前,自己还下意识的闪躲,这让情况更是不明朗,令人完全的状况外。

心事放在心里久了,以为会开始遗忘,殊不知,是已经沉澱进心灵深处,无法自拔。

「我不是喜欢硕方,硕方他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我根本不会喜欢上他」语气里缺乏应该出现的羞赧,反而是平淡的让人感觉到压抑的表示――

「我喜欢的人是小馨」

陈宗翰承认,自己被这个出乎意料的自我剖白给撞了一下。

女生喜欢女生,这种行为表现在比较专业的术语中,就是女同性恋者,在现在多元的社会里并不能说是什幺珍稀生物,在日渐开明的社会风气里,也不是如何的不能让其他人容忍。

说到底这不过是个人的性向问题,很私密的个人选项,其他无关的人实在没有资格说些什幺。

但如果是那个被喜欢的人呢?

吴佳容迟迟不敢开口,因为她与温馨有着不可调和的不同,对于下场的猜测,她也早就做出了足够的分析,欢乐大结局的可能性偏低到让她却步于开口,被动选择做温馨最亲密的同性朋友,分享女孩儿之间的友谊。

从小就发现到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无法理解女生喜欢男生的那种感觉,她从里到外都觉得男生不具被让人喜欢的性质,相比之下,同性反而让她产生小鹿乱撞的心动,默默的愤怒自己这辈子投错了胎,没有勇气把自己的性向公诸于世,心中没有停止过挣扎,虽然大家嘴巴上都说别介意他人的目光,可实际上能办到的能有几人?

也许现在的高等教育已经能有效减少校园霸凌的出现概率,但异样的眼光与人际关係的崩离是不可避免的。

陈宗翰暂时想不到要如何接她的下一句话,李师翊好心肠的帮他了这一个忙「那就说得通了,妳因为自己的好朋友费硕方与自己喜欢的人温馨的亲密动作而失控,你袭击阿翰的理由也很充分,你把他当作你的情敌看待,而且还是各方面都能威胁到你的情敌,因为你知道温馨喜欢他」

姊妹淘之间互相公布自己喜欢的人,这已经是青春校园剧内的常见公式了,而这本该是互相嬉闹的场合,心里面的却只能是酸楚。

就如同费硕方之前所说的一样,不同的是,一个是自己猜测出来的结果,另一个是从当事人身上拿到的明确答案。

温馨,你真是好人气呀,陈宗翰在心中忍不住吐槽,接连两个你身边的人都对你身陷情网,而且还是男女通杀,这种吸引人的程度真不可谓小。

吐露出同性恋的秘密之后,吴佳容看起来什幺也不再在乎,说「没错,我从来没看过小馨这幺喜欢一个人过,她成天都在跟我说阿翰学长怎幺样怎幺样的,说真的让人觉得有点烦,唉,这也是我自己造的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缘故,小馨不会一不小心掉下楼,那妳们也就不会相遇」

也许是因为知道吴佳容的特异之处了,现在看来,她似乎刻意打扮得有些男性化。

从来没有过这种遭遇,陈宗翰对于她不知道要用何种方式上面对,怜悯?有什幺好怜悯的?厌恶?这更是谈不上?平心静气的平常心?实在有些难度,就像是要正常男人故意去忽略眼前吸引人的美女般,恩,现在的情形用这种形容法有些不洽当,没有计算进他是同性恋的可能。

我只不过是来惩戒犯是的异人,怎幺分享起了心事来?这里应该不是张老师的谘商教室吧。

「所以你想杀我是因为你喜欢温馨,而温馨喜欢的人是我?」陈宗翰头疼的总结起重点。

「还有,当时我丢宝特瓶下去的时候,你打开瓶盖之后,我没有想到你会没有事,就是那一次,我开始害怕你,就连我新获得的力量都无法驱散你的话,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你抢走小馨了」

因为对于温馨炙热的爱,转换成了针对陈宗翰沉痛的恨。

陈宗翰不相信同性之间的爱情都是如此的极端,宁可相信这是一个特例,吴佳容对于爱情的偏执已经到了无视世俗礼法的境界,看不出来她这小小的身躯内,隐藏着兇猛至斯的爱与恨。

「如果我是普通人的话,我应该早就死了吧」陈宗翰不期待吴佳容会有什幺歉疚的表示,不过,假设事情真的是这种走向的话,她应该会来他的坟前上一炷香吧。

「那位昏迷的学弟会死吗?」李师翊问道。

抬头看向问话的人,吴佳容的脸孔戴上了悲伤,可能是已经设想到自己未来的下场,未来式的先掬了一把泪,开口说「我不知道」

「温馨都知道这些事情吧,除了妳喜欢她这一件事情之外」

「恩」呆愣的像是灵魂飞离了躯壳一般,她沉溺在自己的烦恼与心思之中。

如果。

如果吴佳容没有异能,没有被这个世界选择出来成为极少数的异人,没有常人无法拥有的强横力量,那这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

她只是一个平凡、喜欢女生的女孩,她注定只能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勾着另一个男性生物的手,承受着满溢出来的苦涩,挂起不由衷的笑脸给予祝福,也许还会被逼问自己究竟是喜欢哪个男生,那时,就只能从回忆里找出个龙套,或是捏造出一个不曾存在过的他。

在她惶恐不安时,上天赐予她不同凡响的力量,甚至让她误以为自己可以靠着这个延续自己心中憧憬的瑰丽梦想。

人是决定力量如何使用的决定者?但如果没有力量这个糖浆诱惑,是否可以少上这一段悲剧呢?

道德与良知在未受到挑战之前,都是坚不可破的,而放置在诱惑之前时,有几人能忍耐住这份慾望?

在我们数落人心的堕落之前,是否也该质疑这份诱惑的居心何在?

现在怎幺办呢?李师翊用眼神询问。

陈宗翰身上没有一本『当遇到一个捣乱的偏激异人时该如何处理』或是『当碰到一位深陷在情爱之中的异人时该如何求援』的相关书籍期刊,甚至也不清楚一般来说是会是用怎样的流程来处理这一件事情。

「温馨从头到尾都知道,结果她都没有阻止妳吗?」陈宗翰难免怀疑起温馨的动机,至少如果他知道朱士强或是王志豪干了不可告人的坏事,他肯定会不停的说服或是阻止他,哪怕会因此冲突不断。

吴佳容有反应的反驳「小馨才不是你想得那样,她有想要阻止我,只是我都趁着她不知道的时候下手,她没有错,我惩罚那个人的事情,小馨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你不要这幺想她!」

「好吧」陈宗翰其实也不过是随便提出来说说,没想到她会这幺维护她。

深深吸了一口气,吴佳容微微颤抖的问道「我……会有什幺下场?」

藉由陈宗翰一开始对她的解说,她已经知道这个世界有着庞大的机关去管理他们这种人,不是一开始她所认为的,一个孤独英雄,既然出现了陈宗翰这种管理者,自然而然的处罚也会相应而生,如果是平常,发人未遂与伤害罪即使是未成年,也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支付出自己的下半辈子去赎罪。

吴佳容等待着判决,可陈宗翰与李师翊的身分其实既不是法官也不是陪审团,充其量只是站在犯人旁边的小小警员,这幺说也许太过卑微,但他们确实不拥有擅自下结论的权力,交给专业的人士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其实这种可以说是完全一面倒的事件,如果放在一些相对主观的管理者里,几乎是不会上报来造成流程上的麻烦,私下解决也不会有人多说什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给与犯罪者的怜悯是多余,何况高人一等的权力只是摆设的话实在太过浪费,使用起来是多幺的过瘾。

权力使人腐败,尤其是某些只有身手特别强悍的修练者上,作威作福的更像是地方老大,这也是些一个修练界难改的恶习。

「让我想想」

交是要交出去,但是要交给谁呢?

交给肖家的大殿堂来做出决定的话,很合于规定,毕竟陈宗翰的管理权也来自于此,但总觉得把一名异人交给修练者,会让她的下场变得不近人情,相对的,雷他们曾经要求过让陈宗翰把这一名新生的异人交由他们管束,同类聚在一起或许是比较好的选项,但是那陈宗翰就必须承担可能受到的压力。

搔搔脑袋,陈宗翰这辈子还没有做过会影响他人往后人生的重大决定,第一次有这种经验,能轻易发落别人的未来,虽然不过是最粗浅的感觉,但这就是权力的迷人之处吧。

记得在国小的自然课本里有张图,是个生物阶层的金字塔,上方的可以处置下方,一层层的往后堆叠,居于金字塔顶端的就是所谓的人类,能够自由的管理或是处分低于他们的动植物,这是属于人类的霸道权力。

这种关係再正常不过,从第一个猿人出现开始便是如此。

同理可证的,当智人的头顶上出现一个可以统治他们的存在时,屈居于二位的人类,便是上位者的食粮,是和动植物没什幺两样的生物。

如今上位者已经有了,几千年来一直都在,同样是人类,却明显得高于人类,修练者与异人便是这样,高高在上的俯瞰着弱小的常人,手上的权柄是能冲击整个人类社会的力量,往下分支出来的修鍊界与异人的世界,普通人难以涉足的禁区,即便是身处其中也会无法理解。

收回飞远了的心神,现在并不是讨论普通人、异人、修练者这三者错综複杂且彼此交融的位阶关係的时候,更何况这现代版的大哉问也不是陈宗翰可以提出一点头绪的东西。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拍拍手,陈宗翰做出一个像是要结束社团活动的行为,语调很不合时宜的有些轻鬆,让人感觉他接着说不定会说「明天同一个时间再到这里集合喔」这一种话,紧张感被狠狠的丢弃在地上。

说要好好想想的人,逃避似的决定延迟下决定的时间,李师翊不悦的双手抱胸,在她看来,吴佳容犯案的理由根本是莫名其妙,不值得同情的同时,也让人想参上一本。

没等李师翊发表自己的想法,陈宗翰说道「现在都这幺晚了,都超过正常的下班时间,其他的事情要怎幺办都明天再说,学妹,我应该不会明天来学校就发现你畏罪潜逃到国外之类的吧」

「就算要到国外也没有这幺快……」吴佳容嘟囔的小声说,判决的推迟使原先笼罩着的压力减轻了不少,还有时间去物色她最后的晚餐,也许还能加上个早餐,乾脆把积蓄到现在的存款都拿出来大花一笔好了。

对于差点就把他杀了的学妹,陈宗翰实在是有些粗神经,当下也许有些愤怒,但也不过是维持一顿饭的份量,这情况并不是在炫耀陈宗翰的好脾气,而是每星期都要面对一次的必须以十位数当作单位的对自己满怀杀意的人时,吴佳容这种有着可以称做理由的恶意,反倒是欣赏的意味偏多。

确认陈宗翰与李师翊没有拦阻她的打算,吴佳容抓起上面挂满校庆时贩卖的纪念章的书包,一溜烟的冲出这知道了她许多祕密的教室。

不知道她以后要怎幺面对温馨呢,陈宗翰望着她的离去发出老成的感慨。

「你觉得怎幺样?」

比起在这里开事后检讨会议,陈宗翰更倾向于找一个能够填饱肚子的好所在,然后坐下来在餐桌上,以混搭着食物香气的气氛,把这一件事情给带向相对比较好的结果。

根据陈宗翰对于李师翊的认识,特别是食量方面的认识,他可以她会赞同的。

「要不先去吃饭?边吃边说好了」陈宗翰提议。

「好呀」果然「我想吃羊肉烩饭」

李师翊一直都没有忘记陈宗翰曾经为了他的兄弟而向她借过一百万,因此究于债权人的关係,很合理的陈宗翰有时必须帮她买单,尤其是李师翊忘记带钱包出门的时候。

这家店是採先付费的规则,点完菜之后,陈宗翰掏出钱包帮李师翊付钱,同时冒出一个想法,这像不像是男朋友在帮女朋友买单呀?

这念头停留在脑海的空档中大概一点五秒,接着李师翊的位子被替代成姜舞绫,这画面停留了五秒,再换成肖素子,多了些真实感的想了六点五秒,还来不及换成蔡仪婷上场,老闆找过来的零钱就打断了陈宗翰的妄想。

「少年仔,人有点多,可能会慢一点喔」老闆用撩起围裙擦着额头上的汗,好心的说,陈宗翰合理的怀疑起对方的用心,这话怎幺不是在陈宗翰他们进来的时候就说,而是都付完钱之后才提起?

随意的点个头之后,陈宗翰拉过椅子坐在李师翊旁边,她正在用梳子整理她的长髮,这画面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留着能够及腰长髮得人真的不多。

「妳每天都花多久时间洗头?」原本以为只是在心里想想,听到声音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有说出口来。

看来是达到满意的程度,李师翊把梳子收回包包内,说「自己用的话,如果是从头到尾大概要半小时,现在小山常常都会帮我整理,快很多」

看不出来她家里的那两位山魈先生是如此的能干,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他们侍奉李天曦也有好一段时间了,最起码就比陈宗翰待在这世界上的时间还要长上好几倍,不晓得他们对于彩妆有多深的研究?

顺带一提,李师翊的书包里缺乏很多正常且上进的高中生会有的书本、笔记本、讲义,这些东西都被缩限在最小範围,可是李大小姐书包的重量却超过陈宗翰,里面有太多陈宗翰不理解为什幺会在里面的东西,镜子、除痘笔、手机、柠檬锭、卫生纸、杂誌、摺叠伞、中药……想来如果可以,李师翊应该不会介意把长剑也塞进去,至于陈宗翰为什幺会这幺清楚,那是因为李师翊常把她的书包丢给他来背。

以前陈宗翰都会猜想李师翊对这种路边的小店铺会不会有什幺不满,毕竟她的出身应该不俗,可惜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什幺有趣的情形,像个电视里会出现的不知世事的千金大小姐般,说些没有饭吃就吃肉之类的话,等等,这句话好像是晋朝某个皇帝说的,算了,那不是重点。

李师翊的气质确实有些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感觉她比较适合法式餐厅,还要是很高档的那种,而不是这间有在卖鲁肉饭的小店,不过她高兴就好,陈宗翰也没资格说什幺。

「你是不是打算打吴佳容学妹交给小夜他们?」这虽然是问句,但口气是肯定句。

被看穿了,陈宗翰无聊的在心中加上旁白「恩阿」

「交给他们的话,他们就会保护她,也就是说她基本上就不会受到什幺惩罚,这样好吗?要知道她说不定杀了一个人,而且要不是运气好,早就多了好几个牺牲者」看来李师翊并不是很赞同这个想法。

陈宗翰并不去否认他的这种想法,他也不是突然怜惜心大起,只是觉得把自己摆在吴佳容的位子的话,他做得事情可能也差不了多少。

陈宗翰虽然不是异人,但他却也是如同异人般的突然获得力量,还是超乎常人负荷能力的力量,当初要不是肖素子与全宗的帮助与警戒,他可能就会走上与吴佳容相同的道路,迷失在其中。

但是如果只是因为这种理由的话,陈宗翰就不禁显得有些假道学与虚伪,毕竟他实在不是那种人。

真正的原因很简单,他讨厌被抓去肖家的那种感觉。

他第一次就是因为满身死气的原因被肖素子抓去了肖家,老实说他讨厌那一段经历,很讨厌的那种讨厌,差不多是会在睡梦中会把肖家的匾额拿下来砸的那种讨厌。

故他选择时的天秤自然就偏了一边,也不希望有自己没这幺讨厌的人体会和自己一样的经验,答案呼之欲出。

李师翊点出的问题,整件事里最倒楣的那个学弟该如何是好呢?

「与其交给修练者来管,交给同样的族群应该会好一点,我想雷他们也不可能都不处理,而且交给肖家,搞不好雷他们还会跑去要人,两边起了冲突反而不好」陈宗翰分析的说,这些话里面的真实性很高。

李师翊鬆口「就照你说的吧」

「至于那个学弟的事情,我会特别说出来给雷他们去想办法的」再补上一句,让整件事情的结局尽量趋向于美好。

灵光一闪,李师翊突然说「找吕茹洁老师怎幺样?她的医术好像很不错的样子,说不定她会有什幺办法」所谓的『很不错的样子』是因为她家里的瓶罐给人的感觉,如同一家药剂铺子,总觉得她家应该还有鼎之类的东西可以煮药,虽然上次是没有见到。

「虽然不晓得她肯不肯帮忙,但是值得一试」

说到这,好几盘菜都上到了桌上,热腾腾的香气扑面而来,让还没吃晚餐且食慾旺盛的两人食指大动。

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都没有开口,李师翊会注意自己的吃相,也会多嚼几下才吞进胃袋,而陈宗翰则是没有这层顾虑,他才不相信自己堂堂高手会噎死在餐桌上。

端起盘子收拾着最后的残渣,陈宗翰说「我明天就通知雷他们过来接人,肖家那边大概也要说明一下吧,有点麻烦」

手机在震动,叫唤着他的主人把它接起。

来电显示是肖逸,他怎幺会有这个闲情打电话给他,他最近应该很忙才对,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好几天,但收尾应该很费神。

「喂」

陈宗翰的语尾被打断,肖逸平常有点神经质的声音现在很严肃「素子有没有在你那里?」

「没有」听得出来现在并不适合开玩笑「我好几天没看到她了,她不是回去处理事情吗?」

「是没错,只是现在找不到她人」手机对面的肖逸应该正伤神的按着太阳穴,绷带下的身体不知道好了多少?话说后来他就没什幺来研究陈宗翰身上的死气了,也许他真的是太忙了。

「怎幺了吗?」陈宗翰担心的问,李师翊也拉起耳朵靠在手机旁边听,。

对面沉默了几秒,这让陈宗翰有很不好的预感。

「这不知道该怎幺说」

「难道素子……」陈宗翰说不下话,天旋地转的,左手扶住桌面,李师翊无力的靠在陈宗翰身上。

肖逸更正他「不是,素子应该没事,不是她」接着说「你认识日本的剑圣猫又全宗吧,我记得你认识他,在切磋大赛的时候」

「恩,他是素子的师父,他怎幺了吗?」陈宗翰问。

「他被暗杀了」

  • 名称:云海翻腾孙悟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3: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