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貌超清

不晓得有没有人是一边告白一边开战的?有吧,不过看起来现在并不会往那个方向发展,要知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着喜欢,手上却拼命的要置对方于死地,况且还是两个雄性生物面对面的场景,这要说多怪就有多怪,被争夺的女主角如果在一旁担任啦啦队,也许就能够调和这微微让人反感的情形。

爱与恨本来就是两个角落的反面互斥,互斥的同时又互相相关,可能要庆幸于普遍大众的道德观念还算稳定,没有因为妒恨而产生出太过旺盛的杀机,恶意还没有蔓延过普通人的内在良心标準,社会规範与道德伦理果然是维持社会秩序安宁的有效良药,特别是在讯息混乱的资讯时代,或许宗教的道德慰藉也出了不少力。

对于假想的情敌还能极有中古时代骑士风範的告知自己的意志,可以想见对方的个性应该是有点一板一眼,再掺杂一点浪漫情怀,体内的光明应该是大于黑暗,是个活在阳光普照的青春校园内的忧郁高一生。

「我没有喜欢温馨,你放心」陈宗翰也不晓得自己为什幺会这幺说,但话出口之后,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是摇摇头。

可以感觉到李师翊投过来的视线,不懂视线里夹带着的意义,所以陈宗翰什幺都没有说明,也觉得没什幺好说明的。

看起来似乎一下子被陈宗翰的话给炸到,费硕方抬起来的脸呆呆的,让陈宗翰不禁怀疑自己说的话里是包含了相当多少公斤黄色炸药的杀伤力,要费硕方回过神般的补充说「她不过是想感谢我而已,你想太多了」

一时间恢复不了言语的能力,刚刚豁出去的宣言已经暂时让他的脑神经无法处理其他的事情,陈宗翰能理解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告白呀,这到底是需要多少公升的勇气?

希望这个友善的拍肩能多少坚定他的决心,传递出陈宗翰一直下不了的决定,祝福他有个好结局。

原本打算就这幺不带走一点云彩的离开,突然发现,从费硕方刚刚说的话听得出来他应该是在温馨的社交圈内,那有一些问题可以请教他。

陈宗翰蹲下身来平视着学弟,费硕方很难察觉的缩了一下,陈宗翰说「学弟,你对最近的学校有什幺看法?」

不知为何的表现出鬆一口气,费硕方不经意的恢复了语言能力,说道「有点乱,有很多人说是幽灵作祟,但我觉得应该是有谁在恶作剧,故意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等到被抓到之后,大概就会被退学吧」

「那你知道之前温馨发生的事情吗?」

费硕方据实的说「不清楚,我只听小馨说她发生了事情,然后学长救了他,就这样」学长指得自然是陈宗翰。

所以费硕方根本就不是那种会提供主角线索的人物吗?一般来说,在抽丝剥茧的过程中,都会有一个没意识到自己重要任务的角色,一不小心的说出重要的关键才对。

「那你知道今天温馨送给我的饼乾有谁可能碰过吗?」

费硕方虽然感觉到奇怪,但还是侧着头想了想,嘴巴喃喃诊断般的流畅出好几个名字,最后说「小馨有一个很要好的姊妹淘,和她同班,叫做吴佳容,她们什幺事情都会在一起,我想她应该都知道,其他班上的人也可能符合你说得条件」

陈宗翰摸着下巴寻思,是吴佳容?还是其他人?费硕方已经从名单中划除,他身上没有一丁点的不正常,几分钟的相处下,让人觉得他就连个性都是那种长大后会回馈乡里的好人。

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如果那人是温馨熟识的人,那他推温馨坠楼这件事情又该怎幺解释?后来没有后续是因为只是随机的选项还是别有原因?

这下真的没有其他事了,李师翊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现在看起来也没有打破这现象的打算。

「等等」费硕方举起手来作挽留状。

「还有事吗?」陈宗翰回头疑惑的问说,难道是还有些隐情不成?不过看他欲言又止的吞吞吐吐模样,要不是知道他早就心有所属,要不是刚刚经过一串稍嫌突兀的宣言,陈宗翰会以为他是要向他告白呢。

「学长」费硕方低着头,呢喃般的说「你确定你不会喜欢上小馨吧」

陈宗翰耐心的有如开导般「我不讨厌温馨,也蛮喜欢她的,但不是男女生的那种喜欢,比较像是……当她是多一个妹妹吧」

拿到陈宗翰的保证,费硕方看起来高兴了不少,整个人身上多出了不少的亮色系,安心了不少「学长,总觉得如果跟你比的话,我赢不了呢」

「嗯?」还满意外的,陈宗翰诚实的自问自己有什幺值得让女孩子喜欢的特质,想了三秒钟,没有头绪,好像题不大出来,看来费硕方不只善尽告知情敌自己动向的义务,对于谦虚这项美德也有着深入研究,也可能只是客套话。

「真是的,我在说些什幺」费硕方惩罚自己的轻拍下额头「学长旁边的就是学长的女朋友吧,真的很漂亮,不过我的小馨也不会输的」

陈宗翰无语,费硕方整个人活过来之后显得有些兴奋过度,一下子让人不晓得是该吐槽他恢复力强大?还是先否认李师翊是自己女朋友这件事情?或是告诉他,『我的小馨』这种事情不要说得太快,自信满满是好事,但从太高的地方跌下来是很不好受的。

费硕方没有再说什幺,笑了笑之后,一改之前的紧张与无精打采,昂首阔步的以展望着美好未来的姿态,离开这阴郁的小树林。

「很有趣的一个人」看着费硕方的离开背影,李师翊下结论般的说,陈宗翰无法同意更多,唯有用点头来表示附议。

并着肩走在校园,夜幕循着平常的步调降临进行中「线索还在,现在就去找吴佳容吗?」李师翊踢着脚步说道,她的黑直髮不知道每天都要保养多久,才能一直维持这样的光泽。

没有把问题问出口来,留在肚子里猜测,李师翊家里的瓶瓶罐罐可不少,女人爱美的天性崭露无遗「我打电话问问好了,温馨说不定已经回家去了」看到热舞社在一楼空出来的空间里练舞,陈宗翰补了一句「也有可能还在学校,如果她不是回家社的话」

「会不会刚刚的学弟跑过去找她了?」李师翊增加可能的选项,如果是的话,这通电话就实在是太煞风景了。

陈宗翰脑中闪过这种可能性,秉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精神,以及见不得别人好的情操,两者角力了一秒,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倒是……阿翰」视线流离着黄昏落日下校园别样景緻的李师翊,似乎刻意控制着自己的不在乎的语调「学妹你打算怎幺办?」

「什幺怎幺办?」手机传来嘟嘟声。

「学妹啊,就是她如果和以前一样做饼乾送给你,有事没事就来找你的话啊」

「只要饼乾盒里面别再跑出什幺吓人的东西,我是无所谓」

皱眉,李师翊「可是那样……」

举起手来示意李师翊不要说话,陈宗翰用爽朗的声音和温馨开始热线,不是,是先感谢好吃的饼乾,再寒暄了几句,然后不经意的问到她的朋友,然后再在温馨合理的疑惑下,得到了吴佳容的行蹤。

她是女子篮球社的一员,现在应该是集合在篮球场边打球,顺带一提,温馨是西点烹饪社,陈宗翰原本是桥牌社,只是现在是幽灵社员一只,李师翊则是受于学校的硬性规定,加入了一个国际标準舞社,虽然她从来就没有去过。

「去搞清楚吧」陈宗翰挂了手机之后对李师翊说,才刚踏出第一步「大小姐,你刚刚是不是有要跟我说什幺?」

瞇起眼睛,李师翊突然的一拳往陈宗翰的脸挥去,合乎常理的是只打到空气。

「干嘛?」陈宗翰奇怪的问说,无法理解她哪来的出手冲动。

「没事」李师翊带头朝着篮球场走了过去,陈宗翰脑袋里冒出无数的问号,越来越觉得女人果然是无法理解的动物,分别来自金星和火星的外星人,果不其然的不容易沟通,也可能今天是女生每个月里最烦躁的那天吧,陈宗翰如此想着。

由于不论是陈宗翰还是李师翊都不知道吴佳容是生做什幺模样,两个人就只好坐在篮球场边的阶梯上,观察着所有在篮球场附近出没的女生,看看有没有哪个女孩的脸上有标出吴佳容三个大字,当然不是这样,毕竟会出现在篮球场这种场合的女生不多,而一群女孩子凑成一群打球的更是少,所以其实蛮好锁定对象的。

大多数会现身在篮球场的女生,根据调查,比例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男朋友在场上打篮球,而女性同胞们就看着自己的男人在场上威风或是被威风,偶尔递递毛巾和水,甜蜜的让人想要把篮球丢过去破坏那闪亮的场面。

陈宗翰在心中愤愤不平,殊不知,自己才是全场最让人憎恶的雄性生物,程度上和出现在厨房角落的黑色小生物差不多,应该还没有到会飞的层级,还是属于在平面爬行,可以轻鬆的用拖鞋和报纸解决的等级。

黄昏落日的枯黄光线,延伸出长长的墨黑影子,风儿抚过面上的黑髮,拨动少年的青涩爱恋,单单纯纯的,不知道未来,也不会想着过往,嚮往着那份属于自己的温柔。

可恶的是美人身旁总有些臭虫,默默的被归类成节肢动物门的陈宗翰,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把投射向正妹们的目光拨出一点看向别的地方,针刺般的视线,还了点兇狠、妒嫉、豔羡,甚至是欲挫骨扬灰的冲动。

李师翊坐在他身边,两个人相隔的距离只有一个手掌宽,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这种亲密,在别人的眼里,陈宗翰与李师翊无疑是个巨大的闪光弹,女生们顶多就是妒羡李师翊的丽质,不会为了陈宗翰而感到女性间的不平,顶多就是偷偷诋毁李师翊的眼光罢了,不过男生们就相反的多,谁都不认为自己会弱于陈宗翰这个不起眼的家伙,那为什幺抱得美人的不是自己呢?

人们在自我反省之前都习惯于先抱怨受到的不公,由以上的现象可以证明出,人们在动脑之前总是先动嘴巴,故人类果然是嘴巴的比重大于脑袋的生物,不经大脑思考的笨蛋暂了全部理的多数,难怪乎世界的进步总是缓慢。

人们总是常以一个人身边的朋友来评价那个人,深信着人以群分的準则,这让交朋友这件单纯的事情渐渐变质,有些像是抬高身价的手段,但不管怎样,李师翊的个性虽然让人不敢恭维,但那极具欺骗性与诱惑性的亮丽外表,给人高价值的感觉,在她身边的陈宗翰,对此不能免俗的有些小小得意。

这些目光并不是重点,也不是探究这些高中生健康身心的时候,搜索着吴佳容不熟悉的身影。

既然不知道是谁,那搜索的方法就很简单,和平常一样的,在普通人之间寻找不该存在的不和谐,虽然无法肯定吴佳容是不是要找的那个人,如果不是,那找不找得到她人也就都无所谓了。

夜晚泼黑世界的速度加快,如同在天地之间关上帷幕,闭幕,人群散。

看不清楚篮框与球的形体,球场的照明设备还是未来式,因此运动型的社团活动只能结束,带着运动过后还在兴奋的脑内啡,男男女女都是吱吱喳喳的,收拾各自的书包,準备要离开球场。

在球场边,陈宗翰与李师翊没经过邀请的加入这个散场,混在不认识的人潮中,既没有流过汗后的畅快表情,也不是等着哪位好友一同返家,只是附着。

陈宗翰捡起被遗留在地上的一颗篮球,单手一丢,球横越半个球场,看起来运气成份十足的空心进球。

跟平常的比现比起来,这长距离射篮还在情理範围之内,对此李师翊连表达赞赏或是惊讶都欠奉,说「你找出来了吗?」

「还没」

细微的感知如同影子般的混进这场夜晚,黑与黑的让人很难认出其中的不同。

虽说感知这项目是陈宗翰的强项,但难度和人数是呈现等比级数,一个一个淘汰也有着实行起来的困难。

拿着珍珠奶茶的短髮学弟、帮男友拿着书包的女生、走成一排的一群球友、两对情侣在互相调笑……

已经看到了校门,陈宗翰与李师翊依然没有在人群中剔出那名异人,现在看来,这条线索就像是走迷宫一样,撞到了死路,只能无奈的折回原路。

「看来不管那个吴佳容到底是谁,他应该都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陈宗翰只能得到这一个结论。

「会不会她人根本就没有来呢?」

耸耸肩「算了,也只能够明天再把其他可能的人都找出来了」反正现在确定对方是能够碰触到温馨饼乾盒的人,範围着实是缩小了不少。

「真讨厌一直拖着,也不晓得那个疯子会不会又在策画什幺坏事」李师翊用带着惋惜与气愤的口吻。

说起来李师翊还真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表面上总是把他人杜绝在外,不愿意和其他人建立多几句话的关係,可在这一般人只求自保的时候,她又嚷嚷着要把那名兇手抓起来。

并不是因为不愿意那名兇手伤害到她身边的人,况且那名兇手也没有这种本事,只是单纯的厌恶对方这种偷偷摸摸的坏行为,不是因为这幺做会有什幺好处,不过是出于自己判断出来的好恶,因为看不过去,所以想要阻止。

也许也是因为她体内的正义感使然吧。

真是一个不合群的女孩子,陈宗翰如是想。

「要不要吃个饭再回去?」陈宗翰提议的说「之前那转角那家的烩饭还蛮好吃的,尤其是他的羊肉烩饭」

和以往一样「好啊」李师翊答道,也不晓得还吃不大惯这里的食物,老是麻烦大山小山的李天曦,今天又会变出些什幺花样?

「我听老朱说……」

如突然闪现出来、很不明显、却实实在在的曾经有过。

一抹异人独有的自然气息,如同音频震荡的气息,倏忽的闪过。

陈宗翰改口说「看来晚餐要推迟了」

「我好像也有感觉到」李师翊不敢肯定的说道「是在东侧的教学大楼吗?」

「恩,没错,是在三楼」陈宗翰开始觉得自己还真像是雷达,正确来说,是装备有雷达功能的人形兵器,感觉还满贴切的。

「是在示威吧」李师翊和陈宗翰把目的地改成东侧大楼,尽量不去想晚餐入口时的味道「很明目张胆呢」

「大概是玩厌躲猫猫了吧」陈宗翰推敲着自己的看法「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抓到,还不如先下手为强之类的吧,等等,对方说不定是要自首,真是那样就好了」

这不过是安慰自己的想法,有哪个人会随随便便放弃自己手上拥有的筹码,乖乖的选择束手就擒,虽说陈宗翰他们并不是以伸张正义的使者身分登场,但职责确实是维护这附近的和平,揪出破坏这片和平的不良份子。

先不去想事情究竟要往哪个方向走去,决定先去会会那名让陈宗翰焦躁的异人。

东侧的教学区里已然没剩下什幺人,高三,苦读着的学生们不在这一边,白色从窗户透出来的盏盏灯光,一排排的,每个人都尽全力的在数字公式间挣扎,赌上未来最高学历上的头衔。

为了避免逗留在校的学生发生什幺意外,还是会在走廊楼梯开上亮光。

踏在一阶阶的楼阶上,陈宗翰很确定有人在等着,在前面,数过来的第二间教室内,不需要指标,那是张扬出来的气息。

教室的木门被涂上新油漆,掩饰着它老旧的事实。

里面的灯是关着的,推开门。

光线从陈宗翰的背后照进教室,陈宗翰轮廓状的影子在地上,长梯型的灯光试图打碎黑暗,一个人刚刚好的沐浴在朦胧暗色之中,光线与黑暗的交界线就在他的鞋尖前。

只要稍为有些亮度,陈宗翰的视力就足够看进黑暗之中。

不晓得该不该算是意外,等着他们的是一个女孩,较一般女孩的平均身高高了一些,也许是因为藏在暗色系之间,曝露在外的皮肤也比较偏暗,脸上的线条,一眼就让人觉得是个不好搞的女孩。

「阿翰学长」声音倒是没有比较低沉,只是有些平淡。

没等对方发话,陈宗翰声音有点冷的说「住手」

透明,女孩两手的手掌大大张开,左右手的食指拇指相触,做成的一个小洞,里面充溢着能量。

杂讯般。

兹兹兹兹兹兹。

如同风暴席捲,这是场音频的暴风,惊人的一击。

陈宗翰感觉的到脑袋情不自禁的昏沉,镰刀似的攻击,明明自己的实力远高于对方,却依然受到带动与箝制,这便是异能玄妙的地方,音频产生了共振,与陈宗翰的身体。

脑袋瓜发出命令去躲开,可一直以来都自豪不已的反射神经,今天却让陈宗翰失望了,会慢上一线,无法避免的。

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可能杀害陈宗翰非人的身体,不过伤害自然是有的,在于会深到哪种程度。

有股冲击撞了上来,从陈宗翰的右手边。

完成了陈宗翰的闪避动作。

音频攻击擦过,没有造成除了耳膜痛以外的伤害,可能还有一些头疼的副作用,要晚一些才会发作。

耗尽了气力的女孩,脚下一软,跌在地上,在光线的照射下,看得出来她偏暗的脸色有些发白。

李师翊救了他一次,陈宗翰伸出手来说「谢谢,我太大意了」李师翊把他拉了起来。

嘴角因为被感谢而高兴的翘起,李师翊得意的哼哼了几声,然后两人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女孩的身上,这个明显是天赋异稟的女孩。

「我有很多不懂的事情」陈宗翰的语气还是很温和,浑然不像跟一个方才还企图杀他的人说话「请你跟我好好解释」

女孩默不作声,陈宗翰把这样的表现当做默认。

继续问说「你是吴佳容学妹吧?」

彷彿这是多难回答的问题,女孩盯着地板持续演着她的默剧,像是思索着如何艰难无解的哲学大谬论。

李师翊的耐心在秒针划过第七格的时候就见底,不耐烦的说「妳不要以为不说话就不会有事」

依然行使着法律赋予的缄默权,相比李师翊外显的不满,陈宗翰反倒是平静的近乎冷漠,看着女孩,他没有散发出迫人的威压,而是有异样的冷度。

「异人,我再问一次,你的名字是吴佳容吗?」陈宗翰的语气依然平静。

不愿意理会注视她的两道目光,女孩的嘴小幅度抿着,似乎在坚立自己的作为。

陈宗翰抬起穿着运动鞋的右脚,一动,一道残影如清风的吹过女孩的精致脸庞,刮过的空气,在面颊上留有惊心动魄的触觉。

李师翊没有想过陈宗翰会这幺的生气,她一直认为陈宗翰是一个绝不会对女生动粗的人,尤其是对方还没有还手余力的时候。

女孩的心脏先是凝滞了几秒,然后前所未有的激烈跳动着,像是要证明自己还活着一般的激烈,甚至连灵魂都产生了回音。

  • 名称:礼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