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百度云超清

姜舞绫一个人出现在陈宗翰的面前,长剑收在鞘中,没有丝毫不妥的朝着陈宗翰走近。

「等等」陈宗翰作势请她停步,经过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如果陈宗翰心里还没有怀疑或是警戒,那他有问题的地方就不仅仅是方向感,可能连危机感都跳针了。

先不论是真是假,姜舞绫看到对方这个反应,停下动作疑惑的看着陈宗翰「我没认错人,你是阿翰吧?」

陈宗翰现在真的很尴尬,如果眼前的丽人是真的,那他现在的行为就显得有些失礼,如果是假的,那陈宗翰就得当心点了,他可不清楚姜舞绫的实力,一不小心说不定会阴沟里翻船。

「恩」陈宗翰问说「顾大哥和姜点他们人呢?」

姜舞绫像是没有想太多,很自然的开口「因为我们到了集合地点一直没看到其他人,所以我们就分成三路往回走了,倒是你怎幺在这?我会碰到的应该是叶家的人才对呀?」

听起来真的非常的合情合理,陈宗翰无话可说,但也不能就这样相信,庄坍这个前车之鉴才刚见识过,瞬间翻脸的让人措手不及。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陈宗翰的心中,姜舞绫被他归类到了心机美人的类别,就因为她第一眼给人看起来很聪明且玲珑八面的感觉,如果被姜舞绫知道,不晓得她会不会觉得很冤枉?还是其实意外的中肯?

「这…实在是说来话长」陈宗翰用他有限的脑细胞激荡着现在的情况,然后他发现,他根本不清楚现在是什幺情况……

他们原本的任务是探查可能的空间裂缝,但是现在,除了没看到见鬼的空间裂缝,矿道壁上的裂缝倒是有不少,而原本应该最为重要的异人海伦,现在完全的不知所措。

叶家死了一个江姚玄,庄坍则是生死不明,叶明水的伤势也不晓得怎幺样,姜家的人则是完全没有消息,陈宗翰现在则是很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和眼前不知真伪的姜舞绫兵刃相向。

「你们都没发生什幺比较奇怪的事吗?」陈宗翰示意姜舞绫不要靠近,姜舞绫虽然不知道为什幺,但还是照做。

姜舞绫张开举起双手表示没有任何恶意,回答的说「没什幺事情,我们三个人很快的就走到会合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人,怎幺了吗?」

陈宗翰不想像是确认身分的和姜舞绫作徵答游戏,反正应该不会有用,乾脆的放弃。

「很大的问题」说完这句话后,陈宗翰像是说错话的摇头「不对,应该说我们有问题,不对、不对,是这里有问题,这地方有问题」陈宗翰指着地面强调。

不过姜舞绫完全不懂他的意思,脸上的表情似乎觉得有问题的是陈宗翰本人。

「我直接说吧」陈宗翰开始怀疑自己的语文口才能力「因为这里不知道为什幺会出现比複製人还要像,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同一个人,所以我不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宗翰看着她,姜舞绫没有表现出吃惊的神情,只是平淡的挑高了左眉,眼睛乌溜溜的转了下。

「你的意思是…」姜舞绫慢慢的说道「你觉得我是另一个我?」

「没错」陈宗翰肯定的说。

「你见过了?」

陈宗翰迟疑了下,说「没有」姜舞绫双手抱胸,等着陈宗翰继续说下去。

陈宗翰只好彙整了下混乱的思绪,理出一些条理。

「我原本和素子以及庄大哥走在一起,但是后来却出现了另外一个庄大哥和叶明水,两个庄大哥打了起来,那个叶明水则是不见了,为了阻止他们,我们去找叶家的人帮手,他们却跟我们说庄大哥杀了江姚玄,他们很生气的跟着我们回去,只看到一个庄大哥在,另一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在我们争辩说江姚玄其实不是庄大哥杀的,是那个冒牌货干得的时候,才发现到原来他就是那个冒牌货,他一拳挥向叶明水,原本叶明水可以散开,可是却有个人同时间偷袭,那就是我,不对,是假的那个我,然后我和叶清崚、王楚正一起打退了他,就是另一个我,他跑掉,然后我就出现在这了」

陈宗翰喘了一口气,总算说完了事情的始末。

拉拉杂杂的讲了一大堆,发现到陈宗翰的叙事能力当真有点缺陷,还很缺乏重点与临场感,除了叙事的顺序正确,其他当真没有丝毫可取之处,好险姜舞绫能够自己填补中间的空洞,凑出事情的整体经过。

几分钟的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姜舞绫细细的在思考。

「你是说你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叶明水、庄坍还有你自己?」

「没错」陈宗翰再补充说道「就连个性、说话的方式、功法都一模一样,我刚和另一个我自己交过手,那感觉……真的很难描述」

「所以你认为我可能也是另一个我?」虽然是个疑问句,但姜舞绫很是确定的说「你说任何地方都一样,那不是就没有办法确认谁是真?谁是假吗?」

姜舞绫一下子就抓到整个事情的要点,也就是陈宗翰伤脑筋的地方,陈宗翰点点头。

姜舞绫伸直的双手握在背后,有点小孩子的感觉,故意恶作剧般的说「那你觉得我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往前跨了一步,看了看陈宗翰。

是陈宗翰眼花了吗?揉了揉眼睛,姜舞绫现在淘气的举动让陈宗翰手足无措。

再往前跨了一步,姜舞绫看着不知道该怎幺反应的陈宗翰绽放了笑容,为什幺陈宗翰觉得一瞬间,他的眼睛无法离开她洁白无瑕的面容,少了些妩媚,多了些小女孩滋味,成熟的女人突然一个淘气的举动,让男人都弃械投降。

陈宗翰理智上知道现在应该喝止姜舞绫的接近,但他就是没有这幺做,反而像是个呆头鹅。

再跨一步,姜舞绫站在陈宗翰的面前,甚至感觉得到她如兰的气息。

「现在你觉得我是真的还是假的?」姜舞绫的小嘴凑在陈宗翰的耳边呢喃般的轻问,陈宗翰的注意力很涣散,原来姜舞绫只比他稍矮一些,应该略高于肖素子和李师翊,这是陈宗翰当下的想法。

回过神来的陈宗翰往后一步,苦笑的说「我不知道」

「那我教你怎幺判断」姜舞绫美目笑看着陈宗翰「你想想在这里出现的另一个我们有什幺特别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陈宗翰搔搔头,面具下的他肯定是一脸的困惑「和我们不都一样吗?」

「出发点不同」姜舞绫像是在教小学生算数学的口气「你再想想吧,出发点」

说完这句话之后,姜舞绫就只是笑笑的没再开口,带头的走回她刚刚来的路。

「出发点、出发点」陈宗翰低头喃喃自语,有点明悟,但更多的是困惑,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笨蛋,更可恶的是,为什幺不要乾脆的跟他讲是什幺东西?吊什幺胃口啊?陈宗翰看着走在眼前的姜舞绫。

陈宗翰想着姜舞绫抛给他的问题,反而忘了去提防眼前的美女,不过姜舞绫也没有什幺动作,只是自顾自的走着。

然后很不巧的遇到了人,陈宗翰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幺不想碰到人过,可是

天不从人愿,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这幺简单。

陈宗翰举起手上的幽泉,因为他眼前出现的来人是肖素子和叶清崚,他必须承认两个都不好对付,尤其是肖素子。

姜舞绫与陈宗翰对上肖素子与叶清崚。

「这是什幺组合啊」陈宗翰轻轻的哀嚎,对面的肖素子以及叶清崚打起了十足的警戒。

「阿翰?」肖素子语调有点不确定的说道,手上的流萤剑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还有舞绫姐?」

没想到肖素子和姜舞绫这幺熟,会是直呼名字的朋友,陈宗翰心想。

叶清崚的目光让陈宗翰可以明显感受到怀疑和深深的警惕,而陈宗翰则是回敬同样的视线,他就是看满身正气的叶清崚不顺眼,而叶清崚对于浑身杀气的陈宗翰也是很不舒服。

就像是天生的对头,黑与白的不能互相调适。

或许现在不知道对方的真假,是个趁机出手攻击对方的机会?陈宗翰相信不只是自己这幺想,叶清崚也闪过相似的念头吧,可惜的是,陈宗翰的实力让他无法稍做动弹。

就在陈宗翰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姜舞绫开口说「我已经听阿翰说过事情的经过,现在就是要证明自己是真是假吧」

陈宗翰凑到姜舞绫的身边,低声的说「你刚刚不是说有办法?现在就可以试试看呀」

出乎意料,姜舞绫摇摇头,说「这个方法只能用一次,再一次就不灵了,我要先保留起来」

「那现在怎幺办?」陈宗翰无奈的问说,看起来他似乎相信了姜舞绫。

这些举动对面的肖素子都看在眼里,然后她开口问说「阿翰,上次我们喝酒的时候,我总共喝了几杯才醉?」

陈宗翰先是用力的思考回想,不过脑中的记忆实在模糊朦胧,像是想要釐清思绪的摇头,然后陈宗翰说道「应该是七八杯吧」

「是七还是八?」肖素子追问说,紧盯着陈宗翰。

其他两个人也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陈宗翰的身上,突然之间的沉默,陈宗翰看着三人紧张的说「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上次都喝醉了,怎幺可能记得这幺清楚」

出陈宗翰意料之外,叶清崚没有放下剑尖但像是为陈宗翰说话般的的说道「如果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真的是完全一样的话,那这些问题不就失去了作用?」

陈宗翰直点头,姜舞绫则是开口说「你们觉得真的完全一样吗?如果真的一样的话,为什幺他们想要杀我们?我们自己应该没有这种念头吧」

「你是什幺意思?」叶清崚不解的问道,陈宗翰也是满肚疑问,不过他的脑袋还在思考当晚肖素子喝了几杯酒。

「我想说的是」姜舞绫环视大家「因为他们想要杀了我们这些,恩,正主,所以其实两边并不一样」

陈宗翰有点懂了,这就是姜舞绫刚刚说到的出发点,

「因为有了不同的出发点,即使是同样的一个人,也会有着不同的行动模式」姜舞绫笑笑的说,所有人恍然,然后心底开始敬佩姜舞绫的头脑,这幺快就能想到其中的差异之处,保持着冷静,然后分析事情的经过,而陈宗翰更是知道,姜舞绫其实只是听过他口述现况而已。

「而且先不论他们这些複製品怎幺出现的,我想他们在出现之后,应该有着不少的改变与限制」姜舞绫进一步的说道「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尽可能的把大家聚集起来」

肖素子很乾脆的把流萤剑收会剑鞘中,对上陈宗翰疑问的目光,她说「你认为如果自己不是真的的话,会讲这些对自己不利的话吗?应该会装傻或是把事情搞得更混乱才是」

陈宗翰想一想也觉得很有道理,肖素子继续说「我相信舞绫姐可我还没说相信你唷,阿翰」

陈宗翰无奈,只好举起手来退后几步,而肖素子看到他这个模样则是掩着嘴巴笑了笑。

叶清崚手上的长剑没有收回剑鞘,但是很明显的减少了对于姜舞绫的警惕,几乎是完全针对陈宗翰。

没想到自己这幺不受欢迎,陈宗翰苦笑。

姜舞绫则是促狭的看了陈宗翰一眼,让陈宗翰更加的无奈,只能用摊手表达自己的感想。

陈宗翰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身边的姜舞绫是个假货的话,这也太……,即使不是,他们恐怕还是得面对另一个姜舞绫。

「那样子说来,那些假货应该会有什幺行动?」陈宗翰问说,由于现在陈宗翰的站得位子是在姜舞绫的背后,姜舞绫很自然的就回头回答「很难说……」

这时迟,那时快,这一种老套的字眼有时真的很贴切。

陈宗翰的刺客天分就各方面而言都算是出类拔萃,原本陈宗翰自己还不是很相信,但是今天,他很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从被害者的角度上。

刺杀的第一个要点就是被刺杀者必须注意力不集中,短短一瞬间的被其他事物影响,然后造成的一个要命的夹缝。

刺客,这个辞彙说明的就是从黑暗中跳脱而出,以一击必杀方式攻击敌人破绽的杀手,其实与所谓的剑士没什幺差别,或者该说都是些杀人的手段,取决得不过是手法的好坏。

这一幕有些熟悉,就像是之前叶明水受得那一剑。

只是这一次的寒芒指向的是肖素子的背后,她因为陈宗翰与姜舞绫的一问一答而把心神分散,收到剑鞘里的流萤剑更是来不及。

这一个从右边出现的袭杀,只有单纯的快!

让人无法做出反应的快!

对于这快捷无伦的一击,肖素子只能本能的反转身体,往后跃去,手握在剑柄,来不及拔出流萤剑。

看着自己模样的人挣脱黑暗般的刺向肖素子,陈宗翰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幺,或者是说某种心底强烈到不需要思考的东西推着自己,弹射出平常所不能及的速度。

为了不让自己后悔?或者是其他更複杂的原因。

幽泉吞吐着焦急,动作绷出了临界,但出手的是他,两个他,终究是差不多。

所谓的极限不是说突破就能突破,现实的残酷冰冷的让人揪心,陈宗翰只能用慢动作看着自己得来不及,然后由另一个自己用另一把幽泉贯向肖素子。

叶清崚似乎只来的及把长剑慌乱的举起,根本起不了作用。

眼前发生的像是剪接错乱的胶捲影片,陈宗翰明明只需要往前三步,但那三步却又如同永远走不到,接往另个尽头。

在场唯一可以出手,也唯一来的即出手的,就是姜舞绫。

她虽然在跟陈宗翰说话,但她离肖素子的位子最近,剑也在手上,出手,剑划出,但假陈宗翰、肖素子、姜舞绫却是成一直线,姜舞绫的长剑无论如何都难以立即的达到成效,要攻击假陈宗翰就必须跨过肖素子。

从假陈宗翰由阴影中脱出刺杀,接着所有人几乎都超乎常人的反应,一瞬间的突然,只给予短短两三秒的剎那缓冲。

「学姊!」陈宗翰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开了口,只是像是梦呓般的无意义大叫一声,然后看着事情发生。

肖素子退得不够快,假陈宗翰手上的匕首如同毒蛇的獠牙,咬上肖素子的背后,带着名为死亡的无解剧毒。

肖素子睁大了眼睛,看着迎面而来的陈宗翰与姜舞绫,身体像是失去力量一般的停顿。

假陈宗翰只是在肖素子的背后,不吭声,右手握在柄上。

「素子!」姜舞绫大喊,一手扶住肖素子的肩膀,另一手的长剑刺向背后的假陈宗翰。

陈宗翰看着肖素子,不知为何有种不真切的感觉,看着自己伤害肖素子,就连出手的慾望都失去,轻轻的靠在肖素子的面前,就彷彿怕会一不小心碰坏她的用左手想要摸她的脸颊,看着她的模样,想要搀扶住她。

显得俐落的短髮,如同巾帼英雄,让人为之着迷的气质,总是中性的打扮,陈宗翰对上她的双眼,好像连灵魂都看进,里面为何有种不忍还有依恋?

叶清崚的长剑带动着愤怒的剑气,笔直的朝着假陈宗翰攻去,而靠着太近的假陈宗翰举起左手护住头部,不闪不避,硬是撑起攻击。

「阿翰……」

还是这样熟悉的话语,眼前的丽人微笑了。

痛楚。

不知道为什幺会出现的痛楚。

陈宗翰无神的把视线移到下方,在流血,自己。

左腹部好痛,新鲜的伤口在淌血,按住。

晕眩的踉跄退后。

抬起头来,肖素子的左边胁下伸出一只从出生到现在都在看的手,就连手上的兵器都是这幺的习以为常,上面的红色属于它的主人。

原来两个人都是假的,假肖素子不曾被中创,幽泉在她的背后等着偷袭,而陈宗翰则是傻的踏上陷阱的猎物,被毒牙咬上的其实是自己。

就像之前的默契十足,假陈宗翰中伤陈宗翰的同时,假肖素子的流萤剑也以陈宗翰曾经看过的拔刀术,出招,飞快的如同泼出的水,指向姜舞绫。

姜舞绫的剑势已经走上了路子,攻向假陈宗翰,而对方则是不予理会,因为如果她继续向前,她的下场就是腰斩。

要强自收回已经出了一半的招式,姜舞绫咬牙让体内的内息逆转,让原本向前的攻击,硬变成为远离肖素子的一跳。

躲开了剑尖,但上面的剑气无论如何躲不了,直透而过。

不过真正伤人的不是这一剑,姜舞绫无论是反映动作还是内息应用都到了极限,无论如何,下一剑已经无力化解或是闪躲。

试问叶清崚原本就站在肖素子的旁边,他会不知道这一切吗?

不可能,所以他的行为都不过是伪装,一开始的怀疑、一直的不信任、愤怒的攻击假陈宗翰,都不过是要让对方接近到他的身边,然后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掀开底牌的最后一击。

叶清崚的长剑毫无花俏的直贯,穿过姜舞绫的左边锁骨处。

一切发生得太快,从假陈宗翰的刺杀,最后发现到对方三个人都不过是假货,其实都只在短短的冲突战中间。

他们像是早就布好了局,就等着别人踏上去。

陈宗翰往右边接住瘫软的姜舞绫,眼前的三人都是死敌,陈宗翰脸上的表情看不到,他任由自己左腹的伤口直流血,把姜舞绫抱在怀里。

现在陈宗翰已经搞清楚了情况,眼前的三人都与敌人画上了等号,不论他们的长相,陈宗翰要自己冷静,不要被虚假给迷惑,就算眼前的肖素子连内在也一样又如何?

陈宗翰做出当下最理智的判断。

逃!

上次是他追着假陈宗翰,现在局势完全的倒转,何其讽刺!

姜舞绫的伤势严重,她没有陈宗翰那种不是人的体质,却受了比陈宗翰更重的伤,虚脱无力,嘴角带着血。

现在不是讲究什幺绅士风度的时候,陈宗翰把姜舞绫像是布袋般的扛在左肩上,双脚要抽筋般的狂奔,运转的内力透支了生命。

「咳咳」姜舞绫体内的经脉现在十分絮乱,一口鲜血吐在陈宗翰的身上。

即使不算陈宗翰带着不轻的伤,光是扛着一个人就已经条件劣势,而追赶在他身后的却是和他一样的自己以及假肖素子。

有这幺一个故事:

老和尚和小和尚看到狮子再追兔子,老和尚问小和尚说「兔子会不会被狮子追上?」

小和尚摸着脑袋瓜左思右想,然后说「会」

老和尚笑笑的问「为什幺?」

「因为狮子很强壮,速度很快」小和尚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兔子会逃掉唷」老和尚摸摸小和尚的头说。

小和尚不解的问「为什幺?」

「因为狮子追的,是一顿饭;兔子逃的,是一条命哪。」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极限的状态下就能发挥出潜力,即使是兔子都能逃过一劫。

故事真的寓意深远,教化人心,但就可惜在它不过是个童话般的寓言故事,美好的像是梦境。

因为现实中狮子不会因为抓不到兔子而饿死,拼死逃命的下场也可能是横死。

现在陈宗翰无暇去体会什幺现实不现实,他只知道再下去,他的背脊就会多出好几个窟窿,他转过身来,一脚踢起废弃的矿车,让它往后方飞去。

  • 名称:水形物语百度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9: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