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女友超清

没有陈宗翰之前想像的栏杆歪曲或是有着怵目惊心的血渍,看起来很一般,探头到走廊的外面往下看,下面是砖红色的花台,小小的日日春看起来垂头丧气,有着被碾压过的痕迹。

陈宗翰既不是华生也不是福尔摩斯,李师翊不是白罗也不是汤川,所以两人无法透过一点蛛丝马迹推敲出整个事情的经过,更往论说看一眼现场就掌握兇手资讯的能力。

「你有看出什幺吗?」陈宗翰问李师翊,后者开始测量栏杆的高度,以陈宗翰现在175的身高来看,大概只到他的腰部在高一些,也难怪会一不小心就摔了下去。

「你觉得会不会他们真的只是一不小心掉下去?」李师翊提说。

昨天和雷他们讨论的结论是认为,这个新觉醒的异人是因为情绪激动而激发出异能,而最近学校内比较大的事件也就只有这起意外,可现在想想,说不定那群以王俊廷也就是大王为首的问题学生,真的不过是因为玩闹而不小心跌下去,而那新觉醒的异人只是因为拿到一张零分的考卷而情绪激动到觉醒。

陈宗翰无法驳斥这个想法,谁知道呢?

不论到底是因为什幺原因、什幺理由,陈宗翰他们还是必须去找出那个藏在普通人群中的不稳定因子,在真的发生什幺问题之前。

「那里的两位同学,过来!」

看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一位绿衣服的女教官手叉着腰,站在黄色警戒线外喝道,没办法,两个人只好走了过去。

「同学,你们没有看到这条黄线吗?」陈宗翰只好无奈的回答是,李师翊面无表情,根据陈宗翰对她的认识,她是在扼腕自己没有转身就跑。

「之所以围起来就是因为不让人进去,你们不知道吗?」

「……」

就因为这件事情两个人被教官找到教官是去约谈,在一次次承诺自己绝对不会再犯之后,总算是在没有被记警告的情况下,被放了一马,早自习的铃声已经打过,到教室之后赶紧坐回位子,全班都盯着两个人看,充满好奇的那种眼神。

蔡仪婷不知道在想什幺的玩着髮尾,少数没有抬头,专注在自己的英文课本上的例外。

英文课本上的单字被分解成一个一个的字母,在陈宗翰的脑中转来转去,没有留下曾经的痕迹,换言之,他等等的考试又要拿个让英文老师叹息的分数了。

李师翊和以往一样的戴起耳机,趴在书桌上假寐,反正她就连托福都考得过,高中英文更不算是什幺。

究竟要怎幺找出那个异人?陈宗翰现在心中只有这一个问题,然后他乾脆盖上课本,学着李师翊趴在书桌上,只是他不是在假寐,而是专心的把感知不断放大。

往外扩大而出,李师翊动了一下,看来她已经发现陈宗翰正在做得事,班上同学埋首英文的动作、窗台盆栽的叶子、走过走廊的女学生,前后的两个班级,再往外更扩张。

感觉不出动作或是任何人的身分,随着感知越往外延伸、拉长,也就变得越来粗糙,现在只能朦胧的感受到明明暗暗的气场,有太多的人,也有太多的阻碍,毕竟陈宗翰无法和有着探测异能的小夜相比。

感知稀薄的如同高山空气,陈宗翰感到难受,那感觉和体内的气力消耗殆尽很相似,只是一边用得是气,一边用得是心。

呼—

吐出一口闷气,感知已经到了极限,不可能再往外扩张,陈宗翰已经大略的拢照这个楼层的班级,没有任何的异能反应,要知道其实每个人的气场都有些微不同,就和每个人的指纹掌纹一样,但不同的是,看指纹不可能理解一个人的情绪与近况,但是气场就可以。

普通人的气场与修练者或是异人的气场也不同,即使陈宗翰不是很擅长分辨每个人的气场,也能够轻易的发现,除非是个能够掩饰自己的真正高手,不然陈宗翰应该能够发觉。

难道要一个一个的扫描全校的学生?陈宗翰沉吟,这是个笨方法,而且如果是初觉醒的异人身上的特徵应该会很不明显。

陈宗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直到李师翊把英文考卷传到他的头上,他才醒了过来,提起笔,用比刚才感知时更茫然的神情面对着英文考卷,填上姓名座号之后,无处下笔,无从下笔。

中午吃饭时间,陈宗翰、李师翊、肖素子三人难得的在学校一起吃饭,肖素子拿着麵包,桌子上的是画满萤光笔重点的参考书,陈宗翰捧着便当,面前的是一张红通通的英文考卷,放学的时候还要去找英文老师报到,李师翊最是清闲,筷子夹着一颗花椰菜在发呆。

这是多幺一个死气沉沉的聚餐,两个人埋首在学业中,一个人癡癡的看着自己便当内的菜。

再过十分钟,没有一个人开口打破这个沉默。

肖素子已经翻了三页,书上萤光笔的颜色从粉红换到黄色,陈宗翰已经把考卷翻面,看起阅读题组,李师翊把便当内的排骨分成好几小块,慢慢的细嚼。

再过五分钟。

肖素子啪的一声阖起参考书,把麵包包装袋搂成一球,丢进最近的垃圾桶。

「师翊,结果你们有什幺线索了吗?」

李师翊把空洞的焦距调了回来,说「我和阿翰早上看过了出事的地方,没有什幺发现」

陈宗翰视线不变的点点头。

「麻烦的是不知道那个人究竟跟这件事情有没有关係,说不定根本没关係」陈宗翰再度点头附和李师翊的观点。

「阿翰」肖素子说,被喊到名字的陈宗翰疑惑的抬起头来「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我毕业之后这个地方就交给你来管理吗?」

凤凰花开的时节已经逼近,陈宗翰身为高二生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但高三的肖素子确实已经要离开学校,学校里除了考试的紧张气氛,也开始瀰漫离情依依的氛围。

陈宗翰记起这件事,应了一声,肖素子继续说「像是这种有异人觉醒的情况也是在我们的範围内,我没有太多机会教你东西,很多事情就只好请你去问问竹哥了」

李师翊也知道这件事情,她心中想的是肖素子要离开这里,以后碰面的机会难免的会变少,有些惆怅的情绪。

「还有一件事情」肖素子脸上有点为难,似乎不知道要不要说「最近好像有异人还是修练者介入普通人的地下活动」

陈宗翰与李师翊都满脸的疑惑,肖素子只好继续解释说「就是黑道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陈宗翰想起之前在保镳任务里因缘见过面的黑道老大,张乐安。

皱了一下眉,在场的不论是谁对这种事情都没有什幺好感,肖素子因为身份工作有时候还是必须打上交道,只是会碰面的层级都很高,很多人看起来都像是风度不俗的实业家,浑然不像毒品大家或是赌盘的大老闆,和这些人打交道只要不去想他们的本业,其实都蛮和乐的。

也许不论是黑道白道,能够爬到顶点的人自然都会有与这个位子匹配的气度。

「其实不是什幺大事,只是我有拿到消息说在一个黑拳比赛的地方出现我们学校的学生,近来出现个奇怪的集团,是一群不同学校的学生组成的,还没有什幺动静,但是动像有些古怪,常常出现在比较…混乱的地方,要知道我们不止是关注修练界,我们也会留意很多事情」

陈宗翰静静的听着,他知道肖素子还没有说到重点。

看着陈宗翰,肖素子有点不晓得该怎幺说「有人看到你的朋友,王志豪出现在那里」

诧异,实实在在的诧异,陈宗翰张大了嘴巴。

为什幺王SIR会和那些东西上关係?只要是认识王志豪的人都知道他绝对的正义感十足,不然也不会老是帮朱士强出头,出身于警察世家,第一志向是警察大学。

这样的人很难想像会跟黑道上什幺关係。

李师翊自然比肖素子还要清楚陈宗翰与王志豪的情形,简单来说,他们在加上朱士强就是个死党三人组,所有人都会很自然的把他们摆在一块。

就一般的认知,三人里面王志豪最为优秀,陈宗翰次之,朱士强比较不讨人喜,看起来三个人并没有很相似,却一直混在一起,能够互相打抱不平,互相拖累,然后再互相搭着肩大笑。

度过了初时的震惊之后,陈宗翰冷静想想,之前王志豪不问理由的帮他处理掉纠纷时,他就知道王志豪不是那种迂腐的人,想来他出现在那种地方也不算奇特,说不定又是哪跟神经不对劲的没事找事。

「素子,你能告诉我要怎幺去那些地方吗?」陈宗翰还是有点担心,只是现在不是担心王志豪学坏,而是怕他在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出事。

以前都是王志豪罩着他,现在,陈宗翰也该回过来照看着他了。

一方面是因为最近越来越忙,一方面是要陈宗翰尽量的自己亲身去解决问题,因此这次肖素子不打算插手这些事情,就全权交给陈宗翰与李师翊两个人。

回到班上。

陈宗翰还是盯着早自习那一张英文考卷,只是他的心神越来越无法专注,学校里有个刚觉醒的异人这件事情已经够他烦心,还有王志豪那件事情,当事人正低头窃笑的看着本漫画,浑然不知陈宗翰正为他的事情在伤神。

难道要直接正面的去问王志豪?陈宗翰在心中寻思,可是如果他反问说自己怎幺知道的,那岂不就尴尬了?

真糟糕,抓抓头,还是需要更多情报才行。

陈宗翰决定放学之后亲自的去走一趟,发了个简讯询问肖素子地方,过几分钟之后,肖素子回传来地点。

接着下午又是让陈宗翰提不起劲来的课程,可能是因为高二生活已经来到尾声,同时也代表接着迎接的是高中生的最大噩梦,学业压力会成倍的重重压在每个高三生的身上,现在不过是牛刀小试。

「接着我们来练习这题,时速10公里的火车……」

讨人厌的物理课,陈宗翰从来没在这门课里拿到过及格的分数,就算是他还会认真看书的时期,他也不曾办到着艰鉅的任务。

那个说过他之所以能看得很远是因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伟人,有多少高中生恨不得回到过去窜改历史,让落在他头上的不在是苹果,最好是个榴槤,免得他造孽遗害后人。

「唉—」物理老师看着全班已经半数陷入昏迷,另一半是在即将陷入的危境,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同学呀,现在才高二……」语重心长的口气,稍稍的换回一点良心尚存、知道继续努力认真同学的注意力,比如是蔡仪婷和楚轩廷,而陈宗翰则是很认真的考究着窗户外树木的树叶,有句话说世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现在观察起来还真的是颇有道理。

撑完下午的课,可怜的陈宗翰还不能回家,看着同学们欢欣鼓舞的收书包谈笑,陈宗翰突然觉得很孤单,尤其是在往英文科办公室的路上。

「阿翰」朱士强从后面走来拍他的肩「你也要去找英文老师?」

默然的点头,朱士强看着他的一脸苦楚,在安抚的拍拍他「我也要去」接着似乎是不想陈宗翰会错意,补充说「我是因为要补交昨天的作业」

「去你的」陈宗翰说「等等等我,你今天有要打工?」

「没这幺赶」

突然想到朱士强说不定清楚最近王志豪的情形,问说「最近王SIR好像很忙?」

「会吗?」朱士强答说「我感觉你还比较忙」

确实是,陈宗翰尴尬的抓抓头,最近周末约出来的打球他都没有出席,三人斗牛一直缺他这一个,毕竟陈宗翰最近不是忙着修练就是忙着到处乱跑,就算闲下来,他也为了舒缓疲惫而宅在家里。

「王SIR没有说他最近在忙什幺吗?」陈宗翰进一步问。

朱士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一眼,接着开始回想说道「也没有什幺吧,他好像有说他最近去他哪个伯伯那里练擒拿术还是什幺的,就跟他平常会做得事一样,就跑到警察训练中心去玩吧」

看来是问不出什幺东西,陈宗翰乾脆就放弃打探的念头,随便聊说「他一直说他会什幺八极拳、空手道,也不知道是真的还假的」

朱士强也没真的见过「要不你明天就问他阿,看他会不会就给你一个过肩摔」

「拜託,过肩摔是柔道,你也分一下」

朱士强不屑的嗤了一声「警察不都要学擒拿术,我就不信他不会过肩摔,如果他真的不会,那他也太逊了点吧」

还真的有一点道理,电视上的警察不都最喜欢把犯人放倒在地上压制,看来王志豪应该也学过那些基本款吧。

擒拿术,陈宗翰心想,也许他也该学一学,不然和别人打架老是见血也不太好,直来直往的招式是很有效果,但有时候太有效果也是一个问题。

「王SIR好像想当霹雳小组」朱士强突然迸出这幺一句话。

「因为很帅吗?」陈宗翰直觉反应。

「你自己去问他」朱士强白陈宗翰一眼「他说过一次,还蛮认真的」

「真假,你确定是霹雳小组不是霹雳布袋戏?」

「……」

「抱歉,我知道不好笑,我知错了」陈宗翰讪讪的说。

「我发现你自从跟李师翊越来越近之后就变得越来越不正常」朱士强叹口气「看来近朱者赤也不一定成立的嘛」

才怪!他会变得这幺奇怪一定和李师翊有关,陈宗翰不敢说出来,就怕朱士强又问下去让他不知道该怎幺办。

「王SIR想当霹雳小组呀」陈宗翰仰着头大声的感叹「其实也不难想像」朱士强点头,接着说「他一定不甘心乖乖在派出所里当小警察,只是没想到他的梦想这幺远大,霹雳小组耶,全国也没有几个人」

「是呀」

陈宗翰与朱士强两个人陷入沉默,不知道是因为未来的飘渺而迷茫?还是在羡慕好友的远大目标?

英文办公室到了,陈宗翰敲敲门,传来个陌生的声音「请进」

英文老师拿着一杯咖啡,正低头端详着他的报纸,陈宗翰与朱士强轻声说了声「老师?」老师收起目光,看向两人,陈宗翰他当然知道所为何事,用疑惑的眼光看向朱士强。

从侧背书包拿出几张纸,说「老师,我要补交作业」

「好,放着就可以了」英文老师指着叠成一堆的作业,已经批改一些,但没改过的还是暂着很大的空间,几个班的作业堆叠起来,感觉还蛮吓人的。

折起报纸,陈宗翰注意到上面都是英文字,英文老师说「宗翰,把考卷给我,我问几题,你答得出来就可以回家」

陈宗翰下午都一直看着考卷,由现在的情况看来,他根本是在浪费时间,要不是朱士强在老师被后打暗号,要不是陈宗翰听觉过人,他就又要留校察看了。

「回去之后要用功一点,你这学期的功课一直退步,认真点阿」英文老师说道,陈宗翰诺诺的点头「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老师」陈宗翰与朱士强齐声答道,轻轻的把门带上,因为已经接近夏天,还未暗的天,因为暮色而渲染着蓝橙交接。

往校门口的方向,陈宗翰问说「你打工还来的及吗?来不及的话你先走没关係阿」

「今天是晚班,七点半才开始,我还可以回家吃一顿饭」朱士强回答。

陈宗翰点点头,走过玄关,这里是二楼,朱士强指着天空的暮色说「真漂亮」边说边靠近走廊的边上,陈宗翰也凑了过去,多久没有这幺清闲的看着暮色?

有些美好的东西一直都静静的待着,我们却视而不见,直到失去的时候才在后悔莫及。

「你看那里……」透过缝隙,朱士强指着操场,那里还有一群人不知道在做什幺。

看向朱士强指得地方,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可怕的事情。

有东西从五楼掉了下来!

不,不是东西,是个人!

暗黑色的剪影,背对着光线,看不清楚,但那个轮廓货真价实的是一个人!

朱士强也看到,他满脸的惊讶正在缓慢扩散,陈宗翰反射的冲过去,只有大约六七公尺,在那个人落下的下方。

陈宗翰伸出双手,根据物理的重力加速度,一个人从五楼坠下来要花几秒?陈宗翰算不出来也没心思去算,他只知道肯定很快,所以他的动作也很快。

两只手伸出去,黑色的重物带着地心引力,夕阳直射让陈宗翰瞇起眼睛,双手一沉,然后黑色的双手缠住他,还真的给他有些重,但也只是有些而已。

刚刚的情况,世界彷彿被消音,朱士强回过神冲到陈宗翰身边,这时,陈宗翰已经把人抱了进来,两人跌坐在地上。

是个女孩,从衣服上看来是一年级,她正紧紧的抱住陈宗翰,整张脸埋在陈宗翰的胸前,情绪很激动,身体在颤抖。

「阿…翰,现在……」就连朱士强都语无伦次起来,陈宗翰毕竟和普通的高中生不同,经历过的险境与风浪何其多,他马上就平静下来,示意朱士强不要说话,然后他轻轻拍着女还的背,轻轻说「没事了、没事了」

朱士强被陈宗翰的镇定给传染,一下像是虚脱般的坐在陈宗翰身边,他发现刚刚的几秒,已经让他全身大汗,苦笑。

过了大约十分钟,啜泣的女孩完全哭湿陈宗翰的前襟,慢慢的回过神,觉得现在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缩了缩身子,往后退离开陈宗翰。

现在陈宗翰才有机会看清楚对方的模样,身高不算高,端正的学生头,略显苍白的瓜子脸,看起来是个文静的好学生,现在眼空泛红,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还好吗?」这句话是朱士强先开口。

女孩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陈宗翰觉得莫名其妙,这是好还是不好?

「你怎幺会从上面掉下来?」陈宗翰问说,女孩又想到刚刚的画面,蓝天白云被拉远,身体往下坠,风由下往上的刮着,呼吸暂停,连死的念头都来不及产生,只是单纯的空白恐惧。

身体又开始不自禁的颤抖,朱士强怪罪的看陈宗翰一眼。

「我原本走在走廊上,后来感觉到旁边有人推我,我原本要抓住栏杆,可是来不及」女孩还是回答。

陈宗翰皱眉,继续问「你当时旁边有人吗?」

朱士强现在懂了陈宗翰的想法,只是如果想要调查谁是兇手,应该不用这幺急吧。

「我没有看到其他人」女孩还是一样惊魂未定,陈宗翰也不想再逼她,走到她身边,轻声问说「你站得起来吗?」

女孩摇头,腿大概还在软。

朱士强站起身说「我去找老师过来」没等陈宗翰回应就转身跑像刚刚来的方向,过没多久,他们的英文老师与一群老师都赶了过来,每个人脸色都很惶恐,坠楼可不是开玩笑。

一群人吱吱喳喳的,他们没有去打扰女孩,而是问陈宗翰与朱士强发生的经过,说到是陈宗翰搭救的,老师们都对陈宗翰露出欣慰与佩服的笑容,陈宗翰只是淡淡微笑带过。

陈宗翰现在可以确定这次的事情是那个初觉醒异人干的,他在女孩身上感知到很微弱的异能痕迹,看来对方不是什幺善类,竟然把同学从五楼推下来,陈宗翰现在很想好好教训那个家伙。

  • 名称:临时女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9: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