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动漫超清

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就会被称之为超自然现象,但很多时候,就如同古代把魔术师误认成魔法师一般,只要想通其中的关键之后就没什幺了不起的了。

这一次的事情学校无法再做隐瞒,虽然有灭火般的请老师同学不要以讹传讹,不过成效很有限,八卦的流传速度与科技进步的程度成正比,而在这个光纤与手机都蓬勃发展的年代,几小时候几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事情发生的时候,教室内正在上着课,是比较特殊的共同教学课程,在两节课的时间有三个班级要陆续进去操作实验和上课,都是一年级的学生,事情发生的突然,老师在教室前实验台上整理着化学药物,听完课的和还没有听课的学生在做着交换,接着灵骚现象般的玻璃製品开始晃动、破裂,一开始还以为是地震,然后才发现到异常。

课程停止,躲在桌下的男老师当机立断的请班长带所有人先回教室,尽量保持着现场原状,教室里有太多的玻璃器皿,全部都付之一炬,学校的损失不可谓小,但真正让人困扰的,是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

特地到隔壁的物理教室看,好端端的,而画面一换,就变成隔壁刚形成的新鲜乱区,完全不晓得是怎幺一回事。

原先的坠楼事件还能以意外的形式抹过,对这充满高楼大厦,随时都有人可能从天而降的都市,坠楼实在不是件新鲜事,但加上离奇诡异的元素,即使只是件小事也很能搏上版面。

谣传版本很多,有人说是恶作剧,有人信誓旦旦的说看到了兇手,有人赞同灵异现像这一个说法,几乎全校都在讨论这件事,网路上的讨论更是族繁不及备载。

「你觉得怎幺样?」陈宗翰与李师翊再次无视黄色的封锁线,确定周遭没有教官之后,跨过,仔细的打量起教室里面的情形。

「怎幺看都是那个异人作的吧」李师翊小心的拉开铁柜上的门,里面的东西也都无差别的碎裂。

也许是时间过得太久,没有第一时间就来这里的缘故,陈宗翰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的气息,不知道是对方运气太好还是怎样,陈宗翰依然捉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每天都会刻意的放大自己的感知,可还是捕捉不到学校的那一点不和谐,在几千人校园内有着一个伪装着的非常人,像是羊群里与众不同的一只羊,目前差异还不大,持续下去的结局并不乐观,而陈宗翰则是身兼牧羊犬职责的狼,这次的事情至少把对象收缩成一定程度,不敢肯定是那三个班级里的人,但应该是低年级的学生,事发时那边的教学区只有低年级的学生。

在旁边开始有人聚集前离开,为了不像上次一样被人逮到,两人特地起了一个大早,在学校里还没什幺人的时候就进来,结果还是什幺也没找到,现在陈宗翰对于老是被批斗办案效率低下的警察们深感同理。

手上拎着第二份早餐,陈宗翰与李师翊坐在图书馆旁的长型桌椅上,互相对照着自己蒐集到的情报,讨论起可能的疑犯。

不知道是因为考期近了,所以压力累积的很大,还是最近遇到什幺不如意的事情,那神秘的异人捨弃原先如试探般的循循顺序,似乎是掌握住了异能的规则,开始正式的动手。

午休后,开始发生骚动。

原因出在一个不知为何倒在走廊的学弟身上,面朝下的瘫在走廊的正中央,像是梦游到一半突然陷入深度睡眠一样,午休时大部分的人都在教室休息,没有谁注意到他,可在铃声响起之后就不是这样了。

确定这位学生还有在呼吸之后,所有人都先鬆了一口气,只是怎幺摇都摇不醒他。

这个惊人的消息让整个校园都沸腾了起来,在许许多多的说法里,灵异事件的假设脱颖而出,那名学生则是第一名可怜的牺牲者,把他标成第一个的原因就是往后还会有更多牺牲者。

流言在校园里滋生,有人觉得有趣,有人觉得可恶,有人觉得害怕。

随着那位异人的活跃,陈宗翰能感受到的痕迹越来越清晰,虽然还是忽隐忽现的,但轮廓已经能够锁定。

陈宗翰没有找肖素子帮忙,更何况她人也还在请假的状态,倒是吕茹洁不知为什幺的老是在走廊上遇到,陈宗翰有开口请她留意,不过她的回应里没有太过积极,似乎要明立她与修练界的界线。

隔天,学妹又再次来到陈宗翰他们的教室,短髮上夹着红色髮夹,笑起来的酒窝很可爱。

她是来拿之前装饼乾的塑胶盒,可能是一直被旁边的人注视觉得很不好意思,她开口请陈宗翰陪她到校园里面走一走,两个人併肩走着,无意识的往在校园里比较少人的地方走去。

女孩的身高不高,只到陈宗翰的肩膀,先是很诚恳的感谢当时陈宗翰的援手,接着才开始自我介绍「学长,我的名字是温馨,学长你叫我小馨就行了」脸蛋上的笑脸很开心。

陈宗翰有点手足无措,下意识的想抓点什幺东西来转移注意力,结果弄得自己手都不知该摆在哪,最后只好双手抱胸。

「学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喔,对,陈宗翰,叫我阿翰就好了」不知怎的陈宗翰只要在稍为漂亮一点的女孩面前就变成一块硬木头,

「陈宗翰,这个名字好常见喔」

「阿……」

「那我就叫你阿翰学长啰」温馨不知道在高兴些什幺,笑容就是一直挂在脸上,看得陈宗翰也不知觉的跟着笑了起来。

两个人随便聊着,说说听来的一些趣事,还有最近学校里沸沸腾腾的怪事情,温馨还说到她意外坠楼之后的事情,当下没有感觉,可之后她就非常的难受,常常突然就浑身不舒服,一直到现在晚上都还是失眠,闭上眼睛,梦里面就不停出现越来越远的蓝天。

看过医生之后,医生说是心理上的创伤,需要时间去遗忘,慢慢的就会好。

「可是阿翰学长」温馨笑着说,瞳孔里倒影着陈宗翰的身影「我发现,只要在你身边我就不会觉得不舒服呢」

一下子不知道怎幺反应,陈宗翰抓抓头「是这样阿」

「阿翰学长,上次的饼乾好吃吗?」……

「很好吃、很好吃」陈宗翰匆忙的回答「可惜只是我只吃到一个,其他的都被其他人不要脸的抢走了」

「那阿翰学长我下次再做给你吃好不好?」

陈宗翰愣了一下,然后说「好阿」

午休的铃声很恰当的响起,如同通知灰姑娘魔法时间到了的午夜钟声,一男一女,分开,不同的是,没有灰姑娘的急促和焦急,是笑着打招呼。

下午的时候陈宗翰就显得分心,也不知道心里在转些什幺东西,可就是心不在焉,和一旁的一切脱节了一般,

「学妹很可爱吧」

「对呀」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陈宗翰回过神,赶紧转头一看。

原来是李师翊,她正靠在他桌边,瞇着双眼盯着陈宗翰的脸,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接着心虚的看向另外一边,窗户外面的是乾净的蓝天白云。

沉默了几分钟,两个人都没有意思开口说话。

「我才懒的管你的事情」李师翊的字句里夹着刺耳的不耐与不悦「只是你别忘了要抓到那个异人」说完就不再理陈宗翰,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坐位上,长髮柔顺的倾泄在陈宗翰眼前,陈宗翰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师翊的长髮。

伸一个懒腰,陈宗翰从座位上站起来,骨节发出喀喀的声响,看来同一个姿势维持太久。

学校里的生活还真是多采多姿,可陈宗翰暂时没有办法把心思集中在那里,这几天陈宗翰传给肖素子的简讯都没有回音,看来她真的是很忙。

倒在走廊上的男同学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确定身体上没有丝毫的外伤,充其量只有因为倒下时造成的小瘀青,可无论如何他人就是无法清醒,鬼上身的说法喧嚣尘上,搭配上乱成一团的理科教室,很是有说服力。

最一开始大王和几个不良仔的坠楼是事情的起头,然后接着是朱馨与陈宗翰相遇的那起事件,隔几天后,理科教室和男同学倒地的事情发生,一连串下来,学校蒙上了阴影。

论危险程度,朱馨的那次是最危险不过,是因为途中杀出了个陈宗翰才扼杀了可怕的下场,而从最近的两件事看来,那名隐藏的异人似乎越来越沉不住气,有越来越躁动的感觉。

自从和陈宗翰在校园里散过步之后,两个人还交换了手机号码,时不时的互传简讯。

温馨:阿翰学长,你觉得那天推我的是什幺东西?

陈宗翰:什幺意思?

温馨:就是阿翰学长救我的那一次呀,我觉得有人推我,学长你觉得呢?

这是第一次陈宗翰与温馨谈到这一个话题,陈宗翰之前都刻意的迴避,怕会一不小触及到她内心的伤口。

陈宗翰还没有回应,温馨又传来下一封简讯:阿翰学长,你觉得会不会和最近有人昏倒和理科教室的事情有关系阿?

陈宗翰沉吟,就连温馨都看出这些事情之间恐怕有着关联,不平静的校园里有多少人也察觉到,陈宗翰回传:你想太多了~

几分钟后:阿翰学长,你相信世界上有超能力吗?

陈宗翰惊了一下,脚一不小心踢在李师翊的脚椅子上,她回头瞪了一眼,然后看到陈宗翰正专心的在手机键盘上打字,好奇的伸长脖子凑了过去,陈宗翰赶忙收起手机,又被瞪了一眼。

陈宗翰:你怎幺会这幺想?

温馨:因为我上次意外的时候,明明就没有人碰到我,可是我却觉得有人推我……

没想到温馨没有朝最近正流行的恶鬼作祟去猜想,反而认为是比较冷门的超能力论调,是她发现到什幺,还是受害者的直觉使然。

陈宗翰:是因为你受到刺激,才这样胡思乱想,别乱想了。

温馨:阿翰学长,你还没回答我你相信世界上有超能力吗?

这问题还真不好回答,诚实一点的说,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是根本就存在,和探讨这世界上有没有外星人那种问题,是完全不同的情形,一个是事实,另一个是假设。

总不能就回答说,有呀,我还认识好几个这样的人呢!下次介绍给你认识喔。

陈宗翰在一阵胡思乱想之后,打字:半信半疑。

温馨:我相信喔,而且我很害怕阿翰学长会受伤……

陈宗翰:什幺意思?

温馨这一次等了比较久,陈宗翰百般无聊的转着手机,震动:因为上次阿翰学长救了我阿,我怕下一个就会是学长……

我还很希望呢,陈宗翰心想,这还省了我去找他的功夫,心里是这幺想,可手上还是打着:不会啦,你想太多了。

这一次肖素子请假直接就是一个礼拜,不论是陈宗翰还是李师翊都连络不上她,假日的时候,陈宗翰习惯的负重晨跑,在清晨的公园里看到李师翊与李天曦的俏丽身影,无人的深处就连打太极拳的老先生也没有,只有李师翊在她师父的教导下不断的演示招式,不停的。

「早安」陈宗翰走近的打了声招呼,李师翊非常的专心,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观照自己的每一点动作上,务求气与身能达到完美的调和,李天曦身上不再是陈宗翰以前常看到的天界装束,是很平常的刷白牛仔裤与运动衫,越看越觉得她是李师翊的姊姊。

「咦,怎幺没看到你最近新交的女朋友?」许久不见,第一句话就这幺让人无言,陈宗翰连忙澄清「她只是学妹,才不是我女朋友,天曦姊你别和他们瞎起鬨」陈宗翰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他那两个死党,这几天因为学妹的事情她已经被叮得满头包,常常王雅婷也会来插上一脚,让局面更混乱。

「可是我这几天一直听翊翊在不停的抱怨」李天曦抱胸一副要陈宗翰好好说明的模样「说有个人很好色,看学妹有点可爱,就一直缠着人家」

陈宗翰张开嘴要反驳,但一下子又说不上话,心虚的说道「我要去跑一下,改天再聊」接着连招呼也不打,一溜菸的就跑了开来,身后李天曦一直逗留着的目光让他浑身不对劲,就是不能理直气壮的。

「真是年轻」李天曦感慨的说,手放在胸前,衣服里有一个缝製成香包模样的袋子,里面有着她魂牵梦繫的爱侣「你说对吧」

「怎幺了?」舞完一套入门剑法的李师翊不解的问说,她没有留意到刚刚的来人,不然免不了又要一阵挖苦。

「没事,你刚刚的脚步不对……」

陈宗翰没有忘记肖素子託付给他的职责,稍冷的空气在肺部交换,四肢上戴着看起来流行风格的环带,以相当背着汽车的负重量缓缓跑着,腹部有些灰白尸化的部分没有再扩散,陈宗翰一直没有行动去攫取别人的生命力,慢慢拖着,对此大姊也没有多说什幺,由着他。

老样子的几只不肯超生的好鬼,在没有人居住的老宅里打发时间。

孟竹以然开始培养自己的接班鬼,也就是新死,最近过的很恩爱的宅鬼,小张,生前他没有丝毫不属于常人的能力,死后也不是特别兇的厉鬼或是大鬼,因此能力上有点让孟竹头痛。

要知道虽然实力并不是重点,但也不能没有自保与保护人的能力,因此孟竹只好开始传授他除灵术,小张学的也算是会,比较麻烦的是怕会一不小心把自己给除了。

孟竹不在,陈宗和自然就是找小张,了解一下最近这里的情形,又死了几个人?怎幺死的?有没有不该出现的东西?和岚君的进度到了哪里?

一阵闲话家常,知道这礼拜他们鬼魂界没有发生什幺大事,死人数量是比以往多出了一点,但也没有大碍,而他们的灵魂将在下星期头七之后就到冥府报到。

「倒是你们很乱」小张飘在空中跟着陈宗翰的速度说「最近很多我认识的好鬼都躲了起来,有好多除灵师不知道吃错什幺药,到处在除灵」

陈宗翰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一个怪日子有关係,就把自己大概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小张摸着没有鬍鬚的下巴「可能就是为这个原因,有修练者怕冤死的人成为厉鬼,才会到处除灵的吧」

有了这些因为生前执念而不肯重回轮迴的鬼魂帮助,最麻烦的部分有了方法,陈宗翰所需要注意的事情就简单很多。

夜晚,众人沉眠的时刻,重回到血色的杀戮战场。

陈宗翰期盼的欧依依旧没有出现,密密麻麻的是无数不成人形的妖魔鬼怪,口中应该称之为嘶吼的声音没有着意义,甲壳般的光泽,显然是兇器的镰角,这一切都很熟悉。

陈宗翰的表情有点冰冷,就连微笑都失去了温度。

不停的杀生,不停的埋葬,这样的过程让人恍惚,让人的精神开始崩毁,杀与被杀的界线开始模糊,杀了对方,自己的灵魂彷彿也被砍了一刀,到底倒下的是谁?存活下来的又是谁?

每一个动作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幽泉滑过的弧度甚至更加锋利,陈宗翰心里同时存在着冷漠与炙热,不停的互相咬噬,眼前的一幕幕像是被分割,自己身在其中又彷彿是局外人。

角断然后喷出紫黑色的液体、一拳轰飞一只乌龟般的玩意、左手掌被削下、从地里冲出的怪物……

战场是沉默的,没有谁会多说一句无意义对方也听不懂的话,只是让兵刃与拳脚相交的声音交响的,把生命奉献出的音乐飨宴。

地上堆满着尸体,或者说是一段段尸块,陈宗翰一边防止滑倒,一边支着身体,幽泉的剑身上有着细细的业火缠绕,蒸发着固体,质能守恆被加快进行。

陈宗翰赖以维生的技艺──幽泉剑术、缩地步法、业火。

这是他的三大王牌,也是他不停精进的项目,剑术与步法他不间断的练习,而业火则是稍有不慎就真的名符其实的『引火自焚』,这威力弱化业火缠绕已经很是了不起。

至少不会把自己的手臂给烧断,顶多就是烧焦。

长时间的在轮迴战场与日常生活之间转换,有时还会在修练界里混荡,陈宗翰一开始还会怀疑自己是否是在作梦,或是有一边是自己的幻想,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不再冀望奇蹟,正视自己很不正常这一个事实。

神经一下鬆一下紧的,陈宗翰都很佩服自己的适应能力。

可能是因为安全感,温馨最近三不五时就来班上找陈宗翰,而这时李师翊就会保持和陈宗翰距离,即使刚刚正聊得很起劲也是,有种不想被误会什幺的感觉在。

有些意外的,那名异人竟然没有再兴风作浪,感觉就像是投颗石头到池塘里,一开始溅起水花,余波荡漾,现在则是无声无息的,让人以为池里没有这颗石头。

陈宗翰的这个以为世界大同的美好想法,终究只是如同漂亮泡泡般的易破。

早自习时间,轮到值日生的陈宗翰与李师翊必须提着整理好的资源回收物品和垃圾去回收场丢,每次的这个时候,陈宗翰只好摸摸鼻子提起所有东西,李师翊也乐的把这趟工作当成散步,在陈宗翰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说她最近的修练进度与一些想法,有时还会顺便预言以后击败陈宗翰时的景象。

手上拿着装满压扁保特瓶的桶子,因为时间有点晚,大部分的学生都待在教室,一路上没有碰上个人。

喀。

一个空保特瓶从天而降,落在两人的视野内,回头往上看,栏杆上的人早就不晓得跑到哪去了。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常常有学生懒的把资源回收的物品整理好,然后带着恶作剧的心态往下面扔,要那些要去回收场的学生帮他捡起来拿去回收,这种事情已经在升旗典礼时警告过很多次,只是是谁一直都没抓到,比较好一点的是,至少不是朝着人丢,而是丢得远一点要人帮他。

陈宗翰对这种情形觉得无所谓,走近那支汽水瓶子,看起来还有洗过,颇乾净的。

正确的保特瓶回收流程,首先要把瓶盖打开后另外分开,然后再清洗之后,用脚把它踩扁来节省空间,最后是交给回收场做资源回收,这是国小就在教育的事情,实际上有没有救到地球,不知道,但至少有为地球尽一份力的自我满足感。

很正常的扭开瓶口上的圆弧刻痕。

飒。

眼前一片漆黑,平衡感瞬间丧失,有什幺东西从瓶里冲出,直击陈宗翰的脸。

脑很胀,无法思考,身体还是脑袋的感觉都没有,唯一感觉到的,是体内不须控制直接反应出的真气流,护卫着生命。

察觉到了陈宗翰的不对劲,李师翊赶忙的伸手要扶助陈宗翰,没接住,陈宗翰整个人倒在李师翊的身上「阿翰、阿翰」声音远的彷彿是在天空之上叫喊。

离知了的初试啼声已然不长,苍苍翠翠的绿叶红花正準备着盛装上场,北半球因为地球的角度转换正要开始迎接夏天,冷空气只能无奈的转移阵地,肆虐着缺乏太阳眷顾的地方。

  • 名称:百合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9: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