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超清

隔绝太阳照耀的地面之下,由土石煤灰构成的世界,一条条人造的通道,探询着属于土地的深刻秘密。

废弃的矿井,鏽蚀的铁轨,直直横横的打造出不该存在的地底空间,原本被掩盖着的,被惊醒,人类不可碰触的禁地,被解放。

人类的文明发展已经无法满足于平地,朝天空与地底前进,拓荒的同时也惊扰了人们无法理解的存在,神秘的像是在漩涡中迷离,分不清东西南北与何为真实,困惑而有着残酷。

庄坍解释着刚刚发生的事,他与另一个冒牌的庄坍在这里对打,而最后他险之又险的全力一掌压进他的背心,而原本以为会崩碎对方的脊椎,事实也是如此,但随后对方却化成一阵烟雾,完全的不复存在,只剩下满布的疮痍。

要不是有战斗过的痕迹佐证,庄坍还以为自己只是发了一场梦。

「所以你一直在这里?」叶明水问说。

「不然呢?」庄坍对于没头没脑质疑自己的叶家来人有些不耐烦「我一直在这里跟另一个冒牌货打」

肖素子眼看两边都有些面色不善,解释的说「叶家那边发生了事情」顿了下「江姚玄被杀了」

庄坍怔了一下,看向叶家那边,确实少了一个人。

「抱歉」庄坍明白对方如此不善的缘由,也能够体谅那种感觉。

肖素子接着说「他们有看到杀了江姚玄的兇手」

停了下「就是庄大哥」

庄坍先是一副怀疑自己听错了的样子,接着不可置信又觉得好笑般的说「不会吧」

「是真的」肖素子说。

庄坍敛下神色,很正经的说道「不是我,是那个冒牌货,素子还有陈兄弟都能帮我作证,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

叶明水看向肖素子还有戴着面具的陈宗翰,两个人都点点头。

「除了我们去找你们的时候之外,我们的确都走在一起」肖素子保证的说。

叶清崚并没有因为肖素子的保证而熄灭怒火,反而在强制冷静之后,说「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那现在我们眼前的庄坍,甚至你们所有人都可能是冒牌货不是吗?」

一片沉默。

真假究竟要如何分辨?拥有对方的一切,不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完全雷同,那样子是否可以取代一个人?

我们之所以能够分辩对方是谁,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无法複製的独特性,哪怕是基因一样的双胞胎,都不可能完全的一样,但现在面对着的是无法分辨的对方,这又要如何求证?

「同样的,你们也可能是假货不是吗?」陈宗翰冷冷的抛出这句话。

「就我看来,这里最可疑的应该是你这个面具人」叶清崚反唇激说,冷冷的注视着陈宗翰。

互相的怀疑与不信任最是致命,而偏偏没有方法去确认。

「江姚玄的死我们需要一个交代,如果找不到你们说的那个家伙,很抱歉,我们会认定是庄坍做得」叶明水讲得斩钉直铁,似乎不打算留下转圜的余地。

「什幺!」庄坍大喊,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叫他怎幺承担,无缘无故的成为杀人兇手,有谁能够受的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庄坍一脸的不满,而相同的,叶家的所有人也不冷静。

「很抱歉,我们没办法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叶明水毫不留情的说,就好像是说陈宗翰他们是在帮庄坍隐瞒罪状。

听出对方的隐意,陈宗翰也是阴下了脸。

「我没事干嘛杀了江姚玄?」庄坍离开陈宗翰的搀扶,往前站上一步说。

「我怎幺知道」叶明水冷漠的说。

庄坍怒极反笑般往前挑衅的站上一步,对着叶明水说「那你们要把我怎幺样?」

火药味已经浓密到可以呛人的地步,只需要一点点的火星,然后就会引发一场大爆炸。

叶明水面无表情的抬头对上庄坍的脸孔,说「根据世家的协议,你会以重点嫌疑犯的身分转交到调审庭,接着会由这次任务的所有参予者出庭,由执法队来审议……」

叶明水身为长辈,被这幺一个晚辈如此态度,心里更是十分不悦。

叶明水如同教训的话,就像是不停的往火里泼油一般,而庄坍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因此,动了手。

庄坍像是忍不住愤怒的一拳击出,这样的举动超出了大家的意料之外,或许也更坐实庄坍杀人的理由,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面对蓄实了气劲的拳头,叶明水虽然吃惊,但她的临场经验与水準都不低,面对功力不错的庄坍,她还有着闪避的余力,冷眼的看着拳头划落她的头髮……

「小心!」

这是陈宗翰的大喊,有一个不和谐的感觉出现,某种违和感告诉着陈宗翰危险,他全身上下都瞬间的进入警戒,就连握在手上的幽泉都产生了特殊的感应。

幽泉延伸出了细长的剑身,暗红色的,同一时间陈宗翰的双眼也闪现血红。

然后……

他看见了。

一样的如同濡着鲜血一般的血瞳,同一把让人恐惧的绝世邪刃,充满着恶意的气势,吞噬着黑暗,像是从死亡中偷偷伸出的镰刀。

一下子散发出的两股一样惊人的势压,在场所有人的神经都本能的绷紧,点起战火。

陈宗翰看到一个熟悉的微笑、熟悉的面具、熟悉的祭刀、熟悉的狠绝、熟悉的人。

血瞳剧烈的收缩,原来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是这种感觉,不是像照镜子一般的自然,有着说不出的怪异,难以言表的感触。

残忍的微笑,陈宗翰相信,这个微笑有无数死不瞑目的人见过,也忘不了。

「阿翰!」这是肖素子的声音,突然出现的两个陈宗翰,让肖素子也是大吃一惊,虽然对此有着心理準备,但还是让人一下子短路。

尤其是两边一样可怕的气势,杀气骇人,这才是真正的陈宗翰吗?

叶清崚反应不慢,可以看得出来他经过长时间的刻苦训练,但假的陈宗翰的敛息突袭让叶清崚的剑只来得急挥下半招,缩地的突刺力道兇狠,要不是王楚正第一时间援助,叶清崚恐怕是身上多了个窟窿。

陈宗翰以及陈宗翰。

假陈宗翰或许不是他,但他确实有着陈宗翰的一切,杀意是如此的凌厉,浓稠的像是浸在水中。

第一剑就让叶清崚与王楚正缓上了身子,露出了空隙。

假陈宗翰左足在地上一蹬,身子更发迅疾,幽泉的剑尖直取叶明水的后背,肖素子手上的流萤剑只来得及倾洩出淡薄的剑气,在假陈宗翰的气势之下如雪水般的消融,起不了用处。

陈宗翰用着一样的踏步法,快速对上快速,幽泉碰上幽泉。

叮。

假陈宗翰的剑尖终究快上一线,刺进叶明水的背脊,陈宗翰可以看到叶明水的血液流下,让假陈宗翰手上的幽泉显得雀跃。

庄坍,不,应该说假庄坍露出了真面目,一改颓态,一掌劈向叶明水的门面,丝毫不留情。

背后的剧痛让叶明水的剑无法持着稳定,只能硬撑的让气流满全身,左掌推出,期待能扛下去。

陈宗翰一挡不住,幽泉滑出漂亮的弧线,如燕子般的飞向假陈宗翰的喉颈。

不得不退,假陈宗翰退了一步,手上的剑拔起,带出如泉涌般的血,叶明水用左手摀住创口,右手的长剑开始飞舞。

肖素子的流萤剑漾起淡淡光晕,穿进假庄坍的一个破绽,既然已经确定眼前的庄坍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位,肖素子就没有任何顾忌,穿凿般的剑招,深刻的牵制着假庄坍的攻击。

假陈宗翰算準了陈宗翰的攻击长度,以髮毫之差避过,这样的表现或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对于一直在血色空间厮杀的陈宗翰而言,这是基本的自保能力,唯有用最小的动作来得到最大的成果,才能在繁複的攻势中夺得生机。

锵,迸出了火花。

叶清崚与王楚正缓过气来,两个人都举剑要来相助,两个人同一剑式「苍平剑法」,从假陈宗翰的左右攻去。

假陈宗翰看也不看两人,左手黏附着气,大胆的沾上王楚正的剑尖,轻巧的一退一带,双脚一错,製造成一个两剑相交的局面。

在三人之中,王楚正的实力最差,也最容易让假陈宗翰给利用。

陈宗翰用幽泉的剑身弹开王楚正失去控制的长剑,叶清崚则是横削向假陈宗翰,不过假陈宗翰只是用手上的幽泉一动也不动的挡在身前,叶清崚的劲气吐出,却都被假陈宗翰卸向了脚底,以及轻鬆的化解掉。

假陈宗翰开口说道「真有意思」看着陈宗翰。

陈宗翰听到和自己一样的声音,如此说道,他也能够明白对方的想法,或是说自己的想法「的确很有意思」

「那就更有意思些吧」假陈宗翰就连个性都和陈宗翰相同,在战斗中品尝着生死一瞬的快感。

「那你可别称不住就死了」陈宗翰笑笑的说,手上的幽泉凝出剑芒,一挥疾出。

像是打招呼般的剑芒,轻易的就被消弭在空中,两股相同的力量互相的碰撞,或虚或实,斩砍削带错,绵延不绝,五花撩乱。

陈宗翰的剑招一招快过一招,幽泉几乎要成为暗红色的影子,假陈宗翰一样的接下每一剑,然后再催快了速度,以快打快,像是两股旋风,暗藏着丝丝杀机的旋刮着。

陈宗翰踏上坑道壁的凹处,连续几下,站到三度空间的顶上,一剑直直往下劈去。

假陈宗翰往后下腰,闪过,左手往地一使劲,身体往上举起,剑点直直的前刺,却只崩开几块石屑,陈宗翰已经跳到他的身后,根于双脚,剑向假陈宗翰的身体劈去。

陈宗翰或许不知道,但骨子里是个刺客的他,很习惯的朝对方的背面攻击,本能的攻向对方的弱点,而这就是他的战斗天分。

快速的攻防对调,这不单单是实力与修为问题,更重要的是临场的瞬间反射,而这需要的就是庞大的日积月累,生死熬战下的潜意识。

厉害!

王楚正与叶青崚在叶家的新一辈中都算是高手,心高气傲,就像是遇到陈宗翰之前的肖素子,认为自己已经站在同一辈的巅峰,更甚是高过众多年纪虚长几岁的修练者,而陈宗翰的表现像是个闷棍,让他们无话可说。

原本以为自己很强,没想到自己只是只井底之蛙,这便是现在两人的感想。

假陈宗翰超出常理的翻转跳起,因为缩地的特殊踏步法,才可能产生的爆发力,以及妙绝的侧身翻转,幽泉的剑锋擦过脸颊,人好端端的。

叶清崚与王楚正虽然自恃难敌陈宗翰,但帮手应该还做得到。

叶清崚与王楚正应该常常联手,很自然的让两把剑同时间点攻去,一般人同时两边受敌,不免会慌了手脚,而他们就有一个人能趁机而入。

可惜,陈宗翰的技术几乎都是从被群攻围殴之中练出来,哪怕再多两把剑,他的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假陈宗翰用剑在空中旋成圈,一洗,两把攻来的长剑都离了套路,陈宗翰就趁这短短的失措,右脚为支撑扭腰,左腿横起侧踢,重击在王楚正的大腿。

「啊!」王楚正忍不住的叫了一声,这感觉就像是被大铁鎚用力敲上。

王楚正手上已经无力,叶清崚的一刺又被格开,要不是随后陈宗翰又黏上,恐怕王楚正又要连中数腿。

假陈宗翰没有转身,因为没有这个时间,剑身往后背挡去,从剑上传了的劲力,让他的手腕麻了麻,而陈宗翰便趁此开始抢攻。

两个人斗得不仅仅是功夫,更要在心理上算高对方一筹。

如舞蹈般的剑舞,再度的出现,每一划都带起美丽的弧线,连续的闪动,漂亮之中隐藏着无尽的杀意,一步一步的进逼。

不能再退,背后就是肖素子三人的战圈。

假陈宗翰脸上出现不自然的红晕,看来是因为强自催动超过正常的内力,剑上缠绕起深红,提气冲进陈宗翰的剑线。

噹!

迸出火花,两边的手都是一阵酸麻。

陈宗翰是乘势而击,而对方则是免强的硬上,虽说陈宗翰占了上风,但攻势也因此被剪断,

「过瘾!」陈宗翰说道,没想到和自己对阵是这幺痛快的一件事,完全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紧咬着,瞬息间连呼吸都忘了。

假陈宗翰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里看得出来,他的想法也是一样,过瘾!

像是交换心得的两个字,之后没有片刻宁静,接踵而来的攻击如潮水,勘比怒浪。

狭窄的坑道理当侷限住攻击的範围,但适应性超乎常人的陈宗翰,已经利用起了地形,两边都是。

缩地,可轻可重,若轻飘若弹射,让人能短暂的挣脱地心引力的束缚,尝尝三百六十度的攻击角度,飞舞的剑,灵动优雅。

假陈宗翰在坑道两边各蹬一下,动作路线让人无法捉摸,剑点得轻柔如手指轻抚,但在这假象之后,是指向难守之处的强招。

陈宗翰一一拨开,重心下移,幽泉闪动剑光,一道等待已久的剑罡直奔向上。

只见假陈宗翰以由左至右的横削方式强破,罡气凌厉,切割着不肯消散,因此假陈宗翰只是阻挡一会,身体已然退开。

剑痕刻进坑道的顶部,再加上之前的损毁,有些即将崩塌的趋势。

假陈宗翰剑提前进,居中的指向陈宗翰的头部,剑已经不快,而是中庸的很平淡。

可谁说杀人的剑必须美丽眩目,不能平平淡淡?

这一剑不快,所以来得即变化,这一剑不慢,所以躲不出剑圈,陈宗翰唯一的选择是,扛。

幽泉斜摆的黏住剑,连托带扛,劲力一波一波的传来,如同水波在起着涟漪。

忍不住的退了两步,用来卸开传来的余劲。

陈宗翰没想到这一剑,但另一个他想到了,惊讶,然后不是害怕,而是有些兴奋,有了点启悟。

寻思了下,分毫不差的提剑,往前迈了一步,剑,不快,不慢。

这下换成假陈宗翰惊讶,剑头在自己眼前扩大,而周围的出入已被封死,一下子,两边的情况互换,可他没做出刚刚陈宗翰的选择,一样的剑式,也是提剑一步。

同样的人,同样的剑,同样的剑招,像是中间摆着一面镜子,自己与自己在拼斗。

两把剑碰撞,没有金鸣声,两股相同的境界僵住,压制与反压制,冲击与反冲击,让他们身旁的世界突然没了声音,全神贯注在这一剑。

气力的比拼不是重点,两方相差无几,而是对剑的体悟、境界、演化,明明是一样的人,但在这场战斗中所处的位子不同,收穫也不同。

像是保持着完美的平衡,不多也不少。

互相抗衡。

可是陈宗翰突然感受到了传来的力量,有了不稳的波动,流失,急退,陈宗翰的长剑长驱,乘势不依不饶的咬了上去。

原来是一直插不上手的王楚正与叶清崚出了手,在这最紧要的关口,哪怕是一根稻草都可能崩垮,更何况是两柄绝杀的剑。

叶清崚不愧是叶腾的儿子,这次的剑招打起了十足的準备,正气浩然的扫去,一下子抢进假陈宗翰的破绽,左腹多了一条见血的伤痕。

王楚正则是随后不给人喘息的连续钻刺,假陈宗翰因为刚才的全力以赴,现在有些委靡无力,只能尽量的格挡与闪躲。

说句良心话,叶青崚的实力真的不错,欠缺的是经验累积,他练剑很认真,对战也很认真,但是缺少了些要人命的实战,可以想见,几年后他会成为叶家的砥柱人物。

相比之下,王楚正则是差了些许火侯,但也算是不错,值得期待。

当然,前题是他们能够活到那个时候。

被打断了畅快的一对一对战,陈宗翰的心里有些不悦也有点失望,可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候,缓缓的让真气流淌过全身经脉,自己有点絮乱的气息慢慢的平复。

看着顶着自己模样的家伙,被攻得频频退后,真的有种觉得丢脸的感觉。

「争气点,好吗?」陈宗翰咕哝。

陈宗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说「你们怎幺辨认出哪个是我的?」这还真的是个问题,明明长着一模一样的脸,服装也一样,怎幺认得?

「衣服」叶清崚虽然急攻,但还是回答说「你的衣服左边有一条缺口」

陈宗翰低头看了下,还真的有,应该是中间被划到的,没想到叶清崚会注意到这一个小细节。

假陈宗翰一直没有喘息的时间,一口气用得太长,又连续不断的透支,原本只是对上叶清崚两人还行,但是再加上陈宗翰的话,就变成了一面倒。

刚刚的一个失误,造成了现在难以收拾的局面,假陈宗翰靠着过人的速度不停的闪躲,製造着喘息的空档,不过陈宗翰黏得异常的紧,局面恶化。

假陈宗翰不能再撑下去,只能使出压箱的最后绝招。

业火。

陈宗翰从和对方战斗一开始,他就不停的提防着对方使出这一招,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招式,但利用得当甚至可以反败为胜的绝招。

黑色,深邃的不正常的火焰,像是从炼狱中召唤而来,即使是因果业力也能够燃烧殆尽的炙热火焰,从假陈宗翰的剑上燃起。

「别碰到火焰!」陈宗翰喊道,可惜王楚正的剑已经沾上。

火焰向流水一样的蔓延,王楚正可以体会到深刻的热度,以及要焚尽一切的那种放肆贪婪,吓着了他,不自禁的放开手,这个对于剑手而言绝对错误的动作,救了他。

长剑被烧毁,只留下几点铁汁。

假陈宗翰果断的放弃了所有攻击,他转过身来,缩地的脚步,力道收缩成点,疾射而出。

陈宗翰与叶清崚都追了上去,在这坑道中上演着追逐。

与攻击时同爆炸般的身法不同,大跃步的点与进,徐徐的吐纳,速度稳且长。

过了些时间,叶清崚很不甘心的发现,自己竟然连轻功这一个项目都不如对方,即使再怎幺提气,再怎幺跨步,速度已经无法跟上。

一个转角之后,只看到老旧的灯光,两个陈宗翰都消失,不知道往哪个方向。

叶清崚看着叉路,像是寻着陈宗翰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他到底是谁?肖家有这个人吗?」

结果陈宗翰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前面,里面的叉路太多,更何况他的方向感实在不怎幺样,因此他不止没追上对方,现在更是陷入了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的窘况。

「这里也太複杂了点吧」陈宗翰边走边抱怨的说,他已经放轻了戒备,现在只是苦恼着方向。

他也许真的应该担心,如果找不到路会不会饿死在这。

身为一个标籤着战斗狂热的修练者,最终的下场是以饿死为终,应该会被阎罗王笑死吧,战士的归宿就应该是战场,也许应该体面点的自刎?

所谓的路癡就是分不清楚方向,或是说空间能力缺乏,也可能是单纯的脑袋有洞,造成的因素很多,无论如何,结论就是路癡两字而已。

把这里的坑道形容成地底迷宫是有些夸张,但至少不是陈宗翰所能找到出入的级别。

「奇怪,这里是不是来过?」陈宗翰狐疑的看着似曾相似的废弃矿车。

有人接近。

陈宗翰转过头来。

「你是阿翰吧」一个悦耳的女声,来者是姜舞绫,只有她一个人。

  • 名称: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