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痴汉动漫超清

距离上次在豪宅的保镳工作不算是很久,小夜以及青鬼算是老相识,雷以及伊芙自从上次死亡药剂事件之后就不曾碰过面,最后的印象停留在雷被送上救护车,然后辗转听到他受到肖逸的特别照顾,现在看起来气色很不错,没有使用过死亡药剂的后遗症存在。

坐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吃到饱火锅餐厅,老闆见到他们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看来他对之前的经验还是记忆犹新,老闆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可怜。

也不是说不能到『境外』去,只是那里是吃气氛这里是吃胃口,更重要是,陈宗翰现在肚子有点饿。

就坐之后没有人开口,雷没有,陈宗翰也没有,默默坐着,坐在这的都不是庸手,自然可以感觉到有一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从校门口就跟着他们,一路跟到这里,不得不说,跟蹤技巧非常拙劣。

雷的眼里有着询问,陈宗翰摇摇头苦笑,那个脚步声她怎幺可能认不出来,转过身,对把头藏在菜单里自以为别人就认不出她的李师翊说「大小姐,你就直接坐过来好了」

俏脸探了出来,也不显得尴尬,落落大方的坐在陈宗翰身旁。

「我朋友,叫她师翊就可以了,算是刚入门的修练者,也许能够派上用场」陈宗翰简单的介绍,小夜和青鬼原本就见过她,只是一直都不熟悉,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

李师翊的美貌确实会让人有种眼神离不开的感觉,情不自禁的流连,伊芙和小夜都簇了眉,倒不是说两人就比李师翊逊色,而是旁边的相处久的男伴都不是什幺能够目不斜视的大圣人。

就算明知这是男生的自然反应,也知道李师翊的外貌就连女生都会注视,可还是偷偷的吃了点小醋。

也好险雷和青鬼都很自制,一下子就回过了神,雷赶紧盯着菜单看,来掩饰他刚刚的一点失态,他其实是很惧内的。

「先点东西吧」陈宗翰偷笑的转移焦点,心中不知为什幺有点得意,就好像李师翊是他的什幺人一样。

「对对,我记得牛肉锅还不错,小芙你今天有要吃吗?还是就一锅就好了?」雷的口气体贴的像是在请示皇太后,相比之下,小夜和青鬼的相处就正常的多。

大家点完餐后,服务生微笑的收起菜单,所有人就各自去夹些自己想吃的东西,陈宗翰和雷的食量惊人,这不稀奇,可当李师翊也捧着和他们差不多的量回来时,伊芙和小夜的表情就很……

陈宗翰早就见怪不怪,试着酱料的味道,他开始怀念起有一次全宗翰他们一起吃饭时,全宗用简单的酱油沙茶就调出味道适中且吸引人的沾酱,果然阅历会让日常很多事情都变成学问。

哪怕是简单的火锅沾酱,试过几百次之后自然就能準确捉到味蕾的喜好。

谈事情就是这样,一开始总是在闲聊,除非是交情匪浅或是事态严重,一开始的磨合寒轩还是很有必要,闲话和近况都是早回过去默契的好方法。

「所以你已经好了吗?」陈宗翰对着雷问说,指的当然是他上次注射死亡药剂的身体,雷的表情与其说是苦笑不如说是惊魂未定,他回答道「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去试一次」

「难道死亡药剂真的那幺糟糕?」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些受到诱惑而趋之若鹜的人们岂不都是白癡?

雷把肉夹进锅内,瓦斯调到最大,慢慢的说像是在整理自己说的话「风险很大,当然收穫也就很大,可是死亡药剂并不是这幺简单的东西,它有着改变人心的能力」

伊芙双手手指交缠的接着说「小雷在接受肖逸先生的治疗前几天,除了身体不适之外没什幺异状,这也是当然的,我们一直以为死亡药剂是激发人体里的潜能,兴奋剂一般的东西,熬过去之后应该就不会有什幺问题,接着就是检查有没有什幺后遗症就行了,可是事情没有这幺简单」

四位异人都暂时的缄默,看来当时的情况确实不太妙。

「过没几天小雷就几乎康复,可是他却像是换了一个人,脾气很暴躁,和小川韩信起了冲突,两个人都少到不轻的伤,接着又说什幺不想待在那,攻击那里的修练者,几乎要毁了那里,最后是因为肖逸先生赶回来才压制住他」

雷专心的涮着肉片,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无疑心痛至极,他从小就四处飘零,非常的重视伙伴,不然也不会因为伙伴杰夫的死就追缉凶手半年,不依不饶的誓死手刃仇敌。

万幸的是肖逸赶在事情往最坏发展前抵达,花费了些时日之后肖逸分析出死亡药剂里的某些成分之后,开始帮雷解毒,稀释在他体内的药剂含量,至于到底是什幺东西让雷性情大变,肖逸没有明说,只说这件事情尽量保密,但可以跟陈宗翰提起。

肖逸曾经要陈宗翰去留意死亡药剂的情况,可在修练界没什幺人脉的陈宗翰其实也做不了什幺,大概也是肖逸要帮他安插些职务前要有些功劳与经验。

几小瓶乌漆妈黑的试管就搞着修练界鸡犬不宁,陈宗翰只能苦笑,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究竟是谁製造出了这种东西?目的是什幺?

这两个问题恐怕已经搞得无数的人在夜晚翻来覆去、不得安眠。

接着在随便的聊上几句,上次保镳工作之后的后续,就青鬼与小夜的简单描述,死掉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找到接替者,而且这次的袭击者没有像上次切磋大会的好运气,几个人被逮进三大世家的大牢,至于详情则是完全被封锁。

政商界到现在还是一片混乱,听说为了保持股票指数不要大跌,三大世家可是投了不少的银子进去。

最近更有传言说,死亡药剂被某些独裁家拿到手,正在进行改造自己军队的动作。

而雷他们也有听说到前几天的矿坑事件,陈宗翰的涉入局中他们是不知道,但陈宗翰也简单的说了些情形,只是从当事人的参与变成旁观者的听说。

「姜家的小儿子死了,叶家、肖家也都损失了几个好手」伊芙感叹的说「如果说有谁因这个事情得利的话,大概就是肖家的那个神秘人吧,从来没听说过肖家有这样子的年轻高手」

「大概是执法队里的人吧」青鬼捞起一块鱼肉放进小夜的碗里「执法队最近也太沉默了,现在这幺的混乱,他们差不多也该行动」

「哼」伊芙没掩饰自己的不满「执法队这个名字本身就很好笑,异人和修练者根本就没有明文的法律限制,却故意要取这个名字」

接着的话题就被带到执法队身上,陈宗翰之前虽然稍有耳闻,却也不甚清楚。

有趣的是雷曾经被邀请进入执法队,可雷没有选择加入,好像是因为伊芙和执法队有些过节,雷也就不好加入,不是陈宗翰在说,他还真的蛮惧内的。

执法队容易得罪别人,所有人一律都带着不同模样的面具,身份完全的保密,成员有异人也有修练者,甚至是妖精,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强的可怕,还有就是绝对服从命令,是维持暗地秩序的一把利刃。

特别为陈宗翰解释,雷用敬畏的口气说「我只见过里面的其中一人,他是一位异人,他击败我只花了三秒,我连怎幺输的都不知道,他还说他的实力在执法队里面只能算是中间」

这还真是有趣,陈宗翰开始期待与执法队的邂逅。

雷先是惊讶的看着李师翊叠起来的盘子,然后示意小夜说明这一次的来意,小夜擦擦嘴巴后说「我最近在这附近感觉到有异人的出现」

「恩?」陈宗翰心中闪过念头,又来了个麻烦。

「感应一直都很微弱,应该是刚觉醒的异人,前天有了个比较强的感应,就在你们学校里面,可是我认不出来是谁」

陈宗翰看向都没在说话只顾着吃的李师翊,后者吞下食物后说「该不会就是之前那个意外吧」

陈宗翰也想起之前学校里的传闻,就几个问题学生摔下楼的意外,陈宗翰告诉他们之后,伊芙说「这是很典型的觉醒例子,可能是被欺负的人突然觉醒,把那几个倒楣鬼丢下去」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要找出来到底是谁干的就行了?」

伊芙挖了一小匙香草冰淇淋「没错,只是最好快一点,刚觉醒的异人最容易造成危险,况且谁知道他的异能会不会很有杀伤力?」

一想到日本漫画那种超能力刚觉醒又愤世度俗的主角,陈宗翰打了个冷颤,希望那个家伙可别把平静的学校搞得乱七八糟。

这场可以说是叙旧大于正事的饭局结束后,陈宗翰打了通电话告诉肖素子这个不好的消息,他可以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她正咬着笔桿埋头在参考书内。

「素子,我和大小姐会尽量想办法找出那家伙,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吧」陈宗翰说,李师翊也在一旁点头。

阖上手机,陈宗翰其实没有头绪现在要怎幺办,根据一般推理侦探小说的流程的话,明天陈宗翰应该要先到案发现场一趟,说不定可以发现什幺死亡讯息,不对,人好像都还活着,反正不是有句很经典的话这幺说—兇手会回到案发现场。

「明天就去出事那个地方看看吧」陈宗翰说道,李师翊点点头然后问说「要不要找时间去问问看那几个躺在医院的人?」

陈宗翰皱眉,他实在不是很想和那些家伙打交道,从以前就不喜欢,那时候是因为和王志豪一起帮朱士强出头,两边的人槓上,甚至小小的动过几次手,而除了上次在篮球场上对方有找过麻烦之外,一直都相安无事,现在想想还真的有些意外。

不知道是王志豪又做什幺没有叫上他?还是朱士强那总是忍气吞声的性子又犯了?或者对方找到了新的玩伴,不想再找朱士强的麻烦了?

搔搔头,陈宗翰看着手机里王志豪的电话号码,要打去问问吗?

犹豫了三秒钟,算了,明天上课的时候再来玩个旁敲侧击好了。

「我不是很想跟他们沾上关係……」陈宗翰有点难为「可是如果明天真的都没有什幺收穫的话,就去医院问问他们吧」

以陈宗翰与李师翊现在的实力而言,对付几个校园恶霸自然没有问题,更何况他们还是受伤待在病床上,只不过是,单纯的不想有任何瓜葛。

放下这个麻烦,两个人边走边随便聊,刚刚饱餐一顿之后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运动消耗。

李师翊虽然一直仗着自己那不知为何的体质和奇怪的食量在暴食,可她身为一个漂亮的青春期女孩,不可能不在意自己的体重,事实上,她每天洗完澡都会站上女孩子痛恨的体重计,然而她一直都很苗条,指针的摆幅不会超过半公斤。

突然心血来潮,陈宗翰抓着李师翊的手走到大路旁边的小插路,路灯因为某些人为原因没有亮,因此整个黑漆漆的,民宅窗户透出的亮光是最主要的光源,偶尔汽机车的大灯也会扫过这片黑暗,然后再度回归静默。

「干嘛?」李师翊抽回她的手,如果现在她还没有点自觉的话她也太不正常。

小巷,昏暗,男孩,女孩。

他到底要干嘛?这也太突然了吧,李师翊在心中喃喃,她的心里有点乱,她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打算……

「你要不要试试飞檐走壁的感觉?」

「蛤?」

「我是说你要不要陪我玩玩飞檐走壁的感觉?」不是在说笑,陈宗翰开始活动关节,拉拉筋,调调息,做起暖身操。

李师翊晃晃脑袋,晃掉她原本脑中的粉红色,像是要确定一般的重複陈宗翰的话「飞檐走壁?」看了看四周,继续问「就在这里?」

「不然呢?」陈宗翰反问,他开始从丹田提起气来,然后李师翊看到陈宗翰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些如蒸气般的空气流动,围绕在陈宗翰的全身上下。

他又变强了!

李师翊脑中闪过这一个念头,自从她开始修习李天曦教她的东西之后,对于陈宗翰与肖素子的实力总算是稍微有些底,只是陈宗翰现在的情况又再次超过她的预料,有些生气,有些嫉妒。

或许是为了争一口气,也可能是不想被陈宗翰看轻,李师翊赌气般的说「来就来,谁怕谁阿」

完全不理解李师翊的心思,只是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奇怪她怎幺突然这幺来劲。

这附近的房子都是只有三四层楼高的旧式建筑,如果是几十层楼高的高楼大厦,陈宗翰就算再如何的心血来潮,就算是起了海啸也不敢乱来。

「大小姐,李大姊有教过你身法或是轻功了吗?」陈宗翰不安的问。

暖着脚踝的李师翊回答「还没」

脸上开始有黑线,这是要怎幺样?陈宗翰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说好要一起上战场的战友突然跟你说他不懂开枪,陈宗翰有些后悔干嘛提这个提议,依据他对李师翊的理解,她说要做得事情就完全没有阻拦的余地,或者该说,大概只有李天曦和肖素子才办得到,陈宗翰大部分时间就只能够由着她胡闹。

「那你要怎办?」陈宗翰看李师翊大有一如往前的气势,看来是劝不住。

「大不了就学跑酷那样」李师翊越来越显得跃跃欲试,原本只是想要争口气,现在开始觉得很好玩了。

想想能够在都市里的建筑之间跳跃飞驰,就好像是电影里的蜘蛛人,接着说不定就要开始戴蒙面罩、穿紧身衣,玩起好莱坞的英雄游戏。

天这幺的暗,如果一不小心有个闪失怎幺办?

陈宗翰越来越后悔自己这一个一时的冲动提议,现在只能希望李天曦真的有教李师翊一些实用东西。

「手」陈宗翰伸出自己的右手,这次李师翊没有在乱想,伸出自己的左手来,握住。

暖暖的感觉从对方幼嫩的手掌心传了过来,现在陈宗翰没有丝毫遐想,他只担心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失手造成伤害。

一只黑色的野猫在黑暗之中,完全的保护色,只有黄橙色的眼睛很是引人注目,不过,现在没有任何人在注意牠,而是牠正注视着奇怪的两个人手牵着手,她们一个一脸严肃,一个脸上充满兴致。

如果黑猫读过一些关于光怪陆离的杂誌书籍的话,那他可以为这两个怪人是在用心电感应召唤UFO,也有可能等等头上乌黑的天空会突然射下一到光柱,破碎所有的幽暗,然后两人就会跨入光柱,完全消失到另一个世界。

黑猫突然抬起牠的头,也许牠真的这幺认为,想要检查天空的异样。

喵—

两个人都消失不见,遁入夜色之中。

第一步踩在屋檐上,借力,跳了起来,再来一次,就这样窜得越来越高,一只手稳稳的提着李师翊,双脚使劲,另一只手保持着平衡。

突然才发现到每户人家在窗台阳台放的东西都很有特色,盆栽各式各样,从兴兴相荣的到根本枯萎的都有,阳台也从堆满垃圾袋到一尘不染的都有,果然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夜风有点寒意,到了楼顶之后,没有停歇,陈宗翰带着李师翊又往旁边飞掠而去。

用着超乎常人的跳跃力,平稳的像只是跨大步一般,蹬然后掠起。

李师翊几乎是完全帮不上任何忙,一开始像是被陈宗翰拉着跑,接着陈宗翰乾脆搂着她,带着她往前,循着没有道路的道路。

夜色成为披风,夜的巡者在穿梭。

李师翊的脸红红的,看来即使已经算是夏天,夜晚的风还是稍嫌冰冷。

运气产生一股暖流流向李师翊,暖着她的身子,接着一个长跃,跳过两栋楼之间相隔的巷子,双脚踩在凸出处,空着的手轻轻攀在招牌上,上面写着陈律师事务所。

希望自己不会因为在城市中到处乱飞而吃上官司,陈宗翰乐呵呵的想着。

三两下的在平滑的墙上使力,跳上了更高的楼层,没有继续往前,停住脚步,想看看这难得一见的夜景。

下面是一条大马路,亮的有些刺眼的车子大灯,不同方向的行驶,往着各自的目标与归途,待在里面的有疲惫的上班族、还在工作的计程车司机、还在蜜月期的新婚夫妻……

「好有趣呀!」李师翊兴奋的说道「真好玩!」

陈宗翰也是这幺觉得,用与众不同的角度看着这个从小长大的城市,有着说不出来的新鲜感,就彷彿重新认识它一般。

「下面那个是我们早上搭的公车!」陈宗翰指着下面。

李师翊靠在陈宗翰身边,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真的耶!」

「呵呵呵」

也不晓得自己在乐些什幺,可是陈宗翰与李师翊就是这样笑个不停。

屋顶通常都很少会有人上来,这栋楼有七层楼高,看得倒下面不少比较低矮建筑的屋顶,有些地方晒着衣服,衣服顺着风吹得方向再倾斜,风稍歇之后又恢复原位,接着又被吹动。

下面的街道显得这幺热闹,屋顶上寂寥且冷清,明明只隔了快二十公尺的高度,却如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我们俯视着他们,而他们却鲜少人会抬头瞧瞧。

嘴角带着微笑,陈宗翰单纯只是欣赏着这个景致,李师翊陪着他,不晓得有没有和陈宗翰一样的感慨。

「该走了」陈宗翰说。

李师翊伸出手来,和之前一样的两个人握住,她的身子靠向陈宗翰,和之前一样的贴近。

「走吧」李师翊说,这次她没有像上次一开始的时候企图自己来,而是完全放鬆的让陈宗翰带着她,漫步在有些孤寂的黑夜里,两个人。

陈宗翰没有像刚刚的步步谨慎,多了些闲情去体会这一种感受,夜风在吹拂,夜色融在自己的四周,应该说整个人就像是融进夜里。

明明是第一次这幺做,却出奇的适应与熟悉,就好像回到故乡……

踏在积着灰尘的窗台,里面的人揉揉眼睛,怀疑自己眼花,怎幺刚刚看到有人在窗外?这里可是六楼,难道有人……跳楼?

原本在挑灯夜战的男子赶紧打开窗户往下看,什幺也没有。

鬆了一口气,继续回到书桌前。

不知道徒惹了一场虚惊的陈宗翰与李师翊,静悄悄的踏过一户又一户的天花板,不知道有没有意外的踏入别人的梦境?

总算到了李师翊的社区门口,从三楼的建筑一跃而下,左手在遮雨板上一托,无惊无喜的把李师翊的双脚放在地上。

她似乎还是有些意犹未尽,陈宗翰为了避免又被要求当一次游乐器材,赶紧道了声晚安,挥挥手就离开。

用正常人移动的方式,没有高高低低的蹦蹦跳跳,双脚正常的贴在地面上,步行,回到自己温暖的家。

隔天一大早,两个自以为是侦探的陈宗翰与李师翊,都比平常还要提早的到学校,一放下书包之后的第一件事,交换个眼神,走去勘查被黄线围起来的地方。

原本以为只围住一小个区域,原来整个走廊都被围了起来,原先的专科教室也都暂时停用。

两个人对于黄色的警戒线都採取视若无睹的方式,拉起来穿过去,看着低矮的围栏,两个人盯着的眼神,就彷彿它会突然活过来然后变成怪物一样。

  • 名称:电车痴汉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