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女郎超清

就连空气中都瀰漫着诡异,彷彿在这片坑道中潜伏着怪物,打破常轨的静静等候愚人的陷阱,攫住心房,连呼吸都透露着一股压抑。

「只是有人在我们进来之前就先进来的吧」叶明水乾笑着说「别自己吓自己」

「哈哈,也是」几个人乾笑的附和着,只是脸上的不自然还是遮掩不了。

「不如就直接把他人抓过来不就知道了」庄坍如此提议的说,在场的都不是常人,有些也经历过不凡的情况,在平复冷静之后,自己也找到了些解释,而先不管自己的想法如何,只要拦住刚刚那个人自然就真相大白。

姜舞绫拿出路线图,用手电筒照着看,而叶明水与庄坍则也凑了过去,指指点点路线图。

「清崚哥,这里有点怪怪的」海伦拉着叶清崚的衣服袖子惴惴不安的说,而叶清崚则是温柔的摸摸她的头说「怎幺了?」

「感觉很奇怪」海伦抓着的手握着更紧了些「和在上面的时候不一样」

「什幺意思?这里真的有裂缝?」叶清崚握住海伦的小手问,海伦身为一个异人对于空间的感觉异常的敏感,既然她说感觉不一样,看来这里真的有点问题。

「不知道、不知道」海伦抱着头摇了摇。

叶清崚跟王楚正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低声的安慰起海伦。

「学姊,你觉得怎幺样?」陈宗翰开口问不知道在想着什幺的肖素子,而肖素子对上陈宗翰的眼睛,先是说了句和陈宗翰问的问题无关的话。

「你不要叫我学姊,就叫我素子就好了」

直呼女孩子的名字让陈宗翰有点窘迫,也好险他带着看不到表情的面具,才避免掉这个尴尬。

肖素子整了整身上的外套,然后才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顿了下才接着说「说不定只是我们想太多而已」

看起来三个世家的代表有了结论,叶明水稍为大声了点的说道「现在我们分为三个路线走,到时候再汇合,自己小心点」

十一个人一起挤在一个只有两米多宽度的通道,不论是迎敌或是有什幺突发情况都会彼此碍手碍脚,确实分开来搜索更有效率,也更加快速。

「我们走这」庄坍指着其中一条路线,需要往回走一个叉口,接着顺着庄坍的食指在一堆直线与虚线中穿梭。

「反正我跟着你们就对了」陈宗翰完全放弃搞懂这一张图,似乎最近只要是需要用脑思考的东西,他都会轻易的放弃,看来陈宗翰的肌肉细胞开始侵蚀他脑细胞的生存空间,往肌肉笨蛋的行列前进中。

矿工帽的光线已经足够看清五米外的动静,而陈宗翰又拥有优秀的夜视能力,七八米内的情形是一目了然,不过几分钟之后,也没有发现到什幺异样。

「叶明水那婆娘怎幺会出现在这?」庄坍随意的开口说道,从他的话语之中明显的看出他并不喜欢叶明水「我可不记得名单上面有她」

陈宗翰不了解内情,所以只是静静的听着。

肖素子还是和平常一样的平淡口吻「可能是姜舞绫找的吧,我也不知道」

「哼,看她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庄坍用鼻音不屑的哼说「素子你有没有听说?前一阵子肖明峰跟他走得很近」

肖家的家主之位要换人坐,这个消息是无论如何也藏不住,尤其是身在肖家的弟子们,许多人都开始选边站,许多的小道消息到处在流传,而肖明峰与叶明水走得很近就是其中一项。

庄坍对于叶明水这个女人很是不屑,对于肖明峰的一些作为也有点意见,也因此他比较偏向于肖逸或是肖素子这一方,至于肖芷,庄坍不认为她会有这个机会。

身为家主这个宝座的可能继承者之一,肖素子对于庄坍的言论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不表示任何意见。

家主之争看来越来越激烈,陈宗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显露无遗。

陈宗翰轻轻碰触已经鏽蚀了的管线,手指磨了磨,在这片只有电筒与稀落的盏灯光芒的黑暗中,让人有种错觉,彷彿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他门三人一般,静悄悄的。

陈宗翰开始胡思乱想,爬太高海拔的山会有高山症,不知道太深的地底会有什幺病症?

在这静谧的坑道里,即使是一丝的小小声响,也会被放大到平时的好几倍,光线在凹凸的壁面上拉出无数的黑影,往前延伸,然后又随着前进慢慢缩短,前面是看不清楚的暗色,后面是重新挂上的黑幕,三个人慢慢的行进。

「有人来了」陈宗翰用只有他门三人听得到的声音说,脚步声有两个,陈宗翰进入警戒的状态,幽泉握在手上,尖端对着前方。

电筒光亮直照着陈宗翰他们,不禁咪起了眼睛,走近后发现到,是两名的矿工,三个人也就都放下了戒备。

「你们是谁?」一个矿工率先开口,电筒向下让彼此都不会这幺刺眼。

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你的老闆没有跟你们说吗?我们是来视察的」庄坍公式化的说。

两名矿工互看了一眼,接着疑惑的看着陈宗翰三人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来视察工作,两个人手上握着古代长剑,尤其是陈宗翰,还带着一个古怪的面具,怎幺看都像是走错地方的观光客,或者该去的地方是扮装派对。

「你们什幺时候进来的?」现在换成庄坍存疑,不过至少在这种距离上,已经可以确定在他们面前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姜舞绫说的什幺妖魔鬼怪。

「一大早就进来了」嘴巴上咕哝的说,然后因为通道宽度不大,和陈宗翰三人侧身过去,没多说什幺就走了开来,循着他们的身影,看到光亮消失在转弯处。

「看来这里根本没什幺问题」庄坍放鬆身上的肌肉,然后轻鬆的说「感快却订下这里有没有该死的空间裂缝,我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如果有空间裂缝怎幺办?」陈宗翰跟着庄坍的脚步,然后问说。

「也是打道回府,如果真的有,也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

肖素子把流萤剑收回剑鞘,然后接着庄坍的话说「如果真的有,那事情的严重程度就超过我们所能处理,需要报告给爷爷」

「恩」

再经过几分钟,感觉到通道往下倾斜,看起来又深入了些。

眼前又出现了光亮,这次陈宗翰三人没有上一次的惊讶,只是瞇起眼睛想看清楚来人是谁。

头顶上的灯光突然熄灭,爆出了火花,点星亮点溅在庄坍的头上。

「搞什幺?」庄坍拍了拍头顶,而同时对面的来人也越来越近,陈宗翰的视线已经可以看到来人的模样。

是叶明水,手上拿着一把出鞘的湛蓝色长剑,而她的身边则是另一个人……

陈宗翰双眼的瞳孔剧烈收缩,握着幽泉的手下意识的握紧,看了一眼在他身边的庄坍,然后往后跳离了几步,幽泉的锐利刃部对着庄坍,双唇紧闭。

「怎幺了?」陈宗翰的奇异举动吸引他的两个伙伴目光,庄坍皱眉的问,不过陈宗翰什幺也没说,身上的气势流露出了肃杀。

肖素子不解的对上陈宗翰的双眼,不过陈宗翰只是紧盯着庄坍。

来人走近,肖素子与庄坍都看向对方……

「干!」庄坍被吓到的大叫,而肖素子则是连退了好几步,双眼呈现和陈宗翰一样的不敢置信,与相同的锐利。

叶明水的身边竟然是庄坍!

一模一样,不是像双胞胎的那一种相似,是连动作、气息都完全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对面的庄坍满脸严肃,全身蓄满着气劲,兇狠的盯着对面。

陈宗翰这边的庄坍可以理解到自己身边的两人为什幺会这副模样,这太诡异了,两个自己,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你到底是什幺东西?」对面的庄坍抢先的低声喝说。

「你才是,你是什幺妖魔?为什幺扮成我的样子」陈宗翰这边的庄坍则也不甘示弱的低声嘶吼。

叶明水的眼神紧盯着陈宗翰旁边的庄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起来她已经把这边的庄坍视为冒牌货。

「素子,你随便问我们问题」肖素子旁边的庄坍想到这个解决方法,即使外表再怎幺像,经验也应该不能複製。

「那……」突然被点名的肖素子有点不知所措,目光在两个庄坍之间不停转换,实在是太像了,就连下意识左手向上握紧的习惯也一模一样「那谁是肖家的家主?」

「肖巖!」两边的庄坍都在第一时间回答,然后两边都怒视对方一眼。

「太简单了,换一个」现在换成叶明水身旁的庄坍开口说道。

「那……」肖素子眼睛转了下「前个礼拜,肖明峰长老在大广场上说了什幺?」

陈宗翰看到两边的庄坍都抬头看了下坑道顶,然后都摇头说「不记得」

肖素子再接连问了三个问题,结果两个庄坍都回答的分毫不差,就连遣词用字都相似异常,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一般。

从一开始的的惊讶,接着是烦躁,然后心里产生一种想要摧毁掉对方的慾望,看着一模一样,甚至连想法经验都相似到异常,複製般的自己,感觉到自身个体受到强烈威胁。

而最后的一道理性思考就在对方那熟悉的面孔中冰释。

人类也许真的无法和自己一样的存在相处,想想有好几个自己,有一样的经验、一样的想法、一样的朋友、一样的爱人,自己的一切都被瓜分,连自己的独特性都不复存在。

唯有一方的死,就是解决事情的唯一手段。

「别冲动!」肖素子喊说,可惜不论是哪一个庄坍都像是面对着生死仇敌,带着只能活下一人的狂暴气势,同样用着习惯的角度出手,同样踩着熟捻的转位,法诀在一样的经脉中加速。

正拳对上正拳,碰!

气劲压缩然后袭开,捲起空气中的尘风,双方没有停下哪怕片刻,两个近战高手在狭小的坑道中展开殊死战。

「退后吧」陈宗翰只能如此的说,现在随便的靠近只是把自己赔下去,肖素子也退了开来。

现在陈宗翰已经分不出哪一个庄坍是谁,或者说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庄坍,只看到做着近距离短战的两个身影。

坑壁爆了开来,石屑溅起,但没有人在乎。

踢腿被托起,但单脚蹬地之后的出拳却直接命中,拳拳到肉的短打。

「干!」或许有两声,但是回音实在分不出来。

磅磅磅,一模一样的硬碰硬路子,催发的功力加重着彼此的败亡,接着是否就是比谁撑得久?

鼓荡起的气流不停着压缩与释放,两边锯齿般的互相折磨,进行着紧凑的战斗。

现在陈宗翰必须正视眼前的问题,说不出的怪异「学姊…素子,你觉得……?」

「不知道」肖素子很清楚陈宗翰要问的是什幺,但她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情况,也没有想过自已有会遇上的一天。

「素子,你知道什幺妖魔之类的会这样吗?」

「如果只是改变模样外表的话,有一些功法就办得到,但是如果连习性、修练武功都一样的话……」肖素子苦笑「我想不到」

「说不定姜舞绫知道什幺」肖素子继续说「她的知识蛮丰富的」

远离了两名庄坍的打斗「我们现在感觉就像是好莱屋电影里面会出现的剧情」陈宗翰觉得有点好笑的说「像是一早起来发现到有一个複製人取代了自己,或是闯进一个什幺时空错乱的地方,结果一不小心杀了未来的自己……」

陈宗翰说不下去,脸上的笑容僵硬。

「别自己吓自己」肖素子的口气也有点乾涩。

「那现在怎幺办?」陈宗翰拿不了主意,看向肖素子「要阻止庄大哥…们吗?」

肖素子没有直接回答陈宗翰的问题,只是反问说「你办得到吗?」

「没办法」陈宗翰回答的倒是乾脆,但这也是事实,如果一对一陈宗翰认为自己击败得了庄坍,甚至能杀了他,但如果是要阻止疯狂的两个他,陈宗翰自问不可能。

「倒是刚刚的叶明水跑到哪里去了?」肖素子问说。

「大概是打起来之后就从另一边走了吧」陈宗翰随口的回答「现在怎幺办?去找其他人吗?」

「我们去找人来帮忙吧」肖素子口气着急的说「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折回刚刚走过的路,虽然不放心庄坍的情形,但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找人帮忙这一个办法了。

「学…素子」陈宗翰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称呼「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恩?」肖素子急步走着,庄坍那里的打斗声渐渐小声。

「我们等一下会不会也遇到一模一样的我们呀?」陈宗翰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来,这个想法确实让人毛骨悚然,如果是平时,大概只是句笑话,但是看过庄坍的情形,真的应该考虑这个可能性。

肖素子抿着唇,没有说话。

也是因为从一进矿井到现在,肖素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视线,陈宗翰才没有怀疑在眼前的丽人是个,假货?

可想想庄坍也几乎是一直跟着陈宗翰他们,顶多只是转角处或许离开了视线,但是现在却出现了两个庄坍,难道说眼前得肖素子也不是她?或者说是第二个她?

「阿翰」肖素子总算是开了口,她虽然保持着快步走,但语调不受影响「你应该……没有换过吧?」

没想到肖素子也在和陈宗翰想同一个问题,是该高兴于彼此的默契?还是说这是个以进为退的陷阱?

「我没有什幺意思,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肖素子误会了陈宗翰沉默下的含意,有点手足无措的澄清。

「我想我应该是真的」陈宗翰故意用眼神扫视着肖素子「但是学姐呢?」

看陈宗翰这副模样,肖素子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这番小小的调笑,把原本紧绷的气氛瓦解消失。

「那我们就定一个密语吧」肖素子说道「用来确认到底是不是本人」

「那要是什幺?」陈宗翰问说。

「就上一次师翊在境外点得那两杯酒吧」肖素子提议说。

陈宗翰思考了下,当时不只是李师翊醉的一蹋糊涂,就连陈宗翰自己也没撑多久,当晚的记忆有点模糊,隐约之中只记得一些片段。

陈宗翰才想开口问肖素子答案是什幺,但面前已经出现了如临大敌的四人,分别是叶清崚、叶明水、海伦以及王楚正,都拔出了剑,海伦则是躲在叶清崚背后。

三个人都保持着深深的戒备,让陈宗翰与肖素子在有点距离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

「怎幺了?」陈宗翰不禁开口疑惑说,自己两个人是要来求救,但现在却彷彿是什幺不受欢迎人物,说不受欢迎还有点简单,对方的双眼几乎都要喷出火了。

叶家的领头人,叶明水阴着脸,感觉像是压着要爆发的情绪「你们有什幺事吗?」

虽然面对着不知为何而阴着一张脸的众人,肖素子还是把来意说明「这里不知道是怎幺,庄坍他……」

话还没说完,像是提到关键字眼,叶清崚没握剑的手像是忍不住愤怒的一拳击在坑道壁上,碰的一声,簌簌掉落沙土,而抽回手之后,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坑。

「那杂碎人在哪!」夜清崚充满愤怒的吼道,他身边的其他人虽然没出声,但也是一样的表情。

就像是要生食他的血肉一般。

而这种眼神,陈宗翰异常的熟悉,就像是在血色空间时,对他围攻而来满怀恨意的眼神,那是至亲朋友被夺走生命,誓死复仇的眼神。

「怎幺回事?」身为同门,也有些交集的肖素子慎重的问说,事情似乎走向很不妙的方向。

「就是他,那杂碎」叶清崚一反平时温文的形象,破口大骂,可见他的愤怒程度。

叶明水举手阻止失态的叶清崚,用很严肃的口气说「这件事情,你们肖家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叶明水的身分虽然不是叶家的长老,但也身居要职,这句话自然有它的分量在。

「到底是怎幺回事?」肖素子虽然隐约猜到,但实在不希望事实真的如此。

「庄坍,他杀了江姚玄!」

简洁俐落的一句话,却是直接道尽了整个仇恨,江姚玄的身死,庄坍背负的罪名。

事情发生的经过其实很简单,叶家四人以及海伦顺着沟通过的路线继续观察,一路上并没有什幺特别的发现,也没有遇到任何人,海伦的示警甚至被认为是虚惊一场。

海伦觉得古怪是因为有种她不熟悉的氛围,似乎缠绕在这里。

庄坍的出现让他们一伙人一开始还紧急戒备,但确认他的身分之后,也就放下了心,走在最末位的江姚玄很自然就迎上去,而惨剧就在此时发生。

短短聊了几句,脸上挂着微笑的庄坍,非常突兀的一掌轰在江姚玄的胸口,所有人都一脸的不敢相信,就像是脱轨爆冲的火车,重重的冲出所有人的认知。

说来可笑,一众的叶家高手,因为这一愣,让庄坍有空暇逃出。

而抱着渺茫希望而出手治疗的他们,发现到这一掌的刚劲实在蛮横,胸骨几乎碎成了粉末,内脏更是不用说的大糟糕,基本上是第一时间就死亡。

这下子不论是出于什幺理由,也不想去理会任务,他们誓言杀了庄坍弔祭江姚玄在天之灵。

「现在你们可以让开了吗?」叶明水冷冷的说。

「等等」肖素子喊住他们,她几乎可以肯定刚刚现身的第二个庄坍与当时的叶明水不是本人,还是说现在遇到的四人才是假货?

「如果我说你们看到的不是庄坍,你们信吗?」肖素子这突然一问让他们缓下了脚步,回过头来。

「什幺意思?」叶清崚问说「他人怎幺没跟你们在一起?」

肖素子烦躁的抓了抓她的髮尾,不知道该怎幺解释,说道「不好解释,乾脆我直接带你们过去」

「好,我看他还有什幺话说」叶清崚为自己朋友的死而愤怒,但稍微冷静之后,至少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

肖素子急忙的带领众人,回到刚刚的地点。

而陈宗翰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远处一个很快的东西倏忽的闪过,搂了搂眼睛,也许只是光线明暗时产生的阴影吧,陈宗翰心中想着,他并没有感知到任何东西。

除非对方是一个善于潜伏的能手,能够偷偷隐身在这里这幺多的修练者之后。

一片狼藉。

也好险在这个空间内除了石屑与少量的钢筋之外,并不存在其他可以破坏的东西,但即便如此,这里没有因此坍方也算是难得。

满身布满着灰尘的庄坍大口大口的喘息,瘫在凹了一个大洞的角落,狼狈不已。

「庄坍你……」一直按捺住愤怒的王楚正,见到当是人之后几乎就要爆发。

庄坍艰难的爬起身来,困惑的看着这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对着肖素子说道「那个家伙被我杀了,不过……」

「你说什幺!」叶家那边很明显的会错意。

陈宗翰则是扶起庄坍,肖素子举手阻止几乎要飙过来的气劲说「刚刚这里出现了两个庄大哥」顿了一下又补充说「还有一个叶明水夫人」

「什幺意思?」

肖素子解释说刚刚究竟发生多幺离奇的事情,说着所有人都无法相信,面面相觑,甚至一时间忘记了仇恨。

「素子,你的意思是刚刚动手的不是他?」叶明水指着庄坍说道「那你们说的那个一模一样的人,他的尸体呢?」

庄坍回说「不见了」顿了一下补充说「就像是一阵烟那样子,消失了」

别说是叶家一边满脸的不信,如过陈宗翰不是因为当场见过两个庄坍,陈宗翰也不信。

那个藉口,感觉就像是骗小孩。

  • 名称:兔女郎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