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超清

每一个人在世界上都有着对他来说无可取代的东西,可能是某个人、某件东西、某段回忆,因此,对那个人而言那个东西的重要性甚至可能是超过自己本身。

越是重要的事物就代表着越大的弱点,被别人拿捏住之后,全身的实力都化为乌有,瘫软的只能受别人的箝制。

庄先生原本受僱于金钱,但在金钱之上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现在他则是受控于心爱女人的生死,金钱与信誉都捨弃,只求于陈宗翰手上的剑能指向别处。

突然危机解除,李师翊和王子豪都搞不太清楚状况,扶起王子豪,他淡蓝色的衣服上暗红色很不祥的一片,很佩服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没有失去意识,咬着牙苦苦撑着。

事情办到之后,长刀回鞘,庄先生看也不看一眼倒在地上两人,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心爱女人的身上,他不是没有想过和陈宗翰做同样的事,把长刀搁在李师翊和王子豪的颈上,互相挟持,只是不到三秒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看不透对于陈宗翰来说这两个人的重要性,一个弄不好,激怒于他,结局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况且他觉得陈宗翰虽然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本质上却是刚好相反,剑法里看不出师承,狠辣藏在优雅的气度之中,即使刻意隐藏,杀伐之气还是在杀着中隐隐透露。

年纪明明就不大,看起来顶多是二十出头,不懂他是如何练成这种在乱世中才会出现的杀生之剑,重点是他的煞气已经到了敛入神髓的境界,也没有杀人狂会染上的那种颠狂,看起来甚至温温和和的,庄先生不懂,也没有探究的打算。

要知道一个人的本性会在剑法中不自禁的流露,练剑不单是练招练式,更是练心修心,光明磊落的人即使走着偏锋,剑法依然磊落,阴险毒辣的人即使修习正大光明的剑法,骨子里的邪气还是无法掩盖。

高手在决斗之时,会从每一攻一守中理解到对方。

因此庄先生不认为陈宗翰是个珍惜别人性命的人,想来只需要一点点的差错,他手上的剑锋就会毫不犹豫的灭绝他手上的她。

「你可以把剑收起来吗?」庄先生的手离开刀柄,表示无害的举着「你一放下剑,我们马上就走」

陈宗翰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动也不动,说「你们是哪里的人?」

「我的老家在河南」回答的速度几乎是话语一落就说,比机智抢答还要迅速。

陈宗翰失笑,看得出来庄先生还不是普通的紧张,自己还真是压对了宝,李师翊搀扶着王子豪走近,不过还都待在掩蔽物之下,章芸真护在陈宗翰身旁,她的注意力集中在远方可能飞来的子弹上。

黑道小弟们不敢就这样逃走,各自拿着没有用处的武器,待在一旁发愣,他们的头头则是一副阴狠的对着手机下达命令。

「我是问你们的门派」陈宗翰温和的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在他们看来陈宗翰就是笑里藏刀的起了复仇之心。

咬牙,庄先生说「如果你要做什幺都冲着我来就好了,希望你能放过其他人」这里除了庄先生还有本是对上手之外,其他人单独面对陈宗翰的下场就是有死无回。

一旁庄先生的师弟摀住左耳无谓的说道「三师兄,你别怕他,我们就算打不赢难道还跑不掉吗?大不了我们回去找救兵,他还敢得罪整个肖家不成」

「你闭嘴!」原先使剑的男子喝道,这家伙太白癡了,人质还在对方手上就在叫嚣,是想激怒对方让他痛下杀手不成?

「阿……」知道自己犯傻,平常横行霸道惯了,肖家的名头在修练界一直很有用,这种混话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赶紧闭嘴,庄先生的眼神快要杀人。

陈宗翰哭笑不得,不过是想问一下对方的出身门派,好印证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对方想得会这幺远,不过,对方还真的是肖家的人,原先的猜测不晓得是真的成立?还是说只是一个巧合?

虽然说不认识,但怎幺说也是同门,感觉上放对方一马比较好,可是他们的目标是刺杀自己,就这样放人好像很吃亏。

不知不觉中自己完全担任起了坏人角色,做法还很道地,先是挟持对方的女人当人质,接着又放话要杀他们满门,这误会真的大了。

李师翊看起来没有受到什幺伤,只不过看来她的功夫还没到家,不过是些街头地痞也对付不了,陈宗翰这想法有些严刻,李师翊拜师才多久,对方少说也有五六十人,应付不了才叫做正常吧。

王子豪的情况糟糕许多,看得出来他还是维持着异能,头靠在李师翊的肩上。

算了,陈宗翰心想,这个插曲就让它落幕好了,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家休息,对身边的章芸真低声说「我觉得就算了吧,你觉得怎幺样?」

「你跟他是同门,你当然这幺说」等了几秒后,章芸真继续说「我也不想得罪肖家的人,算了,就当作我倒霉好了」

这种近距离之下,术士女子把两个人的对话听得很清楚,由临死到重生的喜悦让她留下两行清泪,世界一下子充满着喜乐。

看到她的反应,陈宗翰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情,突然说「不,我想还是杀了这个女人,给他们一点教训好了」

脑袋整个当机,术士女子就连灵魂都瞬间发黑,生命感受不到时间与外在一切,像是抽离出整个世界的无意识,在即将的死亡面前她技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反抗,完全没有反应,两行喜悦的清泪还在滑落。

陈宗翰当然不知道术士女子心中所想,只是看她发愣的反应,觉得有些无趣,寒冷的长剑剑尖收了起来,点破的皮肤,一点嫣红醒目。

大起之后大落,然后又大起,术士女子感受到威胁远离,心境上的转折快的她无法反应,鬆弛之间让她无力招架,看她没有反应,陈宗翰从她被后一推,推向庄先生。

什幺也多想,甚至没有防範陈宗翰可能的袭杀,庄先生紧紧的抱住她,在她耳边词句不接的安慰。

也许李师翊自己都没有发现到,她的眼神温柔了下来,看着相拥的两人,甚至可以忘记针对他们的敌意,僱来的杀手也是人,他们也有自己的爱侣。

「谢谢、谢谢……」庄先生慢慢后退,没有食言的脱离战局,他带来的人也都没再停留。

看着庄先生的离开,章芸真的眼里有些不是滋味,今天要不是陈宗翰刚好在这里,对方的刺杀肯定会成功,到那时,对方会给自己一条生路吗?

恐怕不会吧,章芸真愤怒的想要置对方于死地,可她的靠山不像是肖家这幺的庞大,理智告诉她留一条生路是好的,而且陈宗翰对这个陌生的同门似乎没有杀心。

「章小姐、王先生还有不知名的先生和小姐」不知道名字的当然是指陈宗翰和李师翊,庄先生诚恳的说「这一次的冒犯,非常的抱歉,照规则来说我们就算死了也怨不得人,可是你们放了我们一条生路,谢谢,我发誓我这辈子绝对不会接关于你们的工作,如果有任何麻烦都可以找庄峻涛,也就是敝人,章小姐和王先生,之前的冒犯真的很抱歉」深深的鞠躬。

自己这算是以德报怨吗?陈宗翰扪心自问,不然对方为什幺会对自己这幺感激?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这幺伟大,单纯的不想在李师翊面前杀人和讨厌接着可能的麻烦罢了。

自己请来的得力帮手离开,黑道干部意外的没有多说什幺,反而是示意手下们把路让开。

庄峻涛他们没有留下来帮手,一方面是因为已经违背任务再帮对方就太不近人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陈宗翰他们不应该会有问题。

看着他们举起没有作用的手枪,就连举枪的人都是一脸的不解,还不如拿根木棍上去冲杀还比较有用,可上头的命令不能违背,只能照做。

是还要干嘛吗?陈宗翰也不解,对方的修练者都离开了,这群人还不赶快逃跑,难道还有什幺有力的帮手不成?

心中一跳,环视周围,狙击手刚刚都没有发难……

果然,破空声。

直直射向陈宗翰,轻轻一闪就避了开来,可对方似乎下了非打中不可的决心,狙击枪连射,每一颗子弹都瞄着陈宗翰,偶尔朝着章芸真射去。

位置暴露了出来,专业的狙击手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一枪毙命是狙击手的任务,除非是在一种情况下,牵制!

刚刚陈宗翰已经显示出他可以劈向狙击弹的实力,所以狙击枪的夺命的作用失去,周围的混混们不能开枪,也不可能冲过去近身打斗,就算狙击手可以枪枪精确的控制在陈宗翰身上,弹夹里的子弹数量也不过只能撑几秒钟。

局势早就定下,除非有其他的因素介入。

在人群中伸出了一把军队用的十字弓,箭头指着靠在李师翊身旁的王子豪,是一开始偷袭失败的那个杀手。

十字弓这种武器并不常见,也不受到大多数人的喜爱,可精于暗杀之道的人就会知晓箇中的美妙之处,一般来说,即使是装上消音枪的手枪想要达到无声都是不可能的,而十字弓在这方面就可以说是完全无声无息,没有枪响、没有高温、没有硝烟,许多人以为十字弓的威力逊于手枪,事实上十字弓的穿透并不下于一颗子弹,要杀人也只消用一只箭。

整把十字弓都呈现黑色,特别做过防止反光的处理,是暗夜刺杀的利器,杀手沉着气,把身上的杀机隐伏到最低点,呼吸细徐,他知道某些修练者或是异人对于危机感异常敏锐,故他摸索出把这种降低的方法。

狙击手在远处做着牵制,一颗一颗子弹的钉着,杀手没有仓促的动手,他要一个最好的时机,要一个模拟推算之后没有人救的了他的时机,即使是异于常人的修练者也不行。

杀手在心中默数。

章芸真的反射神经没有陈宗翰这幺惊人,闪避的动作更是因为疲劳而迟缓许多,在第三颗子弹时狙击手就看出这个情况,接下来的运行弹道都瞄準着章芸真,陈宗翰迫不得已的拦腰抱起她。

「喂!」陈宗翰突然的动作让章芸真叫了一声,然后知道陈宗翰的用意,就无力的任由陈宗翰带着她行动。

说实在话,虽然刚刚可以直击中射来的狙击弹,不过子弹的速度确实超乎想像,基本上就是脑中一个瞬间画面,接着就到了,陈宗翰必须打起全副精神,迎战。

李师翊与王子豪身在狙击手的视野之中,不敢随意的动弹,不够深厚的感知全力的散出,保持着毫不鬆懈的姿态,她不想给陈宗翰再添麻烦。

狙击手刻意的不让子弹往李师翊和王子豪那射去,他没有把握陈宗翰会赶不及,对方的心思肯定也放在这之上,必须是意料之外的一招。

小腿一跃就超过三公尺,想要脱离準心的视野。

可惜没用,再一次的子弹直直往身上招呼。

「啧!」抱着章芸真,陈宗翰的路线瞬间折射,以常人关节无法负荷的角度掠开。

机会来了!

手指果决的扣下,十字弓箭迅速的射出,仅留下一条细长的影子,直奔王子豪的颈部,命中的话必死无疑。

陈宗翰与章芸真都不可能来得及救援,即使再厉害,惯性的法则也不能违背,顺着进行到一半的动作,李师翊察觉到,只是她出手的速度太慢,而十字弓箭的进展速度太快……

箭头顺时钟的转动,在空气中形成一道细琐的气流,排斥着所有挡在行进路上的空无一物,模糊的箭影快的在视线捕捉之上。

王子豪一直虚弱的靠在李师翊身上,看起来一副失去意识的样子,双眼闭上,一边治疗自己的伤势,一边屏气凝神的异能全力施展。

奇异的,慢动作播放般,十字弓箭的速度竟然越来越慢!

箭身像是对焦般的从模糊到越来越清楚,后来更是能清楚看到整个模样,就连箭头的形状也一目了然。

异能!王子豪的异能!无力的他在死亡的阴影要胁下使尽了最后的力量,右手掌明显的闪动着无色的能量,说不的手势,坚决的让威胁无法迈进。

王子豪的异能秘密说起来并不複杂,是所有人在高中物理课本里都看得到的东西,动能。

纯粹的能量没有颜色,王子豪能抵销所有移动中物体的动能,枪枝之所以失效是因为推进的能量被抵消,王子豪曾经对底火点燃后的爆炸敏感度做过特别训练,使他能够準确的让範围内的所有枪械失效。

就理论上来说,他的能力几乎是无敌,即使是修练者在手脚都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只能任人宰割,王子豪掌握了身边静止之外所有外物件的轨迹,异能流窜着抹掉他们的行进能量。

可是事实上要在战斗中使用这个技巧很困难,人的动作非常複杂,能量的比例和流动也异常繁複,不像是子弹只会直线前进,很难控制,但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与某些条件,停下心脏的跳动也不是办不到的事。

绝杀的一击,出乎两方的意料,先是意想不到的出招,接着再意想不到的破招。

可代价就是王子豪超出临界的脱力,接下这招之后就真正的失去意识,十字弓箭没力的受到地心引力的召唤,掉落在地上。

「喂,醒醒阿」李师翊摇晃着王子豪,后者没有任何反应,接着李师翊对正过来的陈宗翰说「阿翰,他昏过去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张芸真拉起王子豪,同时急切的说「快跑!他昏过去就代表异能也没了!」

碰!不知道是谁开了格外响亮的第一枪,然后流氓们都知道手中杀伤力最强的兇器重新复甦,被打击到谷底的信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刚刚的所有发生他们插不上手,现在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虽然没有达到最佳的目标,但只要异能消失就算是任务完成,远处的狙击手熟练的把狙击枪拆卸放进伪装成公事包的箱子,杀手的任务也结束,退开到人群之外,在阴暗处把全身的装束扔进垃圾筒,嚼着口香糖缓缓的离开。

战场不再属于他们这种专业人士,现在能倚靠的是人数上的优势。

「杀了他们!」不知道是谁先大喊,声音里带着疯狂和畅快,撩拨起了所有人的血气。

没有人不要命的上前冲杀,谁都知道陈宗翰手上的古代兵器能够轻易的劈杀他们,血气是一回事,送死是另一回事。

碰碰碰碰碰碰碰。

「妈的……」陈宗翰只来得及骂出一句短短的髒话,呼啸而来的众子弹们就让他只能专注于眼前。

第一个反应是抱起李师翊,无暇顾及王子豪和章芸真的情况。

感觉到了,四面八方射来的子弹,在人工灯光下闪着亮光,感知粗略一扫,小小的异物带起细小的违和感,速度太快,不可能完全的察觉。

第一发失準,在一公尺外的路上溅起小小的尘灰。

往前一步,三发子弹陆续掠过后背。

接着把李师翊用力压进自己怀里,子弹穿过她飘起的长髮,留下淡淡的焦味。

侧身歪头,肩头与脑袋之间出现一个淡淡弹影。

视线有侷限性,感知也有其不足之处,听觉细闻风声,肤觉在探知空气震荡,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在脑中360度的模拟画出每一个瞬间。

身法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一两颗也就罢了,约好的成群结队的一大群,就只能以小幅度的腾挪闪躲,庆幸的是,陈宗翰很擅长于此道。

往后仰身,停住,左脚往后三公分,一转,在夹缝中求得生机。

李师翊的脸蛋贴着陈宗翰的锁骨,恋人般的紧紧拥抱,像是要把对方融入自己身体之内,外在的危险伤不到他们,因为陈宗翰会保护她。

没有人知道李师翊在想什幺,是因为危险而在惊恐?是相信陈宗翰的高强而放心?是厌烦这些只能夺取生命的武器?还是在怜惜恶人们的迷途?

美目的眼角在陈宗翰的保护下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表情被遮挡住,雨点沾湿不了他们的衣襟。

没有空隙用缩地法逃开,没有时间凝聚气力而后奔开,子弹在陈宗翰的脸颊上留下淡色红痕,也不是说不能硬挨上几枪再逃走,不过是不想衣服破洞和消耗所剩无几的生气罢了。

放在李师翊腰上的手使力提起,子弹落空。

闪躲并不会消耗太多的气力,而是精神的集中力和死亡的压迫下还能不能撑下的问题,身体必须放鬆,动作必须精準,要比每一个舞蹈动作都还要俐落标準,

名副其实的在枪口前跳舞。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世界上没有谁完全不会失误,也不能寄望对方的弹夹数量,光是不停挨打,终究还是得杀出去。

长剑依然在手,一点点的凝炼,如同蒸馏透析一般,简单有效的招式最适合拿来打破僵局。

数着欲夺人命的小东西,手上的剑往数量最多的方向扫去,剑气中夹带着锐利的剑罡,五六个人倒下,衣服被切割出一条条线,淋漓着里面的血肉。

章芸真扶住王子豪意外的还好好站着,大多数的弹药都往陈宗翰他们招呼,他们也才能够全身完整的逃过死劫。

「跑!」陈宗翰在沸腾的枪声中大喊「大小姐,抓紧我!」李师翊没有找死的矜持,一只手绕过陈宗翰的脖子,一只手抓紧他的腰。

「芸真快跟上来!」王子豪还是一样的没有意识,陈宗翰连续的用剑身格开流弹,他看得出来章芸真都是在苦撑,左手抓过她,往缺口推去,同时把长剑塞进她手里。

短暂的混乱给了陈宗翰时间,几步就到了人群之中,受上使力一抓,手枪就被拧成废铁一块,满脸惊慌的男子接着被一脚踢翻,左脚一勾,两个人倒下,爬不起来。  

一个直拳把一个人轰飞,后面连续几个人都受到波及的倒下,突然闪进陈宗翰脑里的是打保龄球的全倒画面。

「小心!」李师翊指着后面说道,她现在整个人挂在陈宗翰身上,反正她这幺一点重量对陈宗翰的行动影响程度几乎为零,只是要记得别下意识的把她拿起来当挡箭牌就好了。

局面在失控,好几个家伙开始不顾忌伤到自己兄弟的乱开枪,陈宗翰有点狼狈闪开,结果就是接连有人中枪,一片混乱。

远远的看到那名黑道干部隐在人群中,满脸狠毒的盯着陈宗翰,吃人般的眼神。

彼此都知道今天的事情重点并不在今天,而是在未来,陈宗翰不知道为什幺他们会突然反目,仔细想想张乐安出卖他的机率应该很低,也没什幺好处,最有可能的就是黑帮内部出现了反叛。

不知道是这个黑道干部还是大头牛,更有可能的是在更上层,一个能跟张乐安平起平坐的黑道大老,嗅到张乐安与修练者的关係而想要斩除,也可能是更複杂的关係图,陈宗翰并不擅于这种利害分析。

两个拳头威力无匹,平常打架很厉害的人现在都像纸片一样轻薄,陈宗翰把长剑拿回手上,护着章芸真与王子豪离开,没有人敢再接近,远远的不停开枪。

看着几把乌兹冲锋枪被换上,陈宗翰乾脆把张芸真和王子豪都扛在身上,迅捷的身法,飘然离去。

  • 名称:情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