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女孩超清

一般来说,如果要去黑龙江省,首先至少要搭乘几个小时的飞机,花个万块左右,然后还得拖着一身的疲惫,让旅行变得活受罪。

和之前的情形一样,肖素子开车载陈宗翰到一家古董店的门口,而里面的管事人就是陈宗翰见过面的王老闆,只是这次里面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些像是打杂的年轻人。

「王老闆」肖素子率先打着招呼。

正在端详一个不知道什幺年代的青铜鼎的王老闆,闻声抬起头来,然后笑得眼睛瞇了起来「素子,最近很忙吗?一直跑来跑去的」

「对呀,又要麻烦了」说完从口袋拿出陈宗翰曾经见过的半月玉佩,这个应该就是打开法阵所需要的钥匙。

看到王老闆的眼神看向自己,陈宗翰自己报上名字「王老闆,我是这次要跟学姊一起出任务的陈宗翰,请多指教」

「呵呵,不用这幺拘礼」看起来王老闆的心情因为肖素子的到来而显得很好「我记得你,之前你跟肖逢那小子来过」

「王渤渤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跟在王老闆后面的肖素子回头说,而听到这句话的王伯伯就像是听到姪女称讚自己时一样的高兴,可以想像肖素子在肖家的长辈中是如何受到疼爱。

打开地下室的灯,里面只有一个刻划着神祕符文的法阵,而阵眼的地方则是一个凹槽,刚好摆上王老闆拥有的与肖素子所持有的玉佩,最后再由王老闆开起法阵。

早有心理準备的陈宗翰已经用手遮住双眼,而耀眼的光芒过后,流转着藏青色的能量,阵眼的部分出现一个连接着肖家某处的空间裂缝。

「王伯伯,那我们先走了」这道缝隙只能维持大约三分钟,肖素子和陈宗翰必须赶紧离开,陈宗翰点头行个礼就跟上肖素子离开的步伐。

「小心点呀」王老闆含笑说道。

「这种像是小叮噹任意门的东西还真不是普通的方便」陈宗翰打从心底的这幺觉得,而穿越千里的玄妙感觉,还是让陈宗翰一瞬间觉得身体不属于自己。

「这种阵法已经从千年前就一直完善,到了现在当然很方便」肖素子熟门熟路的走在四通八达的走道上,就像是之前陈宗翰与全宗在里面迷了路时一样,陈宗翰还是无法理解自己身处在肖家本家的方位,只能任由肖素子带着他。

最后肖素子带着陈宗翰进入门牌上标着中国东北部01的大厅,每个法阵旁都坐着一个管理人,在与手上的名单核实之后,就把肖素子与陈宗翰送到了他们要去的地点。

「传送法阵虽然方便,但一到战争时期可就精彩了」肖素子对着陈宗翰说「之前国共内战的时候,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闯进传送法阵,靠这个进行战术上的进攻之类的行动」

陈宗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肖素子则是继续说下去「普通人也就算了,基本上没有什幺可能办到,麻烦的是有阵营倾向的修练者,我听爷爷说,当时真的是一团乱呢」

「修练者就不能有政党或是参加什幺团体吗?」陈宗翰好奇的问说。

「不可能都没有,只能尽量不要吧,这就是避世这个潜规则的由来」肖素子说道,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实在是太多了,有太多的修练者妄图用一己之力去改变历史的走向,而下场往往是世家大族的追缉,或是造成大量修练者牵涉其中,进而产生许多的传说轶闻。

历史又必须不断的隐瞒与窜改,让这些幕后黑手不曾出现过。

最早的姜子牙存在于神话时代,后来的各朝代武将也活跃其中,只是当热兵器崛起之后,修练者们开始完全的退居幕后,让科学兵器的掌握落在普通人手上,而人类的血腥历史却没有因此打住,世界大战就是普通人彼此残杀的血淋淋证据。

出了店门,抬头看招牌,原来是一家有点年纪的老麵店,而且看起来生意很不错,一大早的就有不少伙计吆喝着,忙多忙西也都无视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人。

说得也是北京话,但是独有的口音让陈宗翰无所听个明白,而这种情形让陈宗翰更加相信他已经抵达了黑龙江省的某处。

有点寒意,陈宗翰穿上外套,接过肖素子给他的背包,已经有不少人在街上走动,忙碌的货车微微传来海水特有的鹹腥味,人们各自寻着学校或是工厂公司,準备开始一整天的辛劳。

肖素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等一下吧,庄大哥还没到」

陈宗翰看到一旁香味四溢的小摊,原本打算买一个烧饼油条,不过赫然发现到自已的身上只有新台币,没有任何的人民币,也就只好乾瞪眼。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小客车停在陈宗翰两人的面前,车窗拉了下来后一个中年人招了招手。

「上车吧」肖素子拉开车门说。

车子驶在城市看起来还很新颖的干道上,而坐在驾驶座的庄坍首先的和两人打了声招呼,中年人则也是和善的行注目礼。

庄坍,陈宗翰曾经在切磋大会上与全宗观赏过他的打斗,他的拳脚功夫让陈宗翰记忆犹新,现在的他,宽厚壮硕的身子,还穿着不适合这里低温的短袖背心,看着后照镜说「素子,等很久了吗?」

「不会,我们也才刚到」坐在庄坍身后的肖素子答道。

然后前面两人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在陈宗翰的身上,陈宗翰说「陈宗翰,请多多指教」

庄坍很友善的说「我听素子提过你,听她说你的身手很不错」

「哪里」陈宗翰不知道该怎幺回应的抓抓头,而前面的两人则都笑了起来,陈宗翰接着恭维的说「我也去看过切磋大会,庄大哥的拳脚功夫很厉害呢」

庄坍突然拍了下方向盘「说到这个,啧,真不知道该怎说,最后竟然是平手收场」

「平手就不错了呀」坐在副驾驶座的中年人开口「你的对手可是前一届大会的第四名,姜点啊」

「第四名又怎样?杨先生,我的身后就坐着前一届的第一名啊」庄坍看了看后照镜,说「我的目标可是打败素子呢」感觉起来庄坍的岁数应该大上肖素子有几岁。

陈宗翰看向肖素子,不过她不说话,只是横了一眼陈宗翰一眼。

「记得六年前是怎幺说的」杨先生像是在回忆般的说「横亘出世,恍如神临般的天才少女,没错吧」

「哈哈哈」车上的三人笑了起来,其中又以第一次听说的陈宗翰笑得最大声,而肖素子则是撇开头,微微红着脸「我怎幺知道他们会这幺说」

一番调笑之后,杨先生总算是想起要给陈宗翰与肖素子简报。

陈宗翰翻着密密麻麻用新细明体打的字,略略的读了一下就会发现到里面其实没什幺重点,只有矿坑里的路线图比较重要,还有敬告说别在里面产生太大的冲击,不然坍方要自己负责,至于其他的,几乎都是些可能性的推测。

经过一个小时,车子走在主要的干道上,灰尘黄土在空中飘蕩,随着越来越接近矿区,路上的车辆也都变成了些大型车,砂石车与大卡车络绎不绝。

毕竟是挖掘的场所,灰尘与泥沙无法避免。

由于在车窗上贴着矿区的通行证,一路上没有受到什幺阻拦,开向矿场的边缘区域。

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的矿工,因为工作因素难免的浑身髒汙,而在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他们又必须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工头们在吵杂的车声中吆喝着。

拿着大水瓶的矿工们抹了抹脸,一个一个接续的下到矿井之下,继续自己危险的工作。

修练者与矿工都是在职场上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但是两者的薪俸却是天差地远,有多少人期望自己能够年薪过万,而修练者只要有点名声,一次任务所能拿到的报酬可能就破了百万。

这也许也是普通人与修练者不可调和的原因之一,高级的打手,甚至是杀手。

车子停在一个窗户满布黄土的休息室前面,外面风颳起能够影响视力的风沙,不过里面的四个人还是下了车,庄坍推开了休息室的门,而杨先生则是赶去了别处。

他们是最后到的,姜家宇叶家的来人都已经抵达,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桌上的纸杯盛着开水。

姜家派出的代表,除了陈宗翰所认识的姜舞绫之外,还有另外三人,姜点,庄坍巡视了下之后,与姜点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看来彼此对于当时切磋大会的结果都还挂怀。

另一位则是有些意外,不属于新生代,陈宗翰却认识的美貌妇人,叶明水,就是当时陈宗翰第一次因为死气到肖家时,选择结束掉陈宗翰生命的其中一人。

当时肖逸居中保住了陈宗翰,不论出自什幺原因,陈宗翰都是满怀感激,要不是如此,陈宗翰的生命就在当时已经画下了句点,相同的,当时提议选择结束陈宗翰的叶明水、肖明峰、肖芷,陈宗翰也无法避免的怀着恨意。

而最后一位则让陈宗翰的坏心情好了一些,顾念空,看到戴着面具的陈宗翰,顾念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热情的打起招呼。

叶家派来了三人,陈宗翰都不认识,不过有其中一位吸引住了陈宗翰的目光,身高接近一百八,腰际挂着一把长剑,称得上帅的脸庞,露出微微青涩的和煦笑容,陈宗翰还感觉到他身上流露出的正气。

他和肖素子认识,友好的和肖素子打起招呼,而回应之后,肖素子在陈宗翰的耳边说「叶清崚,叶腾的儿子,他虽然没有参加切磋大会,不过他的实力很不错」

陈宗翰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难怪他身上有一种在叶腾身上感受过,如同有着生命力的浩然正气,如同侠士一般的气势。

陈宗翰与叶清崚对上了目光,陈宗翰原本想友好的笑一笑,不过不知道为什幺就是办不到,而叶清崚则是如同突然发现什幺可怕的事情一般,笑容僵住。

短短的一瞬之后,两人都别开了目光。

叶家的另外两人分别是江姚玄与王楚正,只是陈宗翰有点恍神,没有认真的听着两人的客套与介绍。

短暂的寒暄与认识之后,里面虽然有人对陈宗翰隐瞒身分有点意见,不过也没有明显的表达出恶意,只是在心中有些不满。

最后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有些腼腆的编着髮辫外国小女孩,抬起头来,脸上有点雀斑「我的名字叫作海伦,这次要请大家多多指教」

说完鞠了个恭,双手扭倪的交握着,看起来很紧张,不敢面对众人的目光。

其实众修练者们对于这一个有点莫名出现在这里的外国小孩,都发觉到了她的与众不同之处。

她是一名异人,而且恐怕拥有着奇特的异能。

在场的修练者们实力都不是普通修练者能够比肩,除了叶明水与顾念空之外,全都是每个世家新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每个人名叫作海伦的女孩,都有一种恍惚感,不是敛息,不是隐身,她人活生生的就在面前,也感觉得到她的存在,只是她的气息有点古怪。

或许是感受到扑面的气势,海伦又缩瑟了一下。

「海伦,你应该是来协助我们调查这次可能发现的空间裂缝的吧」叶清崚缓和气氛的肖笑的说。

海伦点点头,然后说「我能够感觉得到空间中奇怪的地方」海伦的中文讲得虽然有点外国的腔调,但咬字算是讲得很清楚,原来她是与空间相关能力的异人。

陈宗翰觉得她身上的感觉有点似曾相似,原来就像是走进空间法阵时的玄妙感觉,空间的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片段的连接让人惊讶又有点恍然,玄妙的空间集体给人超出知识理解外的震撼,但同时又像是时时碰触般的熟悉。

门突然打了开来,是之前带陈宗翰来的杨先生,他身旁还跟着一位带着矿工帽,但胖的让人怀疑能不能工作的负责人。

负责人似乎听到了什幺风声,对陈宗翰他们恭敬的像是自己的父母,亲自带领众人到矿坑前,一路上殷切的解说着这个矿场的情况、矿坑的灾难……一路上嘴巴没有阖上过。

「就是这里」负责人指着一个明显没在运作的矿坑,原本被封住的路口,现在已经清了开来,旁边几个矿工们看到负责人过来,全部立正站好「前几天刚清开,只是这些没用的东西,没一个敢进去的」

说到最后,负责人似乎感觉到很没面子,怒瞪站着的几名工人,而他们则是不安的看了看负责人,接着又看向陈宗翰这些身份好像很高贵的人们。

「可是…里面有怪物……之前就好几个人都被……」一个工人懦懦的说。

「胡说八道!」负责人气着说「不过是几个人乱说,你们就全都信了」

「可是……」工人看着快要暴怒的负责人,把原本要说的话又嚥回了喉咙。

最后是叶明水看不下去,说「你就直接跟我们报告现在的情况」

「是是」负责人意识到现在不是修理自己工人的时候,才赶忙的介绍起眼前这一个矿坑的设备。

被称为第四号的这个矿坑,封矿的时间是在两年前,至于原因,负责人说是因为土质不易开採,所以才会有最后的封闭矿坑决定,但不论从什幺角度来看,他做出的回复都显得官腔无比,甚至是拿着稿子照着唸。

「算了」叶明水发话说「帮我们準备好工具,我们要下去看看」

「是的」负责人指挥着一旁待命的工人们準备好工具,一份一份的摆在众人面前,是个背心上面有着信号定位器、头灯、类似口罩的自救器、手持电筒。

看到陈宗翰背着一个像是要远足的背包,一个笑起来很憨厚的工人说「不需要带这个啦,又没有要下去多久」

陈宗翰把矿坑当作了山洞冒险,殊不知现在怎幺可能还有那样的地方,现在採媒都很现代化,也因此陈宗翰就把背包交给工人们寄放。

趁着这个机会陈宗翰问说「你们之前说里面有怪物,是什幺模样?」

像是犯了什幺禁忌一般,工人很恐惧的摇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接着就逃了开来。

叶清崚似乎和陈宗翰做了同样的事情,而且帮他準备工具的工人也是和对陈宗翰时一样的反应,都不肯多说什幺。

陈宗翰与肖素子对视了一眼,耸耸肩,只好下去再看看了。

相比修练者们的艺高人胆大,海伦这一位关键人物就有点害怕,走到叶清崚的身旁,而他则是低声的安慰起海伦。

庄坍穿起有些小的工作背心,确认了下工具是否可以正常运行,而其他人则也确认起自己的行囊,在所有人都準备就绪之后,共计十一个人就这样依序的进入矿井,简单的升降机转动了起来。

看起来有些老旧的升降机无法一次下去太多的人,因此分为两批,陈宗翰看着井内一盏一盏连接下去的昏暗灯光,离地平线越来越远,矿坑特有的煤炭气味渐浓。

过了几分钟之后,庄坍打开闸门,面前的是个七八米宽,放着许多积满尘土的淘汰设备,还有着许多支架的人造坑洞,所有人都下了升降机之后,顾念空按下开关,听到马达转动,升了上去。

「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顾念空的笑脸在昏黄的灯光下多了些阴影,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他很高兴能遇到曾经患难过的战友。

陈宗翰面具下方也勾起笑容,重逢总是让人欣喜不已,尤其是习惯于出生入死的他们。

「顾大哥,好久不见」

当陈宗翰与顾念空聊起近况时,肖素子与庄坍则是打量起了环境。

果然是曾经废矿过,厚厚的尘土不说,路中间的矿车轨道也缺少好几部份,逃生洞里面也堆满了不要的杂物,就连通路上的灯都有些毁坏。

十一个人身在同一处,感觉有些拥挤,姜舞绫与叶明水透过手电筒端详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虽然已经破破烂烂,但还是能大概看出分布的路线,对照之前发到手上的路线图,看来这下面的佔地还不小,甚至往下还有更深的区域。

「海伦,你有感觉到什幺吗?」叶清崚看了看周遭之后问说。

海伦闭上双眼,过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没有感觉」

「那就往下看看吧」身为这里资历最深的叶明水发话,而所有人就都打开头灯,选定一条路之后,一起走了下去。

一开始的部分还有水泥钢筋当作支撑,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只能看到简陋的管线以及弃置的矿车,偶尔还有一些树根冒出一点头来。

狭窄的通道给人压抑,抬头只能看到凹凸的壁面,十一个人的脚步声空蕩蕩的迴绕,走过叉路,然后继续往前走着,侷限的空间与媒土的味道让人有着沧桑劳苦的错觉。

因为是在地底深处,除了几乎寂静无声之外,还有含着水分的湿气,在壁面上甚至有点水痕。

打破这片压抑的是姜舞绫,她说「之前这个地方发生的是妖魔袭击工人的意外吧」

虽然不知道姜舞绫突然说出这一句话是什幺意思,不过大家也都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姜舞绫簇了下眉,说「如果是普通人被袭击,即使在怎幺突然,应该也会留下什幺痕迹或是尸体吧」

「尸体什幺的可能都被戴上去了吧」庄坍随口回应说。

姜舞绫走在陈宗翰的前面,她摇摇头说「我看过资料,工人家属们下葬的都是空棺」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动作都是一顿,像是要继续吓人似的,姜舞绫口气冷淡的继续说「而且死亡人数其实被隐瞒,正确的人数是五十七人,恐怕这就可以解释刚刚那些工人们为什幺会这幺怕的原因了,他们知道这件事情」

想想看,五十七个人突然在地下矿坑中消失无蹤,不论怎幺找都找不到,这是多幺的恐慌与诡异,可以理解工人们不知道妖魔的样子,却又为什幺会这幺害怕的原因。

「当然,也有可能他们只不过是集体逃走,至少刚刚那个负责人就是这幺认为」姜舞绫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再开口,但是一种诡异的气氛已经蔓延到所有人的身上。

有形的敌人并不可怕,只要有形就能击败,但是无形却无法捉摸,无从下手。

现在甚至连陈宗翰都心里毛毛的,其他人也是一脸的僵硬,姜舞绫还真有讲鬼故事的资质,陈宗翰心想。

许多人都把长剑握在手上,只有庄坍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他左手握紧了拳头,看起来是维持着蓄势待发。

陈宗翰现在才知道肖素子的流萤剑原来也是一个法器,从她挂在皮带孔上的吊饰闪现成,淡淡的光晕,微微刺探着坑洞的神秘。

幽泉也握在陈宗翰的手上,他不否认他确实被姜舞绫的说法给惊吓到,和肖素子一起压着尾,注意着背后的动静。

喀喀。

「有人!」走在最前面的叶清崚与王楚正大声喊说,声音在通道里剧烈的晃蕩,陈宗翰也看到一个满脸汙泥的双眼,带着矿工帽,眼渚反射着光亮,不过他马上就转身消失在转角处。

「等等!」叶清崚喊说,跑到叉路口,可突然出现在这的工人像是蒸发般的消失。

「该死!怎幺就这样跑了!」庄坍说道,而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姜点也是满脸被耍的不满。

肖素子突然眉头没脑的开口问说「我们下来多久了?」

有戴錶习惯的江姚玄看錶后说「大概45分钟」

「我们一直维持着速度往深处走,就算有人跟这我们之后选别条路下来,应该也不会在我们的前面吧」肖素子眼里藏着什幺的环视所有人「那刚刚那个人怎幺会在这?」

  • 名称:隔壁的女孩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4: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