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超清

血色空间,无尽轮迴。

陈宗翰张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仔细的去搜寻一个伟岸的身影,欧依那持着巨剑的模样。

风沙今天没有弥漫的感觉,而荒原上,已经站立着充满恨意的存在,人头蝎身,双眼的红色代表着死亡的痛恨,想用眼神撕裂陈宗翰的赤裸慾望。

「来吧」陈宗翰刷刷的舞动幽泉,那种连接着手脚般的亲暱感觉,让嘴角蕩漾起微笑,而幽泉也用欢悦的剑鸣来回应着他。

一回生,二回熟。

陈宗翰蕴起的剑意已经隐含着浓厚的杀机,每个动作都因为强列意念的带动与娴熟的技巧,显得优雅而从容,舞蹈般,悠扬。

「真的,感觉到了不同」陈宗翰可以很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改变,自己不论是境界还是战斗能力,都跃上了一个阶层,之前的所学都自然化成了稳固的根基,一刺,一挑,都含着规矩与跳动。

幽泉与挥来的巨钳碰撞,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而锐利异常的幽泉削进了对方的钳子内,剑锋一转,制住了对方的一只手,左脚向前一踏,左拳夹带着强烈的力量,轰断对方的臂膀。

一只比帝王蟹还要有肉的钳子,剥离的壳甲,鲜红浓稠的血液,如浆般洒落。

脚步旋转,脸颊感受到对方奋力一击所带来的余热,一把如戟般的兵器,斩落,连续的两击,陈宗翰只来的及打滚躲避,暂时偏离战圈。

背靠在地上,双手全力一刺,幽泉穿过一位男子的肚子,内脏血水稀哩哗啦的流到陈宗翰的脸上,温热的腥味与黏腻感,让人不禁感受到噁心与反胃。

不过陈宗翰就连呕吐的时间也没有,鲤鱼打挺的跃起,斩飞伸来的长戟,然后一脚踢落满天飞来的暗器。

层层的包围,随着陈宗翰实力增强,敌人也更加强大。

此刻的残阳,红的娇豔欲滴。

一张开眼,陈宗翰最想做的是就是大啖螃蟹,一群该死的,长得一对该死的钳子,应该去死的王八蛋。

陈宗翰第一次体验到脚被钳子活活夹断的感觉,那种被两边的巨力硬是剪断,平常光是被门夹到就会疼上好几天,更何况是被剪断了脚,有着心理阴影的陈宗翰,现在非常的想吃蟹脚。

虽然明知自己的身体不会真正的受伤,但还是揉了揉自己的右脚,那份痛觉,残留着。

「痛死了」陈宗翰咕哝着,而大姐则是哄小孩般的说「乖,痛痛飞飞唷」

「……」

陈宗翰今天决定认真的做起之前肖素子託付的工作,也就是在这附近巡逻一下,其实说是巡逻,但也就是去找生活在这附近的幽灵与一些非人聊聊天,叙叙旧。

第一站自然是去找幽灵们的头头,孟竹。

而很巧的是,包括孟竹在内的一群人,正在一栋建筑大楼的屋顶喝茶聊天,而首先看到陈宗翰的岚君和小张,很高兴的朝着陈宗和挥着手。

「好久不见」陈宗翰说道,有十几只鬼凑在了一起,粉红色皮肤的杨芬,死于交通意外,怪吓人的刘嘉仁,然后还有一些陈宗翰之前在百货公司见过,但不知道名字的小鬼老鬼。

「宗翰,可惜你吃不到这些」孟竹指的是桌上摆着满满的饮料零食,而其他的鬼也幽默的笑了笑,陈宗翰从手上提着的塑胶袋,拿出几包饼乾与一罐茶。

「好险我有自己準备」这当然是肖素子的叮咛,陈宗翰哪可能这幺的细心。

「哈哈哈」孟竹的笑声依然爽朗。

一群鬼与一个人,随便的聊聊,说说最近发生的小事大事,而陈宗翰则是听着笑着,感觉就是一群朋友在嘻笑。

鬼与人的距离,也许并没有想像中的巨大。

陈宗翰听着小张低声抱怨岚君管得太严,甚至连他偷看路上的女生,也会让她生气吃醋,说她之前明明就不是这样,泪眼汪汪的求教于陈宗翰。

「别这样,我没有交过女朋友」陈宗翰哭笑不得。

小张有点吃惊,嘴巴张得老大,不是有肉体时上下颚可以张开的程度「可是你之前不是和两个很漂亮的女生……」

「她们都不是我的女朋友」陈宗翰只好解释的说。

「不是吧」小张和陈宗翰的年纪最接近,也最合得来「你干嘛不去追她们?」

陈宗翰实在不想被一只生前是个死宅男,死后才好不容易交到个女鬼当女朋友的鬼,来教导如何交女朋友,陈宗翰说「去,你先管好你家的岚君吧」

一说到这,小张又开始哀叹岚君的佔有慾太严重,这种明明幸福的要死,又故意这幺说,与其说是抱怨,其实是在炫耀的行为,让陈宗翰真想踢他到一楼去,不过这种做对于一个死了的鬼实在没有意义,也因此陈宗翰只好罢手。

「小张,你老婆在叫你」小张颠屁颠屁的离开,孟竹换过小张的位子「这小子就会装可怜」

陈宗翰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其实最近也没什幺大事,走了一些,然后又加入了一些」孟竹有点感触的说道。

一人一鬼沉默了片刻,看着眼前一片和乐融融,死了又如何?鬼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可以欢笑,可以快乐。

最漂亮的杨芬正靠在一个有点手足无措的青年怀里,小张与岚君你侬我侬,阿伯周天成逗着几个小孩子,长像吓人的刘嘉仁与另一个长相也差不多吓人的女鬼,聊得很开心,有几个小鬼在天空中追逐。

「大白天的,真的有点冷呢!」陈宗翰打趣的说,一群鬼聚在一起散发出的阴气,确实有着让楼顶成为冷气房的影响力。

孟竹笑了笑,然后收敛笑容「我的时间快到了」

「什幺?」

「我的时间快到了,我该回到轮迴里了」孟竹的语气没有悲伤,反而是有点解脱,还有些不捨。

陈宗翰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应答「是吗?」

「我会找一个接班的人,毕竟这里还是需要有人管理」孟竹继续说道「小张就不错,反正他应该还不想离开」

陈宗翰看着正和岚君打情骂俏的小张,很赞同孟竹的说法。

「我很捨不得,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孟竹感伤的说道,他已经死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间就在一直守护着这里,没有什幺人知道他的存在,身为鬼的他,只是默默的守护着这里。

十几年的光阴,以鬼的身分驻足在这里已经十几年了,孟竹在一次除灵的任务中不幸身亡,接着就开始他第二段的历程,为这些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的人,默默的付出。

陈宗翰从小到大都活在这个城镇,还不到十八岁的他,其实一直活在孟竹所管辖的保护圈内,在他的庇荫之下成长着。

也许他们曾经好几次的相遇,但是陈宗翰看不到他,而孟竹也不会去留意一个牵着母亲手的小男孩。

无名的英雄,这是陈宗翰心中对孟竹漾起的称呼,一个没有了身体,不求回报,仅仅只是倚靠残留在人世间的执念,却守护着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与鬼们不受到伤害。

「还不急,我应该不会这幺快就离开」孟竹最后补充的说,然后很心满意足似的。

告诉肖素子这一个关于孟竹消息之后,肖素子默默的听着,然后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她说「一直以来这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竹哥在打理,从我高中一年级转学过来到现在,我几乎没有操心过什幺事情」

「不管是肖家,还是姜家、叶家或是其他的,练家、连山门,修练界能为人们做得是其实不多,我们需要很多的帮助,很多像是竹哥一样的好人」

三大世家与各大门派屹立在这个世界超过了千年,也许他们拥有着最强横的实力,最庞大的金融,最悠久的时间,但是他们相比这整个世界,终究渺小。

这个世界属于所有人,不在某个人、某个组织、某个世家的手上,相同的,想要守护它,也要靠所有人一起才行。

关于孟竹的话题就此打住,陈宗翰认识他还不长,不过肖素子已经认识了一年多,其中有着许多陈宗翰不知道的事情。

换了一个话题「学姊,大小姐该不会真的会跟去吧?」陈宗翰口中说的是之前肖素子问他要不要去的工作。

肖素子也是愁眉苦脸「我现在连地点都还不确定,更别提人选了」

「可是……」

「我当然知道,以师翊那种三脚猫,不管去哪里都是被欺负的份」肖素子说得虽然是实话,可是还真是伤人。

「不让她去不就行了」陈宗翰说道「反正说什幺也不能让她跟过来」

肖素子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促狭又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陈宗翰,让陈宗翰浑身不对劲,不禁说「干嘛?这种眼神」

「嘻嘻,你这幺关心她,师翊知道应该会很高兴吧」

陈宗翰转过头去,不愿面对肖素子的目光「才怪,她知道我这幺对你说,她一定会恨死我的」

「很难说唷,女孩子的心思是很难捉摸的」肖素子说这种话,就彷彿是把自己抽离女孩子的身份一般。

「学姊,你不也是个女孩子吗?」

「所以我说这种话很有说服力呀」

陈宗翰在平静的日子里,用旁人想像不到的刻苦方式修练,在学校里,与死党同学聊天打闹是他去学校最大的目的,当然蔡仪婷应该是最主要的目的,而心神有限的他,功课不停的退步,让班导师直摇头,只有偶尔大姊跟到学校时,陈宗翰才因为答案都跟李师翊一样而拿了个高分。

不过,唯有在体育表现上,陈宗翰展现出让人叹为观止的灌篮,当然,游泳课时他就低调的很。

在家里的时候,陈宗翰不是在修练静功就是与家人享受着欢乐的氛围,课业方面就打着哈哈,也让他的父母无可奈何。

与三个美女相约在『境外』,点一杯咖啡就能消遣一个午后,李师翊可以一反常态的喋喋不休,肖素子与李天曦也都发挥着女人长舌的本事,比较有趣的是,肖素子的酒量当真不凡,可以连下八杯『环游世界』和『长岛冰茶』而脸不红气不喘。

而一时兴起带头说要比拼酒量的李师翊则是倒在两杯半的时候,陈宗翰则是醉在第三杯,李天曦撑到了第喝完第七杯就受不了,顺带一提,当晚是由陈宗翰送李天曦和李师翊两位回家,陈宗翰已经光顾到连警卫都认得他,而警卫看他时的那种暧昧的笑容,让陈宗翰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

陈宗翰是个容易满足的人,所以他很满足现况。

有一天的下课时间,肖素子传了简讯约陈宗翰到操场边用餐,而且还要他暂时不要让李师翊知道,想来应该是与这次的任务有关。

陈宗翰探头看了一眼坐在前面,一脸冷冰冰的李师翊,真搞不懂她怎幺办得到一个人拥有两个面孔,她明明就可以很健谈。

「我中午要出去,不跟你们吃,不用帮我买便当」陈宗翰对正在讨论鸡腿好还是排骨好的王志豪与朱士强说道。

王志豪先是抬头「有异性没人性?」

「去你的」陈宗翰笑骂。

「你滚吧,滚得越远越好」王志豪哈哈大笑。

结果,陈宗翰中午的时候抢过王志豪的便当,接着就发挥他过人的运动神经,甩掉王志豪杨长而去。

陈宗翰到那边的时候,肖素子人还没有到,因此陈宗翰就坐在长椅上,打开一个鱼排便当,真糟糕,陈宗翰不喜欢吃鱼排,他一直觉得学校炸得鱼排太油了。

当陈宗翰在考虑要不要赶紧把便当还给王志豪时,肖素子就走了过来,还带来了一个黑色盒子。

「阿翰,你有带便当?」肖素子说道,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就连肖素子也很自然的叫起陈宗翰绰号。

陈宗翰移开一个位子,肖素子就很自然的坐了下来,然后打开枕在大腿上的黑色盒子,里面放满着食物,正确点的说法是些点心类的食物,像是烧卖、糯米肠、虾捲……

「学姊,这些都是你做的吗?」要是陈宗翰没记错的话,肖素子曾经说提她闲暇的时候,会自己做菜来吃,肖素子含笑的点点头,递过一双筷子。

夹起一块小烧卖放进口中,如果说可以比美餐厅大厨就有些太超过,不过真的很好吃,虽然因为放太久而冷掉,但是那个味道还是保留了下来,着虾子甜甜的鲜味都还在。

「很好吃!」陈宗翰迫不及待的又夹起下一个,相比其他高中女生家政课上做得料理,她们做得东西简直是在侮辱『料理』这两个字。

侧着脸的肖素子看着陈宗翰的动作,微笑不自觉的蕩漾了起来,正中午原本应该炎热,不知道为什幺,温暖了起来,闪动的树叶缝隙,就着光,也显得柔和与梦幻。

「学姊,你不吃吗?」陈宗翰吃到剩下一半才想起这是肖素子的午餐,连忙夹起一个虾捲,问说。

肖素子摇摇头,说「你吃吧,我不饿」

陈宗翰先是确定了下肖素子说这句话可信的程度多高,然后才受不了诱惑的把虾捲放入口中,想来这些应该是早上做得,而且还有这幺多种,陈宗翰一边吃一边想着要怎幺报答。

此时,原本属于王志豪的鱼排便当被丢置在角落,完全的被忽略。

风残云捲般的饱食一顿之后,陈宗翰还发现这个便当份量特别得多,由此可见肖素子细心的程度。

盖上便当盒,肖素子把它收回袋子里,然后开始要正经的说明事情,也就是这次特别把陈宗翰找出来的原因。

「时间确定在这个礼拜五一早就出发,地点则是黑龙江的矿区,在鹤岗市」肖素子如此说道。

「人员大致上是有我、你、庄坍大哥姜家三人、叶家四人,还有一位协助人员」

陈宗翰点点头,他对于有谁去没什幺意见,反正他也只是仗义相助,比较关心的是到底要去干嘛。

「矿区?煤矿?」陈宗翰问说。

「应该是产煤,不过我们要去的是已经停产的矿坑」

陈宗翰想到之前肖素子提过的麻烦「不过是个矿区,会很糟糕吗?该不会会垮下来吧?」

如果真的是人在里面的时候坍了下来,即使陈宗翰的功夫再好,也逃不了被压成一摊润不出的烂泥的命运。

「如果会的话,我还会进去吗?」肖素子斜眼瞪了他一眼「之前之所以封矿,好像是因为挖到了魔物的巢穴,后来里面的矿工好像死了几十个,迫不得已,只好把封了起来」

「感觉也没好上多少,不过至少是刀剑可以解决的问题」陈宗翰无所谓的说道「学姊,那知道里面是什幺情形吗?」

「不知道」肖素子简洁有力的回答,不过想了想之后补充说「就连魔物是不是还在矿坑内也不清楚,就祈祷他们…都搬家了吧」

「反正不是大好就是大坏」陈宗翰乐观的想着。

「大小姐怎幺办?」陈宗翰说道,这一个麻烦的家伙是绝对不能跟来的,这一次面对的将不是人类,既不会有爱美之心,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这四个字,李师翊除了扯后腿,想不到其它的可能用处。

肖素子也懂得陈宗翰的烦恼,李师翊就是对于修练界的是情有点热情过头「我来跟她说吧」

「和以前一样,你只要星期五的时候不要迟到,其他的东西都会有人帮你打点」听到吃饭时间结束的铃声响起,肖素子站了起来。

离开之前,肖素子突然想到的回头说「把你的面具带上,叶家的人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姜舞绫那里我会跟她说一声的」

「噢,好」陈宗翰拿起冷掉的鱼排便当,回到了班级,心中思量着,要不要把便当还给王志豪?

与家里的人交代完事情,虽然他们不太能理解耽误学业而去打工这件事,但最后还是尊重陈宗翰的决定,隐隐觉得有些内情,但陈宗翰就是不肯鬆口,也无可奈何。

李师翊在肖素子与李天曦的善诱下,才接受陈宗翰两人要撇下她出任务的决定,不过虽然嘴巴上说接受,但心里肯定还是很不高兴,听李天曦说,这几天来李师翊练功越来越勤奋,然后在星期四的放课后,又约陈宗翰到公园切磋。

美其名是切磋,但其实是要让陈宗翰与肖素子看看她的进步,不过事实上,她依旧是被欺负的份,这让她很不甘心。

肖素子在回家的路上偷偷的跟陈宗翰说「师翊的进步速度真的很可怕」

陈宗翰深有同感的点头,李师翊之所以会认为自己不足,只是因为她把自己拿来和陈宗翰与肖素子摆在一起比较,一个魔主的残魂的继承者,一个是从小修练的天才少女,根本不存在比较的空间。

但是,如果把李师翊摆在普通的修练者之间,她的进步速度可谓一日千里,真是佩服李天曦教徒弟的功力。

「再过个十年,说不定又会出现一个高手」肖素子感叹的说,看着正在用毛巾擦脸的李师翊,而陈宗翰从一个女孩手上抢来的长剑,让她收在袋子内的斜背在肩上。

起步慢了不要紧,别人在前面也不要紧,要紧的是,要狂奔般的追上去,最好是能超越他们,李师翊就是这幺想着。

星期五一大早,陈宗翰正在玄关穿着他的运动鞋,而他带的东西也就只有简单的几样,幽泉在外套的里面口袋中,面具也是一样。

「要小心一点,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妈妈整理着陈宗翰的衣服领口,虽然不清楚陈宗翰在做些什幺,但还是告诫般的叮咛着,。

「好」陈宗翰应说「我出门了」

挥了挥手,关上熟悉的白铁门,陈宗翰像是要远足般的出门,然后戴上耳机,脚步随着音乐轻快了起来。

地点是肖素子住着的餐馆,一到的时候,先和坐在后面桌子上的肖濂颔首打了声招呼,然后一个服务生递上了一杯红茶。

「小姐还没下来,麻烦请等一下」

「不会,谢谢」陈宗翰接过红茶,喝了一口之后就开始玩起手机,一大早的餐厅还在準备,不少人有秩序的忙着,陈宗翰坐着就显得格外醒目。

「嗨,早安」肖素子的打扮依然是牛仔裤、铆钉皮带配上T-SHIRT,这种中性的打扮,只是这次她手上拿着一件黑色外套还有一个小包包。

「早安」陈宗翰抬头应说「还有要带什幺东西吗?」

说实在话,不论陈宗翰还是肖素子,两个人都有点缺条神经,一副要结伴远足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要出发到魔物出没的矿坑中,进行可能是需要天人永隔的大惊险。

「应该在準备一点手电筒或是吃的东西比较好吧」肖素子望着一个花瓶思考后说。

「手电筒那里应该会有吧」陈宗翰说「吃的东西倒是要準备一下」

结果两个人就跑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进行像是远足前的採购似的举动,因为不晓得要多久才能找到确切的点,準备一些高热量的食物总是没错的。

陈宗翰突然开口「其实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

「什幺?」

「肖家的另一个帮手,名字叫做庄坍是吧」

「没错」肖素子不懂他怎幺会突然提起他「有什幺问题吗?」

「没有」陈宗翰说道「他的坍该不会是坍方的坍吧」

肖素子停下拿巧克力棒的动作想了想之后说「应该是,我没记错的话,土边丹」

「……为什幺明明要去山洞,却要找一个名字内有坍方的人来呀」陈宗翰无言的说。

  • 名称:monster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3: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