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超清

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离学校路程大约十五分钟,在一个整洁的巷子内的一间小店,陈宗翰成为了常常光顾的熟客。

那是一间咖啡厅与简餐馆子混杂,同时也卖些中式日式甚至是墨西哥特餐的店家,而那家店的菜单上面标记的菜色其实只佔了整家店的不到一半,其他的另一半都是老闆心血来潮时创意料理,也是这家店的招牌。

附着地下室的两层,上面採光较佳,隔着玻璃还可以欣赏到巷子口的人来人往,有种超脱世外看着人们劳碌的感觉,而地下室灯光比较昏暗,比较适合情侣幽会,你侬我侬,或是一群人来庆祝生日。

而这间有着『境外』这个古怪名称的小店,古怪的不仅仅是店名。

这家店的菜色饮料确实多样化也很不错,同时它的价钱也很不错,大约是外面正常价格的三到四倍,让陈宗翰第一次来的时候,盯着菜单严重怀疑是来到了黑店,而且这里的一切都打着精緻饮食的标誌,也就是正常的一餐下来大概要花上千多快,根本不是一般高中生所能够负担。

不过这家店真正与众不同的其实是里面的人,就是老闆、老闆娘、里面的服务生、甚至是里面的顾客。

没有一个是普通人。

修练者、异人、妖异、鬼魂……,还有一次看到一个男人脱下手套之后,露出森森的白骨,第一次让肖素子带他们来的时候,陈宗翰、李师翊都吓了一跳。

老闆是个看起来就是老好人的修练者,总是穿着一个油腻腻的围兜,而且根据陈宗翰的观察与有一次撇到厨房里的情形,老闆是个煮饭可以不用瓦斯,而是用三昧真火的可怕又好笑的人物。

老闆娘切菜时的刀工会让进门的刀客默默的收起自己的刀,只是泼辣的个性让她常常挥舞手上的菜刀,而老闆只好笑笑又无奈的从后面抱住她,别让她乱来伤到客人。

里面三个服务生也都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人类,一个是和全宗一样的女猫又,一个是永远都一副睡眠不足的吸血鬼,还有一个是常常偷吃菜的漂亮姑获鸟。

「普通人有着自己会去的聚会场所,而我们自然也有一些这样的地方」肖素子捧着一杯氤酝着热气的乌龙茶「普通人是进不来的」

陈宗翰看着进门的一位全身包得紧紧的,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的家伙「听你这幺说,感觉好像是霍格华兹的感觉」

「你是指魔法学校吧」肖素子笑笑的说「其实国外真的有魔法学校唷」

李师翊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的跳了起来,双眼闪着光芒,就像是之前第一次发现到修练者一般的情形「真的吗!?」

「真的」肖素子赶紧按住李师翊的肩膀,因为李师翊的动作已经引起周围其他人的注意。

「不过西方的魔法其实和东方的法术一样,是很需要天分的,基本上真正精通的人其实很少,就像是我们会精通法术的人也很少一般」听道肖素子这幺说,陈宗翰又勾起回忆,柯壬,这是他对目前为止碰到过唯一一个专修于法术的人,也是和他有一笔帐要算的人。

在这间『境外』,有一个所有人都必须遵守的规矩,进来的人就是顾客,必须遵守老闆定的规则,里面的人可以不是朋友,但不可以是敌人,更不可以发生任何斗争。

境外,就是在俗世之外,一个让人休息喘息的地方。

李师翊最近比较少和肖素子或是陈宗翰练手,根据李天曦的说法,做这种事情除了打击她家翊翊的自信心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用处,也因此,他们聚在一起的地点就由以前的公园,换到了现在的『境外』。

虽然世界不论是在里还是外,现在都很混乱与喧腾,但陈宗翰现在的生活的确称得上是风平浪静。

除了最近有着的一个小小烦恼。

和什幺生气死气、刀剑相向或是血色诅咒完全没有关係,是一个更正常的烦恼,在一次上完排球课之后,体育老师宣布说下一堂课要到游泳池上集合,接着自然是一群男生女生窃窃私语。

男生们开始后悔最近缺乏运动,就连戴着眼镜一副老实人模样的楚轩华,也抱怨了一下自己的身材有点发胖,而女生们自然也开始在烦恼自己最近吃得太多,泳装穿不穿得下、会不会很难看之类的。

就因为体育老师的一句话,全班开始陷入某种愁云惨雾般的氛围,节食的开始节食,而练身材的也开始亡羊补牢。

而略显瘦弱的朱士强还是一副不怎幺担心的模样,反正他不觉得有什幺差别,而不管是脸还是身板都很不错的王志豪,自然也没什幺好担心,因为他平常都会跟着自己的哥哥们练擒拿术或是简单搏击,基本上还是有差的。

话说,自从王志豪有了姜舞绫的手机号码之后,陈宗翰不管如何逼问,即使朱士强也一起上,可他依然不吐漏任何只字片语。

其实陈宗翰对于王志豪不抱什幺希望,先不说两人年纪上有些差别,光是修炼者与否的这一条鸿沟就巨大到难以补足,陈宗翰只希望王志豪不要太认真,到时候伤的也就不会那幺重了。

言归正传,游泳课,先不论女生的想法,基本上男生们可是很期待的,尤其是班上有着蔡仪婷和李师翊这一种层级的美女时,说不期待根本是在骗鬼。

不过在期待的同时,陈宗翰也意识到自己的一个问题,伤疤。

自己的身体复原速度很快,但这不代表不会留疤,后背有之前被小虎的气弹击中的疤痕,身上的其他地方也有着枪伤与刃器伤,平常穿着衣服无所谓,但没有人穿着衣服游泳的吧?

试问一个满身疤痕的高中生,吓不吓人?

应该会被带去辅导室约谈吧?陈宗翰自暴自弃的心想着。

「怎幺办?」陈宗翰叹气。

李师翊听完陈宗翰诉苦之后,总觉得自己也有点责任,毕竟陈宗翰背后那一大片的伤痕,当初就是为了保护她造成的。

「不如你跟老师请假如何?」李师翊坐在位子上,转过身来回答。

「可是又不能一直请下去」陈宗翰把脸贴在桌上。

结果就是也没想到什幺好方法,值得一提的是,李师翊买泳衣的时候,李天曦也很好奇的跟了过来,结果两位美女让那家泳具店挤满了围观的人。

「原来这就是泳衣呀,可是只穿这样子不会很害羞吗?」李天曦正带着一副太阳眼镜审视着比基尼,而旁边的销售小姐则是很尽职的做着介绍。

陈宗翰最后买了一条大浴巾,希望至少在下水前可以把自己包起来,这是不是所谓的掩耳盗铃呢?

李天曦身为天人,身上的气质确实给人有种天仙般的神圣感觉,在举手投足的同时流露出的神采,和缓又带着点温柔,这是普通女人用化妆品也无法展现出的一面。

不过陈宗翰看着正在到处翻看的丽人,其实他一直在怀疑,李天曦和全宗的年纪究竟是谁比较大?

就在班上同学们期待又做作之下,游泳课终究还是到了。

男女的更衣间自然在不同边,而一下子就换好泳裤的陈宗翰,先是一副怕冷模样的披着浴巾,然后等着其他人一起出来。

女孩子比较慢,因此一群臭男生就在游泳池旁边嬉闹,而佯病的陈宗翰只是在一旁拍手笑着,过不多久,女孩子们就在互相陪同下走了进来。

必须承认,男生们这幺早就换好装,然后占了一个靠近女更衣室出口的位置,绝对的别有企图,决对的是在找一个好视角。

陈宗翰第一眼看到的是李师翊,倒也不是陈宗翰刻意为之,而是她就是走在最后面,玲珑有緻的曲线实在是不像个高中生该有的身材,然后可能是注意到陈宗翰的视线,朝这里瞪了一眼。

蔡仪婷羞涩的拉着王雅婷,两个正妹穿着泳衣走在一起的画面时在赏心悦目,蔡仪婷的清秀,并不代表身材病弱,也是一样有凸有凹,至少陈宗翰就这幺觉得。

「看什幺看呀」这种话也只有王雅婷说得出口,她手插着腰,而男生们都讪讪的别开目光,只是过不久又斜眼着偷瞄。

在老师简单的讲解完之后,所有人都要下水,而陈宗翰看到一群幼稚的高中生正把可怜的楚轩华抛下泳池,然后被体育老师训了一顿,依稀王志豪就低头在其中。

一下水之后,当然就是一阵透心凉,然后就开始有人童心大起的泼别人,被泼水的人又泼了回去,一不小心中招的又加入战局,结果又是乱成一团。

「幼稚!」李师翊如此说道,而在一旁的蔡仪婷与众女生都深有所感的点点头。

陈宗翰原本就会自由式,在老师简单的练习之后,会游泳的人就各自散开,三三两两的比赛着游泳或是跑到角落聊天,而陈宗翰自然就找到了机会的靠在边上。

「阿翰,看不出来你的身材这幺好,有偷偷练唷」王雅婷突然从水底窜出来,揶揄的说道,不过也确实如此,原本稍嫌瘦弱的他,经过炼体之后,现在的身体机能一直保持在巅峰的状态,很是结实的肌肉,八块的铁板腹肌,二头肌和三头肌都轮廓明显,有着稜角却又不会显得吓人。

这样子的形象改变让王雅婷愣了一下,也一下子让其他人的注意力放到了陈宗翰身上。

王志豪先是在陈宗翰身上摸一摸、捏了捏,然后说「啧啧,真的有练耶,而且……」

陈宗翰赶紧打哈哈的说「干嘛一直盯着我看,我会害羞的」这句话倒也不假,因为蔡仪婷就在王雅婷的身后,也是一脸的好奇。

「你这个疤是……」王志豪像是在怀疑自己要说的东西一般,看着陈宗翰的左肩「……枪伤?」

好险最后的两个字讲得很小声,只有陈宗翰听见,也让他的心中打着鼓,有一个警察世家出身的朋友还真可怕,陈宗翰心中肃然。

王志豪因为家里的人甚至亲戚都是警察,从小接触到的事物几乎都和这些有很大的关係,也因此他才能办认出枪疤,因为他就曾经在一些通缉要犯的身上看过。

「怎幺可能,拜託」陈宗翰用眼神向不远处的李师翊求救,可惜她不理他,因此他只能自力救济,打起马虎眼。

「恩」王志豪似乎若有所思,摸着下巴上刮过的鬍鬚头。

王雅婷似乎没有注意到王志豪的异样,只是故意盯着陈宗翰的身材看,搞得他很不好意思,最后在抛了一个带着笑的眼神,就和蔡仪婷游了开来。

「要不要游一趟?」才刚有惊无险的渡过一劫,现在朱士强又跑了过来。

能游吗?当然不行,除非想要背上的伤痕都被看见,其实因为陈宗翰站在出水口,激起的泡沫比较能挡住视线,不然身上其他地方的刀伤也蛮明显的。

最后只能推说不舒服,而朱士强也就耸耸肩的陪他在一旁休息聊天,话说之后朱士强心的工作是在一间餐厅,薪水很不错,他的妹妹好像最近身体也好了些,他的妈妈也就比较没有这幺辛苦。

朱士强很少说家里的事情,陈宗翰也鲜少去问,一方面是因为最近自己的问题也很多,另一方面则是,朱士强想说他自然会说,没有必要八卦打听什幺。

「至从那家伙被关之后,家里就轻鬆多了」朱士强口中的那家伙,指得就是他的老爸,而朱士强也不知道当时的欠款,已经由陈宗翰偷偷的帮他还掉,只不过到现在,他还欠李师翊三十五万就是了。

陈宗翰抬起头来可以看到清爽的蓝天,棉花糖般的白云懒洋洋的飘动。

「话说我弟好像比你妹小一岁吧,他们读得是同一间学校吧?」陈宗翰开始随便聊,而朱士强的眼神则是看着班上同学。

「一样吧,宗佑他有要考哪间高中吗?」朱士强随口问说,陈宗翰耸耸肩,她那个整天抱着篮球的弟弟,自从上次三分球输给他之后,就变本加厉,几乎要在篮球场扎营了。

「最近有人找你麻烦吗?」陈宗翰故意不经意的提起,而朱士强则是笑了起来「这种话比较像是王SIR会问的,呵呵」

「呵呵」陈宗翰也笑了起来,而被他们提到的当事人,正凑在班上一群的男女对抗赛之中,玩得不亦乐乎。

笑罢「我没什幺问题,倒是,阿翰,如果你有什幺事情也可以跟我们讲」

听起来就像是随口说说,可是朱士强和王志豪不一样,神经比较敏感的他,其实感觉得出陈宗翰的不同,就像是陈宗翰不会问,他就不会说一般,朱士强也是如此。

从小到大一直被欺负,然后又要负担家里部分的生计,朱士强在高中以前的学校生活都很无趣,甚至可以说是悲惨,而现在,他很珍惜他两个最好的朋友。

在这个世界,像朱士强一样的人很多,他们像是一张画布的空白处,很不起眼,很容易就被忽略,但是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信念。

才刚推门进入『境外』这一家店,李天曦已经先到,正坐在靠着大玻璃窗的座位,朝着陈宗翰挥挥手,陈宗翰走进,拉开椅子,发现桌上放着『傲慢与偏见』、『咆啸山庄』,看来她已经完全的融入社会,而且还融入得很有深度……

「阿翰,翊翊要晚一点才会到」李天曦微笑着说。

倪恆与李天曦的故事一直在继续着,倪恆陷入无意识的状态,除了偶尔会突然清醒之外,其他的时间都保持着沉睡,就在现在李天曦怀中的紫仙玉内,而李天曦对此也不着急,都已经等了多少年,还怕耽误现在这点时间吗?

其实陈宗翰有点怕现在慵懒的坐在他跟前的绝世美人,有一部分是对于李天曦的感谢之意无所适从,另外则是面对这种彷彿是从传说中走出的角色,有些畏惧。

绝世的容颜、高强的功夫、名门的公主,还有一段可歌可泣的凄美故事,活脱脱就是人们口中开头总是『很久很久以前』,然后结尾是『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这种应该活在虚幻故事中的角色。

「阿翰,你是不是有点怕我呀?」李天曦阖上书本,然后带着浓厚兴趣的看着陈宗翰,而陈宗翰则是直起身子往后退了些。

「呵呵」陈宗翰只能选择装傻,他还是没办法把自己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李天曦的脸上,基本上李师翊和肖素子都还可以,就只有现在对面的大美女做不到,太耀眼了。

像是知道自己的魅力一般,轻轻甩了下头髮,而刚好看到这一幕的老闆,正不可避免的被吸引,而老闆娘则是狠狠的捏着他腰际的软肉,让他倒抽了一口气。

其实女人们都知道自己的魅力,也知道有哪些人偷偷的在瞧着自己,只有男人们自以为没被发现而暗自偷看,殊不知,女人们是在心中暗自偷笑。

可恶!陈宗翰在心中暗骂,要他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鬼,去领略如此成熟的女人味,这也太过分了!

幸好有人救了他,肖素子不知道什幺时候到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她看起来有点疲惫,而吸血鬼服务生也是一脸疲倦的走过来点菜。

「一杯拿铁,谢谢」陈宗翰接着点「一杯特调」

「有什幺特殊要求吗?」

「没有,谢谢」陈宗翰礼貌的回说。

陈宗翰才刚想问肖素子,接着又有人推开店门进来,而且一进来之后就左顾右盼,一副找人的模样,然后看到肖素子之后就走了过来。

过来的人陈宗翰认识,竟然是许久未见的谢纾璃和姜祥宇,姜祥宇依然是跟班一般的跟着谢纾璃,不过比起之前见面,两人似乎多了些现实的气味,少了些之前的天真。

不过姜家的他们,怎幺突然间又和肖素子扯上关係?

「素子姊姊,拜託你!」一劈头就是陈宗翰摸不着头绪的一句话,不过肖素子看起来很清楚他们在说什幺,而且很苦恼的样子。

李天曦和陈宗翰都充满着兴趣,看着肖素子,等着一个解释,而肖素子只好一只手托着脸颊,开始说明这是怎幺一回事……

最近不单单是青城山的空间缝细有扩张的趋势,而在其他的几个地方也传出了些灾难,先不论是否有人在背地里耍阴谋,但空间裂缝的封印越来越不稳固是个事实。

而事实上,这样的现象是一个周期,根据姜家的纪录,每千年都会有一次这样的情形。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算是什幺太难搞的问题,虽然修练界因为热兵器的崛起而开始有些式微,但相同的,热兵器的普遍也是一只不可小觑的实力。

而现在所害怕的,其实是,一个不知道连到哪,不知道会从哪里出现,一个崭新的空间裂缝。

而很糟糕的是,已经有人发出了这个预言和警告,发出的人还是这方面的权威,不是什幺道听涂说,虽然说是如此,但确切的地点还无法精準的指出,只有几个可能之处,需要有人前去查探。

一听到这个该死的消息,就只能先祈祷这种裂缝别出现在上海、东京、纽约之类的国际都市里,否则绝对的不堪设想。

而肖素子的任务就是去勘查被列入名单之一的其中一个地点,听肖素子的口气,似乎有人从中作梗,而中间牵涉到了一些争夺肖家家主大座的丑陋事情,总而言之,肖素子负责的是一个虽然还不到九死一生,但也绝对排的前面几号的凶险地方。

比起愤怒,肖素子更觉得疲惫,不过当然也不会让现任肖家家主的宝贝孙女跑去送死,姜家与叶家也派出了几人同行,其中就包括了姜舞绫,而谢纾縭与江祥宇则是想要加入,在姜舞绫那边碰壁之后,自然就跑到肖素子这来纠缠。

「我虽然不知道是要去哪里,不过应该是个很危险的地方吧,那你们干嘛要跟过来?」陈宗翰大概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好奇的问说。

「因为爸爸说过,想要变强就是要不停的磨练」   谢纾縭鼓着脸颊脸红红的说「我们绝对不会变成拖油瓶的」

「可是……对你们来说还是太勉强了」肖素子只能期望这句话能打消他们的念头,不过相反的刺激了他们。

陈宗翰打断谢纾縭的开口「学姊,你们是要去哪里?地点是……?」

肖素子接过吸血鬼服务生送来的拿铁之后,撕开糖粉包,全部倒了下去,而陈宗翰则是伴了伴他的特调咖啡,很香。

「应该会是在中国的黑龙江或是辽宁那,地点还不是很明确,反正绝对不会是个好地方,也有可能是在太平洋的某个岛上,唉」

「我加入」陈宗翰没有想要问清楚细节,只是笑笑的说「可以吗?」

肖素子很高兴的点点头,她原本就是想要问问陈宗翰的意愿,在她认识的朋友之中,陈宗翰绝对是位实力高强,同时又可以和她并肩作战的人选,也因此肖素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

「素子姊姊,我要抗议!为什幺他可以加入,我就不行!」谢纾縭指着陈宗翰说道,看来她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在切磋大会上见过陈宗翰,而变异妖兽的时候,因为陈宗翰刻意隐瞒身分,也就不认识。

陈宗翰微笑的摊手,没有说话。

李天曦无视谢纾縭与姜祥宇,为难的说「我恐怕不大行」

「没关係」肖素子也知道天曦的身分很敏感,不好抛头露面。

「还有这件事最好不要跟李师翊说……」陈宗翰放低声音说。

「来不及了唷!我都听到了」

李师翊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吓得陈宗翰差点打翻他手上的特调咖啡,然后看到一张笑咪咪的脸蛋靠着自己很近。

「见鬼了,你走路都不出声的吗?」看到肖素子也是满脸的惊讶,她到底如何瞒过他们两位新生代高手的?这太瞎了。

「哼哼,竟然想偷偷瞒着我出去冒险」李师翊抱着双手,从上往下用下巴看着陈宗翰,然后语气笃定的说道「为了惩罚你们,我决定要加入!」

这还真的是个惩罚,陈宗翰心中暗忖。

  • 名称:仙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