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宠妃免费观看超清

「为什幺不行?」李师翊理直气壮的驳斥陈宗翰与杨鼎昇,一副要他们两个给个合理解释的模样。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杨鼎昇伸手拦住李师翊,掷地有声的说「就因为我是你的长辈,你爸也不会希望你冒这种险」

李师翊依旧一脸不服气的厥着嘴,看起来很不满意杨鼎昇说得话,她没有多说什幺,但她的表情就是写满着固执,一如她之前死缠着陈宗翰要学功夫一样,她就是那种说要做什幺,就一定会去做的人。

陈宗翰没有像杨鼎昇一样的企图说服她,只是平静的看着李师翊的双眼,清澈没有杂质的美丽眼渚。

开口轻轻的说。

「你不能跟上来,你只会碍手碍脚」很简单的一句话,陈宗翰没有修饰,说得非常坦白,像是要否定李师翊之前所做得所有努力一般。

丢下这句话,陈宗翰没有再理会李师翊,直直的走了出去,现在可不是安抚她的情绪的时候,局势严峻,快这幺一秒钟,说不定就能改变战局。

李师翊咬着嘴唇,只思考了一下,跟了上去。

「师翊!」杨鼎昇显得有些生气。

「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而已」不等杨鼎昇再开口,李师翊继续说「我现在的身份不是千金大小姐,只是一个受僱的保镳,所以我应该,也有义务要保护这里的人」

「可是…」杨鼎昇想要用言语去说服她,不过来是被李师翊打断。

「没有什幺可是,杨伯伯」李师翊认真的说「我离开家里就是不想继续以前那种生活,难道我现在就要放弃?如果我现在躲起来,和以前有什幺不一样?」

一边说视线扫向穿着华服狼狈不堪的人们,如果是以前,她能做的也只有缩在墙角,等待别人救援,因为外面正在发生的事,已经超过了常人的理解之外。

陈宗翰把他们的对话听在耳里,他一直都知道李师翊就是这种脾气,对于修练的事总是异常的狂热,但说实在话,实战对她而言实在是言之过早。

难道对她来说修练者就是一群实力高强的破坏者?

陈宗翰当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幺想的,现在也不是探究的好时机。

「如果妳真的要跟上来,跟紧我」陈宗翰说,同时把腰上刚刚从女孩身上拿来的剑递给李师翊「换掉你身上的那个玩具,试试看这一把」

李师翊身上挂着的是她之前拿来练习的那把剑,既然是练习用的,顾名思义,就是上不了台面,对陈宗翰来说就是玩具般的东西。

「好」李师翊接过之后拔开来看了看,虽然看不出什幺名堂,但外行人也看得出来绝对比李师翊原本那把好得多,吹髮可断的锋利程度,还有可以拿来当作镜子的剑身,想来原本的主人十分的爱护它。

「谢谢」李师翊适应的挥了挥说「还有你刚刚竟然说我碍手碍脚,哼,你等等就知道本小姐得厉害了,我可是和之前在百货公司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陈宗翰笑了笑,即使他也不晓得为什幺,很放轻鬆的笑了笑,这种对话就像是平常出现在学校相处时一样,平常的让人会心一笑,让人想要永久的守护这份平常。

杨鼎昇似乎是不放心般的跟了上来,年纪不小的他自然没有舞刀弄枪的兴趣,正在检查手枪的弹夹和手感。

像是要说给陈宗翰听的说道「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业余的射击冠军,师翊的枪法还是我教的呢」

李师翊点点头,陈宗翰不知道该不该期待一下这两位被他定位为累赘的人。

按照小夜说的路走,是碰上了不少己方的保镳,只是都没做什幺交谈,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忙碌着,忙着击中别人,同时也忙着让自己不被别人击中。

像是离开温室,进入了战乱区,所有人都开始小心翼翼,子弹射破窗户,然后猝然碎裂的情形,让李师翊吓了一跳。

有名异人正双手发出淡淡的蓝光,行使着不知道什幺样的能力,在窗户外奋战着。

继续走下去,果不其然,自己这一边有六个人正躲着,枪口从墙后探了出来,漫无目的的压制着对方,这里看起来原本应该是个交谊厅,只是现在枪痕累累的到处都是黑色的洞。

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三名修练者顺着路走了过来,那时这里就很有失守的可能性。

长方形的交谊厅开口有两个方向,不是正对着,而是斜对着,而离门口最近的摆设早就已经面目全非的难以辨认出它原本的模样,破碎的石块木屑不断的因为受到冲击而弹跳,让交谊厅更像是个废墟。

「现在是什幺情况?」陈宗翰也不啰嗦,开门见山的问。

虽然对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与一个年纪不小的男人,这样的组合感到讶异,但六个人里面还是有人开口回答「对方有四个人,三个在门口后面,一个在桌子后面」

桌子是石製的,现在被翻倒竖起拿来当作盾牌,上面密密麻麻的满布着弹孔。

四个人,和小夜说的人数有出入,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小夜只是感知当下的状况,她哪知道后来又会多了两个人。

陈宗翰想要尽快解决,紧了紧握住幽泉的那只手,然后开始思考最快速且效率最高的路径,心底有了个谱。

「可以帮我压制一下他们吗?大概三秒就够了,让他们暂时没办法伸出头来就行了」陈宗翰如此说道。

几个人端详着陈宗翰,像是要从他的表情上读出什幺般,最后里面看起来罪魁武的男子说「我们的弹药已经没剩多少,不过还是办得到」

听他这幺说,其他几个人似乎有意见,只是魁武男子举起手阻止了他们。

「就这幺定了」武断的说道,然后看着陈宗翰认真的说「别让我失望」

陈宗翰静静的点点头,然后把身体靠在墙上,深深的吁出一口气,让自己全身上下放轻鬆,再由丹田,头顶,脊随,把真气扩散到全身,幽泉延伸出实质的剑身,双眼血红,散发出的气息让四周的人感到压抑异常。

就像是电脑重新开机会跑得比较快一样,重新运起功法,也有着焕然一新般的功效。

明明站在他们面前的人还是陈宗翰,还是同一个人,但所有人都直觉性的觉得变了,危险与想要远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浑身不自在。

「阿翰?」李师翊像是要确认一般的问道,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熟悉,有点不安。

「干嘛?」陈宗翰说,而李师翊只是摇摇头,没有多说什幺。

做好预备的动作,陈宗翰说「帮个忙」

所有人移开视线,但过没多久又把视线对在陈宗翰身上,就彷彿,敌人不在对面,而是在身旁一般,更精确的说,陈宗翰只是站着就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生物本能如此的提醒着他们。

最后还是由魁武男子下令,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开火压制」

原本零星的枪战,突然变成狂风过境般的兇猛,的人都屏息的躲着,几乎是从对方缩起身子的时候开始,陈宗翰的身影就跳出了他们的视线。

他们瞪大眼睛,只看到陈宗翰淡淡的身影在移动,用他们不敢相信的速度,然后当盾牌的石桌喷溅的碎裂,后面的人受到某种巨力的腾空碰的一声撞在墙上。

接着的事情他们就完全不晓得,只是听到了枪声,闷哼声,还有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让人牙疼的声响。

一个人摔到他们的视线之内,看起来生死不明,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一动也不动。

「OK了」陈宗翰说,语气显得简单无比,像是刚吃完晚餐,然后做了个饭后运动般的无害简单。

所有人面面相觑,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修练者与异人的存在,但是过了今天,这个血腥之夜之后,所有存活下来的人都会铭记住这些非人的存在,原来所谓的力量,是超乎一般人所能理解的範畴之外的。

最先走过去的人是李师翊,她并不是为了关心陈宗翰,而是像是要确认什幺一般的凑到倒下的四个人身边。

「他们…还活着吗?」李师翊很不平静的问道,这是项只有两个选择的问题,而她的心底正抗拒着其中的一个答案。

「应该还活着」陈宗翰的口气还是一样的平淡,平淡的让李师翊甚至感到了一丝的畏惧,生死大事为什幺可以这幺的淡然?

李师翊没有再理会陈宗翰,放下手上的长剑,扶起一个口鼻正在流血的人,他手抽蓄的握着半截步枪,切面很整齐,不用说也知道是幽泉干的。

其他倒下的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受了外伤,李师翊他们不需要知道中间的过程,或者该说,这些伤口已经说明了刚刚的短暂瞬间,他们受到了多大的伤害,陈宗翰却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即使身为敌人,保镳们也有着物伤其类的悲哀,修练者的存在就像是要藐视他们累积的一切般,高高在上,俯视着他们。

阳鼎声不是个没见过大场面的人,虽然心里惊讶,但还是能够拿捏得住分寸,但李师翊可不是这个模样。

「阿翰」李师翊带着责怪的生气说「你下手一定要这幺重吗?」

对于这一句话,陈宗翰不知道怎幺回答的同时也有点恼怒,自己这样下手难道算重吗?对方可是抱着要杀死自己的决心在开枪,自己何错之有?

莫名的觉得有点烦躁,像是有什幺讨厌的东西在脑中徘徊。

「你们先躲到旁边去,有人来了」陈宗翰不想回答刚刚李师翊的责备,只是提醒其他人现在的状况。

保镳们互看了一下,就各自寻找了一个掩蔽物,躲在后面,而阳鼎昇则是受到他们的照顾,也蜷伏起了身子,减少露在外面的身体面积。

李师翊像是下定了什幺决心般,咬了咬嘴唇,动作略嫌僵硬的抽出刚刚拿到的长剑。

「你干嘛?」陈宗翰冷冷的问,搭配上他现在有点吓人的造型,确实充满着威吓力。

李师翊心里虽然不由自主的有点畏缩,但她还是直直的迎上陈宗翰的目光,像是说什幺理所当然的是一般「当然是要和你并肩作战啊」

陈宗翰现在心里实在哭笑不得,李师翊有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坚持在那种普通人会去迴避的点上,这到底该说是坚强?还是笨蛋?

「不行」陈宗翰虽然欣赏李师翊的作为,但这份愚勇只会造成她的命丧黄泉。

「你难道看不出来你根本没有实力去对付他们吗?」陈宗翰继续的说道,他已经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接近,同时对方很明显的也察觉到陈宗翰的存在,或许还要加上一个李师翊。

直直的走道对着门口,陈宗翰与李师翊站得位置让两边的人都毫无阻碍的看到彼此,两边的动作都是一滞,接着都是进入战斗的紧绷,一点点的危机感,一点点的冷汗,开始扩大。

「大小姐,算我求你」陈宗翰用嘴角轻轻的说「到后面去」边说边一步步的往前,凝滞的气势开始爆走,排山倒海的往前压去。

三名修练者,一个剑,一个刀,另一个比较特别,是把像是警棍般的短棍。

面对着陈宗翰的气势,使刀使剑的两人都不自觉的微微一缩,唯独使棍的来人不受影响,反倒是让身上的气息扑到陈宗翰面前,一股恢弘如同古剎般的气息。

在这不算长的走廊上,宽度也不过够两个大男人伸开手臂,实在不是个交战的好地方,可惜不能替换场地。

「如果我叫你们让路,你们肯定不会让开吧」说话的是使剑的精实男子,嘴脸看起来让人说不出的讨厌,尤其是他的目光不停的围绕着李师翊的身材,毫无顾忌的打量着,透露出来的淫邪根本不需要解释。

李师翊满脸的鄙夷,陈宗翰满脸的厌恶。

幽泉低吟,明目张胆的杀意刺向使剑的男子,充满着警告的意味,更多的是深深的恐吓。

「还是对小情人呀」使剑男子邪邪的说道,依旧肆无忌惮的盯着李师翊的身子。

使棍的的壮硕男子口气很平稳的发号司令「我对付这个男的,那个女的还有其他后面的都交给妳们」

点点头,使剑男子用让人觉得噁心的口气故作温柔的说「小妹妹,让大哥哥来好好照顾你」说完自己一个劲的大笑,提起剑来,端正的剑锋与剑式开始铺开,对象直指李师翊。

「去你的」陈宗翰心头上火,幽泉划出锐利的角度,搭上他惊人的速度,只留下一个残影的杀招。

「心浮气躁」壮硕男子用短棍接下陈宗翰的攻势,淡淡的脱口说道。

短棍术讲究简洁有力,也就是实而不华的技艺,是套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够练习且效果显着的功夫,而这短短的棍子,在一个能手之上,就化出无数的变化与走势,在打击与阻挡之间替换让陈宗翰一时无法应付。

说到底,陈宗翰是在忧心李师翊的情况而不停的分神,左手臂更因此而重重的受了一击。

就如同壮硕男子说的,心浮气躁是兵家大忌,陈宗翰则是深陷在其中,所有的动作都失去了灵敏与威力,只是一昧的抵挡,用眼角不停搜寻着李师翊的身影。

一个由下往上,如同上钩拳般的猛击,夹带着奔放的气劲,让陈宗翰觉得嘴里甜甜的,往后摔了下去。

狼狈,非常狼狈。

只是总算有空档让陈宗翰往后一瞥。

不停响起的枪声与东西破碎的声响,让陈宗翰良好的听觉无法听到使剑男子的声音,只看到他嘴巴的开合,陈宗翰看到的一幕,就是李师翊被逼着步步后退,而使剑男子像是逗弄般的对着李师翊。

只是这幺一幕,就让陈宗翰气极了,而忽略掉击来的棍端,左臂的疼痛才把他的心神拉了回来,只是他依旧咬牙切齿,恨不得做掉使剑的男子。

幽全完全失去平常的水準,连连的受创更是让动作失焦,他现在才发现到,自己一直以来引以自豪的,在生与死的缝隙间磨练出来的意志力,能够从容的笑看死亡的定力,原来竟是如此简单的就失去了把持。

心中的焦急不是因为自己的生死与否,而是紧紧的追随着李师翊的情况。

胸前被横棍扎实的打中,让原本往上提的一口气被打散,闷痛,可以想见胸骨应该凹了下去,撞在走廊墙上挂得一幅画上,浑身上下的刺痛,让原本心急如焚的陈宗翰,更加的提不上力。

「就因为一个女人而失去了定力」壮硕男子举着短棍瞧不起的说「可悲的男人」

可悲?

这两个字冲进陈宗翰的心底,想笑又想哭的情绪溃堤般的掩没着身心,自己很可悲吗?一个因为担心而分神被痛殴的男人,也许真的是可悲吧。

明明很清楚,现在唯有先解决掉眼前的敌人,才能去干掉可恶的使剑男子,但是心思就是无法专注在现在的对手身上。

一个劲得担心忧虑,反倒是没了解决事情的分寸,陈宗翰也没想过自己竟是如此。

一个跃起,躲开向自己挥来的短棍,幽泉如洒水般的薄薄剑气,像雨点般的打在对方的身上。

「小花招」壮硕男子浑然不理会,刚硬的拳头轰在陈宗翰的肚腹上。

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上再次的受到伤害,与之前胸口上的一击一样,沉重且扎实。

「真没趣」壮硕男子的口气索然无味,像是个玩厌了玩具的男孩一般,接下来的攻击越来越重,也越来越狠,而陈宗翰挡得越来越是无力。

李师翊一个惊叫传到陈宗翰的耳中,针一般的扎在胸口。

我究竟在做什幺?陈宗翰像是惊醒一般的心想,自己在挨揍时,李师翊可能正遭受到更可怕的事情。

强自振奋心情,幽泉凝练剑意,杀意斗生,陈宗翰总算是开始慢慢的回到正常的状态,但他必须承认,即使在正常的状态之下,他和对方的实力也相差无几,甚至可能是对方稍高一线。

不再被担心给困住的陈宗翰呕血的发现到,对方是个很纯粹的武者,一招一式总是充满着沉重的威力,中规中矩的像是翻印自教科书,心志坚定之辈,与陈宗翰不同。

心中在叫苦,可陈宗翰不敢犯和刚才一样的错,强自的收敛自己的心神。

幽泉劈出的剑罡让墙壁上多出了一道深痕,而短棍的直刺则是让墙壁多出一个小洞,力量完全收缩在一点,没有其他多余裂痕的小洞。

在这不大的空间之中,比起长剑,短棍更是佔到了优势。

「喝!」一个不属于陈宗翰或是壮硕男子的声音,两人朝声音得来处看去,是个男人仗着剑刺来,而这是陈宗翰与壮硕男子则都从交战中分了开来。

来人是叶腾,手上的剑充满着威势,明明很和煦的站着,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棵千年神木般的壮阔,他那像是有着生命力的气,正冽冽的如同狂风的狂暴,威严且肃穆。

「小兄弟,这里就交给我」叶腾看着壮硕男子如此的说道「请你进去里面帮助其他人」

关于这一点陈宗翰可是求之不得,点点头后就转身跑进了交谊厅。

从原本站的地方进去交谊厅内,明明只需要几步的路程,但就这几步的路,有可能接着的是让陈宗翰无限自责的事实,每踏出一步都让自己沉甸甸心情的加重了几分。

枪声歇了下来,让陈宗翰有着不好的预感。

看到了。

使刀的男子怒视着前方,刀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他的双手则是压在自己的大腿上,看来正想办法的止住血。

其他的保镳有些负了伤大口的喘着气,有些昏迷或是不知死活,刚刚的激战让原本废墟般的交谊厅更加的残破,让它的存在无限的向废弃建筑靠拢。

而最重要的李师翊坐倒在墙边,她的手上不是长剑,而是一把手枪,枪口对着前方,就是那个使剑的男子。

「小妹妹,干嘛这幺倔强呢?」讨人厌的声音,而他手上的长剑正指着倒在他脚边的人,杨鼎昇。

「阿翰!」李师翊看到了陈宗翰,声音里满溢着见到援兵般的喜悦,陈宗翰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地点不对,李师翊甚至会扑了上来。

使剑男子转头看了看陈宗翰「怎幺来了个小鬼,没看到我们正在忙吗?」

陈宗翰已经连开口都嫌麻烦,知道李师翊没有发生什幺事让他心中的大石放了下来,就连身上的伤也不怎幺痛了,开始脱掉一直戴在身上的手环脚环,之前即使发生再危险的情况也没有拿掉,是因为偏执的相信自己绝对能克服眼前的困难,但陈宗翰觉得自己现在并没有继续戴着的必要。

一方面是因为需要不受压制的力量,另一方面则是很想狠狠的揍眼前的男人一顿。

没有了心理负担的陈宗翰实力原本就不是对方所能招架的,掉下来的环带重重的跌在地上,让地面出现了好几个凹陷。

让原本要继续出言相讥的使剑男子脸色变了变,正色了不少,手里的剑也认真的举了起来。

不需要无谓的开场白,陈宗翰的左拳夹带着高速,像是要验证加速度定律般的,砸在对方的肚子上。

接着的是单方面的痛殴,即使是以一对二,中间的过程只需要省略。

「阿翰,住手!」李师翊看不下去的大声说道,而原本气燄嚣张的两人,现在都是中了好几个重拳的趴在地上,而尤其是那个使剑男子,已经失去了意识。

「阿翰!」李师翊抓住陈宗翰的右手,因为他手上的幽泉就要收割掉他的生命,而李师翊则是阻止了他的动作。

陈宗翰带着不解的看着李师翊「怎幺了?」

「阿翰,你现在是在杀人呀!」李师翊像是要提醒什幺重点般的说,就彷彿陈宗翰忘掉了自己到底在做什幺,不过陈宗翰还是有点不解,他当然懂得他在做什幺,而在这个战场里,他这幺做似乎没有什幺不对,或者该说,他做得再正确不过。

  • 名称:双世宠妃免费观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1: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