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战歌超清

在车子里,陈宗翰打开车窗,让风吹乱了自己新剪的头髮,看着快转流逝的风景,心神已经流转离了身体,正在胡思乱想然后思绪又像消失一样的脑袋空空。

李师翊则是兴緻不错的看着另外一边的风景,从一开始的水泥城市,然后到现在的幽静大道,两旁种着一排排的橡树,很有欧洲林荫大道的感觉,落叶滑曳飘下,古典优美的氛围。

驾车的是陈宗翰之前的老相识,肖逢,一样的喜欢在车里听听简单的音乐,渲染着车内的空间,晕出淡淡的惬意与轻鬆。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尖尖的红砖屋顶,像是平常在电影里看到的欧式会馆,有着宽阔的庭院花园,四层楼高,富丽堂皇的同时又带点农村气息,朴实但在小地方却很精巧,就连陈宗翰也感觉得出此处的华贵。

远远的就有着一道关卡铁门,站着四名彪形大汉,警卫室内的似乎还握着一把冲锋枪,看来警戒的规模出乎预料的高。

肖逢轻轻的让车子停下,扬了扬手中的证件,而一名大汉拿出一份名单确认之后就放行让他们通过,车子起动滑过了一个转弯,陈宗翰感觉到许多隐藏着的视线正在扫视他们,然后又回归黑暗。

看来暗哨也不少,陈宗翰闭起眼睛,可以感觉到十几对的视线。

「戒备的规模这幺大」陈宗翰睁开眼说道。

「不只是一些政商名流,好像就连一些黑道大哥也会来参加的样子」肖逢不在意的说道,这些事都和在场的三个人没有关係,需要做的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

陈宗翰碎碎念说「有钱人还真是无聊」这是赤裸裸的嫉妒,而李师翊则是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会说这种话的人,只证明了他没有钱。

越往前驶,又过了三道的关卡,戒备的规模也越来越强大,个体的实力也越来越强,但目前陈宗翰还没有感觉到任何修练者的气息,倒是有几个气息比较平和的异人混在保镳之中。

最后肖逢把车停在了会馆后门的停车格,三人才刚下车,就有几个人迎了上来,两名服务生打扮的人簇拥着一名穿着得体,胸前挂着一个经理牌子的男人,露出礼貌性的笑容迎了上来,微微弯着腰和肖逢握手寒暄。

简单的问候之后,肖逢介绍的说「这位是这次会场的经理,赵博成,你们就叫他赵大哥就行了」

「不敢当、不敢当」赵博成虽然是普通人,但因为职业关係,以前也和修练者打过交道,他可不会认为眼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会是他可以随便使唤的人。

「就我赵经理就行了」赵博成也分别跟陈宗翰与李师翊握手示意,打过招呼。

「陈宗翰」陈宗翰微笑的说。

「李师翊」李师翊在外人面前都缺少着表情,现在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但此赵博成也只是笑一笑,更难搞得他也见过,他的工作就事要处理这些人与人之间的麻烦事。

「你们好」赵博成微笑的说道,领着两人进入会馆「那我们就先来安排一下巡逻的路径和区域吧」

肖逢也只是载他们两个人过来,挥挥手就上车离开。

从后门经过厨房走到了一楼辽阔的主厅,看起来布置正进入最后的阶段,许许多多的人正在忙碌的进进出出。

走到这的一路上,赵博成看似不在意的介绍这间会馆,同时也在观察着他领着的两人,他曾经听说过,修练者的修为可以反映在他们的脚步声上,因此他一路上都侧耳倾听,从头到尾都只有两个脚步声,少了一个。

这个方法赵博成屡试屡效,肯以用来确定修练者中是由谁带头,因此他自然是不会忽略掉相比一旁美丽少女而言,比较不起眼的少年,或许应该说他才是重中之重,以貌取人这种低级别的错误,是不会出现在他这幺专业的人身上。

陈宗翰虽然很想戴起白面具,但这幺做在这个人潮来往的地方似乎太过引人注目,所以只是戴起一个墨镜,一边听着赵博成的介绍,一边留意四周的变化,他已经习惯这幺做,尤其是这种不熟悉的地方。

在这种会场里自然是不会留有太多保镳,就算有也必须是十分受到信赖的,关于这一点自然是不会有陈宗翰两人的份,即使实力再高强也没用,因此两人负责的是整个会场的外围,也就是会馆的庭院花园。

至于其他的杂项,赵博成自然也不会太过要求,只需要别打扰到会场内的宾客,其他的他也不太要求。

陈宗翰听起来只觉得,自己当真应该带一个吊床来,绑在树中间,刚好可以让他睡一觉,这里的风景怡人,睡起来肯定舒服。

知道了大致的工作流程,赵博成也就只好先失陪,继续去準备他的工作。

「真无聊」李师翊开口的第一句话,她也带着墨镜装帅,两人的胸前也都挂着一张证件,右耳都别着一个耳MIC,一身的专业行头,可惜实在不需要做些什幺,另外她的西装下挂着一把她平常用的剑,陈宗翰的幽泉则是绑在小腿。

反正只要在会馆入口的右侧庭园以及后门附近闲晃,说句良心话,这种事五岁小孩也办的到,庭院外也布下了层层的巡逻人员,实在是没什幺好担心的。

「无聊也不错啊」陈宗翰一点也没有敬业心态的说,看着许多人忙进忙出,反正工作也还没有开始,乾脆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一张阳伞桌下,悠闲的像是来渡假。

李师翊则是走到一个木头小桥上,看着小河流在沖刷着岸边,也不像是来工作的。

会馆旁的设计像是渡假村,除了许多的设施来游玩之外,也很适合休闲与放鬆心情,就譬如现在的两人。

星期五基本上是一上完课就赶了过来,只是晚会是由晚上九点才开始,现在才六点出头,还没到正式开始的时间,一切都在做最后得确定。

陈宗翰睡了一会之后,就有两个服务生端来两份餐点,看来是要先填饱这些工作人员的胃,好让他们等等不会一直往厨房跑……

简单的用完餐,陈宗翰再次的坠入梦乡,李师翊则是坐在他的身边,运起功法,抓紧时间的修练。

七点之后,陆续的有人开始进场,外面已经是一片热闹,什幺立委、参议员、政经大老、还有带着小弟的帮派老大,总而言之是各方人马齐聚一堂,每一个放到外面都是个人物,今天的聚会似乎是给一些人磨和感情,或是谈谈合作用的。

一开始人少的时候还好,但随着人数渐增,有些人往会场外的凉亭桌椅移去,而这样子的情况下,陈宗翰与李师翊的模样就显得格外刺目,明明是保镳的打扮,却占着一个位子,更扯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倒在桌上昏睡,另一个则是闭目端坐着。

陈宗翰其实也不是故意摆显,纯粹是今天早上被他头痛的数学杀死了太多的脑细胞,现在正在培养新的健壮脑细胞,而李师翊则是沉浸在滋养内力的心境中,不想理会外界的眼光。

久了自然会有人过来点醒他们,两个一样穿着黑西装的护卫人员,走到他们的身边,而陈宗翰则是立马的清醒过来,这点危机直觉他还是有的。

「小夜?」陈宗翰一抬头就看到了熟人,原本拔起的气势也都降了下来。

而跟在小夜旁边也是熟人,就是雷他们一伙的青鬼,只是现在头上没有包着头巾,两只刺着刺青的双手也都藏在袖子里。

「你怎幺在这?」青鬼认出了陈宗翰,其实青鬼是这一区的负责人,也知道有两名修练者被分到了这一区,只是一直没有上来打声招呼,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熟人。

听到他们的对话,李师翊也好奇的睁开了美目,隔着墨镜打量着两人。

青鬼看了看附近转来的目光,低声说道「换个地方聊吧」

后来青鬼伤势好得很快,这也归功于他平常都有在锻鍊身体,至于雷的情况则是糟上许多,死气蔓延全身,给了雷过于强大的力量,现在则是有些失控,一直在做着治疗,至于主治医师似乎就是肖逸,不过说是治疗,反而更像是在研究……

铁人的情况青鬼也有点听说,似乎从他那里一直得不到什幺有用的情报,而那个屏障男是个蛮有名气的职业佣兵,在严密审问之后,肖家放过了他,听说他出了肖家的大门时,感动的当场大哭。

韩信、小川、伊芙都在雷那边,而他们两人则是出来赚钱,毕竟医药费还是必须付的。

有了小夜如同人型雷达一般的能力,维安方面自然会强上许多,而青鬼的隐匿能力在黑暗里往往能够反袭击对方,因此两人一直都是护卫时,许多人争相争取的对象,比一般的修练者都还要受欢迎。

陈宗翰简单的把李师翊介绍给他们认识,而青鬼看到李师翊时稍稍恍神,被小夜看在眼里,吃醋的捏了他的腰际软肉。

四个人往外走去,可在途中却有人把他们给拦了下来。

有时候就是这样,即使什幺事也不做,麻烦就会自己找上门。

不知道是因为看刚刚陈宗翰两人的工作态度不顺眼?还是想来一幕半路调戏美人的老套路?又或者纯粹的数只数到他们?不管如何,现在就是有几名私人保镳刻意的挡住了路,而且来意不善。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言之有理。

找麻烦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你懂,我也懂,是人类互相沟通的某种玄密工具,超过言语与手势的国际语言,往往只是一个动作或是一个眼神,就能够很简单的辨识出对方是来找麻烦的。

而陈宗翰不是瞎子,也不是白癡,自然懂得对方的意思,他只是不懂自己又哪里得罪他们了?躺着也中枪?

「有事吗?」青鬼说,他的脸色也很不好,即使不惧,他也不想和自己保护的对像有什幺冲突,这样子的话也太本末倒置了些。

「是我找你们有事」开口的是不远处的一名男子,白色西装显得优雅考就,而他的身边则是坐着一为刁着雪茄的男子,看起来约五十多岁,随意的坐着,看起来很是熟悉这里,是个混迹多年的老人物。

另一边坐着的是那位白西装男子的女伴,面目姣好,穿着一件紫色露肩晚礼服,带着笑容陪坐着。

「有什幺事吗?」青鬼也不移步,直接站在原地开口,他其实也没有买他们单的必要,职业道德或许重要,但如果对方是存心来找麻烦,就实在不用犯贱的搭理。

「你们也不用这幺抱持着敌意」白西装男说「我们只是有点事情想要请教」

青鬼耸耸肩,其他的三人也跟着走了过来。

首先对方都把目光关注在小夜和李师翊的身上,女性的保镳也不是少见,毕竟很多女性的贴身保镳也有特别要求是女人,而是因为两个人都不像是保镳,更多像是参加的宾客。

李师翊与小夜的美貌当然是其中一点,另一点则是两人身上都没有股剽悍的气息,小夜还好上一些,至少也算是出生入死过,但李师翊就真真正正的是个千金大小姐,一般人也许看不出来,但在这个只有宾客与工作人员的场合下,她身上那股气质实在无法掩饰,与剽悍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也因此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李师翊身上,搞得她十分不自在,不由得说道「干嘛?」

白西装男摇摇头,也不去追问这种事情,而是看着青鬼问「你就是这一区的负责人?」

「没错」青鬼说,口气里没有着一般保镳会有着的谨慎。

「那你觉得这一次的维安怎幺样?」白西装男靠着椅背说「说说实话」

青鬼瞇起眼睛看着他,不发一语。

似乎是看出青鬼的沉默意思「你不用担心,我没有什幺恶意,你不觉得这一次的维安很杂乱吗?」

凭良心讲,确实是这样,青鬼也不是什幺菜鸟,自然看得出这次的人事调派有些问题,但他也没多说些什幺,他的工作也只是这一次的活动维安,只要不干扰到他这一个出发点,就算全部都换人他也无所谓。

「这一次的维安工作是由许多不同单位、不同公司的人连手负责,简单的说,这一次的维安工作其实是一种竞争,要分出优劣的一次竞赛」白西装男笑笑的说。

可能是因为保全保镳的市场太过膨胀,人太多也就造成良莠不齐,这一次的聚会就有一点是关于这个议题的讨论,保镳护卫的实力是在场所有人宾客关心的重中之重,混迹越久也就代表踩过越多人的头顶,冤家仇人自然也就不少,他们也就越需要可靠的人来保护他们。

市场的供需当供过于求的时候就必须要求品质提升,这个法则到哪里都是适用的,不论是对物还是对人。

「而我就是这一次参与维安工作的其中一家」白西装男稍稍骄傲的说,在这种充满着大人物的地方还有着话语权,本身就是值得骄傲的地方,尤其是他年纪并不大。

青鬼烦烦杂杂的听他说着,已经有点不耐烦,他说这幺多,根本就和他无关。

「有什幺事?」青鬼说道,已经透露出一丝不耐。

白西装男因为被打断接下来的长篇大论而愣了一下,不过还是保持着风度的说「青鬼先生,那我就有话直说了,我们公司想要邀请你加入」

「没兴趣」根本连思考也没思考,青鬼回答说。

被这幺乾脆的拒绝,似乎超过了白西装男的想像,他怔了一会,然后苦笑的说「冯老,您说的还真準」

白西装男口中的冯老就是一直没有开口,抽着雪茄的双眼扫着眼前的四人,带着老练与精明的目光最后定在了陈宗翰的身上,徐徐的吐了一个烟圈,长辈的口吻说「小刘你还太嫩,许多事情你都还不知道,就凭一句话怎幺可能打动名闻遐迩的青鬼」

陈宗翰只要事情不关己身,就很直接的站着把自己当作一尊雕像,不过对于老冯口中说的『许多事情』他隐隐的觉得,对方也是一个知道异人与修练者存在的普通人,而那个小刘很明显的并不知情。

白西装男拍了一下额头「对呀,失策了」离开椅背,正坐的接着说「那不如我们来谈谈你以后的待遇怎幺样?」

「你们慢慢坐,我们先告辞了」青鬼已经懒的搭理他,不想要理这个男人。

白西装男小刘一脸的尴尬,而老冯则是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陈宗翰也是笑了笑,李师翊则是摸不着头绪,以一般人的角度来看,刚刚进行的方式对于青鬼已经算的上是礼遇,至少她就不懂青鬼怎幺会这幺的大牌。

「等等」似乎是不想就这幺丢脸的收场,小刘开口阻止他们「条件都还可以谈」

看来他对于青鬼是势在必得,也侧面的表示了他对于这一次的维安议题有着不小的野心。

一个不友善的声音。

「我都不晓得现在的保镳这幺的大牌」语气里有说不出的讥讽,握着一杯红酒走近,是一名有着草莽气息的汉子,背后跟着两名小弟,左脸颊上有道刀疤,看起来颇为狰狞。

草莽汉子继续说道「先是在这种场合占着一个位子,接着又不给冯先生面子,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果然会有人看不过去,陈宗翰与李师翊一开始的行径确实嚣张了些,接着青鬼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好好先生,冲突的发生就是这幺的简单,只是态度上的问题。

一般来说,既然是收别人钱的保镳,态度自然不会这幺的嚣张,就算遇到难伺候的主子,通常也是忍一忍就算了,可异人与修练者就又是另一种情况。

这就是异人、修练者、普通人的冲突之处,这里发生的事也是一个缩影,这三种人类之间的关係缩影,谁也不认为自己有什幺不对,哪怕是陈宗翰,也觉得不怎幺样,顶多就是道个歉就算了,根本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看在别人的眼里,就不是这幺一回事了。

这个草莽汉子是出了名的暴躁与重视礼数,年轻的时候就曾经剁了自己手下的手指,就因为他们对于对方谈判的老大不尊重,同时他在黑道中有着威名,因此慢慢的也有些看起来就适合拿刀枪而不是叉子的非善类,开始注视这里。

原本的小小磨擦,已经开始酝酿成一个风波,就连原本待在大厅的男女也有人开始往庭院聚拢,事情越来越不好下台。

小夜拉了拉青鬼的手,而青鬼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陈宗翰也是皱皱眉。

冯老也是不想搞得这幺难下台,摆手说「不过是生意上的一点磨擦,没事,没事」

冯老的地位肯定不一般,草莽汉子说「既然冯老都这幺说了,当然没事,不过,另外两位就有事了」

冷冷的看着陈宗翰与李师翊,而其他人也就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这下尴尬了,这是当下陈宗翰心中浮出的想法,他只好在众人面前抓抓头。

「我道歉」陈宗翰说,反正一开始错的的确是他,道个歉也无所谓,更何况他也没什幺明星包袱。

「我道歉」李师翊虽然不太想,不过也还是跟着陈宗翰这幺说。

「道歉如果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也就不需要警察了,我们黑道肯定可以更兴旺」所有听到的人都幽默一笑,但没人怀疑他口气中的认真。

「我不晓得你们是谁的人,但在我那里谁要是胆敢这幺做,我绝对会剁了他们的尾指,不过你们只要磕头道歉就行了」

磕头道歉?陈宗翰隔着墨镜和李师翊对看了一眼,做得到吗?答案是否定的。

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

青鬼小夜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旁的人也都是抱着旁观者的心态看着事情发展。

不过有一个人倒是很着急。

就是这一次整个聚会的负责人,赵博成,他现在可谓心急如焚。

这种冲突实在是让他不晓得该怎幺办,两边都不是他惹得起的人物,一边是知名的黑道大哥,一边是深不可测的修练世家,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他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硬着头皮上。

「张大哥,陈兄弟也不是故意这幺做的」赵博成这个和事佬是当定了,一不小心说不定是两边都得罪,搞得里外不是人。

「嗯?」草莽汉子,也就是赵博成口中的张大哥,疑惑道。

看张大哥口气有点鬆动,赵博成连忙的说「这两位其实是我们请来的贵客,是这次的护卫中请来的高手,专门在这里保护重要人士的安全」

「高手?」这两个字挑起了张大哥的好奇心「我倒是想要瞧瞧」

赵博成真想要掌自己的嘴,事情被他导向了一个很不妙的方向,修练者可不是什幺给别人看杂耍的猴子,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幺要接下这份工作。

又一个人突兀的插入对话,不晓得是不是要把事情搅得更混浊。

「在这里似乎也太伤大家的雅兴,不如就让这位陈兄弟和张大哥移驾去别的地方聊聊吧」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笑吟吟的说道。

这个人看起来很自然,自然的让陈宗觉得不对劲,刚刚他没有发现到那个方向还有一个人。

既然有人这幺说,赵博成当然是赶紧顺势接了下去「对对,在这里确实不好」

连忙带着一伙人换了一个地方,原本围观的人群中,有些人跟上,而一些想要看热闹年轻人则都被阻止留下,跟着移位的多是一些成名多年的人物,最后停在一个清静且人数也少上许多的地方。

在途中,出面打圆场的中年人说道「敝姓叶,叶腾,不知道小兄弟是哪家人?」

很明显的是针对着陈宗翰而来,许多人都是半知半解,冯老与赵博成也只是略知一二,更多的是听不懂他们的对话,譬如一些保镳,一些黑道份子。

「肖家」陈宗翰说。

  • 名称:45战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2: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