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欲望超清

一个和每一天都差不多的平凡无奇的一天,一样的从陈宗翰沉浸梦乡过久,被大姊给叫了起床开始,然后匆匆忙忙的换装与刷牙洗脸,嘴巴咬着一块牛角麵包,口齿不清的和家里的人道别。

之后大姐则是又回到了陈宗翰的房间,她最近迷上在网路玩聊天室,不知道用什幺方法拍出了一张照片,上传到网路上,别人都是越修越美,大姊则是稍稍改得暗沉一些,不过还是造成了塞爆网路。

获选为整个社群里的今日最正妹,陈宗翰知道这件事之后完全的无言,想不出来大姊怎幺会有这种调戏清纯少年郎的嗜好,不论电脑对面的人是几岁,都绝对敌不过大姊的岁数,相比之下绝对清纯,绝对少年。

陈宗翰在心里暗暗腹诽,对方暗乐以为的小绵羊,根本就是个装年轻的大魔女,上当了还不知道。

对于大姊近似于无厘头的蹉跎时光方式,陈宗翰只能感到无限的景仰,同时也警告自己以后千万别相信聊天室里的那些大姐姐,说不定是一只耐不住寂寞的千年老妖。

暂且不论这让人侧目的现象,其他的事情还是一样照着原有的路线前进。

只是李师翊突然说得一句话让陈宗翰惊吓。

那时,李师翊一如往常的趴在桌上,一样的懒散姿态,完全不见她练剑时的那种火热亢奋,正用一支蓝笔戳着桌面。

陈宗翰则是坐在她的身后观察着她的动作,反覆然后心不在焉的动作,接着她喃喃的说道「怎幺办,没有钱」

碰!

陈宗翰一个不小心摔在地上,让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他尴尬的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张张手表示自己没事。

「去,作怪啊」王志豪边拖着地边嗤道。

陈宗翰忍住回嘴的冲动,在李师翊一副莫名奇怪的表情下回坐到椅子上。

虽然说不是很清楚李师翊家里的经济状况,但就她住的社区、还有她家里的装潢摆设、她平常的穿着打扮,可以轻易的看出她绝对是出生在富贵人家,而且应该不是普通的有钱人。

就算是有钱人也是会有没钱的时候,这个道理并不难懂,只是陈宗翰还是一个惊讶的有违高手风範的摔倒,就和这个道理一样,再厉害的人都有摔倒的一天。

而且就是今天。

李师翊突然转身直直注视着陈宗翰的双眼,绝对不是含情脉脉,而是带着想不起什幺事情的表情,让陈宗翰被看得心里毛毛的,在心里细细数着自己最近干的事情。

李师翊突然的一脸恍然,看起来是已经想起来了是什幺事情,然后伸出纤细滑美的玉手,掌心向上的伸在陈宗翰的面前,这种动作通常只会出现在和别人要什幺东西,或是别人欠什幺东西的情况。

「阿?」陈宗翰真真正正的一脸茫然,他的记忆里并没有印象欠李师翊任何东西,充其量就是欺负她,或是被她欺负。

李师翊竟然笑了!

只是笑得陈宗翰遍体生寒,一种恶魔对待羔羊的狞笑。

「一百万」李师翊笑笑的说。

「一百万?」陈宗翰不解的重複。

「你欠我的一百万」李师翊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每次出现都不是好事,看来有人要倒楣,而陈宗翰很有自觉的认为那个衰人就是自己,只是就算要死,也要搞清楚自己为什幺会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我什幺时候欠你一百万?」陈宗翰真的没有心虚,只是根本不记得有这件事,有吗?

李师翊真的在笑,缓缓说「就是你之前帮你的死党朱士强顶替那一百万啊,别说你忘了」

陈宗翰想起来了「等等,那你不是……」

很直接的打断陈宗翰的辩解,说「欠债还钱」手往前再伸,一副有理走遍天下的模样,虽然陈宗翰觉得道理这种事根本跟她沾不上边。

这突然让陈宗翰想起他第一次作任务时,肖素子给他一张提款卡,一直放在皮夹里,没有机会去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钱,至于另一张肖家的证件,陈宗翰倒是常常翻出来看看,总觉得很有趣。

「大小姐,妳先说说妳怎幺会缺钱好了」陈宗翰无奈的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当下吐出一百万给李师翊,因此转移话题是最好的策略。

收起笑容,双手托住脸颊,露出一个混着懊恼以及愤愤的表情,顺带一提,陈宗翰的心跳不争气的多了几拍,感到不妙的他,赶紧转头面像正在擦讲桌的蔡仪婷,真是可爱。

「还不是因为我的帐户被冻结了」李师翊闷闷的说「结果现在我身上的钱就没剩下多少」

「你怎幺会突然这样子?」陈宗翰不由自主的好奇。

「当然是因为我爸妈把我的帐户锁起来了啊」李师翊依然闷闷的语气。

「我是问说,你的爸爸妈妈为什幺要这幺做?」

李师翊眼角撇了陈宗翰一眼,似乎在心中思量着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乾脆敷衍他。

「因为我爸妈很不高兴我自己跑出来住,自己跑来这间学校」李师翊说。

虽然感觉起来一定省略了许多东西,就譬如上次校庆时出现得李师翊的表哥,她都没有打算说明什幺,自己的身世之类的也不愿意去谈,感觉上有点刻意的迴避,但也没有随便的敷衍陈宗翰,也算是不错,有进步。

「可是那你的房子?」陈宗翰接问说。

「好险已经付清,不然的话我的负担会更重」李师翊叹了一口气。

陈宗也跟着她叹了一口气,接着又问说「妳原本是读哪里呀?」

「你不要以为一直转移话题就可以不用付钱,一百万,快」李师翊很直接的说道,根本不理会陈宗翰其实煞费苦心,脑袋运转着无数情境模拟的衍生话题,现在都作废了。

「可恶……」

一百万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高中生能够随便拿出来的数字,就算是修练者也不行,至少陈宗翰办不到,根据肖素子的说法,陈宗翰那张提款卡里面有台币约六十万。

以陈宗翰的身手来说确实少了点,但毕竟是第一次的任务,属于菜鸟价格,也已经是王上校看陈宗翰超额完成工作,有再加上十万,不然原本应该是五十万。

陈宗翰想想也很感慨,那一次有多少人是为了这区区的五十万赔了一条命,不论是修练者、佣兵或普通人,每个人身上都标着价码,似乎强一点的人命就比较贵,弱一点的命就比较贱。

人们总是爱说生命无价,真是天大的笑话。

世界上不知有多少人的性命根本不值钱,少少的几万块就可以买兇杀人,如果收穫再加个几万,自己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业余杀手,也省下了不想弄髒手的那几万,甚至可以不留下不可信赖的证人。

用金钱去衡量一个人的生命,让每个人都彷彿丧失了某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本质,多了某种沉重的现实,抽离了书本里云云的空泛神圣。

在我们的工作里,随时都有可能夺去他人的生命,双手沾满血腥,原来我们赚得就是死人钱,修练者们不过是些强大的恐怖份子,异人们则是比较涣散一些的黑道份子,普通人就还是普通人。

真不晓得这是什幺世道?陈宗翰难得的愤世妒俗,心情有点小糟糕,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身分,也许是想到那次的行动,也可能只是有些偶发性的歇斯底里。

这几天又继续上演着之前停演的戏码,一个以追逐为主题,演员由李师翊与陈宗翰担纲,充分的以抽象的追逐概念为主题,在校园班级散发出无限的热力,仓皇之中又带着一抹从容,快步竞走却快得不可思议,青春正在燃烧。

至于追逐的原由,已经不可考,根据目击者指出,似乎是以『阿堵物』为出发点所展开,但究竟如何?当事人也不愿意说明,不停的迴避着镜头。

这两天李师翊就是不停的向陈宗翰追债,而陈宗翰就是不停的逃债,可两人是同班同学,想跑也没地方跑,位子就在前后而已。

「拜託,我现在哪里生一百万给你啊」陈宗翰语带无奈的说道,他不是不还,而是还不起。

「哼,你自己想办法」李师翊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地点是在公园,而肖素子依约前来时就看到了这一个诡异的画面。

平时趾高气昂的现在可怜兮兮,平时被言语刺得遍体麟伤得现在正高高在上,什幺时候位置互换了?

「是怎幺一回事?」肖素子好奇的眼神正逡巡着两人。

李师翊很是简明扼要用手指着下位者,也就是陈宗翰,有点得意的说「这家伙欠我一百万」

「不是,这中间……」陈宗翰张口想要解释。

李师翊打断说「不管中间是怎幺一回事,你是不是有欠我一百万?」

陈宗翰哑巴吃黄莲「是…」

「那就对了」

肖素子只是摀着嘴轻笑,看起来一副很乐的模样,每次她对于两人的关係觉得有意思,也觉得两个人都很好笑。

「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工作可以给你们」肖素子停下笑声说道,陈宗翰发现自己原来还有一个肯伸出援手的朋友,感动,水汪汪的感动。

看到陈宗翰感动的无以复加的神情,肖素子恶寒,后退以拉开安全範围,即使有人因为情绪激动而越礼,也可以立即斩杀。

「我还是简单的说明一下工作的内容,至于接不接就看你自己了」肖素子说。

简单来说,是一个护卫的工作,保护的对象是一群人,详细一点来说,是一群有钱有势的普通人,地点是一个会场,工作就是维安,没什幺难度,也不会有什幺挑战性,基本上是一个很阖家平安的工作。

需要做的就是人出现在那,然后什幺事也不需要做,不要插手到原本的维安体系里,不要搞乱,就把自己当作花瓶之类的摆设,不过要记得自己不是去郊游的。

一般来说,不管是异人或是修练者都不会打这些普通人的主意,一方面是吃力不讨好,既然是有钱人,身旁的保镳肯定不少,越是有钱,越是怕死,身旁的保镳自然是越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幺做是会受到执法队的追杀。

执法队是异人以及修练者的管理者,由德高望重者和各大世家的人所组成,实力绝对不容质疑,也绝对的不讲情面,隐藏于黑暗,戴着面具,是许多为恶者的恶梦。

通长执法队是不会干涉修练界的纷争,只不过如果牵涉进普通人的社会,就会强力的杜绝根源,这是维持平衡的手段,是修练者、异人、普通人之间的一道屏障,长久以来一直维持着,让人类社会不至于崩毁,让宵小终生担心害怕。

黑暗的存在让这个世界维繫着安稳的光明,执法队的存在已经可以追寻千年,威名赫赫,让所有想打普通人主意的人,在行动之前必须慎重的考虑考虑,尤其是大笔的买卖,更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修练者、异人、普通人,之所以可以长久的维持着平衡,执法队的吓阻能力自然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则是许多修练者、异人的入世,入是之后不可避免的会有普通人的朋友、妻小,这时也自然不会放任旁人迫害普通人,爱屋及乌的心态。

情感血缘的连接,其实才是对付这种情况的最佳手段,这个世界上有正义感的人还是不少的。

就以往的经验来说,这种护卫工作只要不是有什幺特定的仇家,或是保护的对象完全是头肥羊,基本上修练者的出现也只是压压场面,过过场,让他们安心的存在。

「听起来很好赚」陈宗翰说。

「因为保镳的人数不少,时间也短,基本上报酬不高就是了」肖素子说「一般来说也就是二三十万」

这幺好赚,去摆摆POSE当花瓶就可以赚到一般刚出社会的新鲜人十个月的薪水,看来以后这种工作要多接接,不用出深入死,还有钱拿。

「我也要去」李师翊像是一个讨糖吃的小孩,看着肖素子。

陈宗翰不表示意见,以询问的眼神看向肖素子。

「基本上是不会有什幺问题」肖素子说「只是师翊要先办一张证件就是了,还有就是要注意别和其他的保镳起冲突,看不惯修练者的大有人在,即使你不惧也尽量别惹事生非」

陈宗翰耸耸肩,这点应该不会有什幺问题,自己本来就不是那种能够随便得和别人起冲突的料,要特别注意的应该是旁边那女人。

李师翊很有自知之明的接上话「人不惹我,我不惹人」

「还有就是你要保护好师翊,保镳里面本来就是龙蛇混杂,很多的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伤不到你,但伤的到师翊」肖素子告诫的说,言内之意就是陈宗翰这次的工作其实是保护李师翊这个跟屁虫。

「至于其他的东西我会帮你们处理,时间是在这星期的星期五晚上到星期六,记得把时间空出来就行了」肖素子觉得也没什幺好说明得了,即使出了什幺事,以陈宗翰的实力而言,应该是不会出什幺意外发生。

陈宗翰现在才注意到李师翊今天没有带她平常用的那把配剑,两手空空,只有一个今天上课的书包。

「你今天没有打算练剑吗?」陈宗翰问说。

「嘻嘻,我要跟你们说一个好消息」李师翊笑嘻嘻的说「李天曦姊姊已经醒过来了!」

「欧?」陈宗翰说。

「她说她想要见见你们,所以我们现在就回我家吧」李师翊说,带领着众人朝她家走去。

天人,天界的住民,传说中的存在,一直以来民间都有许多的流传,一些仙神的下凡传说,说不定指得就是这些天人,偶尔的破碎虚空来到了人间界。

陈宗翰现在的心情有些小紧张,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叫到训导处,忐忑不安的小孩,见得是一位身分尊贵的人物。

肖素子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让人看不出来心里在想什幺,真想知道她会不会紧张,如果会的话,会让陈宗翰的心里有些安慰。

李师翊这个走极端的人,平常不是一脸的不屑无表情,就是满脸写满着欣喜与雀跃,而现在则是属于后者,看来李天曦很对她的味。

「姊姊」李师翊一打开门,蹦蹦跳跳的走到客厅。

「回来了」是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却带着一点历经大劫之后的成熟悲伤,触动着人心里柔软的部分。

天仙!这个词安在李天曦的身上再适合不过。

单单论美貌身材,想来就已经没几个人可以匹敌,再加上仅仅是坐在沙发上就流露出来的气质,完全是个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有点娇弱的楚楚面孔,让人无法想像当年她与倪恆的疯狂行径。

陈宗翰虽然早就有了心理準备,但视线依旧移不开,不礼貌的直看着李天曦,绝对不是心有歹意,只是从没想过有女人可以如此的美。

虽然之前冰封时就已经惊豔过一次,但活生生的人出现在面前,给人的感觉又完全不同,就像是从画布里爬出的美人,有点梦幻,有点不真实。

「你们好,你们应该就是师翊的朋友吧,也是就了我们夫妻俩的恩人」李天曦真挚的说道,发自于内心,陈宗翰似乎有些理解,倪恆与她感情是如何的深。

同样是真诚的人,同样有着些许悲伤,相似,相怜,相爱,不能分离,无法分开。

李天曦站起身来,很慎重,很严肃的弯腰鞠躬,是一份很大的礼节,两人受宠若惊,由其是陈宗翰,他的出发点真的没有这幺的伟大,只是一个刚好有这个能力,刚好的想要管管闲事,然后把李天曦给救了出来。

陈宗翰其中花的力气其实没有很大,紫仙玉一开始就是现成的,业火可以视为陈宗翰的某种修练,而这些原因加起来就造就一次的援手相助,宗翰或许不算是什幺事,但对于当事人而言却意义重大。

陈宗翰受不起这种大礼,连忙摇手阻止「别这样,我真的没做什幺事」

「对呀,姊姊,没有必要去感谢这个家伙」李师翊说道,陈宗翰虽然觉得这句话里暗藏贬意,但还是点点头同意,自己真的没有这幺伟大。

陈宗翰的实力没有高强到哪里去,在新生代中或许真的是翘楚,旦放到整个修练界之中,他也不算是什幺,毕竟隐居修练的高人其实不少,或许也有不少已经到了和全宗比肩的实力,陈宗翰实在不算什幺。

这次也不过是刚好对的钥匙碰上对的锁,只是运气好罢了。

「我们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没有必要这幺慎重其事」肖素子说的话正确的表达出另外两个人的意思,果然肖素子是三人之中最沉稳,也是最见过场面的一位。

所有人都坐下,李天曦轻笑的说道「不管如何,我要谢谢你们」

大山与小山端来了一盘茶,还有一些零食甜点,而现在陈宗翰才发现小虎正在电视机下面打盹。

肖素子笑了笑,坦然的接受李天曦的致谢,陈宗翰只是不知东南西北的抓抓头傻笑,一点也没有高手的气度,虽然说在这个房间里,他也称不上什幺高手,充其量就是比李师翊强。

「我要谢谢你们阻止恆的错误,还有没有让他了傻事」李天曦的手掌心上是一块紫仙玉,倪恆就在其中,静静且满心欢喜的,世界上有什幺事情比爱人的甦醒更让人高兴呢?

倪恆失去了很多,但他的收穫更多,至少他是这幺觉得的。

即使现在他几乎是可以说是沉睡的状态,但他也是做着美梦,在这个乐园里,他和李天曦一起坐看着日升日落,一起白头,一起偕老……

或许这种感觉就是幸福吧?陈宗翰看着李天曦的表情想着,她的嘴角轻轻的翘起,传染着在场的所有人,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正在逸散。

李天曦很好相处,温柔的像是李师翊的大姊姊,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真的和李师翊很相似,同样有股千金小姐的气质,但是个性方面就天差地远了……

李天曦的甦醒自然是一个好消息,而李师翊也很高兴家里能够多一个人陪她,还是一个能包容她所有任性的大姐姐,甚至还能做些小菜给她尝尝,最重要的是,李天曦也是一个剑术大家,完完全全够格当李师翊的师父,而她本人似乎也有这个意愿。

亦师亦友亦姊妹,这就是两人的关係。

陈宗翰虽然不知为何有点落寞,但还是满高兴李师翊总算能够正常的修练,毕竟一直靠他与肖素子来教也不是办法,而李师翊则很明确的对陈宗翰表示,自己总有一天会超越他,要他引颈期盼,不,是引颈就戮。

陈宗翰还是以打工之名和家里说明,至于其他的细节,自然会有人帮他打理,也自然会有一些有力的说辞来说服他的父母,陈宗翰虽然有些心虚,但他还是无法开口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身上的变化。

有时候谎言也有存在的必须,至少会好过许多。

这次的工作因为性质比较高贵,即使身为会场人员,也必须穿着黑色正式西装,保持着专业的礼节。

陈宗翰第一次穿上这种衣服感觉十分彆扭,看着镜子里得自己怎幺样都看不顺眼,而且头髮也修过,看起来就不像是一名高中生,反而像是什幺有为青年,因为身板不错的原因,其实看起来还算不错。

「还不错」肖素子打量后的评语,让有些紧张的陈宗翰放下了心。

「还像个人的模样」李师翊如此评价,她也穿着黑西装,有着另外一种风情,女扮男装所特有的中性魅力,长髮披散在身后,化身成一个俐落帅气的女孩。

「看起来衣服很合身」肖素子看了看镜子里的李师翊说,然后帮她理了理头髮,两个美女站在一块,当真是赏心悦目。

因为这一次肖素子不会一起去,所以只是陪两人来挑衣服,等等又要回去做她自己的事,之后自然会有人送他们俩去到会场。

对于这次的工作,陈宗翰就没有这幺的热情,想来也不会发生什幺大事,至于李师翊则正在为她生平第一次的工作而兴奋呱噪,万分的期待着。

  • 名称:回家的欲望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0: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