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浪妻超清

进步基本上都是在一点一滴中累积的,想要有跳跃式的进步,就必须承担高昂的风险,同时细微处也不一定能够有极佳的稳定性。

所谓的仙丹或许能够增加内力的量,但同时也必须承受身体平衡被破坏,量多而不一定精粹的下场,所谓的强灌功力也是同样的效果,起步会很快,但瓶颈也是可想而知,最常见的就是境界气势的不足。

人,能倚靠的终究只有自己,唯有自己慢慢磨练出来的实力,才可以在生死之际相信它,而它也绝对不会背叛你的信任。

「不要想一步登天」肖素子说,因为李师翊基本功还没打实,就想要开始下一步的训练「要一步一步来,把基础打的扎实,要不然以后一定会吃亏的」

这个星期天,三个人又闲来无事的聚在公园的草坪上,说是要来练功,但其实也是来打发时间,这种依样画葫芦的练功方式对于陈宗翰与肖素子的帮助都不大,招式的用法多是在脑里进行,即使要活动手脚,也不会选择在这破坏环境。

所以两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动嘴皮子,在李师翊香汗淋漓的状况之下,拿着一瓶饮料和一包瓜子,展开野餐般的修练之旅,应该说根本就是野餐,一边欣赏佳人的野餐。

可惜李师翊对此没有表达不满的权力,因为两人都可以说是她的师父之一,也是她修练的最佳引导员,即使被消遣她也……没办法,因为她打不赢。

虽然说会消遣她的只有陈宗翰,但她百米可以打破记录的速度,完全的搬不上抬面。

还有一点就是她想不透陈宗翰的实力究竟是从哪里生出来的,不仅李师翊不懂,肖素子也很好奇,面对两位好奇心旺盛的美女,陈宗翰还是把握住了身心,只要一扯到这个问题就保持微笑不语,落实保持缄默的权力。

陈宗翰怕自己一开口就被套出话来,所以才不发一语。

也不是说见不得人,只是这不是什幺理想的聊天话题,里面有太多的残酷,太多的血肉模糊,太多的垂死挣扎,没有必要把自己描述成一个悲剧角色。

现在的日子过得真的很美好,美好到陈宗翰愿意放弃一切来维持一切,陪陪家人、闹闹朋友、看看天空。

挺好的。

「阿翰都不说自己是怎幺修练的…」李师翊咕哝,眼神如同深闺怨妇,刺得陈宗翰的良心稍稍的颤动。

老是看李师翊舞些不入流的剑法,肖素子偶尔也会技痒而下台演出,让李师翊瞧瞧什幺叫作差距,陈宗翰没什幺固定的套路,一切跟寻习惯本能,每次的动作都是随兴而发,有时候显得笨拙,有时候又暗藏玄机。

这样的氛围下,陈宗翰与肖素子一直比拼嘴上功夫,久了也不过瘾,双方都手痒的情况下,就乾脆各折一只树枝,在规定不使用大型法术与剑气的情况下,完全的以剑术论输赢,展开两人的正式交锋。

手中是树枝,不要紧,只要心中有剑,万物都可以是剑。

一个合格的剑客,就必须俱备这个素质。

树枝尖一直笼罩着对方的要害,一劈一扫都互相紧咬不放,身形的挪腾各有各的巧妙,在快慢之间不停的变换,有时一沾及过,有时不饶不依。

喀喀喀喀,树枝互相快速交击,肖素子改走急剑,抖出一团团的剑花,抢攻直击。

每一个接触都是一带,卸开劲力,转开剑势,一剑一剑的破坏起对方的格局。

陈宗翰一个低身,避开一个直刺,以剑为鞭的甩势,大力的压制,攻守互换。

沉剑,重剑,每一剑都浓缩着精纯的内力,压缩的产生了凝滞感,陈宗翰的手上就彷彿不是跟树枝,是支铁棍,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慢。

陈宗翰的气力越重,肖素子就越来越轻飘,像小草般柔弱的承担起一切,以不争让天下无法与之争,完全的消化掉重量,然后越来越柔。

双方对剑术的各方面都有着涉及,有刚有柔,有轻有沉,有快有慢,又淡有浓,像是有着无穷的变化,不停的转化加速,然后又生成不同的变化。

陈宗翰的剑法果断且隐隐含着杀伐之气,喜欢直接且了当的杀敌,而肖素子剑法精妙清寡,像是缝针线一样的穿插,然后一步一步的架起自己的剑势,这是她的特色。

目不暇给,这是李师翊目前的心情,她的双眼只能片段的跟上两人的动作,然后完全看不出其中深层的奥妙,只是单纯的觉得—

厉害!

非常厉害!

自己还需要多久才会到达那一个层级?李师翊扪心自问。

无解,她少有的感到急躁,少有的没有把握,有种被两人给抛下的孤独感,不知觉的握紧手中的练习用剑。

这就是李师翊为什幺会突然变的躁进的原因,她万分的不乐意自己处在一个低弱的程度,李师翊是自负的,她在任何一方面都不愿意比别人差,而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有被击败过。

除了现在。

所以她几乎是入魔般的发狠修练,把她拥有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便如此,她还是敌不过时间,无法弥补她中间的空白。

对于自己的修练心得与过程,肖素子都没有隐瞒的据实以告,从字里行间就可感受到她的刻苦,一个从以就打基础,站马步到半夜、每一剑都被规定练习千次、甚至有一段时间根本没有沾过床……

她是这样子走过来的,身为肖家的掌上明珠,更是从小受到全宗和肖巖这种宗师级人物的调教,基础异常的扎实。

小时候她的父亲对肖素子很宽容,但唯独修练这一段异常的严刻,不论是任何人的劝勉,他都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做法,而在他身死之后,肖素子没有懈怠,更加的刻苦,就彷彿她的生命只剩下修练。

也许是因为受到她父亲的潜移默化,也许是怀念她的父亲,也许只是单纯的转移情绪,结果就是高人一等。

世界上最让人感到害怕的,不是突然因为奇遇而实力大长的幸运儿,不是从小到大悉心照顾出来的花朵,不是天赋洋溢的天才。

真正可怕的是,努力的天才。

这种人的潜力是无穷,永远都让人感受到进步,也永远都让人不晓得她的进步空间有多辽阔,才华洋溢但刻苦努力,自负的同时也很谦虚。

李师翊敬佩她,同时也把自己的矛头指向陈宗翰。

这家伙到底是怎幺办到的?他用什幺方法去追回了时间的差距?

关于天份,李师翊直接的否决,她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不认为陈宗翰会是一个超级天才,说不是笨蛋还勉强可以接受。

因此她对于陈宗翰『一副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做做模样,感到不悦,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就是想要发掘出箇中的奥妙,可这次陈宗翰如同铁人般的水火不浸,说不说,就是不说。

「王八蛋…」某女愤愤,只能再次握起剑,继续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肖素子对于她的现在这种情形,有些担忧,心浮气躁,是修练的大忌,好高骛远更是不可取。

肖素子只能找了个机会跟陈宗翰提点了下这个状况「师翊这样子下去是不会有什幺进步的」

陈宗翰对此表示了极端的无奈,平常聪明至极的家伙,现在怎幺会这幺的笨?连这种道理都不懂?

因此陈宗翰只能绞尽脑汁想方法,去说服李师翊别跟自己看齐,最好是跟肖素子好好学习,可这种事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大小姐,过来一下」陈宗翰招招手,而李师翊则是边擦汗边走了过来,眼神狐疑的看着他。

「干嘛?」李师翊问。

陈宗翰摸摸头,思考着要怎幺开口。

「妳知道妳现在修练的状况不太好吗?妳只想要马上的进步,可是妳明明就知道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要一步一脚印的走」肖素子昏倒,这还真是直接,根本就失去了她之所以要陈宗翰开口的意义。

李师翊怔了一下,然后满脸不爽直盯着陈宗翰,让陈宗翰背脊凉凉的。

约五秒后。

「我要跟你决斗!」李师翊举起剑,直指着陈宗翰,那副模样绝对不是在说笑。

「蛤?」

太跳TONE了,陈宗翰与肖素子都实在无法理解她的跳跃式思维,怎幺事情会突然发展到这一步田地?

或者应该说李师翊这幺会突然有找虐的嗜好?

白癡都看得出来两个人根本就是不同档次,李师翊是突然发疯还是恼羞成怒?

不过和李师翊除了脸色比较冷以外,看起来没有精神异常的情形,陈宗翰和肖素子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算了,陈宗翰心想,打就打,难道自己还会怕不成?

陈宗翰很乾脆的捡起一支树枝,轻挥,在空中发出唰唰唰的破空声。

而看到这一幕的李师翊也很乾脆的把剑放在地上,也捡起一支树枝,摆开她最近一直练习的起手式,与陈宗翰对阵。

肖素子则是哭笑不得的坐在草地上,看着眼前的不知是哪齣的戏。

第一剑由李师翊开始,很中规中矩的直刺左肩,让陈宗翰除了中规中矩想不出其他没有贬意的形容词,就像之前陈宗翰说的,破绽多的让人不知道该选哪边才好。

退了一步,刺在空处,李师翊并没有继续连贯出招。

很愤怒的指着陈宗翰大声说道「不準留手,不然我砍死你」

这句话实在是很矛盾,我不留手妳怎幺可能砍得到我?就算留手妳也大概砍不到,前后矛盾的同时也有点不切实际。

但陈宗翰还是听得懂她的意思,她要一场公平的决斗,虽然本身实力就已经很不公平,不过至少看起来要是公平的。

李师翊再一个突刺,袭上陈宗翰的前胸,比起刚刚的那一刺,多了几分劲道,身体也更加的平衡。

陈宗翰顺在对方的树枝上轻轻一带,李师翊重心不稳差点跌倒,而陈宗翰只是罢手站在一旁,等着李师翊再度稳住身形。

一个弓步,左下方起步的撩击,陈宗翰只是往左半步,树枝就落到了空处,李师翊没有收势,右脚向前再半步,连起下一式,横斩陈宗翰的腰间。

陈宗翰只是轻轻的一架,李师翊就无法往前分毫。

往后一跃,李师翊大声娇喝道「你给我认真一点!」

陈宗翰只是挑挑眉,默然。

旋转,李师翊旋步一剑一剑的挥向陈宗翰,第一下,陈宗翰后退半步,第二下,陈宗翰再后退半步,第三下,陈宗翰横起树枝,一挑,止住了李师翊的势头。

李师翊洒出一道痕影,欲迷惑视线,然后倏忽的往前一点,可陈宗翰连动都没动,李师翊就变招砍向双腿。

从头到尾的变化都被陈宗翰看穿,他之所以没动,是因为知道那只是虚招,对于砍向双腿的一剑,陈宗翰只是往前再走一步,树尖只微微的带起一阵风,让陈宗翰的裤脚摆动。

不气馁的李师翊向前的直奔陈宗翰的背面,可陈宗翰像是背后长眼睛一般,在最后的时间点荡开,就彷彿被李师翊的剑式剥开,毫髮无伤,然后往上一挑,李师翊手上的树枝握不住,脱手。

掉在地上,滚动。

陈宗翰与肖素子还没开口,李师翊就伸出手来捡起树枝,没感情的说道「继续」

口气很认真,让陈宗翰与肖素子都吐不出任何鼓励或是劝勉的话,因为这幺做,是瞧不起李师翊,是瞧不起自己。

起剑式,李师翊又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直刺,陈宗翰这次没有退,而是以刺对刺,同样的动作,可陈宗翰就是会快上一线,李师翊的剑式还没使尽,陈宗翰已经轻轻的点在李师翊的右肩上。

「再来」李师翊说道,不知道是说给陈宗翰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转身迴旋,以离心力的方式向左横扫,看起来很是惊人,但在内行人的眼里,不过是只纸老虎,架住然后往反方向一推,李师翊踉踉跄跄的后退。

「再来」语音还未落下,顺着向前的步伐速度,直直的贯向陈宗翰的腰腹,气势足了,但协调不够。

陈宗翰竖起树枝,很是精準的卡在李师翊的剑路上,僵持,然后往后半分,可这次李师翊学乖了,没有顺势的向前而失去平衡,放虚了气力,可陈宗翰向前一推,李师翊再度稳不住身的后退。

「再来」李师翊站稳后,甩树枝抽向陈宗翰的左肩头。

而在李师翊发劲之前,陈宗翰计算好了她的动作,似慢实快的挥向李师翊的手中的树枝,轻轻的碰撞,让李师翊的攻势在开始之前就被扼杀于萌芽。

陈宗翰对上李师翊的眼睛,里面有很多的不甘心,有很多让人心折的倔强。

「再来」

很平淡的一句话,李师翊又再动了起来。

这次,李师翊乱了套,自己的心已经不平静,陈宗翰只是把树枝横在身前,而李师翊为了闪开陈宗翰手上的树枝,自己打破自己的剑式,结果就是一蹋糊涂,不需要陈宗翰动手,就无法击中。

畏惧了,在不停的失败挫折之下,李师翊下意识的闪避,无法面对它,因为害怕自己会被伤害,不论是心灵上还是身体上,本能的逃避。

人的天性,修练者的心魔。

呼。

李师翊停下手,闭上了眼睛,仰着头,头上的是大大的蓝天与朵朵的白云,而她没有在看。

静静的,像是在沉思,像是在反省,像是在体验挫折,像是在坚强自己,像是在告诉自己,不要哭。

自己没有哭的权力,自己不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子,不需要用泪水来博取同情。

静静的,悄悄的,只有风声在低语,三个人或站或坐,听着同样的光景,想着不同的风情。

陈宗翰不知道,为什幺平常都好好的,今天为什幺会突然变成这种情况?

是压抑太久的爆发?还是频频碰壁的不舒服?

不懂。

肖素子双手撑在地上,享受着柔顺的风,像是抚摸爱人般深情的滑过肌肤,短髮顺着风吹的方向在轻轻摇曳,用手顺到耳后,看着伫立在微风中的美人儿。

因为认真,所以挫折,因为挫折,所以成长,因为成长,所以强大。

这是肖素子走过的老路,她现在确认到李师翊的认真态度,李师翊是很认真的想要跨足进她现在夹缝着的世界,这不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想要往上爬,就必须懂得挫折,懂得寂寞。

寂寞是因为只能相信自己,寂寞是因为只能倚靠自己,寂寞是因为修练时的枯燥与乏味,寂寞是所有强者都熟悉的滋味,是强者们提到时都会会心苦笑的必经过程。

现在李师翊有陈宗翰与肖素子陪着,但这不会是永远,只会是很短的一暂。

肖素子看着李师翊,就像是看着幼年的自己。

当时的她,因为父母的身逝,发狂的练剑,然后有一天下起了雪,于是她在雪中不停的挥剑,挥得是剑,动得是剑,只有一把剑。

那天的雪下得很寂寞,白茫茫的,让肖素子不经问自己,这幺做,是为了给谁看?何苦呢?

然后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雪地里,想了一天,没有答案,而现在,肖素子的答案,是习惯。

一直练剑,一直练剑,然后被轻易的击倒,会让人想要放弃,觉得一切都不值得,走下去会什幺也没有获得,自己没有任何的进步,自己不是那块料……

负面想法会比潮水还要汹涌,放弃的念头会如影随行,这就是所有修练者都要跨过的第一步,应该说是所有艰深技艺都有着的阶段。

就是要坚持,要确认自己的目标,甚至是要咬着牙关的忍耐。

李师翊睁开眼睛,似乎多了点破釜沉舟般的决心,多了点一无往前的死决意。

「再来」同样的两个字,给人的感觉没有了鼻酸,而是一位踏上征途的战士般的向前,肖素子笑了笑,她懂,而陈宗翰还是有点摸不着头绪。

一样中规中矩的一刺,却已经不太一样,有了剑意,即使很微小,但是已经有一点点的初胚,等待着茁壮,在之后的某天,一定能够开花结果。

陈宗翰虽然不知道李师翊的心境改变,但他在这一剑里,看到了变化。

不过改变也只是改变,中规中矩就还是中规中矩,赢不了也还是赢不了,陈宗翰惊讶归惊讶,一挑,一样的破了李师翊的剑式。

「再来」中气十足。

公园深处就不停的传来一声声的『再来』,伴奏着一名修练者的起步,谱写着一个乐章的开始。

陈宗翰已经数不清第几次挡下李师翊的攻击,第几次打掉李师翊的树枝,第几次把李师翊给『击杀』了,因为当陈宗翰数到第五十六次时,他一不小心就恍神而忘了数数。

李师翊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总算是心不甘,情不愿,但身体吃不消的罢手,用毛巾擦擦脸上的香汗,身上的毛细孔都散发着热气。

很突然的,李师翊这幺说「我以后不会再问你和你修练有关的事情,我会靠自己的方式去打败你」

信誓旦旦的像是某种宣战,一种不是自我激励的真实想法。

陈宗翰还没反应过来,李师翊就一跳一跳的离开了两人的听说範围,雀跃的不像是一个败了无数场的人。

而陈宗翰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说不出为什幺。

李师翊之所以这幺做,是需要一个了断,要给自己一个不懈怠的藉口,确定自己是否想要向前的心意。

因为陈宗翰的成长速度太快,让她也想要用那个方法,对于脚踏实地的努力变的分神,心中对于一步登天有了期待。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她用陈宗翰与她的差距来刺激自己,她知道自己太倚赖陈宗翰,而不断的挫折,让她跨出第一步的同时,也把陈宗翰视为自己的敌人,而自己则没有非要敌人帮助的理由,她要靠自己来击败陈宗翰。

李师翊无疑是个聪明的女孩。

她发现到自己的弱点与缺失,然后想了个方法去补足它。

她运用的是自己一直以来的自负,用陈宗翰来激起自己的斗争心,来确定自己的标的,来捨弃自己的依赖。

三个人在简单整理之后,主要是李师翊擦擦汗,收起她的练习用剑,然后和前几天一样的寻了个店面坐下来休息吃饭,简单的小憩,也算是例行通则。

即使已经经过第一次的震撼洗礼,肖素子还是无法接受身旁两人无底洞般的食量,以及两人一点也不胖的身材,陈宗翰虽然有点离谱,但男孩子饭量大一点还情有可原,可李师翊是个女孩子,俏生生的女孩子,看她叠着的碗盘,实在让肖素子有些嫉妒。

肖素子运动量不小,但她没有吃不胖的体质,只能乾瞪着两人,带着艳羡。

第一次和陈宗翰与李师翊出去吃饭,菜单上画满了一条一条的选菜,让老闆不禁很有职业素养的问说,是不是在等人?要不要换到一张十人坐的桌子?

两个人的食量都像是饭桶,感觉就是在浪费食物,这让只能点一碗牛肉麵的肖素子情何以堪?让被吃掉的食物情何以堪?更让非洲没有饭吃的小孩子们情何以堪?

两人的胃到底是什幺构造?肖素子开始认真的怀疑两人其实是外星人……

  • 名称:荒野浪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2: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