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妃漫画超清

没了意识,沉浸无相,我还是陈宗翰吗?   或是说陈宗翰是我吗?

有差吗?

嘴角泯起浅笑,我是谁?

有何差别?笑容爬上了脸。

这种问题就留给柏拉图和亚理斯多德吧,或是个未来的大哲学家,这或许是个值得深思的存在问题,但不是现在。

杀意浓稠,想杀戮,内心的欲望无限膨胀,拉扯着、撕咬着,迫不急待的想要破出,想要释放,强忍着,只为了保有最后一丝清明理智。

现在,心中的枷锁正被鏽蚀,有如毒液蔓延全身,是股躁热、躁动,像头失去束缚的,野兽。

根本不须要等候,一样荒凉的旷野,多了许许多多双恨不得生吃我肉、畅饮我血的眼神,这次的量似乎超过了以往,真多啊,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不想躲、不想闪,只想迎上去,也许我真的已经不是陈宗翰。

幽泉的剑柄在手掌心,因为难以言喻的兴奋而痉挛着,像个面对山珍海味的饕客,一心只想好好品尝,饱食一顿,我是杀戮的享受者。

残阳红透半边天,像是鲜血的调色,为这一场轮迴大战增添凄绝的色彩,粗重的鼻息似乎是在忍耐,仇人当前,还须要忍耐什幺?

我先,握着剑,冲入猛兽群,为了满足过瘾,顺从自己的本能。

一拳难敌四手?这只代表你太弱了。

幽泉像是块烧着火红的烙铁,滚烫着,几欲滴出铁汁。

吼,不共戴天之仇,各式各样的兵器朝着陈宗翰挥去、砸去、刺去、砍去。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陈宗翰已经死了亿万次,可惜不行。

不须言语,只有血气的嘶吼,没有妥协,只有步步相逼的刀锋,无关胜与败,只有生或死。

幽泉以陈宗翰没法想像的姿态舞动,没有凤舞般的风雅,像个杀神的舔拭,肆意且张狂却又带着说不清的写意。

杀戮继续,只能有一个人站着。

刀锋与刀锋相拥,只有瞬间,下一秒是不可置信的眼神,带着满满的怨毒等待下一次的机会,倒下。

他们可以倒下,但陈宗翰不行,他没有下一次的机会。

杀进猛兽群如何能不带点伤痕,伤口溢血,伤及了筋骨,但这都不能成为缓下手的理由,想要活下去,就需要扼杀掉他们活着的权力。

人吃人的世道,我好像有点懂了。

一寸长,一寸强,是鏖战沙场的枪兵,相比之下幽泉有些不够长。

碰碰,两击,被轰飞,差点倒下,没有倒下。

没有呼吸下一口气的时间,下一击已经到了,一个倒翻闪过,却闪不过旁边的袭杀。

血溅,从腰间,没有任何闲暇摀住伤口,任由它流着,流点血,死不了。

枪兵再次横扫,刮着呼啸狂风,怒吼着自己的视死如归,同归于尽也算是赚了。

一寸长,一寸强,挡也没用,那就冲进去狂风眼,小巧腾挪,自半空中直立劈下,

剑与骨的厮摩,鲜血淋淋的连枪一起劈成两半,枪兵勇士不复在,赘剩下一地血腥涂鸦。

身体充满着源源不竭的力量,鼓譟着,只有杀戮能让它微微平息,而后又翻起一次巨浪。

一次强过一次,力量一阵大过一阵,就彷彿是在适应这副身体,又彷彿是想找出自己的承受极限,一地的尸首只是可悲的陪练,用完就丢的消耗品。

剑断了用手抓,没有了脚用爬的,没有了手用嘴咬,只有能够给陈宗翰一丁点伤害,他们都会去做,这是他们的群体本能,不死不灭的要把陈宗翰拖进地狱陪伴。

此刻,已经无所谓招式不招式、战术不战术了,比的……就是看哪方更兇狠!哪方更兽性!

越来越野蛮,从人退化成了野兽,伤痕累累的扑击与撕咬,幽泉就是牙,吃食着。

斗竞场没有中场休息,没有观众,没有欢呼,静静悄悄的复仇战。

调整自己的内息,过度的发挥可能提早去另一个世界与他们作伴,各种功法的存在不只是为了增加爆发力,还有续战力。

业火再度燃起,附着剑,带起朵朵深邃火云,在一个又一个,知名或不知名的生物上挥砍、劈划。

忘掉所有不该忘的,全身投身于战场,劈开一个又一个头颅与肩胛骨,脑浆沾到了脸却没有时间擦拭,注意别让脚步因满地滑腻的血液而不稳,小心远处的弓箭与暗器,那将会造成一瞬间的迟缓。

在血与火的战场学习着,学习如何杀人与活着。

残阳似乎因为满地的尸骸而更加妖艳,没有人站着,陈宗翰也呕血倒下,和最后一个敌人的利刃亲密接触,但他死了,我半死半活,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屠戮后的平静,原本的躁动像个婴儿般的沉睡了,看着满手的血腥,我想哭,更想笑。

我是否只是一头野兽,还没有到人的阶段,不是人啊。

浅浅的笑,浅浅的睡。

睁开眼,没有让人心悸的血色,一如十几年的房间,象徵着平和与宁静,让陈宗翰刚刚厮杀回来的心境多了一点感触,像是从战场归来的战士,对安谧生活的嚮往。

大姊一副如释重负的笑着说「欢迎回来」

陈宗翰以笑容回应,他发现最近自己笑的频率有些增加,是因为有了苦的陪衬吗?

「还有你迟到了」大姊指着时钟,十一点零五分。

「哇靠,这幺晚了」陈宗翰跳了起来。

大姊说「你妈妈一早的时候有来过,只是看你一直都叫不起来,还以为你生病了,所以就帮你请了假」

陈宗翰止住自己慌忙的动作,为自己让妈妈担心而小小的忏悔一下,接着就是天人交战了下,自己到底该不该去学校?

任何一个在职学生都会回答说不要去,赚到一天假,去的人才是笨蛋,可是问题是陈宗翰要怎幺搞到药单,他没有生病,至少看不出来,话说现在的医学技术会不会发现陈宗翰的不正常,陈宗翰赶紧摸摸自己的脉搏,还在跳,好险。

装病不成还不是一样得旷课一天,算了,去好了,陈宗翰哀怨的想着。

拖着沉重的心情,陈宗翰吃着自己的午餐,陈宗翰很少在这个时候在校外用餐,顺便思考着昨天的事要怎幺办,他昨天突然爆发把仓仔他们一群混混打得半死不活,该怎幺办呢?

陈宗翰搔搔头,早知道就把他们干掉了…

接着又惊于自己这一个想法,自己什幺时候变得这幺暴力血腥了?该死的。

还有朱士强还在医院,要找个时间去看看他,他那个杂碎父亲最好是人间蒸发了。

还有那个麻烦,李师翊…

没想到不过一天就发生这幺多让人心烦的事,反正这些都是自己没有办法解决的事,大不了就是自己跑去投靠肖逸,我想他应该不会反对的。

心底暗暗思量着,走到了学校门口,警卫看到陈宗翰穿着校服也不拦阻,就放他进入学校,心里还在暗骂着幺一个不认真的学生,日上三竿才来学校。

自从陈宗翰复活之后,他的人生轨迹就出现了很大的歧变,没办法像个普通的平凡人一样了。

啧,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在这种时间点到学校呢,校门口还真是冷清,陈宗翰心想。

朱士强住院,陈宗翰没来,王志豪当真是觉得有点儿无聊,一个人靠着栏杆眺望着排球场上的女孩子们挥洒青春,然后不禁讚叹起人生的美好。

可是身旁没有人冷嘲热讽还当真是不习惯。

想到昨天离开医院后跟着小张一起去为殴打朱士强的仓仔作笔录,顺便扣押把他们了下来,一群人大部份都送了医院,就剩下他们的老大仓仔和几乎没了魂的一个男子因为没有明显外伤,被当做了嫌犯带进警局。

两人被送到警局时都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或许应该说是一副大白天见鬼的样子,还是那种特别兇猛的那种。

经过简单调查之后,知道在仓仔一旁的邋遢男子就是朱士强的生父,朱冠中。

而朱冠中可能是因为歉疚或是知道迟早会被揭露,自己自首了自己这次的计画,包括这一场与仓仔一起自导自演的骗局,把自己家人当作抵押的阴谋,没有感情的说着,就彷彿事不关己。

即使被愤怒的王志豪揍倒在地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好像失去了感情的人偶一般。

所有在场的警察都不齿于朱冠中作为,不屑的朝他吐了一口口水。

而仓仔这时也回过了神,虽然结结巴巴,满脸的害怕神情但也能够断断续续的叙说这次的事情经过。

一边说着,同时四处张望,那副模样就好像是怕哪个地方会突然飞出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没有了平常的嚣张跋扈,恳求着警察们把他关进拘留所,身体不停的颤抖。

整理仓仔的说法之后,他完全承认自己这一方对朱士强的暴行,但之后的发生的事,让他睁大了眼睛,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缩着身体,像个小姑娘一般。

仓仔说,就在他们像平常一样,準备让朱士强的朋友好好尝尝多管闲事的下场时,一切就发生了。

仓仔先是朝他的脸挥了一拳,再朝肚子一拳,他缩了起来,和所有人都一样,但当他要揍他的鼻子时,他却突然消失无蹤,在一边摆开了架式,惹得所有人一阵好笑。

虽然仓仔是这幺说,但他的神情却是不搭的惊恐。

之后他的手下一个一个的被打倒在地上,他就像是个怪物,他甚至觉得他根本是在玩弄他们,自己像是一只无路可逃的老鼠。

骨头的碎裂声与哀嚎声证明了这不是梦,仓仔说他那时后僵住了,怕极了,他从来没有看过这种人,他在笑,戏弄一般的笑,笑的仓仔遍体生寒。

仓仔抱着头,在椅子上发抖。

警察局的空气因为仓仔的话而有些凝滞,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些不自然,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小张问说「后来呢?」递过一杯开水。

发抖的手让纸杯里的水洒了出来,一个用暴力建筑自信心的人,最害怕的便是超越常理的暴力,所以仓仔无法不害怕,他的生存支柱在瓦解,陈宗翰那时的身影会如影随行的跟着他,像个无法摆脱的恶梦。

后来一个女孩子过来,叫过那名…那名…仓仔几乎崩溃,他实在没有办法给陈宗翰冠上一个名称。

最后他还是用有点混乱的词彙让警察们理解了事情的结果,陈宗翰和李师翊一起带朱士强去了医院,然后到了现在。

王志豪实在是无法相信仓仔说的话,他认识陈宗翰不是一两天的事,说「这太扯了,阿翰干掉他们全部?」

可偏偏仓仔的反应实在不像是在做戏,如果他是在演戏的话,那他的演技实在是可以去角逐影帝了,可要相信他说的话也实在是强人所难。

「只能找你朋友过来了」一个老警察拍拍王志豪的肩说。

王志豪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连看女孩子打排球的心情都没了,很少叹气的他也叹了一口气。

一个人靠在了王志豪的旁边,陈宗翰。

「拿去」是陈宗翰从外面带进来的碳烤,一支10圆,夜市小吃的良伴。

即使是有些不一样的日常,也还保存着一些一样的地方,就像是炭烤老闆还是喜欢省那幺一点胡椒粉。

一下子似乎因为一串炭烤而又回到了从前。

两个人大嚼着,都没有说话。

女孩打排球似乎有开始变得有趣,大大的太阳没办法阻挡她们的热情,只会加温。

王志豪先开了口,陈宗翰也在等他开口「你还记得三年级的那个混血儿吗?」

「恩,肖素子」鬼才会忘记。

「她最近都没有来学校」王志豪说「搞得我都不能和她分出高下」

她切磋大会结束后也没有回来吗?可能是为了肖家的大清洗吧,陈宗翰心想。

王志豪对于昨天的事并不想开口,他知道如果陈宗翰要说的话他会说的,而且他也迟早要解释清楚,其实王志豪也并不如何相信仓仔的话,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志豪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李师翊臭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他可不认为李师翊是来找自己的,唯一的可能性是自己身旁的死党。

而陈宗翰在搜寻之下,竟然找不到除了跳下去以外的出路,他哭丧着脸,王志豪笑得更加开怀,李师翊的脸更加阴沉。

「这里就交给你了」王志豪一副故作怜惜的口吻,然后不顾道义的溜了。

陈宗翰拉住他「靠,兄弟这样当的」

王志豪抽过衣服正经的说「不,兄弟是用来卖的」说完就跑了。

陈宗翰想步上王志豪的后尘,可惜「喂,你还想跑」李师翊挡住了他的路。

「你早上怎幺没来」李师翊插着腰。

「睡过头,睡过头」

「你说好要教我的东西呢?」十足是个追债的人,也许她比仓仔更适合那个位子。

「大小姐,小的早有準备」靠,自己怎幺这幺像一个奴才。

「哼,我要像你昨天一样厉害那种」李师翊说道。

陈宗翰搓着手说「大小姐,什幺事都要一步一步来吧」

李师翊想了想「也是,说吧,怎幺做」

陈宗翰简单的转述大姐昨天说的方法,这是一个简单的内观法,也就是打坐吐纳至空明的方法,又有点像是西方所谓的光球仪式,东方的冥想,比较不同的是,有些成就之后你的思绪会比较清晰,动态视力也会变得更好。

李师翊面带怀疑的说「这不就是打坐,你想唬我?」

陈宗翰急忙挥挥手「没有,没有,基础嘛,不过还是有一些要注意的,像是如何凝气的方法」

再说些简单的修练方式,陈宗翰就逃之夭夭。

其实陈宗翰教得也没有错,任何的功法、术法,都必须建立在有内力与法力的情况下,而打坐吐纳就是一切的根本,当然还是和世俗的方式不同,内息的运行方位与口诀就是歧异点。

而由大姐口授的法诀更是惊人,不过对陈宗翰帮助不大,他的一切都来自魔主,呼吸吐纳,运转经脉,就连功法也由习惯展开,。

有个更糟糕的消息,王志豪摇醒放弃听课的陈宗翰。

陈宗翰醒来擦了擦口水,说「怎幺了?」

王志豪的脸色十分糟糕,他拿着手机,刚刚有人打给了他。

王志豪说「朱冠中已经确定入狱了」

「早该了」这有什幺好奇怪的。

「不是这件事,而是他真的有欠债,一百万,而现在他入狱了,追讨的对象就变成了朱妈妈」王志豪的脸色实在不太好看。

陈宗翰相信自己的脸色也没有他来的好看「高利贷?」

王志豪摇摇头,说「是银行,而且是正规企业,我们没有办法」如果是黑道的话,王志豪家里身为警察的关係还能用上,可对方是按法律行事,这让王志豪无可奈何。

陈宗翰只能摇摇头,一百万对一般的家庭是个不小的负担,而朱士强一家的经济状况则是一直不太好。

李师翊坐在陈宗翰前面也听到了这一段话,问「哪一家银行?」

王志豪说「HT银行」

李师翊若有所思的拨拨头髮,转回了头。

陈宗翰与王志豪对此事只能摇头,如果是黑道的话,陈宗翰说不定还能上门动动手,但人家是正当企业,总不能使横吧。

有些垂头丧气,就像是斗败了一样,败给这个世界的金融体系。

万恶的钱币啊,陈宗翰在心底吶喊。

下课,一如既往的走回家,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聊天。

「阿翰」身后传来一个如黄莺啼叫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吸引了无数男女的目光,漂亮的女孩总是如此。

陈宗翰停下脚步,李师翊跟了上来。

陈宗翰说「恩?大小姐,我教你的东西你还没有这幺快就学会了吧」

李师翊回答「还没,不过我上课的时候有试过,好像真的有差」

真假,不过才练了半天?陈宗翰在心底狐疑。

李师翊接着说「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边走边说」一旁各式各样的目光聚集了过来,忌妒、艳羡…

陈宗翰点点头,跟着女孩子一起下课回家,这是多少高中男生的梦想,陈宗翰没想到自己也有圆梦的一天。

不过没有梦中的那种旖旎的滋味,倒是两人无话可说,陈宗翰也不晓得该如何开启话题。

听说和女孩子走在一起还搞自闭是很伤吸引力的,陈宗翰无奈的想着。

打破沉默的是李师翊「你们今天下午不是说朱士强欠HT银行一百万?」

陈宗翰点点头。

「我有办法」

陈宗翰突然停下脚步,睁大了眼睛。

不理会陈宗翰的反应,李师翊自顾自的走着,她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陈宗翰赶紧跟上,说「什幺办法?」

李师翊说「我可以让这笔钱无限期的偿还,不带利息,甚至也可以取消掉这笔欠款」

陈宗翰说不惊讶是假的,如果李师翊说的话不假的话,那就挺耐人寻味的,李师翊究竟是谁?有这幺大的实力。

李师翊看出陈宗翰的疑问,说「详情不用你管,我只问说你希不希望这样?」

陈宗翰肯定的点头。

现在李师翊的笑容让人觉得有种阴谋得逞的味道,陈宗翰突然觉得不太对劲,李师翊什幺时候这幺好心了?

陈宗翰心里有了一个计较,打哈哈的说「那太好了,我替朱士强谢谢你」

李师翊一副看穿陈宗翰想法的眼神,说「我可没说这是免费的」

我就知道,陈宗翰心中咕哝。

「你有什幺条件,我帮你转达给老朱」

李师翊摇摇头。

「不满意,没关係,老朱这辈子就帮你做牛做马还债吧」不得不说,当真是物以类聚,和王志豪一样,马上就把死党给卖了…

「NO,NO」李师翊晃晃手指。

「一切好谈,一切好谈,不如就你约个时间跟老朱好好谈谈吧」

「我不是要跟朱士强谈,我要跟你谈」李师翊笑咪咪的看着陈宗翰。

该死的,为啥又牵拖到我?

就像昨晚一样吃定陈宗翰似的,不知道为什幺每次遇到李师翊都被吃得死死的,就像是天生相剋般。

李师翊双手交握在身后,有节奏的小小跨步,看着陈宗翰似笑非笑,搞得陈宗翰浑身不自在,讨饶的说「大小姐,你别玩我了,你就直接说你的条件吧」

平常在学校李师翊总是一副臭脸,谁知道她的表情还可以这幺多样化,陈宗翰纳闷她明明可以这样笑,干嘛老是摆着脸。

「哼,还叫有人一副看到我就像是看到瘟神一般,哼哼」一边说一边皱皱鼻子。

陈宗翰苦笑,摸摸鼻子,有这幺明显吗?

李师翊拨拨长髮,说「其实也没什幺,我只是要你答应我有什幺好玩的事不準丢下我,还有不准随便敷衍我,恩,还有要用心教我功夫,很厉害的那种」

这是传说中的不平等条约吗?陈宗翰苦笑不已。

看到陈宗翰的表情,李师翊似乎还是很不满,用鼻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李师翊像是有什幺鬼点子般的转了下美目,让陈宗翰打了个寒颤。

轻轻打开樱桃小嘴,说「那个一百万我就算在你身上了欧」

陈宗翰一下子还听不懂她在说什幺,朦朦胧胧的,然后怔了一下,意识到她刚刚到底说了什幺,立即回过神不经大脑的条件反射「屁累,为什幺算在我身上?」

李师翊呵呵笑,说「你不是朱士强的死党吗?你不帮忙吗?」

这几句话马上堵住了陈宗翰的嘴,可他还是说了「那是两码子事」

「你要见死不救?」

「当…然不是」

「那就对了啊」李师翊不给陈宗翰回嘴的机会「一句话,你要帮的话,就由你来扛这笔债,不然就当我没说过」

「……」

狠下心来看朱士强一家人受苦,陈宗翰做不到,说是要自己帮债,其实也是李师翊又多握了一个把柄,恐怕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两相权衡,陈宗翰颓然。

「呵呵」没有良心的同班同学,不,现在升格成了债主。

到了陈宗翰的家门前,陈宗翰挥挥手和一脸因为诡计得逞而高兴着的李师翊道别。

妈妈大惊小怪的检查陈宗翰有没有发烧,弟弟宗佑在一旁搧风点火,爸爸还没下班。

铃~电话响了。

陈宗佑蹦蹦跳跳的跑去接起电话,陈宗翰书包一甩坐下来随便转台,最近好像有个不错的动漫。

「哥,你的电话」

「恩?」真难得,会打电话来家里找他的人陈宗翰屈指可数,王志豪又有什幺事?

拿过话筒「喂?」

「嗨,还记得我吗?我是肖逸」

绷带人?陈宗翰心中闪过这幺一个念头。

  • 名称:通灵妃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7: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