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动漫超清

高中生的本份是什幺`?

家长们会说是念书,同学们会说是恋爱,辅导老师会说是生涯规划,人力演讲师会说是拓展人脉……

总而言之,绝对不包括大清早就失蹤,一直混到快中午才回来这一项,因此,陈宗翰被痛骂了一顿,虽然说是突然遇到老朋友,一直聊到现在才回来,但就这样子搞蒸发,还是不大行。

开始觉得手机还是有它存在的意义,陈宗翰也看见了一线曙光,他这次的段考成绩是别忘想会有什幺收穫,别被禁足、禁电脑就算是从宽处理了。

虽然刚刚才吃完一顿大餐,但见到眼前的午餐,陈宗翰还是理所当然的有着饥饿感,横扫着整面餐桌。

知足的剃着牙,吃饱后极为颓废的窝在客厅,家里三个男性都缩在电视前,绝对不健康的饭后不运动行为。

「宗翰,你最近食量比较大啊」妈妈收拾着乾净的碗盘说道。

「长大嘛」陈宗翰懒洋洋抬起头来回答,她现在正躺在地上,一抬头刚好看见大姐正朝他挥挥手,看来她又不知道要跑去哪里溜达了。

悠闲的午后。

一家人凑在电视前面看部电影,是部功夫片,最近票房很高,喜欢一个打十个的武打宗师。

如果是以前,陈宗翰大概会热血到拳打脚踢来发洩心中涌起的那股武侠魂,就像现在正一吋吋模仿起咏春拳的陈宗佑。

不过自己的功夫高了之后,也就觉得没有以前想的那幺痛快,以一部武打片来说,绝对是值回票价,可偏偏陈宗翰的本能就一直瞄着每个人的漏洞,可电影里的人又偏偏不打那处,怪不舒服的。

唉呀,看来电影里的场面已经吸引不了自己,陈宗翰唏嘘,自己的嗜好又少了一样,不对,还要删掉鬼片,要看鬼只要去看大姊就行了,还比那些贞子什幺的好看多了。

要不乾脆去投资鬼片,绝对可以弄得鬼影幢幢到让人吓破胆,惊悚度太高到被禁播,陈宗翰无趣又有趣的在心中做着春秋大梦。

就这样子,看着看着,陈宗翰就进入了梦乡。

陈宗翰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幺甜,这幺香。

最近的情况不可避免的让他感到不安,一个高中生初次拿剑,即使在血色空间的当下不觉得什幺,但回过神后仔细想想,心中会震惊、会害怕、会不安。

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永远向前看,人本身就是矛盾的综合体,永远都有着两个面相,乐观的同时也带着着悲观,坚强中也流露着脆弱,人就是这样子。

陈宗翰一直以来的表现让人觉得很是坚强,一次的死亡,让他开启与以往不同的人生,他一直向前迈步在修罗路上,好似无所畏惧。

但他是个人,很普通的一个人,所以他也会偷偷的掉泪,也会后悔自己的决定,也会怀念以前整天玩着电脑游戏的糜烂生活,没有血、没有剑、没有威胁的那个美好人生。

只是他脆弱的那一面,他不给其他人看到,总是隐藏得很好。

在最亲近的家人面前,他感受到了那份安心,动荡的心有了港湾,像个刚出世的婴儿回到母亲的怀抱,那份从心底传出的温暖,温柔的包围着他,暂时忘掉了所有的残酷。

睡得很沉。

「宗翰,你的电话」有个很熟悉的声音朦胧的传来,陈宗翰翻一个身,皱眉想要再抓回那份睡意。

「宗翰、宗翰」像是对焦般的忽大忽小,脑子还再犯困的陈宗翰一心只想要回到梦乡,拥抱那慵懒的氛围。

「宗翰,起床了」妈妈的声音在耳边爆开,让陈宗翰惊了一下,瞌睡虫都给赶的差不多了。

揉揉惺忪的双眼,陈宗翰打了一个哈欠,说「怎幺了啊?」

「有人打电话找你啦,快去接」妈妈说道。

陈宗翰只好万分不捨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然后以不停撞墙的行动能力,走到了电话筒边。

「喂,谁呀?」陈宗翰打一个哈欠问说,谁这幺灭人兴致。

「我啦」

「你谁呀?」陈宗翰的脑袋还是不太清楚。

「李、师、翊」对方的语气已经开始冒出火星。

陈宗翰抓抓头,不怕死且懒洋洋的再问一句「谁是李师翊啊?」

他现在还完全沉醉在他刚才的舒服睡眠里。

「阿翰,陈宗翰,你给我清醒一点!」已经超过冒出火星的程度,完全是点燃了火药,蓄势待发的即将引爆。

而这时,刚刚的李师翊三个字才刚进入他的脑里,然后开始剥离他脑里犯困的想法,反而背脊有些凉凉的,一种大事不妙的念头不停闪过。

接着他总算是恢复了意识,冲到客厅看了看时钟,已经过了他和肖素子、李师翊约定的时间了,还超过了半小时之久。

一靠上听筒,陈宗翰很清楚的听到对面正在破口大骂。

「给我十分钟」陈宗翰立即挂上电话,急奔到自己房间,抓起自己的书包,里面已经摆好了他要用的一些物品,然后换件衣服,赶紧出门。

「爸、妈,我出去一下,不用帮我準备晚餐」妈妈才刚要开口问他要去哪,陈宗翰早就已经拔门冲了出去,不见人影。

「这孩子是怎幺了?」爸爸不解的探头问道「冲这幺快」

对这个疑问,其他两个人也只能耸耸肩,表达自己的不知情。

陈宗翰抓着书包,展开身法急冲,现在也不管是不是有些太过引人注目,只能尽量的抓紧时间。

他没有迟到的习惯,更没有放别人鸽子的习惯,而且今天要做的事关乎到倪恆的性命,自己竟然还睡过头,实在是有点太不知轻重。

就像是一场很重要的剧要开演的时候,重要的角色却迟到,让其他角色和观众在那乾瞪眼。

一到李师翊家处的社区门口,一位中年警卫就迎了上来。

「陈宗翰先生吗?」警卫礼貌的问。

「没错」

「那找的人是?」

「李师翊」

「好的,请进,李小姐已经在楼上等着了」

打开铁门,陈宗翰礼貌性的点点头,然后以比较正式的姿态在走廊冲刺,接着在闪过一个人跑上楼梯,以为时六分钟的姿态达阵,然后看到李师翊正在她家门口,手插着腰,标準的泼妇骂街起手式。

陈宗翰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打声招呼「嗨,抱歉我迟到了」

「我们快点开始吧」不给李师翊发作的机会,陈宗翰头皮发麻的走过他身边,愣是不看她一眼,走进她家,肖素子则是翘起腿来做在沙发上,像是一个正在品味红茶的轻挑贵妇。

「晚安啊,听说你睡过头了」肖素子揶揄的笑说。

也不知道该怎幺回答,陈宗翰只是摸摸头的苦笑,而趴在地上的小虎则是对着陈宗翰吼叫,看起来很是责怪他。

「真的是个意外,早上有点累」陈宗翰只能找出这一个理由。

李师翊噘着嘴巴,看起来还是不太想放过他,说「完全没有时间观念」

「我错了,放过我吧」陈宗翰只能双手合十求饶的说。

李师翊头髮甩到一边,碎碎念说「哼,我记住了,一个完全不守时的王八蛋、一个让女孩子等的烂人、一只整天睡觉的猪、睡到神志不清的死猪…」

看着眼前的两人,肖素子每每都觉得他们的互动很有趣,掩着嘴巴轻笑了起来。

最后还是肖素子打圆场,李师翊才停止继续用言语抨击陈宗翰,说道「快开始吧,倪恆前辈应该等不及了」

听肖素子这幺说,李师翊才恶狠狠瞪了陈宗翰一眼,然后收起她的言语暴力。

李天曦的解冰复活仪式,让人们一直嚮往的天上之人重生,在人间重现她的风采,但赔上的却可能是她爱人的一点残魂,陈宗翰务必把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

陈宗翰盘腿端坐在坚冰的面前,慢慢的调息凝神,充实自己的精神与气力。

身前摆着一小颗紫仙玉以及幽泉,整个房间的气势慢慢的显得恢弘,陈宗翰身上流出的势鸭慢慢的在凝聚,明显的深红色正会聚在陈宗翰的右手。

这次他必须全力的去催动业火,同时也必须掌握到其中的分寸,这举动极端的耗神耗气,还有着反噬的危险存在,容不得半分失神。

握起幽泉,注入心神,闭起眼来寻找的体内的力量。

此时,大山他们都回到了李天曦身上的香囊内,虽然没有什幺太大的作用,但也或许多多少少能够进一分力。

肖素子持着流萤剑,护法般的站在这个房间的门口,很认真的避免一切的突发状况。

此间里最没用的李师翊则是抱着一把不知哪来的剑,窝在角落,很认真的注视着陈宗翰即将做的事。

当下,陈宗翰隐隐的感觉到李师翊身上流转着稀薄的真气,虽然还很微不足道,但她确实已经跨出了第一步,普通人与修练者之间的决定性第一步。

「可以了吗?」陈宗翰问道。

「开始吧」倪恆的声音还是这幺的充满磁性,陈宗翰还能从中感觉到兴奋与期待的情绪。

业火点燃。

融坚冰不单单只是把业火靠上去让它暖一暖,然后它就会理所当然的化成一股清流,应该说是拿着火把在火药箱里探寻,并不是说李天曦会爆炸,而是相同的危险程度。

天地真气凝聚成的坚冰,不单单只是硬,是硬的惊人,如果只是这样也还好,陈宗翰还必须担心会不会一个错手把李天曦烤了,那时倪恆恐怕就真的会和他拼命了。

像是个正在拆除炸弹的可怜菜鸟小兵,这时陈宗翰的压力可想而知,烘着、烤着、燃着。

还要别一不小心把自己给烧着了。

如果不是李天曦待在坚冰里实在太久,要不是她浑身上下没了真气,要不是有倪恆做为一个隔绝,陈宗翰也不会这幺辛苦,也不会敢去这幺做。

冰层没有化成一点水分,直接跳过液态昇华成气态,正确点来说是某种天地间的组成。

幽泉燃着的火焰很黑,黑的发亮。

陈宗翰则是觉得很累,地板上有水,都是陈宗翰的汗水,就像是身处三温暖中,痛苦的享受着近距离烘烤,体重应该能下降些。

因为陈宗翰没有办法维持业火一分钟以上,所以每一秒都弥足珍贵,每一个移动都不能浪费,想尽办法在合理的範围内达到最大效益。

幽泉着了火,切割着冰。

每一分钟后必须休息十几分钟,让陈宗翰还有余力去唤出业火,然后忍受那股让空气蒸腾的热力。

肖素子警戒着,但同时也盯着陈宗翰的一举一动。

那翻腾的深邃火焰,照映在她的美目中,她自恃无法对付这恐怖得让人不想面对的火焰,而陈宗翰的实力显然还没办法控制,这点让她的心中隐约释怀。

至于为什幺?她也不知道。

比起肖素子的思想角逐,李师翊所想的就简单得多,她静静的看着一切发生,抱着一把剑配和气氛,然后窝在角落。

那深邃的黑,透过坚冰的折射,已经取代了天花板的日光灯,成为这个房间的主色调。

李师翊很单纯的羡慕着,她就是渴望着那种非同寻常的冒险征途,而一切的前提就是要有着厉害的功夫,才有能力去推开那扇大门,进入那刀光剑影的世界。

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奇怪,自己究竟为什幺会有这种想法?为什幺会不想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找个体贴的男朋友、和女生圈圈聊聊化妆品、一起去看看电影…

然后她给自己了一个解释,她受够了所谓的日复一日,她想要在生活中增添刺激,来场如同电影情节的大冒险,让她有着不枉此生的快绝感悟。

遇到陈宗翰是她的一个契机,她想要融入其中,就必须有能力去站出来,她不想当一个要受人保护的小女孩,她想要像肖素子一样,有着连她这一个外人都能够感觉到厉害的实力。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份热感已经让陈宗翰连时间观念都产生歪斜。

坚冰是已经融了七七八八,中间有好几次的火舌差点蔓延到李天曦的身上,都是靠着倪恆的一点泯灭来拯救,每每如此,陈宗翰就会愧疚一些。

最后的关键部分,陈宗翰闭上了眼,一动也不动的端坐了半小时多,而其他人也保持着良好的耐性,等着。

睁开眼,眼神平淡却锐利,忘了一切的专心一志。

业火也似乎没有这幺张狂,稍微的柔顺,稍微的乖巧。

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偏颇,像是做着重大的脑科手术,但看起来更像是在焊接着什幺名贵的东西,小心翼翼,焰光闪烁。

汗流到了眼里,但陈宗翰不能扎眼。

调控着业火的热力,拼命的消耗着陈宗翰的精神,就像是燃着煤,烧着炭。

冰雕美人已经恢复成一个活生生的大美女,躺在地板上,静谧的像是等待着亲吻的睡美人,而王子正因为挥霍了自己的残存生命,化成一抹空气中的淡淡黑色。

「谢谢你」倪恆说,声音很虚弱。。

陈宗翰这辈子没有听过如此真挚的感谢,简单的三个字,载满了文字侷限之外的满满谢意,透澈且直达人心。

不是鬼,是一个满怀感恩的丈夫。

陈宗翰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没有说话,直接倒头昏睡。

「学弟!」

「阿翰!」

两声动人的惊呼,还有着匆慌的脚步。

「怎幺办?」李师翊慌忙的问说,看着比她大上几个月的年长者。

稍稍的探了探鼻息,没死就好,肖素子说「只是昏过去而已,就让他睡吧」

然后肖素子捡起倪恆沉睡着的紫仙玉,只是一颗指头大小的小玉,里面有着一个历经千辛万苦,上天下地而后又复活了的男人,刚刚他为自己的爱情做了最佳的演绎。

把紫仙玉放在李天曦的怀里。

李天曦穿着红衣,就像是古代的新娘红衣,这件红色婚礼服已经不知道穿了多久,依旧红艳,喜气的像是某种命运嘲弄。

那场不该发生的婚礼是悲剧的开端,这身嫁衣一直尽着身为新娘的责任,而新郎则是静静的在新娘的怀里。

这不是一段悲伤的经过,而是最后大团圆的眷属结局,或许没有这幺得如人意,但新郎与新娘,王子与公主,总算苦尽甘来,能够开始幸福与快乐的生活。

李师翊拉着陈宗翰的手,却没办法举离地板,像是某个过重的铅球。

「拉不起来」李师翊使出了她吃奶的力气,原本她的身体素质就已经和常人不同,力气也较一般女生大些,拉起一个男孩子理当不成问题。

肖素子只好让还没恢复意识的李天曦靠在墙上,伸出手来换过李师翊的位子「让我来」

不得了,肖素子一使劲,竟然当真是纹风不动,然后注意到陈宗翰戴在手脚上的环带,很是熟悉的物品。

「他到底调成了多少负重量?」肖素子这次运气而且有了心理準备,提起之后,感觉陈宗翰的一只手臂到底有多重?

虽然不真切,但肖素子不认为这种重量会很正常。

呢喃下带环上面的咒语,以前肖素子也做过负重的训练,因此对这个简单的咒语还记在心中,解除陈宗翰四肢上的重量。

这种环带虽然方便于负重训练,但在实际战斗时却不是什幺好东西,过量的负重会影响速度、反应,训练中的肌肉会过度的增长,不仅仅会造成身体协调的难以控制,更是会让身材不美观。

即使有着暗算偷袭般的作用存在,但环内刻的符文只要一有丝毫刮痕或是被劲气伤到,就会报废,没有镌刻在武器上的价值。

肖素子一直认为这种东西终究弊大于利,再加上她不是个善于力量的剑士,没有必要一直琢磨于那一方面,只须要能够造成伤害的肌肉就行了。

拉着他的手,李师翊看似无意却是故意的把陈宗翰拖行在走道。

一个错手,格碰在一个书柜的脚上,而李师翊则是一脸很自导自演的惊讶表情,让她身后的肖素子很无言。

经过了波波折折,李师翊把还是不省人事的陈宗翰摆放在客厅,就像是军训课时会用来做CPR的假人,唯一的差别就是李师翊既不会去亲吻他也不会压到他胸腔破裂。

「学姊,他怎幺办?」李师翊捧起冷掉了的红茶,轻啜了一口,浑然把陈宗翰当成尸体般在处理,一副想要弃尸的嘴脸。

肖素子好笑的说「就只能把他暂时放着,等他醒过来之后,再让他回家,不然也不能怎幺办」

「不如趁现在挖一个洞把他给埋了好了」李师翊没良心的提议,真不晓得她究竟是哪里看陈宗翰不顺眼?迟到的处罚应该还没有到动用毁尸灭迹的重刑吧。

「你就算把他埋在土里,他大概也死不了」肖素子回答,很精闢的见解,充分发挥出她的专业知识。

李师翊只好想想别的方法,但没有例外的,全部都不想要现在正在乔装尸体的陈宗翰好过,看来她积怨已久。

人当真不能给别人一丝空隙,会后悔的。

如果陈宗翰现在没有昏过去,那他绝对会阻止李师翊的暴行,而不是像肖素子一般的没心没肝,正大笑到弯了腰,新生代高手只能靠着沙发来支撑身体。

不知从哪来的奇异笔,正在陈宗翰的脸上勾勒着数笔无法言明,只能意会的小巧图案,充分的表达出李师翊炙热的赤子之心。

大师完工般的审视着自己的作品,以别人的脸当做画布还是头一遭,用奇异笔作画则是从幼稚园之后就没有了的经验,一边作画,一边回忆童年,当真是人生一大快慰。

李师翊很正经,哪怕肖素子缺乏形象的笑声或是陈宗翰脸上的逗趣图案,都无法让她有丝毫的放鬆。

在陈宗翰的额头补上一个和小虎一样的王字,和所谓的威风凛凛绝对搭不上边,完全的缺乏老虎所具有的霸气与野性,同时也完全的展现出会让当事人崩溃的一面。

李师翊放下画笔,然后深吸一口气,拿起一个沙发上的抱枕,摀住嘴,加入肖素子的笑声二重唱。

笑声让这个晚上格外的欢乐,也让人肚子发疼。

最后。

迫不得已,李师翊只好把一个抱枕搁在陈宗翰的脸上,挡在自己的最新力作上,确保自己能够正常的说话,还有正常的换气。

李天曦正躺在李师翊家里的一个客房上,根据肖素子的说法,她只是消耗过多真气与年月而虚弱,过几天应该就能够醒过来,不需要太过担心。

至于倪恆,他还活着,这幺说有点不对劲,鬼本身就不应该说是活的,但他确实还存在在那块紫仙玉内,只是要恢复到往日的水準,漫漫无期。

大山、小山、小虎,都还在李天曦的香囊内,大概也是因为虚弱。

幽泉此时正让肖素子的纤纤玉手给滑过剑身,有灵的它,并没有抵抗,只是静悄悄的。

没有散发邪气,没有拒绝肖素子的伸手,轻轻的让肖素子欣赏着。

而这次的主角,此时昏睡过去的陈宗翰,回到了他熟悉无比的轮迴诅咒,无间地狱般的血色空间。

星期六的晚上。

冰冷无情的复仇者,双眼血红的怪物,隐隐待发的野兽。

鼻喷着热气,脚刮着土地,肌肉里鼓胀着战意。

陈宗翰手中的幽泉并不完整,但他没有换一把武器的权力,没有中场暂停的选择,只能激发自己潜能的可能,试着抓住困境中的一线生机。

他此时并不知道,如果他现在死了。

那他将带着满脸的涂鸦入棺,成为有史以来最可笑的一具尸体,绝绝对对的流芳百世。

让世人景仰。

  • 名称:死神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