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拥抱的你超清

有句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把眼前的男女比喻为狗的话,那他们的主人就是姜家,这个巨大且古老的世家大族。

这下麻烦了,陈宗翰没有任何理由认为两人与死亡药剂有关係,说不定真的没有关係,只是陈宗翰太过敏感。

但不论有没有关係,这两人都不能受到肖家所控管,这样做无疑是在姜家的脸上打一个响亮的巴掌。

试问,我家的小孩没管好,怎幺样也轮不到你来管吧?

这种麻烦複杂的关係网络是肖逸必须考虑到的,毕竟他现在就代表着肖家,而现在他打交道的不只是个单纯的修练者,是姜家这个庞然大物。

这就是有靠山的益处,所有人都必须看看你的身后,接着在回头看看自己的身后。

小人物还是有着小人物的好处,大人物也有着大人物的难处,陈宗翰根本不需要理会这些麻烦事,就因为他是个无名的小人物。

姜家的这两名修练者也没犯下什幺大过错,肖逸实在没有理由扣住他们。

肖逸开口问说「什幺名字?」

「田启麟」男修练者恭敬的答道,接着拉拉他师妹的手。

女修练者总算也知道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后,吐出两个字「叶琪」

听到她这幺说,就连肖逸也不能免俗问说「叶家的人?」

一副又要大动肝火的模样,忍着气说「谁规定姓叶就必须是叶家的人」

陈宗翰恍然大悟,这倒是真的,叶这个姓比姜和肖常见的多,确实不能就这幺武断的分类。

一般看身分证件,只要姓名栏填得是姜或是肖,基本上就是这两大家族的人,这不失是一个辨认同门的好方法。

原本想要逃跑的铁人被两名肖家弟子给捉了回来,两人倚背着他,看来他已经不醒人事。

另外一个冷峻表情的逸人则是很明智的举起双手投降,说「我是佣兵」

其他肖家弟子看了看肖逸的表示,他只是摆摆手「带下去」

事关于死亡药剂,肖逸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线索,如果可以,他倒也想把眼前的男女也抓起来。

对于肖逸的动作,田启麟和叶琪的脸色都一片淡定,看起来似乎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你们和那个几个异人有什幺关係」肖逸很直接着问道。

田启麟耸耸肩,让一个肖家弟子帮他包扎手上的伤口,简单的说「以前合作过,也只是帮忙助拳」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什幺时候凑到一旁的小夜愤怒的说「帮忙?差一点就把青鬼和雷打死了!」

陈宗翰转头,穿过小夜的肩看到雷和青鬼身边都有几个医护人员,两人现在都呈现昏迷的状况。

一个重伤命悬一线,一个注射死亡药剂超常表现,都给身体难以想像的负担,一放下心来,两个人都昏迷了过去。

因为需要治疗的缘故,小夜也被支了开来,接着她就凑到陈宗翰的身边。

田启麟对于小夜的指责不怒反笑,对着她说「那你怎幺不说说你找来的那位帮手?」

肖逸皱眉,这家伙很会说话,故意把自己的立场和陈宗翰的摆在同一个檯面上,如果他有错,那陈宗翰也必须连同下水。

「对呀,你那个帮手部也差点把我们给杀了」叶琪帮自己的同门师兄助威,回呛说。

「你……」小夜很明显的口拙,说不出话来。

「就当作是这样吧」肖逸止住两边的动作,看着田启麟两人问说「你们知道死亡药剂这种东西吗?」

「有听说,铁人和白狼之前提过,白狼就是被你们抓走的那个,可以变成白狼的异人」田启麟说「不过我也不清楚是什幺东西」

「是这样吗…」肖逸瞇着眼睛注视着他们。

田启麟很坦蕩的迎上他的目光。

既然问不出个所以然,又不能刑求,肖逸说「好吧,就当作是这样,你们就先留下来,等你们姜家来人带你们回去」

简单来说就是等姜家给他们一个交代,毕竟他们在肖家的地盘上闹事。

「好吧」田启麟无奈的说,他也没有天真的以为对方会直接放他们走,虽然不免会被痛骂一顿,但已经好上不少。

在离开之前,天启麟动了动自己受伤的右手,直直注视着陈宗翰,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知道给我这条伤的人是什幺名字?」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陈宗翰简单的回答说,他实在不想给别人机会去了解他的身分。

田启麟笑得有些故意的说「原来我败给了一个小人物,小人物,很好,我记住了」

陈宗翰扬扬眉,总觉得好像惹上了一个麻烦。

几名肖家弟子带着田启麟与叶琪离开,小夜也在道声别之后随着雷他们离去,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很多事情似乎就是这样,像云一样,聚聚又散散。

陈宗翰与肖逸就这样并肩站着,一开始两人是因为利益关係加上某种程度的同病相怜才走在一块,但先不论肖逸是怎幺想,他都在各方面给陈宗翰很大的助力,方便的身分、修练界的关照、器材的供应…

因此,陈宗翰其实还蛮感谢他的。

率先开口的是陈宗翰「你身上的诅咒有好些吗?」

「比起之前是好多了,至少不会在半夜又给痛醒」肖逸说「上次张耀明的资料给了我不少启发」

陈宗翰专心的听着。

「里面有许多关于生物和死气的研究资料」肖逸接着说「找个地方慢慢说吧」

那些别墅的主人已经开始在探头探脑。

清晨的凉意已经消散,露了脸的太阳把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热热的,暖暖的。

一直以来,陈宗翰以为霸场是黑社会的专利,但当他们一票人挤进一家不小的早餐店时,他有种感觉,自己好像是个老大手下的打仔。

话说,在场的所有人可以直接挑翻所有的黑道,根本就是一个比黑社会更恐怖的存在,感觉上肖逸的身分就像是肖家帮的某个堂主。

也好险不是所有人都穿着黑衣,不然老闆大概会想要直接关门吧…

陈宗翰刚刚才注意到肖逢也混在人群中,挥手和他打了一个招呼,而肖逢则也微笑挥手致意。

其实从一开始,陈宗翰就发现到,肖逸带来的这一群人有点不同,有股明显的肃杀之气,和普通见到的修练者不同。

这种感觉陈宗翰曾经在大鬍子少校身上碰到过,是一种老兵特有的气味,一种在战场上打过滚,面对过死亡,却又生存了下来的人。

 

也就是这股肃杀的气息,让原本在店里吃早餐的客人都纷纷走避。

很巧的,陈宗翰也有着这种氛围,而且不轻,不过他的敛息功夫一直不错。

肖逸介绍了下他带来的人「我的班底,刚从青城山那回来」

所有人都点头表示善意,算是初次见面的一个招呼,里面有男有女,但陈宗翰可以感觉得出来,里面没有一个是弱者。

甚至有几个人的气息让陈宗翰捉摸不到,隐隐心惊,但又觉得理所当然。

陈宗翰终究年轻,有些东西是需要时间累积的。

青城山的空间缝隙之前才又一次的出现了一场小战役,说是小战役,但也倒下了近千人,有士兵,也有修练者和异人。

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倒下的就永远不会起来,活着的,将会成就为战士。

「出了一些小事,才把他们给调了回来」肖逸简单的说,陈宗翰自然也不会不长眼的追问,有什幺小事可以小到惊动戍守战场的精锐之师,看来这件小事绝对小到不行。

接着肖逸语中带着某些隐晦的含意,说道「虽然应该不会出什幺事,不过最近你要小心一点,小心总是好的」

有些事情是不能明说的,肖逸只能口头上稍微的提醒,陈宗翰懵懵懂懂的点点头,两个人其实也都不认为火会烧到陈宗翰身上,但,小心总是好的。

自从上次切磋大会出现了混乱,肖家的内部就有了不和谐,家主肖巖也到了该立继承人的时候。

肖明野、肖芷想要成为家主的野心越来越膨胀,徐世常虽然能力出众,但因为不姓肖,还是无法得到许多人的支持,毕竟,这里是肖家。

肖逸原本早就被除名于名单之内,但他的伤势好转,让其他人都有了警惕之心。

可怜肖巖最期待的孙女,肖素子,得到的支持仅限于老一辈的人,不得人心。

肖素子或许能够成为理想的将士,但却很难成为好的领导人,她终究资历不足,难以服众,加上个性太冷,肖巖的愿望破产机率很大。

有内忧又有外患,上次的主谋没抓到,只抓到几只小贼,一直往下查,但就是没有什幺成果。

而且,叶家与姜家似乎都有着插手这次肖家继承人的意思在,乱上加乱。

肖巖整天都在厅堂里头痛。

权力迷人,但争权的过程往往见不得人。

这些都是肖家的家务事,肖逸不会跟他说,肖素子自然也不会,所以陈宗翰当然不知道,反正就算知道了他也没有兴趣。

这时,早餐店里,陈宗翰与肖逸坐在同一张桌,肖逸没什幺胃口,陈宗翰点了不少。

桌上排着一盒盒的死亡药剂,肖逸正拿着起一管黑色的死亡药剂,仔细的端详着。

不用多说,他自然也认得出来里面装着的是什幺玩意,因此他用分析符禄非常仔细的分析,当然,在这家早餐点自然不可能有什幺仪器,所以也是只是人力所能及的大概。

「有点杂质,不过他们到底是怎幺办到的?」肖逸想说得应该是指提纯死气这一回事,可惜陈宗翰也没有答案,只是咬着吸管摇摇头。

「你觉得为什幺这种东西能够提升实力?」陈宗翰比着死亡药剂问道。

肖逸摸摸下巴,吃了口蛋饼,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难道是因为在生气和死气之间的冲突挣扎,能够刺激而提升实力?」

「那你觉得呢?」陈宗翰问肖逸,说到生气与死气之间的冲突,他绝对是个权威,他时时刻刻都在上演着。

肖逸扬扬手,说「我的是诅咒,不能拿来做比较」

在生气与死气之间挣扎而让实力大幅的增加,说不定真的是这幺一回事。

「那就问问雷好了,就是受伤然后能力是雷电的那个异人,他有注射那个药,等他醒过来之后问问他的感觉不就好了?」

「这是当然,还有要分析一下里面的其他成份,还要追出这个药剂的来源,以及其他使用者的情形,看来我又得忙了」肖逸从容的喝着红茶,实在是感觉不到他口中所谓的忙。

突然有一个时间传来个闹铃声,西洋味很重的RAP。

只见肖逸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接着又拿出一罐药,配着红茶吞了一颗,看到陈宗翰疑惑的表情,他说「每小时都要吃一次,可以缓和我的症状,就是从道济符发展出来的东西」

陈宗翰点点头,问说「那晚上睡觉的时候怎幺办?」

「吊点滴」简洁明了。

「……」

两个人随便聊着,主要是绕着死气在打转,偶尔会碰到修练上的疑问,肖逸的经验都能够帮陈宗翰解惑或是提点,相对的,肖逸也很好奇陈宗翰的实力猛进,是不是和死气有着很大的关联性?

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桌上的盘子也在服务生来来回回中不停增加减少,陈宗翰得到了肖逸的付钱首肯,接着就放开肚皮的吃,把店家因为没有其他客人而造成的损失给补了回来。

肖逸带着有趣的眼神,说「你的食量大成这样应该也和你的身体有关係吧?」

不理会旁人不可思议的眼光,陈宗翰嗑着地七盘的萝菠糕,语焉不详的说「应该是吧」

饱足的拍拍肚子,看着服务生收拾着狼藉的桌面,陈宗翰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其实还蛮想继续叫东西吃的,平常在家里是不可能这样的,会破产。

迎上肖逸促狭的笑容,陈宗翰摸摸头说「我差不多该走了」

「不,等等」肖逸阻止他说道「人差不多要来了,看看再走」

「什幺?」陈宗翰疑惑。

接着随着肖逸的嘴角扬起,陈宗翰注意到一些不太寻常的脚步声接近,和常人不同,比较轻,比较稳。

「来了」随着肖逸的话音落下,大约十位的男女走进了小店。

带头的是陈宗翰的旧识,英气十足,有股侠士的风采,上次变异妖兽事件时的战友,顾念空。

陈宗翰刚想起身打招呼,但又想到当时自己戴着面具,现在又隐藏了气息,想来对方应该不认识自己。

然后基于男性本能的,陈宗翰的视线被他身旁的一名动人美女给吸引,飞瀑般的黑直髮,不失庄重的简单衬衫窄裙,有点精明的目光,迷人的浅笑。

陈宗翰觉得自己认识这个人,毕竟美女总是令人难忘,论容貌,或许稍稍不及肖素子或是李师翊,但她透着一股女人最美的芬芳风情,婀娜多姿的体态婷婷玉立,她应该正处于女人最美的时节。

她先是朝着肖逸加快脚步迎来,眼神扫到肖逸身旁的陈宗翰时,她微微愣了一下。

她的强项便是她惊人的记忆与观察能力,所以她记得这个人,在切磋大会上,当时还和他自我介绍过。

「肖逸长老」女人鞠躬,肖逸简单的回礼,很明显的肖逸的身分在她之上。

「我来介绍一下」肖逸扬手引荐陈宗翰,虽然陈宗翰不晓得肖逸为什幺要这幺做,但他还是很顺从。

还没等肖逸说出口,女人就笑笑的开口「陈宗翰同学,我应该没记错吧」

被道破自己的身分,陈宗翰确定了自己的印象没有错,只是实在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见过面。

看到陈宗翰有点迟疑的表情,女人知道了对方没有把她认出来,她也不生气,反而是浅笑着开口提示他「切磋大会的时候,那时我看到先生和全宗前辈在一起,那时我和我的师弟妹在一起,想起来了吗?」

被她这幺一说,陈宗翰确实勾起了记忆,伸出手来握上「姜舞绫,我应该没有记错吧」

「你总算想起来了」姜舞绫说道。

照理来说,陈宗翰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会忘了眼前的美女,但当时他的心思都在比赛和全宗身上,隐隐约约只记得有一个正妹和自己说过话,之后又发生了许多许多事,比他之前活得十几年加起来还要複杂,导致他根本不记得有过这号人物。

真是罪过,陈宗翰如此想着。

接着就是介绍了下姜舞绫旁边的顾念空,陈宗翰因为已经见过他,也就不如何的客套。

而顾念空则在心底隐隐觉得眼前的少年有些印象,由其实陈宗翰这个名字,让他想起在那某次委託行动中,见到过的鬼魅面具少年,但他也记不得那个少年到底是叫做陈宗翰?还是陈重和?还是别的?

名字不过是口述,况且现在眼前的少年,和当时那个面具少年,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眼前的很轻、很淡、很自然,而另一个气势很溢,血腥味比较重,是两种极端。

顾念空和肖逸、陈宗翰客套完后,四个人就坐了下来。

看来他没有发现我,陈宗翰看着没有表示出困惑的顾念空,心里想道。

「首先我们姜家先对我们门下弟子的行为道歉」姜舞绫很慎重的鞠躬,如果对方是别人倒还好,但是肖家的长老的话,就必须慎重的看待。

肖逸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以后不要再这样就好了」

陈宗翰现在不管怎幺看,都觉得现在根本就是黑道的小型聚会,自己的身分则是从打仔一跃成为王牌小弟…

肖逸指了指桌上的盒子,说道「我要问你们的是这个,你们知道这些是什幺吗?」

揭开盒子,里面就摆着死亡药剂,姜舞绫与顾念空对视一眼,和第一次见到的肖逸一样,仔细的端详了起来,是个沉重的黑色。

「这是?」顾念空皱眉问说。

「死亡药剂」肖逸很乾脆的解答。

姜舞绫疑惑的重複说「死亡药剂?」

「至于中间的经过,宗翰你来说」肖逸说道,而陈宗翰只好担起这个解说人的身分,再次简单扼要的重述一次中间的经过。

大概理解了肖意的用意,姜舞龄说「我们回去之后会马上展开调查,怕的是这个药剂流入了修练界」

「不,恐怕已经流入了」肖逸说道「如果连姜家和肖家都发生这种事,事情恐怕会越来越难以收拾」

「先从异人和佣兵方面开始下手,接着追查黑市的交易,对方散布死亡药剂到底有什幺目的?单纯的只是为了牟利吗?」姜舞龄低头思考着说。

「不可能」肖逸摇摇头说「这不知道需要多高的技术才能办到,不可只是为了钱,事情绝对不单纯」

「可是这幺做又有什幺好处呢?」顾念空问说

「不知道」肖逸紧了紧自己脸上的绷带回答道「反正不会是什幺好事」

接着是简单的情报交换与某些小冲突的疏通,同为两大世家,冲突在所难免,有些事情在檯面下解决就好,完全可以大事化小。

这几年肖逸原本都没有在管事,最近又渐渐拿回自己的实权,以前他就是肖家对外的窗口之一,许多事情都是由他来抹除。

陈宗翰从头到尾都没有插上一句话,他也知道他虽然可以坐在这个桌子,但也只是一个陪衬的身分,没有开口的分量,肖逸之所以要他在这,或许是想要把他培养成自己的班底之一,让他对一些人物有些接触。

开始慢慢的正式走入修练界,而不是再以佣兵或是顾问的身分。

姜舞绫在姜家新生一辈呼声很高,之后很有可能是某个长老的接班人,她过人的观察能力与待人接物的熟悉手法,很适合对外的处理,因此上面也有意培养她,让她多多接触。

肖逸自然也懂姜家派出姜舞绫的意思,一代新人换旧人,又到了开始世代交接的时候。

顾念空的功夫不错,在姜家也算是稍有名声,但他的实力也只能说是不错,比起这一代的天才人物,肖素子、姜舞铃甚至是陈宗翰,都还是有着一段差距,每每想到这里他也只能苦笑,自己也不过是虚长了几岁。

随便聊聊,基本上除了死亡药剂的事之外,其他的都不算是什幺大事。

但见见面,交谊一下,总是好的。

两方人马如此的大阵仗,加起来三十个人左右,挤在一家早餐店里,就是不肯出来,两边的人看起来都不好惹,店家实在是欲哭无泪,为什幺哪里不好挑,要挑在自己做生意的店子里?

最后要散会前,肖逸拍拍陈宗翰的肩膀「如果有什幺和死亡药剂有关的线索,你就通知宗翰和素子,我授权让他们两个去追查这件事」

姜舞绫心中微微吃惊,第一次见到陈宗翰时,他的身边是大大有名的猫又全宗,第二次见面时,肖家的长老也对他青睐有加,这个突然之间冒出的人物,有着必需去明察的必要性。

「那以后就多多指教了」姜舞绫微笑说,伸出手来。

陈宗翰连忙也伸出手,轻握住那细腻的手掌,其实他从中间的部分开始就在恍神,接着又习惯性的运起功法,没有太注意席间的对话。

「不会、不会」陈宗翰笨拙的说。

姜家领走了被逮来的两人,肖家的人也去忙他们的事,其他的异人则都是送回肖家,绝对会受到不错的款待,绝对的不虚此行。

事情看起来已经落幕,事实上,赘留下了太多没解开的谜团。

陈宗翰转身离开了修练者们,同时也像是丢弃了这一个身分,回归到普通的陈宗翰。

只是他的口袋中,还静静的摆着一管黑色液体。

  • 名称:无法拥抱的你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