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第三季超清

异人的实力是否当真弱于修练者?

小夜如是想。

就在陈宗翰再次轻鬆击到一名异人时,小夜心中不禁冒出这种想法。

异人拥有着这个世界的某些片段,就像是雷所持有的雷电之力,全力引动时,威力不下于术士们口中所谓的天雷。

威力虽然巨大,但也受限于天气与当时的地理位置。

异人们的起点相对高于修练者,他们的能力是天生,修炼者则是后天培养,用自己的汗水去换取强大的实力,而这就是两者最大的不同。

「只剩下四个人」小夜说,她口中的四个人指得是敌人,再加上雷他们,共有七人。

几乎要到山顶的地方,除了郁郁苍苍的绿树之外,还有着一幢看起来很有西欧风格,却还没完工的建筑物。

水泥钢筋还裸露在外,堆叠在一边的砖块磁砖都是建材,未竣工的建筑就是现在的战场。

远远的,惊雷的电光如同银蛇乱舞,不弱的劲气在奔腾四溢,兵刃相交时的金鸣声震耳。

战场打得正火热。

有意思,陈宗翰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加速身法之前,陈宗翰还是好心的吩咐了声「你要小心些,别太靠近」

走近。

是一场让陈宗翰热血沸腾的混战,两名修炼者与一个铁人围攻着雷,而对方一名面孔冷峻的异人非常专心的在不远处盯着战场,双手在胸前交握结成一个印,脸上冷汗与青筋都显示着他的伤神。

小川扣着双手,和对面那名异人一样紧盯着战场,一样的专注。

两名修炼者一男一女,男的使得是把阔刀,女的挥洒着剑,两人想来时常联手,进退攻防都很是到位。

全身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铁人,捣着两个碗口大小的拳头,练家子般的展开架式,一板一眼却又偶有妙着,慢慢进逼却也不抢攻,牵制着雷的动作。

雷的头髮根根倒竖,左手甩着一条之前一直都繫在腰间的细索,金属製的细索通电之后是个名符其实的索命鞭,一扫一盘,都带着肉眼可见的电击,右拳直直与对方碰撞,雷电蔓布在全身上下。

如斯的悍勇,雷基乎是以一人之力挡着对方所有人,理论上来说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但他却硬生生的捱住!

「青鬼!」小夜惊叫一声,跑到了战场边缘的红黑矮墙,青鬼正奄奄一息的靠坐在那

「小夜,你怎幺跑来了?」青鬼睁开眼,看着正满脸不知所措的小夜,牵动下嘴角,似乎想要笑,但胸前的一个拳印让他连平时简单的小动作,都做不出来。

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幺事,但青鬼废了。

陈宗翰可以感觉到青鬼的伤势非常严重,那一拳可能打坏了他的胸骨肺脏,甚至连心脏都可能受了震荡。

小夜慌乱的不晓得该怎幺办,眼眶含着泪「你、你…我现在马上带你去医院」

看到小夜要伸手去扶他,陈宗翰连忙阻止「别乱动,随便乱动的话可能会更糟」

「那怎幺办?」小夜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陈宗翰没有说话,只是单手抚在青鬼的胸前拳印。

他根本不懂医,魔主的习惯里也没有这一项,他只是用非常和缓的方式轻送着内力,化开残留在他体内的拳劲,疏通他的筋脉,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怎幺样?」小夜急问。

「等肖家的人来吧」陈宗翰迴避了小夜的问题,相信以小夜的感知能力应该有很清楚,青轨的命正悬着,只剩几线生机。

「我没关係」青鬼倒是看得很开「而且我已经舒服多了,谢了」

小夜的泪滑落,晶莹的在青鬼手臂的抽象刺青上。

乾净纯洁的像是天使的悲泣,一剎那,没有了乱战的纷扰,全世界无声。

几滴饱含着情绪的泪珠,轻诉着。

泪水总是滴落在战场,治不好那伤口,浇不熄那战火,却可以拯救濒死的心。

「你哭什幺?」青鬼艰难的举起右手,无力的擦拭掉小夜脸庞上鹹鹹的泪痕,露出了一个比较像样的笑容。

「我还活得好好着,而且我觉得我不会就这样窝囊的死掉」青鬼笑说。

小夜低下头来,把脸抹乾净,眼神认真的看着包着头巾的清鬼「你说的,不準食言」

「当然不会」青鬼轻笑着说「我会活到一百岁」

这时,草地上。

陈宗翰的注意力被扔在地上的一管空药管给吸引,然后注意到了雷的不寻常。

他的悍勇有点过,就彷彿吃了什幺兴奋剂,某种病态的激发。

「帮我帮助老大」青鬼开口对着陈宗翰说「他打了死亡药剂,但还是不够,拜託你,不,我求你」

继续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上去帮他,但我不行,我求你,我求求你帮帮老大」

说完青鬼就要跪下磕头,小夜连忙伸手扶住他。

「你就算不说我也会帮」陈宗翰抽出幽泉,踱步走进战圈。

第一个发现他的是小川,只是瞥了他一眼,继续专注的看着战局,有时候逮到了空档,双手射出某种像是剑芒的尖锐劲气,打乱着敌人的节奏与步调,而常常此时就会出现一个绿色的屏障,拦下了他的攻击。

看来对面的冷峻异人他的能力就是那种屏障,一个能够化解攻击的屏障。

这场战斗不仅仅是里面的四人在拼斗,外面的两人也在互相角逐。

陈宗翰绕着战圈,赤红的妖瞳观察着战局,寻找着最适当的突破点,而这时所有人也都知道陈宗翰这个不速之客的驾到。

一边因为一个强援出现而感到高兴,一边因为对方的实力不明而有着忌惮。

原本三打一的危险局面,慢慢的因为陈宗翰的插手而有着变化,即便陈宗翰根本还未挥剑,带着残忍杀意的气机,一直放肆的锁定着敌人,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小子,你是谁啊?这里没你的事」铁人往后退了几步,口气不善。

陈宗翰笑笑却不留情的说「你们在我的地盘上撒野,还敢说关我的事?」

「你是这里的管地人?」铁人沉着脸问道「那你为什幺只针对我们,护着那个电鳗小子」

「因为他来拜过码头」陈宗翰笑笑的说。

「什幺?」铁人疑惑。

「去,这都听不懂」陈宗翰不屑的说。

「反正小子你这件事是管定了就对了?」有点娇气的女声。

「没错」

「那小子你就一起去死!」女修练者袭起剑气,直直朝着陈宗翰击去。

「火气真大」陈宗翰嘴上打趣,但心里隐隐觉得奇怪,对方似乎抱着现在非杀了雷不可的决心,难道真的这幺有自信?

幽泉显现剑身,对着击来剑气斩开,斩散。

男女修练者、铁人、雷、陈宗翰还有在外围的另外两名异人,开始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

雷的状态看起来真的不是很好,死亡药剂的强烈激发,让他的力量成倍的增加,几乎让他也控制不了。

男修练者横刀对着雷的门户劈下,很快,很急。

但雷的反应更是快的骇人,眼瞳反映出刀刃,下一秒就缩身出现在男修练者的右腰,右掌带着青雷,劈劈啪啪,往腰际拍去。

一个青色的屏障妙绝的挡下雷的杀着,掌上的雷电最后只能不甘心的消散。

有学过生物的人都知道,人身上的神经传导是倚靠生物电子,而雷就是在体内加速生物电的传递速度,才能出现这种可怕的反应速度。

人们口中的武功高手与常人最大的不同之处,也是最难修练的一处,就是反应。

不管你的力量有多大,速度有多快,技巧有多强,反应不过来都是废招。

这也是陈宗翰之所以能与强者匹敌的最大靠山,他的灵魂中混着魔主的残魂,他没有魔主的力量、速度、技巧与境界,唯独继承了习惯,也就是魔主千锤百鍊过的潜意识经验与反应。

如果没有这一部分,陈宗翰早就死了千百回。

一般的修练者需要慢慢的适应战斗的节奏,进而去培养反应的速度,越能快速掌握的就是人们口中的天才,就比如肖素子,她天生就是能够快速适应剑的击技,天生的剑手。

雷的这招虽然能够让他反应敏捷上数倍,但他的身体负担却会越来越大,毕竟看得到和做得到,有着距离。

死亡药剂让他的身体素质瞬间提高,才暂时让他有了以一敌三的本事。

幽泉架开男修练者的追击,两人的身体因为两股巨力的碰撞而都暂时一滞,也都暗惊于对方的力道。

飒,割过风的声音,小川发出的劲气朝着男修练者急射,却被铁人一掌捏散。

雷的细索一甩,让原本想冲去攻击小川的女修练者只能后跃闪开。

在陈宗翰出现前,雷在抵挡对方攻势时还必须保护着小川与青鬼,他到底是怎幺办到的?

是何种决心让他有了这份能耐?

如猛虎下山的刀法,有着果断的杀伐之气,点缀在其中的剑刺,如利爪,如尖牙,让整只虎更显威风。

幽泉的剑身终究是虚,强烈的硬碰硬之下,锐减了不少。

细索所带起的雷幕,美丽的像是某种舞台表演,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晓得此中的厉害。

原本的异人首领,铁人,反倒是在场最弱的一位,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马步沉稳的铁人,沉重的一拳直击陈宗翰的脑门,如果被挥实恐怕少不了来个脑震荡。

退个半步,借地力,左掌向上托住拳头,幽泉横扫。

又是个烦人的屏障,总是抓在那个非中不可的点上,挡住了陈宗翰的剑。

铁人的右拳刮着陈宗翰面颊生疼,果然和其他几个草包不同,和雷应该是同一层级,都可以说是异人中的佼佼者。

在一旁能力是屏障的异人,经验也非常老道,不一般。

陈宗翰先是一脚蹬开铁人,往后一翻,顺势再闪开直刺而来的利剑。

对于混战,陈宗翰早就习惯的像是家常便饭。

试问,在血色空间里哪一次不是被围殴?

人或许就是这种可悲的东西,只要久了,什幺事情也就都,习惯了。

一把刀,一把剑,一对掌。

有点少。

男修练者手上的刀有点宽,这就代表着他是一个臂力不俗的人,刀法大开大和,往幽泉的剑锋又是个强击。

陈宗翰震退一步,接着往后一个铁板桥。

通着电的细索就这样扫过,一切就像是安排了几百遍一般,时间差刚好让男修练者闪避不及,碍事的屏障也没有凭空出现,直接电击。

男修练者虽然发气抵抗,毕竟对抗电击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碰到它,但还是来不及,退到一边,身体微微抽搐。

为了不给对方有机可乘,女修练者加快了对付雷的攻势,铁人也衡身在陈宗翰面前。

铁人,全身上下的衣服破破烂烂,肌肉上都闪着银白的金属光泽,寻常的兵刃根本没办法给他任何伤害,再加上虽说没有像修练者强劲的内功,但强健外家功夫也是他十分厉害的武器。

一个上段掌后,紧接着拗步捶直击胸口,再一个崩掌,一式一式都很简洁明快。

如果是击实在头部,陈宗翰还会担心,可惜缺乏内劲的拳头,即使是铁做的,在陈宗翰不停炼化的肉体前,还是难以造成什幺可观的伤害。

左拳收紧,气灌实,无声的笔直轰出。

一股巨力传来,铁人不由自主的往后离地飞去,直撞在还未粉漆的墙壁上,撞出一个凹陷,石砖粉屑埋住了他。

铁人发挥异能时少说重量也必须以吨计,看来陈宗翰的力量比起之前,完全是爆发式的冲天成长。

铁人从砖屑堆里灰头土脸的爬起,胸前一个拳印,可以说是和青鬼的一模一样。

忍不住,喉头一甜,一口血吐在地上。

这种拳头威力实在令人咋舌,就连在战场外的小夜、青鬼都侧目以对。

男修练者提起刀,戒备的与陈宗翰对峙着,他对于刚刚的那一拳印象深刻,内行的人就看得出来刚刚并不是纯粹的力量,不是石头撞石头的那种表现行事,而是在接触瞬间爆开的力量,也因此挥拳时无声。

男修练者看着幽泉,同时也注意着左拳,游步在陈宗翰周围。

跨出一步,另一只脚起步,离开了地面。

就这一瞬间。

陈宗翰发力冲向他,幽泉带着一无往前的气势,刺击。

迸出了火花,刀身挡下了这一击,看他露出了笑容,陈宗翰知道刚刚的一点滞碍是个陷阱。

男修练者的左手,是一把小刀。

有意思,这家伙难道是双刀流?

左手指捏住了刀尖,原来是把小巧飞刀。

一闪。

陈宗翰飞身退开,可是左掌中间穿了一把飞刀,刚刚陈宗翰险之又险的举起左上,挡在左侧门面,用手掌换来对方的绝命突袭。

对方的左手练有漂亮的飞刀技,近身时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偷袭招数,

「厉害」陈宗翰拔出了刀,不禁讚叹的说,差一点就着了道。

男修练者笑了笑,左手再度捏着一把飞刀。

陈宗翰瞇了下眼睛,说道「雷,小心飞刀」

胶着于战斗的雷听到提醒之后,开口回说「收到」

细索再次甩在女修练者的身前,他的夹克上出现了一道道伤口,看来他陷入了苦战,久战不下,持续力有些耗尽。

咻,陈宗翰伸手在门户前夹住,扔在地上。

「同样的当,我不会上第二次」陈宗翰说,这不单纯的是虚张声势,他用动作表明了自己说的话。

在战场上,绝对不容许犯第二次错,陈宗翰把这一句话刻进了灵魂里。

幽泉发红,像是陈宗翰的无边战意般,闪动。

一剑接一剑,一刀回一刀,畅快淋漓。

迸出的火花一闪一灭,刀终究沉,力量越来越重。

可惜陈宗翰的剑技也不同凡响,开始越来越轻,一带,一转。

幽泉巧妙的翻飞,像只脆弱却锋利的蝴蝶,上上下下的飞进层层刀光中。

忽然,男修练者弹跳开,刀插在地上,不可置信的按住自己的右手。

用刀的那只手鲜血淋漓,这一只手对于修练者来说异常重要,全部的功夫都在这个上面,能不重要吗?

他没有看清,自己的手何时被划了一刀,再往下几分,划断了手筋的话,他这辈子就休想再练刀。

冷汗直流,瞪视着那名诡异的少年。

陈宗翰用幽泉的剑身弹开背后刺来的一剑,动作自然到像是背后长着眼睛,而后回身就是一掌。

力道和位子都对了,却又被一道屏障给挡了下来。

放开幽泉,锋利的它直插进地面,只露出了一个剑柄。

陈宗翰连跨两步,提劲,双掌一推。

沉重且磅礡的掌劲,让女修练者快要无法呼吸,剑飞快的闪动,一道道剑气冲击着,抵消着。

眼前空无一人,女修练者仗着剑,面前却没有敌人。

背后!

一块又一块的石砖,夹带着它不应该有的速度和力道,像是一阵流星雨。

一阵不美观旦要命的流星雨。

剑在空中不停的挑拨,手忙脚乱的姿态显示出她的不足。

总算是狼狈的闪开,男修练者左手捏着飞刀,赶到她的身边,铁人也暂时脱开雷的攻势。

小穿抓到机会射出一道道的劲气,可还是被屏障给化开。

现在的局势倒了过来,男修练者无法握刀,铁人受了内伤,唯二没事的女修练者功力不大够,另一个没有攻击能力。

「等等」看陈宗翰拔起了幽泉,一副要再开打的模样,男修练者连忙举手说。

「嗯?」陈宗翰狐疑。

「不打了,我们走」男修练者说,作势就要离开。

这有点好笑了,陈宗翰用幽泉轻拍着左手掌,他的左手掌已经没有流血,伤口竟然开始痊癒。

「打完就想跑?」陈宗翰说道「是不是应该像黑社会的电影里一样留下些什幺当道歉?」

那名女修练者很明显的脾气EQ不如何,呛声说道「少嚣张了,就凭你这小子,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人家是给你面子」

挖哩勒,还这幺蛮横,有没有这幺不会看场合?

陈宗翰反笑说「那乾脆不要给我面子吧,我们继续」

雷也黑着脸,单膝跪在地上喘气说「打伤我的伙伴拍拍手就想要跑,世界上有没有这幺好的事?」

「不如你们也让我拍几掌,让雷电一电,再说出死亡药剂到底是哪来的?这样我们就放过你们」陈宗翰学起电影里的坏人口吻,说「对了,要先说死亡药剂的事,我怕…之后你们开不了口」

这百分之两百的是在找碴,谁都知道。

青鬼伤得这幺重,总是需要有人负责的。

江湖讲义气,讲实力,讲人情,就是不讲法律,三大世家与各方大佬都是强大且受人尊敬的存在,但也都不是什幺执法者,顶多是个秩序维护者。

修练界里可没有什幺明文法典,更不会有什幺律师法官。

「你…你…少嚣张,有种不要跑,我去找人过来」女修练者又蹦出了这幺这幺一句话,这算什幺?架打输了就回家找大人?

很乾脆的忽视她,陈宗翰看着男修练者与铁人「你们怎幺说?」

虽然说看起来是在徵询他们的意见,但陈宗翰怎幺样都不可能放过他们,死亡药剂的线索还要从他们身上下手,他等得是肖家人的到来,陈宗翰自恃绝对打得过他们,但如果他们死命的逃就不一样了,陈宗翰并不会分身术。

男修练者思考了下,后退半步,说「事情从一开始就是异人们的事,青鬼的那一拳也是铁人打的,既然如此,那我们修练者都现在退出,不再与我们有关」

陈宗翰虽然称不上多聪明,但也不是个笨蛋,他们现在开始撇清关係,更是乾脆把陈宗翰这个强援也划出战圈。

「说得这幺好听,什幺与修练者无关,那不如我们到旁边再开一场如何?」陈宗翰讥说,摆明的仗力欺人,吃定他们就算联手也打不过他。

男修练者可不像是旁边的其他人一样没脑筋,他知道不是陈宗翰的对手,只能以理服人,或者该说是打嘴仗。

心中权衡之后,有了一个计较。

男修练者咬咬嘴唇「我们不应该没打声招呼就在这闹事,我道歉」

说完当真来一个九十度的鞠躬,二十几岁正是气盛的年纪,对一个很明显年纪比自己小的人鞠躬道歉,这绝对不是什幺光彩的事,更是对自尊的一个挑战。

「你……」女修练者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兄会这幺做。

每一个修练者都有着自己的傲气,或许应该说,只要是人都不会甘心如此屈辱,折自己的尊严。

很多时候,人把尊严看得比命还要重要,这究竟算是傲骨还是愚蠢?

这招很妙,人家都做到这种份上,况且青鬼也不是他伤的,人家充其量只是助拳,和陈宗翰一个样,这样子陈宗翰还能做什幺?

世间最麻烦的就是这种人情世故,而东方人也偏偏最是注重。

不只如此,男修练者再一个鞠躬,对着雷「对于你的伙伴,我道歉,铁人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下换成铁人发急了,他做的事可休想道个歉就了事,而他找来的援兵现在则是要背弃他,他如何能不急。

「那死亡药剂的是怎幺办?」陈宗翰阴着脸问说。

「很抱歉,我们根本不晓得那是什幺东西」男修练者摇摇头

路上开始传来脚步声,陈宗翰的嘴角微微一翘,总算是来了。

小夜迎着陈宗翰的目光点点头,相反的是对面的四人脸色都是一变,他们清楚那些不是他们的人,那就只有可能是陈宗翰那边的人。

女修练者与铁人连退,似乎想要拔腿就跑。

陈宗翰瞇眼注视着他们,气机完全的封锁住所有的去路,幽泉再度化成一把兇兵,像是毒蛇盯着猎物。

「放弃吧,别再乱动了」男修练者叹了一口气说。

女修练者似乎还满听他话的,举起的剑再度放下,只是带着怒意的瞪视着陈宗翰。

铁人可没这份冷静,拔腿就往山坡跑去,逃命的狂奔。

陈宗翰没有追上,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跑得掉。

陈宗翰原本以为就只会随便来几个人,但随便一数,少说有个二十几人,从点足的功夫看来,修为都不低。

就这幺一个小事,怎幺会来这幺多人?

「好久不见了,宗翰」这声音有点印象,陈宗翰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全身上下包着紧紧的,手套、大衣、遮阳帽,看起来就像是在什幺零下温度地方的流浪汉。

陈宗翰纳闷,自己何时认识这种不正常的家伙?

走近之后扬起帽子,满脸缠着绷带。

「肖逸!」陈宗翰惊道,他怎幺来了?

对于直呼他的名字,肖逸倒是颇无所谓,陈宗翰说实在话也不算是肖家的人,两人的关係更像是平辈论交,只是其他的肖家弟子听到后难免侧目,肖逸怎幺说也是肖家的长老之一。

「呵呵,你真是我的福星,每次只要跟你扯上关係的事情,就能够对我的诅咒有点帮助」肖逸爽朗的说,少了些以前的阴沉味道,看来他已经渐渐的再复原,恢复他已往的俊朗模样。

「真的…是好久不见」陈宗翰还真有点难苟同他的说法,虽然说这是事实。

一开始就是由陈宗翰的身上发现到可以减轻肖逸痛苦的符纸,张耀明的实验资料也是陈宗翰给寻获,这次的死亡药剂消息又是从陈宗翰那里来的,不得不认同,陈宗翰真的是肖逸的福星。

死亡药剂虽然一直在异人们中流动,但有本事认出那些黑色液体其实就是提纯过死气的人其实不多,偏偏陈宗翰又绝对是其中之一,真的是巧合的很。

「先说重点,死亡药剂的事到底是怎幺样?」肖逸问说。

「你问那个铁人,还有他们」陈宗翰用下巴指了指那边的男女修练者,和不知道为什幺没有跟铁人一起跑了的异人。

那名男修练者不知为何,看到肖逸反倒是一副放下心的模样。

两人都走到肖逸身前,微微鞠躬,说「肖逸长老您好」

在肖逸还没有答话之前拿出了一张表明身分用的证件,一个属于姜家的证件。

这种东西陈宗翰也有一张,只是上面标着的是肖家而已,这种证件的功能其实就是取代以前的令牌,代表着隶属于一个世家。

现在有趣了,原来他们是姜家的人。

三大世家中的第一世家,姜子牙的传人。

  • 名称:恶魔高校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