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恐怖漫画超清

看着亮起的手术灯,心急如焚,却有心无力。

医院里惯有的消毒水味不停的刺激着陈宗翰的嗅觉,忙忙碌碌不停走动的病患与其家人,像是看着玻璃橱窗般的隔阂,无声的沉闷环绕着,其中夹杂着隐隐的不安。

相比于陈宗翰像是当机般的模式,李师翊就镇定的多,拿起手机办起事来,通知朱士强的家人赶到,当然电话号码都是从陈宗翰拿到的。

当李师意打到朱士强家里通知这一个噩耗,在电话的另一头她似乎听到了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看来这个消息给朱士强的母亲不小的打击。

接着又打到陈宗翰家里与王志豪那,先是通知陈宗翰家人现在的情况,又让王志豪知道现在这一个事态。

王志豪一听到这一个消息就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脸上充满着担忧。

过不了多久大人们也都赶到,因为陈宗翰的精神状况也不是很好,一切的提问都由李师翊回答。

朱士强母亲牵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有些语无伦次问着状况,朱士强母亲满脸的焦急无法隐藏,看着她脸上的皱纹,这些年历经的风霜难掩,但即使如此也看得出来她当年肯定是个绝色佳人,却也捱不住现实的苦难,只能在鲜丽绽开之后默默凋萎。

而一直窝在她身旁的女孩子肯定就是朱士强的妹妹,有些苍白病态的脸色即使在这夏日也搭着一件轻便外套,满眼的焦急是挂念着自己最亲爱的哥哥。

李师翊大略的叙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从她的话中,陈宗翰大概听出李师翊当时为什幺会出现在那。

原来是因为李师翊回家的方向也和陈宗翰、朱士强一样,也同样的不喜欢在公车上人挤人,所以她就一个人听着音乐慢慢的走回家,就在她经过一个意外安静的街道时,这让她感到有些诧异。

一般来说,下课时间应该都聚集了不少在路上游蕩的学生,而这条路上却有些太过安静,更不见半个人。

听到这陈宗翰也知道,想必是因为他和朱士强被一群不是善类的家伙带走,而原本在一旁的民众不想要引火上身,所以才跑得乾乾净净。

基于好奇心作祟,李师翊就往隐约中发出些声音的地方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而她当下所看到的就是朱士强被殴打在地,而陈宗翰的脸上也刚被挥了一拳,看到这个情形,李师翊做了一个当下最为正确的判断,她打电话报警,也幸亏她身上有手机,而她就在一旁偷偷躲着,也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

李师翊虽然蛮有正义感,手底其实也有些功夫,但也没有傻到立即跑出去当靶子,只是用手机上的摄影功能,捕捉下了当时发生的情况,原本是想用来当做罪证,不过现在她肯定是不会拿出来,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诡异,简直就像是看电影一般。

后面发生的事她没有跟任何人说,她只说到了最后那些帮派份子自己起了内鬨,而陈宗翰就趁机和她一起把朱士强给抬了出来。

这个谎言会不会被拆穿并不是她所应该担心的,应该担心的是那个当事人,陈宗翰。

不过现在陈宗翰没有这个心思,他只希望现在他的朋友能够安好无事。

过不久,就有几个警察找上了门,想要问清楚事情的真相,因为陈宗翰暂时没有这个心情,还是由李师翊暂时代理,再加上这几个警察之中就有人认识王志豪,既然是熟人,那笔录晚一点作也无所谓。

这时候的一分一秒都显得极端难涯,陈宗翰的妈妈一只手搭在陈宗翰的肩上,无声的祝福着。

朱士强母亲已经在李师翊的帮助下办好了手续,在急诊室门前焦躁的跺着步,陈宗翰的眼神跟着她,一遍又一遍的来回,无意识的。

很多时候时间的感觉已经模糊,一世纪可能像是一秒,一秒也可能跨过一个世纪。

等待,祈祷,等待,看着手术灯,等待。

手术灯暗了来,这代表着正反两极的结果,满心期待又满心害怕,期待家人朋友的回归,又害怕会从此失去。

一个头髮有些髮白的医生戴着口罩问说「谁是病人的家属」

朱士强的母亲有些喘不过气的走了过来,说「我就是」似乎有些无法支撑这种情境压力。

即使隔着口罩,陈宗翰似乎看到了那名医生勾起了的笑容「没事了,头缝了几针,左手臂骨折需要上石膏,大概还要再住院几天,不过已经没有危险」

听到这一个好消息所有人都大大鬆了一口气,王志豪用力朝陈宗翰的肩膀击了一拳,发洩着心中的喜悦「太好了」

陈宗翰笑着说「真的,太好了」

依稀,陈宗翰第一次看到,李师翊一向很臭的脸上也泛起了笑容,或许是被这一个场面所感染了吧。

陈宗翰现在有闲情发现她的笑容其实很好看。

朱士强的母亲与妹妹就显得更加失态,呜咽着,眼里泪光闪烁,这是劫后余生的欣喜,她们双脚一软坐到了地上,嘴中不停呢喃着感谢,而陈宗翰妈妈一把把她们抱在怀里,怀抱着她们,她们像个小孩子般的流着泪。

接着朱士强被护士们推了出来,脸上缠着纱布,一脸的静谧,因为麻醉还没有退,人还没有醒来。

王志豪笑着说「老朱这家伙,我们在外面提心吊胆,他竟然睡得这幺香」

所有人听到这一句话,脸上也都泛起了笑容。

一扫刚刚的阴霾,所有人的心情都好上不少,这虽然不是一个结局,但也好险没有造成什幺态严重的损失。

既然心中一直挂着的包袱已经放下,现在陈宗翰就必须好好考虑一下要怎幺处理这一件麻烦事,自己一个高中生打残了好几个大汉,说出去谁信,再者就算有人相信,自己这样子算不算过度防卫?

当真是伤透了脑筋。

陈宗翰突然想到,根据刚刚李师翊的叙述,她似乎把最后面的高潮戏都看在眼里,虽然说她刚才不知道出自什幺原因帮自己找了藉口,但陈宗翰实在是不认为一个第一天认识的陌生人,会突然间这幺热心的帮助他,看着走在前面的长髮少女,陈宗翰猜不透对方究竟是在盘算什幺。

说实在话,自己好像根本就不熟李师翊,对于她是一无所知,只知道个性孤僻、篮球打得很好。

陈宗翰因为脸上还有些淤青,被大题小作的妈妈给逼去擦了药,而其他人也陆续的散了,各自回家去。

听着妈妈在一旁唠叨,说他平常没事不要去招惹这些坏人、安分守己不是很好、这一次是运气好,下一次可就没有这幺好运了…

这种疲劳最是让人头昏眼花,话说自己根本就不想是招惹他们,再说自己被缠上了不动手,难不成要乖乖挨打?真是让人费解的逻辑。

上好了药,脸上觉得凉凉的,还满舒服的,但有可能是因为陈宗翰的满脸享受神情让妈妈觉得碍眼,往他的头上就是一个暴栗。

「唉呦」陈宗翰赶紧摸着头顶,远离刚刚的施暴者。

「还躲哪去,回家了」说完跟护士达谢了下,恶狠狠的瞪了陈宗翰一眼,像是在警告眼前的儿子不要丢人现眼。

陈宗翰无奈,现在打人的人都这幺理直气壮吗?可惜既然对方是他的妈妈他也只能认栽,连无声的抗议都做不到,顶多就是,在肚子里抗议…

走出房间,一个漂亮的长髮女孩靠在墙上一副无聊的模样,玩着手机,看到出来的陈宗翰两人,甜甜的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幺,陈宗翰看到这一个笑容,浑身像是遭到电击,只想要转头就跑。

可惜她的心愿没有传达到他的母亲心中,陈妈妈对于眼前这一个女孩还满有好感的,就在刚刚,他们一群大人就是在她的帮助下了解事情经过,还帮朱妈妈办理需要的手续,不像自己那个笨儿子,就只会傻傻的发呆,丢死人了。

一想到这,陈妈妈又狠狠的瞪了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一眼。

陈宗翰一阵莫名奇妙。

虽然说陈妈妈对李师翊褐色的头髮与身上的装饰品有些意见,但这并不影响陈妈妈去评价一个人。

陈妈妈和颜悦色的对着李师翊说「你好,有什幺事吗?」

不知道李师翊是哪根筋不对劲,竟然没有摆臭脸,满脸淡淡的微笑,很有礼貌的说「陈妈妈你好」说完还微微的鞠躬,不得不说这一招很有效,在陈妈妈得心中,理师翊的评价又高了几个百分点。

真是个有家教的女孩,陈妈妈心想。

俗话说,事若反常必有妖,而现在陈宗翰就在印证这一句话,虽说认识李师翊不深,但实在是很难想像她会这幺的彬彬有礼,有没有妖陈宗翰是不晓得,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所以陈宗翰笑着和李师翊打了一声招呼,抓着他妈妈的手就想要闪人。

可惜陈妈妈并不买帐,说「急什幺」把陈宗翰拉了回来。

接着就和李师翊聊了起来,由以前的学校说到转学过来,由早上的球赛说到陈妈妈有在看的运动,再从菜市场的菜价聊到百货公司的专柜,然后聚集到了陈宗翰身上品头论足…

陈宗翰就这样被晾到了一边,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长舌的女人,接着心底产生两个疑问,第一个是怀疑李师翊是不是干间谍的,他妈妈几乎快把陈宗翰的生辰八字给报出来了…

第二个问题是李师翊会不会把一年份的话量都用完了…

看着聊着越来越起劲的两个人,陈宗翰深深的发觉到两个女人凑在一起时的可怕。

过了不久,两个人似乎聊到了一个段落,陈妈妈现在必须赶回家煮饭,然走前还对陈宗翰说「不準欺负小翊,不然回来你就完蛋了」

「啥?」

陈宗翰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踩着愉悦的脚部消失在转角,她似乎忘了什幺,为什幺她可以忘了自己的儿子…

「嗨,我可以叫你阿翰吗?」如黄莺般的声音,从身后发出,虽然说李师翊绝对是个可以让无数人拜倒石榴裙的正妹,但现在陈宗翰总觉得靠近她很危险。

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佳人,呼吸不禁有些急促,让不常跟女孩子相处的陈宗翰有些紧张。

「ㄟ,你还没有回答我」

「随便你」陈宗翰说。

李师翊再一次的笑了笑,她根本和在学校的时候是不同一个人!!!你把真正的李师   翊藏到哪里去了!!!

「你妈妈刚刚已经同意你晚点回家,我们去吃个饭吧,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谈一下」李师翊。

没想到自己亲爱的母亲就这样子把自己给卖了,陈宗翰或许该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

在一家医院附近的速食店,五楼。

现在虽然说是用餐时间,但比较高的楼层人也相对比较少,谈一些隐密事情也比较方便。

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漂亮脸蛋,陈宗翰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他的心跳频率确实增加了不少。

为了掩饰紧张,陈宗翰不停的找点事做,吃吃薯条,喝喝可乐。

根据人类学还是什幺其他学说,雄性看到漂亮的雌性会紧张其实是种本能,是个经过无数演化后残存下来的本能,在很久以前,雄性追求一个雌性常常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你必须挑战她身旁的其他雄性来彰显你的能力,而现在这个紧张就是古时代的怕会失去生命而产生的危机感…

陈宗翰的脑子里想着无关紧要的冷知识,这是他第一次像是约会般和女孩子两个人吃饭,可惜却没有那种粉红色的气氛,只有些许的古怪,和食欲。

李师翊拿出她的紫色手机,按了按后,递给了陈宗翰。

是一个影片,如果是平常他肯定会先好奇研究研究这只手机,但他现在没有这个心情,因为这个影片。

影片中的主角很眼熟,就是那个每天照镜子时会看到的人,用着匪夷所思的身法与力量,有如狂风过境般,而挡路的大汉们就像是枯草般纷纷倒地不醒,更有人被一掌轰击在墙上。

最后一幕停在主角击碎一个人的颊骨后,狞笑着,把一个人提起,握住脖子,手慢慢的收紧,而那个人只能无力的挣扎,无济于事的抵抗。

如果这是在电影院看,陈宗翰肯定会讚叹于导演的功力与视觉效果的表现,一切都如此得真实,如临其境。

不过现在陈宗翰只觉得喉咙乾涩,说不出话来。

陈宗翰的脑袋以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速度运转着,该掰些什幺理由?其实她拍到的那个人不是我,是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哥哥?不行,后来一起过来,说不通,还是她其实是被催眠了,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不行她是拍的…

李师翊用吸管吸了一口冰红茶,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副想极力否定,却又找不到理由的好笑模样。

然后她打断了他的脑力激荡,笑着说「你不要想否认,我可是在旁边从头看到尾欧」

也不知道为什幺,陈宗翰总觉得现在李师翊的心情非常好,就像是一个找到好玩玩具小孩。

而陈宗翰突然有了种会被当成玩具的自觉,吞了吞口水。

李师翊掌握着主导权,身体隔着一张桌子但却越贴越近,漂亮的脸蛋越来越近,陈宗翰的背不得已一直往后退,死靠在椅背上。

现在陈宗翰脑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她穿的是低领就好了…

挥散心中的不良念头,重新正视现在面对的问题,李师翊看起来也不是个笨蛋,好像也矇不过去陈宗翰突然想倒,既然世界上有这幺多的非人存在,那他们平常究竟是怎幺隐匿自己蹤迹的?

根据大姊的说法来看,这些非人的存在早就存在久远,几乎可以说是和人类齐头并进,但我们人类却没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我也不过是这几天才知道,那他们以前如果被人发现都是怎幺处理的?

该不会…

陈宗翰心里一阵胆寒,或许该抽一个时间问问肖素子或是全宗,只是会不会变成自投罗网…

李师翊看陈宗翰一直都没有反应,端坐了回去,自言自语的说「把这个影片卖给电视台应该不错」

陈宗翰无言,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陈宗翰有些无力,只要影片在李师翊的手上,他就等同于有一个把柄在她的手上「等等,你究竟想知道什幺?」

彷彿戳到了红心,李师翊反映有些激动,说「当然是你怎幺会这幺厉害啊」

靠,我说我被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鬼附身你信不信,陈宗翰心里嘀咕。

李师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眼神里闪烁着什幺,应该说是兴奋吗?

可能是觉得陈宗翰都不说话,很让人讨厌,催促着说「你说话啊」

陈宗翰苦笑,说「这说来话长,到是你干嘛这幺好奇,又不关你的是」

面对陈宗翰一副想要打发她的模样,李师翊说「哼,谁说不关我的事,我找这种有趣的好玩事情可是找了好久」

「蛤?」

李师翊看陈宗翰一副不解的模样,说「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吧」

陈宗翰的思绪飘到今天下午和李师翊再一起的洗手台前。

李师翊接着说「我早就厌倦了这一个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就是上课放学,得过且过,我想要一个新奇的冒险」

对此陈宗翰当真是无话可说,天底下人百百款,就算有这幺一个细胞里充满着冒险精神又迫切渴望刺激的女孩子其实也很正常,只是为什幺偏偏让自己遇上,陈宗翰有点想哭,因为李师翊的脸上大大的写着,我是个大麻烦。

李师翊侃侃谈着自己的价值观与心路历程,说「不过不管我怎幺期待,我就是没有碰到像是小说电影里的奇遇,突然跳下山涯获得武林宝典、在一个人迹罕见的地方遇到外星人、班上的同学其实是个异能者,为此我还转了五次学,不过都没有遇到」

语气里还当真是充满着遗憾,说的这幺辛苦,就连陈宗翰都想拍拍她的肩了。

「不管怎幺盯着汤匙它都不会弯曲,也没办法召唤异世界的生物,也不能一拳就打穿墙壁,我几乎就要放弃,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这些有趣的事时」

说到这,李师翊意味深长的看着陈宗翰,然后伸出一只食指,指着他说「你却出现在我面前,发挥出惊人的功夫,以及你根本不应该有的力量」

听妳这幺说,还真是让人惶恐啊,同学。

像是要下一个强烈的Ending般,说「我认为你就是我通往另一个奇妙世界的钥匙」

鸦雀无声,李师翊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太大声了。

「妈妈,这为姊姊在说什幺啊」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妹妹问。

「嘘,乖乖,他们在说大人的事」妈妈说「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早熟」

……

这句话的语病太大了,尤其是在只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着四周各个带着深深涵义的笑容,陈宗翰恨不得钻个洞躲起来。

因为只看最后一句话,再加上是个女孩子对着男孩子说,其中的味道不需赘言。

旁边的视线根本是种视觉强姦,陈宗翰深深的觉得。

陈宗翰可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他的脸皮没有这幺厚,轻声对着李师翊说「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李师翊像是没有注意到周遭的变化,疑惑的说「干嘛啊,这里说就好了啊」

看不出来李师翊原来还少了根筋。

「你别管,换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就对了」陈宗翰忘了压低他的音量,这句话又传进了其他有心人的耳中。

「欧~人少的地方」一个满脑不良思想的年轻人。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陪着孙子感怀当年的老人家。

「该死的,我也要!」这是一个去死去死团的荣誉团员。

「…」

离开那一个让陈宗翰感到无限尴尬的地方,换到一家人比较少的麵店,可能是因为之前的剧烈活动,陈宗翰还是觉得异常饥饿。

依稀,他还记得自己已经不能算是人类,是个还活着的死人,原来死人也还是会有很强的饥饿感,长见闻了。

自己也就算了,没想到坐在对面的李师翊也跟着他吃,她刚刚还没有吃饱吗?看着她的蛮腰,她都吃到哪去了?陈宗翰还以为正妹都需要饮食控制。

李师翊吸着麵拿着筷子指着陈宗翰,说「你不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我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

陈宗翰真的有些头疼。

陈宗翰揉揉太阳穴说「你到底是想要怎幺样?」

「你先说说你身上的力量是怎幺来的好了?被蜘蛛咬?辐射线?还是说你是什幺古老家族的传人」李师翊眼睛发光,就好像看着什幺奇珍异兽,吃麵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大小姐,你想太多了」也不知道为什幺陈宗翰脱口而出的称谓是大小姐,而出乎意料的李师翊也不在意,应该说她的注意力现在不在这个枝微末节上。

「不然呢?」李师翊追问。

陈宗翰实在是不想说出他死后复生的实情,应该说他不想面对别人怀疑的眼神,这是他心底的秘密。

「ㄜ,反正就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是被蜘蛛咬,不是被辐射线照到,我家也很正常,不是什幺世家大族」

「那到底是为什幺?」

「……」

「说话啊」

「……」

「装死啊」李师翊生气的鼓着腮帮子,手握成拳头,像要赏陈宗汉一个暴栗,不过可能是意识到陈宗翰那些非人的表现,又把握紧的拳头给鬆开,然后换上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没关係,那我把这个影片PO到网路上好了,反正你也没差吧」

「别」陈宗翰没办法再装哑巴。

陈宗翰哭丧的脸说「大小姐,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能说」

李师翊满脸狐疑的瞪视着陈宗翰,似乎是想要看穿这一句话的可信度。

李师翊渴望着一场超现实的冒险,而陈宗翰就是那个能够引领她进入那个世界的关键,李师翊可不会白白的放过他。

「好吧,我们各退一步,你就跟我说你怎幺办到得好了」李师翊一副大人有度量的样子。

「……」跟她说是因为自己拥有魔主的习惯在加上在血色空间的生死相搏?

「别跟我这也不能透露」李师翊说。

「ㄜ,大小姐,我说了你也办不到」

「说说看」李师翊大姊头般的翘着脚。

「简单来说,就像是梦,对,像是在梦境里修练一样」这个比喻倒是满恰当的。

「真的?」脸上的狐疑增加。

「对,我真的没有办法教别人」陈宗翰看李师翊似乎有一点鬆动的迹象,连忙笃定的用力点头说。

「我不管,反正我要学」

哪有人这样的,陈宗翰心中吶喊。

李师翊补充的说「别小看我,我也有学过几手的,学起来一定很快」

摆明就是跟定陈宗翰的模样,不,应该说是吃定了他。

  • 名称:韩国恐怖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