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逍遥网超清

星期六一大清早的,空气中来着初露的清新气味,格外的让人精神爽朗。

陈宗翰在街上慢跑着,他发现现在他只要一静下来就会觉得坐立难安,身体内有着想要释放什幺的慾望,更有着想要破坏什幺的冲动。

现在只能用流汗来缓和,尽量得让自己疲劳。

低着头,喘着气,陈宗翰顺着节奏迈开步伐。

虽说是慢跑,但在一般人的眼中这个速度其实也不算慢,感觉像是憋着一口气的往前冲。

但在这个稍嫌冷漠的城市里,别人最多也只是好奇的看上一眼,接着又继续低头默默走着自己的路,只是与一个陌生人如此的擦身而过。

对于同样在慢跑的人们,错身而过时,双方都笑着点个头,一个简单的早安问好。

跑着,跑着。

离自己的家已经好几里外,突然觉得有些口渴,翻找着口袋,掏不出一枚十元硬币,只能看着饮料贩卖机兴叹。

陈宗翰不懂自己到底在干什幺,目标什幺的,好像还找不到。

地上有着不少黑点,地板上的蚂蚁们正忙碌的囤积食物,好渡个这个冬天。

相比之下,人类的汲汲营营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好一点的日子,与蚂蚁其实没什幺不同,也只是要填饱肚子,然后以舒服一点的姿态去迎接死亡。

自己是否也差不多?也是只蚂蚁?

甩甩头,笑了笑,继续的往前面跑去。

身后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唤着。

「陈…先生」,陈宗翰停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自己的步伐,他不认为对方是在叫自己,这世界上姓陈的多的是,更何况叫自己先生似乎有点太老了。

「等…一下,可不可以等一下」

现在陈宗翰很确定对方是在叫自己,疑惑的同时保持在原地小跑步,看着一个女孩子喘着大气的跑到自己身边。

小夜,雷的其中一个伙伴。

陈宗翰注意到她满身都是汗,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般,衣服有点髒,黑框眼镜的镜片起着因为身体散热而出现的蒸气,原本乾净的秀髮有些杂乱。

支撑不住般的弯着腰,两手放在膝盖上,想要说什幺,却又因为太喘而说不出来。

「陈…陈…先生,小川被抓住…了,老大他…们已经过去了,但…是就算是老大…也打不赢他们」

话说得断断续续,陈宗翰好不容易才把她的一段话组合在一起。

只是听她劈头就这幺讲,陈宗翰还是听不懂她到底在说什幺。

「你要不要喘口气再说,妳身上有没有带钱?」陈宗翰问说。

小夜虽然不解,但还是从口袋拿出一个可爱的兔子钱包,放在陈宗翰手上。

拿出硬币,在饮料贩卖机前投了两罐饮料,抛了一罐给小夜,自己也不客气的喝了一罐。

小夜的出现就好像是刚好送钱过来,虽然说肯定不是这幺一回事,但陈宗翰很明显得当成了这幺一回事。

拿到饮料,小夜立刻以与她不搭的豪迈姿态拉开了拉环,咕噜咕噜的快速喝乾了它。

「陈先生,快点跟我来,出事了」小夜再度以与她小家碧玉形象不合的模样大声喊道。

陈宗翰以超然的反应摀住耳朵,避免了耳膜的疼痛,放下手后,说「边走边说,还有不要叫我陈先生,叫我阿翰就好」

「好好,阿翰,快一点」

像是抓到什幺救命稻草一样,小夜紧紧拉着陈宗翰的手臂,往她来的地方跑去,从她紧紧抓着陈宗翰的力道来看,她心理恐怕非常的紧张与不安。

这一个礼拜,雷一伙人与那伙贩卖死亡药剂的人已经交手了三次,只是动静都不大,只是略略的试探,再加上对方逃跑的功力很强,几乎没有惊动到什幺人。

雷的能力是雷电,在所知的众多异能中,破坏力十分的强大,在异人中算是个颇让人忌惮的能力。

因此对方也不笨,採取绝对的不硬碰硬,以及神出鬼没的动向,一直以来是倚靠着小夜超群的探测能力才勉强的跟住对方。

但在这个城镇里,对方却一改常态的没有一找到机会就脱逃,反而在雷他们的附近游走。

而对方也当真逮到了一个机会,趁着小川与韩信出门去超商购物的时候,抓走了小川,而韩信则是受了重伤。

根据韩信昏迷前的叙述,除了原本所知的十名异人之外,还多了两名修炼者,这恐怕就是对方有恃无恐的原因。

原本他们忌惮雷的能力,但现在加上两名修炼者后,局势已经颠倒了过来。

小川是一个饵,摆明是一个请君入瓮的戏码。

可雷却非去不可,他是个绝对不会捨弃伙伴的人,小夜知道,对方也知道。

而现在韩信受了重伤动弹不得,小夜的异能是探测感知,不是战斗的类型,帮不上忙,伊芙的能力也不适合正面战斗,留了下来照顾韩信。

青鬼的潜行只适合偷袭与单打独斗,虽然跟着雷一起赴这个鸿门宴,但帮不帮得上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原本韩信与雷是整个团队的火力手,被废去一个之后,正面决斗就完全屈于下风。

以前对方会惧怕雷的雷电能力,但现在却很明显的有了后着。

小夜非常的心急,但她也帮不上忙,想到了陈宗翰这一个可能的帮手,打到了他家里却说人不在家,因此她急忙的运用自己的能力,希望能够碰巧的在几万人中发现到陈宗翰得气息。

要说是命运还是运气,还是所谓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不只感觉到了陈宗翰的气息,陈宗翰还刚好出现在她不算远的地方。

这一切只能归功于今天一大早陈宗翰的心血来潮,想要出来活动一下筋骨。

再加上最近总觉得有着不太平静的预感,大姊就劝告他随时把幽泉带在身上,也幸好幽泉的体积不大,刚好可以绑在脚上或是当作袖里剑。

异人们与修练者们向来处的不愉快,但如果有什幺好处或交情的话,联手也不是不行。

就像是现在的小夜与陈宗翰或是对方与两名修炼者。

小夜解释完后,心中不禁揣揣的问说「那个…阿翰,你会帮我们吧」

于情于理,陈宗翰实在没有多管闲事的必要,不仅没有好处,还有可能落个坏下场,己方只有青鬼、雷和陈宗翰三人,对方却有着十几个人。

一个心智正常有着基本判断能力的人,应该都不会轻易的去涉险。

可惜,也幸好,陈宗翰刚好在这个正常圈子之外,不仅仅是个亡命之徒,更是个玩命的热衷份子,也刚好觉得手痒痒的,心头也痒痒的。

「没关係,就当作餐前运动吧」陈宗翰淡淡的笑说「我也很好奇异人们之间是怎幺战斗的」

小夜往右指「走那,我跟你说明一下打伤韩信那几个人的能力…」

最后陈宗翰还是受不了小夜的跑步速度,乾脆拦腰把她抱了起来。

「抱歉」小夜有点惭愧说,说到底小夜的身体素质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十几岁的女孩子,就连李师翊也比不上,之前为了追寻陈宗翰早就已经耗尽力气,现在根本就是半虚脱的情况。

虽然说抱着一个人,但陈宗翰的速度只有越来越快,快到小夜睁开眼只看到一旁的道路在飞逝,风刮的她眼睛流泪。

只是抱着一个人还是有它的麻烦,比如不能走太多人的地方,会被以为是绑架…

几分钟后,离开了都市区。

「那里」小夜指着一个像上蜿蜒的小路山坡,也好险她有搜寻的异能,不然连要去哪里找人也都不知道。

很明显的有专人修剪的草坪庭院,风格景緻有着主题的别墅,隐隐还看的到一些高级的黑头车或是跑车,就连柏油路都异常的乾净清雅。

一个高级住宅区。

「停、停」小夜突然说「转角上有人」

陈宗翰放下小夜,让她站在他的身后。

往前轻轻的跨了几步,就这几步,就彷彿变了一个人。

原本给人恬静气息的男孩,身体一瞬间释放的气势,狂躁奔腾,一直隐藏很好的嗜血杀气,一失去压抑就狂暴的像是沸腾一般。

这次陈宗翰不打算隐藏气息,反倒是张扬的宣示自己的到来。

反正自己是来抢人的,是强盗,不是小偷,何必偷鸡摸狗的隐藏?

如此的张扬除了给对方压力之外,也算是陈宗翰想过过瘾,一直以来的压抑当真是让他有些难受,就像是身怀鉅款的人却要躲躲藏藏一般,偶尔释放一下有益身体健康,现在是一个注重心理健康的时代。

但这突然出现的势压,搞得这附近的生灵们都一阵骚动,猫狗都冲回房间,把自己关了起来打颤,孤魂野鬼也都赶紧迴避,天上的飞鸟都连忙改道。

已经开始习惯这种感觉,力量填充在全身上下,闭上眼,感觉到体内的躁动,让人不禁想要放肆的挥霍。

用力的仰头吸了一口气,有一种重生了的感觉。

小夜不自禁的连退了好几步,最后一个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陈宗翰看起来没有什幺改变,但精于探测与感知的小夜,可以深刻的体会到那种巨变,像是换了一个人,不,换成了一个人形魔鬼。

那种强烈又带着点血腥味的势压几乎让小夜要喘不过气来,不由自主的颤抖是因为无法抑止,脑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单纯的害怕。

气势缓了缓。

陈宗翰没有回头的说「小夜,你可以感觉到他们的位子吗?」

呆了一下,回过神来,用力的点点头。

「那好,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接着就帮我注意一下,别让他们跑了」陈宗翰想了   会继续说道「我给你一个手机号码,帮我打个电话」

陈宗翰想了想,不知道事情会不会搞大,还是通知一下肖素子,出了什幺事也好有人善后,最后一句才是陈宗翰的重点。

「你先拨号,跟她说明一下是怎幺一回事,我先解决一个小麻烦,等等就回来」

很潇洒的留下了一个像是电影对白的话,陈宗翰更潇洒的转身就走。

可惜,小夜很认真的拨起电话,根本没有理会他…

走前几步,陈宗翰已经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气息,同时也暗暗惊于小夜的能力,虽然无法作战,但在某些情况下,会特别的有用。

心里想着其他不相干的事,完全的缺乏步步为营的警惕。

很多时候,高手其实是一种说不出的气味,而且只有高手们才懂,不需要什幺实力的验证,光凭气势,或是一个小动作,就可以判断出对方的强弱。

这种感觉与其说是某种技巧,更像是一种生物本能。

而陈宗翰的判断则是,对面的两个人都没有让他拔出幽泉的想法。

完全可以当作是重头戏以前的小小陪练,或者说是沙包。

陈宗翰转过了转角,眼前的是一头和之前虎精差不多大小的白狼,大约有着两个人的身高,血盆大口里的尖牙和看起来很是锋利的爪子,就是他的武器。

另一个脸色很难看,手里挺着一把AK47,枪口正正的对着陈宗翰,看来他的异能不是攻击类的。

白狼低啸,看起来非常戒备,狼毛异常的柔美,甚至有些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陈宗翰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爽朗的说了声「嗨」

就彷彿是在公园里慢跑见到一位老相识一样的自然,一样的打着招呼,挥挥手。

可看着陈宗翰赤红的双眼,对面的一狼一人都高兴不起来,刚刚的那股气势就是眼前看似无害的少年发出的,而他们还有着胆量拦路,早就该颁一座勇气奖盃了。

点燃战火的是那名持枪的男子,显然承受不住这种面对扑面死亡的压力,想用最原始的手段来消灭对方。

枪口喷出火,就只有大约一秒。

子弹的速度其实真的很快,射出枪口的初速约是每秒九百多公尺,要做到完全的闪避子弹,陈宗翰现在还是有些难度。

这也是为什幺有时候一些学艺不精的修炼者还会死在枪口下的原因,只是一个几克重的块状体,在惊人的加速度下却有着可怕的杀伤力。

几个世纪以前的战争,不断的精进着人类的杀人技术,热兵器确实可以让一个普通人有着可怕的杀人能力,但面对着可怕的冷兵器翘楚高手,也就没剩下什幺了。

子弹再厉害,还是必须遵守定理的直射,只要知道了这点,一个反应与眼力不错的好手,完全可以从容的闪开。

即使闪不开,或是不想闪开,都还是有着其他不错的选择,可以用气筑一个屏障、用剑罡剑气挥斩、用手去抓抓看…

陈宗翰解决对手的时间—

是一拳。

一个负重一吨的拳头,打起来完全像是被大卡车迎面撞上,整个人翻滚到地,不知是生是死。

白狼没有反应,因为他只看到陈宗翰脱出了他的视线,接着他的队友就倒了,人就出现在他的身边。

像是省略了过程,直接的展示出成果。

白狼的狼毛全部直立了起来,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大型猫,快速的离开了陈宗翰的身边,有越退越远的趋势。

小夜走近的跟了上来,刚好看到了陈宗翰与白狼对峙的那一幕,不过与其说是对峙,更可以说只是陈宗翰的一步步向前,而白狼惊慌失措的退后。

那只白狼以前小夜和他对阵过好几次,虽然说不上吃了什幺大亏,但确实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敌人,因为狼有着迅捷的脚步,还有利爪与尖牙,狼毛异常厚实,即使被子弹击中也能够毫髮无伤,战斗的本钱很是丰厚。

但这样的他,面对陈宗翰的步步向前,也只能无奈却明智的选择后退。

陈宗翰好整以暇的往前走,打趣的说道「你就这样一直倒着走不累吗?」

白狼没有开口,也不知道是因为狼模样时不能说人话,还是不敢随意的开口露出会被趁虚而入的缝隙。

「有三个人接近」小夜出声提醒,她的手上拿着一把银白色的手枪。

「我还想说怎幺了,原来是呼朋引伴,狼果然是群居动物」

对于陈宗翰的揶揄,白狼直接选择了无视,与其做这种口舌之争,还不如想办法解决对方。

突然从柏油路下伸出了两条像是灰黑色的藤蔓,快速的缠绕在陈宗翰的双腿上,接着一个带着牛仔帽的女人,双手一合十,陈宗翰全身僵硬双臂贴实,感觉被某种东西给束缚住了。

接着旁边的庭院出现一个矮瘦的青年,两手高举着一辆私家汽车,想也不想的就朝陈宗翰扔了过去,汽车的重量绝对是以吨计,再加上速度,同时陈宗翰因为束缚的缘故没有办法逃脱。

没有一点变故的砸在陈宗翰身上。

一切都进行得很快,对方三人的默契确实没话说。

如果论单打独斗,他门三人没有一个会是陈宗翰的对手,但如果是各自发挥长处,就可以让战力倍增,增加战术的应用性。

这种出人意表之外的战法就是异人们的强项,因为除非是接触过,不然你无法得知对手拥有的究竟是哪种异能,有着绝对的隐蔽性与突击性。

陈宗翰就因此吃了个,小亏。

一辆普通汽车的重量约是一吨多,那股冲力确实可怕,但也只是以普通人来说。

看着迎面而来的汽车,陈宗翰只是闭上眼,然后很巨大的一声—

碰!

整个车门从外凹陷,车子的一侧整个变形,就像是撞上什幺异常坚固的柱子。

脚一抬,就扯开了不知道是什幺组成的藤蔓,微微一挣,身上的束缚就消失了。

毫髮无伤的从车后走了出来,然后陈宗翰笑了笑,不知道是笑对方的不自量力?还是在自嘲自己的不是人?

这种结果,在场的人除了陈宗翰都没有办法接受,这还是人吗?修练者当真可以强到这种地步吗?

陈宗翰抬腿一踢,变形的整台车以白狼无法躲开的速度疾飞,动态视力好些的人还可以注意到上面的一个凹陷脚印。

白狼只来得及反射性的缩了一下,接着就被车形砲弹给轰跌了出去,最后原本高级美观的一辆车变成了一摊废铁,白狼则是奄奄一息的被压在下面,倒在某个倒楣鬼的草坪上。

接着慢慢的恢复了人形,是一个毛髮旺盛的西方人面孔,正闭上眼躺着。

等到他们的主力手倒下,所有人才反应起该逃命,像是说好一般的往三个不同方向同时拔腿就跑。

一个巴掌。

矮瘦青年撞在矮墙上,昏厥过去。

再一个巴掌。

原本躲在树丛里眼镜男,与柏油路做着零距离接触。

突兀的如同魅影般出现在牛仔帽女人身前,近到可以仔细的观察到她的假睫毛,以及恐慌的神情。

「嘘」陈宗翰食指比在嘴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陈宗翰现在有些麻烦,虽然他不是很介意打女人,但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战斗意志也没什幺威胁又一脸快哭出来的女人,陈宗翰实在有些难以下手。

「拜託,别杀我」女子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哀求的说,她实在兴不起任何与其对抗的念头。

陈宗翰虽然有些嗜血,但更多的是与强者对战时的那种淋漓畅快,血与火的交锋,而不是无趣的欺负弱小。

欺负弱小或许会有快感,但没有成就感。

「算了,你走吧」陈宗翰摆摆手,他是来抢人的,而不是来歼灭的。

那名女子听到这句话直接奉为圣旨,没有任何偏差与迟疑的立马照做,用她所能达到的不引起反感又够快的速度闪人。

「走吧」陈宗翰继续向前。

小夜点点头跟上,指点着陈宗翰方向,同时心中所思,。

她以前不是没有碰过修练者,但和眼前的陈宗翰相提并论,都有种朦胧的差别感觉,并不是说完全是实力的差别,而是某种更细緻的东西。

以前她碰到的修炼者都没有陈宗翰给的压迫感,和某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一种与环境格格不入的感觉。

一路上又碰到了另外几名异人,都被陈宗翰给轻鬆解决,唯一比较棘手的是那个在天空上漂浮,还用AK47往地面扫射的家伙,把地面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洞,结果还是被陈宗翰用某个花圃里的大型盆栽给击落,光凭他原本的高度掉下来,小夜都觉得痛。

小夜跟在离陈宗翰几公尺远的身后,在不妨碍到他战斗的情况下跟着他。

还有一点就是小夜打手机过去时,肖素子说她人不在那附近,可是肖家会派人来收拾善后,叫陈宗翰不用担心,。

她这句话完全的命中陈宗翰的目的,点出陈宗翰的居心不良。

最后还顺便提醒他晚一点要去李师翊那里,不要迟到。

小夜现在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担心,她可以感觉到雷、小川与青鬼现在都还安好,那里的感觉看起来应该还在酣战。

陈宗翰的突然加入已经让对方折损了许多战力,只要不是太多人围剿,小夜对于雷他们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更何况一直麻烦陈宗翰也会不好意思。

陈宗翰没有留意到小夜心中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好奇前面的敌人会不会更强?能不能够激发他的战力?

一把好刀,就是需要不停的磨厉,因此战斗是一种必须,要把所有的敌人当作磨刀石。

走在陈宗翰的背后,小夜彷彿看到了眼前的少年在那带点兴奋跳脱的脚步下,为了自己那身恐怖修为所付出的代价。

  • 名称:成都逍遥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3: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