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孩超清

陈宗翰一回到家,还没喘过气来,就冲着大姊说「大姊,你有没有什幺办法」

一直作在电脑前,好似从陈宗翰出门就没换过姿势,用着万分疑惑的眼神,无辜的看着陈宗翰「蛤?」

「大姊你有没有什幺法诀之类的东西,能让一个已经十八岁的人修练,而且还会很厉害的那种」陈宗翰坐到椅子上解释说。

「你是要教那个李师翊的吗?」

「嗯啊,被她烦的」陈宗翰拿下背包。

「那就没问题了啊」大姊的视线又回到了萤幕上,现在正演到男女主角的床戏。

「什幺意思?」

「意思就是我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之前叫你教她的东西就已经包括了这一个部份」

陈宗翰恍然大悟,看来大姊想得远比他多的多,看来经验真的有差。

「知道了就下去吃饭,不要干扰你大姊看偶像剧」大姊说,然后指着门。

「是的,大姊」陈宗翰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下楼梯之后才想到那礼貌似是他的房间,貌似是他的电脑。

算了,陈宗翰无所谓的想着。

隔天,一大早就看到李师翊像是只垂死的猫摊在桌上,双眼没有焦距,看来昨天的打击真的很大。

「李同学怎幺了啊」

「被男朋友甩了?」

「怎幺可能,她人长得漂亮,脑袋又好,运动也很厉害,除了脾气不好以外,根本就是十全十美,她甩人还差不多」

「…」

一大早就一堆八卦的同学们聚在一起,低声畅谈着事不关己的事。

陈宗翰放下书包,正思考着要不要把昨天大姊说的事告诉她,虽然迟早要跟她说,但心里总有个声音说要托久一点,享受一下平静的滋味。

陈宗翰拿出今天要上的课本,放到抽屉,几道暧昧的视线射了过来,陈宗翰疑惑的抬起头,是一群女同学,其中王雅婷正睁着写满好奇的双眼,在陈宗翰与李师翊之间逡巡着。

慢着,你在想什幺,陈宗翰在心中感到不妙,女高中生的想像力是不可以小看的。

陈宗翰看向王雅婷身旁的一样一脸好奇的蔡仪婷,心中焦急着,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心里自白。

「李师翊,外找」

嗯?真难得,陈宗翰看着前座没了魂般的李师翊走出教室,在外面找她的是一个长得蛮帅的三年级学长,看他一副不知道双手要摆哪里的的模样,似乎有些紧张。

李师翊皱着眉头,走到他的面前,不见任何笑容。

「有什幺事吗?」

好歹也是学长,讲话就不能客气一点吗?陈宗翰推开一群好奇民众挤到窗户旁。

「学妹,可不可以换一个地方?」帅学长瞥了一眼挤在窗边与走廊上的看热闹乡民们。

「有什幺事情,直接说」李师翊的表情已经呈现不耐烦,大有扭头就走的趋势。

大概是看出她的不悦,帅学长似乎更紧张,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再接着说「那我放学的时候再过来找你」

他话才刚说完就打了钟,所有人一哄而散。

早自习,老头发之前的考卷,全班还在热烈讨论刚刚发生的事,陈宗翰正好奇的盯着李师翊,搞得李师翊背后痒痒的,转过头兇说「干嘛啦」

「没事」陈宗翰嘻嘻笑说「老师在叫你」

「李师翊」老头「一百分,所有人要好好学一学,转学生功课都比你们好」

因为是照顺序发,所以下一张考卷自然就是陈宗翰「陈宗翰」

老头看了看考卷,说「虽然你上次请了很多假,但也不能就考这种分数」

陈宗翰尴尬的笑了笑,回到位子上。

「喂,阿翰,喂,你几分?」王志豪隔着一排人低声问说。

「关你屁事」

「有种考,没种说欧」王志豪激说。

「你几分?」陈宗翰低声问。

「刚好60,你列?」王志豪问。

陈宗翰脸颊抽动了一下,我真的有这幺混吗?

「别遮遮掩掩的,说吧」王志豪揶揄的说道。

陈宗翰叹了一口气,目光定在那醒目的大大红字上,10。

李师翊不知道什幺时候转过了头,讥笑说「你再加个零就和我同分了呢」

靠,士可杀,不可辱,陈宗翰决定继续让她消沉下去,反正他也只有着个办法。

「开课本第121页」又是个让人昏昏欲睡的一节课。

「今天一大早的那个学长还蛮厉害的」王志豪吃着排骨说。

朱士强附和的点点头,他的一只手上了石膏,也就是说他只能用一只手拿东西,桌上摆着几个麵包,陈宗翰帮他撕开。

「谢了」

「不会」陈宗翰的午餐是简单的热狗「怎幺说?」陈宗翰看向王志豪。

「篮球队队长,体育保送,听说人缘也不错,很多女生暗恋他,和前一个女朋友在开学的时候分手了,一个死小白脸」最后一句当然是王志豪的评语,反正他对所有比他受女生欢迎的雄性生物都是这样评断。

陈宗翰耸耸肩。

「有没有危机意识?」王志豪促狭的说「人家可以比好上好几倍,而且数学也不会只考个十分,哈哈哈」

朱士强也笑出了声。

「老朱,你笑屁?我把你另一只手也打断」

朱士强理都不理他,自顾自的笑个不停。

陈宗翰看向李师翊空蕩蕩的位子,她不知道跑到哪去溜达。

「我早说过了,我和李师翊又不是那种关係」陈宗翰无力的再次重申,不过根本没有人相信。

「少来了,她全班谁都不买帐,就跟你特别好,其中肯定有些猫腻」王志豪不屑的说。

「王SIR说得很有道理,我附议」朱士强吞着麵包,口齿不清得说。

「吞下去再说话,猫你妈啦」然后低下声音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谁」

「说不定有人变心了」王志豪说。

「去你的」陈宗翰伸出中指,谁会因为一只母老虎,而放弃掉温柔可爱的蔡仪婷,况且那只母老虎还疯疯癫癫,尽会找人麻烦。

女孩子就应该像蔡仪婷一样温柔婉约,还会做小饼乾,和朋友们讨论电影、电视,而不是满脑子莫名其妙的想法。

陈宗翰陶醉的看着蔡仪婷,蔡仪婷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朝着他笑了笑。

真可爱,陈宗翰高兴的快要融化。

「没救了」王志豪看着某人满眼爱心,朱士强深有同感的点头。

放学的时候,因为陈宗翰数学考太低被留下来打扫教室,全班都走光他才能走,而那几个死党都没义气的先跑了。

只好一个人在暮色中孤独的吸着粉笔灰,看着影子越来越长。

「差不多了」陈宗翰拍掉手上的粉笔灰、拿起书包、锁上门就离开了教室

「李师翊学妹」这个声音似曾相似,陈宗翰的听觉当真是越来越好,他想起来早上那个学长说要放学的时候找李师翊,话说李师翊还没出校门?

好奇心那种东西是人类进步的关键,陈宗翰按捺不住好奇,点足无声的晃了过去。

是在没有其他人的空教室,陈宗翰躲在门外,偷听,如果现在有人看了过来的话,陈宗翰的举动就当真是让人觉得费解,里面一男一女在做暧昧十足的恋爱桥段,你在这凑什幺热闹?

陈宗翰不敢探出头来,侧耳倾听,毕竟功夫好不代表会隐身。

「师翊学妹,我之前就有看到你在篮球场上和那些坏家伙打篮球」这应该是学长的声音。

「恩」李师翊只发出一个鼻音。

「那时候我觉得你…你真的很漂亮,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

「之后我还在想说我怎幺都不知道学校里面有这样子的女孩子,原来是新来的转学生」

「我自从那之后就一直想到妳」说到这语气突然顿了下来,好像在深呼吸,在积蓄勇气,下一个很大的决心。

陈宗翰心想,重头戏来了。

「师翊学妹,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就连陈宗翰的呼吸也是一滞,里面的气氛一定更加不得了。

「我知道我现在还不够好,可是我之后一定会…」

学长话还没说完。

「没兴趣」语气平静的一针见血,没有任何该有的情绪起伏。

「ㄜ…」学长想说话,却只能无意义的发出不成音节的单音。

就连陈宗翰当下也愣住,更别提当事人,从来没听说过这幺富个性的回答。

似乎不想给学长另一个机会,又或者只是嫌麻烦,李师翊就这样丢下比木鸡还要呆滞的学长走出了教室,一出教室就挑起了秀眉,看着像个贼似的陈宗翰。

「哈啰」陈宗翰尴尬的说,李师翊什幺话也没说就往校门口走去,陈宗翰跟上去之前,朝教室看了进去,被无情拒绝的学长嘴巴张得老大,还在呆滞状态。

平心而论,这位学长的条件真的不差,也不是什幺骄纵之辈,更可能是许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这种下场,陈宗翰只能说他遇到个超乎想像的女孩,或该说不太正常的女孩。

陈宗翰心底也有些羡慕他,他有着陈宗翰所没有的勇气,跟一个喜欢的人开口说出『我喜欢你』是如何的困难,陈宗翰明白,他每次在蔡仪婷面前就手足无措,连自己的声音也不认得。

这个学长恐怕连剑都不知道怎幺握,但却能做到陈宗翰不敢做的事,而陈宗翰有勇气面对无数欲杀他而后快的死敌,却没有勇气对喜欢的人开口,勇气有着各式各样的面目,而陈宗翰缺少了些。

陈宗翰静静的感触,与李师翊并肩而行。

等了一会,陈宗翰开口「你的回答也太欠缺诚意了吧」

「我现在心情已经够糟了,谁叫他还来搅局」李师翊哼了一声回答。

陈宗翰为还在教室里思索着原因的学长默哀,他说不定只是选错时机。

陈宗翰好奇的看着身边的李师翊,发现她的耳朵上戴着两个心状的蓝色耳环,和她很搭。

「看什幺?没见过美女」李师翊瞪了他一眼。

陈宗翰苦笑,不知道为什幺他的心情还不错,真奇怪。

「我有一个消息,可以让妳的心情变好,你要不要听听」

「说说看」李师翊淡淡的说,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去,不想听就算了」陈宗翰嗤了一声。

「我又没说我不听」

「妳的表情就一副不想知道的模样」

「哼,你又知道了,我一直都是这副表情」

「…」原来妳也知道…

两人无话,过了五分钟,陈宗翰正欣赏着街道对面的一个穿着紧身T-SHIRT的女生。

「你到底要不要说?」李师翊到最后还是先开了口,毕竟耐心一直不是她的优点。

陈宗翰不搭话。

「小孩子欧,闹什幺脾气」李师翊说。

「哼哼」陈宗翰。

陈宗翰还是开口,用即为平淡的口气「你还记得昨天学姊说的话吧」

「废话」李师翊闷哼一声,接着似乎意识到什幺,停下了脚步。

「你该不会已经找到了什幺奇遇或是机缘了吧」李师翊一扫之前的颓态,兴奋的抓住陈宗翰的领子,满脸发光。

「鬆手,鬆手」陈宗翰快要透不过气来,话说活死人不呼吸会怎样吗?

「快说!」李师翊不只没有鬆手的打算,还有要把陈宗翰勒死的趋势,她现在的模样根本听不进任何话。

「好,我说,你给我鬆手」陈宗翰没有这个兴致去研究活死人会不会因为缺氧再死一次。

李师翊心不甘情不愿的鬆开手,搓着两只手,用耀眼到不行的笑容照耀得陈宗翰。

「好了,别这样看着我」陈宗翰解开领子上的扣子,透口气,李师翊现在的笑容恐怕会吓死班上的人。

「奇遇和机遇这种东西怎幺可能找的到,我是找到了适合你练的法诀」陈宗翰平静的说。

第一次发现有人的脸可以笑得这幺高兴,这幺灿烂,陈宗翰也失神了下,如果让那个学长见到这一幕,他想必会不畏死的再告白一次。

李师翊高兴的张开双手,看来原本是要抱住陈宗翰,只是又意识到了些什幺,用双手用力的拍打着陈宗烂的双肩「阿翰,干得好」

陈宗翰看到她这幺开心,总觉得自己似乎再次得把麻烦给惹了上。

算了,陈宗翰心想。

时间总是在任何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加快了脚步,很快的就来到了星期六。

这个星期除了发生之前李师翊被三年级学长告白外,都很平静的度过,对于大多数的人,陈宗翰除外。

或许是受到之前的刺激,李师翊的精力更加旺盛,一副想要把一天拆成一个礼拜用的模样,陈宗翰根据大姐所教的慢慢传给了李师翊,只是李师翊的个性就是讨厌细嚼慢嚥,结过就是李师翊一到上课就安静异常的练功,一下课就朝着陈宗翰不停的讨教。

陈宗翰万分的后悔,自己干嘛没事找事。

「阿翰跑哪去了」李师翊问。

「我刚刚看到他跑去男厕所」王志豪答说。

接着就会看到某人跑到厕所堵人…

「大小姐,你饶了我吧」

某人理都不理他「你上节课说无空无相,守心一处是什幺意思?」

「…」

原本照理来说,星期六应该就能摆脱李师翊的纠缠,只是陈宗翰一不小心说溜了嘴,再加上陈宗翰与肖素子讲这件事的时候,李师翊就在身后,有这幺好玩的事,李师翊怎幺可能会错过。

结果陈宗翰提早到了集合地点,可李师翊和肖素子都已经等在那了。

集合时间是九点,明明就才八点过半,怎幺会有人这幺早到,陈宗翰无言。

「早安」陈宗翰垂头丧气的和两人打了招呼。

肖素子「早」

「你迟到了」李师翊小人得志般的说。

「少来,明明就还有半小时」

「可是你让两个漂亮的美女在这里等你就是不对」李师翊理直气壮的说。

对此陈宗翰还当真无法反驳,现在化妆技术与整容这幺的发达,美女、正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满街都是,但即使如此,面前的两人都有着让女人忌妒、让男人拜倒的风采,或许应该说是举手投足的气质。

肖素子打扮得很中性,长牛仔裤与无袖的上衣,高挑,简单,乾净,就像是她给人的感觉。

李师翊丝毫不遑多让,穿着黑马靴,短裤露出白皙的小腿,流行的铆钉皮带,带着顶网帽,陈宗翰怀疑她是来干嘛的。

这两人走在一起吸引了许许多多的目光,只是两个人都太冷,没有人敢上前搭讪,她们就是那种超过十分的极品。

「先走」肖素子说,她不喜欢旁边人的目光。

听着肖素子的解释,然后再忽略掉李师翊的打岔,陈宗翰大概理解了究竟要做些什幺了。

简单来说就是以肖素子家的餐馆,方圆大概四公里的範围,到处看看巡巡,一般来说都不会有什幺问题,偶尔会遇到一些不愿往生的灵魂滞留着,这时后只需要烧道往生符或是念念往生咒就行了。

这幺做主要的是扼杀一些小妖小怪于萌芽时,还有就是有时候会有些猎人们搜寻的妖异逃到了某个修练者的管区,这时候就可以请求当地人的支援,平日的巡逻可以更了解当地的情况。

只是也用不着看到任何灵或妖都斩草除根,人有好坏,妖和灵也有好坏,现在肖素子就是要教陈宗翰分辨一些常见灵的好坏。

说明一下,陈宗翰在死而复生之后就已经看得见灵的存在,毕竟他当时已经跨过了阴阳界,看过了前往冥府的路,只是他不记得罢了。

很多有濒死经验的人也会在醒后拥有了阴阳眼,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死者的归途。

顺带一提,虽然说平常陈宗翰偶尔也会看到一些幽灵在晃蕩,但机率并不高,更是没见过所谓的百鬼夜行,主要有一个原因,普通的幽魂只要远远嗅到陈宗翰的气息都会躲得远远的,因为陈宗翰身上的戾气太重,不为灵所喜,最近甚至连猫狗看到陈宗翰都会绕路,这让陈宗翰有点小小的受伤。

城市里混杂了许许多多的情绪与执念,这些都是灵最好的温床,也因此灵最常见的就是城市里的阴暗处。

肖素子带着两人走到一家银行旁的小巷里,很乾净,一个穿着衬衫的中年人做在一个纸箱上,身体半透明,是个幽灵。

他站起身来,说了声「你好」

肖素子与陈宗翰都回了礼,就只有李师翊傻楞楞的东看西看「你们在干嘛?」

陈宗翰无言,她没开阴阳眼自然是什幺也看不到,肖素子有些抱歉的望向中年人幽灵。

他只是笑了笑,朝陈宗翰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孟竹,你可以叫我一声竹哥,如你所见得我是一个幽灵,我生前是一名除灵师」

陈宗翰伸出了右手,与孟竹相握,第一次与幽灵握手的感觉没有传说中的那幺冰冷,只是温度比较低,感觉像是握在一个很薄的气球上,又有点像是凝结的空气块,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只是感觉,并不坏。

「竹哥你好,高中二年级,陈宗翰」陈宗翰笑笑的说。

「那你就是素子的学弟喽,那你也是我的学弟」孟竹说「你三十几年前的学长,哈哈」

「阿翰,你在和谁说话?」李师翊看着陈宗翰对面空蕩蕩的空气说。

「我帮你暂时开一天的阴阳眼吧」肖素子手上闪现淡淡金光「眼睛闭起来」

「好」李师翊闭上了眼。

肖素子在她的双眼前一抹「可以了,只会维持一天」

「哇,这位大叔是谁啊?」李师翊惊讶看着半透明的孟竹。

「你好」孟竹笑笑的说。

经过几番对话,陈宗翰一行人跟着孟竹在这附近逛了逛。

孟竹是在一次驱灵行动中失败,而身死在这里,只是他死前怀着强烈的不甘,灵魂没有回归地府,而一直等着有人能够帮他报仇,之后的事情也就很简单,肖家帮他报了仇之后,他也就在滞留人间的时候帮忙肖家看管这附近的治安。

「竹哥,最近有什幺奇怪的事吗?」肖素子问在前面与陈宗翰并肩而行的孟竹。

「没有,只是有件事我有点在意」孟竹有点苦恼的说。

「怎幺说?说来听听」陈宗翰好奇的问,李师翊也是满脸好奇。

孟竹挠挠头,说「也不是什幺大事,昨天我去找小张的时候,他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小张是一个去年才挂掉的阿宅,他可能昨天跑出去玩吧」孟竹接着说。

「只是这样啊,真无聊」李师翊似乎很不满意,陈宗翰苦笑,非得出事才好吗?这什幺逻辑阿。

跟着孟竹这一个地头蛇,陈宗翰又认识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幽灵,喜欢坐在公车候车区的阿伯,周天成,全身粉红死于瓦斯漏气的女大学生,杨芬,意外被车撞死的清道夫,刘嘉仁,见他的时候太过于血淋淋还让李师翊吓了一跳。

「别介意,嘉仁就是喜欢吓人」孟竹拍拍刘嘉仁的肩膀说,嘉仁憨憨的一笑,只是配上他凹陷的头颅与突出的眼睛,还是十分的吓人。

「你好」李师翊躲到了陈宗翰背后,微微探出了头来说,说到底李师翊还是个女孩子,还是会怕一些女孩子会怕的东西,陈宗翰窃笑。

「如果你有什幺事,你可以直接找我们几个」孟竹说「还有些人一时找不到,下次再介绍给你,奇怪了,明明就有跟他们说要把时间空出来的」

「没关係,可能有急事吧」陈宗翰不介意的说。

人与鬼的分界其实很模糊,也很贴近,人死后成鬼,鬼投胎成人,他们是死者,我们是生者,两者的差别就是鬼只是最后的执念,他们没有了未来。

修练者通常都不会插手鬼的社会,除非他们影响到了生者。

「去找找看小张好了」孟竹带头说。

陈宗翰、肖素子与李师翊朝其他的鬼挥挥手道别。

  • 名称:超级女孩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