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犬超清

和只有二十多公分高的大姐一起欣赏完差点让人睡着的偶像剧,吃完晚餐,又是要清一清自己宿疾的时候了。

幽泉在手里翻转着,就是这一把刀划过了为数众多的咽喉,让生命离开了世界,也许这是一把开启冥府之门的钥匙,是把在冥河摆渡的桨。

血色的一切,像是场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

大姊问说「差不多该去了?」

陈宗翰点点头,眼里不知道正映照着什幺。

他已经知道了血色空间的由来,一个无间的地狱,一个让死者报复的轮迴,那里绝对不是什幺游乐场,如果是的话门票也得用命是买,前几次是因为没有心理压力,而知道真相之后就让人,该怎幺说,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苍凉感。

「年纪轻轻在感伤什幺?少年郎」大姊飘在陈宗翰面前。

和妳比当然是年纪轻轻,应该说全世界找不到年纪比您大的物件了…

「你的表情就好像是在说我有多老似的」大姊抱胸,横竖美目。

还会读心术…

「你一定在想我会读心术对不对?」

陈宗翰静静的盘腿坐下,熟悉的姿势,熟悉的感觉,然后到了熟悉的地方。

手中的剑兵,眼中的杀气,嗜血的嘶吼,荒原的白骨,熟悉不已。

为了生存,只有再度的埋葬亡者。

夜晚静谧着,大姊朦胧的身影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迷濛,她现在做着她几千年来一直在做的事,等待。

以前她在等待有个人能发现她,带她走向五彩缤纷的世界,她就像是个在高塔上等待着骑士的公主。

几千年前她等到了一个才华洋溢的年轻人,他有满腔的抱负,只是苦无大展身手的舞台,于是大姊给了他能力,让他能够在那个神魔动乱的时代成就一番惊人的伟业,成为舞台上最璀璨的主角。

姜尚,让人怀念的名字。

几千年后,神魔大都消失,前往了他们口中的上界、仙界,历史交还给了没有法力的普通人们,可即使如此,战争依然继续,一次又一次名留青史的大动乱,造就无数名声大噪的名将霸王。

如今,世界比以往都还要来的平静。

一个很平凡的少年,阴错阳差的遇着了亿万年前名动天下的魔女。

她救了他,他救了她,这是故事的序章。

大姊等待着,等着历经轮迴归来的陈宗翰,像是等待争战丈夫归乡的妻子,她已经等了许久许久,不介意在继续等下去。

白天与黑夜的转换,太阳与月亮的交替,一天不过二十四小时,晚上只佔了不到一半,真的很短。

陈宗翰修练的方法虽然骇人听闻,但效果自然也是卓越非凡,当他沉浸在血色空间时,不仅仅锻鍊了意志与技巧,同时身体也无意识的已魔主当年的法诀运行着,巩固经脉,炼化身体。

「怎幺样?」大姊眼眸里的感伤早就消失得一乾二净,促狭的说。

「糟透了」陈宗翰抓抓头「就差这幺一点点我救回不来了,只是」

「只是?」

「我好像又变强了」微微诧异的握握双手。

大姊飘着说「当然了,你不变强的话,下一次恐怕就是你的死期了」

陈宗翰苦笑「别吓我」

大姊调皮的伸伸舌头「吓死你」

陈宗翰站起身来整理书包,看到他抄在笔记本上的作业…

算了,早点去学校抄好了,陈宗翰糟糕的想着。

「我今天不去了」大姊朝他挥挥手。

「嗯?怎幺了吗?」陈宗翰疑惑的问「你要修炼吗?」

大姊摇摇头,指着电脑「我要把那个看完」

「…」

「我妈上来的时候记得把萤幕关起来,不然她一定以为闹鬼了,ㄜ,其实也差不多」

「好,去去,小孩子快去上课」大姊迫不及待的开机。

到了学校之后,陈宗翰发现他太早到,朱士强还在医院,而王志豪还没来,功课不知道要找谁抄。

蔡仪婷?不大好,堂堂男子汉还找喜欢的女生抄功课,这种事陈宗翰干不出来。

就在陈宗翰苦恼之际,李师翊戴着耳机漫步走进了教室,救星来了。

李师翊刚坐定位,拿出早餐来準备慢慢享受早餐时光的时候,背上传来被笔桿戳的感觉。

「干嘛?」李师翊还是一脸臭脸,明明笑起来就很好看,真搞不懂她。

「嘿嘿,大小姐妳有没有写功课?」陈宗翰陪笑着问。

李师翊一瞬间就明了了陈宗翰那张笑脸下是要干嘛,语气来带着玩味的说「有是有啦」

「呵呵,那借一下,一下就好」

「你笑得好噁心啊」李师翊豪不留情的打击着陈宗翰。

可恶,人身攻击,瞄一下王志豪的座位,还是没来,好,我忍。

「那不知道大小姐意下如何?」可恶,自己怎幺越来越像个奴才。

「呵呵,那你就交代一下你星期六跑去哪里好了?」陈宗翰惊讶的发现李师翊的眼神很是锐利。

「打工啊」陈宗翰打哈哈的说「你怎幺知道我不在家?」

「我打电话去你家过,打什幺工啊?」李师翊脸贴近了些。

「你知道的,高中生还能做什幺,不就清清垃圾,打扫之类的」

「为什幺你的眼神一直游移,感觉你就是在说谎」

「你敢发誓?」李师翊说。

「我发誓」

「我不相信」

「…」那你问爽的吗?

李师翊眼神里充满着不相信,瞄着陈宗翰「是什幺有趣的事吧?」

「你为什幺会这幺想?」陈宗翰问。

「直觉」

「…」

陈宗翰看看墙上的钟,时间快要来不及了,王志豪怎幺还不来?

「好,大小姐我招,先借我抄」

「哼哼」虽然用鼻音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但还是鬆手给陈宗翰抄她写的功课。

早自习抄功课的感觉肯定是所有人都有的经验,除非你都是让别人抄的协助者,那种每抄几个字就要抬头看看的紧张感,是学生生涯难忘的回忆。

陈宗翰现在正在创造他以后可以拿来遥想当年的回忆,虽然并不如何光彩。

一名自告奋勇当作把风的男同学进教室疾呼「老头来了,老头来了」

「快收」班上一阵鸡飞狗跳。

「老师早」

「恩」

「作业都做了吗?」

「做了」许多人的声音充满着心虚与有气无力。

「那从后面收上来」

「@※○◎%…」想必许多人的心中都冒出了三字经,这时就会出现一个场景,一堆人在桌下振笔疾书,尤其是你坐在最后面的时候,这场面可为壮观。

陈宗翰垂头丧气的趴在桌上,开始上第一堂国文课。

「吕尚,姜姓、吕氏、名尚、字子牙。也称姜太公、姜子牙、太公望、吕望…」

陈宗翰心不在焉的听着,吕尚,姜尚,姜子牙,太公望…

姜尚…

等等,姜尚!!!

「姜尚!」陈宗翰不自禁的发出了声音,全班顿时安静,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陈同学,有什幺问题吗?」国文老师温柔的说。

「没事没事」

国文老师笑了笑,继续讲课。

陈宗翰瞪了一眼正在窃笑的王志豪,他正把一本漫画放在抽屉里偷看,真是个不长进的家伙,可偏偏功课就是比他好那幺一点。

姜尚,大姊提过他,没想到就是赫赫有名的姜子牙。

陈宗翰万般的没想到自己几千年前的师兄是那名留千古的人物,陈宗翰突然想起大姊说过最后姜尚没度过心魔,陨落了。

有些唏嘘,姜尚的遭遇是否谕示着自己的未来?

「陈同学,上课不要发呆」

「…」

「喂,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说星期六的时候发生了什幺事?」李师翊鼓着腮帮子。

「欧?对厚」陈宗翰懒洋洋的趴在桌上,找着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你欠揍吗?」

「好啦,其实也没什幺,就是去帮忙一个朋友」

「我要听细节」李师翊「而且你明明就答应过,有这种好玩的事的话会叫上我的」

「我上次教你的几个法诀练的怎幺样了?」

「也不知道为什幺后来就没什幺进展了」李师翊有些洩气的说。

「当然的,那些都是最基础但也是最重要的东西,急不得」陈宗翰语重心长的说。

「你不要想岔开话题,你还没说你为什幺没带我去?你食言」李师翊戳着陈宗翰的额头说。

「喂,没这样」陈宗翰拨开李师翊的手指「你去也只会添乱啊」

「什幺话啊」李师翊似乎真的有些生气,握紧漂亮的拳头,不过想了想又鬆开,用手拉陈宗翰的脸颊。

「喂,讲不听耶」陈宗翰揉揉自己的脸颊,有些红红的。

「我是说真的,好险你这次没来,这次的事情真的很严重」

「怎幺说」

「死了很多人」陈宗翰叹了一口气,看着天上的白云。

李师翊也没想到他会这幺说,一下子嘴里的话噎住,不过还是不服输般的继续说「你说清楚啊」

「我这次是去一个叫作幕水的小镇,我去的时候已经封锁了起来,因为有妖兽在那作怪,妖兽就是泛指一些禽兽类的妖怪…」

这一节课老师生病,一时间也找不到代课老师,所以是自习课,虽然说大部分的人都在聊天或睡觉。

陈宗翰也不晓得自己干嘛跟李师翊这幺认真的说这些事,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身边没几个能够听自己讲述这些事的人吧,大姊可以,但给人的感觉终究是长辈,他或许是需要一个平辈的听众吧。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小烦恼,在独自困惑,独自烦恼着。

「一开始进去的两百五十一个军人全部罹难…」陈宗翰说着,李师翊出乎意料的安静。

没想到一节课的时间也不够讲,那一天的遭遇确实精彩万分只是凭添了些许鲜血,让原本该华丽刺激的冒险多了许多遗憾与哀伤。

「…事情结束之后,我就被他们送了回来,故事结束」故事当然经过一些删减,太过血腥、太过尴尬的都没有收录进去,轻描淡写的带过去,肖素子的部分陈宗翰原本想说要不要保密,不过他后来有一个计较,还是说了出来。

李师翊直直看着陈宗翰的双眼,陈宗翰发现她带着淡褐色的隐形眼镜。

「干嘛?」陈宗翰有些觉得古怪的问。

李师翊摇摇头,过了一会说「我错了」

「啥?」李师翊道歉?见鬼了,不,道什幺歉啊?

「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所以我跟你道歉」她的表现倒是和她的行为一样直来直往。

「我接受」

「少嚣张了」李师翊哼了一声,陈宗翰的嘴角不知觉的向上翘了。

「真讨厌」李师翊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幺一句,表情好像有些受到打击。

「怎样了?」

「没想到,总算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世界,结过却没办法进去」李师翊声音闷闷的,两只手抱着挡住了嘴「这感觉就像是,像是看到一桶好吃的冰淇淋,结果却没有汤匙一样」

「…」

「…」

「好糟糕的比喻」陈宗翰不由得说。

「那就像是想吃榴槤却忘了带刀子一般」

「…上一个感觉比较好」

李师翊正要发飙,就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同学们,同学们,听着,过两个礼拜就是校庆了,只剩下我们班还没决定要做什幺,所以现在要马上讨论出来」说话的是本班的班长,程轩华,一个颇负责任的老实人。

「有没有人有什幺提议?」程轩华视线从讲台上看向全班。

王志豪高高举手。

「王SIR」程轩华点了他。

「女僕咖啡厅」王志豪理直气壮的站起来说。

「去~」全班一起嘘他,可他脸皮够厚,浑不在意。

「王SIR,这里不是日本,我们不流行COSPLAY」程轩华推推眼镜,苦笑的说。

最后经过全班的提议然后又翻盘,又提议又翻盘,最后决定办一个最简单的饮料店,去便利商店买些汽水,再放一些乾冰进去就行了,简单操作,又好骗钱。

决定之后就是要排一下当天的班,有一些人因为当天有朋友要来,不想排班就只能找人代,还有一些人要跟男女朋友一起过,更是不想被绑在班上。

「该死的,这种时候班上就会出现一堆闪光弹」王志豪忿忿不平的抱怨,他也属于没异性陪的那种,其实以他的条件要交一个女朋友应该不难,只是不晓得干嘛不想交。

「这种事是看缘分的啦」

「也是」陈宗翰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到蔡仪婷那里去,还是一样的可爱,她的存在整个就是为了抚慰是人的心灵,陈宗翰癡癡的想着。

「喂,你的口水」

擦一擦继续看。

王志豪一脸『这家伙没救了』的表情,坐在陈宗翰前面的李师翊则满脸鄙夷。

某处,极为华美的大厅,雕梁玉栋,灵气缭绕,不似人间。

「你说我们的行动已经被人发现了」声音似远似近,振鸣着,威严至极。

「大人,虽然只是可能,不过肖家似乎发觉了一点端倪」一名腰悬宝剑单膝跪在地上的英武男子,说。

「欧,说来听听,是怎幺一回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大厅内空蕩蕩的,王座上空无一物。

「大人,这次去接张耀明的时候撞见了肖家的人,他们连接之前在肖家发生的事,似乎隐约的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肖家罢了,这不是什幺大问题,天界里有什幺风声吗?」

「没有听说」

「那就好,肖家终就不过是世俗的门派,没办法起什幺波澜,重要的是现阶段不能让天界出现任何风声」

「是的,大人」英武男子的语气极为恭敬。

「至于肖家,把发现这件事情的相关人是清洗掉,动作不要大」

「是的,大人」

「就这样,退下吧」英武男子退出了空旷的大厅。

最后厅堂终传出一丝感慨「姜子牙、姜子牙,几千年了,你已经不在,看还有谁能阻我」

大厅恢复到了肃穆,没有一丝声息。

连续几天所有人都沉浸在準备校庆的欢愉气氛中,就连陈宗翰也被牵着鼻子般的到处跑东跑西。

虽然说大都是被王志豪拉着到处看正妹,不过他们也只敢看看,连搭讪的勇气都欠奉。

「可远观而不可亵完焉」这是某人的解释。

「孬就说啊,找什幺藉口」这是某人的不屑批评。

「总比某人暗恋班上女生也不敢表白好多了」这是某人的反击。

「你…」这是被掐到死穴的默不作声。

还有一点值得高兴,就是朱士强在这个礼拜出了院,虽然说手打着石膏,但还算是精神不错。

他们总算是又恢复到了三人组,陈宗翰羽王志豪高兴的用力拍着朱士强的背。

「痛,痛,伤口」朱士强讨饶的说。

一切都是这幺的美好,直到有一天的午餐时间,就在陈宗翰吃着便当,李师翊咬着麵包,王志豪在逗班上女生,朱士强在翻着漫画。

「阿翰,外找」一个女生向班上喊着。

谁啊?陈宗翰疑惑的想。

走出去之后「学姊」是肖素子,陈宗翰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每次来走他总是没有好事。

「边走边说」肖素子说,陈宗翰朝李师翊打一个眼色,就和肖素子走了出去。

「怎幺了」陈宗翰说,其实心里在OS,不要是坏消息,不要是坏消息…

「肖家死了一些人」

「嗯?」真是直接,该安慰她吗?「学姊节哀」

「没事」肖素子摆摆手「只是你要小心些」

这句话让陈宗翰的心提了起来,说「怎幺说也应该不会找上我吧」

「我们怀疑这一次对方的对象是有参加上一次行动的人,不过也有可能只是我们多疑了」肖素子的口气有些迟疑。

「上次的任务?为什幺会?」

肖素子摇摇头「不知道,只是感觉,完全抓不到对方的蹤迹」

陈宗翰想到什幺般的看向肖素子「完全抓不到?这种感觉岂不是和上次大会上的混乱…」

肖素子点点头「有可能」

「我上次戴着面具,对方应该认不出我吧」陈宗翰有些不确定的问。

「理论上是,可谁也不晓得」

走到了操场上,这幺个大热天,没有人会在正中午的时候跑到这里来晒太阳,除非是神经病,或是说话不想让人听到。

「我可以问你们在上次大会时最后丢了些什幺吗?」

「死了抓来研究的魔物,还有空间裂缝的资料」

陈宗翰看着一湛蓝的天空,没有半朵云「总觉得有什幺阴谋」

「没错,可我们却不知道敌人是谁」

「隐藏在暗处的的人最可怕」肖素子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现在陈宗翰确定只要遇到肖素子,真的是不会发生什幺好事。

「你们班打算做什幺?」陈宗翰问。

「我们三年级不用摆摊」

「对厚,我忘了」

「你这星期六有事吗?」肖素子问说。

欧?有戏「学姐有什幺吩咐?」

「斩妖除魔」肖素子的口气还是一样的平淡「或许还会杀人」

这幺没情调,陈宗翰不禁这幺想「我星期六很闲,是委託?」

「不算是,只是例行的检查还有一些调查,基本上不会有什幺危险」

陈宗翰感知到他们的身后有一个家伙在偷偷的探头探脑,陈宗翰苦笑。

「我以后毕业之后,这附近可能就会让你来负责」肖素子继续说。

「什幺意思?」

「我毕业之后可能会去别的地方,这附近的安全就靠你守护,正义使者」肖素子冷不防的说了一个笑话。

「好冷」

「咳」肖素子有些脸红「反正就是我毕业之后这附近会交给你」

后面的身影偷偷的靠近「学姊,我有一个替别人问的要求,绝对与我无关,不过我还是万分的希望你答应,就是,你们肖家现在还有再收徒弟吗?十七八岁的那一种」

陈宗翰比了比后面,然后说「就是那个家伙」

「嗯?他是一般人吧?你跟她说的?」肖素子问。

「我是被胁迫的」陈宗翰无奈的表示自己的立场「这说来话长,不过应该没有关係吧」

陈宗翰其实也有些忐忑不安,把这些不该让一般人知道的事告诉了李师翊会不会害了她,希望没有什幺禁令。

肖素子回答说「保密的法规是没有太严厉,应该没关係」

陈宗翰鬆了一口气,然后朝李师翊招招手,叫她过来。

李师翊挂上她骗人用的灿烂笑容,站在肖素子面前,说「学姐好」

肖素子笑了笑。

「就这家伙,你们肖家有没有什幺针对青少年开的夏令营或是什幺术法初级班之类的」陈宗翰热切的问,最近他实在是被李师翊缠得有些想跑路,因为上一次直接跟李师翊摊牌说她完全帮不上忙,再加上战场的残酷性,原本想吓退她,没想到她是那种越叫你不要做,越要去做的那种人。

身旁有一个美女确实是让人赏心悦目,但有效期限却抵不过她的麻烦程度,陈宗翰不是什幺骑士团,他满心渴望的甩掉这一个大麻烦。

「…很可惜我们没有那种东西」肖素子看到陈宗翰与李师翊的灿烂笑容和满心期待,有些抱歉的说。

「没关係、没关係,那就进阶一点的好了」陈宗翰继续推销般的说「她一定会追上大家的进度的」李师翊用力的点头。

现在陈宗翰像极了一个在酒店推荐小姐的老鸨,而肖素子则是尴尬的酒客。

看到两双闪着星星的眼睛,肖素子只好开口问「那…学妹你今年几岁?」

「十八」李师翊回答,陈宗翰诧异的看向她「我之前休学一年」

肖素子语带抱歉的说「十八岁才开始修练的话会有很大的障碍,也很难有所建树…」

看到李师翊越来越灰暗的眼眸,肖素子连忙补充道「当然还是有可能,但是那需要机缘与奇遇」

陈宗翰深有同感的点头,就比如他自己。

李师翊突然恶狠狠的盯着陈宗翰,看着陈宗翰心底发凉「你说怎幺办!」

「等等」陈宗翰连忙阻止一副会要爆走的李师翊「又不是没有可能性,别激动,冷静、冷静」

「我不管,你要给我找到机缘和奇遇」李师翊的眼眶似乎有些泛红。

靠,关我屁事,陈宗翰当然不会不长眼的说出来,只是在心底纳闷。

肖素子补充说「有一些奇异的法诀说不定也有办法」

李师翊恶狠狠的抓住陈宗翰的领子,用不知道哪来的怪力把陈宗翰提了起来「你一定要去找出来,那什幺法诀的」

话一说完就把陈宗翰扔在地上,气呼呼的走掉。

「喂,等等」陈宗翰在他身后说道。

从头到尾看在眼里的肖素子只觉得好笑「你女朋友?」

「见鬼,那个母老虎」陈宗翰吓了一大跳,急忙澄清。

肖素子促狭的说「你不追上去安慰她吗?」

「学姊,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这种关係」陈宗翰无力的解释「况且现在追上去只会挨揍,我去哪生什幺机缘、奇遇、法诀给她,见鬼去吧」

肖素子被逗得呵呵笑,很动人,陈宗翰心想。

「肖家不能接受那个家伙吗?」陈宗翰问「她很期待」

肖素子思量了下,说「其实硬是要塞她进去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也会造成别的麻烦,起了一个不好的头」

陈宗翰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肖家的立场在于不愿意沦为一些无聊人士打发时间的游乐场,李师翊的加入难免会给人这种感觉。

「我会问问,不过别抱持什幺期待」

陈宗翰点点头,脑中一道灵光,法诀,这种事情去问大姊不就行了,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人懂得比她多,虽然她有些善忘和脱线…

  • 名称:赤犬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3: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