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社区超清

当陈宗翰与全宗走过无数转角,碰上无数死胡同,总算是在最后一场比赛开始之前到达了会场。

肖素子的比赛已经过了,不需酌言,她又胜了。

没有取巧,没有转折,胜得扎扎实实,对方败得心服口服,全面的胜利。

轻轻的挥剑回鞘,如此的写意,面上没有什幺欣喜的表情,一切是如此的自然。

拔剑,动手,胜。

一套简单的流程。

唯一比较不同的是,场边观众席上那响彻云霄的欢呼喝采,就好似胜的是他们般,相比之下,当事人就显得有些沉默。

其实对于肖素子而言,她并不是瞧不起对手,而是一个武者对于技艺的追求道路之上,惟有强者才能挑起她的兴趣,这场比赛她胜了是应该的。

这是一种强者的心态,或许有些傲慢,但这就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摆在高处,不为炫耀,只是自然。

看着走下擂台的肖素子,就连陈宗翰本人也没发现到,他心底有了那幺一丝的艳羡,似乎是希望哪天自己也能够站在擂台上,成就一段不败的神话。

男生总是孩子气般的想成为英雄,像个所向披靡的战神,受到人们的崇拜与爱戴。

这是男生们的潜意识,推动着许许多多的行动与计画,是心中隐匿的原动力。

陈宗翰不可避免的也想站上擂台,四周的鼓譟与激情感染了他,热血喷张,渴望出个锋头,人生在世可以只为了那一个剎那,如流星,如萤火。

场上又有多少人和陈宗翰有着一样的心思?

肯定不少。

说到底这就是一种追逐名利的表现,只是更加梦想,与唯美。

让人啧之以鼻的肤浅,搭配上炫烂的光环后,就是人们口中常常挂着的远大抱负与梦想,刺耳的让人不敢面对,那幺的露骨。

肖素子追求的却是强大,这是条艰苦寂寞的路。

找不到名,寻不着利,只能拥抱不断涌现的寂寥,寻觅着更高处的目标,头永远是仰着的,无心去顾及下方与左右。

世界上,有一些人他们的存在只是不断的挑战与超越,破坏人类进化的窠臼,只为了登上巅峰,只此而已。

肖素子就是这一类的人,而陈宗翰也步入了征途。

高手不仅仅是实力上的表现,更是一种心态上的转变,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高手会患得患失,只有检讨与精进。

紧接着的是八强赛的最后一局,可惜的是陈宗翰已经无心于眼前的比赛,不知为何,他隐隐中把肖素子视为自己的目标,一把拿来度量的尺,一个拿来超越的标。

或许是因为肖素子是第一个让他感受到杀意的人,也可能是因为肖素子是同年龄层的顶尖,还是说只是不想输给一个只大自己一岁的女孩,这些都是理由,也都不算是。

不需要这幺複杂,只要一心想着如何壮大自己,越是简单,越是无解。

陈宗翰一直不是一个执着的人,平凡的他只要丢在人群中就会消失无蹤,浑浑噩噩的活着,脸上有着欢笑,有着悲伤,心中却缺失了一个小角,好像应该存在着什幺,却没有丝毫想法,只是任由时光从指缝流逝,几十年后可能换来一声低叹。

而现在他站在一个转捩点上。

平凡安乐与刺激凶险。

一条通向了一个坐在办公室有着老婆孩子的男人,可能会担心孩子的教育,和老婆一起终老,最后世子孙满堂的和乐家庭。

令一条充斥着兇险与灰暗,也许是寸步难行,也可能会身首异处,却会是一个轰轰烈烈的人生。

也许,会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景緻,可惜的是人生只有一次,不能读档也不重来。

究竟是该遵从惯性的一如既往,还是说要灿烂的波折生活,陈宗翰不知道。

双眼茫然,看不下这一场比试,满腹的心事,该如何抉择?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题,只能用一生来验算。

满场的火热,可是陈宗翰却觉得格格不入,隔阂与陌生,但是心底升上的感觉却是熟悉与雀跃,骨子里的战意是无法抹灭的,而自己则不过是个刚上高二的学生。

心神颤动,眼前一片恍惚,不停的两难徘迴,憔悴了陈宗翰的精神,原本该是一片宁静的灵智之海,却因为强烈的冲突,开始了惊涛与骇浪,原本就因为灵魂的不完全而显得脆弱,魔主的横强是一种病态的增益,结果就是一个最强与最弱的集合,极其不稳定。

陈宗翰抱着快要胀裂的脑袋揪起了身子,口中碎念着不知所云的语句。

全宗发现到了他的不对劲,却也是莫可奈何,这种精神上的难题往往无法倚靠外力,需要的是坚定不拔的心灵基础,就像是上一次被祭刀入侵灵魂时一样,而这次的起因不是外力,是因为内部的不稳定,情况也许更加糟糕。

全宗爱莫能助,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实力,却只能乾瞪眼。

实力一下子提升得太快容易产生反噬,基础的不扎实是不稳定的源头,全宗心里轻声说。

观众们依然呼喊着、热血着,没有人注意到这幺一个小小的角落,有着不寻常的发生。

全宗会带着陈宗翰除了看他觉得蛮顺眼的外,也是照看着他,不只是为了他,也怕他会伤害到别人,或许还有着那幺一点的好奇心。

陈宗翰像颗不稳定的炸弹,而全宗就是他的防爆装置。

现在这颗炸弹面临爆炸的临界,可是这个装置现在却也束手无策,只能在等待的同时想办法将伤害降低。

全宗的威势散发而出,笼罩在了陈宗翰的身上,薄薄的,同时间几百个感觉灵敏者视线对了过来,这就像是个醒目的灯火,对于某些人而言。

全宗带着歉意一笑,而其他人也理解似的移开了视线,对于一个修练者来说,突然产生一些心境上的意外并不罕见,心魔常常是一个阶段的过度,是净洗心灵的一个过程。

一般来说过度心魔都会有些预兆,修练者往往会在之前请师长护法或是找个人迹罕见的地方闭关,但因为受到刺激而导致的魔障却也是有可能,这种情况常常会让人一时失去理智而狂性大发,也可能被心魔吞噬而修为尽失。

人类的心志最为薄弱也最为坚强。

一个简单的选择题只是一个起火点,延烧过了心智,顺着烧进了灵魂。

人体有着属于自己的防卫机制,当一个人无法承受太大的压力时,为了人体的安危着想,往往会有逃避的现象,而短暂的逃避方法就是昏迷。

陈宗翰双眼一翻,昏躺了过去。

昏昏沉沉的,在一次的陈宗翰又从昏迷中甦醒,这些天来似乎有些病态的习惯,在昏迷与清醒之中不断交替。

坐起身来,有些不太对劲,陈宗翰看了看。

原来,他又回到了熟悉的家,这里不是肖家的一间客房,而是陪伴着自己十多年的味道,陈宗翰伸展着四肢,大字型的躺在床上,苍白得天花板无语的回溯着这些天的遭遇。

无神的眼神是疑惑还是怀念?

就像是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对于所有一切都目不暇给,超出自己想像的世界,一个应该是幻想却又真实存在的世界。

就像是一趟旅行,看了许许多多的事物,现在又再一次的回到了家,生活再一次的回到原轨。

怀里的祭刀幽泉则像是把旅行时买的纪念品,用来注脚这一次的旅行。

翻身拿出祭刀在眼前端详着,像是艺术品般,光滑充满锐利感,只是静静的躺着,就有股慑人心魂的感觉,沉黑色的金属质感彷彿前卫的工艺品,闭上眼,陈宗翰握着的刀似乎有着呼吸,频率缓慢,似有似无。

虽然说这肯定是个好东西,但自己大概也用不上,反而会招惹麻烦,最后是把它打入冷宫,放到了书桌的抽屉里。

隐约听到楼下的笑闹声,弟弟看电视的笑声、爸爸翻报纸的窸窣声、妈妈在厨房里的菜刀声,完全的放鬆了下来。

也不想去思考自己是为什幺会突然的回到了家,这些杂事不该是现在思考,现在只想要下楼去,吃一桌热腾腾的饭菜。

「嗨,爸、妈、弟」

后来陈宗翰才知道,肖家以一个高中生随机实验性抽样调查的藉口,让陈宗翰请了这些天来的假,而家里当然也是得到了这一个消息,以及五万元的补偿费用,陈宗翰怀疑家理之所以会不过问,原因是出在这一笔钱上…

随便编造了一些理由,就把好奇弟弟那给蒙混过去了。

而父母那一边,也不需要编造什幺理由,因为通知上就有详明的写着保密条例,所以也就没有问太多就过关了。

那份通知上的属名是肖逸,也不知道他最后是怎幺样?切磋大会的最后夺主是谁?

陈宗翰享受着平常的滋味,而明天也有着让他苦恼的问题,他的学校课业已经拉下了一大截,接着恐怕会不大好过。

陈宗翰一家人围着餐桌吃饭,陈宗翰说「妈妈,我是怎幺回来的?」

「是几个那理的工作人员送你回来的,没想到你这幺累,都没有跟人家说谢谢」

「欧…」

心满意足的解决晚餐水果,再在楼下窝了一会儿,再道了声晚安后回到了房间。

看到一个许久未见的人,大姊彷彿是一个仙子般的身姿,笑吟吟的看着进门的陈宗翰,朦胧的身影被夜光所迷离,这一幕为何感觉如此似曾相似?是魔主的遗留?还是自己的感触?

分不出来。

「回来了」大姊笑着说,娇小板的丽人坐在书桌沿上,身旁是把和她一样高的祭刀幽泉,抚着它时的眼神是依恋,一种对于过去的无限感怀。

「大姊,我回来了」

「呵呵,说说看这些天来你发生了什幺事?」

「自从上次在图书馆那里…」陈宗翰显得有些喋喋不休,这些是闷在他的心里却无法随便向人倾吐,大姊是个良好的听众,也是现在对于陈宗翰来说十分亲密的朋友。

说着,听着,聊着,月儿静谧斜倾,繁星闪烁着夜空,这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夜空。

聊到深夜,然后睡过了头…

「宗翰,快起床,要迟到了」妈妈的叫声从楼下传来,陈宗翰睡眼迷濛得看着闹钟。

跳了起来,迟到了。

匆匆的换装抓着书包就急忙忙的跑下了楼,大步的发出很重的脚步声,同时还低头扣着衬衫的扣子。

大姊好整以暇的看着,昨夜的的畅谈把现在已经不同于常人的陈宗翰也给累到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在自己的家里睡得更沉更香的缘故。

「爸、妈,早安」陈宗翰打了声招呼,爸爸从报纸后探出头来,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快点、快点,你要迟到了,不要这幺久没上课第一天就迟到」妈妈拿着锅铲,手叉着腰说。

「欧,好」陈宗翰连忙三两口把早餐吐司夹蛋给吞下肚。

爸爸皱眉的说「吃慢点」陈宗翰点点头但还是没有慢下来的迹象,这时大姐慢慢的飘了下来,因为这家子除了陈宗翰都是些正常人,也就没有其他人看到了大姊的存在。

昨天有听到大姊说到这些天她的生活,一开始她也很着急,但是却苦无办法,由于大姊是由陈宗翰的灵魂片段重塑,她还是能够隐隐的查觉到陈宗翰的位置,可惜却没有办法进入肖家境地,只能在外头焦急等待。

时间久了之后,也就认为陈宗翰一时虽然没有办法回来,但也应该不会有什幺危险,这时才放下了心。

大姊现在只是段不完全的魂魄,甚至不如路边的孤魂野鬼,而现在大姊最迫切的就是重修灵体,慢慢的还原昔日的风采。

这是个比死后复生还要困难的事,几乎等同于创造生命,其实以大姊的学事丰富程度,完全可以使用聚魂的方法快速恢复,但这种一蹴可及的方式会严重的造成往日的困难,其实最重要的是,大姊经过如此悠远的岁月是不可能完全没有损伤,她也忘掉了不少的事,包括一些功法在内。

陈宗翰不在的这些天,大姊除了到处走走看看,就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修练元神。

几乎永无止境的岁月早就让大姊懂得度日的道理,她也不急躁,欣赏着生命里的小小精彩,一朵花、一只蝴蝶就能够让她开心不已。

也许只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才懂得平静的真意。

相比于大姊的悠哉,陈宗翰慌乱了不少,嘴巴塞的吐司就飞奔出门,大姊则是吊在他的背包上,朝着屋里的陈宗翰父母挥手道别,虽然他们其实看不到。

「啊,公车走了」大姊指着前方说。

「靠」看着公车的车尾灯,陈宗翰懊悔着自己怎幺晚了一步,虽然在现在这个巅峰时间公车大概五分钟就来一班,不过在分秒必争的现在,时间就显得珍贵。

陈宗翰跺着脚盯着后面的来车,污浊的空气更是让人心情不佳,可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别急,迟到会怎样吗?」大姊晃着美腿说。

「早自习要罚站,午休的时候也要罚站」

「那也还好吧」

「是没错,只是不喜欢迟到而已」陈宗翰回答说。

「欧,原来是原则问题」大姊。

「也可以这幺说」

「啊,公车来了」陈宗翰挨着人群一起挤上了车,这时候陈宗翰就有些羡慕大姊,身才不仅娇小还是个灵体,这种身体有时候就很有用,例如是挤公车的时候…

现在陈宗翰很想说,哪个王八蛋一大早就吃臭豆腐,满车都是味道,真是没有公德心。

眼神不停的搜寻,最终停在前面一个正妹的身上,像瓷娃娃般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两耳戴着耳机,嘴里哼着歌,染成褐色的头髮以及身上的项鍊手环,是一个追求时髦的都市女孩,而陈宗翰对着种类型的也最没有办法。

她看着窗外,浑然不觉四周的视线,几个男孩子用眼角打量着她,那是男生看到正妹时的眼神。

即使陈宗翰已经看过了不少美女,却也不可避免的被她给稍稍吸引了目光,而这时那位女孩的视线刚好对到了陈宗翰。

女孩看到陈宗翰后只停留了不到一秒,就像是看到了苍蝇一样,陈宗翰承认自己不是帅哥,但她这样的举动还真是让人伤心。

陈宗翰稍稍回像了一下自己见过的美女,蔡仪婷、肖素子、姜舞绫,当然还有大姊,蔡仪婷是最为平意近人的一个,肖素子则给人感觉有些淡漠,只对武艺有兴趣,像个武士般,姜舞绫虽然只接触过一个短暂的时间,但给人一种聪明、圆融的感觉,大姊则是最亲近却也最难以捉摸的一个,有时沧桑历练,有时天真无邪,时而高贵,时而妖异,面貌繁多。

而现在被陈宗翰在心中暗暗比较的当事人,大姊则是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女孩子,正确来说是对她身上的首饰有些好奇,只要是女人都是爱美的,对于首饰、衣服、化妆品都有无穷的好奇心,大姊当然也不例外。

车到了,一群学生推挤着,那个女孩也和陈宗翰穿着一样的校服,当然她穿得是女校服。

跟着风吹过,传来淡淡的香气,香水味,高中生就擦香水的可不多见,以前可没听说过这一号人物,难道是转学生?看来陈宗翰不在学校的这些日子,又发生一些有趣的事。

大姊依然在那位女孩身边飘荡,噹噹噹,铃声响了。

近在咫尺,但偏偏教官已经一脸奸笑得看着眼前这些迟到的可怜人,陈宗翰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然后就是一连串的精神训话。

「唉呦,新面孔,哪一般的?为什幺迟到?」

「…」

顺带一提,那位女孩在打钟前突然爆发出让人惊讶的速度,安全达阵,而就在陈宗翰可怜兮兮的罚站时,大姊也挥挥手留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陈宗翰只好无奈的接受命运,就在他思考着要想些时幺打发时间时,刚好看到左边隔几位就是朱士强,他不知道为什幺脸上有些淤青,贴着几张ok绷,一脸恍神。

陈宗翰偷偷的换别人换过位子,凑到了朱士强身边,低声的说「老猪,你怎幺了?一脸无精打采的」

这时朱士强回过神来,看向一旁跟他说话的人,微微吃惊的说「阿翰你回来了欧,难得你会迟到」

因为朱士强的音量有些太大,惹教官回头过来精神训话「罚站不要讲话,这里不是给你聊天的」

「欧,好」两人异口同声得用肯定句敷衍。

教官走后陈宗翰低声问说「老猪,你的脸上到底是怎幺回事?」

朱士强唯唯诺诺的说「没什幺啦,只是我不小心弄到的」

陈宗翰有些生气的说「屁啦,你是不小心撞到墙还是拿脸去磨地板」

朱士强着急的想解释,「不是啦,没什幺…」

陈宗翰严肃的问说「又被人欺负?」Z高中虽然称不上是重点升学高中,却也不是什幺混混可以考上的,在这附近的风评也一向不错,欺负人的事情是存在的,但动手打人却也很少见。

陈宗翰继续追问「三年级的?志豪知道吗?」

朱士强连忙挥手说「不是三年级的,可不可以不要跟王SIR说…」

「你那张脸,你觉得他会看不见吗?」陈宗翰说。

朱士强摸摸他的脸「也是,只是我不想麻烦他」

陈宗翰等着教官走过去后说「你说说看到底是怎幺回事?」

听着朱士强的叙述,陈宗翰才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朱士强不只是脸上,就连身体上也有不少瘀青,是因为昨天晚上有不少的黑到混混上门前来讨债,被打的。

事情的原由是,朱士强他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不是很好,他家是单亲家庭,从国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是因为他的父亲不只是不工作还很喜欢喝酒赌博,朱士强的母亲受不了才愤而提起离婚,现在陈宗翰才知道这些事,怪不得很少听到他提起家里的事,假日也常常出去打工。

而他那个混蛋父亲这次欠下了一屁股债跑路了,债主找不到人,只好找上他的家人,就在昨天五六个人带着家伙找上了门,又看他们一家人好欺负,又是砸门砸窗,又是泼油漆,附近的邻居也是噤若寒蝉,各个门户紧闭。

陈宗翰听完也是愤愤不平,凭什幺他老爸欠的债要已经没有关係的儿子还,这种事情不找警察还要找谁。

听完陈宗翰的高见,朱士强叹了一口气「我也想,可是借据上有盖妈妈的印章」

陈宗翰一下子哑了火,这下子恐怕很糟糕。

「我妈是我爸的保人」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对方可是完全有凭有据。

陈宗翰问说「那总共是多少钱?」

朱士强沙哑着说「150万」

「干」陈宗翰忍不住脱口而出。

「谁刚刚骂髒话?给我过来」教官说。

「…」

回到了教室,全班见到一个许久未见的同学,不可免俗的上来虚寒问暖了一下,就连蔡仪婷也过来问了几句,让陈宗翰有些飘飘然,但是当他想到朱士强的事时心情有再次跌到谷底,随便打着哈哈,众人们笑嘻嘻的回到原来的动作,各自找着自己的朋友聊天打屁。

王志豪看到朱士强的脸,沉着脸问说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可能是被王志豪的反应吓了一跳,朱士强结结巴巴的说着事情的经过,和陈宗翰一样,一开始是十分的愤怒,只是他的语词更加难听,完全不过这是对方的父亲,而最后也是哑了火,对方有凭有据,自己有什幺办法。

三个人苦恼的想着有没有什幺办法,各个都是愁眉苦脸,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死人。

打钟前王志豪还是问了陈宗翰几句,他这些天没来究竟是怎幺了,不过可惜陈宗翰也不能把他的所见所闻说出来,所以也就只能含糊其词,王志豪到此当然是抱着不满,不过陈宗翰也只能赔罪,毕竟那些事实在是太过吓人。

王志豪虽然不满,但最后也只是哼了一声就放过了陈宗翰。

王志豪其实也不是好奇,他是在关心陈宗翰,只是男生嘛,总是大列列的不会把很多事情说出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关心。

王志豪是个很重朋友的人,朱士强出事可以惹得他去干谯学长,班上的事也会积极参予,给人重义气的感觉。

陈宗翰回到了自己座位,因为陈宗翰旷课以久,其实前几天就已经换过了位子,他现在是坐在靠窗的后面,而回到位子上后,他看到前面坐着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应该说见过却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是在公车上看过的漂亮女孩,正听着音乐看着窗外的操场,没想到会有转学生转到班上。

而且还是一个正妹,还有陈仪婷的位子就在自己的斜前方不远处,以后上课没事干还可以看看美女养养神。

第一堂课的班导师先是问候一下,而这时陈宗翰只好尴尬的站起来给众人消遣,陈宗翰注意到在全班都在笑的时候,就只有前面那个女孩还是板着脸,一副就是不想融入大家的模样。

下课时陈宗翰在前面的座位表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名字,李师翊,真是个诗意的名字。

李师翊一下时也不找人聊天,只是一个人趴着睡觉或是出去到处乱晃。

中午吃饭时间。

陈宗翰、王志豪、朱士强三个人还是惯例的凑在一起,这次三个人都没有废话,对视一眼,冲向合作社去抢夺便当,不过陈宗翰却一小心多买了一个,一开始有人叫他代买然后对方又临时找到了自己带的便当,结果就是多出了一个排骨便当。

陈宗翰左看右看发现到班上同学几乎人人都已经準备好了午餐,似乎只剩下李师翊一个人桌上连个麵包也没有,陈宗翰基于关怀同学的心理,走过去把这个便当放在李师翊桌上。

李师翊一脸狐疑的抬起头来,咪着眼睛打量的陈宗翰,却也不开口说话。

陈宗翰说「别误会,这给你,我买多了一个」说完就离开,走向两个满脸贱笑的家伙。

王志豪拍着陈宗翰的肩膀,一副故作崇拜的说「大情圣」

朱士强接着说「佩服」

「怎幺了」陈宗翰回头看着在撕保鲜膜的李师翊。

三个人搭着肩看着李师翊,王志豪开口说「你知道吗?这个家伙可是谁也不买单」一边说还一边用下巴努着李师翊的方向,朱士强一副深有同感的点头。

原来是这些天来班上已经有不少人去碰过钉子,无一不是被忽视掉,对于陈宗翰的结果出了许多人的意料之外。

「你的春天到了,好好把握」王志豪语重心长的说。

「靠」陈宗翰无语。

也不再理会这一段小小的插曲,陈宗翰三人老样子的去走廊上吹风、吃午餐,对于朱士强的那件事,王志豪只能回家去问一问,看看有没有什幺方法。

像极了平常的中午时光,只是这段日子能够持续多久?时间不断迈进,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总是会变,人总需分离,友情的保存期限又是多少?

  • 名称:依依社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1: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