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动漫超清

现在是与时间的竞赛,柯先生身上的法力所剩无几,而陈宗翰则是势如疯虎,双方的中间隔着荡漾着的屏障,时间毫不偏颇的走着,空间默默的等待切割。

「一」 张耀明喝道。

玉质小刀划破了虚空,一瞬间和远处连通,而同一时间屏障也挡不了下一秒了,像是气泡般的涨破开来,在空中残留下剎那的梦幻。

所有的一切都冲突在了这一秒,幽泉闪耀着无涛的剑意,誓要击杀对方。

玉质小刀完成了使命,点点粉碎飘散。

「走!」柯先生用力一推,把张耀明推进空间裂缝,张耀明脚下一个打结,直接摔了过去。

柯先生丰富的对敌经验帮助他在一瞬间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仅存的所有法力与精神力立即朝陈宗翰打击而去,不求伤敌,只求造成片刻失神。

陈宗翰顿了顿,幽泉的剑势略略偏开,削铁如泥的剑锋划过柯先生的臂膀,让手臂直接掉落在地上,鲜血满地。

虽然躲过了心口的那一剑,但却失去了一只手臂,这伤势不可谓不大。

不过牺牲手臂也让他走过到了裂缝,陈宗翰不再追击,他可不会自信心满溢到冲进对方的大阵营,他并不是常山赵子龙,没有浑身是胆。

柯先生压住断臂的伤口,因为缺少一只手臂,身体一下子没有办法平衡,张耀明站起来扶住了他。

原本一直都充满自信的嗓音现在却因为痛楚而有些颤抖「记住你的仇人,柯壬」

陈宗翰才正想反讥几句,裂缝就已经消失无蹤。

「去,耍帅啊,还你的仇人列,演大戏吗?」陈宗翰极度的表示着自己的不屑。

弯腰捡起柯壬忘了带走的零件,左翻右翻得看了看。

「这幺穷,连只戒指也没有」陈宗翰极其不尊重的一个跳投动作,把这只断臂空心投进了垃圾桶。

拍掉手掌上不存在的灰尘,陈宗翰环视实验室,虽还不到满目疮痍的状况,但也是东缺一块,西缺一角。

刚刚张耀明好像有把资料带走,不过似乎没有时间让他销毁资料,也就是说这里还留有许多宝贵的资料,恩,不知道还剩下多少…

刚刚似乎打得有些太过兴奋。

陈宗翰迫不得已只好低下高傲的头颅,一张一张的把散落满地的资料拾起,至于那些卖相很好的仪器陈宗翰没敢动,谁知道会不会一碰就爆炸,别吃饱撑着找事做。

大略的做了些整理,虽然说髒乱依旧,但也好上了这幺一点点。

不过在他整理实验室时,他又发现一个往上的楼梯,好奇的走了上去,原来是张耀明的私人卧房,门外还为了隐私权加装了密码锁,不过遇上陈宗翰这种暴力份子可实在没有用处。

一拳就直接轰开了大门,原本以为会警报大响,结果什幺也没发生。

这不禁让陈宗翰有些失望,他一直很想过过电影里那种警铃大作、危机四伏的瘾。

陈宗翰还以为应该是一间符合张耀明风格的房间,就像是个疯狂科学家该有的,科学怪人、不知名的机器、恐怖的全家福……不过说句实话,房间十分简约却又不失格调,这道是颠覆了张耀明给陈宗翰的印象。

找到浴室换洗了下,身上沾满了妖兽们的血液、下水道的臭水、很少流的汗水,全部纠结在一起的味道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拿下一直带着的面具,打开热水,还有让人不爽的就是,张耀明的浴室竟然比陈宗翰的卧室还要大…

这实在是让人很不平衡。

愉快的哼着歌,沖了个澡,浴室里有个全身镜,陈宗翰几乎快认不出镜子中的自己,肌肉结实并不喷张,线条很漂亮,而且自己似乎又长高了些。

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步入这幺一个绯红的世界,不仅没有水土不服,更有种鱼儿回到海洋中的悠然,就彷彿自己天生就该如此,自己之前的人生就像是种浪费,蹉跎在了不应该的空处。

原本的衣服实在没有兴致继续穿上,陈宗翰裸着身子在张耀明的衣柜前翻找着,反正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来吧。

还没找到衣服,倒是发现一台最新的MP3,让陈宗翰想起自己在生命里最重要的那天,被一个喽啰抢走的MP3,现在倒好了,找到一个代替品。

既然是张耀明的东西,陈宗翰可不会跟他客气,反正留在这里也只会成为物证被没收,还不如先让自己给收过去,想必它会因为能够发挥自己的用处而不是生灰尘而心怀感恩的。

打开目录,都是些没看过的英文歌,看来品味还是有差。

随便挑了一首,是个重节奏的摇滚乐,陈宗翰戴上耳机,随着音乐摇头晃脑。

一点寒意在脑中闪过。

等等,有东西接近。

门外。

不是应该没有人了吗?陈宗翰的危机意识给了他一丝警告,外面有一个高手,气机已经封锁住了他。

看来自己太放鬆了,可能是刚刚柯壬的同伙回来。

现在陈宗翰的状况很不妙,全身光溜溜的,原本该握着幽泉的右手正抓着一台MP3,而赖以维生的兵器正在浴室享受着蒸气。

如果说幽泉就像是陈宗翰的手脚般,那陈宗翰现在正把他的手脚忘在浴室…

无论如何,真的情况不妙。

自己只要稍做动弹,面对的将是雷霆般的一击,从对方的气势中,陈宗翰了解到对方也是一名用剑的好手,一个实力不下刚刚柯壬的好手。

现在正把剑尖对準着陈宗翰,吐着清雅凛冽的寒芒,这种感觉就像是名孤高的剑客,正用剑鸣谱着曲。

现在要做的是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浴室,陈宗翰没有把握空手挡住对方。

抓紧手中的现代化暗器,在这种危急时刻,每个细胞都全神贯注。

来了。

是把不宽的剑,有些长,有点类似幽泉,陈宗翰凝神盯着剑尖,弓着的双脚使力,往右爆冲。

可对方的第一刺是个虚招,大步向前一踏,在陈宗翰的路径上拦腰一挥,陈宗翰只能无奈后退,他没有兴趣试试腰斩的滋味。

才刚拿到,还没握热的MP3以极快的速度脱手而出,不过因为陈宗翰根本没练过暗器手法,準头差了十万八千里,对方轻轻一偏就闪了过去,速度未减。

没办法了,陈宗翰只能握紧双拳,硬着头皮上了。

对方接近之后是一个由左下往右上的斜飞式,在空中划出一条剑痕,陈宗翰后退半步,脸颊上渗出几滴血滴。

好快的剑,陈宗翰心惊,这有点像是日本的拔刀术,飞快的速度。

攥紧老拳,陈宗翰没学过任何空手的功夫,只会从漫画电视上看来的直拳。

「宗翰学弟!!!」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啥?

靠,肖素子!!!

那张白皙端正总是没有表情的脸不就是肖素子吗?陈宗翰连忙收拳,但突然收回动作让陈宗翰胸口梗住,有些透不过气来。

喘过气后「肖学姐,你怎幺在这」

陈宗翰抬头,肖素子脸红通通的,头转开了过去。

「嗯?」陈宗翰不解于她的举动。

「你的衣服」肖速子硬是从紧闭着的喉咙吐出几个音节。

「靠」太紧张都忘了自己没穿衣服,陈宗翰尴尬万分的笑了笑,以飞的速度在张耀明的衣柜里抓出几件衣服穿上。

陈宗翰的兴趣栏内并不存在着裸奔这一项。

「咳咳」陈宗翰尴尬的清清喉咙,刚刚一触即发的紧张感早就不知到被丢到哪个次元去了。

肖素子的脸上依旧发烫,她是第一次发生这幺尴尬的事,也是第一次看到男孩子的…咳。

一下子连空气中的分子都尴尬无比,陈宗翰发现到肖素子连颈子都一片绯红。

没有人开口说话的话,只会不停的想到刚刚那一幕。

陈宗翰装作一副什幺事也没发生的说「学姊,你怎幺会在这?」

肖素子似乎原本想转回面对陈宗翰,却又因为太难为情又转了开来,死命盯着天花板回答道「是肖逸长老派我来的,这一次的行动比想像中困难许多,他要我过来看看」

原来是肖逸,陈宗翰恍然大悟,这的确说得通为什幺肖速子会突然出现在这。

这也提醒了陈宗翰底下实验室的问题,那些都是十分重要的资料,不容得丝毫毁损。

「肖学姐,你看过楼下的实验室了吗?」

摇摇头。

「非常重要的资料,是这一次的主使人张耀明来不及处理掉的研究资料」陈宗翰正经的说。

「你说说看这一次的事件」肖素子的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开,落在一个复古的书柜上。

说到正事,肖素子的脸庞也恢复常态,肖素子一直给人乾乾净净的感觉,有点英气,有点帅气,并不像个时下的小女生。

陈宗翰在描述当时的情况之下,先是好奇肖素子是怎幺进来的,有没有遇上顾念空他们。

对此肖素子点点头,说「这一次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误判了局势,三三两两的修练者硬闯无疑是送死,我们会追究这一次的责任」

「还有我过来的时候有遇到顾念空五人」

「什幺!只剩五个人」陈宗翰大惊,他们当时分开的时候还有八个人,又是谁死了。

肖素子看了陈宗翰惊愕的表情一眼「我遇到的分别是顾念空、神代全藏、苗绘、叶墨还有一个年轻的佣兵」

陈宗翰有些怅然若失的坐在床上,安德烈神父、大鬍子还有一个跟着叶墨的人,才没过多久,死了。

陈宗翰叹了口气。

的确,认识他们还不足一天,但好几次的拼斗,在尸体驳杂的战场上,深厚的情谊稳固得很快。

安德烈神父像是牛仔般的快枪,如今只剩下几格画面。

那个陈宗翰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名字的剑客,以殁,甚至没有交谈过,以后也没有这个机会。

大鬍子的愿望就是死在战场上,如今他的愿望已经实现,或许宗翰该为他感到高兴,只是无论如何陈宗翰也笑不出来。

陈宗翰对大鬍子的认识很浅,一个十四岁就要拿枪上战场的男人,一个八岁就要为自己的生存而杀人的男人,流连烽火,寻不着宁静。

陈宗翰在想,长眠的声音定是如天籁一般,打动了无数人的心。

他还留下一个TNT炸弹在陈宗翰那。

肖素子静静的说「有你的熟人?」

「认识不到一天」真的,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可名字并不重要,也不过就是个符号。

「那个大鬍子的老佣兵叫做什幺名字?」陈宗翰抬头问。

肖素子摇摇头「不知道,大家都叫他少校」顿一顿继续说「他干这一行很久了」

「恩」陈宗翰淡淡的应着。

这片悲戚沖淡了刚刚产生的尴尬,肖素子也不说话等陈宗翰平静自己的情绪。

「是谁杀了他们?」这句话平静的像是问今天的天气。

如果只是一群妖兽的话,再不济也不会折损这幺大,打不过,但总是逃得掉的,除非有什幺人搅局。

「柯癸」肖素子没有隐瞒,即使知道陈宗翰会去杀了这个人。

「柯癸?和柯壬是什幺关係?兄弟?」陈宗翰问道。

「柯癸是大哥」肖素子点点头。

「哪里找得到他?」

肖素子摇摇头,说「不知道,就连柯癸为什幺会像着了魔般的追杀顾念空他们,我也想不通,柯家的那两个兄弟名声一直不坏」

「是吗?」陈宗翰怀疑的说,反正别人事都已经干了,也没必要去追究对方的动机了吧,这种事情应该交给心理医生。

陈宗翰整理下思绪,原原本本的从肖逢接自己到这里开始讲起,经过肖家的传送法阵,一路上遇到的妖兽,张耀明,柯壬的对决…

肖素子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的听着,并不插话,好像在串联些什幺,又好像根本什幺也没在想。

陈宗翰特别提点一下那把玉质的小刀,陈宗翰认为跟肖家那一次的混乱有关,而两次都碰巧的让陈宗翰给碰上,或许该说是对方倒楣吧。

陈宗翰口沫横飞的说完之后,开始在房间里找有没有开水。

肖素子开口「比起这个,我还比较好奇你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瞇着眼睛打量着陈宗翰,只是又突然快速的移开目光。

「呵呵呵,这件衣服不错」

「…」

「疑?这里有一瓶红酒,我还没成年,你要不要?」

「…」

「呵呵,该走了,天色也暗了」陈宗翰一溜烟的冲进浴室拿回幽泉与面具,又可惜的看了摔得粉碎的MP3一眼。

肖素子冷眼的看着对方演独角戏,说「不久前还是一个普通人,现在却突然变成一个高手,中间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有一些邪术似乎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脱胎换骨」

该死,哪里不好想,邪术!

「呵呵,怎幺会呢,邪术,那种邪恶的东西怎幺会跟我扯上关係呢」陈宗翰可没忘记自己第一次见到肖素子时,对方二话不说就要把自己喀嚓的经验,那家伙的性格里根本就有着缺陷,说妒恶如仇已经是轻了点。

虽说现在陈宗翰也不见得一定会被做掉,但也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被迫和肖素子大打出手。

虽然肖素子的表情根本就不相信他,但还是没有拔剑,说「肖逸长老有特别交代,要我不要跟你起冲突,陈伯伯也提过你,所以你不用这幺紧张」

早说嘛,陈宗翰虚惊一场的拍拍自己的胸口。

「该走了」肖素子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牛仔裤。

肖素子看着陈宗翰戴上面具说「你有这幺见不得人吗?」

「…」

「还真不晓得妳还会说笑」陈宗翰回答「我只是不希望有人认出我罢了,我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家里有家人,也没有一个家族当靠山」

「普通的高中生?」走下来看到面目全非的实验室,肖素子问。

「…」陈宗翰无言「稍微有点不普通,不过我的家人都很普通,恩,很正常」

陈宗翰不晓得自己在说什幺,难道自己是不正常?

走出实验,陈宗翰拿出地图,对着自己的方位,恩,北方在哪?

肖素子抱着胸看陈宗翰在那里瞎忙,然后说「一直直走就行了」

「早说嘛,说实在话那张地图还真难懂」陈宗翰跟上肖素子。

白雾似乎比之前还要更浓,不过因为少了妖兽们的骚扰,再加上两人的实力也足以无视现在城镇内还活着的生物,所以速度上比当时一群人还要快上不少。

静悄悄的,只剩下两个人脚步声。

陈宗翰突然想到上一次的切磋大会,自己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肖学姐,上次的大会妳最后赢了吗?」

似乎,肖素子的动作微微一滞。

摇摇头「决赛输了」

没记错的话,肖素子好像是之前的冠军,没想到这一次只拿了个第二名。

「那也不错啊」对于陈宗翰没有诚意的敷衍,肖素子不置可否。

「谁第一啊?」陈宗翰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一个问题,肖素子瞪了他一眼,陈宗翰呵呵的乾笑。

「杨渊,无门无派,他的鞭子确实已经练得出神入化,我败得心服口服」肖素子语气不带感情的说。

鬼才相信,陈宗翰在心底偷偷的道。

杨渊是吧,陈宗翰心中默默记起这个名字。

顺带一提,杨渊年纪不过二十一。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乏天才,肖素子已经惊艳了所有人,而后杨渊的凌空出世更是代表着年轻一辈的崛起,陈宗翰何尝不也是时代的浪尖,隐身未出赛的年轻强者恐怕也不少,更枉论别的国家,这世界,太大了。

这个世界的大门已经完全的像陈宗翰敞开,热血沸腾,为了未来会碰撞的高手们。

出了城镇的封锁线,相比里面杳无人迹的死寂,外面就显得精彩的多。

一踏出浓雾,几十支冰冷的枪口在夜色中无声息的直指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人。

「喂,可别一紧张就走火了」陈宗翰笑笑的说,双手高举。

认清楚两人后,一个长官下令「收枪」

整齐划一的动作,看来是个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由此可见中国大陆的政府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比起陈宗翰一早刚进来的时候,戒备又森严了不少。

陈宗翰不知道的是,其实一整天陆续的有些妖兽闯到了边界,这些兇猛、强悍、长相很糟的妖兽们,一下子让驻守的军人们大乱,死伤不少,后来才调来了各大世家的人马,毕竟对付妖异,他们才是行家。

留下的军人们都是知悉一些事态的单位,各国的政府都有自己培养一些军人对付这些不合常理的事件,当然都是被下了封口令,让人民知道这种情况,并不会是什幺好事。

肖素子明显的习惯了这些阵仗,开口说「请你带我们去见王上校」

一个班的军人让开了一条路来,有人在窃窃私语。

「又是这个女的」

「他才跟我的女儿差不多大而已」

「嘘,别乱说话,听说她一个人就可以杀死几百只妖怪,小心等等惹她不高兴,你就完蛋了」

「…」

这些话分毫不差的落在陈宗翰与肖素子的耳中,但他们对此都没有表示什幺。

陈宗翰心底感慨,肖素子对此早就麻痺。

修练者们几乎都有着不入俗世的潜规则,毕竟他们的能力早就远远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更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如果他们去参加奥运,绝对会刷新所有的世界记录,但这当然有着控管,所以奥运应该说是一般人才能参加的奥运比赛。

用自己的能力为恶者也有,但全世界都有着取缔的机构,这种行为更是会让人不齿,就像是一个大人去抢一个小孩棒棒糖一般,还不羞耻吗?

但凡事都有着例外。

有一个职业可以说是所有人默许的,或者应该说是无法避免的,就是杀手。

修练者兼差杀手并不少见,不过既然有了剑,自然就会有盾的存在,也有不少修练者为了赚钱而当上保镖,防範的就是一些非人的存在。

这也算是社会的供需法则吧。

陈宗翰在心底苦笑,原来修练者不过是一群批着人皮的怪物啊。

被带到了一个作战中心里,一早就显得很焦躁的王上校现在已经变本加厉,感觉就像是吃了火药一般。

「上校,人到了」行了个军礼就退了下去。

「现在呢?」王上校坐在一个摆满各式文件的大书桌背后,有些发灰的白髮,国字脸,眼睛下方是很深的黑眼圈,看来他为了这件事不知道心烦了多久。

「主谋张耀明已经跑了」肖素子说,两名军人搬来两张椅子,陈宗翰道了声谢。

「跑了!」王上校像头公狮般的怒吼。

「详情还是让他来说吧」肖素子把这个麻烦丢给了陈宗翰。

看到王上校充满血丝的双眼,陈宗翰不自禁的把椅子往后移了些,清清喉咙开口重複情形,只是这一次是由和顾念空九人分手后开始讲起。

和肖素子不同的是眼前的王上校显然耐心不足,不时打断陈宗翰的话,刨根究柢的弄清楚所有的细节。

「你说你砍掉那个就什幺来着…科人的哪只手?」

「右手」

「你丢在垃圾桶?」

「恩」不然还要带回来当纪念品吗?

「你知道张耀明有任何朋友或是亲人吗?」

「…」貌似我只和他讲过几句话,我怎幺可能知道他的身家…

一旁的记录官在两人对话时不停的振笔疾书。

总算是告了一个段落,陈宗翰口渴万分,而坐在一旁的肖素子早就啜饮着一杯热腾腾的茶。

该死的面具上没有孔。

陈宗翰下定决心回去要拿这个面具去加工,把下面的部分切掉。

听完陈宗翰做的报告,虽然对最后的主谋跑掉的那一部分很不满意,但事情也算是在可容忍範围内的情况下结束,变异妖兽们很大部分的都已经魂归西天,只需要在明天早上做一次大规模的检查与修复后,应该就可以让这个城镇恢复原状。

原先受到感染的民众与士兵也在世家大族的看照下恢复了健康。

这一次的委託也算是结束。

王上校站了起来伸出右手「我还不知道小兄弟的大名?」

陈宗翰握上他的手「陈宗翰」

「这一次十分的感谢您的鼎力相助,剩余的尾款都会汇入户头,这一次辛苦了」王上校笑颜逐开。

是的结束了,陈宗翰的第一次委託。

宁静的生活将依旧是日子的主基调,恢复到那日复一日。

  • 名称:夏洛特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1: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