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漫画超清

迷雾让这座没有人气的小镇增添了更多的诡谲氛围,原本该是熙来人往的街道现在空空蕩蕩,巷弄的阴影处藏匿着危险,小心的前进,不时拿出地图对照路线。

「早该遇到其他小队了」顾念空的口气有些忧虑「等一下吧」

所有人保持着可以随时反应的姿态各自休息。

「一点多了」萧如水看看錶,说。

所有人拿出自己準备的午餐,简单的补充热量。

这次的任务是追查这幕水镇的不对劲之处,现在还没找到对方的老巢就牺牲了不少人,与一开始的预期完全不同,隐藏在暗处的敌人让所有人倍感压力

「早知道就不跟来了」姜祥宇嘟囊。

顾念空教导般的开口「永远只会待在温室就别想变强」

谢纾璃吃着麵包没有说话,想着什幺事一般,原本姜家只有打算派顾念空出这一次的委託,是谢纾璃与姜祥宇硬是缠着顾念空要他带他们来的,所以落到现在这副情景也怨不得谁。

所有人静静想着自己的心事,或许在生死关头前人们才能够真正的静下心来,默默咀嚼与反省自己。

比起他们思索着的抽像大道里,陈宗翰现在正面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让他苦恼的问题。

不是肚子饿而忘了带午餐,不知怎幺和别人开口的尴尬,而是他带了但他的面具上并没有开嘴巴的洞…

把面具拿下来吃东西的话感觉实在很蠢,培养起来的高手风範蕩然无存,为了面子他决定牺牲肚子,反正他也不饿。

「怎幺了?不饿?」大鬍子抽着雪茄问。

「还好」

「噤声,有东西」萧如水面色一凛,所有人细心倾听,有东西接近。

所有人呈战斗位置,陈宗翰拔出幽泉倒握在手上,像头蓄势待发的猎豹。

萧如水举起手「停,是脚步声」是鞋子磨擦地板的脚步声。

顾念空大声说道「请问是哪个小队?」

是人并不代表不是敌人。

「第四,叶墨,是顾兄吗?」一个男子的声音

所有人放下手中的武器,是认识的人。

算一算七个身影从浓雾中接近,都是东方面孔,应该是一个由熟人组成的队伍,领头的一名背着长枪的男子走了过来与顾念空高兴的握手。

在这种危险的境地里遇到认识的人总是让人格外开心。

寒暄之后,顾念空奇怪的问说「叶丰呢?怎没看到?」

原本热烈的气氛像被浇了冷水般,所有人默默不语,最后叶墨开口「叶丰与高百瑞不幸…」

不需要说下去也知道他后面是要说些什幺,顾念空说「我很遗憾」

「也是多亏他们,我们发现了这些妖兽的巢穴入口」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精神都来了。

叶墨拿出地图,指着一个超级市场,说「就在这里面,说来惭愧,之所以会发现这里还是因为叶丰的酒瘾犯了,想进去找瓶来解馋,结果就…」

顾念空拍拍他的肩膀。

「那就决定一下吧,谁要进去」大鬍子说,眼神扫过全场。

进去说不定是送死,这点大家都清楚,但真正怕死的也不会出现在这了,大鬍子的话是要大家考虑自己的状态,如果只会拖后腿的就别来了。

大鬍子举起手,笑了笑。

陈宗翰也跟着第二个举手,大鬍子很高兴有人跟随他,裂嘴对着陈宗翰笑。

然后有人陆陆续续的举手,过没多久,已经没有人举手加入。

谢纾璃与姜祥宇两个包袱理所当然的被留下,萧如水也留下,她的消耗并不小,大鬍子的佣兵也只有他和安徒生加入,而叶墨所带领的一群修练者只剩下三人,四个人选择离开,即使他们的身上并没有带伤,也都还有战斗的能力。

「叶墨大哥,抱歉…」叶墨摇摇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然后说「这是你们的决定,我不会说什幺的」

这就是专业与业余的差别,那群修练者的实力可以说比大鬍子还要高,但对于死亡的觉悟却无法相比。

大鬍子面对死亡的威胁可以从容,但他们却被吓破了胆,不战而败的丧家之犬。

陈宗翰摇摇头。

最后的队伍决定是陈宗翰、顾念空、大鬍子、安徒生、苗绘、神代全藏、安德烈神父,叶墨三人,总计十人,其他的人则由原路离开。

现在总共已经汇合了四支队伍,还剩一支队伍下落不明,现在只能祈祷他们还活着。

「走吧」顾念空说,就这样分道扬镳,一边决定迈向未知的深渊,一边决定逃出昇天。

离超级市场越近,妖兽们的密度也越高,虽然没有像刚才几百只这幺夸张,但也不少,不过会留下来的也都是菁英,有些遭遇战,但都是有惊无险,平安度过。

叶墨剑芒点点,倾泄在眼前三米,击杀最后一只猫妖。

陈宗翰早就结束了战斗,好整以暇的观察着身旁战友的招式技艺,在场的都是好手,都有自己对战斗的体悟,有使剑时的角度,有开枪时的节奏,有对敌时的走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亮点,也都有陈宗翰可以学习的地方。

「休整下,暖身运动结束了」顾念空收剑回鞘笑着说。

是呀,到目前为止都不过是暖身,正主的面都还没有见到呢。

大鬍子放下发烫的枪口,与安徒生背靠着背喝口水休息,安得烈神父翻开圣经轻轻念着,神代全藏盘坐,苗绘逗弄着在自己爬动的毒蛇,所有人都在作最后的休整,务必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片刻,顾念空看着众人,说「该走了」

好戏上场。

直接破开挡在众人面前的玻璃门,清脆的落地声格外的响亮,所有人屏气凝神,竖耳听着有没有什幺东西被这个声音给吸引了过来,没有任何异状,所有人警戒的走了进去。

所有人分散了开来,最后安德烈神父提高声音说「这里」闻声众人都走了过去。

在仓库的地方破了一个大洞,往下沿伸,透着灯光可以看到水流的反射,是接着下水道。

陈宗翰不懂,为什幺不管游戏里还是小说里怪物们都喜欢住在下水道,难道没有其他比较香一点的地方吗?

所有人都皱了皱鼻子,陈宗翰相信心中想法和自己一样的肯定也不少。

「没办法,下去吧」顾念空第一个跳了下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两旁还有落脚的地方,不至于要下去泡温泉。

陈宗翰也只好无奈的追随众人,约五米宽的下水道,隔着中间的恶臭水道,分为两队继续像前进。

陈宗翰在心中暗暗下决定,如果下一次还有这类的委託,他一定要记得带芳香剂或是在面具上加装防毒功能…

路上还是有些零星的妖兽,基本上都没有办法造成什幺问题,比较麻烦的是牠们有着从臭水里冲出来的怪癖,搞得陈宗翰极不想接近牠们。

下水道一直往前延伸,也越来越宽,但奇怪的是,妖兽反而是越来越少,让陈宗翰他们以为自己是走错路了,可中间也没有其他的叉路啊。

「走这里吗?」安德烈神父忍不住问说。

又没有人来过,谁知道,许多人的表情是这幺回答得,安德烈神父也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尴尬的笑了笑。

过了一个转角,前面的开口越来越大,最后来到一个开阔的空间,应该是各个下水道汇流的地方,而且还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生物在列队欢迎,虽然表情不善…

「糟了,瓮中捉鳖」顾念空惊说,后面刚刚走来的路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所有人的表情都充满着绝望,腹背受敌同时还在地底之中,想逃也不知道往哪儿逃。

陈宗翰还满无奈的,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委託就要直接成为自己的最后一次了,这应该说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拼了」顾念空嘶吼着,所有人响应一般的汇聚身上所有气力,大鬍子与安徒生更是不知从哪里掏出两把火箭筒,想来个玉石俱焚。

「等等,等等,Take   easy」在妖兽群中跑出一个男声,是一个人类,披着研究员的白袍,看起来相貌俊朗。

所有人暂时停下动作,眼前走过来的男人或许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

就像分开红海一般,那个男人直直往前朝他们走了过来,而妖兽们都退到了一旁,爪子踩踏着,但就是没有往前一步。

「张耀明」俊朗的男子在离陈宗翰他们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这不禁让陈宗翰感到失望,他原本想要挟持他的说…

「我想你们应该也猜到了,没错,我就是这里的主人,也可以说是牠们的父亲」张耀明伸出手摸着一只变种狗妖的下巴,变种狗妖舒服的晃着头。

本来应该是发生在家里后院的事情,却发生在这个下水道,而且陈宗翰十分认真的肯定,如果他以后要养狗绝对不会养这一种的。

「你是想表示你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顾念空问说。

「NO,NO,话别说的这幺难听,什幺罪魁祸首,真难听,这一切都是为了实验」

看到张耀明一副要自己吐漏所有事情因由的模样,所有人都聪明的闭上了嘴。

张耀明继续说着「我花费了十年的时间,日以继夜的研究着,你们可知道那一种孤独的感觉」也不懂陈宗翰他们表示「不过,算了,反正这些努力到头来都是值得的」

张耀明眼中透露出了一丝疯狂,哈哈大笑说「你们知道反物质吗?」

摇摇头,你要一群不是整天拿刀剑互砍,就是用枪只互射的人去知道什幺物理概念实在是强人所难。

陈宗翰算是里面会看些闲书的,迟疑的说「你是指相反的物质吗?像是质子与反质子?」

一个人在自吹自擂的时候最希望的莫过于别人懂得他在说些什幺,张耀明兴奋的朝陈宗翰手舞足蹈「对对对,就是你说的那个,不过我指的没这幺简单」

「反物质就是和这个世界完全相反的东西,基本上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即使存在也是极为少量,而且还是一下子就会消失不见」

所有人默默的听着。

「你们想想什幺东西会一很少量的存在这个世界上,而下几乎是一存在就马上不见了」张耀明满眼发光。

「…」

不过又要让张耀明失望了,这里的人都不是动脑子的料。

陈宗翰知道答案,不过并不是因为他脑子比较好,而是因为这就是肖逸会要他来的原因。

「死亡」

「Bingo!!」

张耀明称讚了陈宗翰下「不得不说你虽然戴着面具见不得人,但脑袋还蛮灵光的」

「…」谁见不得人了,只是不想被别人见好吗?

「没错就是死亡,生命的死亡是一瞬间的事,或许应该说灵魂脱离肉体前往另一个世界是很短暂的过程,而在那个短暂的过程里会产生十分稀薄的,死气」

一群笨蛋们点点头,他们总算是听得懂张耀明在说什幺了。

「死亡就是生命的相反,两者互相吞噬,难以共存」就比如是肖逸的情形。

「而我的研究就是针对这一点,虽然没有办法揭开死亡的秘密」张耀明的口气里充满着遗憾。

「不过,我成功的萃取製造出了死亡气息,而且把它用在了生物改造上」

「等等,虽然说我听不懂你前面在说什幺,但你是指你同时间让死亡与生存发生在一个生物的身上?」顾念空问说。

张跃明似乎非常高兴这一个问题「没错,死气其实就是地狱的气息,而生气就是世间生物的气息,我解开了两者的冲突之谜,更靠着我的天才让所有妖兽们的实力升上了不只一个台阶」

「OH,GOD!」安德烈神父惊呼。

陈宗翰的心情现在可以说是非常震惊,张耀明所说的事就和发生在自己与肖逸身上的事情一样,想来他也有办法解决肖逸身上发生的冲突问题与自己身上缺乏生气的问题,陈宗翰可不想以后肉体腐坏,变成像这些妖兽一样的鬼模样,活像是什幺噁心妖怪。

陈宗翰心底打了个主意,说什幺也要把眼前这个家伙绑走。

顾念空沉着脸说「我不管你什幺研究,我只想知道是你放任这些妖兽出去残杀人类吗?」

张耀明两手一摊「拜託,总是要吃东西的吧,而且我也已经有尽量控制牠们了,不过你知道的,总是会有些比较顽皮,不乖乖听话的」

顾念空继续说「就因为你的疏忽害死了那些无辜的民众与士兵?」

「那些民众的确是我的疏忽,至于那些士兵,你想想对方都故意来找碴了,我怎幺可能乖乖束手就擒,这是一种正当防卫」

顾念空说「狗屁的正当防卫,两百多条人命!你想就凭一句话蒙混过去吗?」

张耀明竖起食指左右摇动「NO,当时绝大部分的都活了下来」

「恩?当时」

「我帮他们改造了下,你们来慢了,现在只剩下十个了,科学进步总是需要牺牲的」张耀明耸耸肩。

「上帝啊,让这个罪人下地狱吧」安德烈神父高举着十字架说。

张耀明不屑的吐了口水「少来了,你手上的鲜血绝对不比我少,少假惺惺的」

「你…」安德烈神父被气得不轻,不给安德烈神父反驳的机会,张耀明说「至少我所付出的牺牲会带给人类进步,但你们呢?你们是群只懂的破坏的刽子手」

叶墨大声的反驳「我们保护人们的生活不受到威胁,为了他们,我们自愿染上血腥」

张耀明不屑的说「少自以为伟大,你们这不过是把道德礼义披在外衣的藉口,到头来满足也不过是自己的私慾,而我做得事比你们还要有贡献的多」

叶墨问「什幺贡献?你说啊?」

「强化人类,我的实验成果能够激发出人类的潜能,死气是最好的催化剂」

叶墨讥笑的说「就你这些噁心的妖兽?我看根本没有任何人会肯让你做实验」

张耀明严肃的说「我承认牠们的卖相不好,但这是一个起点,任何科学进步的一开始都充满的缺陷,而之后要做的就是改善这些缺点」

安德烈神父愤怒的说「你玩弄人类的生命,你死后一定会下地狱」

「哼,我最讨厌的就是教会,你们整天把上帝挂在嘴边,而假藉着上帝的名义去制裁你们的敌人,哥白尼的地动说就是遭受教廷的迫害,许许多多的天才都被以亵渎上帝的虚假名义而遭到迫害,我的研究跨过了时代,而许多的天才都是这个世代人所无法理解的」张耀明高傲的说。

「那你现在又打算怎幺样?」顾念空说。

张耀明瞥了所有人一眼,然后淡淡的说「普通士兵的肉体很难承受死气的反噬,不过如果是你们的话应该就不会有这一个问题」

所有人再度举起武器,事情终就无法善了,到头来还是得靠实力来解决问题。

张耀明的研究是对是错,只能交给后人凭判,现在陈宗翰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活下去。

「先别用火箭砲,不然我们可能都会活埋在这」顾念空说,大鬍子点点头,示意安徒生换上机枪。

在这拥挤的地下水道,要和数以百计的妖兽贴身肉搏绝对不是什幺愉快的事,神代全藏、大鬍子、安徒生、苗绘、安德烈都不善于近战,让其他人围在圈内,这样的布置才能发出最强的实力。

「现在是最后的关头了,有什幺压箱宝都拿出来吧」顾念空说,面对源源不断涌进的妖兽们,这种数量直让人头皮发麻。

妖兽们的种类已经不是只有猫妖、狗妖…常见的总类了,还有些像是变异的狰,一种脸部中央长着一只角,五条尾巴,全身赤红,形似猎豹的妖兽,还有人面羊身的狍鸮,拥有老虎般的利牙,变异之后身形高达三米。

面对这些形形色色、怪模怪样又面色不善的妖兽,所有人都知道生存的希望其实很是渺茫,但他们都不会放弃,都会去争取那微乎其微的机率。

陈宗翰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死一线的快感,应该说他现在热血沸腾,敌人,就是要然山人海的才过瘾。

用最舒适的姿势握住幽泉,呼吸的节奏像是鼓胀的战意,品味着战前的片刻兴奋。

张耀明退了回去,好整以暇的看着陈宗翰他们,在他看来他们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任何的机会,所以他在思考着等等要如何改变药剂的份量,他挥挥手说「我先回去,别破坏他们的身体,这样会减低成功的机率」

一个身穿军服的军人敬礼表示知道,然后回身对着陈宗翰他们,下令说「杀」

口令以下,所有妖兽如同饿虎扑羊的攻击而来。

顾念空的剑身带起阵阵青光,祥和纯粹的光芒让妖兽们止住了脚步,不敢随意越过雷池,从怀里洒出一道道符纸,青明剑阵,这是顾念空的成名绝技。

神代全藏召唤出了三只怅鬼与一只散发着火焰的大鹏,然后直接在原地盘腿坐下,前头放这一个古朴八尺镜,溢出的光幕保护他不受到攻击。

叶墨三人一起结成剑阵,发挥出远超过单打独斗的力量。

苗绘拿出了一把竹笛,轻轻放在嘴边,清雅的笛声让毒蛇们超常发挥,也干扰着妖兽们的心智。

安德烈神父手持双枪,如同牛仔般的扣发子弹,而这些刻着净化符文的子弹,能够对于这些妖兽带成不错的伤害。

安徒生与大鬍子子弹不要钱的洒,控制着妖兽们的行动範围,枪管冒烟也无所谓。

陈宗翰没打算一开始就使用自己的绝活,他想先试试看自己现在所能达到的程度。

幽泉一个迴旋就割开一只不长眼狗妖的喉咙,角度一换,直接扎入另一个妖兽的脑门,步伐保持着某种玄奥的韵律,用最小的移动闪躲着所有的袭杀。

一寸短,一寸险,现在陈宗翰的情况就是如此,间不容髮的舞动,吞吐着的幽泉总是撞向的人最脆弱的地方。

这些举动也多亏了陈宗翰过人的感知,能够捕捉到身边所有妖兽的一举一动,进而推算出躲避的方位与出手的角度,速度不快,却总能险而又险的避过。

妖兽们的攻击宛如狂风,一阵紧接着一阵,但陈宗翰却像片落叶般,在狂风中舞蹈着,享受着狂风的吹拂。

对陈宗翰而言,战斗即是一种享受。

在这种让旁人也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的状况下,陈宗翰愣是留下一地的尸体,而自己却毫髮无伤。

进三步,退两步,陈宗翰不知觉的带着温儒的微笑,可惜面具遮挡了住。

陈宗翰的表现让在场许多的战斗好手们都自叹不如,这种对于战场上不差分毫的敏锐把握,让他们怀疑陈宗翰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战斗持续着,尸体堆积着,享受继续着。

久攻不下,让妖兽们心浮气躁,攻势更加的紧绷,让人更是无法喘息。

陈宗翰叹了口气,已经无法继续下去,在怎幺样都到了必须硬碰硬的局面。

几秒间,叶墨三人,一死二伤,缺了一角的圆有崩溃的迹象,神代全藏连忙驱使大鹏赶来抵抗,可人会疲倦,而敌人却不见减少多少。

绝望。

除非发生奇蹟。

再次的陈宗翰只能拿出自己绝招,唤出潜藏在灵魂深处的自己,在血色空间里的那个不停茁壮的自己。

睁开眼,妖异、慑人灵魂的双瞳,在染着血的白色面具上,一瞬间让人错觉是个降世的杀神。

从陈宗翰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压得在场所有人喘不过气来,完全版的幽泉虚影确实骇人,陈宗翰与幽泉的结合更是气势逼人。

仗剑一扫,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只有一些较为高位的妖兽能够稍稍抵抗,但也只是稍稍抵抗,杀意与剑意凝结成了剑芒,其中蕴涵着十足的破坏力。

很快的,妖兽们倒下,一片一片的,像是收割稻麦。

这种实力,这种压迫感,从来只在绝顶高手身上才能感受到,陈宗翰瞬间拉开了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像条巨大的鸿沟。

现在奇蹟发生了,确实所有人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原本的绝望转变成了对陈宗翰的淡淡恐惧,高手让人崇拜,让人敬畏,但一个满身充满戾气与杀气却会让人不敢接近。

一个变异的军人发回出他原本不该拥有的爆发力,举起军用刺刀,朝陈宗翰急刺而去。

实力的差距让结局显而易见,幽泉直接架在变异军人行进的路上,好整以暇的等着他冲过来受死。

「等等,别杀他,他是无辜的」安德烈神父眼见又有一条人命将要亡于剑下,连忙开口急呼。

陈宗翰也没有非杀他不可,往旁边一侧,倒转幽泉,在他的脑门上轻轻一敲,虽说是轻轻一敲,但在旁人看来那名变异的士兵恐怕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原本浓烈的杀意消散,陈宗翰回复到他原本的状态,双眼清明。

  • 名称:海贼王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9: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