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默示录第二季超清

太阳已经沉下了地平线,白日以尽,墨夜紧随。

陈宗翰虽然蛮想在这里和两位美女吃顿晚餐,但有些事情却让他有点挂心,不得不取消这项行程。

陈宗翰与肖素子走出了房间,而李师翊还在里面收拾着东西。

陈宗翰率先开口「有人在看」

面对这看似无头无脑的一句话,肖素子没有感到疑惑,她也感觉到了,应该说全场只有李师翊没有发现吧。

陈宗翰继续说,语调有点迟疑「感觉怪怪的,应该说是气息,有点奇怪」

肖素子似乎很清楚他所要表达的意思,解惑般的道「是异人」

「异人?」

陈宗翰真的不懂了,这个词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到。

「你从来没和异人们打过交道吧?」

「我根本不知道什幺是异人」

肖素子打开一罐饮料,坐回沙发上解释「异人只是一个概称,就像是修练者一般,异人是专指一些被这个世界所眷顾的人们」

陈宗翰越听越不懂,怎幺会突然扯到了世界的眷顾?

看到陈宗翰满脸的不解,肖素子轻笑的说「我问你实力是要如何增加?」

陈宗翰虽然不晓得肖素子为什幺会突然这幺问,但还是回答说「修练啊,不然就是一些增加功力的丹药,或是高人相助吧,可是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修练吧」

「没错,所以我们这一类人概称为修练者」

肖素子接着继续说「而异人则不同,异人是一些天生就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虽然可以经由训练而提升,但说到底还是在这个世界的限制之下」

陈宗翰问「什幺意思?」

「异人就是一些俗称的超能力者、异能者之类的,他们的能力大多数都是天生,或是后天因为刺激而觉醒,经过长时间的研究之后,也大概的了解了这些异能的来源」

陈宗翰很懂得配合的说「神的眷顾?」

肖素子笑笑的说「这只是一种比较梦幻的说法,但其实也没错,是这个世界选择了他们,赋予他们这些过人的能力」

喝了一口饮了润润唇「这个世界其实没有这幺的完美,有着裂缝,有着不安定的地方,而同时也会受到其他界的侵扰,异人就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

陈宗翰渐渐懂了「也就是说他们是这个世界的白血球?」

「的确是这样,把这个世界比喻为人体的话,本身里面的妖魔就是身体的变异,入侵的妖异就是外来的病毒」

「那和修练者的工作不是一样吗?」

「以前一样,但现在就渐渐的有些不同了」肖素子有点发苦的笑「修练者的最终目标是什幺?」

陈宗翰根本就不需要思考,脱口而出「渡劫成仙」

「既然如此,修练者们对这个世界也就不会这幺的在意了,更多的是注重自己的修为提升」

这是一个根本的目的问题,异人们的力量来自于这个世界,一离开这里,他们就和普通人没有两样,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他们永远的家园。

但修练者则不然,每个人都汲汲营营在修仙之道上,寄望自己有天能够飞升到天界去。

在许多修练者的眼中看来,抵御异世界的妖异不仅会因此染上杀孽,进而让修为提升变缓,在战斗中更有可能一不小心就丧命,实在不是件好差事。

相比战斗时提升的修为,与自己的性命放在天秤时,许多修练者们都不愿意挺而走险,宁愿温吞的提升修为。

当然的,在一些大场的战役时,修练者们都必须抛弃掉这种狭窄的思想,毕竟如果这个世界也受到了侵扰与汙染,不仅仅是普通人与异人,就连修练者们也都会遭殃。

现在的修练者们大多抱着独善其身的想法,即使是三大世家也有不少人是这幺想的,也因此赏金猎人、佣兵团、异人们越来越活跃,相对的,伤亡也越来越惨重。

平心而论,修练者们的整体实力都远高于其他人,磨礰几千年的功法、传承几十代的法诀,都是极为可怕的存在。

但可恨的是,修练者们除了一些紧要关头,许多时候都是沉默不语,与其说是这个世界的保护者,更像是个局外人。

因此,异人们与修练者们的嫌隙产生。

说势如水火是有些太过,但确实彼此都互看不太顺眼。

修练者们不屑于异人们的实力,异人们鄙视修练者们的独善其身。

「没想到这个世界还真的有这种想是漫画里的族群存在」陈宗翰不胜感慨的说。

肖素子说「异人们像是夹在普通人与修练者中间的缓冲,他们像是普通人,却又不是普通人,可却也不是修练者,然后慢慢的就有了异人,这一个称呼」

「这个大千世界当真是什幺样的人都有」

「你可别小看了异人,论整体实力他们确实不是我们修练者的对手,但他们却胜在能力都千变万化,有时候甚至会出现几名实力超绝的人」

肖素子谆谆教诲般的说道。

「那他们刚刚是什幺意思?」

就在陈宗翰刚刚全力使出业火时,有一道微弱的感知扫过了这个方向,也就是因此,他们才发现到有异人的存在。

肖素子耸耸肩「大概是刚刚太过张扬,被注意到吧」

是吗?也许吧。

「等等大概会有人过来打声招呼吧,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幺问题」虽然嘴巴上是这幺,但听不出什幺担心的意思。

毕竟这里的高手实在众多,更有一个倪恆压阵,有谁胆敢在这里撒野。

可不排除对方是个没有神经的人,陈宗翰与肖素子决定还是早点离开,为的就是避免李师翊又被捲了进去。

看到李师翊抱着一堆之前拿来锯冰的工具走了出来,两人也都知道这次的谈话也该到此为止。

大山抱着电锯与凿子,弯腰把这些东西收到电视底下的柜子。

陈宗翰与肖素子起身,说「我们先走了」

李师翊则是敏锐的用狐疑的表情扫过他们两人,说「为什幺我总觉得我好像错过了什幺?」

陈宗翰两人苦笑,李师翊是什幺东西啊?感觉怎幺可以这幺敏锐?

告辞后,两人搭电梯到了一楼。

肖素子取出车钥匙,接着对陈宗翰说「我等等有些事,那些异人就交给你打发」

这幺放心?如果对方图谋不轨怎幺办?

似乎是看穿陈宗翰的想法,肖素子说「如果有什幺问题的话…」

迟疑了一下「你想怎幺办就怎幺办」

这根本有答等于没答,陈宗翰摸摸鼻子,走一步算一步吧。

在肖素子打开车门时,陈宗翰才想到了一件事,提高声音对肖素子说「可不可以帮我注意一下,我跟肖逸要了一个东西,我不知道他会寄到哪里去?」

肖素子点点头说「好我会帮你留意的」

酒红色的车,引擎才刚热,就以绝对会被拍照的速度出了巷子。

前天,陈宗翰打了个电话给肖逸,一方面是关心他一直挂怀的张耀明的死气研究,根据肖逸的说法,张耀明的研究当真是耸人听闻,尤其是提取死气以及死气对于生物的相容性,有着惊人的发现。

当然这一方面陈宗翰是有听没有懂,只是大略知道肖逸的诅咒似乎又减轻了些,同时还听他抱怨说可惜有些重要的部分被销毁,不然进度会更快。

听到这里陈宗翰有点心虚,破损的部分有很大的原因跟他有关。

岔开了话题,问了下肖逸一些东西,而肖逸知道后也不推拖的说,过几天就寄过去给他。

这让陈宗翰最近频频失败的缩地有了一线曙光。

走在街道上,走在往家的归途,夜灯与霓虹灯补足了光线的不足,熙熙攘攘的人群。

星期六的晚餐时间,路上依旧有着不少的男男女女。

陈宗翰在人群之中低着头,如此的不显眼,像是所有人每天都会擦肩而过的路人。

背着书包,拿着不冷的饮料,就像是个随处可见的高中生。

存在感稀薄的彷彿消失,真的是彷彿消失,一直跟蹤着他的人感到不妙。

陈宗翰没有试图隐藏自己的气息,而是让自己完全的融入人群之中,每一步都踏在行人的步调之中,每一次的呼吸都凑在所有人的气息之间,完全的隐伏着。

这其实不过是陈宗翰的突发奇想,敛息的同时不是完全的收敛,而是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得跟所有人都一样,混入其中。

有趣的是,陈宗翰的突发奇想其实就是刺客的刺杀时最重要的一招,潜行。

没想到陈宗翰竟然凭着想法就把许多人苦练多年的招式,给简单的学会,要是给别人知道不晓得别人会作何感想。

慢慢的走到一条暗巷,陈宗翰啜着饮料,倚靠在墙上,身上的气息渐渐浓重。

路上一直寻找着陈宗翰的几个人,霍然都发现到某处传来的气息,很明显的是个信号。

所有人面面相觑,谁也发现到对方已经走到了那里。

其中的领头人,一个头髮往上抓,穿着件青色夹克,二十岁左右的英气少年严肃的说「对方不简单」

「老大,我先过去看看」出声的是一个绑着头巾,手臂上有刺青,有点枯瘦的男子。

「好,但小心一点」老大说,他知道刺青男子是所有人里潜藏功夫最好的一位,就因为他的异能是可以在阴影中行走,几乎无法让人发觉。

刺青男子一下子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阴影处,其他人就连气息也无法掌握。

「跟上去吧」

所有人都迈步朝着陈宗翰的所在地前进。

陈宗翰感知道对方的接近,数了数,有五个人。

异人的气息真的和修练者与普通人不一样,感觉像是自然的某个片段,深入些甚至能感受到每一个所拥有的能量,感觉都不太一样。

陈宗翰突然后颈一凉,原本喝饮料的动作停了下来,仔细的扫视这个小巷,没有任何人,没有野猫,只有一盏快要坏掉的路灯在折腾。

明明没有任何气息,也没有任何的迹象,但陈宗翰就是知道。

这里有其他人!

没有为什幺,陈宗翰就是直觉的知道。

不需要任何的佐证,陈宗翰相信自己这个不停磨练而成的直觉。

暗巷里不宽,大约只有四公尺多,里面有七户人家的后门,摆放着一些杂物瓶罐,忽隐忽灭的灯光,让气氛显得更加诡谲。

陈宗翰扫看了空蕩蕩的暗巷,左手一挥,还剩一点的饮料抛在空中,饮料从开口撒落,点点的飘散出来。

路灯一个闪灭。

噹噹噹。

铝罐因为地心引力撞击到了地面,空气中多了淡淡的饮料香气。

铝罐在地面上滚动,而巷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就连陈宗翰也消失无蹤。

刺青男子惊讶万分,他因为异能的缘故而可以几乎完全的隐匿身形,但刚刚明明就在眼前的修练者,只是抛出手上的饮料,短暂的吸引了自己的目光,接着灯光一个闪灭,竟然消失无蹤。

冷汗,这是他第一次遇到他和一样的人,他完全捉摸不到对方的行迹。

天生的异能,天生的刺客,一场隐匿与反隐匿的黑暗竞赛。

无声无息的展开,就在这四米多宽的暗巷。

陈宗翰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异能,他真的完全捕捉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但他的敛息也没有任何的破绽。

异人们微微感觉到不妙,刚刚他们发现到那个修练者的气息再度的消失,而他们的同伴也没有回来。

赶到了那个巷子,只看到一个铝罐躺在中央,灯光忽隐忽暗。

「走了吗?」一个带着粗框眼镜的女孩说。

到场的五人看着空空如也的暗巷,摸不着头绪,刚刚不是对方发出讯号把他们引过来的吗?怎幺人又不见了?

这时陈宗翰正静悄悄的躲在那盏灯的杆子后面,闭上了眼,侧耳听着。

刺青男子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对手,但是他强压着气息,一直沉着气,缓慢的移动。

说到底,不论是陈宗翰还是那个刺青男子都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消弭气息的同时,隐身在阴影处。

异人们的老大一直注视着巷子,沉声说「不,他们还在」

「青鬼也就算了,难道另一个人也能够完全的消失?」一个比较矮小的少年带着连身帽,遮住了脸,诧异的说。

「雷,你感觉得到吗?」一位穿着白衬衫,胸前高耸,看起来有着媚态的妙龄女郎说,而她口中的雷,指的就是他们的领头人。

「不行,两个人都很厉害」雷摇摇头。

刺青男子,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青鬼,因为他同伴的到来而有一点的放鬆,鼻子吐出的气重了少许。

就这一点的轻忽。

突然的。

青鬼觉得脑后传来风声,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自己已经整个被压在了地板上,对方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脑后,浑身动弹不得。

事情发生得太快,只有那名叫做雷的男子,手中白光闪现,发出电击的声音,但不敢出手。

其他人的反应都慢上了半拍,眼镜女孩手中出现一把手枪,妙龄女郎身上闪现红色雾气,连身帽少年双手扣住,一直没有说话的壮硕大汉,平头,面无表情的双手握拳,摆开了标準的拳招起手。

很有意思。

陈宗翰只是好奇而试了下对方,他其实很好奇他们每个人的能力,虽然体内加温的血液跃跃欲试,但这里不是什幺好场地。

雷注意到陈宗翰没有什幺敌意,而率先双手举起,其他人看了看,也纷纷放鬆了备战的状态。

陈宗翰笑了下,站起身来离开青鬼。

挣扎的站起身来的青鬼,整了整自己的头巾之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见鬼了」

他怎幺想也觉得不可思议,他竟然也有被别人拖出阴影的一天,而且还是在他发动异能的时候,如果对方是用什幺範围性的攻击的话,他也就认了,可陈宗翰竟然是用手分毫不差的掌握住他的身影,然后压了出来。

他知道对方是个修练者,但他没想到有人能够发现他的蹤迹,这让他信心大受打击。

青鬼注视着眼前还背着书包的少年,说「喂,告诉我,你怎幺发现到我的」

其实雷一边的异人们都十分的好奇,因为他们也完全无法掌握到青鬼发动异能时的蹤迹。

陈宗翰弯腰捡起铝罐,丢到一旁的垃圾桶,同时说「一开始只是直觉」

「直觉?」这太扯了。

陈宗翰不理会他们满脸的不信,继续说「中间的时候我真的发现不到你的气息,只是最后你好像因为放鬆的缘故,而气息加重,所以我才发现的」

青鬼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很难相信有人在他发动异能时还感觉的到他的鼻息,但陈宗翰用行动确实的表达出他的说法。

陈宗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说「解释完了,那也该说说你们的来意了」

「换个地方谈」雷说。

又到了之前和肖素子三人一起来的吃到饱火锅店,老闆见到陈宗翰时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来之前的惨痛损失还不够深刻。

稍稍的自我介绍。

他们的老大,就是那个有抓头髮,穿着夹克,正在和陈宗翰比谁拿的肉比较多的,雷。

而坐在雷身边,不吃肉,只吃蔬菜,身材火爆,烫了个长捲髮的妙龄女郎是雷的女朋友,伊芙。

一口一口细细嚼着食物,戴着粗框眼镜的短髮文静女孩,小夜。

不喜欢说话,默默不停吃着小蛋糕的壮硕男子,韩信。

拿下连身帽,看起来不像男孩,有着娃娃脸的小川。

还有就是刺青两手臂上,异能是隐匿的青鬼。

不用多说,陈宗翰也知道他们用的都是假名,就像是佣兵一样,平常都不会以真名示人。

这不仅仅是为了搞神秘,同时也是减少被对方查出家底的机会,陈宗翰现在很认真的想着,考虑要不要取个化名,感觉比较有戏…

陈宗翰想起来还没打电话回家说晚餐在外面吃,说「雷,借我一下手机」

「呜呜呜」满嘴都塞着肉,根本就听不清楚他在说什幺,不过他还是把手机给了陈宗翰。

自己真的该去办一支,老是和别人借也不是办法。

看到陈宗翰离开座位,雷与其他人缓了缓动作,。

伊芙捞起一块豆腐,放到了雷的碗里,一边动作一边问说「雷,你觉得那小子怎幺样?」

嚥下塞满嘴的肉,喝了一口汽水「不清楚,他隐藏气息的功夫做得太好了,怪不得之前青鬼会栽在他手上」

青鬼哼了一声,不服气却又不能不服,因为一开始跟蹤陈宗翰的就是他,而后被击倒的也是他,实在是满盘皆输。

「之前小夜不是说那房间里面有好几个强大的气息,看来这里很不简单,光是这个小子就很难对付了」

其他人认同的点点头。

小川开口说「乾脆找他们帮忙好了,反正又没差,说不定还会快一点」

小川是所有人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位,最菜的菜鸟,异能更是一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才被激发出来,对于修练者与异人间的矛盾也没有说很清楚。

伊芙用筷子戳戳火锅里的菜「那也要他们肯才行,况且他们没有理由为我们冒这个险」

小川又说「可这里不是他们的管区吗?」

伊芙举起一根筷子,像是教学棒的点着说「有人规定警察就一定要管事吗?又不是什幺穿紧身衣的正义使者,况且如果他们都乖乖做事的话,我们也不会…」

话没有说完,但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知道接着是什幺,气氛微微低迷,因为纠结着的过去。

雷打破这道沉默,说「就先跟他说说看吧,反正就算不帮忙,只要别扯我们后腿就好了」

接着又继续说「小夜,等等记住他的气息」

小夜迟疑了下,说「我尽量」

他们短暂的交谈之后,陈宗翰走了回来,所有人又闭上了口,回复到轻鬆的闲话,自顾自的吃饭。

「谢了」陈宗翰把手机交还给雷。

「不客气」

陈宗翰与雷随便的聊聊,大略的知道他们是六个人自己组成了一个小型异人团,每个人的来处都不同,因缘际会的聚在了一起。

其中韩信甚至来自中国江苏,也够巧合他们才能够凑在一起。

雷吃了个八分饱,伊芙帮他擦了擦嘴,看着还在往火锅里加料的陈宗翰说「我们来谈谈正事吧」

陈宗翰把火关小,端正的看着雷,其他人也都放轻动作,注意这一边的情况。

雷双手交握,整理了下思绪说「我们是在追一伙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异人,总共有十个人,就我们现在所知,他们的老大异能是让身体变成铁,算是个很难得的异能」

「另外有一个能控制漂浮,一个能力是兽化成白狼,一个能在面前产生一个能抵销攻击的屏障,其他几个还不确定」

陈宗翰沉吟了下,说「我可以问一下你们为什幺会追他们吗?委託?奖金?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他之前杀了我们一个同伴」所有人脸上一沉,头顶上的灯泡突然爆开,店内的其他客人们一阵惊呼。

略略思考了下。

陈宗翰抱胸,不带感情的说「不管你们谁对谁错,我们似乎都没有插手的理由,反而应该驱离你们,让你们别在这闹事」

这是句实在话,这种恩怨往往牵扯得太多太多,局外人根本不应该插手。

雷感觉到陈宗翰的不满与敌意,口气也不太好的说「我们不需要你们帮忙,只需要你们不要插手」

陈宗翰看着雷的双眼,右手在桌面上轻敲的,缓缓的说「请问,如果明知道有人要闹事,是不是应该要事先阻止?况且你们异人在这大闹,到头来麻烦的还是我们」

气氛紧绷,大有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 名称:学园默示录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