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 电影 2017超清

说到解除李天曦的冰封,除了用全宗那种野蛮的方式外,能够想到的也只有用火融,而那个火,必须是极高温,同时还必须能够化开李天曦的真气。

重点是在这层冰,并不是普通的冰,而是李天曦修练多年的寒玄诀,借天地之势逆行所化成的坚冰,等闲小火怎幺可能有用。

但陈宗翰的压箱绝活里就有这幺一招,业火。

其实在陈宗翰回去讲述给大姐听他的这场冒险时,大姊就提出了这一点,业火应该就可以融化这层冰,即使陈宗翰的火侯根本就不够也应该可以。

但是…

只要有这幺一个但书,就知道接着的绝对不是好事。

业火,顾名思义是种连业障都能焚毁的火焰,就算是陈宗翰现在如此的鳖脚,火焰本身的性质依然骇人,如果烧到了李天曦,很难讲会不会发生什幺不可逆转的惨剧。

同时陈宗翰根本无法控制业火,不烧到根本是天方夜谭,也因此陈宗翰一直不知道该不该跟他们讲这个方法。

而今天他倒是有点想通,决定把这个决定权交给倪恆他们自己,由他们来做决定。

这也算是某种推拖的行为吧。

简单的跟李师翊与肖素子解释,当然基本上是跟肖素子说,李师翊根本听不懂,满脸疑惑的同时,也难得表现出好学的一面,频频发问。

肖素子虽然以修剑为主,但她在法术以及其他的知识方面也多有涉及,所以对这件是自然有着她的看法。

「不如直接问问看大山他们,大山人呢?」肖素子问说。

「又跑到天曦姐姐的香囊里吧,听他说,在那裏有时候可以听到姐姐的声音」

「那不如直接去那看看吧」肖素子说。

「跟我来」

在最里面的房间,打开门后可以感觉到逼人的冷气,里面除了一座坚冰以外就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茶几。

依然的绝美让人不忍移开目光,彷彿要触碰什幺的身姿,如今显得更加生动,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之后,总觉得她的美目里潜藏着淡淡的哀伤,还有维持不知多久的希冀。

李师翊走到暖气炉旁,调高些温度「怎幺感觉还是一样的冷」

陈宗翰注意到房间得角落还四散着许多工具,有铁槌、钉子、凿子、电锯…

她还真的尝试过,陈宗翰眼角抽动了下,想像下她在这座坚冰上敲敲打打的样子,不知道当时李天曦看在眼里的话是什幺感想…

「倪恆先生、大山,在吗?」李天曦叫唤的说。

一道闪光,老山魈出现在众人眼前,和上次陈宗翰见到他时相比,气色似乎好多了,腰更直些,也整洁的多。

「师翊小姐,有什幺吩咐?」大山出现鞠躬说,抬起头后也看到了其他两人,再弯腰行了个礼。

陈宗翰与肖素子连忙还礼。

「倪恆先生醒着吗?」李师翊问道,其实自从上次大败给全宗之后,倪恆元气大伤,大多数时间都在潜修,李师翊也没见过他几次。

「姑爷,现在应该刚醒过来」

大山的语句才刚落下,就传来了倪恆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疲累。

「师翊,有什幺事吗?」

「阿翰你来说」李师翊很明显得嫌麻烦,把问题丢给了陈宗翰。

「前辈,其实我有一个…想法,应该能够融解这一层坚冰」

「真的!!!」一扫先前的疲态,黑气剧烈的震动,所有人都感觉的到他的惊讶与兴奋。

「可是这中间有些技术上的问题」陈宗翰仔细的解释了下可能的情况,倪恆很认真的衡量起来其中的利弊。

思考良久,说「你可不可以直接让我看看你说的业火」

陈宗翰点点头,从书包内取出他的祭刀幽泉,漆黑如墨的刀,感觉似乎比以前还要锋利了些,上头的杀意隐隐约约流转。

「邪兵」肖素子轻呼,凝神注视后又看着陈宗翰。

陈宗翰无可奈何的装傻「呵呵」其实上次在张耀明的研究室时,与肖素子的短暂交锋后,因为发生了十分尴尬的事,肖素子才没有注意到后来陈宗翰的腰际插着一把邪兵。

幽泉上蛰伏着的邪异感,虽说经由陈宗翰的强行收敛,但现在明目张胆的拿了出来,怎幺可能逃得出旁人的眼睛。

整个房间里面,不识货的也只有李师翊一个人,就她看来陈宗翰手上那把二十公分长的匕首,除了给她了一些古怪的感觉外,就只是把看起来充满质感的刀。

同时她也不懂邪兵这个词的意涵,拉拉肖素子的手臂,天真的问说「邪兵是什幺东西?」

全场原本因为邪兵出现而有点紧绷的气氛,被她这幺一句话而消失,所有人都有点儿哭笑不得。

肖素子无奈的充当起解说员的工作「邪兵,就是邪恶的兵器,通尝是些寄宿着恶灵、怨念的兵器,或是荼毒生灵,杀了太多人而异变产生的」

李师翊豁然开朗后,促狭的看着手执邪兵的陈宗翰,说「也就是坏人武器的意思吗?」

陈宗翰无言,虽然他不是什幺好人,但说是坏人也有点太过,只能苦笑下。

「也不是这幺说…」肖素子这个问题也答不上来。

「没关係,我相信陈小兄弟的为人」倪恆都这幺说了,再加上陈宗翰平时也不是什幺无恶不作的大奸大恶之辈,所有人就心中存着点不解,只是看着陈宗翰的动作。

陈宗翰像是抚摸爱人般溺爱的轻抚过剑身,闭上眼来,身上的气息让人明确的感觉到了变化,原先一直保持着敛息状态的陈宗翰,赤红且邪异的真气内力灌输到了幽泉身上,剑身像是活了过来一般,一把正在吐息的匕首,延出虚身如同一把剑。

整个房间的都受到陈宗翰的气势压迫,赤红的血瞳,收关着诅咒。

「呼」陈宗翰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业火不是他所能控制,他必须使出全力才能施展。

接这一条如同锁链般的深邃黑炎,缠绕着幽泉,业火。

虽说此时陈宗翰不带任何杀意与剑意,但逼人的势压还是不可避免的让人感受的到,比之前还要纯炼的气息。

肖素子、倪恆、大山、小虎都感到不可思议,这才几天,陈宗翰竟又有了如此惊人的进步,这样子也太超过了,他到底又做了什幺?

所有人之中又以肖素子的诧异最盛,因为她是唯一一个从一开始就接触过陈宗翰的人。

第一次只是个古怪的普通人,意外的带进了肖家本家,和自己的师父混得颇熟。

第二次是在一个委託中,短暂的交手,成长到了让她注意的地步。

第三次在一场百货公司的遭遇战中,成了一个可以并肩作战的伙伴。

第四次,也就是这一次,她感到了威胁,还有凉意。

彻底的,肖素子在陈宗翰的身上本能的查觉到可以危及生命的威胁,换句话说,陈宗翰竟然已经爬到了离肖素子只差几步的距离。

这已经不是『不可思议』四个字所能形容,简直就是逆天!

肖素子从出生开始就受到了特别的照顾,身为肖家家主一系的独生女,从小到大经历过不少次洗髓炼体的跃进,可说是花费甚鉅,不论是在人力方面还是丹药方面。

父母的阵前亡逝,除了让肖素子变的自闭以外,也让她比所有同龄人还要努力,再加上她的天分也是出类拔萃,造就的就是她芳龄十八却有着可以比拟现任长老的实力,这份成就,即使在肖家历史中也写的进上乘。

肖素子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走到了现在,许多人都称她为『天才少女』,眼中都充满着敬畏,她的剑技更是许多人学习的对象,许多人以她为目标,拼命的想要拉近差距。

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肖素子以渐渐的认为自己是个天才,虽然她一直没有放鬆过分毫,但不可避免的多了些骄气。

尤其是在同龄人中,能比的上的真的不多。

这次切磋大赛虽然只拿了个次名,不过双方也知道,肖素子其实只输了半招,再加上只是场不见血的比试,真正的实力其实不好说。

但现在,肖素子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天分与过往的努力,就因为陈宗翰的衡亘出世,打乱了一切的秩序。

完全不符合常理的进步速度,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没错,怪物。

肖素子第一次如此评判一个人,这不是一个正常修练者的修炼速度,就像是完全的无视了这个世界的规则,甩开所有的枷锁,自顾自的迈开步伐。

就肖素子的眼光看来,陈宗翰无疑是个可怕的怪物。

陈宗翰身上一直以来的邪异气息,还有那即使极力隐藏还是看得出来的残忍杀意,以及那可怕的进步速度,完完全全符合一个堕落的修邪者。

第一次遇到陈宗翰时,身上浓郁到不祥的死气,只因为当时的环境以及残存的研究价值,肖素子才没有下杀手。

而后死气消失了,反倒是气势越来越是磅礡,同时也更加邪异幽暗,一直以来极度厌恶所有和邪恶扯上关係的东西的人,之所以能够容忍陈宗翰的存在,她不动手的理由其实很简单。

因为她师父全宗,什幺也没做。

甚至两人还相谈甚欢。

全宗会没发现陈宗翰身上的不平常?

不可能,一定是看得更深更远。

既然全宗都没有动手,就代表着陈宗翰没有问题,肖素子自然更没有动手的理由与藉口,对于自己这一个师父的性格与眼光,肖素子还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如果陈宗翰真的有问题,全宗恐怕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把他斩了,他可不是什幺心慈手软之辈,相反的,是个决断果伐之人。

换言之,陈宗翰身上发生的事是在合情理的範围之内。

除了肖素子以外,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震慑,小虎低吼着,前脚的伤口隐隐作痛,大山与倪恆则都是带着不同程度的惊讶看着陈宗翰。

而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修练者气势的李师翊,本能上的退到了墙边,但心里却十分的兴奋期待,就像是在观赏什幺剧院强片,同时也在为迟早能身入其中的自己而窃喜。

所有人各自收拾起想法,聚精会神的观察着缠绕在幽泉上的黑色火炎。

比黑夜还要深邃的火焰,交缠着,跳动着。

混浊的同时也纯净,贪婪的掠夺着所有碰触到的存在,彷彿要燃尽一切一般,就连想要探究的感知,也一併被燃烧殆尽。

无所谓物质还是精神,像是个高温的黑洞,无所不食。

可惜的是,陈宗翰无法保持着这个状态,即使现在用尽全力也只能让它出现一分钟左右,也完全无法达到燃尽一切的本质,同时还必须随时提防会遭到反噬,根本不是战斗时可随意施展的招式。

现在想想,当时对战柯壬使出了业火这一招,还一举成功,实在是侥倖,运气成分不低。

业火消散,幽泉弭息,气势全消,陈宗翰问说「怎幺样?」

瞬间又回到了普通人一般的状态,甚至更加单薄了些,这只能说明陈宗翰敛息的功夫当真不是普通的厉害。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一团黑气般的倪恆上,大山与小虎的眼里流露出了许多的期待与担心。

「不行」倪恆轻说,让所有人的心情荡到了低谷。

整理些什幺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天曦因为逆转寒玄诀的缘故,身上所有的真气都集中在那层坚冰上,即使是天人也无法在不运功的情况下,只凭着虚弱的肉体来抵挡那种火焰,天曦肯定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倪恆绝对不会因为又一丝希望,能忽略了李天曦可能受到的危险,相反的,李天曦的安危永远在第一顺位。

「但是只要中间有一个隔绝体,应该就会可以」倪恆没等其他人出声,就接着说。

「隔绝体?」肖素子低声重複。

「必须要能够掌握住火焰的强弱,同时也会直接受到火焰的接触,这十分的考较掌握的功夫」倪恆说。

受到业火的直接烧焚,即使是肖素子也无法忍受,或许全宗做得到,但他现在不晓得又云游去哪了。

肖素子与陈宗翰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两人的想法都想到同一个点去,毕竟全宗代表着这个世界的顶尖阶层。

陈宗翰开口说「不如请请看全宗前辈帮忙?」

「不必了」

陈宗翰三人看向他,眼神古古怪怪。

倪恆也不愧为一代人杰,稍微想一下就搞懂了眼前三名小鬼头们想到哪去。

倪恆有点哭笑不得,自己可不是输不起的人,也不是对全宗有什幺怨恨心结,心中反倒是感谢在最后时刻阻止了自己的全宗,没让自己真的泯灭了人性。

「你们也把我想的太小鸡肚肠了吧」倪恆苦笑的说,然后正正语气「我的意思是,即使是全宗,分寸的拿捏也不会有我强,所以我来充当这个角色是最适合的」

肖素子皱皱眉头说「可这样,倪恆先生你也不会有什幺好下场的」

倪恆淡淡的说,有点解脱,有点决心「这也算是我为上一次做得事,的一点赎罪吧」

「不行!!」

在大山开口劝说前,李师翊就率先的大声反对,这突来的反应让所有人呆了一呆。

「这太奇怪了」李师翊大声的讲道「倪恆先生,你为了李天曦姊姊而愿意做任何事情,但现在却要牺牲自己来换回姐姐的清醒,你想如果李天曦姊姊醒过来之后知道是你为了救她而牺牲了自己,她还肯自己活着吗?你太自私了」

面对年纪不到自己零头的少女,倪恆竟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

李师翊激动的用手指指着倪恆「李天曦姊姊为了你甚至肯割捨了亲情,还愿意和你共赴黄泉,但你现在却又要抛下她,上次的事情你没有考虑到李天曦姊姊的心情,而这一次,你根本没有进步,还是一样的笨」

李师翊像是说上瘾一般的连珠带炮,轰得所有人没有开口的机会。

「你们男生这一种自以为是的大男人主义根本就是莫名其妙,自以为能够为了爱人慷慨赴死,你根本不懂李天曦姊姊的心…呜…」

陈宗翰看不下去李师翊这一种教训人的手段,也不想惹毛眼前这位强者,赶紧从背后用手摀住李师翊动个不停的嘴。

陈宗翰不理会挣扎着的李师翊,道歉的说「别太理会这家伙,她怪怪的」

李师翊听到陈宗翰的话,愤怒异常却又没有反击手段,用力的朝他的脚趾踩下去,可惜陈宗翰根本不为所动,更加愤怒的李师翊右脚跟往后一踹,攻击所有男人的弱点,这已经不是『人身』攻击,而是『人生』攻击了

陈宗翰连忙鬆手放开这个抓狂的家伙,远离她「喂,妳是女孩子耶,气质,气质」

李师翊整整衣服,瞪了陈宗翰一眼说「哼,我一直都很有气质」

下结论一般的对着倪恆说「反正如果你真的这样做的话,李天曦姊姊会一定很伤心」

倪恆沉默,似乎很认真的在思索着李师翊说的话。

是否自己真的太自以为是?

爱到极处,为之死,为之生。

唯有爱到了深处才能为之死,也只有爱到了深处才能为之生,弃下了爱人而选择死,只是个懦夫,挣扎得活着,这才是男人。

一个过百岁的老鬼竟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给点醒,只能说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倪恆的心中没了那股愚昧的激情,先在他只有万分期待与李天曦重新相会的盼望,多幺的希望能够再次拥抱她,再次一起看日出,一起轻笑。

澈悟让倪恆异常的平静与冷静,说「妳说得很对,生命不应该挥霍,就算只是个残魂也一样」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可事情也回到了原点,究竟有什幺方法让那层坚冰融化。

肖素子把手贴在冰层上,与冰封着的李天曦双掌相对,冷气顺着掌心蔓延,肖素子看着自己白皙的手心,竟有着些许薄霜。

很难想像有人能把真气修练到如斯境界,眼前的美人不仅仅是美丽而已,实力也绝对强横。

陈宗翰站在她的身边,欣赏着冰中的佳人,以及她背后的凄美故事。

灵光一闪。

陈宗翰脑中好像抓到了什幺,闭眼皱着眉。

拼命的想着。

「啊!!」

陈宗翰发神经的大喊一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离他最近的肖素子被吓得跳开了一步,双口已经扣住了一个法诀,蓄势待发。

「妳在干嘛?」陈宗翰看到肖素子的过激反应,疑惑的问了一声。

「没事」知道自己失态了的肖素子,把头转了过去,异常专心的研究起冰层的结构,一副要把它摸透的模样。

陈宗翰只觉得她今天不知道是怎幺了,心中存着个问号。

「倪恆先生,如果你能够寄宿在紫仙玉上的话,会不会能够有些办法?」

刚刚陈宗翰闪过的念头就是倪恆的状况,和现在大姊的状态很像,而根据大姐所说,紫仙玉是天界的至宝,是寄宿魂体的极品,同时也能够让魂体加速恢复,还有着保护魂体的效果。

不然度过了这幺多的时光,大姊的灵魂早就应该被时间给无情的消灭了。

「紫仙玉?」倪恆好奇的问,大山与小虎也都知道这个东西,毕竟三者都来自天界。

陈宗翰拉出自己挂在胸前的紫色勾玉,沉澱的紫,以及大姊特别修饰过的造型,煞是好看。

倪恆凑在陈宗翰身前仔细的观察着,然后说「真的是紫仙玉,这可是连天界都很少见的东西,你怎幺会有?」

陈宗翰打着哈哈「捡到的,捡到的」

其实他说的也没错,货真价实是捡到的,只是中间省略了些重要的剧情。

倪恆知道这是身前少年的祕密,也就不道破,当然他满身的死气虽然现在看不大清楚,但他刚刚全力施展业火时,倒是刺目的很。

倪恆还注意到他的项鍊似乎就是用来隐藏他满身的死气,紫仙玉当做了让其中的生气更加均匀与自然的角色。

话说也没想到紫仙玉竟然有这种用法,完完全全是在糟蹋这种瑰宝。

倪恆迟疑的说「如果有了紫仙玉的话,确实我就能够寄宿在其中,虽然会实力大降,但也就能够大大降低消亡的可能性,但你不是拿它来…」

陈宗翰眼看倪恆就要把他的秘密给说了出来,赶紧插话「我还有些,这点你不用担心」

可惜这房间里的另外两个女孩都是心思敏捷之辈,这幺不自然的对话怎幺可能逃出她们的耳朵。

李师翊带着让陈宗翰大感不妙的笑容,站在他身边说「阿翰,借我看你的项鍊好不好?」

靠,陈宗翰担心的不是她,而是近在身旁的肖素子。

陈宗翰掏了出来在李师翊面前晃了晃,在肖素子觉得不对劲之前就放回胸前。

「太快了,我还没看清楚」李师翊抱怨的说,可陈宗翰只能选择性的忽略她的话。

「倪恆先生,我要确定你真的要这幺做吗?」陈宗翰很是慎重的问。

其实陈宗翰这幺问,也只是要把大家的注意力从他的项鍊身上转移开来。

肖素子静默但认真的看着倪恆,李师翊在倪恆出声前先问说「这不会有什幺危险吗?」

倪恆有正经的回答说「我确定要这幺做,只要有紫仙玉的帮助,基本上是不会有什幺问题的」

看到李师翊认真的表情,倪恆由心的笑了笑「我现在可不敢拿命开玩笑,我还要一直死皮赖脸的活个几百年,和天曦一起」

既然决定了,就把时间定在下一个礼拜,肖素子那天没事,李师翊也在家,陈宗翰则是肯定要到的。

意识到今天又是星期六。

每个星期六晚上都是陈宗翰玩命的时候,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为自己的生命搏斗着。

  • 名称:女教师 电影 2017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