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镖师超清

如果说运动会是用来挥洒汗水的话,那校庆就是用来享受青春。

校庆,简单来说就是学校举行的一个庆典,是学生们自行筹备、自己张罗的活动,也是学生们自治的一个表现。

吸引来的人群也多数以学生为主,赚钱当然不是目的,主要是为了玩得开心,不论是学生自己还是顾客。

只是陈宗翰一看到排班表的时候就不大开心。

因为他和蔡仪婷一个在早上,一个在下午,真该死,谁排的班?

「我排的,这样子可以吗?」蔡仪婷回头回答。

「当然可以…」

陈宗翰一般扼腕着这张该死的排班表,却又觉得这张表排得真好,不论是表,还是排的人…

蔡仪婷其实是把熟人都排成了一组,因此陈宗翰是与朱士强、李师翊、王志豪负责同一个时段,以正常人的角度来看,这样子合作容易也避免了尴尬,确实很不错。

但期望落空的陈宗翰心情低落,这也是个事实。

甩了甩头,甩开心里面的负面情绪,既然都已经如此了,就乾脆好好享受这一次的校庆,反正在摊子里的时候也还有王志豪他们陪着他。

没有喜欢的人陪伴,但至少还有朋友。

一整个早上,先是性匆匆的去当蔡仪婷的免费劳工,有趣的是去帮忙的人还不少,看来有些人也心怀不轨,陈宗翰在心中鄙视着他们,可他也不想想,自己也是他们的其中一员。

帮完忙后,总不能一直待在那里打扰她们做生意,陈宗翰很有义气的回到了死党的身边…

「你怎幺跑回来了?」王志豪吸着从班上拿出来的饮料,挪出一个空位。

「总不能一直待在那里,打搅她们做生意吧」

「现在是什幺社团?」

「接着是热舞社」朱士强看着节目表说。

陈宗翰挤着坐了下来。

社团表演也是校庆的一个重头戏,地点自然是在礼堂,想看的人就自己进来抢一个位子,当然如果是拿什幺外套佔位的话,外套不见了的话就别怨别人。

「热舞社今年好像有好几个不错的正妹」王志豪看来早就打听好了情报。

「啧啧,拭目以待」既然如此,陈宗翰自然要好好鑒定下。

「阿翰,怎幺没看到李师翊?」朱士强好奇的问说。

「我怎幺会知道她跑去哪里?」陈宗翰抽动下眉毛说「还有李师翊的事干嘛问我?」

「谁叫你们之前整天黏在一起」

「老朱,我告你诽谤欧,我哪有跟她老是黏在一起?」陈宗翰偷拿了一块朱士强的章鱼烧,义正严词的反驳。

「我附议老朱说的话,喂,顺便帮我拿一块」王志豪说。

「没有很好吃,大概是学生自己做得吧」陈宗翰吃了一口说。

「真的,软软的」王志豪点头。

「那你跟李师翊是什幺关係啊?她之前一直满校追着你跑,别跟我说你们没有一腿」王志豪满脸贱笑的说。

「腿你妈啦,你哪来的想像力?」陈宗翰不屑的说。

加大力道攻击王志豪「那你喜欢谁?说来听听?」

这一直是陈宗翰的疑惑,王志豪长得帅,有正义感,成绩也很不错,田径更是顶尖,这样一个人怎幺会没有女朋友?

难道…

挪一下身体,离王志豪远一点。

「去你的,不用看也知道你在想什幺,你才是老玻璃」王志豪口气里充满着不屑,顺便送陈宗翰一个白眼。

「呵呵」陈宗翰嗑掉一点也不好吃的章鱼烧后问「那你到底喜欢谁?」

瞥隔壁的两位友人一眼「不是班上的人」

「欧?别班的?」陈宗翰追问,朱士强也是满脸好奇。

王志豪聚精会神的看着舞台,现在已经有人在试音了。

「热舞社的?四班的?还是别的年级的?」陈宗翰一连问了一串,王志豪却如同老曾入定,不为所动。

「难道是肖学姐?」陈宗翰故意说「怪不得上次找她挑战你就这幺兴奋,原来你都是这样表现爱慕的」

朱士强笑得弯下了腰。

「那我去帮你问一下好了,她给人感觉不好相处,可说不定其实人还不错」最后的倒是真心话,肖素子虽然和李师翊一样感觉不好相处,但两者本质却完全不同。

李师翊是神经病,而肖素子只是与普通人比较没话聊。

总算是忍不住,王志豪脱口说「屁啦,别乱说」

「那是谁啊?」

「不是学校里的,是我哥他同年的一个朋友」

「抢大嫂?你也太敢了吧」陈宗翰惊讶的说。

「靠,我真想把你塞到马桶里,不是我哥的女朋友,只是朋友,了解了吗?」

「YES,SIR」陈宗翰还右手行了一个礼。

「既然王SIR都说了,你们也都知道我喜欢的是蔡仪婷,那…」陈宗翰与王志豪两人的眼神都不谋而合的转向了朱士强,看着朱士强从脚底凉到头顶,那个眼神,实在毛骨悚然。

「我去买点东西吃」话还没说人就先动作了,话还是从门口传过来的。

「跑得真快」

「去,害羞个屁啊」

「那…王同学,你说的那位姐姐现在如何啊?订婚了没?在哪高就?」

「那陈同学,你和本班的李同学进展如何啊?不,还有一位蔡同学啊,脚踏两条船?」

热舞社的表演当真不错,看来他们每天留在学校练舞还是有些收穫的,尤其每次看到他们在丑丑的练那个韵律,看来也不是练好玩的。

表演结束,舞者同学们下台鞠躬,全场鼓掌声如雷。

只是朱士强还真能撑,一个社团表演结束,还没有回来,他是跑去火星买东西吗?

下一场是手语社,也是一个大社,表演肯定不错,值得期待。

「刚刚那个第一排左边数过来第三个的女生你有注意到吗?」王志豪问说。

「你是说穿着低胸,头髮蓬蓬的那个吗?」

「对对,感觉还不错」

「应该是那种有个性的,比较爱玩的那种」

「嗯嗯,我也这幺觉得,说来蛮正的,可惜不是我的菜」

「我也是」

「我知道,你喜欢蔡仪婷那种温柔婉约的类型」

「我也知道你是个御姐控」

「靠」

就在陈宗翰在大笑的时候,有个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原来是朱士强。

「你跑哪去了啊?火星?」陈宗翰挪开帮朱士强占的位子。

「那个,人太多了,还有有人找你」语气有点偷笑又有无奈。

「谁啊?」陈宗翰疑惑的回头。

又是那张脸,李师翊。

说句真心话,陈宗翰看到她还是有点高兴的,应该说谁会被一个美女找而不高兴,只是她往往带着麻烦,这才是重点。

「陪我去逛逛」还不是问句,是一个命令句。

「蛤?」呆滞。

王志豪窃笑,接着就把僵硬住的陈宗翰推了出去。

跟李师翊并肩而行不是什幺稀罕的事,而是李师翊竟然会在这种日子主动来找他,这里面就让人值得探究。

说实在话,陈宗翰不是没萌起过李师翊喜欢自己的念头,只是想一想之后,又笑一笑,好像也太扯了,更何况他早就心有所属。

「你别想太多,我只是需要一个挡箭牌」李师翊边走边说。

挡箭牌?

陈宗翰的困惑马上就得到了解答,因为他又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敌意,全都是雄性生物的愤怒视线。

原来是这个意思,陈宗翰当真哭笑不得,看来李师翊昨天出风头之后,就开始有人在蠢蠢欲动,陈宗翰的任务就是那个人见人厌的角色。

驱蚊灯。

「靠,我怎幺这幺衰」还我校庆来,我的青春!

李师翊瞥了他一眼「干嘛,跟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在一起还这副表情,我长得有哪里对不起你吗?」

没有,当然没有,但是陈宗翰的眼神还是充满哀怨。

「…」

李师翊被他这样注视着,也有点受不了,说「那我们过去看看吧」指着校庆的摊贩场。

这还差不多。

校庆的摊贩琳瑯满目,有吃的,有玩的,也有恶搞的。

陈宗翰与李师翊挤在人群里,不时有人对李师翊投以惊豔的目光,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别忘了,陈宗翰与李师翊的食量都很是惊人,因此两人决定来一趟校园美食之旅,把每一个摊贩的东西都吃一遍。

糖葫芦、章鱼烧、热狗、棺材板、臭豆腐…

因为人潮的关係,还要排队,两个人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人这幺多,大概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其他人在说些什幺,其实就算注意到又怎幺样。

「我跟你说,上次的…」

两个人就聊着全宗、肖家、倪恆、剑…还有陈宗翰的一些感悟,李师翊的一些见解,到后来不在侷限在这些东西,天马行空,想说什幺就说什幺。

「在我家里,小虎每次都乱翻冰箱…」

嘴巴不是在说话就是在吃东西,没有停过,手里也挂着许多买来的食物,多到引起了别人的侧目。

不过又如何?两个人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从来没想过李师翊也会像普通女生一样的聊天,也没想过,两人可以聊得这幺轻鬆,这幺随意。

轻鬆到两个人还一起到自己班的摊子,买了两杯乾冰汽水,让班上的同学都吓了一跳,两个人聊到没顾及其他人的眼光。

她们从来没见过李师翊这幺多话过,脸上能有这幺多的表情,因此对于陈宗翰都抱以另眼相看的目光,带着些许耐人寻味的意思。

到了中午,也就是该换班的时候。

看来早上的生意似乎很不错,饮料已经卖的七七八八,如果还要做下去的话就只能去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些汽水来救急。

王志豪与朱士强也在差不多时间的时后晃回了摊子,看到陈宗翰两人大包小包也不敢置信,是跑去哪家百货公司逛街吗?而且还全部都是吃的?

再看看两个人一点都不胖的身材,是吃到哪个异次元去了?

「还有剩些,要不要?」陈宗翰招呼两人。

「别给我章鱼烧」朱士强与王志豪凑在一起翻找着。

乾冰汽水几乎每个学校校庆都会出现的东西,简单方便还有噱头,再加上还是由李师翊和王志豪来站柜檯,杀伤力十足,名副其实的男女通吃。

别以为李师翊冷冰冰的模样会吓退人,相反的是越来越多人排队,就为了听李师翊说一句,要喝什幺?

这算不算是一种心理变态?陈宗翰一边倒着饮料,一边思索着刚发现的社会隐忧。

「喂,饮料快没了」陈宗翰看着身后塑胶袋内只剩下两罐可乐。

「那…老朱跟我去买,你们两个看摊子」王志豪跟朱士强就放下手边的工作,用跑的去便利商店补货。

陈宗翰耸耸肩,接着对李师翊说「跟他们说现在只剩下可乐」

李师翊点点头。

校庆是一个开放空间,虽说目的是要吸引人潮,但有时一些不受欢迎的人也会来到,这就是一个弊端。

不过当然在一个正常的学校里,不会出现什幺太狗血的情节。

一开始陈宗翰在后面没有发现到异状,因为对方就像个良好市民一般的排在队伍里,只是李师翊见到来人之后,愣了一下,接着露出毫不隐瞒的厌恶。

一个看起二十多岁,给有点坏坏感觉的男子,后面还跟着三名高头大马的汉子,虽然穿着很正常,但就是给人少爷以及保镳的直觉。

「堂妹,好久不见,怎幺跑到这间不起眼的学校来,你可知道叔叔和婶婶他们有多担心」少爷向前倚着桌子以只有李师翊听得到的声音说「一个人一不小心出了个什幺意外,真不晓得该怎幺办呢」

李师翊出乎陈宗翰意料之外的没有反唇相讥,只是冷眼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怎幺都不说话呢,我的好堂妹,该不会是看到堂哥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坏笑的说着。

陈宗翰皱眉,其实所有的对话都听在他的耳里,没想到身前这的带有浪子气息的男子和李师翊还有亲戚关係,只是由李师翊越来越沉的表情看来,他们的关係肯定不和睦。

排在后面的学生们,看队伍迟迟没有前进,探起头来看是发生了什幺事,只是都被三个高大的汉子给挡住了视线。

李师翊开口冷漠的说「我怎幺样都不关你的事」

「啧啧,还真是冷淡,也不想想现在都是谁在帮你买单,还让叔叔婶婶他们担心,真是不孝」

「好像也跟你没关係吧」语气越来越冷淡。

「没关係?也是啦,因为你就只是一个…」两个字,可是还没说出口。

「闭嘴!!!」李师翊发怒了,用力的拍了下桌子,附近所有人都望向这里,眼神在李师翊与那不知名的少爷之间逡巡。

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说「怎幺可以这幺大声呢,这样会打扰到其他人的,好堂妹」堂妹两个字咬字还特别用力。

李师翊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陈宗翰甚至觉得李师翊在强忍着泪水。

虽然陈宗翰完全不懂的中间的曲曲折折,但他看到李师翊这副模样,心里就是说不出的不舒服。

陈宗翰皱下眉,放下可乐瓶,看着在柜台前的不知名男子「如果要叙旧可不可以改天?你挡到队伍了」

少爷笑了笑说「那给我四杯汽水,口味随便」

陈宗翰拿起可乐晃了晃说「只剩下可乐」

「没关係,那就可乐」

陈宗翰倒了四杯再加上乾冰「拿去」

「谢谢」他笑着说,付了钱,离开之前还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堂妹,别再让叔叔婶婶他们担心了」

陈宗翰替代李师翊的位子,低声跟她说「你还好吗?你来倒饮料,七分满,再加乾冰」

李师翊已经忍住了自己的情绪起伏,现在完全看不出刚才的窘态,感觉就像是刚才什幺也没发生,只是她眼角微微的泛红还是出卖了她。

陈宗翰其实对李师翊完全不了解,不知道她住在哪?不知道她有什幺过去?也不晓得她刚刚为什幺会这幺的难过?

只是,这实在是不像李师翊,她应该是个把自己当作世界中心、老是麻烦别人同时又性格古怪的女孩,而不是像现在强忍着泪水,一副故作坚强的样子,这太奇怪了。

两人各怀着心事,互不言语。

王志豪与朱士强回来之后也感受到这里微妙的违和气氛,相觑之后,只是默默的做着自己手边的工作

李师翊不知道在想些什幺,而陈宗翰则是什幺也没在想,呆呆的出神。

摊子里的陈宗翰与李师翊像是隔绝出了这里的喧嚣,静谧的各自待在自己的空间中,想着什幺,又彷彿什幺也没在想。

收摊的时候,两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什幺事,一样的冷淡,一样的笑闹,但熟悉的王志豪与朱士强还是能够查觉到一点点不同,有点心不在焉

就连蔡仪婷在陈宗翰的面前轻笑,他也没有露出白癡的表情。

「你怎幺了?」王志豪还是忍不住的问说,朱士强也是满脸的疑惑与担心。

陈宗翰走快一步,平静的说「没什幺,只是突然有点感触,觉得,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都有着自己的生活,人与人之间的交叠不知道能保持多久…呢?」

王志豪与朱士强都是一傻。

王志豪跟了上去,用手臂勾住陈宗翰的脖子,用力拨乱他的头髮「学别人说什幺鬼话」

朱士强笑着跟了上来,三个人勾着肩,走起路来还真的有些不方便。

出了校门,看到李师翊一个人走着,意外的没有听着音乐。

王志豪顺着陈宗翰的眼光看到了李师翊的背影,拍拍他的肩说「快跟上去啊」

朱士强也说「我跟王SIR走右边,我要去看看一家店,我最近想要换份工作」

「那我们一起走吧,阿翰你还不追上去」

「追个屁啊」话虽然这幺说,可还是小跑步的到了李师翊身边。

李师翊先是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说什幺话,似乎又回到了无口女的阶段,早上的畅谈彷彿根本没有发生过。

陈宗翰有些尴尬,摸摸鼻子,不晓得该说什幺。

「如果你有什幺烦恼,可以跟我说,如果我这幺说你会理我吗?」陈宗翰笑着说。

「不会,你有病吗?」

「还是一样的锋利呢」

「什幺?」

「我是说你说的话」

「那我下次会再锋利一些的」

「…」

两个人并着肩走着,不快不慢,维持着某种韵律。

「你有学姊的电话吗?」陈宗翰冷不防的问了这个问题。

李师翊困惑的说「肖学姐?」

「恩」

「当然有,上次百货公司的时候你不也在吗?」

「那帮我打给她一下,问她今天有没有空去你家一趟?」

「我家?」

「恩,我之前就有一个想法可以融化那个冰块,只是要学姐在场才会好一点」

「真的!」

李师翊激动的贴近陈宗翰的脸,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在她眼里的反射。

「当然是真的,只是我要回家一趟,拿点东西,你等我,一起去你家」

「好,那我先拨电话」说完就拿出了手机。

陈宗翰一回到家,就直奔房间,拿出压在抽屉底的幽泉,放在自己的侧背包中,接着又冲了下去。

「妈,我出去下,晚点再回来」陈宗翰大声的喊说。

「好,要不要回来吃饭?」妈妈也喊道。

「我会再打电话回来」

「路上小心点」

「好」

现在才知道,李师翊住的地方离陈宗翰家也没有很远,再走个十分钟就走的到。

看起来就很高级的社区大厦,从外面望进去,就可以看到大理石精工的走廊,还有个充满绿意的草坪,隐约能看到游泳池的一角,警卫们笑了一下和李师翊打个招呼。

「啧啧,果然是有钱人」陈宗翰不禁说了一声。

一辆酒红色的车高速的驶了过来,接着又考较轮胎磨擦力般的急煞,车窗摇了下来,这种开法,果然是肖素子。

「车子停到旁边,别挡到别人出来就行了」李师翊在肖素子还没开口前就说了出来,她点点头,用出神入化的车技卡进两台车的缝隙,真好奇她等一下要怎幺开出来?

拔起钥匙,关上车门,走了过来。

陈宗翰注意到她有修过头髮,髮尾比之前看到的时候还要整齐,虽然只是一个小变动,却感觉整个人更加清新、利落。

「学姊妳剪头髮?」陈宗翰在李师翊刷电子卡的时候问说。

肖素子微微低下头,摸摸额前的髮尾,说「对啊,昨天才剪的」

肖素子一直以来的穿着都偏向中性,比较不像李师翊般考究,但每每这种随意的打扮,也无法遮掩她的俏丽,身高与身材都无可挑剔,有着天生衣架子的潜能。

「很好看」陈宗翰由衷的说,而肖素子则是害羞的笑了一下,明亮动人,接着向前跟上了李师翊的脚步

陈宗翰呆了一下,同时确定了一件事,肖素子完全是位不比李师翊差的女孩,性格上似乎也胜出不少。

现在陈宗翰才突然注意到,自己身边这一种级数的美女确实不少,更何况现在还要去见一位冰封住,但美丽程度却超越他们的李天曦。

「阿翰,还愣在那做什幺?门要关了」

「欧好」

肖素子是住在第十层楼,电梯门一开,整层楼只有一扇门,没想到这幺大的一层楼,只有一个人注。

陈宗翰不知道的是,有钱人都十分注重隐私,这种情形其实很是正常。

开了门,陈宗翰原本还以为会见到什幺让他惊讶的一幕,可惜,整个客厅玄关除了感觉大然后很精緻以外,没什幺特别突出的地方,让陈宗翰微微有些失望。

李师翊把鞋子脱下后就走回到自己的房间,边走边说「随便坐」

相比陈宗翰的四处张望,肖素子就显得礼貌的多,轻鬆的坐在牛皮沙发上,不过眼光还是被茶几上西式风格的檯灯给吸引,颇有兴趣的打量着它。

「真不像是个高中生的家」

四处看看之后,陈宗翰发表了感言。

「照你的说法,那我家不也不像」

也是,肖素子住的地方不论是餐馆还是本家都不太正常。

换上轻鬆居家服的李师翊拿出三瓶罐装饮料,放在桌上,自己打开了一罐「自己拿」

一只白色,体型比普通家猫还要壮硕的小猫,跳到了李师翊的大腿上,由于李师翊穿着一件轻鬆的短裤,整个白花花的大腿尽收眼底,亮白且曲线完美,陈宗翰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

恰巧这一幕落到了李师翊的眼中,她故意的乔了个角度,更加的惹眼与吸引人。

相比注意力都在李师翊大腿的陈宗翰,肖素子一下子就发现到了小猫的身分「小虎?」

李师翊摸摸小猫的头,说「对呀,牠不变小的话,房子也挤不进去」

陈宗翰现在才注意到牠的前脚动作有些不流畅,看来是上次的剑伤还没完全好,相比之下,陈宗翰一天不到就好了七七八八,到底是谁比较不像人?

轻啜了一口冰凉的饮料,李师翊翘起食指,指着陈宗翰。

「阿翰,现在你是不是应该说明一下你的方法?」

  • 名称:星海镖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