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超清

用岁月如梭这个词似乎有些太过分,但时间确实总是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加快了步伐,尤其是在迟疑于念书与否的时候,发呆的时候时光总是匆匆。

随着校庆的逼近,整间学校彷彿要沸腾了一般,沉浸在一种欢愉的气氛之中。

就连平日不苟言笑的教官们,脸上的肌肉也微微的放鬆。

一到下课更可以听到与校庆筹备有关的转播,同学朋友口中谈的都是与校庆有关的活动。

像是今年有什幺特别的摊贩,或是校庆时要跟谁一起玩之类的…

而在校庆的前一天,就是全校的运动会。

运动会一直以来就不是什幺跟陈宗翰有关係的活动,他的运动神经虽然不错,但也没有到能在全班当头的程度,一般来说也只有大队接力会有他的份。

这些当然是指之前的情况,现在他肯定能够包办所有奖项,当然前题是肖素子不会跟他抢的话。

可惜,陈宗翰修练不是要做这一种譁众取宠的无聊事,最后名单上他也只有一项大队接力。

而在体育课测得百米跑速,陈宗翰也常态的跑个十六秒多。

不过和他平平的表现相比,王志豪与李师翊的表现就突出了许多。

王志豪不需多说,之前跑出个高中生望尘难及的十秒九六成绩,一下子就得到了全校第一,自然是男子百米的选手。

但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李师翊竟然在体育课时跑出了十一秒整的成绩,以一个高中女生来讲,这实在是快的吓人。

这速度已经严重的威胁到王志豪的记录,搞得他一下课,拿着钉鞋又跑去操场练跑

陈宗翰知道李师翊的运动神经不错,但也不晓得好到这种地步,以常人的角度来看,李师翊就像是一个完人一般,运动、成绩、相貌都优秀异常,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她的个性…

永远就是一副不鸟人的臭脸,不是冷若冰霜,而是他让所有想要跟她说话的人,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傻瓜一般,到目前为止,班上似乎只有陈宗翰是个特别的例外。

也因此两人的关係也喧嚣尘上,从一见锺情,到三世情缘,把死的说成活的,再把活的说到成仙,总而言之,是越说越悬,越说越扯。

谁也没想到他们两人的关係是从李师翊威胁陈宗翰开始,再加上一堆怪力乱神的元素,根本不是高中生的恋爱情愫,应该说差得太远了。

运动会的前一天,也就是校庆的前两天,陈宗翰面对着他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蔡仪婷,恍神着。

事情必须从头说起。

有鑒于校庆的迫近,班上的準备当然也必须进行,其实要準备的东西也不多,就是一些汽水饮料,还有一箱乾冰罢了。

麻烦的是要排班,几乎每个人都不想要在校庆的时候锁死在班上的摊贩里,特别是那些有男女朋友的同学,但问题是这份工作总必须有人去做。

所以身为负责人之一的蔡仪婷为此伤透了脑筋,最后她只好一个一个的询问班上的同学,看看谁有这个意愿。

在打扫的时间,顺着座位一个一个问。

陈宗翰先是看到蔡仪婷有点小紧张的和戴着耳机的李师翊说话,说没几句,蔡仪婷就在手上的名单打了个小勾,还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就彷彿和李师翊说话是一件如何紧张的事。

接着顺着座位顺序。

看到如同天使般的蔡仪婷走到自己的座位前面,微微一笑,陈宗翰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太呆滞,而影响到他在蔡仪婷心目中的形象。

「阿翰,这次的校庆能不能请你帮忙顾一下摊子?」

原来是在统计能够帮忙的人数,陈宗翰看着她完美无瑕的俏脸,怎幺会有这幺像天使的存在呢?

感谢上苍,感谢学校分班,感谢妈妈生他的时间点。

陈宗翰像是个灵魂出窍的傻瓜,用力的点头,如果蔡仪婷现在要他签卖身契,陈宗翰大概也会毫不犹豫的签了吧。

获得陈宗翰的首肯,蔡仪婷高兴的笑得更灿烂,几乎要眩晕陈宗翰的浅薄心智。

「谢谢你,我原本还担心人不够,看来现在是足够了」

陈宗翰的眼神万分不捨的流连在蔡仪婷离去的身影上,心中同时幻想着和蔡仪婷一起顾摊子的情景,他来到饮料,蔡仪婷来结帐,分工合作,多幺的美好。

一大早就在做白日梦的某人,流着口水深陷在梦境中。

朱士强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阿翰,你校庆的时候有要干嘛吗?」

朱士强经过上一次他父亲的事情,原本畏畏缩缩的性格开始有些改变,似乎变得更加有些胆量,与陈宗翰他们也比较没有一开始的客套,心境上有了转变。

其实,在前进的不只是陈宗翰。

「喂」朱士强再推了一下他。

「…」

看到陈宗翰满脸的癡呆,朱士强不用想也知道为什幺,摇摇头就转身离开,现在找他说任何事情都是白搭。

运动会当天。

无趣却又非听不可的开场讲训,请来了一堆什幺立法委员、民意代表、县长…说一堆明知台下的学生们根本没在听的废话,运动家的精神变得随便挂在嘴上,而学生们就意兴阑珊的看着他们言不由衷的表演。

更甚者,李师翊还大辣辣的挂着耳机,丝毫不把台上的年长者看在眼里。

虽说陈宗翰早就知道这就是她的作风,但还是很佩服她这种特立独行的个性,说不定她才是修魔的好苗子,特立独行也可以说是唯我的一种吧。

总算是撑完这无聊的发言,接着除了选手之外,其他人就聚着打牌聊天,排遣着无聊。

陈宗翰闲坐着在草地上,在想着下一步是要试试打通经脉?还是要试试化整为虚?

现在陈宗翰闲暇发呆时的娱乐,就是在身体里试试各式各样的气脉走法,以及骨肉与气的连结运作,不得不说,这真的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一副深沉的模样,私底下其实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就在陈宗翰闭目準备的时后,一个清脆的女生「阿翰,要不要打牌?」

原来是王雅婷这一个活泼的女孩,拿着一副扑克牌问陈宗翰,虽然说她也很漂亮,但陈宗翰的目光直接就被她身旁的蔡仪婷给吸引。

「好好好啊」陈宗翰的心脏兴奋的快要炸开,和蔡仪婷打牌?陈宗翰现在还真想亲王雅婷这一位媒婆。

再找来朱士强,刚好凑成四个人,围成一圈在树阴下打着牌。

这才是陈宗翰心目中的高中生活,感动的快要流出泪来了。

最近有太多光怪陆离的体验,都快要忘记这份属于青涩高中生的生活,暂时忘掉什幺魔主、幽泉,打打杀杀的血腥东西,面前这份安详惬意真想永远保留。

「换你出牌了」王雅婷在正在发呆的陈宗翰眼前挥了挥手。

「欧好」慌忙的丢出一对K。

这一局是频频恍神的陈宗翰输了,输的人只好乖乖洗牌。

「哟,阿翰,现在没有外人」王雅婷凑了过来,低声像是说什幺机密般。

正在用印度式洗牌的陈宗翰「恩?」

「你和李师翊同学发展到什幺地步了呀?」王雅婷促狭的说。

我靠,找我打牌不会就是要问我这个问题吧,陈宗翰绝倒。

完全没有察觉到陈宗翰此刻心里的哭笑不得,王雅婷显得对这份八卦兴致勃勃,朱士强带着耐人寻味的笑容,就连蔡仪婷也透露出了点好奇。

「根本就什幺也没有」

语气里充满着无奈,不过也没落下手上的动作,称职的发起了牌。

看着他们的脸色,摆明了就是一副『少来了』的表情。

「兄弟这样当的欧?」

本该由朱士强来说的话却出自王雅婷的口中,这种反差逗着所有人笑了出来。

「跟你兄弟?是姐弟吧」

陈宗翰故作的撇撇嘴。

「讲的一副自己有多年幼的样子」

王雅婷更不屑的撇撇嘴,两个人的动作逗着所有人再次哄笑。

王雅婷也算是女孩子中的一个异类,格外活泼外向的个性很得人缘,即使和男生相处也是互相笑闹,和温柔的蔡仪婷成为很好的姐妹淘,也成为互补。

「别想岔开话题,你还没有说你跟李师翊同学怎幺样了」

王雅婷敏锐的提点陈宗翰。

「就没事啊」

「说实话」

「我说的是真话」

陈宗翰看到所有人的怀疑眼神,接着又说「我发誓」

陈宗翰现在当真是比窦娥还冤,而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选手区暖身,为什幺她可以在那里想清福?自己却要在这里受众人围剿?

「梅花三在谁那?那为什幺李师翊跟你这幺好?你要怎幺解释?」

「在我这,对呀,为什幺?」朱士强丢出一对三。

「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陈宗翰严重不齿朱士强这种陷死党于不救的人格,以言语的方式强烈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惜朱士强只是推推眼镜,等待着陈宗翰的解释。

陈宗翰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和她感情好了?」

「两只都有」

「哪有」陈宗翰说。

「李师翊可是谁都不理,只有你是例外,难道中间没有些什幺曲折离奇、深情款款、秘而不宣的原因吗?」

王雅婷现在的样子十足就是个刺探人隐私的狗仔,就只差没有拿一支麦克风顶着陈宗翰的嘴。

「你哪来这幺多乱七八糟的成语?」

「别岔开问题,请回答」

陈宗翰对上三人的双眼,对峙着。

敛去笑容,正经万分。

说:

「J铁支,我赢了」

「屁啦,你作牌吧」

「输了就输了,洗牌」

朱士强只能摸摸鼻子,认分的洗起牌。

「阿翰,你又在岔开话题」

「呵呵」

不管三人如何威逼利诱,就算是蔡仪婷那彷彿透视他心里一般的眼神,陈宗翰也坚持住了,硬是一口否定他和李师翊有什幺暧昧关係。

当然有一方面是怕蔡仪婷误会了什幺,再者是他和李师翊的关係真的一点也不暧昧。

说实在话,陈宗翰除了否认也不晓得该怎幺办,中间的曲折确实有点不可告人的味道在,或者应该说这是两人之间的祕密吧。

一个一点也不浪漫的秘密。

总算是放弃威逼陈宗翰,四个人正常的打牌,互相的调笑着。

陈宗翰觉得幸福就是这样吧,当蔡仪婷就作在他身边的时后,他甚至可以闻到一点似有似无的香味,不像是李师翊喷的香水,应该是更简单些的,沐浴乳或是洗髮精的味道。

「你们看,下一个就轮到李师翊了」王雅婷指着起跑线,其实根本不用她出口示意,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李师翊的身上。

李师翊就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更是那种即使老婆就在身边,男人的眼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的存在。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场比赛受到这幺多人的瞩目。

她根本不理会别人的视线,板着脸在调整着她的起跑架,褐色长髮绑成马尾,在运动服下窈窕的身材若隐若现,两侧传来不少的快门声。

这是哪来的大明星?有没有这幺夸张?

平心而论,李师翊长的确实有点祸国殃民的味道,但其他的像是蔡仪婷或是肖素子也都不差呀。

其实这是因为审美观问题,并不是其他人较差,而是李师翊的美貌是最符合大众审美观的一个。

其他一排的女生都被忽略了…

「各就各位」裁判举起鸣枪。

所有人各就各位,如果是跑田径的学生就知道现在是要默数的时候了

「预备」

没想到只是一个女生组一百公尺决赛,竟然能吸引到全校的目光。

碰!

所有人同时间跨出了脚步,两只脚快速的奔驰,风在脸上呼啸。

很快的就有人脱颖而出,在一排人中显得格外突兀。

李师翊的马尾被拉得悬起,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李师翊的速度,完全摆脱了其他的选手,一个人领先。

一百公尺,其实很短,只需要短短几秒,就能定输赢,选手们争得就是那小数点后,一点点的差距。

轻鬆的抵达终点,至少其他人是这幺认为。

但她脸上有着的酡红表示着她确实尽了全力,重重的喘着气,原地踏步。

比起欣赏她的风采,许多人心中的疑问是她刚刚究竟有多快?

「大会报告,大会报告,就在刚刚,二年三班的李师翊同学刷新了本校有史以来的女子一百公尺纪录,只花了10.95秒,10.95秒」

一下子全场愕然,接着班上的欢呼响彻了全场。

10.95秒打破了去年王志豪的记录,陈宗翰可以想像得到选手区里王志豪不敢置信的表情。

全场的人都窃窃私语,谈的都是刚刚李师翊惊人的表现,一般来说高中女生的一百公尺跑速最快也大概是12秒左右,实在是让人怀疑李师翊的性别…

当然看到本人之后就不会有这一种怀疑,她如果不是女的,那全世界还有几个女人?

不过对此,陈宗翰相信李师翊是投错了胎,不然怎幺解释她为什幺会有这幺古怪又暴力的个性?

李师翊像是英雄般的凯旋归来,受到全场的注目礼,以及班上的欢呼,对此李师翊也只是淡淡的说一声「谢谢」

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跑得不错嘛」

陈宗翰打趣的说。

「才怪」

李师翊把冰凉的毛巾盖在脸上,一个劲的散着热,然后在毛巾底下瞪了他一眼。

陈宗翰当然能够理解她的意思,以常人来说这个速度确实快的很,但就陈宗翰这种非人的眼光来看,其实不怎幺样,这也就是陈宗翰为什幺打趣她,而她也为什幺瞪他的原因。

两个人的心照不宣,落在其他人眼中变成了陈宗翰在夸奖李师翊,而李师翊在害羞撒娇,不得不说,主观认定还真是可怕。

一群臭男生的跑步竞赛自然是没办法让陈宗翰起什幺兴趣,但如果跑的人是自己的死党的话,陈宗翰还是会勉为其难的看上一眼,看看他到底是赢还是输。

一改平日骚包的模样,王志豪难得正经,确定着自己的鞋带,调整着起跑架。

可能是受到李师翊的影响,王志豪的气势十分惊人。

碰!

所有人同时蹬起身子,奋力的迈开步伐,争取任何一点点的秒差,而裁判手中的码秒正快速的记读着。

这是名副其实的与时间赛跑。

十秒多,平时感觉很不经意,一分钟就有六个十秒,但人不愧是感性动物,可以在短短的十秒中加进无数的剎那,让十秒的感觉不断膨胀。

抵达终点,白线缠在王志豪的身上,看来他又拿了一次第一。

不过他的脸上不见什幺高兴的神情,而是马上就凑到了裁判的身边,似乎很急的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几秒。

「大会报告,大会报告,男子组一百公尺决赛,由二年三班王志豪同学夺得冠军…」

王志豪一副走路有风、顾盼自雄的骚包模样,享受着全班的欢呼,又恢复到了他平常的样子。

一副恨不得所有人都来讚美他的模样。

一走到陈宗翰身边,根本不用他开口,王志豪嚣张的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

「10.81,够强吧」

陈宗翰挑眉不作任何反应,倒是朱士强比较蓬场,拍了拍手「厉害」

不过王志豪根本不在意两人的反应,而是从上方傲视着李师翊,一副『看到老子的厉害没有』的姿态。

可惜,李师翊倚靠着树摊坐着,脸上还是盖着毛巾,理也不理王志豪。

看到劲敌没反应,王志豪继续说「比你快0.14秒哟」

陈宗翰敢肯定李师翊绝对不是没有看到王志豪的挑衅,而是根本不想搭理他,可是王志豪再一步的相逼,让她有些恼火。

「赢一个女孩子有什幺了不起的」李师翊一开口就充满着刺。

被泼了冷水的王志豪哑口无言,自闭的缩在树荫下画圈圈。

王雅婷与蔡仪婷倒是笑开了怀。

一下子班上就多出了两面金牌,虽说都是个人赛,与其他同学没有关係,但同乐的感觉依旧让人兴奋。

王志豪取代陈宗翰的位子,加入了牌局,反正陈宗翰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牌什幺的根本不重要,退到一旁欣赏班上女同学也很不错,还能够专心些。

专心才是最重要的。

一大推的赛程结束,总算是轮到了大队接力,这里除了朱士强以外,所有人都必须上场,因为是男女交错接棒,以此李师翊与王志豪分别是班上的最后两棒,都是属于压轴的强棒选手。

为了这个大队接力,陈宗翰还特别準备了一条沾湿了的毛巾,为的就是避免被像是李师翊的人看出了破绽。

「起床了」陈宗翰在李师翊门面上挥挥手。

李师翊把面上的毛巾拿下,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耸出美丽的弧线,风情无限,一旁所有的雄性生物纷纷以小幅的动作投注目光。

慵懒优雅的女人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情,像是有人特别喜欢女人擦指甲油的动作,有点雅致,又带点原始的诱惑。

陈宗翰不禁再次感叹造物主的弄人,如此娇娆个性为什幺这幺差,或许这就是天地不全的延展,人无完人的举例。

她一睁开眼就先瞪了所有人一眼,最后才定在陈宗翰脸上说「要大队接力了?」

「先热身」

「恩」

说完就站起身来走去洗手台洗脸。

翻找着毛巾,陈宗翰即使不使用感知也可以感觉到背部许多敌视的视线,几乎要烧穿陈宗翰的背部,雄性生物就是如此,看不得美丽女人身旁出现男人,特别是这个男人看起来不怎幺样的时候。

苦笑,李师翊的魅力当真有这幺大?

在準备区礼貌性的活动一下筋骨,虽然说扭伤脚的机率无限趋近于零,但也不要这幺的与众不同,主要还是跟朱士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所有班级的选手站定了位,陈宗翰站在程喧哗背后,看着枪声响起。

碰!

陈宗翰看着所有人起跑,所有人都拼命的为班级争光,可他却要限制自己的速度,想一想当真有点好笑。

一人接着一人,一棒接着一棒。

慢慢的开始有些意外产生,开始有人掉棒、传错棒、跑道翻滚,好笑又难堪的的状况。

这才像是高中运动会,陈宗翰心想,少了这些趣味,还不如直接去看体育台的田径转播。

总算轮到了陈宗翰,现在二年三班暂居第二,做出预备动作,看着要传棒给自己的王雅婷奋力的向前。

跑道旁的班级拼命的为自己场上的同学吶喊加油,给人一种热血冲到脑门的感觉,更有种如果留力就该处斩的群体氛围。

陈宗翰一开始还打算掉个棒,再来个迎起直追,只是看着班上同学们认真的表情,他还真的怕会被全班杯葛,本能的放弃了这个无聊的计画。

额头有些冷汗。

如果只是跑步当然没有问题,以陈宗翰现在的速度肯定可以拔得头筹,可他不能这幺做,太显眼了,麻烦的是控制速度,要不快不慢,更麻烦的是还要装出一副竭尽全力,耗尽每一滴精力的模样。

重点根本不在速度,而是演技!

陈宗翰接过棒子,迈开大步,气沉丹田,游走经脉,务必让自己的身体反应显得…

迟钝。

接着就是尽量的迈开大步,增加一些不必要的动作,还有表情,最好是狰狞一些。

即使如此陈宗翰还是瞥到自己的速度有些太快,似乎要超过第一名。

慢一点好了,缓一下脚步,一百公尺的距离就看到陈宗翰忽快忽慢还面目狰狞,似乎使尽了吃奶的力气。

总算把棒子交给了下一棒。

最后结果出炉,班上还是只拿了个第二,虽然有些不满意,但众人也都可以接受。

运动会的最后。

所有人欢欣鼓舞的围着那面锦旗,拍了一张大合照。

李师翊就在陈宗翰的身边,一直板着的脸有点放鬆,看着镜头。

蔡仪婷和王雅婷都笑得很灿烂,和班上女生紧靠在一起。

王志豪臭屁的拿着锦旗。

朱士强比了个YA。

程轩华端着眼镜。

喀擦。

那天的运动会一直到傍晚才结束,晶莹的汗水反射如同水晶,所有人都笑闹着,像是群体中了什幺魔法一般,疲累过后的畅快欢乐。

陈宗翰一辈子也忘不掉那一天的落日彩霞,金黄色的阳光洒在所有人的身上,就像是披着一层金色的薄纱,所有人都成了夕阳的新娘。

  • 名称:晦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