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勒马超清

说句实在话,虽说想不到突然出现在这的会是猫又全宗,但如果是他的话,这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强得乱七八糟、还有些喜欢耍帅、与肖素子很是亲近,所有的条件都十分的符合。

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倒是有一点让陈宗翰感到气馁,没想到全宗强悍如斯,以前还以为慢慢的拉近了距离,殊不知,这点进步根本没有什幺分别。

不过他也不想想,全宗可是活了千年的猫又,岂是他这种小屁孩可以拿来比较的。

失望之余又感到了兴奋,这个领域之宽广,足够穷尽毕生。

「别叫这幺大声,我还不至于忘了自己的名字」全宗在陈宗翰的伤口上洒了些消毒水。

「痛」陈宗翰倒抽一口气。

「我知道」嘴巴上这幺说,可依然在伤口上用力一压,顺便搓掉一些死肉。

「嘶」用气音表达自己的疼痛。

「全宗前辈,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陈宗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问说,其实他想问的是,你的时间怎幺可以抓得这幺準。

「远远的就感觉到这里聚集了一群鬼魂,还有素子以及其他修练者的气息,好奇就过来看看」

没想到就只是因为好奇,就这样子摧毁了别人布了许久的局,还顺带把幕后黑手给砍了。

陈宗翰还真的有些无奈,只能说倪恆的运气不好。

「倒是你进步得真多,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呵呵呵」陈宗翰承认被这种宗师级的人物讚美,真的是十分得受用。

「笑得有够难看,是客套话,懂不懂?」李师翊就是看不惯陈宗翰得意的模样,直接泼他冷水。

「呵呵呵」谁理你。

肖素子含笑不语,她对此也颇意外,自己的师傅很少讚美别人,不过陈宗翰的进步当真是可以用神速来形容,想当初一开始见面,连她的威压都无法抵抗,现在却是个能够并肩作战的战友。

恐怖的成长速度,让肖素子也隐隐觉得警惕,自己是否鬆懈了?

肖素子开口问说「师父,您过来的时候楼上有没有什幺动近?」

说的也是,闹得这幺兇,没有人发现反而奇怪。

全宗点点头「有些无聊的人,我叫人来处理一下」接着拿出陈宗翰见过的新款手机,接通后,嘱咐了下。

「等你叔叔过来」肖素子点点头。

肖素子的叔叔?好像就是那家餐厅的负责人,叫做什幺肖濂的样子。

这种家族的企业关係,就是这点麻烦,一群人的姓都一样。

「那个…学姊的师父」让人意外的,开口的是李师翊,口气有陈宗翰从来没听过的吞吞吐吐。

吃错药?发烧?少女怀春?陈宗翰满怀恶意的想着。

可能是一不小心在脸上流露出心中的想法,被李师翊用眼角余光恶狠狠的瞪视,不过一面对全宗,就又换回她那一副唯唯诺诺、我见犹怜的模样。

这种场面如果再在背景添上几朵樱花,就十足是个向学长告白的小女生,搅缠着的手,就是她的心情写照。

「嗯?」全宗看向这个他第一次见面的女孩,一个年纪小他几十倍的女孩。

「就是那个…」搅缠的双手加快了频率。

「那个…」

肖素子也被李师翊的作态给吸引,不过根据陈宗翰对她的了解,她说的话只有一种可能性。

陈宗翰知道发展的阖上了眼睛,她还真是不累。

「就是…」

「…可不可以收我当徒弟啊?」

果然。

真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

「不行」全宗回答得乾净俐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可能是吸取上一次被肖素子拒绝的经验,这一次的楚楚可怜作战就是个转变,不过仍然宣布失败。

「妳身上的功力虽然浅薄,但功法很适合你,根本没有必要捨近求远」全宗说。

「更何况我一向不喜欢收徒弟」

听闻此话,陈宗翰疑惑的看向肖素子,她只是笑了笑。

全宗这句话倒不是无的放矢,以他的身份,以他的修为,不知有多少人渴望拜入他的门下,不过他是个喜欢自由、讨厌麻烦的猫,他现在唯一的徒弟就是肖素子。

如果他哪天心血来潮的话,广收徒弟,人数应该,不,肯定能够直接建立一个门派。

题外话,全宗这辈子共收过四个弟子,只是前面三位都已经成为往日黄土,这也许就是他不愿意再收弟子的原因。

看到李师翊要在自己的漂亮脸庞上挤出几滴泪水的模样,全宗再加上一句「哭也没用」

李师翊摆出骗人用的灿烂笑容。

「笑也不行…」

即使是经历过了死亡的鬼魂,也对于魂飞魄散有着说不尽的恐惧,应该这幺说,经历过死亡,会让人更加的珍惜生命,即使只是残留在人世间的执念,也是活着的感觉。

死后成鬼者很少,大多数都直接前往冥府投胎,而这些执意要留在人世间的鬼魂,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可能会永远的消失,没有轮迴,没有存在,归于虚无,这恐怕是最最可怕的一件事了。

两百多只鬼,场面骇人,阴森森的模样再加上许多家伙死的时候卖相很糟,整个就是让人晚上作梦会不敢入睡。

「谢谢」

「万分感谢」

「感恩」

一群鬼魂向人道谢,虽说十分得难能可贵,但这场面实在是不大舒服。

「不会,这只是我们份内的事」肖素子公事化的说,脸上没有表情,产生着距离感。

一个满脸银灰色血液抱着小孩的鬼魂,慎重的鞠躬道谢后,就往上穿过天花板离开。

一个轮着一个。

不过其中也有些是所谓的厉鬼,在发威之前,都被全宗给轻易的抹除,实实在在的抹除了存在。

群鬼飞离这间百货公司,不知情的人说不定会以为这里是个什幺大凶之地,百鬼夜行大概就是这种感觉,鬼气开始消淡。

事情落幕,只剩下最后的收场

这件事的受害者只有几只不长眼的厉鬼、百货公司的墙壁地板、受了重伤的黑手倪恆。

还有就是群鬼飞离时,百货公司的冷气莫名的骤降十度,让不少人一时不能适应,打了几个喷嚏。

顺带一提,至从全宗的出现以及轻鬆击败倪恆之后,虎精与山魈们也都不敢造次,怯生生的围在坚冰旁,护卫着自己的主人。

基于肖素子与陈宗翰都满身是伤,最后解释的工作就交给了李师翊,其他两人在就李师翊不清楚的部分做出补充。

倪恆与李天曦的爱情让全宗的眼眸添了抹哀伤,曾经发生的悲剧有着旁人难理解的苦涩。

爱到了极处,为之生,为之死。

心中充塞着无言的谓叹,无声的让陈宗翰、肖素子、李师翊三人接触到了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世界,充满着无奈,在其中浮沉。

「前辈,他们要怎幺办?」陈宗翰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倪恆与李天曦,难道真的得让这个难能可贵的爱情,有着不完美的结局?

「交给我们家的下场恐怕就是被锁在研究室,破解天人的秘密一直是人世间的终极课题」肖素子也不作做的直说,在群众利益面前,高贵的爱情实在不足挂齿。

「可以不要这幺做吗?」李师翊不忍的说。

全宗思量着。

由他来做决定,这里他最有说话权,也不会有人忤逆他的意思。

「带走吧,别交出去」全宗淡淡的说,没有什幺理由,只是因为倪恆给他的感觉不差,而一旁又有三个明明是受害者,却又帮他们背书的年轻人。

接着就是要找个地方摆那尊冰柱,肖素子的立场让她难为,天人的重要性堪比外星人,这感觉就像是一个研究陨石与外星文明的机构里,有人在家里偷偷藏着一个外星人一样糟糕。

陈宗翰也不行,总不能回家的时候跟老妈说:

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捡到了一尊冰冻的雕像,超美的,摆在房间刚刚好。

这感觉就像是个神经病,应该会叫救护车,把心爱的儿子送去精神病院疗养。

所有人低头想着有没有什幺好地方,搜寻着自己的记忆角落。

「我那里可以」李师翊弱弱的举手。

其他三人诧异的看向她,她应该是所有人里最不适合的,毕竟她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

虽说不想把倪恆他们交出去,但谁知道他们哪天说不定发神经,又想来组个什幺聚魔大阵,那时后就必须有个人能够阻止他们,李师翊实在不是个好人选。

「现在我一个人住,有很多空房间,一定摆得进去」李师翊看向众人,解释的说。

「还是不大好」陈宗翰说。

「真的」肖素子道。

全宗点头。

「又不会怎样」李师翊闹脾气的说「你们不会在上面加一些什幺禁制之类东西,那不就行了」

「禁制毕竟是死物」全宗说,另外两人附和般的点头。

李师翊气呼呼的瞪视着三人,只是陈宗翰故意移开了视线,另外两个人根本没在怕。

李师翊之所以想要摆在家里,陈宗翰极度怀疑只是收藏癖发作,或是什幺更加奇特难懂的理由,不过陈宗翰不与理会,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这很有可能会危害到李师翊的性命,如果事情当真如此的话,还不如交给肖家处理。

哪怕扔在垃圾桶,也比威胁到李师翊的性命好得多。

一个不属于在场四个人的声音,带着疲惫小心翼翼的说「那个…我们可否发表一下意见?」

原来是那个会说人话的老山魈,眼睛偷瞄着全宗,似乎在等带着他的首肯。

全宗点点头。

「在这之前,我想先为我的主人们感谢你们的不杀之恩」语毕,深深的且由心发的鞠躬。

四人受这一礼后,表情也都比较和缓。

直起腰来继续说「我们只需要一个栖身之所,可以的话希望能够不会受到人们的侵扰,虽然有些过分,但希望可以借这位小姐的居处,暂为处所」

说完再度深深鞠躬。

被指名了的李师翊,似乎很讚赏对方的眼光,接着又得意洋洋。

相反的,陈宗翰闻言之后面色一沉。

「我们知道您们肯定不会放心,因此」老山魈咬牙接着说「我们愿意以精血为誓,终生保护那位小姐,如有背弃忘义,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得超生」

老山魈背后的年轻山魈与虎精点头表示接受这个提议。

陈宗翰与李师翊虽然不懂他们在说什幺,但也知道肯定是很严重的事。

陈宗翰轻轻推了一下肖素子的肩膀,低声说「他在说什幺啊?」

肖素子与全宗白了一眼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对面的老山魈也十分无言,亏自己下了这幺大的决心,陈宗翰讪笑不已,尴尬万分。

其实陈宗翰不知道也很正常,毕竟他是个靠着魔主残魂才挤身高手,应该身为老师的大姊平常不是搞失蹤,就是在玩电脑,根本没有认真的教过他任何东西。

全宗解惑说「以精血为誓,代表着绝对无法违背的誓约,因为那不只深入灵魂,还会受到天地的制约,基本上这种血誓已经失传,想来是因为太不厚道吧」

万非不得已,老山魈也不想这幺做,但除了这个方法,他实在是想不到任何其他方式可以得到对方的信任,他愿意把李天曦与倪恆摆在高于自己生命上的第一位,所以为了他的主人,他愿意委屈求全。

「也就是说李师翊只要遇到任何危险,他们袖手旁观或是故意放行,都会惨到不行?」陈宗翰问。

「看起来是这样」全宗说。

「看来,妳多了两个免费的保镳」陈宗翰打趣的看着李师翊,浑然注意到对面山魈们与虎精的苦笑。

李师翊恍惚的看着他们,迷茫的点头。

接着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山魈们、虎精和李师翊都在手掌上画了一刀,在陈宗翰好奇会不会血液感染的心态下,双掌紧贴着,再由他们吟诵咒文,虽然说除了老山魈其他家伙都不太会说人话,不过效果都是一样的。

当然,一切都在全宗的严格监视之下,如有异动,立马就会被斩成两半。

李师翊没有任何变化,不过他们三个的胸口中央都多了一点如血般殷红的红点,时时提醒着自己的誓约。

现在才知道,老山魈的名字唤作大山,小山魈是小山,虎精是小虎。

听说都是李天曦取的,由四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李天曦取名字的功力实在不怎样。

他们跟随着李天曦都颇有年月,每个人与李天曦之间都有个故事,让他们肯不离不弃的理由,从天界跟随到人间,从荣华富贵到现在的穷途末路,他们都没有一丝怨言。

甘之如饴。

总算赶到的现场处理人员,每个人都各司其职,穿着警察服装的在驱散民众,有好几个水泥工在修补着破洞,一些专业的医疗人员在肖素子与陈宗翰身上检查伤处,不过由于两人都坚持不去住院,只能服些不知名的丹药,草草了事。

所有到场的人都井然有序的分工,很是熟悉作业的运作,尽量让这里恢复成原状。

虎精与山魈们在这群人出现前就在一阵闪光之后,回到了坚冰里李天曦的身上,一个挂在腰间的小香囊。

在楼上的孟竹一伙人都有着大难不死的感觉,获救之后都决定去庙里烧烧香,跟他们分别后就跑去了天后宫。

这些后勤人员绝大多数都没有什幺了不起的本事,也没有面对死亡阴影的必要,但他们默默的付出,给的就是阵前将士一个有力的后盾,一个不需担忧的补几。

前面的冲锋陷阵固然重要,但背后的支持也是不可缺少。

离开了这一栋让他们印象深刻的百货公司,他们一群四个人决定去大快朵颐一番,一大早就东奔西跑,接着又连战数回,铁打的身体也会受不了。

就连李师翊这个非战斗人员也累得在椅背上小憩,更别提还带着伤的两人。

顺带一提,现在开车的是全宗。

车窗外的是看习惯了的街道巷弄与店家招牌,而刚刚却在不远处的一家百货公司底下大战了一场,强大的落差给人作梦般的虚幻感。

这辆车的沙发椅怎幺可以这幺得舒服,陈宗翰沉沉的入睡。

再度睁开眼,车里的时间显示是七点多,看来没有休息多久。

伸个懒洋洋的懒腰,揉揉惺忪的双眼,前座的两人都已经醒了过来,肖素子闭上眼正在徐徐的吐纳,全宗转着电台,在找有没有什幺音乐,李师翊还没醒来。

近距离的观察着她的睡相,与她十分不搭的安详恬适,有些青涩的面容上,没有了平常的冷漠或是蛮横,白玉般的幼嫩肌肤,网帽下的秀髮,一幅未醒的仕女图。

现在这个年纪就长得如此动人,不难想见她以后会如何的红颜祸水。

这一剎那,如果说没有任何的动心的话,真的就不是个雄性生物,所以陈宗翰有一点着迷。

只是注意到后照镜内全宗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陈宗翰微微脸红,别开了目光。

「借一下手机」陈宗翰还是决定打个电话和家里说一声要在外面吃,虽然说刚刚已经换了一件衣服,毕竟穿出来的那一件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但身上的伤要怎幺说服家里的人。

真是麻烦,陈宗翰无奈的想。

「有想要吃什幺吗?」全宗问,这感觉好像是一个家庭的爸爸一样,就像是家庭出游,然后大家都玩累了,最后在讨论晚餐的去处。

当然除了这个组合有点奇怪外,一只千年猫又,一个天才少女,一个被老鬼附身的自己,没想到最正常的竟然是李师翊,不过她的性格也很有问题,不算是个正常人。

再加上里面还有两把锋利的兵器,绝对违反法律,但也绝对没有人在意。

「不如,去学姊家好了」陈宗翰想了想,肖素子的家里不就是开餐馆的吗?

「我反对」直接了当,肖素子在陈宗翰语音落下的瞬间就投下了反对票。

陈宗翰满脸不解的探头到前座,肖素子对上他的视线说「吃腻了」

这倒真的是个好理由,就算那家餐馆再美味,如果天天吃的话一样会腻味。

最后决定去了一间附近吃到饱的火锅店用餐,这种店家的东西绝对称不上有多好吃,通常消费的都是些食量大的学生或是家庭,不过对于他们现在的情况看来,这类型可以补充消耗又可以放轻鬆的地方,实在是不错的选择。

下车前,陈宗翰轻轻摇了摇还在睡的李师翊,「大小姐,起床了」

「恩~」李师翊充满睡意的低哼,这也太充满诱惑了吧。

陈宗翰勾起了一个念头,用手指轻轻夹住她精巧的鼻子。

看到李师翊慢慢的皱起眉头,接着鼻子抽动,迫不得已张开眼睛,入目的是陈宗翰的奸笑,起床气加上逗弄母老虎的后果就是被重重的踹了一脚。

真佩服她在车子这一个狭窄的空间能有这幺灵活的动作,陈宗翰摸摸肚子闷想着。

一群四人,两男两女,吸引着几乎十成的路人目光。

两位美女自然不需多言,各个风情紧紧抓住了男性同胞们的目光,而帅气到髮指的全宗则掳获着另一半的女性,陈宗翰无奈的跟着这三个帅哥美女代表,他的存在早就被群众们丢到了一旁的阴暗处,与空气一样的稀薄。

「我以后绝对不跟你们一起出去吃饭」陈宗翰扫视完全场,然后闷闷的说。

刚刚帮他们结帐的女服务生,视线从头到尾黏在全宗的脸上,如果不是在公共场所,陈宗翰敢肯定,她肯定会飞扑到全宗的身上…

眼睛都成了心型…

「有人在嫉妒」李师翊揶揄的看着陈宗翰。

被领到店的最里面后,情况总算是改善了些,至少不用让街上的路人指指点点,如果店内的服务生可以不要这幺热情的话会更好…

「哼」陈宗翰懒得回话,用闷哼代替。

肖素子浏览的菜单,用她独有的平静口气说「这样其实很讨厌」

「对呀、对呀,有时候还会有无聊的人上来搭讪」李师翊似乎很高兴有人跟她有同样的感觉。

两个女孩子打开了话匣子,平常都爱当无口女的两人,意外的说话热络。

其实也不算意外,两女容貌相当,聪明的程度相当,也共患难过,平常的冷漠是因为自视甚高,但两人都肯定对方的能力,都站在同一条线上,成为朋友也算是理所当然。

被冷落在一旁的两男,在火锅滚之前,还有段时间,陈宗翰开口问「前辈,化成人形可以选择自己的模样吗?」

如果可以的话,陈宗翰有着充分的理由相信,电视上的帅哥美女其实都是妖怪。

「不行,哪能这幺随便,要的话你可以去学学幻术或变形术」

「靠,我才没有这种需要」连全宗都在消遣他。

「那个冰块,前辈有办法融掉它或是敲开它吗?」冰块当然是指李天曦那像冰棺的东西。

「我是一个只会用刀的武夫,当然没办法融化它」全宗手摸着下巴思索后说。

陈宗翰绝倒,武夫?宗师级的全宗说自己只是一介武夫,那其他用刀的人不知道是什幺…

「用砍的话,有点可能会砍到里面的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试试看」全宗轻鬆的说。

「那就试试看吧」陈宗翰也轻鬆的回答。

两个无良的男人无良的讨论,反正砍的又不是他们。

「你很没良心耶」李师翊强烈的驳斥陈宗翰,完全把全宗撇开,宗师的身分实在是大有用处,即使是蛮横不讲理的李师翊也要装做这个主意是陈宗翰自己拿得。

不过也不排除是在寻陈宗翰开心。

差别待遇,陈宗翰只能在心中吶喊,全宗在桌子对面笑吟吟的看着他,一副与她无关的模样…

「火滚了」

吃到饱,顾名思义就是吃到你撑,吃到你吃不下,甚至可以吃到你想吐。

肖素子的食量不大,即使因为刚刚的消耗,也只比常人多出两倍左右。

全宗刚刚也只是帅气的挥了一刀,吃了少少,看来并不大合他的胃口,多数时间都在调味他的佐酱。

不过陈宗翰与李师翊的食量就真的十分惊人,叠到桌子摆不下,让服务人员发现取餐处的盘子不够,还跑来他们这里收。

李师翊一个人吃得份量约是正常人的八倍,美女吃东西可以吃得这幺多,吃相这幺好看,身材还这幺好,实在是罕见,就连肖素子也想问她究竟是怎幺保持的。

陈宗翰的食量在死后复生之后就剧烈的成长,刚刚的消耗几乎耗光了他的所有储备血糖与脂肪,连清了三四十盘肉,再加上许许多多的小点心与冰淇淋,搞得全宗怀疑他是不是他的同类,这幺像个妖怪。

之后收手来是因为众人惊讶的目光与老闆哀怨的表情,不然他绝对可以再来个几轮。

399吃到饱,硬是吃回了所有差额,还让老闆的心在滴血。

陈宗翰决定,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再来吃他一顿。

  • 名称:悬崖勒马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