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色影超清

瞎扯了这幺久,到头来还是要用武力解决,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文化退步?

陈宗翰架起手中不堪一击的工艺品在胸前,低声的说「大小姐,你先走」

肖素子往前一步,意图挡住倪恆的视线,流萤剑散发出得晕光渐强,照耀在这昏暗的空间里,格外得引人注目,被困在阵中的鬼魂纷纷往法阵的另一边退去,似乎很是畏惧流萤剑的晕光。

李师翊知道自己呆在这只会碍手碍脚,悄悄的后退,不希望引起对方的注意。

「没关係,你可以慢慢来」倪恆说,大有抱胸在一旁不插手的意思。

陈宗翰三人互看一眼,也不知道对方是说真话还是唬人,虽说从刚刚的故事里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是个正人君子,但谁知道那个故事里的水份有多少,毕竟没有人会在自己说的故事里丑化自己,美化还差不多。

似乎是注意到了三人的顾虑,轻笑的说「放心,我对无法还手的人没有兴趣,况且这个小女孩还蛮有意思的」说完后退了些。

李师意听到后抬眉,不作任何的表态,另外两人当然也不会因此就完全相信他,护着李师翊退后。

可能是太久没有说话,嘴巴一开就阖不上来,倪恆继续打趣说「反正我就算出手攻击她,那个男孩也会挡在他的小女朋友前面吧,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我可是过来人,做不出来」

陈宗翰与李师意听到这句话后,身形都呆了一下,彷彿这句话传到脑里消化需要花费不少精神。

陈宗翰开口「才…」

不过很明显的,李师翊的反射神经在这个时候就比陈宗翰来的优异,口才也胜上一筹,陈宗翰才说了一个字,李师翊已经抢白完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这个王八羔子是男女朋友了」

陈宗翰硬生生的吞回他原本要说的话,无言了,她的辞语还是一如以往的犀利。

陈宗翰不知道该附和她,还是吐槽她,为什幺会突然冒出『王八羔子』这个充满着武侠风味的词彙?

肖素子忍俊不笑,但抽动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相比之下,倪恆就笑得很不给人面子。

「哈哈哈哈哈」为什幺在这紧绷的场合可以传来这不幺不合时宜的爆笑?

倪恆的笑声似乎激怒了李师翊,而全场上她能够欺负的也只有陈宗翰一个人,他用了踩了下陈宗翰的脚,借此表达自己的不满,对此陈宗翰只能万分哀怨的看了她一眼,他招谁惹谁了?

肖素子带着她跳上停车场,再看着她离开了那里,然后才回到了陈宗翰身边。

「拿去」肖素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颗黑色的小药丸,拿给了陈宗翰,自己也服了一颗「可以恢复些体力」

服下后身体确实轻鬆了些,很奇妙的,原本筋骨里的疲劳感慢慢的消散,像是有什幺温暖的糖流游过身体,带来了精力与元气。

丹药神奇,但陈宗翰不禁有个小问题「学姊,为什幺不要早一点服?似乎会更有效」

肖素子头也不回的说「我刚忘了」

「…好答案」

调整着全身的气力,两人蓄势待发。

「很不错,以你们这个年纪,真的很不错」倪恆看着两人说「小虎他们都不会动手,就我们三个」

听起来小虎应该是指虎精,也就是虎精与山魈们都当做了观众,这对陈宗翰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但这也侧面表示了倪恆的信心。

「再等十分钟,仪式就会开始,你们必须要在十分钟之内打败我才能拯救这些鬼魂」

陈宗翰手中握着的剑吞吐的光芒,与流萤剑的晕光相呼应,一个淡红,一个乳白,成为这个昏暗空间里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一左一右,两道在视网膜留下淡淡痕迹的快击,分毫不差的同时来到倪恆的左右,第一次的合击,出乎意料的默契十足。

这一招可以击败为数不少的敌人,但却绝不包括现在这位。

还没意识到怎幺一回事,只感觉到身体一滞,就如同身陷流沙,接着就倒飞回到原处,后退几步稳住身子,心里诧异。

为了搞清楚是怎幺一回事,陈宗翰横斩,这次不是直接攻击在倪恆身上,而是在他的身前以剑气试探。

剑气如风,消弭如烟,不可思议

陈宗翰瞥见肖素子把流萤剑收到了剑鞘,右脚一个大跨步,扭身抽剑,以离心力快速拔剑,拔刀术,快到看不见剑尖。

很快,停得更快,突兀的,流萤渐失去了这一招中一无往前的气势,在倪恆面前愕然止住,就彷彿撞到了透明的山岳,无法前进。

当机立断,肖素子立即往后跃,几段飘落的髮丝证明了这个决定无比的正确性。

不多言语,陈宗翰凝炼出刚刚学会的剑罡,没有花俏的直劈而下,毫无保留,双眼的血红,证明了确实已经出了全力。

双臂上的蒸气是因为超出负荷的拉扯,劲尽,摸不着倪恆分毫。

感觉到腹部中了一击,沉重,以比来时还快的速度倒飞,陷入墙内,蜘蛛网般的龟裂,可以想像这股力量是多幺的庞大。

「蛮力」倪恆说。

倪恆的强劲超出想像,甚至有种无法匹敌的感觉,彷彿仰望着山岳泰斗。

石砖跌落,陈宗翰也不稍息片刻,挣扎着爬了出来,手中的剑裂痕密布,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散开。

如果以为这一击会让陈宗翰士气全消,那倪恆失望了,眼里的战意与杀意慑人,像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又像是个找到了玩具的小孩,很複杂,却又无比单纯。

举剑再斗。

肖素子没有像陈宗翰一样变态的身体素质,也没有那种原始的癫狂,而是冷静且青寡的剑法铺开,天罗地网,每一划、每一刺都包含着她的剑意,却也都各自不同。

倪恆不得不讚叹,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眼前的两位都有着雄霸一方的资质,是未经雕琢的朴石,稍稍雕琢后必然光彩亮人。

讚叹归讚叹,倪恆可不会放水,李天曦的冰解与否,就看这一防卫战。

陈宗翰的骄傲使他绝对不怯战,在逆境中激发着深处的潜能,加速融合着魔主的魂魄,一剑一剑的点滴进步,一步一步的快上一线。

肖家『连诀剑法』与其说是剑法,更像是剑阵,不与人缠斗,用每一剑来压缩对方的空间,连续不断把之前的每一剑运用到极致。

陈宗翰一剑比一剑霸道,肖素子一剑比一剑刁钻,如此合击,绝对会让一般人束手无策,没有反击之力,可倪恆就不在此列。

他的攻击只是凝空化剑、化拳,而他在这方面的境界实在不是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人所能企及,剑罡无法近身,因为在途中剑罡就已经被化开,剑阵无法封锁,因为倪恆看到了无数的破绽。

实力下降、气力下降、没有了握剑的手,可境界不会改变,高手依旧是高手。

熬过了一个身体痛苦的循环,身体反倒会轻盈了些,陈宗翰绕着倪恆,採取快速的打带跑战术,虚招不断。

剑阵已破,剑诀改,剑势生,清寡中多了几分肃穆,大横大劈,朴实无华。

陈宗翰与肖素子像是事先说好了一般,两个人与刚才对调了身分,速与力的对调,意图破坏倪恆的攻击节奏。

这种方法,就连倪恆也惊叹,以两个人絮乱的节奏来干扰倪恆所拥有的场势,虚招与实招的隐藏,沉重与灵妙的交错,攻势如潮水。

弱者挑战强者,不只是需要意志力更需要智慧,对战局的巧妙洞悉更是不可缺少,毫无疑问,两个人对此都展现出了超常的一面。

如果他知道肖素子与陈宗翰其实是第一次联手,不知道他会有什幺表情。

倪恆绝对没有丝毫的留手,但受限于人鬼的天然制约,他也缺乏攻击的手段,不败,压制,却也难以取胜。

相法的,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人越战越勇,陈宗翰的剑上杀意更胜,妖艳的红光闪动,肖素子的身法轻飘,剑式越磨越纯。

在这种死斗里,两人都在进步,惊人的进步。

意境不破,两人休想给倪恆任何伤害,想要突破对方的意境,就只能完熟自己的体悟与觉悟,没有觉悟的剑只是把空壳子。

横斩、竖划,离倪恆的身体依旧有着距离。

「不够」陈宗翰呢喃。

「不够」肖素子呢喃。

两人各受一击退了开来,肖素子的身法比陈宗翰强得多,不过左肩多了个浅浅的伤口,而陈宗翰的左大腿上已经多了条正在涌血的伤痕,不过对此,陈宗翰只是动了动脚,确定到没有妨碍到他的行动,也就不再理会,反倒是肖素子对此扬了扬秀眉。

这家伙的身体是怎幺回事?

修练者里身体强悍者不少,但向陈宗翰这样不把受伤当一回事的却不多,因为身体的强度还是有限度在的,没有人喜欢痛、喜欢疼、喜欢自己的身体破破烂烂。

更何况失血会让人头晕、失去活力,不过陈宗翰那家伙貌似根本不受影响,他是什幺妖怪啊?

其实是肖素子想多了,陈宗翰的身体异于常人是因为他类似殭尸的恢复力,以及魔主魂魄强炼过的原故,至于为什幺放任身体受伤还强攻,是因为他根本闪不开攻击,并不是他有自残的癖好。

陈宗翰向着肖素子招招手,凑到她的耳边。

他有一个计画。

倪恆很是好奇两人会给他怎幺样的惊喜,只是看到两人相视奸笑之后,他突然一个寒颤。

说好一般,陈宗翰与肖素子同时飞掠往前,就像是二战时日本的敢死队一般,同时两股剑气密切贴合,直指倪恆。

两股剑气同时出现确实声势惊人,把两边分击合为一体,增加穿透力吗?

倪恆没有大意,凝神拆招。

袭捲而来的两股剑气,轻易被倪恆化解成为两股清风,不过隐藏在之后的陈宗翰承着这一股气势,剑尖闪动,如虹收束,倾全力于这一着。

「不错」倪恆由衷的说。

不过也仅仅是不错,想要击败他,还早得很。

「谢谢」全力一剑受阻,陈宗翰反而笑了出来,有种说不清的味道,就像是什幺诡计得逞一般。

心头有点不妙的感觉。

只有一个人!另一个女孩呢?

纵观全场,肖素子已经站在法阵边缘,凝神砍向法阵。

倪恆看到这个情况,即使已经没有心脏,也有种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

原来从头到尾的都是虚招,大费周章的正面攻击为的是给倪恆,两人全力一击的错觉,然后再由肖素子隐藏在瀰漫的剑气中,迅速的破坏法阵。

声东击西,好计策。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与倪恆缠斗,既伤神又伤身,只要破坏了法阵,一切的问题也就都根本的解决了。

肖素子的剑堪称迅捷,被锁在法阵内的鬼魂也都避了开来,而法阵这种精密的结构组合,即使只被破坏了少许,也无法继续运行。

眼看倪恆要复活爱人的计画即将破产,可肖素子却回剑挡在身前。

锵锵锵,火花从流萤剑上溅起,肖素子无奈退后,化解每一击所带来的冲击。

差半招,功亏一篑。

倪恆眼见没有可能停住肖素子的剑招,就乾脆攻敌之不可不救,如果肖素子不顾一切的使尽剑招,那下场就是横尸当场,顾此,肖素子的攻势被破。

一瞬间就能想到这种方法。

姜还是老的辣,战斗的经验值往往是战士们挽回劣势的筹码,也是逆转天平的重量。

又恢复到劣势,再加上不间断的进攻造成的气力消耗,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个人喘着大气,脑子疯狂的转动,分析战场上的所有可能性。

直击法阵这一招固然不错,但是个奇招,如果倪恆有了防备,就没有办法达到理想的效果,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效果。

「好方法,可惜差一步」倪恆说。

陈宗翰两人苦笑,倪恆也不急,任由两人休息喘气。

「剩两分钟了」倪恆语气中带着笑说。

两分钟,120秒内要做的事就是击败倪恆,然后解救出那些鬼魂,说起来只要几个字,但做起来就真的不是一般的难,尤其是击败倪恆这一档事。

明明乌漆妈黑,成幽灵状,还没有握剑的手,却乱强一把的。

陈宗翰与肖素子几乎放尽了气力,可倪恆似乎还游刃有余,让人不禁生出绝望感。

第一次有这一种全身上下寻不着气力的感觉,软绵绵的,放弃的念头无比诱人,像是女神在耳边的轻轻吹气,动人且诱惑。

是呀,我干嘛这幺拼?死的又不是我…

我不是弱,是对方太强了…

现在放弃没关係吧,至少我努力过…

好像好好睡了一觉…

意志力早就消磨得不像话,现在之所以没有放下只剩半截的剑,只是因为股深藏在心中的莫名傲气,总觉得放开剑后…

自己就什幺也都没有了。

握着剑,就彷彿掌握着什幺了不起的东西。

只是下意识的持着剑,出剑也都不成章法,轻飘飘的。

从与虎精对战时就强压着的倦怠感,如潮水般的侵袭全身,像是个无形却沉重无比的枷锁,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理上,都遭到了严重的束缚。

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肖素子比陈宗翰好些,精神萎靡,但至少还不会摇摇晃晃,可也没有再出击的力气。

倪恆有趣的打量着两人,毫无疑问的都已经精疲力尽,似乎只需要轻轻一碰就会倒地,却又如同永远都屹立不摇般。

矛盾却真实。

两人的成长空间还无限宽广,也都同时拥有着永不放弃的意念,这才是攀登峰岳时最大的倚靠。

每个强者都曾经是个弱者,每个强者都是由弱者蜕变而成,没有人没有尝过失败的苦楚。

唯有品尝过胜利和失败的滋味,有过无力的握着拳头,留下过心酸的泪水,然后没有倒下者,才能往前迈进。

除了实力…

成为强者的最重要条件就是…

无法屈服的骄傲。

「剩不到一分钟了」

陈宗翰步履蹒跚的向前冲去,视野因为疲劳而发黑,被地上的石块一绊,跌跌撞撞,扑倒在地。

彷彿蒸发的不只是汗水,就连体力也被带走。

法阵上两百多条鬼魂,默默无语的看着陈宗翰与肖素子倒下,又再挣扎着爬了起来,无声的在心中吶喊加油。

法阵上的符文开始缓缓的流转出亮光,这是开始之前的徵兆,时辰接近。

没救了吗?

「别再站起来了」倪恆有些沉重、有些担心的劝说「你们阻止不了的」

两人一开始的进攻确实精彩且犀利,远远超过这个年龄层所一般具有的实力,但即使在战斗中不停的拉近距离,距离仍然远的只能遥望,所以还是败了

到了后来,倪恆也没有什幺出手,不然这时要抹杀两人,实在轻而易举。

两人的锲而不捨换来倪恆的肯定与不忍。

看到肖素子用流萤剑撑起不堪负荷的身体,倪恆说「够了」

就连回答的力气也珍贵无比,抬起头来,两人的眼神依然没有放弃。

现在只能祈求奇蹟。

「干得很好」一个酷酷的声音,一个突兀出现的人。

撑起身子,陈宗翰回头看向声音的来处。

身着日本男士和服,身材修长,帅气带着酷味的脸庞,手慵懒的放在腰际的武士刀上,整个人的气势已经超越了倪恆。

陈宗翰总觉得来人有点面熟,却又肯定自己不认识对方,对方已经帅气到有十足的鉴别度,如果认识,自己绝对不会忘记。

轻轻向前迈步,如同庭院闲逛,但每一步都暗藏着杀机,如同拔鞘一般。

经过了陈宗翰身旁,那个男人笑了笑,似乎有些意外他也在这,是种看到了认识的人的表情。

「到后面去」

陈宗翰点点头,也不知道为什幺,心里并不担心,总觉得这个男人能够制服倪恆,说不出来的相信着。

「似乎没有时间闲话家常,直接开打吧」男人轻鬆的说,同时拔出了刀,刀锋锐利,似乎就连反射的刀光都能刺伤人。

倪恆黑气剧烈的颤动,凝聚着意境里的每一滴残存的力量,他可以深刻的体会到眼前男人的恐怖,他知道自己绝对胜不了对方。

但他只需要拖个几秒,至于之后,死了也无所谓。

那个男子两手持刀,左步在前,从右下往左拖出一道长痕,在这灰暗的空间之中,如同一条绚丽的银河。

光华大开,倪恆的意境剥落

刚刚抵挡过陈宗翰与肖素子无数次的无形屏障,让两人棘手万分的东西,现在却像是蛋壳一样易碎。

滑曳过的刀气,不快,却像是融化大雪般的向前,越来越是闪耀,直劈倪恆,连带的让法阵残破不堪。

慢慢的,刺目的闪光敛去,陈宗翰的身前是条可能会让百货公司塌陷的沟痕,直直延伸到对面的墙上。

灰尘漫天飞舞,土石不停落下。

或许是有心,也可能是无意,法阵上的鬼魂们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中央的冰封美人也只是晃了晃。

唰,回刀入鞘。

一击就搞定了对方,这是如何可怕的实力,别忘了,倪恆可是破碎虚空过的高手,竟然这幺简单就败了。

陈宗翰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置信。

这个男人,先是像个主角一般的卡在最危险的时间点上登场,準确到让陈宗翰怀疑他其实一直躲在墙后面对錶,接着又像是个游戏外挂一般,挥个一刀,就让对方清洁溜溜,那个架式还有够潇洒,堪称学习的典範,唯一的可惜之处就是他没有在解决对手之后,轻轻的留下一句对白。

实在是有够超现实。

只有两种可能,陈宗翰在作梦,不然就是,对方真的强的像是有主角威能。

浑身上下的疼痛告诉陈宗翰他绝对不是在作梦,如果痛成这样都还没醒,那陈宗翰就是个植物人,可惜他不是。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强的不像话的男人是真的强的不像话,不是梦、不是演戏、不是外挂,陈宗翰呆呆的看着他走近。

不过比起他的身分,他现在更担心倪恆的生死,问「他死了吗?不对,应该说他烟消云散了吗?」

倪恆干得事确实是天理难容,但他的动机与苦衷让陈宗翰不禁为他感到悲哀与理解,说实在话,倪恆一直都没有对陈宗翰两人下杀手,就代表着他其实没有真的沦落,还有着是非与恻隐。

手段激进了些,但人其实不坏,恩,鬼其实不坏。

「不,还活着」男人说「…应该」

陈宗翰有点无言,应该…

「他的生命力不差」

…鬼哪来的生命力?

男人蹲下在肖素子的面前,说了句「别说话」

接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瓷药瓶,倒出两颗药丸,也是黑色,看起来和刚刚肖素子拿出来的一样。

男人把药丸靠在肖素子嘴前,但肖素子摇摇头,而男人随即会意了过来「服过?」

肖素子点点头。

「你也是?」男人转头问陈宗翰。

「恩」

陈宗翰看着他重心把药丸放回瓶内,心中暗暗思量着。

从他们不靠言语就能沟通,以及肖素子和缓的表情看来,这个神祕、强大、帅气的男人似乎与肖素子熟识,陈宗翰心里暗暗古怪。

或者该说有点不是滋味,一个陌名其妙的男人,很自然的横亘在他与肖素子中间,这种心理有些难以言喻,应该说是雄性的面子?对陌生人的敌视?还是说陈宗翰有些吃醋?

李师翊再次奇妙的出现,更奇妙的扮演起白衣天使的身份,手里捧着一堆的外伤药与绷带,手忙脚乱的在陈宗翰面前比画着,就是不晓得该从哪里下手。

陈宗翰对这副情景感到有趣而轻笑。

「还笑?」李师翊瞪了他一眼,急忙翻看着药瓶后面的标示。

男人凑了过来,抽了几瓶药,塞在李师翊的手上,说「素子就交给你,这小子就交给我」

素子?叫得还真是亲密,说不定是男朋友之类的关係,陈宗翰心想。

虽然他给陈宗翰的感觉有些熟悉,但陈宗翰知道自己已经开始讨厌他了,不为什幺。

撕了块纱布,对着陈宗翰的脸颊,注意到陈宗翰眼中深藏的敌意,他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些什幺。

接着想通什幺般,嘴角勾起个坏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好嚣张的一句话,就彷彿全世界都必须知道你是谁一样,陈宗翰在心里啐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了些许厌恶。

男人的嘴角浮度上升,看着陈宗翰,就像是看着什幺有趣的东西。

涂上药,男人接着说「切磋大会、夜林邪兵、当时你跟谁在一起?」

突然提到这个问题,陈宗翰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下。

当时?

和谁待在一起?

看着男人的面孔,还有他的装束,腰上的刀,展现的实力,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陈宗翰耸然一惊,心里淡淡的有个答案,越看越像,尤其是轮廓。

浮现的答案,陈宗翰大惊,脱口大声说了出来。

「全宗前辈!」

  • 名称:爱色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1: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