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超清

中场休息半个小时,为了不让在场的观众感到无聊,安排了各式的武艺表演、杂技演出,陈宗翰还看到了SHOWGIRL举牌走场,不禁感叹世家大族的用心良苦。

就像是常见的大型比赛一样,走道上有不少的员工正在贩售食物饮料,在大萤幕上还标示着,由可口可乐、福特汽车…赞助,让陈宗翰一阵无言,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错乱。

而一转头就发现一只猫又在看着赛程表,自语道「下一场是姜家姜点对上肖家庄坍,啧,看来很值得期待」

陈宗翰整理下思绪,回到他最关心的事上,问说「全宗前辈,修练杀境是指…?」如果陈宗翰的猜测没错的话,魔主可能当年就是这个意境的大成者。

全宗淡淡的回答说「杀境,也是一种意境,却是最令人痛恶、惧怕的,用不断的鲜血与杀戮去悟道,唉,这是个偏激的方法,让自己堕落成嗜血的恶魔,现在已经没有人会使用这一种修练方式了」

听全宗讲得这幺可怕,一副全民公敌的模样,令陈宗翰不禁揣揣不安,才刚解决一个死气的大麻烦,而现在又来个杀境,真搞不懂为什幺魔主劲要搞些天怒人怨的东西,好好的打坐练功不好吗?

杀境的修练方式肯定是和那个血色世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係,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指向了魔主。

陈宗翰小心异异的开口说道「那如果发现有人修杀境,一般来说是怎幺处理」

「全杀了」全宗吐出个吓死人的回答,惊得陈宗翰跳了起来。

全宗的猫脸上带着笑意说「骗你的」

陈宗翰拍拍自己的胸口,没想到全宗还蛮有幽默感的,只是用的地方有点让人觉得有点,恩,不知所措。

全宗说道「修习杀境的人现在虽然很少,但是不代表以前就很少,在战国时代,织田信长、上杉谦信…等大将当年修的都是杀境,这是和时代背景是息息相关的」

简单来说,在混乱的年代修杀境的人就多,在和平的年代修杀境的人就少,简单的道理。

陈宗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所以只要不是滥杀无辜,基本上也不会有人管你修习的是什幺法门,当然了,杀境这种东西,能不让人知道就最好别让人知道,难保会不会有什幺卫道人士」全宗解惑说。

「受教了」陈宗翰垂首道。

全宗动了动他的耳朵,脸上的笑容消失,看他的表情就像是来了几只烦人的苍蝇,这时陈宗翰注意到,身后的座位来了几位样貌挺拔、神采飞扬的青年男女,看他们身上的淡米色布衫,应该是属于三大世家里,居于泰斗之位的姜家。

因为之前全宗曾经出手教训过姜家几个不知好歹的小鬼,和姜家的几个老祖宗有些磨擦,现在和姜家的关係不太好,自然是不想和冤家碰面,不过来得是几个毛头小子也就无伤大雅。

「庄坍,谁啊,听都没听过,姜点师兄赢定了」开口说话的是个姜家的女弟子。

「对呀,姜点师兄怎幺会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呢」一个男弟子在一旁八结的说。

「哼哼,这还用说」女的子鼓着脸说。

「你们最好别这幺认为,那个叫做庄坍的可不是个好解决的人物」一个留着乌黑长髮,带着髮饰的高挑女人说道。

「师姐,妳怎幺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刚刚说话的女弟子道。

「呵呵,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被唤作师姐的女人笑笑的说。

「师姐,难道你不希望姜点师兄赢吗?姜点师兄好可怜」女弟子语带不清不楚的含意,坏笑的问说。

「去」师姐啐道。

「嘻嘻」

「姜舞绫师姐,你认为姜点师兄和那个庄坍谁会赢?」师弟问说。

姜舞绫思吟了下,说道「就功力上看来,庄坍的赢面较大,但姜点师兄最近从谢长老那学习了一套威力极强的剑法,只是不晓得确实的威力如何,所以我没有办法下一个定论」

「真的假的,怎幺可能是那个庄坍的功力比较厉害」刚发问的师弟惊讶的说,姜点可是他们姜家年轻一辈中,功力异常深厚的一位,难道一个肖家听都没听说过的角色,功力竟然就能超过他。

「我只是就事实陈述,我也不晓得」姜舞绫笑笑的说。

「哼,你竟然敢怀疑师姐,你难道不知道师姐的眼光可是出了名的準吗?」女弟子不以为然的说。

「哈哈,纾璃师妹,我当然知道啊,不过就是问问嘛」师弟尴尬的打着哈哈。

姜舞绫笑吟吟的不答话,姜舞绫的眼光之準是出了名的,从小姜舞绫就喜欢徘徊于姜家诺大的藏经阁与资料室之中,同时天生拥有着非常敏锐的感知能力与观察能力,往往能够一眼就道出对方的门派与强弱,这种天分称不上绝无仅有,但是绝对稀有。

加上姜舞绫是姜家年轻一辈中有数的高手,几乎是所有人眼中最璀璨的一颗星,一直到肖素子的横空出现,夺走了她身上的光环,对于这一点姜舞绫并不感到不快,甚至有点解脱,长期的倍受关注,让她有些难受,而注意力转移之后,令她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三年前她就是在这里输给了一个小她五岁的小女孩,在这年纪限制是三十五以下的比赛当中,能够以不到二十的年纪入围已经难能可贵,当时十五岁的肖素子竟然击败了所有的对手,跌破所有人的眼镜,「天才少女」名副其实。

心里想着心事,也不理会一旁师弟师妹的拌嘴,姜舞绫下意识的环顾着四周,然后发现到一个黄色的瘦小身影。

姜舞绫瞳孔收缩,急忙起身对着全宗施礼「全宗前辈,许久不见」

看到师姐的慎重,一旁的同辈子弟连忙跟进行礼,但他们也都不认识眼前那个双手缩进袖里,表情酷酷的,看起来像是个可爱绒毛娃娃的全宗。

全宗淡淡的点了个头,说「不必多礼」就转回身去。

纾璃师妹双眼闪着光,问说「师姐,那个可爱的猫妖怪是谁啊?」因为没有压低音量,所以连陈宗翰与全宗都听得清清楚楚。

陈宗翰差点笑出声来,虽然说才刚认识,但可以了解到全宗是只有点孤高、洒脱的剑客,而现在竟然被人用可爱来形容,陈宗翰不可抑制的忍笑到弯了腰。

全宗听到纾璃的话,依然保持着他淡然的高人风範,只是用武士刀的底部敲了陈宗翰的脚趾,痛得他抱起脚来。

姜舞绫尴尬的对着全宗的背说「抱歉,师妹有点不知好歹」说完敲了下纾璃的头,让纾璃对着全宗赔罪。

「讨厌,猫前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纾璃摸着被敲的地方道歉的说,话锋一转吐着舌头说「可是您真的很可爱」

一说完话连全宗都快要装不下摔倒,陈宗翰更是受不了的笑了出声,而姜舞绫只能摀住纾璃的嘴,生怕她又说了些什幺奇怪的话,然后更加尴尬的笑了下。

好险这时一个声音救了她,免得她继续尴尬。

巨大的广播:现在姜家姜点与肖庄坍的比赛,即将展开。

全场安静了下来后,接着是引颈期盼的热烈交谈声。

姜舞绫整理了下情绪,对全宗和陈宗翰两人介绍他们三人,分别是师妹谢纾璃,师弟姜祥宇,以及这次也在十六位入围名单上的姜舞绫。

介绍到全宗时就令姜家的小师弟妹们讶异的目瞪口呆,也知道了为什幺姜舞绫会如此尊重对方的原因。

猫又全宗,是个修行千年的猫妖,千年的修为,令姜家师弟妹狠狠的倒抽了口凉气,不过陈宗翰倒是没有什幺特别表现,别忘了不论是他体内的魔主魂魄还是大姊,都已经不是可以用岁月来衡量的人物,与天同寿,根本就超越了这个概念。

其实不只如此,全宗甚至是当初帮助织田信长南征北讨的猛将之一,经历过的大大小小战役,不胜枚举。

洗脱出世俗之后,全宗开始喜欢云游四海,去富士山的山顶喝茶、眺望万里长城的风采、品尝莫斯科的烈酒、猎杀伦敦的吸血鬼,他的足迹走遍世界,甚至一直延续到了这个世界之外。

今天他闲适的来参加一个小小的切磋大会,他一生总共来过几次,他甚至不记得了,看过多少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或是一生灿烂,或是一瞬烟花,又能有多少能破碎虚空,得道成仙,一场繁华后,成就的是一杯黄土。

今天,切磋大会一如以往的热闹,或者说比以往更加乐闹,準备着说好要送给别人的伴手礼,一如千年中的每一天,但,有了个意外。

不成熟的杀气,不成熟的杀意,和四周格格不入。

全宗以为又是一个走火入魔的莽撞修行者,因此他出手压制对方,在对方的脑后轻轻敲了一下,爬起身来,是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不过这也没什幺大不了的,全宗甚至见识过一个天生就拥有过人杀气的婴儿,即使是个修习杀境的人,其实也没什幺大不了的。

可就当全宗这幺认为时,他一个不经意的瞥见,那不成熟的杀意里有着那幺一丝,古朴幽阴如同沉澱了亿万年朦胧的对于杀的执念,全宗震慑,他需要重新审视面前的少年,一个不到二十岁却拥有着苍古魂魄的…

人乎?

非人也。

简单的介绍完全宗后,姜家弟子把眼光移到了陈宗翰身上,一个可以和千年猫又平起平坐,一起观看比赛的人,想必也不同凡响吧。

姜家弟子个个谦恭的注视着陈宗翰,感觉上就是在猜测对方应该是什幺千年老妖、万年白骨精,就在所有人已经做好了心理準备,準备好再接受到一个惊人的事实时。

陈宗翰看着对方谦恭的样子,只能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说「陈宗翰,Z高中二年级的学生」

就这样?没了?

姜舞绫、谢纾璃与不知名的男弟子错愕的面面相觑,同时看着陈宗翰,这种感觉就像是别人跟你说等等会有个大人物来,听他的口气就彷彿是哪国的总统来驾,结果来得是隔壁的老王一般,心里落差不小,一时不知要作何表情。

姜舞绫见过不少风浪,微微一愣便回过了神,伸出手来客气的与陈宗翰示好。

姜舞绫不是笨蛋,相反的是个少见的玲珑人物,先枉论陈宗翰是否隐瞒了些什幺,光凭着可以和猫又全宗同席而坐这一点,就已经说明了他不简单。

陈宗翰,年约十八,修为不详,来历不详,但需要特别留意,姜舞绫默默的记在心中。

广播声再度响起,是关于下场两人的介绍。

姜点,姜家弟子,姜家家主最小的儿子,精于剑术,上届比赛第四名,年轻一辈中的风头人物。

庄坍,肖家弟子,以浑厚的内力着称,善长近身肉搏,外家功夫已经练的炉火纯青。

这将是场剑与拳的交锋,有句话云,兵器是手的延伸,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

修练外门武功一直是最苦的,而且成效也不是很佳,修练的人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多人把修练目标转向术法、暗器等一些中远程手段,拳脚开始没落。

庄坍并没有参加上一届的大赛,实力上无法预估,但肯定不弱,而姜点是上届名列四强的强手,看来,又会是场龙争虎斗。

锣声响起。

不同于上一场,没有快速发难,没有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恶斗,相反的,凝滞的气氛笼罩,无声息的比拼早就已经悄悄开始。

姜点剑未离鞘,但剑意以袭杀而去,先声夺人。

庄坍迈着步,看似轻巧,却在擂台上印下浅浅的脚印,功力早已催发。

眼件越离越近,姜点以知对方不会被自己的剑意给伤害,第一次的试探结束,抽鞘,拔剑,剑意罔若实质。

庄坍一步重过一步,有如行走于雪地上般,冒着风雪向前。

不足十米,走见了姜点的攻击範围,踏步向前便是一刺,浅浅剑光闪动。

好广的剑,庄坍心中一惊,迴身躬步,迎面一拳撞在剑身,走的竟是硬碰硬的路子。

沉重的力道从剑上传来,姜点的剑差点脱手而出,连忙凛住心神,开始游走在庄坍的四周,寻找的那一丝的破绽。

凤舞般的剑法,细腻的处理让在场懂剑的人如痴如醉,这不是什幺高深的学问,而是日复一日对于剑的浸淫,一丝一毫,无偏无颇。

可惜庄坍也不是好打发的,眼看对方避开他的锋芒,一昧採取游斗战略,他也是心中一乐,双肩一沉,两条手臂化为鞭子,大开大阖的劈甩,走的是刚猛同时带着巧劲,声势逼人。

果然,过不多时姜点的空间不断受到压缩,但对方的力量实在可怕,更是横练一身铁布衫的功夫,等寻常招没办法造成什幺伤害,倒是自己沾到一掌之后,内息有絮乱。

也不是说姜点就不如人,而是两个人对于实力的追求不同,姜点磨剑于技,庄坍练身于力,而姜点的技巧高超可惜力量稍嫌不足,一时之间难有伤害。

按照这个情形下去,庄坍的胜利是手到擒来。

可惜,谁没有个几招压箱活?

姜点好胜,不愿输也不认输,一咬牙,闪身退出战圈,剑招陡变,身形加快了几分,手上的剑已不见灵动,而是像颗流星殒落般的划去,一眨眼已然欺身。

赶月剑法,姜家的一套上成剑法,识得的人不少,姜点剑尖流连着淡白色剑芒,看来他把这一次的成败赌在这一招上。

一步连一步,一剑赶一剑,流星赶月般。

庄坍已经来不及闪躲,口中喃喃念咒,双手金光现,是个实用的金身咒,用来增加自己的抗打性,既然躲不掉,就只能硬扛。

一剑划下,被借力腾挪到一旁,但流星赶月岂是如此简单,力尽也不收回,姜点身子一个巧妙的转身,剑尖快过上回,又是一个划下。

一旁的姜家长辈们暗暗点头,姜点的这一式剑法,虽说火侯不足,但已然得到了它的菁华。

庄坍内力全然爆发,他知道只要自己挡下这一招,自己必胜无疑,但前提是自己能档下。

全宗依然一脸淡定,但其他人可不是这样,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场上的动静,唯恐错过一二。

剑意已然提升到了极致,一剑快过一剑,姜点浑然忘我的催动着,而眼前的对手却像个不倒金刚般屹立不摇,已经是第七剑,不断累加上的威力,只有恐怖两字。

庄坍使出了他想的到的、想不到的方法,只想要避去这避不可避的一剑。

第八剑,剑身栖息着无匹的剑气,迎来,避不过,挡不住,那就轰上。

场上炸开一个坑,旗鼓相当的两人都被这阵气流甩出了场外,双双落地。

全场鸦雀无声,这样的结果不知道该算谁赢?

广播响起,由于两人同时落地,因此两人都判出局,第二场姜点对上庄坍没有胜利者。

结果才刚说完,就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就比如做在陈宗翰后面的谢纾璃,挥着她的拳头大声说道「明明就是师兄赢了,那个庄坍比较早落地」

不过即使大声抱怨的人不少,但裁判们似乎一点也没有改变判决的模样。

连续欣赏了两场精采的比赛,在场所有人的情绪都被挑到了最高点,万分期代着下一场的比试,一天的赛程是四场,两天比完第一轮的比试。

接着的两场分别是出身神秘的马尾男对上姜家姜化烨,练家练尘甯对上无门派的王志成。

虽说精彩依旧,但相比前两场亮点就没有这幺的多。

最后是由马尾男与练尘甯胜出,而第一天的赛程也已经结束,大批的人潮离场,为了帮在场的观众与参赛者準备食宿,世家们可是伤透了脑筋,尤其是这一次的人数也大过于了往年。

大部分的修练者即使一晚不睡也无所谓,夜晚依旧热闹鼎盛,感觉不像是比赛大会,倒是和庙会相差无几。

与猫又全宗结伴,就这样在人潮里不停推挤,看着许多陈宗翰没看过的东西,而全宗也饶有兴致的逛着。

找了家台式小菜,一人一猫就走了进去点餐,随便叫了两碗蚵仔麵线与一盘小菜,闲话家长了起来。

「前辈,你说这次的冠军得主会是谁?」陈宗翰问说。

「废话,当然是素子,她可是我调教出来的徒弟」全宗一只手支着脸,说道。

陈宗翰和全宗相处久后,发现对方并不像是什幺高人一般的不苟言笑,可能是因为刻板印象,陈宗翰以前都是这幺认为,而全宗则有点随性、随便,而陈宗翰的个性也差不多是这样,一人一猫意外的相处得来。

全宗也是闲得没事,又不想去和其它的什幺世家高层、一方霸主之类的家伙打交道,从他自己孤身一人隐藏在人群中就看得出来,有个处得来的人陪也不错,更何况他也对陈宗翰的杀意有些兴趣。

「说真的,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从来没想过这世界上会有这幺多不可思议的事」可能是因为太过兴奋,陈宗翰的话难得的多了起来。

「呵呵,我倒是看到不想看」想想也是,再有趣的东西看了千年也会腻。

「对我来说可是新鲜的很」两碗蚵仔麵线来了,热腾腾得冒着烟,上头的香菜点缀得更令人食指大动。

或许该说猫爪大动。

两个人埋头吃着麵线,同时伸手刺向同一颗滷蛋,全宗抬眉,剑术的大宗师即使拿得是筷子,也是技巧非凡,一个轻挑,就跑进了全宗嘴里,还露出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陈宗翰郁闷,当真是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一面,而盘子上的滷蛋也没了,这才是重点。

当一群刚看完比赛热血沸腾的莽汉,心中技痒不已的当下,一个小碰撞就很可能造成一场架。

而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陈宗翰和全宗坐在靠外的位子,而发生的事情也就在他们眼前发生。

三个背着刀脚步摇晃的醉鬼,在一对年轻男女的面前,大胆的调戏起那位俏美人,而且很明显得对方并不是什幺委屈吞肚里的女孩,马上双眼冒火的想要拔剑冲上去砍人,而一旁的男子则是从后面抓住她,不希望她惹事生非。

这样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这与修为无关,只与一个人的品性有关。

三人把男子的退让当成了害怕,更是肆无忌惮,三人中身材最是魁武的一个大汉伸手就要往俏美人的腰环去,这下是真的让人动怒。

四周的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全宗也没有出手的意思,而陈宗翰则是没有出手的本钱。

这一种大型的集会,治安一直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特别是当聚集在一起的是一群眼高于顶、好勇斗狠的修练者时,情况更是糟糕了好几百倍。

就比如现在。

剑拔弩张,醉鬼碰上辣椒,俏美人拔剑朝大汉的臂膀划去,她这一手已经有留手,看来她在愤怒之余没有失去冷静。

一个酒醉的人,只要练的功夫不是什幺醉拳,难免会有些身体迟钝,也就是这样被划出一个血淋淋的口子。

这下好了,三人更是恼怒,纷纷拔刀把两人围在中间,而一旁看热闹的也开始皱眉,三人那边似乎不想善罢甘休。

「前辈,你要不要出手一下」陈宗翰审度着场面,低声问着正清扫着第二盘小菜的全宗。

「没事,没事,等等肯定会有人看不下去的,干嘛没事找事」某只猫无良的说。

「…」

既然全宗都这幺说了,陈宗翰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自己跑出去挨刀子吧,好人也不是这样干的。

清脆兵器交鸣声,看来当真是动起了手来。

所有人清出了个空地,没想到的是那三个醉鬼刀法不俗,一下子竟然把那对年轻男女给打得喘不过气来。

眼这事态这样发展下去也实在是不妙,一个男声喝说「你们三个人可别欺人太甚」发话的是个身穿火色衣衫练家的门生,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

总算还是有人出来主持正义,这个社会还有救,陈宗翰心想。

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人啐道「没你的事,滚」

中年男子脸色一青,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不给面子,冷冷的哼了一声,在虚空中画了道符文,而后三条淡金色光绳朝着三人缠去,

可才刚要接近三人,三条光绳就被人施法打碎,只见到一个手拿禅杖的枯瘦曾人横杖挡在中年男子的面前,这下中年男子的脸色更是难看。

「你做什幺?」中年男子寒着脸说道。

「桀桀,当然挡住你啊」一股阴冷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丝丝的冷意让他身旁的人离开他的身边。

连全宗的筷子都顿了一下,连这样的人物都出现,事情似乎并不单纯,有种阴谋的味道。

过没几分钟,年轻男女显得越来越狼狈,身形支拙,开始有些挂彩。

一旁开始有更多人看不下去,不停的有人加入了战局,可怪异的是,每每有人出手相助,就会有另一人出来阻拦,就像是一齣套好的剧本一般。

就如同蝴蝶效应般,轻轻一个振翅,连锁产生不可收拾的局面。

由一开始五个人之间的摩擦,事态开始快速的加剧,在有心人士隐隐的推动下,人数不停的增加,事态更加严重,由一开始零星的擦枪走火,到现在几乎场面失控的混战。

而且还是同时好几个地方。

剑气横飞,术法绽落。

现在即使是白痴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一切计画的十分精準,就连同冲突的人也是特别选定,一个个冤家世仇,几乎就在同时聚首。

如同硕大的炸药库般,只需要一点火星。

炸开了锅。

而那些充当火星的人已经消失无蹤,就彷彿不曾存在一般,其实很多人并不是如此的冲动,就算是打架也是要看场合,可对方就不这幺想了,就这样,打得越来越恼火,打出火气来,难以收拾。

主办与协办的三大世家,在听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火速的赶到了现场,可冲突不断,分身乏术,误伤不断。

这样的火爆场面持续了三个小时,把黑夜也渲染成了白天,疲于奔命的各大世家子弟,最后总算是稳定住了场面。

人有时是个很容易被冲动感染的,但这种短时间的沸腾,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所有人冷静了下来,许多有识之人心底感到一种被当了棋子的感觉,就在所有人刨地三尺想要找出一开始惹出是非的人时,发现到在场没有人认识他们,面面相觑,开始的突然,消失的诡异。  

  • 名称:肉肉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