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姐姐超清

形势严峻,陈宗翰到目前为止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逃窜,拼了命的躲开所有的攻势,没有发起一次攻击。

但陈宗翰的眼神依旧炙热,他闪开所有的攻击,不是为了躲避,是为了把握住极细微的一线机会。

陈宗翰现在需要的不是热血与激进,是冷静且毫不偏差的应付所有的危机。

久久找不到任何机会,没有任何伤敌的手段,一般人会失去冷静而犯下错误,但陈宗翰不会,因为他深知这一点,现在任何的失误都会让他受到极为严重的伤害,生死搏斗容不下分毫错误。

死亡如同一壁万丈悬崖,就在陈宗翰的脚前,而他必须在这里悠然舞蹈,必须没有丝毫的胆怯。

战斗需要感觉、需要野性,而冷静沉着可以让野性成倍的发挥威力。

虎精的力道很沉、很重,也很锋利,霸道无方却又不失精巧,甚至可以从中感受到牠的磊落,旷野里的王者。

在这水泥的丛林,战斗丝毫没有退温。

又脚往左旋步转身,轻巧的退开又一个气弹,直线型的攻击虽然猛烈,但缺点就是只要有距离,就很好闪躲。

一股不祥的感觉直上心头,由地板下传来,所有人住了手,是鬼魂飞散之前的哭泣,鬼的眼泪传说中就是最后的依恋,也是冰冷中的最后温暖。

「要开始了」陈宗翰说。

虎精与山魈们也知道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关头,容不得有人干扰与打断,掌击连绵不绝,沾不得身,会要人命。

蹬地后退,双手在身前化圆,化开滞留在空间中的气劲。

陈宗翰双手往后抓进墙壁,悬在墙壁上,短暂的休息与评估眼下的状况。

不知为何,陈宗翰认为肖素子的剑有些滞怠,第一次在张耀明的卧房里的短暂交手,明明是如此的乾净俐落,如此的犀利,现在的剑招里面缺少了一股决心,多了一份迟疑。

而两只山魈攻的也不急,他们的目的是拖延时间,没有必要以身涉险。

「学姊,妳怎幺了?」陈宗翰呼喊,这实在不像她。

肖素子摇摇头,是在说明没有问题?还是有别的含意?

陈宗翰还没有时间思考,又是一枚气弹冲了过来,连忙闪开。

才刚站定脚步,眼睛专心注视着自己的对手,传来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接着」

没听错,是李师翊的声音,陈宗翰朝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楼梯间那个漂亮的丽人,长髮因奔跑而摇曳,不就是一直让陈宗翰头痛万分得李师翊吗?她脸上挂着的是担心吗?

陈宗翰注意到她朝自己的方向抛了好几把样是各不相同的剑,看这模样她刚刚应该去百货公司楼上买了好几把,可她万分不该在这种危急时刻跑了进来。

虎精也被这个搅局者吸引了目光,皱了下眉,虎口张开,朝李师翊的方向吐了一枚气弹。

这个举动可把陈宗翰吓破了胆,根本不需思考的以从来没有想像过的速度,比飞还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同时大喊「快跑!!!」

而李师翊像是中了定身术般,傻楞楞的站在原处,注视着可以轻易撕裂她的气弹越来越靠近,陈宗翰离她比较远,而气弹从发射到击中只需要一秒多。

李师翊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陈宗翰眼看来不及,双脚用力蹬,飞扑到李师翊身前,而李师翊只来的及用目光对上他。

第一次的,李师翊嗅到了死亡的气味,在她这一个应该和朋友聊天逛街的年纪,死神朝她招手。

强大的冲击爆发,用可以轻易把钢筋水泥凿穿的力量,两个人被狠狠的炸到墙壁上。

很温暖,有什幺热热的液体流在自己脸上,李师翊睁开了眼,陈宗翰紧紧的抱住了她,深埋在怀中。

墙壁凹陷,龟裂剥落,原本这一个角度应该会让李师翊撞到了墙上,但陈宗翰双臂撑起,死命的扛住这股力量,接触到墙的只有他的两只手臂,鲜血淋漓,水泥屑块刺到了手臂里。

李师翊抬头看着陈宗翰那称不上俊俏的脸庞,嘴角与鼻孔溢出了鲜血,紧闭着双眼,似乎在忍耐着剧痛,鲜血滴落在了李师翊漂亮的脸上,血红的腮红点缀。

李师翊不知道的是,陈宗翰并没有运劲护住自己,而把所有的真气用来缓冲与涵盖住李师翊,他把自己当作一面柔软的盾牌,不然即使没有直接击中,那份冲击力也可以轻易的要了她的命。

陈宗翰鬆开了手,鲜血从伤口如泉涌,满地。

「你…」李师翊过度的惊讶,口舌犀利的她第一次结巴,一直被她欺负得陈宗翰,身影在当下巨大了起来。

「咳咳咳」陈宗翰摀住口鼻,指缝中流出了血,内伤不轻,转过身来面对着虎精,步履稳健依旧,就彷彿受伤的不是他。

拾起一把李师翊带来的剑,只是把工艺品,锋利度与品质都很受人怀疑,但怎幺说都比空手拿钥匙强得多。

「谢谢」这句话是陈宗翰对于李师翊的好意。

李师翊看着陈宗翰转过身后的背部伤口,衣服全部烧穿,皮开肉绽,让人看了一眼之后,都会忍不住移开视线,看得人都觉得痛,为什幺当事人还可以站得笔直?

「对不起」李师翊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真的错得很严重,她差一点就害死了自己与陈宗翰,自己名副其实的只是一个累赘。

陈宗翰闭上了眼,呼吸着,吐纳着,唤醒自己沉睡着的杀意,这才是自己,原来手中有没有一把剑,真的差这幺多。

战意与杀意狂暴的压制着所有人,狂热又凛冽,剑上附着深红色的幽光,吐着慑人的寒信。

睁开眼,瞳仁血红,无尽的亡灵在咆啸,这是陈宗翰最强的状态,平指着剑,澎湃的气势朝虎精直去。

面对有如换了一个人一般的对手,虎精也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见到牠身形长了几分,头上的王字变成了金色,虎目深藏着劲道。

双方对峙,气机在空气中互相试探。

李师翊觉得自己明明就在一旁,却又彷彿离得好远好远,所有的一切她都插不了手,好像就只有自己被丢下。

陈宗翰注意到李师翊还傻傻的站着,开口喊说「快走,越远越好」

李师翊回过神来,从陈宗翰身旁跑了过去,经过时她还回头看了一眼,妖异的血红,聂人心魄。

注意到李师翊的目光,陈宗翰的嘴角轻轻上扬,似乎在轻声说着:

一切交给我。

虎精也不去理会李师翊,而是把全部心力都投住在陈宗翰身上,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牠感觉到了嗜血的杀气。

「谢谢」陈宗翰看到李师翊上了楼,他说。

虎精摇摇头表示不用介怀,四肢压低使劲,以风雷之势扑了过来。

虎精给他上了一课,牠没有什幺匪夷所思的招式,光凭纯粹的力量就把陈宗翰压得透不过气来,陈宗翰扫出的几道剑芒,只让他微微吃痛,掉了几根毛。

就像几吨重的磐石,重量夹带着力量就是一个可怕的武器,更罔论牠灵活的身手,这样的对手完全是陈宗翰的剋星。

如果他手上的是幽泉祭刀的话,凭藉着它的锋利,就不会有这一个问题,但现在他的手上只是一把美观的工艺品,说不定一把卖不到一千。

陈宗翰发现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太倚靠幽泉,没了它,自己什幺都不是。

不再思索,自己在血色空间里不也是这样?每次都是绝境,每次都在挣扎,绝对不放弃,没有地方可逃。

陈宗翰已经习惯了被逼入死角。

磐石又如何?我会打烂它。

又是一个飞扑,陈宗翰踏上垂直的墙壁,一剑劈向虎精的背脊,金属交鸣声,硬的出乎意料。

「吼」掌击让水泥墙整个崩裂,让人怀疑这些只是豆腐罢了。

陈宗翰心中想着,密度不够,自己的剑气不够精粹,为有密实的剑气才斩得开虎精的防御。

吐了一口气,重新调整自己的节奏,压缩,压缩,不停的压缩自己的剑气。

再一剑,直劈虎精的门面,虎精吃痛的叫了一声,但也仅仅是吃痛。

「吼」

不够锋利,自己对剑的体悟还不够,必须再加把劲,陈宗翰不知觉的笑了。

他在享受这一种命悬一线的刺激感,以及不断增强自身的成就感。

再一剑,由剑尖为出发点,贯出一点寒芒,所有的力量就聚集在这微小的一点,穿透而过,有用,虎精的腰腹多出了一个窟窿,血液顺着剑身缓缓流下。

「吼吼」虎精愤怒的哀嚎,迅速的转身就是一掌抓去,陈宗翰来不及把剑抽出来,打个滚躲了开来,在地上又捡了一把。

「有用」陈宗翰高兴的说。

磐石又如何?只要把所有劲力集中一点,还是能够破开。

虎精吼叫一声,前爪一踢把一辆倒眉的车子踢向陈宗翰,看得翻滚而来汽车,剑身幻出一层层剑影,直接斩碎,爆炸。

有力的前爪穿过爆炸的黑烟与火焰,向着陈宗翰猛击而来,力量之大,激荡起了气流。

「妈啦」陈宗翰被吓了一跳,手脚并用的爬开,躲进一个刚刚打穿的洞里,到了停车场下的底层。

几把火炬闪耀,空气中瀰漫着刺骨的冰凉,明明是个大热天,却意外的阴森。

火炬围绕的中央是一块清冷绝美的坚冰,积着灰尘的地板上画着陈宗翰看不懂的法阵,坚冰旁的法阵之上,就是那些鬼魂,被囚禁在了法阵之中。

陈宗翰走近,感觉到越来越是冰冷,而寒气就是由那块坚冰所散发出来,冷雾缭绕,众鬼们低声的悲鸣。

还没走到法阵旁,虎精就冲了过来,给陈宗翰一种恼怒的感觉,是否这一切都跟法阵中的坚冰有关?

陈宗翰虽想一探究竟,但虎精就是挡在阵法前,充满敌意的吼叫着。

连发的气弹,逼着陈宗翰跃回上面的停车场。

想要解开疑惑就必须先解决掉眼前这一个碍事的家伙,相信不管双方哪边,都认为对方碍事。

「吼」虎精嘶吼着,也跳了上来,连发的气弹直接对着陈宗翰击射,而陈宗翰这次也不闪躲,静下心来,迎上前,决定把自己的死活赌在自己的潜能与实力上。

一直以来,陈宗翰的剑意对付一些喽啰还可以,向上次的变异妖兽,但柯壬的防护却无法一剑化开,即使当时手上拿着的是幽泉,这次虎精的皮毛更是变态,把所有力量收缩于一点才产生作用,而且看牠现在生龙活虎的模样,跳上跳下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陈宗翰郁闷不已。

剑气不够凝练、不够纯粹,陈宗翰积蓄自己所有的真气于这把剑上,也不理会它根本无法承受这股力量。

去除杂质、去除杂质…陈宗翰喃喃念道,一剑由后往前直刺,两股力量对撞,气弹消散于空气之中,残流的气劲吹着陈宗翰的头髮往后倒竖,再往上一撩,破坏了接着的另一枚气弹。

「吼」声音中充满着愤怒。

云从龙,风从虎。

风一直是传说中虎的管辖範围,而气弹就是聚集起来的风,也是一个威力不差的攻击手段,陈宗翰硬碰硬还破解了它,这惹恼了虎精的尊严。

狂风大作,虎精指挥着四周的风,牠身上亮丽的皮毛随着风而摆动。

风越刮越强,陈宗翰不禁瞇起了眼睛,在一旁的肖素子与山魈们都停下了手,受到这一边的战局影响。

最后风渐渐的歇息了,被吹起的尘土搞得停车场蒙上了一层淡雾,而陈宗翰的正对面,虎精的身上流转着眼睛清晰可见的风力,就像是穿着一身风所编织而成的大衣,只是狂暴了些。

一个气弹聚集在虎精的口前,大小比刚刚再稍微大了一些,除了颜色深了些,看起来没什幺不同,但陈宗翰的感知一碰触到这枚风弹,就马上被扭曲消弥,竟然连心念都可以扭曲,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恐怕能直接把陈宗翰给炸了。

「妈列」陈宗翰脱口骂了一句,这句粗话似乎让虎精觉得不是很悦耳,气弹直奔陈宗翰而来。

不止能量惊人,就连速度也快得吓人,要不是陈宗翰早就猜到这一个可能性,一定会着了道。

背后的墙壁气流激荡,水泥块溅得老高,转头一看,乖乖,直接多了五个停车格,这比施工用的大铁鎚还要好用。

眼看虎精又再动用风力聚集第二枚风弹,陈宗翰二话不说,迈开大步,决定在想出抵抗的法子前,拼了命的逃跑。

背后不停的炸了开来,整个停车场面目全非,一个一个巨大的坑洞,现在只能祈祷这里的结构足够稳固,不会就这样子崩了下来。

陈宗翰决定来个祸水东引,跑到了山魈那儿,只见两只山魈互看了一眼,同时伸出爪子,已不符合他们身材的速度话向陈宗翰的咽喉与腹部。

陈宗翰紧急剎车,一个直角的蹬步险险的闪了开来,肖素子举剑架住山魈得爪击说「你搞笑吗?」

「SORRY,SORRY」陈宗翰连忙把手摆上头上,行礼道歉。

虎精不再乱吐气弹,有力的前掌扑击而来,陈宗翰无奈的再次逃窜,找到一个机会在牠巨大的身躯上补上一记,但牠浑身覆盖着强劲的风力,一碰到牠身上,剑就被弹了开来。

眼看祸水东引这一招行不通,说不定还会变成被里外夹攻,陈宗翰只好再逃回原本的地方。

除了唤出在血色空间里的力量之外,陈宗翰还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压箱绝招,就是,业火。

浓黑的火焰缠绕上了剑身,转眼间…

剑就被烧掉了…

陈宗翰看到空空如也的右手,无奈了,虎精也很捧场的挑起了眉,一附『你在干嘛的模样?』

手上的可不是幽泉,陈宗翰忘了这件事,一般的剑怎幺可能承受得住业火的焚烧。

没想到连自己的救命绝招都用不出来,陈宗翰抖擞了下士气,没关係,一对一,有什幺好怕的。

其实也不是无法使用,如果单纯的以手掌为引,大概会连手臂一起烧掉吧。

有鑒于不想成为残障人士,陈宗翰否决了这一个使用方式,再度从地上捡起一把剑,决定在剑术上下些死功夫。

吸了一口气,陈宗翰不让虎精有再度使用气弹的时间,挥洒出瞬间所能施出的剑气,一阵接着一阵,如同惊涛拍岸,又如同电锯般不停的磨锯。

割裂着,撕磨着。

「吼」

止住了动作,剑气消弭,虎精竟然像是无事一般,也没见牠少了任和一根毛,牠身上覆盖着的风力抵销掉了所有的攻击。

「这幺变态」陈宗翰有些喘不过气来的脱口说出这句话。

接着袭来的爪击,陈宗翰一口气提不上来,被拍中,顺着虎精施力的方向猛力滚在地上。

撑起身体,一口鲜血不争气的吐了出来。

鲤鱼打挺的跃了起来,擦擦嘴边的血渍,熟悉的血腥味让陈宗翰感到安心,这个味道也许早就已经深植陈宗翰的心中。

「呸」吐出一口血,陈宗翰的脑袋清醒了些,虽然受伤,但和曾经在血色空间里断手断脚,这只能称得上是极轻伤。

游走在虎精的掌势之中,刚刚的那一下,似乎让陈宗翰重新找回战斗的感觉,失去幽泉让他一直慌了手脚,对方强大的力量让他不敢交锋,攻击不起作用也潜意识的让他缩手缩脚。

没想到让陈宗翰找回感觉的是那下冲击与血腥味,看来他真的有很严重的受虐倾向。

剑气起不了作用,那就收气为束,一道道剑芒,不用钱般的纵横,在场上横扫。

确实起了作用,风力变弱,闪开一个气弹,威力也没有一开始来的强,果然,久战不下,双方的消耗都很巨大。

战斗不仅仅是力量的比拼,同时也是意志力的较劲。

陈宗翰连续大肆的挥洒出剑气与剑芒,动用了极大程度的真气,而虎精的气弹也一样耗损庞大,更罔论双方都受到了对方的伤害。

气喘吁吁,大口大口的贪婪攫取氧气,双脚没有踏在实地上的感觉,肌肉因为缺氧而疲乏无力,每一个动作都是负担。

即使如此,双方的动作也不能露出一丝的破绽,谁都不能先露出疲态,必须当作自己的状况十分完美,哪怕早就后继无力。

战斗是门艺术,生死相搏更是门艰涩的学问,不能无意义浪费任何一点精力,心理上更是不能示弱,士气的角逐、欺敌的动作、攻击的节奏、对敌的协调…

有太多太多的细节需要把握,无法掌握的人只能在某一场战斗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除了越变越强,只有不踏足这一个领域,或许这是唯一能够自保的方法。

双方都有着,想屈服却不能屈服的傲气,输赢的胜败就在最后那个不放弃的手上。

「吼」声音宏亮依旧,却掩不住那抹疲惫。

剑气与剑芒都难以给虎精造成真正的伤害,而在这之上还有一个进阶,就是剑罡。

剑罡属金,锋利度与强度都远比另外两者来的高上不少,而惟有能真正掌握住剑气、剑芒、剑罡者,才算是真正踏入剑术的领域。

这三者都需要对剑有深刻的体会,只有这样才悟的出来。

陈宗翰全身放鬆,握着剑举起,踏着小箭步,血红色的瞳孔闪烁,想像自己手中握着就是幽泉,观想每一寸、每一毫,凝气化形。

瞬间,往前冲了上去,举剑高过头,斩落。

「吼」

陈宗翰惊说「有用…吗?」

在虎精的肩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随后的反击,气劲扑面,太近了,闪不开。

陈宗翰举起剑来挡下,虽然没有倒地,但也被硬生生的震开五步。

「不对,不大一样」

凝气成剑,但感觉不对,差了一点。

可虎精不会给他好好思考的机会,掌风飘然而至,一掌一掌的崩落,越来越是密集。

陈宗翰顺着掌风飘荡,退步滑出掌势的笼罩範围,摆开了迎剑势。

幽泉,是由魔主的杀意凝铸而成,陈宗翰一开始的思路就错误了,不该只是单纯的思索剑意,杀意才是幽泉的主身。

剑意与杀意的融合,这才是属于幽泉的剑罡,陈宗翰所能掌握的剑罡。

「呼」艳红的剑罡妖异无比,剑意的锋芒中深藏着残忍的杀意,往前直贯而出。

虎精深觉大事不妙,紧急往旁侧开,但剑罡仍尖锐的穿透了虎精的左前肢,一个带血的窟窿。

「吼」虎精哀嚎。

陈宗翰脚步蹒跚的退后,靠在了墙壁上,这一下彷彿抽乾了他最后的一丝力量,暂时动弹不得。

虎精的伤势也由不得牠随意乱动,现在两边都只能大眼瞪小眼,谁也奈何不了谁。

「唉,两边都住手好吗?」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从地底下传来。

陈宗翰撑起身子,对面的虎精似乎知道了些什幺,一跛一跛的跳下了坑洞,另一边的山魈们也罢手,跟上了虎精。

「怎幺了?」肖素子走到陈宗翰身旁,低头检视陈宗翰身上的伤口「伤的不轻」

陈宗翰苦笑「死不了」身上大部分的伤口是在保护李师翊时伤到的,而看起来肖素子的身上没有什幺外伤。

刚刚的男声「三位,可以请你们下来吗?」

「三位?」陈宗翰与肖素子互看一眼,一起转头,李师翊手上拿着一个急救箱,一副不知道该不该过来的为难模样。

肖素子朝她招了招手。

头一次看到李师翊这副模样,似乎对刚刚有点内疚,从急救箱里拿出几瓶碘酒来,擦在陈宗翰的背部。

「痛,你会不会用啊」陈宗翰痛的往前闪开。

「不就是擦上药后,再绑上绷带」李师翊有点委屈的说。

大方向是对的,只是会不会太简略了…

「还是我来吧」肖素子接过手,相比之下肖素子就温柔的多,手法也轻的多。

陈宗翰抛开手上只剩下剑柄的破剑,呆呆看着天花板,脑带里还再转着刚刚第一次凝出剑罡的感觉。

「喂,你刚刚干嘛救我?」李师翊双眼注视着陈宗翰问。

陈宗翰歪头想了一下说「大概是不想看到太血腥的画面吧,我还没吃饭,不想没胃口」

「可恶」李师翊生气的按了下陈宗翰的伤口。

「痛!」

肖素子偷偷的窃笑着。

简单的包扎好伤口,陈宗翰的身上整个缠上了绷带,有点肖逸的感觉。

肖素子对着一直无声静看着整场战斗的孟竹三鬼,说「我们下去看看」

孟竹朗笑说「小心点,我们在这等你们,反正我们哪里也去不了」

这句话是个很中肯、很无奈的实话。

肖素子带着李师翊跳下了坑洞,其实这也是在李师翊死皮赖脸的央求下,再加上对方先退兵展示了诚意,肖素子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跟在我身边,别乱跑」肖素子严肃的警告她。

三人走到了法阵旁,朝坚冰里看去,陈宗翰彻底的呆住,眼神无法移开,这是一个多幺不可方物的美人,在坚冰里伸出了右手,好似想要触摸什幺,时间就冻结在那一剎那。

仙女恐怕也不过如此,尤其是那高雅却不拒人的气质,眼神里似乎充满着迟疑之后的义无反顾,想要拥抱着什幺的悸动。

佳人绝世而独立,陈宗翰也不禁陶醉。

「好美」陈宗翰衷心的讚美,与之相比,所有其他的女人都只是月亮星星,她是最耀眼的太阳。

「真的好美」陈宗翰再讚叹了一句。

即使三人走近,虎精与山魈们都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就像是没看到陈宗翰他们一般。

和煦的声音「很美吧」一团黑气绕在坚冰的身旁,即使看不到身影,陈宗翰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她是我的恋人」黑气说,语气中带着溺爱与道不尽的落寞。

「只是,被冰冻了起来」

肖素子朝着陈宗翰点了点头,说「听他说些什幺?」

陈宗翰耸耸肩,不置可否,肖素子与李师翊也惊艳于坚冰里的佳人,也有了一探究竟的兴趣,李师翊满脸的讚叹与好奇,而肖素子的脸上出现了些陈宗翰看不懂的神情。

黑气飘浮在两人的面前,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好听,说「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作倪恆,是个被诅咒了的鬼」

说出这句话后,他自嘲般的笑了笑,只是这个笑容很苦、很涩。

  • 名称:亲吻姐姐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8: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