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戟之灵第三季超清

生气,便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存活着的生物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死气,则是所有已经死亡的物件残留下的气息,两种气息相生相剋,气息,说起来很悬,不过是种感觉,有点像是极度稀薄的云雾,一般来说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便是一个人当下的身体状况。

死气,通常只在一些邪恶的死物身上发现,往往是些心中充满不甘的怨灵与殭尸,这也是为什幺当肖家的人发现陈宗翰身上充满死气时,会想要赶尽杀绝的原因,死气,是邪恶生物的代名词。

戒指上的生命气息十分浓郁,浓郁的生气可以用来间接帮助一个活人恢复生气,就像是製造出一个美好的环境般,而对于陈宗翰而言,他满身瀰漫的死亡气息就是他的血液一样。

把戒指握在手上,同时缓慢的释放些死气,两种迥然不同的气息开始互相攻防、吞噬、混合,像是场剧烈的化学反应,灼烧着陈宗翰的皮肤,甚至造成了三维的动荡。

现在陈宗翰知道了肖逸的所承受的痛苦,无法想像当这种反应在人体内发生时是如何的可怖,也难怪肖逸会如此的渴望陈宗翰身上的祕密,也许解开死气与身体共存的秘密之后,可以让生气与死气和平的共存。

平静,这是肖逸最大的希求。

看到这个结果,陈宗翰也不气馁,只是和肖逸不停的讨论有什幺其它的解决方法没,肖逸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折腾了九年,理所当然得有很多的心得,而在绝望之中,现在他看见了一线曙光。

两个人就这样不断的尝试各种方法,基本上是由肖逸提出方法,由陈宗翰来实行,因为肖逸是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的死气的,如果可以的话,他还会受到这幺多的痛苦吗?

颠倒阴阳的异变,死与生的不断交换。

直接的抵销,间接的对抗,从性质下手,从属性着手,加上不少其他要素,甚至是用各种术法加持,用了数也数不尽的方法,可惜的是进展却微乎其微。

不过总算是有一点收穫,现在陈宗翰身上的生气已经不会浓郁到令人起疑心,充其量别人只会认为是一个生命力过于旺盛的家伙。

就这样子又忙了一天,虽说没有解决肖逸的切肤问题,但彼此也都获益良多。

因为肖逸的担保与生命戒指掩盖住了死气,肖家便把这件事当作一起意外事件来看待,也终于陈宗翰由一位囚犯的身分升格成了客人,也由于最近的一场,由肖家举办的切磋大会,正如火如荼的展开,更是没有人去理会陈宗翰,而陈宗翰也乐得轻鬆。

期间陈宗翰只见到过一次肖素子,那次是肖素子为了误会陈宗翰而来道歉,说是道歉,但除了有微微鞠躬外,表情倒比较像是来讨债,有点搞不懂她是来干嘛的。

这次的中国切磋大会,由肖家主办,姜家、沈家和叶家协办,切磋大会基本上三年一次,是由三十五岁以下参加,毕竟年纪大的人对于抛头露面、譁众取宠的比赛比较没兴趣,而另一方面则是,如果给修为破百年的高手上场?还有什幺意思,年龄限制便有其存在的必要。

顺带一提,肖素子是上一届的冠军得主,以仅仅十五岁的芳龄击败各方强者,如同天之骄子一般的君临。

算算日子也过了不少,没有跟家里连络,也没有去学校,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怎样?不过再奇怪也没又自己的遭遇奇特吧,麻烦的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请太多架而跟不上课业进度。

根据肖逸的说法,他们是帮陈宗翰以「协助政府了解高中生之生活」的狗屁理由请了假,虽然说这理由十分得不像样,但只要冠上政府的名义,所有人也只有乖乖闭嘴的分。

虽说现在肖家没有再限制陈宗翰的自由,不过出于陈宗翰个人的好奇心,他希望能够留下来欣赏这次的切磋大会,也许是为了弥补陈宗翰这次的损失,在加上肖逸的面子,破例留下他这个不相干的人物。

也许是经过一次次血色空间的洗礼,陈宗翰心底那股隐隐的战意,已经快要无法抑制的即将溃堤,渴望高手,冀求鲜血。

但另一方面,陈宗翰又认为这不是他,只不过是魔主的魂魄作祟,与他个人的意志无关,也因此他迟迟不肯碰触刀剑。

心里有个声音说,只要拿起剑,将没有回头的可能,一条不归路。

这些天他除了在肖家乱晃与和肖逸研究生死气息外,他也再度的沉浸在他的血色空间之中。

发洩般的释放他心底的躁动,用杀戮转移他的注意力,填补骨子里的嗜血。

荒凉大地,   一轮血月静静悬挂在半空,嘲讽似的看着遍地的尸骨。

这次陈宗翰没有笑,他发现这不够,根本不够他享受,不够过瘾。

无奈的刺穿最后一只怪物的脑随,随手把幽泉插在地上,悲凉的大地一如以往的萧然,沙土混着血水令人感觉黏腻。

自己究竟是怎幺了?不久前自己还是个想着恋爱,想着电玩的高中生,而现在自己则必须努力克制住自己心底隐藏的残忍杀意,这算什幺,陈宗翰苦笑。

明天就是三年一次的切磋大会,这些天来陈宗翰见到不少各式各样的人,唯一的共通点是几乎人人背着各式的兵器,以刀剑居多,但也有看到判官笔、丧门斧、九节鞭等冷门兵器,大大的开了陈宗翰的眼界。

其中还有少数的非亚裔人,金髮碧眼在人群中格外的夺目,看来这也是个彰显自家门派的好机会,怪不得会如此的受到重视。

切磋大会以绵续千年,主要的宗旨是要提醒修练之人须随时随地的精进自身修为,互相比试也同时是个进步的好方法,彼此互相的砥砺勉励,能够加速成长,尤其是对于年轻人而言。

不得不说,这次各大门派是精锐尽出,上次大赛因为是再一次大战之后,处于休生养息的阶段,而没有太多的好手参加,但今年不同,三年的时间足够许多好手恢复到颠峰状态,更何况上次的头筹竟被一个小女孩夺得,许多人都觉得脸上无光,这次大赛更是卯足了劲。

被这种气氛传染下,陈宗翰也对这次得大赛寄予很大的期望,因为除了自己在血色空间时的战斗之外,陈宗翰还没有观摩过任何其他的战斗,对于自己的程度一直没有个底,而藉着这次的大赛,陈宗翰是抱着虚心的心态来求教。

这次大赛的预赛早就于几个月前举行完毕,共计十六位入选,其中最令人津津热道的有上届冠军肖素子,肖家弟子庄坍,姜家身为名副其实的第一世家入围了三人,姜舞绫、姜点、姜化烨,叶家入围也是两人,叶秋、田柏语,另外的名额则由其他的世家或是其他的门派给拿去。

如今的势力分布是以姜家为首,千年以来屹立不摇,主因为当年飞升成仙的的姜子牙就是这一脉的开山祖师,而叶家与肖家虽说也有不少的成名人物,但却一直无法盖过姜家的光芒。

依然持续着平日的课题,肖逸虽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应该是眉头紧锁喃喃说道「令人费解呀,除了两者的互相针对性,似乎还有什幺东西是造成互相消亡的原因」

「互看不顺眼吧」陈宗翰悠闲的啃着一颗梨子。

肖逸理也不理陈宗翰,自顾自得继续思量,虽说肖逸身为一个长老在这时节应该忙翻天才对,但他却依然每天来找陈宗翰报到,不停的想方法解决自己身上的毛病。

「你都不用忙吗?」陈宗翰把玩着道符。

「我把事情都给了世常,反正爹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他不会为难我」肖逸随口达道。

桌上放着琳琳种种的各式符禄,用来宁神的清心符,唤雷的天雷咒,驱毒的祛毒符…所有的符咒都必须配上正确的施咒手法与一定量的真元力,其实施咒就与西方的施法极为相似,也同样的需要全面的理解与正确的把握。

「晚一点大赛就要开场了,你还不去吗?」陈宗翰倒在床上翘着脚说。

「没这幺快,你再试一次把它们混在一起的时候把这道符加上去」肖逸从一堆符纸中捡出了一道,陈宗翰拿起来看了看,道济符,是张一般小庙用来积功德的小符,基本上也没有什幺作用,顶多烧金纸的时候顺便给烧了,给鬼一些静宁的作用。

经过这几天的薰陶,陈宗翰已经能够使用些简单的道符,不过一般人施法时是闪耀青色或黄色的光芒,但陈宗翰的真元力却是暗红色,简直就是鲜血,令肖逸啧啧称奇,令陈宗翰有些不知所措。

手里的道济符化成一阵火芒,生气与死气以道济符为中心,和之前几十次一样的彼此抗拒消融,但出乎意料的道济符似乎起了安抚的作用,虽然还是彼此相衡抗礼,但却没有了以往的激烈反应,以前总是会把陈宗翰的手灼伤但这次陈宗翰只感觉到刺痛,虽说陈宗翰身体十分诡异,但每次灼伤依旧让人不好受。

肖逸几乎是脸贴着陈宗翰的双手观察,他激动的呼吸说明了他心里的不平静。

「总算…终于…」陈宗翰看他一副羊癫疯发作的模样,死死的抓着道济符「哈哈哈,终于找到了」

声音之大,几乎整个肖家都听到了肖逸的的欢呼。

肖家厅堂,肖巖脸上爬上了笑容,自己的儿子,肖逸,自从九年前中了诅咒之后,没有一天不受到生不如死的磨难,而现在事情似乎有了转机,肖巖能不高兴吗,再加上昨日现在青城山裂缝来了消息,已经重新的稳固了结界,一时之间不会再有什幺灾难。

与肖巖不同,肖明峰听到欢畅的声音,心里却是有些难言的滋味,只要肖逸恢复当年的修为与势力,他将没有问鼎家主位子的可能。

其实要不是肖逸这九年来的巨变,一开始这个位子就不会轮到他,而现在…

肖明峰的眼里出现一丝狠辣。

肖芷的脸上出现的是喜忧参半。

肖逸连忙抓起数张道济符,端了碗水把符纸和在水中,一饮而尽。

「成,成,成了」肖逸高兴的手舞足蹈,满身的绷带几乎就要鬆脱,陈宗翰眼看肖逸如此的高兴,心中已不禁为他感到欣慰。

「哈哈,宗翰,我太感谢你了,虽然说还没能解决这该死的毛病,但现在我的痛楚已经大大的减轻,一句话,以后你不管有什幺麻烦,来找我」肖逸连桌上的符纸也不收,匆匆忙忙的就跑了出去,看来是要去收刮肖家所有的道济符。

下午,切磋大会正式的召开,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头,让陈宗翰惊讶于修练者之多,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小瞧了这个世界。

大会在离肖家本家约两公里的会场举办,会场之大已经可以和世界级的足球场比肩,摊贩、商家林立,贩卖着一些常见的小吃,和一些没看过的古怪玩意,有各种符禄、法器,还有净身用的灵水、西方魔术师常用的魔法阵图纸…同时陈宗翰也看到了不少的非人生物,威风临临的狮精、全身溼答答的鱼人、彼此追逐嬉戏的花仙子…

这也算是一次四方的联谊会吧,陈宗翰心想,顺便在一旁买了只烤鱿鱼,四处逛逛。

现在是开场典礼,就像是平常运动会的校长致词一般,没有几个人愿意进去听,而陈宗翰也理所当然的到处乱逛,只是可怜了各大世家的弟子,还必须进去罚站听自己家主的废话。

在一个卖着这次大会纪念品的摊贩里随手翻着,买了个小小的剑形吊饰,打算以后可以挂在钥匙圈上。

当陈宗翰从店员的手里接过剑形吊饰,压抑许久的杀意竟有些喷发的感觉,心境上的裂痕似乎龟裂扩大,为了抵挡心中嗜血的冲动,陈宗翰全身僵住,冷汗直流。

店员看陈宗翰突然不动,以为他有什幺问题,亲切的问说「还有什幺事吗?」

陈宗翰的眼眸闪现惊人杀意,看到店员纤细的脖子,难以克制的想要去勒紧他,倾听他无力的悲鸣,品味他最后的挣扎,陈宗翰就像个毒瘾犯般,犯上杀戮的毒。

对上陈宗翰的双眼,店员心里大惊,满溢的杀气夺走了他的身体控制权,像是只待宰的绵羊般无力,怯弱的等着生命的最后一刻。

就在陈宗翰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之前,一股清冽内敛的气势从陈宗翰背后袭来,陈宗翰敏锐的察觉到这一股气息的强大,心里的杀意不由自主的转移到了对方身上,与其杀一个无力反抗得庸手,还不如畅快的与一个强手厮杀。

杀意与战意,浓厚的禁锢着彼此双方,陈宗翰没动,久候着对方的剎那要害显漏。

可惜,对方很明显得对敌经验异常丰富,姿势不动,可是却像把缓慢拔出刀鞘的刀,刀光凛冽,淡淡的带着从容。

陈宗翰身体本能的感到不妙,就连上次在血色空间时全身不成人形时也没有这种预感,对方的强悍似乎超过他所能忍受的极限。

突然的瞬间失神,当陈宗翰在次彙整思绪时,脑后已经剧痛,跌了一个狗吃屎。

四周模糊的人声喧腾,对方的气势消退,看来对方没有恶意,刚刚的出手只是想要抑止一场血腥屠杀,一想到这理陈宗翰心里苦笑,自己竟然成为了一颗不定时炸弹。

陈宗翰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想要感谢对方,却愣住,因为映入他眼里的是一只可爱的猫,约九十公分的身高,黄色的猫毛,几条棕色纹路,厚厚的耳朵,穿了一身日本的男性和服,腰间别了把对他来说有些太长的武士刀,眼神锐利的盯着陈宗翰,但右手却拿着一盒章鱼烧。

猫又,日本妖怪,传说活了超过二十年的猫就会成为猫又。

看着眼前的猫又,陈宗翰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幺,而猫又则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这他,这时纪念品摊贩的店员已经跑了。

「痾,猫…先生,很感谢你刚刚的帮忙」陈宗翰挠挠头,继续说「我刚刚一时无法控制自己…」

猫又点点头,依旧盯着陈宗翰同时往嘴里丢进一个章鱼烧,酷酷的说道「你的心境很不稳,杀心太重」

「前辈请指教」陈宗翰躬身应道。

「跟我来」丢下这幺一句话,猫又转身就朝着人群挤去。

陈宗翰连忙跟上,跟在猫又的屁股后面到处溜转,这时候陈宗翰知道猫又的名字是全宗,和陈宗翰的名字里一样有个宗字,不知道算不算是个缘分。

现在陈宗翰发现全宗叫他跟着他的原因原来是需要一个人来提购物袋,陈宗翰也看在对方于他有恩的情况下,摸摸鼻子认了,这只酷酷的猫又也不去看兵器店或是符咒店,一个劲的往礼品店或是纪念品专卖店钻,猫又不高再加上也满瘦小的,人挤人时不成问题,但这就苦了陈宗翰,全身上下挂着购物袋,还要小心不要撞到人,累的他大汗淋漓。

过了不久,全宗和陈宗翰两个人找了处有阴影的露天咖啡坐下,说实在话,对于一个不久前还认为这世界没有鬼怪的人而言,现在和一个猫妖怪坐在一起喝饮料的事实,实在是有些过度虚幻,就这样点了杯拿铁,啜饮着,看着人潮汹涌。

全宗似乎不喜欢咖啡的味道,点了杯苏打水,检查着他买来的十几袋伴手礼,还在一本小笔记本上不停打勾。

「总算搞定了」全宗收起小笔记本说道,用吸管吸了口苏打水「小子,谢谢你」

「不会」陈宗翰回答说「全宗前辈,这些是要寄回日本吗?」

「嗯啊,真衰,抽到籤要过来这搞这个」全宗小小的报怨了下,接着问说「小子你说你叫做宗翰?」

陈宗翰点点头,他的名字一点也不特殊,全国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和他同名同姓。

「你认识素子吧」全宗问,陈宗翰再度点头。

「我是他师父,正确来讲是另一个师父」全宗说道,嘴角勾起一个带着不知什幺味道的浅笑。

「前些天,我刚到的时候,素子就跟我提起过他遇到一个全身死气的活人」顿了顿「是你吧」一对猫眼异常的锋利。

「是的」陈宗翰硬着头皮点点头「不过经过肖逸长老的判断,已经确定我不过是因为被吸血鬼咬过,产生了异变,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

说着和肖逸套好了谎话,陈宗翰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这个伎俩对于眼前的高人有没有效果,虽说生命戒指是仙界之物,但陈宗翰可以肯定,眼前的猫又实力绝对是非同凡响,难保不会被看出些什幺。

全宗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他,陈宗翰被看的寒毛直立,过不久才鬆口说「好吧,你这幺说的话,就当是这样吧」

陈宗翰看着那张猫脸写着满脸的不相信,但他可没好心到帮对方解惑。

「说真的,我很好奇,你是遇上了什幺奇遇,才能在一个月之内从一个什幺也不会的高中生,变成一个能在我的手下坚持一会的好手」眼睛上下的扫描着陈宗翰,身为一个修练之人,对这个问题不可避免的充满着好奇。

「呵呵,今天天气真好」陈宗翰仰头看着烈日,打着哈哈。

「算了,这也算是个人隐私」全宗又点了一杯苏打水,从怀里拿出一只手机看了看时间,说实在看到这个画面陈宗翰时在是不知道该说什幺,一个不知道多少岁的猫妖怪拿着刚推出的新手机…

有可能是注意到陈宗翰的视线,全宗说「还有半小时第一场叶秋对上颜真华的比赛叫要开始了,我们先过去好了」叫服务生把他的饮料改成外带,然后又要陈宗翰帮他把伴手里放在寄物处,处理完后,两个人就去会场佔位子。

人山人海的,看来因为这些年来除了九年前的灾劫,没有其他较大的事件,有就有不少人有这闲情来参加这一次的大会,人数是历年来的倍数,这究竟是昭告天下太平?还是谕示着太平将尽?是欣欣相荣的美好?还是赴死前的最后宴席?

陈宗翰好奇的四处张望,这副景緻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

肖家的门生在路口处指引着方向,一个浑身恶臭的河童再跟一名肖家弟子争吵着。

这些天来,陈宗翰与肖逸相处得很不错,但当初第一次踏入肖家时那种生不由己的感觉依然烙印在他的心中,他不敢忘却,也无法忘却,每每想起,都抑郁难平,为了自己的弱小而乏力。

肖家,那厅堂上的匾额似乎就在眼前,冷漠的俯视着他。

之前肖逸曾经说他的实力已经能够和他相抗衡,但他也知道,这也不过是个场面话,更何况在世俗的表面下,谁知道肖家又隐藏着多少的高手。

挤在人群之中就定了位,陈宗翰与全宗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看着今天出赛者的介绍。

颜真华,并非出身于名门望族,只是一个小小门派的弟子,但在修练界也有着小小的薄名,参加过九年前的战役并全身而退,由此可见他的不凡,虽然因伤所以上届大赛没有参与,但是个被受看好的新星,属于在战斗中不停进步的实战流。

叶秋,叶家弟子,善使双刀,这一战是他的处女秀,不论结果如何,想必会是场龙争虎斗。

在所有人就定位后,裁判也不啰嗦,开始说明规则,简单来说就是只要被打出场外着地,开口认输,或是场外评审团判定输,这三种情况便算是输家。

因为这是场友好的切磋大会,但刀剑无眼,损伤在所难免,各大世家与特别邀请的高手皆坐镇在场外不远处,只要有任何可能伤及性命的事,便会出手相救,虽然说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伤亡,但历年来还是有少数人丧命于此。

当然,敢上场的人就应该做好了下不了擂台的打算。

一边是精壮的汉子,另一边是双手持刀的英气青年,目光在方圆五百米的擂台上隔空交火,双方蓄满气劲,等待着一个开始锣声。

锣声响。

剎那间,双方快速逼近,拳来脚往,好不过瘾。

现场一阵沸腾,所有人的加油声、嘶吼声响彻云霄,陈宗翰开口说话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一旁的猫又全宗还是老神在在的吃着爆米花。

陈宗翰藉着这一次的机会,把自己与场上人比对,发现到双方下手似乎都有所节制,但看他们的样子又不太像。

其实这是因为陈宗翰从来没有试着去打败一个人,他所想的只有幺去杀了一个人。

这是场比赛,也许可以说这是一场表演,而不是一场赌上性命的厮杀,理所当然的会有根本上的不同,只是陈宗翰不懂这个道理,以为是双方还有所保留。

虽说没有兇险,但不可否认的十分精彩。

「你觉得他们两个人怎幺样?」全宗问说,虽说附近吵闹异常,但全宗的声音还是既不特别高亢也不特别大声,但听得一清二楚。

陈宗翰想了想达道「很厉害,但不知道为什幺总觉得少了点什幺」

全宗换了一个姿势看着比赛,问说「你觉得是什幺?」

这也就是陈宗翰不能理解的地方,因为现在看起来双方并没有留手,刀气纵横,双拳虎虎生风,两个打得难分难解,煞是刺激,却总少了些什幺。

陈宗翰看着场上的两人,现在双方分开,气喘吁吁,互相瞪视着。

陈宗翰豁然开朗,一个拍手达说「是杀意,两边都没有杀意,只有战意」

全宗点点头「对,因为要不是生活在杀戮之中的人,或是对着深深憎恨的人,又或者是修练过杀境的人,一般即使是修炼之人杀意也不会浓重」意有所指的瞄向陈宗翰。

陈宗翰只能哈哈乾笑。

「更何况修练之人,尤其是修仙者,都会有清心的法门来洗涤心中的戾气,就比如素子吧,即使她杀生,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失去心性的控制」说到这里,陈宗翰也懂得对方是意指他刚刚的失控。

「请前辈指教」

「我不知道你身上的杀气为什幺会这幺重,还有着旺盛的生气,这实在是有点可笑,我只能教你」全宗顿了顿,慎重的说「放下手里的刀」

陈宗翰苦笑,这恐怕他做不到,说「前辈,除了这还有什幺方法吗?」

「看来你是修练杀境之人吧」这是场上已经陷入白热化,但陈宗翰的心思已经无法专注于比赛上了,全宗说「那就要想想你为什幺而杀?杀了又如何?既然无法阻止黑暗,那就投身于黑暗吧」

语毕全宗不再言语,给陈宗翰一个思考的时间。

对呀,为了什幺?因为心中的那抹嗜血渴望,陈宗翰很快的就想到了答案,凭藉着本能,他不过是顺应着自己心中的欲望,点燃了的欲望,为因应杀戮而生。

这是魔主的愿望?还是他自己的?

血色的空间内,杀戮是身不由己,束手就擒的下场就是被乱刀分尸,陈宗翰不知道如果自己在血色空间里死亡的话,自己到底会如何,但他不想冒这个险。

这个需要去问问大姊,陈宗翰心想。

杀意从何而来?从心中的想法而来,当你想要杀了眼前人时,杀意陡生。

杀气从何而来?从不停歇的杀戮而来,当你的手里有太多条生命时,你的灵魂就会被血腥给纠缠,如同锁链般圈伏着。

对了,灵魂,魔主的魂魄,自己血色空间里那些自己见都没见过的生物,每个人带着无比的憎恨,就像是对着一个夺了自己生命的仇人般。

也许,那些皆是魔主曾经的脚下尸骨,不朽的灵魂带来无尽的报复。

一想到这,陈宗翰心底发冷,不敢在想下去,他怕,这一切都无法扭转。

苦苦挣扎,有如无间地狱。

冷汗直流,陈宗翰被这一个想法惊得全身冷汗。

场上的两人已经分出胜负,最后的获胜者是颜真华,但不得不说,叶秋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这是场精彩且双方没有遗憾的对决。

所有人鼓掌致敬,对接下来的比赛更是满心期待,开场的都已经如此了得,接着得不是更不得了。

  • 名称:食戟之灵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7: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