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高校3超清

晃晃蕩蕩,好像有些什幺,很重要?也不是,我是?谁?我好像活了很久很久,不对,可是?

混乱,极度的混乱,灵识不停的被扭曲,分分合合的意念,如白雪般开始缓缓消融,这样下去结局便是灵魂破灭,思绪飘荡游离,似乎消散于空气之中。

「宗翰、宗翰」好吵,谁是宗翰?

仰望星空,点点繁星神秘,四周是充满欢乐的歌舞,所有人都在狂欢,对了,因为今天是打败凯因斯的大日子,哈哈哈,拿酒来…

刺鼻的血腥味,断肢四散,大太阳下满地鲜血蒸腾,眼前的是数万人的尸首,低头,脚边,这个小子不是昨天再饭堂遇到的那个,我记得当时他还满脸腼腆,怎幺现在呆呆的望着天空?眼中没有焦距。

对了,我是魔主,万魔之主,在我的号令下,我军全力誓死灭杀入侵的杂碎,七十万人战到最后剩下5人…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发誓此生堕于黑夜,绝对不再…

「宗翰,飞高高」爸爸笑得好高兴,妈妈也满脸笑容,这好像是很久以前…

前面的那一个五岁多的小鬼是谁?对了,是我弟,他又偷妈妈给我的小饼乾,我去要跟妈妈说…

坐在我前面的女孩子好可爱,每天上课的时候我都偷偷的看着她,我不敢跟她说话,每次她一靠近我我就心跳得好快,不行,我明天一定要跟她说,我喜欢她…

该死的,王志豪又被学长叫了出去,这次好像是因为他插手管一个叫做朱士强的事,妈的,他就不能乖乖不惹事吗?刚刚听说是在旧校舍后面…

画面不停的代换,像部剪接失败的电影,前后情节不连贯,时而温馨,时而冷酷,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我到底是谁?

一切的程序毫无差错,灵魂的切割与缝补都十分完美,可惜当大姊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开始崩坏,没有徵兆,饶是大姊博学多闻,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很明显的陈宗翰崩溃了,五秒钟的地狱吞噬掉了他的心智,他下意识的选择解脱,魂魄开始毁灭。

大姊绝望了,她现在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甚至比幽灵还要不如。

她只能向命运祈祷,冀求奇蹟的出现。

也许是因为陈宗翰已经死过一次,命出乎意料的硬,在混乱中不停的交替下,挣扎着,灵魂本元反倒是开始交融,趋向于和谐,魔主的最后的存在证据,彻彻底底的与陈宗翰合为一体。

当下,他不是陈宗翰也不是不可一世的魔主,脆弱的人与强横的魔,不再分彼此,再也难以分开。

张开眼,天已经大亮,一个半透明十五公分高的小人,抬着头满脸都是殷切的关心「大姊?」

黑紫色的长髮及腰,精雕细琢的秀美轮廓毫无瑕疵,就像是个美丽的芭比娃娃,精緻但有着一股不属于人世间的气质,圣洁与妖媚,两种迥然不同的感觉,却意外的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好险,你总算是没事了,你出事的话,我会心里不安稳的」大姊轻轻拍着胸口说。

「到底是怎幺回事?」陈宗翰低头看着大姊,心里感觉十分的古怪,但不得不说大姊恐怕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

「呵呵,这是用你的一段灵魂做出来的灵体,虽然小了点,不过我已经很满意了」大姊高兴的在床上转圈圈,小孩子心性似乎是不分年龄层的。

「到是你最后是怎幺了?」大姊正经的跪坐下来,问。

陈宗翰不解的抓抓头,他其实也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剧烈的混乱之后,慢慢的一切都忽然理好了思绪,水到渠成般,而他也在那时醒了过来「我也不清楚,我还记得一片混乱,接着我就不记得了」

大姊玉指抚摸着唇,若有所思的看着陈宗翰。

「宗翰,快下来吃早餐」妈妈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好,马上下去」风风火火的收拾书包,走下楼去。

一路上提心吊胆,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怕的就是一不小心撞到肖素子,虽然说已经帮大姊製造出一个灵体,有点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人生少了些遗憾,但他还是有着大把的梦想等着是实现和落空,陈宗翰一点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个时候,”死”这个词好像不太适合,应该说被打回轮迴。

大姊飘在陈宗翰的四周,到处好奇的张望,一下子停在一个讲手机的同学面前,一下子仔细观察着葱油饼的煎煮过程。

到了班上,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阿翰,你看起来怎幺好像在看些什幺?」朱士强捧着早餐好奇的走了过来。

自动的夹起一块萝蔔糕,沾些酱油放进嘴里「恩,有点烫,没什幺,怕遇到那个混血儿」

「欧,今天放学不知道她会不会过来」朱士强吸着他的豆浆。

「不知道,志豪呢?」其时他几乎可以肯定肖素子不会理王志豪的挑战,因为他们两个人根本不是身处在同一个世界,欺负王志豪实在是没什幺乐趣可言,当然,不排除肖素子爱现这一个可能性,只是机会颇低。

「还没来」

说曹操,曹操到,一脸的灿烂笑容,闪耀的让人几乎张不开眼,还看到他的幸运钉鞋,看来他是打算全力以赴。

钟声响起,回位坐好,蔡仪婷从旁边经过不知道视听到什幺好笑的事,笑得花枝招展,惹得陈宗翰一阵失神,今天有好的开始,他心想。

大姊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上课时间,陈宗翰开始尝试魔主记忆中的一些练气方法,经过昨天晚上的磨难,陈宗翰的灵魂有了不小的长进,闭上眼已经能够昏昏的察觉到周遭,感知力成长不少。

和大姊聊天打发上课时间,常常一不小心就太入迷,没注意到下课钟声,经过讨论后,陈宗翰有了一些获得力量的头绪,上次的无力感,迫使他现在对力量异常的渴望。

放学,因为昨天宣言,操场上聚集了不少的无聊人,还看到了传说中的素子亲卫队,只能说人以群分。

半小时的时间,让王志豪暖了四次身,从斗志旺盛到不耐烦让朱士强去催人,再过十五分钟,所有人都知道王志豪被放鸽子了。

既然没有好戏看,最后就鸟兽散了。

王志豪也只能满嘴髒话踢石子洩愤,说实在话,陈宗翰还满高兴这样的结果的,他万分的不愿意见到肖素子。

天不从人愿,有时候会让人想骂娘。

因为当陈宗翰鬆了一口气,确认肖素子不在学校的时候,他决定把昨天就该还的书还回图书馆,刚踏入图书馆,还没来的及享受书香的芬芳,就看到那张英气十足的无表情面孔,意外的扎了个小马尾。

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转头就跑,落荒而逃。

陈宗翰觉得自己现在的速度绝对和王志豪有得拼,这辈子从来没有跑得这幺快过,根本就是在逃命。

「喂」肖素子的声音出现在眼前,对方俏生生的站在三步前,收势不及就要撞了上去。

就在要碰到时,陈宗翰只觉得眼前突然天旋地转,然后自己就跌在她的身边,膝盖嗑碰到水泥地板,翻身揉了揉。

见鬼,对方的速度根本会得不像样,还似乎会一手好像是擒拿术还是合气道的功夫,陈宗翰抬头,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常常从这个角度看这个明明比自己矮的女孩。

「干嘛啦」陈宗翰退后两步,确定对方不会突然发难,这时候才突然发现肖素子得左手还抱着三本武侠小说。

「你干嘛一副见到鬼的样子,看到我就跑掉」废话,不跑快一点说不定又要被你干掉,这当然只能在心里说说,陈宗翰可抓不準说出口后迎接自己的会不会是天堂入场卷。

「你才是为什幺不去跟志豪比赛?」模糊焦点。

「哼,我的事不用你管」不讲理的说「你一个死人就不要学活人到处乱跑」

「哼」

气氛一时紧绷,不知道肖素子在想些什幺,但陈宗翰满脑子都是在想该怎幺闪人,应该是说全身不缺少零件的闪人。

出人意料的,打破沉默的是肖素子,当她瞄到陈宗翰手上的书时,难得出现无表情或皱眉以外的表情,有些惊讶的说「你拿的是『江湖夜雨十年灯』吗?」

陈宗翰一时没意识过来对方在说些什幺,愣了几秒,看着书的封面,的确,是那本书,之前他基于好奇心借的,不过却出乎意料的好看。

陈宗翰点点头。

「真意外,没想到有人会借那套书」肖素子像是重新审视般的打量着陈宗翰。

「你先去还书,等等跟我去个地方」肖素子也不理会对方的意愿,带头回到刚刚的图书馆。

短短的几分钟,陈宗翰不停着天人交战,跑还是不跑?这是个问题。

区于淫威之下,陈宗翰只好乖乖的照做,虽然肖素子没有一直盯着他,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跑掉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默默的跟在肖素子的三步之后,两个人言语,陈宗翰在后面偷偷观察着肖素子,发现对方没有想像中的充满力量,反而给人消瘦的感觉,但绝不是柔弱,是种不服输的倔强。

当陈宗翰跟着她上公车后,总算是忍不住的问「我们要去哪里?」

「我家」回答得乾净俐落兼理所当然。

这又是哪招?陈宗翰无法理解眼前丽人的跳跃式思维,如果要毁尸灭迹不是应该选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吗?他就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

过了两站后,下车来到一个不小的餐馆,肖素子毫不犹豫的走进去,因为还没到晚餐时段,馆子内没有什幺人,陈宗翰进门看到肖素子大辣辣的把书包扔在桌上,转头看着他。

「随便坐」肖素子的语气老样子的没有高低起伏,倒了杯红茶给陈宗翰,接着就跑到后台去。

看来这里应该是她的家,并不像是陈宗翰想像一般是个武馆之类的。

陈宗翰抬头看着这家充满中国味的餐厅,三层楼高的空间可以容纳不少人,从墙上挂着的水墨画与摆设的古董,看得出来店家有着不俗的品味,是家不到五星级但也不是平常会来吃的餐馆。

过没多久,肖素子就和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舅舅,就是他」没有礼貌的用手指着陈宗翰,被她称为舅舅的人则饶有兴趣的绕着他打量。

「嗯嗯,身上当真没有任何的生气,真是不懂你怎幺会还活着」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伸出手来「我是素子的舅舅,肖濂」

陈宗翰握下手「幸会」

寒暄完,肖濂拉了把椅子坐在陈宗翰的身前,这副模样说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还凑在陈宗翰身上闻了闻、捏一捏。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毛手毛脚,陈宗翰浑身起鸡皮疙瘩,才刚想出声阻止,就见到肖濂右指凭空画符,低声喃喃念咒。

有了面对肖素子的经验,陈宗翰连话都来不及开口,身体自然反应想要躲开,不过很明显的,这不是凭着陈宗翰那九流的身手可以躲开的。

青色的符光一闪而逝,陈宗翰突然有种全身上下被扫描一遍的感觉,就好像是里里外外被摸了透。

肖濂失声叫道「竟然是唤魂术!」听到此处,连肖素子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什幺?」陈宗翰看到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不好了,看来唤魂术不是什幺见得光的东西。

肖濂古古怪怪的看着陈宗翰「唤魂术是一些走邪魔歪道的术士,用来召唤已死之人的灵魂,帮助其作战的一种法术,一般来说被召唤者都会丧失心智,只留下杀戮本能,只要灵魂不灭就会一直不停杀戮,不过现今应该已经没有人会使用这种法术才对,你知道唤魂术为什幺不称为邪术吗?」

陈宗翰有很不好的预感,说「不知道」

肖濂直盯着陈宗翰,缓缓的说「因为被召唤者的肉体因为没有生气,会不停的腐败,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去夺取活人的生气,也就是不停的杀人!而且被召唤者都是些当年万恶不赦的魔头,从阴间返回人间往往都酿成一场大屠杀」

肖濂和肖素子都死死盯着陈宗翰,就好像他会突然发狂杀人,这眼神让陈宗翰很不好受。

「这也不是百分之百吧,像我就没有那种倾向,也不是万恶的魔头,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陈宗翰不得不为自己辩解。

「现在也许是这样,不过以后就很难说」肖濂品着茶说「是谁唤回你的魂魄的」

大姊,陈宗翰很直觉的想到,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我不知道」

两人直直盯着陈宗翰,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陈宗翰虽然心虚,但还是迎上他们的目光,并在心中祈祷没有可以看出一个人有没有说谎的法术。

「你说说当时的情况」肖濂持吟一会,说道。

陈宗翰就把自己遇到黑道被枪杀,然后从土里爬了出来的情况说了遍,只是删减掉了大姊的那一部分。

现在大姊并没有跟着陈宗翰,这是他们达成的默契,只要肖素子靠近,大姊就会远离。

听完陈宗翰的描述,肖濂和肖素子两人皆没有言语,似乎是在思量陈宗翰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好吧,我们就暂时相信你说的话,这样看来,是有一个修邪术的术士,原本想要召唤一个邪灵,却好死不死你刚好在他的附近,召唤的目标变成在你的身上,而他的法术则因此失败,看来你的运气很不错」肖濂顿一顿继续说「既然能够使用一次,他肯定能够再使用唤魂术,需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说完他招了招手,站在柜台的服务生走近,凑在肖濂的耳边,肖濂一说完,那个服务生就十万火急的跑出了餐馆。

「宗翰,为了安全着想,请你乖乖的待在这,我们会帮你準备一个房间」肖濂站起身来,看来还有其他的事要处理「素子,请他去清字一房」

「等等」陈宗翰不是笨蛋,对方肯定是要囚禁他「我家里怎幺办?」

「放心,我们会打过去通知你的父母的」肖濂离去。

接着陈宗翰就被请到隔壁的清字一房,并不是想像中的监牢,除了东西少了点,在地下以外,看起来和一般的房间没有什幺差别。

肖素子转身离开前,平淡的说道「这几天你最好能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什幺还没做的事」

陈宗翰苦笑,看来自己是死定了,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闭上眼睛发现到这个房间的与众不同,感知没有办法超过这大约五坪的房间,也就是说有结界圈住了这里。

什幺都能做,呆呆的想着这几天梦境般的生活,现实与超现实,自己真的要死了?

陈宗翰突然发现自己对死亡并没有那幺的牴触,有可能是因为上一次死亡没有带来什幺痛苦,就像是很深沉的睡眠。

但是静静的等死,依然是令人不好受。

烦躁的起身在房间内绕着圈子,绕累了又躺在地上发呆,中间时间,房门旁的小洞有送来伙食,没事好做,陈宗翰再次打坐,期望能什幺都别去想,进入无相的意境。

再次的陷入,没有生息,无尽黑暗,画面一闪,是个不知名的地方,荒凉的大地,隐隐的暴躁,满地的断肢残骨,血水濡湿了大地,一片暗红,断了脊椎的上半段身体,淅沥哗啦的内脏洒落一地,黏腻的腥臭味扑鼻,一望无际。

血色的世界。

陈宗翰想吐,但他什幺也吐不出来,弯腰乾呕。

这时后他发现自己眼前的手不大一样,沾满着鲜血,滑滑的,手指修长有力,再看看自己的全身上下,身上穿戴着一个漆黑的战甲,破损得很严重。

他隐约还记的,他是陈宗翰,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忘了自己是谁,但是这里是哪里?

习惯的往右手边上抓去,动作是如此的自然,触手的是冷冰冰的剑柄,暗红深邃的剑,令人心痒的锋利,剑身很长,超过他的腰。

他知道,这柄剑叫做,幽泉。

是用鲜血祭炼而成,因杀戮而成长,因濡血而淬化。

不知为何,当他的手握在剑柄上,他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很安心。

只要有它,自己就什幺也不无惧。

信手挥动,刷,似乎能够划开所有一切。

陈宗翰疑惑,这一切是无比的熟悉,比呼吸还要自然。

隐隐大地震动,往地平线的另一方远望去,是一团黑影,急驰而来,目标,是我。

身体的血液开始沸腾,战意翻腾,期待着,渴望对方的鲜血,想要品味剑刃砍向对方时,剑与肉的亲密激情,从骨子里流溢而出的快感,让我着迷、上瘾,我是杀戮的享受者。

快快快,双腿飞奔。

近了,不止是人,还有许许多多的非人生物,唯一的共同点是,全都满脸赠恨,一副想要抽我的筋,啃我的肉,喝我的血,很好,这样就对了。

剩下十步。

五步,对方的怒吼,震天,悦耳。

血溅,硬性的冲撞,却挡不住幽泉的轻轻一划,枭首,血还是热的。

无数的武器抢占着空隙,气力几乎震荡空间,陈宗翰手里的幽泉不停飞舞,斩落,劈开,切割,挑飞…陈宗翰极其的享受,闭起眼来,血雾、血滴、寒光,美不胜收。

前仆后继的送死,潮水般的汹涌,脑浆糊了一地,疯狂继续着,没有丝毫的停歇。

一个苍绿色的虫族,被破脑取髓,绿色的汁液溅了陈宗翰满身,鲜血意外的有些许甜味,身形稍稍一滞,破绽。

七米高的单眼巨人,挥舞着巨锤呼啸,由下而上,猛地把陈宗翰击飞,腾空,脑里一阵晕眩,全身撕扯般的感觉,战甲剥落甚多。

是痛?

不,是痛快。

右手紧紧幽泉,左手攀附在巨锤上,顺着独眼巨人的手臂跑去,在他的眼前,裂嘴一笑,幽泉妖异的闪动,刺。

吼,痛苦的仰天长啸,独眼巨人倒地,天地憾然震动,灰土漫天,在他的喉颈补上一剑,啵啵的鲜血气味,陈宗翰贪婪的吸吮着,这让我有活着的感觉。

生命不熄,战斗不止,杀戮继续。

没有退怯,没有恐惧,有着的只是想要把对方生吞活剥,恨意滔天,这样很好。

什幺都不要去想,只要不停的挥动手里的剑。

左手伸手拔掉对方的脑袋,尸首无力的跌落,双眼依旧闪烁着愤恨,就像是无声的指责,看得有些讨厌,朝着另一个人的脑门甩去,双双炸开,和敲西瓜没什幺不同。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感已经不存在,一直到只剩下孤伶伶的站着,头髮有些黏黏的,大概是因为一直被鲜血洗刷的缘故,风声飒飒,寂寥,无趣。

陈宗翰把眼睛睁开,他还是在那个房间,时间到底是过了多久?站起身来,身体有些虚弱,精神萎靡不振。

看到门旁有着冷掉的饭菜,狼吞虎嚥一番就沉沉的睡去,没有去思考些什幺,这次没有浸入血色的世界,只是沉眠。

睡醒了过来,惺忪的揉揉双眼,陈宗翰发现他已经不是在清字一房,而在是一个古朴的房间,阳光耀眼的从窗外洒入,陈宗翰用手挡住光线,往外看去,像是百年前的中国式庭院,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一池小塘,祥和宁静,洗涤着陈宗翰的身心。

血腥味,在那个世界里,一切是如此的理所当然,手里似乎还残余着那份触感,心里痒痒的,好想好想…

「你醒了」屏风外传来那平静的声音,肖素子走近,她换上了一套青衣布衫,有如隐居深山的高人,停在他的床前「你整整睡了三天」

这幺久,陈宗翰诧异,爬起身来,他发现有些不一样,他可以听到窗外飞彿过数稍的沙沙声,听见自己血液在血管里的流动,浑身上下的肌肉筋骨就像是淬过火般,力量爬满全身,就好像,在那血色的世界时。

陈宗翰隐约猜测那个世界,是因为魔主的魂魄所造成,魔主使剑的习惯出现在了陈宗翰的身上,他的经验与技巧,经过上一次的洗礼,进入到了陈宗翰的潜意识,现在似乎连身体都开始产生变化。

「学姊,从你们开始关我到现在,过了多久?」陈宗翰问说。

「一个礼拜,跟我来,爷爷要见你」带路的走在前头,陈宗翰赶紧跟在后面。

没想到过了这幺久,看来自己在血色世界待了很久,跟在肖素子的身后,四处张望,这里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庄园,格局有点像是圆明园般,比较让陈宗翰感到好奇的是,路上的人遇到肖素子时,都会让路到一旁,或是叫一声师姐或小姐,看来肖素子的身份很高,不过不管是谁肖素子也都是一样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走了大约十分钟,穿过一个宽阔的广场,有不少和肖素子一样身穿青衣的人在修炼,有些在练习剑招,有些则是在对练或是练习符禄。

走上灰色台阶,头上巨大的匾额写着,肖家。

陈宗翰看着它,有种走过历史见证的感觉,肖家,两个字苍劲有力,就像是种荣耀,是种骄傲。

厅堂内,居于太师椅上的是个满头银髮的老人,拄着一支拐杖,端坐着,旁边围绕着五个年纪不小的男女,各个表情严肃,似乎在讨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气氛有些低沉。

肖素子和陈宗翰就站在门外等候,趁着这个空档时间,陈宗翰向肖素子问道「学姊,这里是哪里?」感觉上不像是在国内,国内的土地应该都已经被工业荼毒,不然就是种满槟榔树,哪里会有这块灵地。

「不,这里是肖家」肖素子淡淡的说。

肖家?我知道啊,我们头上就有写,我想知道的是地名。

可能是注意到陈宗翰依然是满脸疑惑,肖素子继续解说道「这不是在国内,正确来说不是在地球上」

好的,我们跑到别的星球上了,看来我们刚应该有先去一趟NASA。

不理会陈宗翰满脸的你在耍我,不急不徐的说「这里是肖家,是经过地球上空间的裂缝过来的」

陈宗翰突然想到,大姊以前好像曾经说过,空间并不是个平面,如果要比喻的话,就像是个皱成一团的纸屑,一张摊开的纸,两个点最近的距离是直线,但当它皱在一起时,却可能因为空间得重叠产生裂缝,距离也因此变得更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能够说得通。

也就是这里真的不是地球,真该死,陈宗翰心想。

「肖家就是你们这些,ㄜ,道士的发源地?」

「不仅仅是肖家,还有其他的,像是叶家或国外的教廷」肖素子「不过我们有同样的职责,就是阻挡消灭一切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说完还补上一句「就像是你」

陈宗翰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那我怎幺还活着?」

「你比较特殊,我们从来没看过你这种案例,古籍上也没有记载」肖素子一边说还疑惑的看了陈宗翰一眼「你身上的不仅仅是唤魂术,因为你还有理智,这些天来你也没有发狂,我们需要好好研究一下」

陈宗翰自嘲的笑笑,没想到自己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还有当白老鼠的价值。

一时无话,肖素子抬头望着一只飞鸟翱翔,陈宗翰也抬头,想着自己该何去何从。

「素子,你们可以进来了」房内传来一个低沉的嗓音。

  • 名称:热血高校3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4: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