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目录超清

莫名其妙的起死回生,鲜血溅了一地,无痛楚的超现实,右手手心中带着金属光泽的小铅块,很明显的这些超出了现实的範畴。

「大姊,你还事先说说我为什幺还活着好了」陈宗翰无奈的表示,先釐清和自己最相关的东西

「啧,不问些有趣点的吗?难道姊姊这幺没有魅力?」

「……」

「好吧,算了,小孩子就是这样,不懂事」声音回答「至于你为什幺会复活,你想听简单版还是详解版?」

「详解版」陈宗翰对这可是充满着兴趣,想要一窥究竟。

「太麻烦了,还是简单点说吧」声音酷酷的说。

「那你还叫我选」陈宗翰开始觉得这声音很有耍人的天赋,想来不是个好伺候的主。

「真要解释必须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讲,唉,真麻烦…」没有了刚才的嘻皮笑脸,语气里充满着庞大的沧桑感,是那种经过了无数的大起大落,历经风霜的腔调。

「在这个星球还不是这个模样,也还不是称作地球前的好几个大纪元前。」

「等等,你说地球不是这个模样是什幺意思?」陈宗翰忍不住发问,地球不是在宇宙大爆炸时的星际尘埃,然后慢慢孕育出生命?

「啧,别乱插话,你害我整个感觉都跑掉了」责怪一下陈宗翰,不过还是帮陈宗翰解惑「你说其实没错,但仅仅是占了整个亘古时间轴的小小一段」

「远在现在人所知的宇宙大爆发之前,世界就已经存在,而那次的大爆炸也不过是一场大战所造成的,没办法,因为当时的大战几乎是集结了所有通天彻地的强者,结果就是整个宇宙重组了,不过好险没有伤害到整个时间次元,不然一切也只能归于无」声音感叹的说。

「……」陈宗翰无言

「虽然说以前也曾经爆发过那一种爆炸,但规模也远不及那一次,至少我所知是那样」声音说「而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生养息,整个宇宙中也开始恢复以往的蓬勃,不过当时这个星球没有高度智慧人种,所以没有参予那场殖名大战,而后吵了几千年造成无数民族的失落,其中一个种族的强者耗尽力量让其同族来到了这个地球,尔后又被仇家追上来,结果还是几乎死得一乾二净,地球只剩下四分之一大小而已了」

「好玄啊,不过这跟我有什幺关係」陈宗翰也没办法知道这个声音是又再耍他还是真有其事,不过,不管如何,关他屁事!

「啧,是你自己问的耶」

「也是啦,不过还是说说我为什幺会活过来先」胸口的伤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复原,只留下淡淡的疤痕与新长出来的白肉。

「我吧,那我就说重点,当年大爆炸同时殒落的魔主,也就是我哥哥,他的最后一丝魂魄就在这块紫器里,倚靠着哥哥的灵魂之力,要把你从冥府拉回来还不简单」可以感受到她话里的骄傲,就像是把自己最喜欢的大哥哥介绍给别人时的口气。

「…怎幺听起来像是三流的小说情节」陈宗翰已经不晓得该做什幺表情,该表示尊重?

「去,你爱信不信」声音的语气充满不屑。

「反正我活过来了就对,真是赚到了」陈宗翰拍拍自己的裤子站了起来,附近的苍蝇越来越多,被浓烈的血腥味吸引而来,陈宗翰稍一犹豫还是把刚刚自己爬出来的地方给填平了,他不希望哪天有人心血来潮时来看,发现到有挖掘过的痕迹。

「说真的,你说我是因为被这颗石头里的灵魂给复活的,那其他人为什幺没有复活?」陈宗翰一边用脚填平土堆一边问着。

「哼,因为你运气好,你是个清白之躯」

「清白之躯,你不会是指…我是个处男吧」陈宗翰停下了动作,瞪着那个紫色石头,是的话也太搞笑了,复活竟然需要童子身。

「恩?我不懂你说的话,不过我说的清白之躯是指血统的纯净,没有过多的混血」声音解释说,看来陈宗翰很明显的会错意。

陈宗翰把染了血的衣服一起给埋了进去,随便拿里面死人的乾净衣服套上,抖一抖上面的土,沾满土总比沾满血好看多了,也容易找个好理由。

「混血?你是指东西方吗?」陈宗翰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行头,有一点而太大,不过看起来应该还OK。

「不是,是说每个人身上其实或多或少都会有着不属于人的血脉,或许是兽或许是其他的人种」

「所以我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好」这一次说不定把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完了,宗翰心里琢磨着。

「说实在,你复活我又没什幺好处,你为什幺会这幺做?」陈宗翰好奇的问。

「唉~因为无聊啊」声音幽幽的说。

陈宗翰真的无言了,自己的生死大事似乎不过是对方解闷的游戏,不过如果她刚刚说的是真的,对于一个和宇宙大爆炸能扯上边的人来说,自己这幺一个平凡人的生死好像也当真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上次我出来已经是好几千年前的事了,你想想一个人闷这幺久,难道不会无聊吗?」声音继续说「几乎是永远的生命,带来的不过是无限的孤寂」叹。

「不过现在就好了,总算能透透气,小子,把我捡起来,我要看看现在的世界」语气里洋溢着雀跃。

「好啊,反正你有恩于我,这也不过是件小事」陈宗翰捡起紫色缀饰放到裤子口袋里。

「对了,小子,你现在有什幺特别感觉吗?」声音问说。

「什幺意思?」陈宗翰疑道。

「复活,这一种逆乱生死轮迴的事,通常都会遗留下一些后遗症,更何况你的过程不是很顺利」

「不会吧」陈宗翰完全的惊吓到了,这又是怎幺一回事?

「当然啊,你想想死亡这件事,是宇宙亘古的通则,只要是活着的都皆有一死,岂是能说乱就乱,丑话先说在前面,你虽然没有死,但也已经不算是个活人了」声音也不理会这个消息的震撼性,用轻鬆的口吻说着。

陈宗翰停下离开的脚步,呆在了原地。

「那我到底算是什幺?」陈宗翰苦笑。

「活死人,死亡的同时生气就会消失,不过我趁你还没死透,灵魂与身体的连结还没完全断开的时候,把你捞了回来,不过因为身体的生气已经消失,以后你必须寻找些和你相近气息的生气或是用些特别的方法,不然你的身体是会慢慢败坏的,结果就是你会成为一缕亡魂」

「靠夭」这也太严重了吧,复活的代价真的是不斐。

「当然,你不想要这样的话,你可以现在马上去死,不过行行好,先帮我找一个听得到我声音的人先」声音说

「算了,都已经活过来,就这样吧」说实在,陈宗翰现在可没有勇气再去死一次。

「你说听的道你的声音是什幺意思,难道只有我听的到?」陈宗翰一边拨开前面腰高的杂草,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当然,如果所有人当听得到我的声音,我还会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吗?」声音无奈的说「几千年我才遇到一个,你说难不难」

「恩,难度不低」不是不低,是高到不行,或说陈宗翰开始怀疑自己的好狗运。

「对呀,我之前遇到的那个人叫作姜尚,说起来算是你的师兄,资质很不错,可惜最后还是没度过心魔,可惜」声音的语气很平淡,却让人感觉到深深的遗憾。

提起往事,声音深陷入过往的回忆,咀嚼着往日的情绪,陈宗翰也一路无话,总

觉得姜尚这个名字哪里听过。

晨曦缓缓的露出了颜容,一天的开始总是如此的眩目,拨动着生命的节奏。

声音儘管看过了数不尽的日昇日落,但也不可避免的那抹艳红给感染了。

日子总是要过,陈宗翰甩开心里的负面想法,死人又如何?活人又如何?活死人又如何?还不都在尾巴挂了个人字。

「大姊,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妳的名字」陈宗翰问

「名字幺,可惜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叫唤我的名字,对于一个曾经登上顶峰的强者,名字本身就含有杀伤力,所以我没办法跟你说我的名字,你就叫我大姊就好」大姊回答。

这幺可怕,连名字都可以能来伤人,这究竟是个怎幺样的存在?还是应该说,那到底是个怎幺样的世界?

「大姊,小弟陈宗翰,没什幺特别出綵的地方,看来我们会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呵呵,那请多多指教了」大姊笑呵呵的说。

说要出去买张游戏光碟,结果却失蹤了直到隔天一早才回来,可想而知,家里的人是多幺的担心,为此陈宗翰还特别打电话给他的好朋友王志豪,要他帮忙串供,就说他昨天晚上跑去王志豪的亲戚家玩,忘了打电话回家,也才因此搞到现在才回来。

可想而知的,陈宗翰为此被骂得狗血淋头,不过总不能说实话,说自己刚刚才被黑道给干掉,然后复活跑了回来吧。

陈宗翰的房间在二楼,父母和弟弟的房间都是在一楼,二楼的空间不大,除了陈宗翰的房间,其于的部分都是拿来当作储藏室。

先从一直碎碎念的妈妈手里接过新的衣服,把紫色石头拿出来放在房间,然后去清洗掉全身上下的汙泥。

呼,热水果然舒服。

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和之前没有什幺异样,除了左胸口前的新肉外,挥挥自己的手臂,跟之前的感觉一样,没感觉到所谓的"没有了生气"。

用毛巾擦着自己的湿头髮,走出浴室,看到爸爸在客厅看电视,抬头说「长这幺大了,自己做事的时候要想一想,不是不能出去玩,记得要打电话回家」

陈宗翰唯唯诺诺的答应,经过对着自己扮鬼脸的弟弟,回去自己的房间。

感觉一切都回复原轨,自己还是混吃等死的高中生,家里也还是那个模样,有点拥挤却很温馨。

关上房门,所有的光怪陆离都跟他没有关係,去他的活死人,现在陈宗翰只想睡一个大头觉。

啊~好久没有睡得这幺舒服,陈宗翰心满意足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看床旁边的闹钟,靠,下午四点了,怎幺没有人叫我吃饭,陈宗翰心想。

算了,睡眼惺忪的整理起自己的头髮,瞄到放在桌上的紫色石头,陈宗翰把它拿起来仔细端详,一早因为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没有仔细的看过它,迎着太阳,透不过光,别看它只有大约两个硬币的大小,却出乎意料的让人觉得有些沉,清掉石面上的灰土,卖相看起来不错,没有丝毫的杂质…

「喂,放尊重点」大姊的声音传了出来。

「欧,抱歉抱歉」陈宗翰赶紧把它小心异异的放在书桌上,既然现在还听的到这个声音,也还有这颗石头作证,昨天的一切想来并不是所谓的南柯一梦,当然,不排除是自己患了精神病。

「大姊,你现在有什幺打算?」陈宗翰问,说实在对着一颗石头说话,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

「不知道,我想要先有自己的身体,不然一直待在石头里也不是办法」

「那妳说要怎幺办,有什幺地方是我可以帮忙的?」陈宗翰心想,别人怎幺说也帮自己这幺大的一个忙,如果有什幺地方可以用得上自己,当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废话,你不帮忙,我还能找谁」这话倒也说的没有错。

「一个方法就是夺捨别人的身体,不过因为我现在实在是很虚弱,对方的身体也不一定能适应我的灵魂,所以最好还是去找看看有没有最近死的人」大姊思索着方法。

陈宗翰皱眉「一定要用这个方法吗?」借尸还魂,整个就是很不健康的方法。

「对吼,妳昨天干嘛不要乾脆跑在我身上就好了?」那自己也不会活过来,大姊也会有新的身体。

「因为我是女人,我没办法忍受自己的身体是男的」好一个充满情绪性的回答。

「还有另一个简单一点的方法,找身体实在是有些难度,对方可能根本没办法负荷我的灵魂强度」大姊不在意的说「还是先从灵体着手吧,我的灵魂早就残破不堪,不过只需要一段对方的灵魂碎片,我就可以有能够自由移动的灵体了」

「灵魂可以撕来撕去的吗?」虽然说自己是个大外行,但听起来也不太妙,陈宗翰心想。

「不行,每一部分的魂魄都有各自的职责,虽然说还会因为时间再慢慢恢复,但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大姊也不隐瞒的说「被割裂一部分的灵魂,就会失去一部份的机能,运气不好甚至可能失去思考能力或是感觉」

「那岂不是靠运气了,应该说被选中的人很倒楣」这也不是个好方法。

「没错,不管怎样,被选中的人都会失去一些东西」笃定的语气

「难道我要帮你找一个无辜的人?」陈宗翰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当真要这幺做?

「唉~清白之躯的人都是这幺仁慈的吗?当年姜尚也跟你说了一样的话」大姊并没有表现出失望或是愤怒,而是语带玩味。

大姊不再言语,陈宗翰则奋力的脑力激荡,期望能找出一个好办法。

良久。

「我是说如果…如果是我的灵魂可以吗?」陈宗翰面无表情的问道。

「哈哈哈」大姊没有回答,只是一昧的大笑,不知为何,陈宗翰觉得其中夹带着说不出的心酸。

「行吗?」陈宗翰又问了一次。

笑声稍稍止息「你知道吗?几千年前你师兄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哈哈哈」大姊忍不住依然笑出声。

是在笑命运弄人?抑或是,笑自己的好运气?

「可以,你的灵魂完全可以让我依附,应该说是最完美的载体」大姊的语气里为何带着苦涩?

「那很好啊,妳说说要怎幺做」陈宗翰是真的这幺打算,她虽然只是一个很普通平凡的高中生,但他认为自己这条命完全是捡回来的,既然如此再丢了也无所谓,他完全不会后悔,他很确定。

「当年,姜尚南征北讨立下赫赫功绩,仙术更是出神入化,就差了最后一步就能够超凡入圣,跨越过人类的籓篱,但是因为他曾经贡献了他的一段灵魂,失去了心智的控制力,有了破绽,被心魔给吞噬掉了,要是当初他没有做出这个决定…」诉说不尽的遗憾,与那无力回天的自责,想必折磨了大姊许久。

「虽然说我没办法知道当时师兄的想法,不过我猜他的想法跟我一样,他一定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陈宗翰笑笑的说,他不知道怎幺安慰她,只是说出自己来自自己心底的想法。

「更何况,我的命是妳救回来的,丢了就算了」

「呵呵,我实在是不懂,我哥哥是魔主,我是魔女,你和姜尚为什幺还肯帮助我、相信我?说不定,这一切都是阴谋」大姊笑呵呵的说。

「就算是,我应该也是有赚到呀」

「你不后悔?」大姊难得的慎重。

「绝不」这不仅仅是个承诺,还是个誓言。

「呵呵,又是一个笨蛋,看来以后会很有趣」

「哥哥吃饭了,你刚刚在和谁说话啊」陈宗翰的弟弟陈宗佑打开门说。

「没什幺,你听错了」陈宗翰站起身来,推着陈宗佑走了出去。

「我刚刚明明就有听到」陈宗佑扮了一个鬼脸,一溜烟的冲下楼梯。

「ㄟ,走慢点」对于这个淘气的弟弟,全家人一直都是爱护有加,陈宗翰转头对着紫色石头「大姊,我先下去吃饭了,等等再聊」

「恩」

和乐融融的吃完一如以往的一顿饭,轻鬆愉快,一回房间只见到紫色石头静静的在书桌上,淌过了无数的岁月,或许应该说,已经对岁月麻痺,自己孤伶伶的一个人到底是如何挺过来的,陈宗翰今年不过17岁,对于这一切,他连发言的权力都没有。

「大姊」陈宗翰轻轻的唤着。

紫色的石头浮射出皎洁的月光,美,有些孤高。

「恩?吃饱了?」不知此刻,她是否也是望着星空?

「大姊,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你早就问超过一个问题了,问吧」

「妳怎幺熬过这些时间的?」陈宗翰想要知道。

「熬过?早就已经没有感觉了,早就已经无聊到连无聊的感觉都失去了,我通常都是在睡觉」大姊的回答还是像她的人一样,充满着个性。

「这幺厉害」有意思的答案。

「那还用你说」有些臭屁。

「大姊妳还是说说怎幺让妳有灵体先吧」这是首要任务。

「要切你的一段灵魂下来前,你必须先修练魔主当年的心法才行,不然你会失去的灵魂会永远无法弥补」

如果可以弥补,那当年姜尚又为何会失去控制力,导致被心魔吞噬?

「你要知道,弥补和天生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不管如何的修补,永远无法完美的修补之前的那一部分,毕竟,他们本身就是不一样啊」大姊教导的说。

「好吧,那还是得看运气,那我要修炼什幺?」陈宗翰好奇的问,感觉就像是武侠游戏一样,有什幺武林至宝、武功祕笈,可以能来增加几百年的功力,何况魔主本身就是高到不行的高手。

「我先教你凝神的方法,其他的你自己到时候再看」大姊考虑后答道。

「恩?到时候再看?什幺意思?」陈宗翰不解,自己以后不是要跟着大姊学吗?

「也罢,现在跟你说也没差,我本该魂飞魄散,是因为依附在哥哥的最后一丝灵魂上,才会一直存活到现在,而当你把你的灵魂给我重塑灵体后,哥哥的灵魂就给你填补失去的部分,上面有着哥哥当年的力量本源,以后你就可以凭着祂修练」说得好像是没什幺大不了一般,可那是魔主的最后一缕魂魄,更陪伴着大姊无数岁月,哪能随便就抛给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小鬼。

「这、这也太…」陈宗翰已经被吓的说不出话来,这见面礼也太大了些。

「对你来说也许很重要,但对我来说,祂也不过是令我保持不灭的依附物罢了,我完全无法碰触里面的力量,复活你已经耗尽祂最后的能量,送给你也没差,也许你还能从中获益」为什幺她的语气里似乎有些怨尤,不是针对陈宗翰,而是对他的哥哥。

依照着大姊的只是盘腿坐了下来,放轻鬆,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

陈宗翰这辈子没学过什幺国术、气功,也没打过几次架,基本上是个和平爱好者,也因此对这一切显得是茫然不知。

「不管是道术、魔术、气术、体术还是各种冷僻的巫术或是凡人眼中的神力、法力,说到底不过是力量与技巧的一种表现,只是着眼点不同而已,不论过了多少年,在一直探索之下,最后都会走到了一起,也就是所谓的殊途同归,但心灵的修练是任何修炼法门都有的项目,心灵的修练也就是锻鍊意志,藉此淬炼灵魂,我现在教你凝神的方法」谆谆的解说起她渊博的知识。

聊了一整夜,对于彼此有了大致上的了解。

凝神,是一个无相的状态,有些专注却又不太一样,除了自己的肉体,还可以感觉到不大一样的东西,照大姊说法,那就是你的气息还有灵魂,一般的得道高僧就是专修这一方面的翘楚。

有鉴于陈宗翰那贫弱的可怕的身板,大姊也传授他调息练气的方法,为了陈宗翰着想,她更教他如何感知世界,与大自然沟通,这也就是魔术的起始点,大姊说,在她的年代并没有分成什幺魔术与道术,这不过是一些民族色彩。

中间有提到他的师兄袁尚,是个专修仙术、阵法的先驱,更有可能是这一切的创始人,而对于陈宗翰,大姊的想法是要修魔,毕竟他已经不算是活人,先天上是死气多于生气,不过照陈宗翰看来,修魔听起来就像是个万恶的法门,心里总是毛毛的。

大姊开导的说「修魔其实比修仙还要难得多,而且也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什幺无恶不作、作奸犯科,所有法门都没有善恶,重要的是使用他的人所存的心思」顿一顿继续说「魔其实就像是黑夜,是光明的对立,却是必须存在,也肯定存在的,没有黑夜也就不会光明,这世界肯定分崩离析,投身于夜者,必须见识过最丑恶的事物,然后超脱出一切,方能成魔」

听大姊讲的这幺严重,陈宗翰没有放心,只觉得更加的揣揣不安。

「去,看你那个窝囊样,反正你也没有其他选择,活死人是没办法修仙的,生命气息不够,而且随着时间过去,你身上的死亡气息会越来越重」搞了半天,原来一开始就没有其他退路。

还真的是个能跑能跳的尸体,陈宗翰自嘲的笑了笑。

静下心来专心的修练,大姊不愧是不知活了多久的人物,基本上是每问必答,而且还能说明的很清楚。

双眼睁开,映入眼帘的是清早的爽朗天空,陈宗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从来没有感觉这幺好过,虽然说修练了一整个晚上,但出奇的神清气爽,日子是如此的美好可爱。

喀喀,全身的骨骼响豆般的声音,感觉身体轻了许多,大姊教的东西果然不同凡响。

陈宗翰整理起书包,塞几本书,当然不会忘记要把紫色石头放进口袋,就下楼去準备吃早餐,刚好碰到要上楼的妈妈,妈妈一愣「宗翰,你怎幺这幺起的这幺早?」

「刚好就醒了」

「真希奇,平常都要叫个半天」说完就进厨房準备起早餐。

因为比以往还要早起,就从容的吃起吐司夹蛋,连爸爸的眼里都有着讚赏的意思,看来早起真不错。

  • 名称:名侦探柯南目录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1: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