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痕炼金士漫画超清

生老病死,平凡的人生,理应平顺且无波。

却因为一个意外,赋予了一个平凡人不平凡的力量。

从此再也无法平凡。

陈宗翰,T市高中生,品学称不上兼优,但也不会至于到挂车尾,很普通的一个人,家庭普通,双亲硬朗健在,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弟弟。

家里的收入不算特别高,但也足够一家温饱。

在班上可以跟别人很自然的聊聊天,不孤僻,但也不特别开朗,感觉就像是混杂在人群之中,就连名字都很普通。

没有什幺特别之处,真要说的话就是喜欢读闲书,和同年龄的人一样,喜欢漫画、电玩,没有交过女朋友。

身高173,体重68,很标準的体型。

几乎做什幺事都很大众化的一个人,不强求什幺,顺应自然,就是他活着的準则。

全世界的高中生大部份也都是这个样子,上课和同学说说笑笑,下课写写作业.看看书、玩电脑。

可惜,这种无波的日子已经无法持续下去。

某天。

陈宗翰戴着刚推出的MP3,一边走一边哼着歌,今天是个豔阳高照的星期六,他决定搭公车去远一点的地方买一套他想要很久的电玩游戏,偶而奢侈一下也不为过。

重点是他看到班上有很多人都有在玩,而且还可以连线对战,他也跃跃欲试,之前跑了几个地方却都没有货,看来真的是很热门,让人期待。

听了他的一个好朋友王志豪的介绍,听说这里今天会进新货,八点多就出门打算刚好在那家店开门的时候进去,陈宗翰抬头看看路标,刚下公车然后左转,直走过两个路口之后再右转。

踏着轻快的脚步,心里还想着最新款的游戏,脑中幻想着那种畅快感觉。

陈宗翰沉浸在MP3里的音乐声中,没有发现这附近太过静悄悄,没有一丝人声。

同时他也记错了王志豪说的话,他提早转了弯,一直直走,然后越走越偏僻。

「小子,你怎幺会在这?」开口说话的是一个黑衣大汉,陈宗翰没有听到他说得话,音量开着太大声,他还是直直往前走,就像是不屑旁人的不良少年。

黑衣大汉原本要追上去,但同时三辆黑头车开了进来,黑衣人顿时立正鞠躬。

最中间那辆车一个小弟下车拉开后门,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大哥下车打量着眼前的仓库。

「渊仔,他们人呢」大哥说话,声音很沉。

「应该还没有到,还有十五分钟」刚刚下车开门的小弟恭敬答道。

「好,那先进去」大哥挥挥手,走进仓库,十几个小弟开始动作,从后车厢掏出了十几把手枪,还有两个银白色公事箱。

陈宗翰再怎幺白癡也该注意到了现场的不对劲,他似乎误闯了黑道聚会的场合。

「渊哥,这里有人」一个平头小弟喊道,用手指着陈宗翰,听到喊声,十几只手枪同时间指着陈宗翰。

这是什幺场面呀,陈宗翰心想,愣在了原地。

平头小弟跑上前要抓住陈宗翰,这时陈宗翰才清醒自己的处境,拔腿就跑。

不过可能是因为太过紧张又没有预先暖身的缘故,陈宗翰跑没两步就用力的摔在地上,被随后赶来的平头小弟一把压住。

「大哥,放过我吧,我什幺也没看到」陈宗翰开始像是黑道电影里的龙套般求饶,现在除了求饶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渊哥走进蹲了下来,对着陈宗翰恐惧的双眼说「小鬼,你是谁派来的?   」。

「大哥,我只是过来想买片游戏光碟,我不知道你们在这啊」陈宗翰的声音闷闷的,他的脸被压在地板做着零距离接触。

「是吗,那只能说你太衰了,带进去」渊哥挥挥手示意,说完几个黑衣小弟就拿了条绳子把人綑住带了进去。

「大哥,我知道错了,放过我吧,我下次不敢乱跑了」陈宗翰哀嚎,他已经可以预想几天后的新闻版面,某高中生陈尸废弃仓库……

仓库不大,而且废弃了很久,髒乱,甚至有杂草横生。

可能是嫌陈宗翰太吵,他的嘴里被塞了块破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大哥瞥了一眼陈宗翰问说「渊仔,这小孩是谁?」

「不知道,刚刚看到它鬼鬼脆脆的在外面游蕩」渊仔如实的回答。

「等等拖出去埋了,不要留下痕迹」大哥皱皱眉,就像是看到苍蝇的表情。

「好」

陈宗翰不晓得自己之后的命运,只能一直呜呜的求饶,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幺,也没有人理他。

所有人都紧张的警戒着四周,四处张望,好像在等什幺人。

过没多久,听到外头有几台车停下的声音,听起来又有人来到。

「球哥,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刚进来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向前对着的大哥,亲密的握着手,然后看向球哥身旁的手下「渊仔,也好久不见」

「哼」球哥哼了一声,脸色不是很好。

「请近请进」渊仔赶紧打圆场说。

一批人走了进来,一样的兇神恶煞模样,只是一边全穿着黑衣,一边全穿着黑衬衫,壁垒分明,也果然都是黑道,对黑色都特别情有独锺。

「闲话少说,你们的货呢?」球哥闷闷的发话。

中年男子示意一旁的手下,拿过来了一个手提箱,放在两边人马的中间,几个人就围在箱子旁开始忙碌的验起交易品来。

一个手下走到球哥旁点了点头,看来是认为这次的货可以过关。

「好,一样的价钱,你们点一点」球哥脸色缓了些,挥挥手,一个手下拿着公事箱走了过去。

「球哥的说是就是了,哪需要这幺麻烦」中年男子笑笑的说「又不是第一天做生意」

话锋一转「只是……」中年男子意味深长的看着球哥,搓着双手「球哥您也知道最近的货比较紧,再加上卖家又提了一点……」

「哼,一向都是这个价格」球哥不打算给男子机会,直接打断他的话。

「不不不,这样下去我们会亏本的」中年男子摇着手。

「加多少?」球哥简单的吐出几个字。

「四成」中年男子笑笑着说,就好像是多幺无足轻重的两个字。

「你不要欺人太甚!」球哥大吼,同时两方人马都把枪举了起来,一时气氛紧张,冰冷的枪口互相对着。

「不不不,您也知道,我手底下有不少的兄弟要养,奶粉钱什幺的,加一加也不少」中年男子一副打死不鬆价的样子。

「一成」球哥淡淡的说。

「放屁!您老不如去买麵粉吧」中年男子讥笑道「我们完全可以卖给别人」

「你小子是要打破规则吗?   」球哥瞇起眼睛,审试着对面那位最近如日中天的新人。

「不不,价高者得,做买卖的不都是这样」

「我怎幺没听说过,我只看到一个小屁孩」

男子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球哥,你别忘了这生意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干」

「你说什幺!」球哥这下真的动真怒了,捞过界任何人都不能允许。

「我说您老了,该退位了」轻轻柔柔的一句话,却蕴涵着大逆不道之心同时间,渊仔悄悄的靠近球哥,枪口微微转了个角度。

「你……」

咻!

话还没说完,球哥胸口晕开了一层红色,满脸错愕,直觉的回过头只看到渊仔拿着的手枪正对着他,枪口还在冒烟。

渊仔泪流满面「对不起、对不起,只是您站这个位子已经太久了……」

没听到接下来的真情流露,球哥的死忠铁桿派愤怒的开枪,枪声大作,好不精采。

陈宗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黑吃黑?以前只有在港片上才看过,今天算是开眼界了,不过他也没有忘记正事,趁着这一阵混乱,像毛毛虫一样捲曲的往前爬行,看到不少黑衣人倒地,双眼无神的看着他,背后一阵鸡皮疙瘩。

不过因为中年男子与渊仔早有预谋,死忠派一开始就被设计,几乎每个人都至少有两把枪对着,整场小小的枪战前后不过5分钟左右。

安静,仓库里充满着硝烟味。

陈宗翰已经爬到了门口,他的运气不错,流弹都没有击中他。

中年男子从一个铁架后探出头来,发着命令「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所有人开始动员,寻找着还有没有活口,只要谁还有呼吸就会被补上几枪,让呼吸完全停止。

陈宗翰冷汗直流,他现在只能用不会引人注意的速度,慢慢向前爬、向前爬,离开这……

好运到头,一个嚼着槟榔的黑衬衫男用脚踩住他「还有一个绑着的活着」

渊仔对着中年男子恭敬的说道「一个倒霉鬼,杀了吧」

「好,杀了」中年男子头也不抬。

就这样三言两语决定了陈宗翰的生死,黑色的枪口,对着,一个五公克的铅块,喷发,无声无息的钻进陈宗翰的左胸口。

没有什幺感觉,只是觉得,就这样了。

身体理的精力随着鲜血流出,生命意识开始抽尽。

死亡原来是这样子,也不过如此,这是陈宗翰的最后想法。

「带去山上埋了」

半夜,冷月高挂,某个小山丘,杂草丛生。

如果有人在的话,会发现这里有着胡乱掩埋过的痕迹。

寂静,除了细小的虫鸣,没有其他的声音。

一只苍蝇停在土堆上,淡淡的鲜血味吸引了牠,牠正在思考这顿大餐的香味从何而来。

突兀的。

一只手破土而出,像个不甘于死亡的恶鬼,发出来自地狱底层的怒吼,从地底深处的地狱一吋吋的往上爬,如今,回到了喧嚣的人间。

没有意识的本能爬出挤着好几具尸体的土壤,空洞的双眼,双手沾满着混合鲜血的泥土,就这样瘫着,意识空白,比新生儿还不如,不知过多久,一个甜美的女孩声轻轻唤出声来。

「喂,你听得到吗?」声音问。

思绪完全无法集中,这感觉就像是灵魂完全的脱离。

「喂」声音又再一次的响起,多加了一点力道。

本能的,不经思考的,陈宗翰往右边转去,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视觉机能似乎没有正确活动。

「看来还有一点问题」声音思索着。

过没多久,陈宗翰全身疯狂颤抖、抽蓄,口吐白沫的在地上翻滚,全身弄着骯髒,某种强烈的东西正在奔腾发酵。

「唉,真是个弱小的家伙」声音叹说。

慢慢的他记起来了,他的名字是陈宗翰,就读于Z高中,爸妈弟弟,朋友,同学……

记忆的回溯最后停留在他去买游戏片,然后阴错阳差的被黑道绑架,接着是双方一言不合的火拼,看到枪口,然后……

陈宗翰一个激动跳起来,对了,他都想起来了。

他死了,还是死在一个不入流没名字没台词的小角色手上,一颗铅弹轻鬆的终结他那平淡且稍嫌短暂的一生。

那他现在是在,地狱?

陈宗翰站起身来往四处看看,几棵叫不出名字的树,很多长得像是杂草的草,就这样?撒旦呢?恶魔呢?阎罗王?奈何桥?

「欸,你醒了吗?」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陈宗翰激灵的被吓了一跳,不过都没看到任何东西,是幻听?还是说那声音就是地狱守门人?

「下面啦」

陈宗翰低头,只看到一个小小的像是缀饰的深紫色石头?。

「恩?」陈宗翰为了保险起见,用脚踩了踩看。

「别踩啦」又是那个声音,看来真的是这东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侠小说必定会出现的还魂石?

「小子你赶再踩,小心老娘让你再死一次」声音撂了个狠话,明显得不是好人,陈宗翰思绪开始清晰起来,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自己不是死了吗?摸摸身上,没有缺任何一个零件。

胸口的地方还是湿湿的,看来血还没有乾,拉开T-shirt左胸口前面有一个小洞。

「你的心脏里面有一个小东西,先把它挖出来,不然你的心脏不会跳动」声音用很正常的口气说着不正常的话。

靠!不会跳,那现在是怎幺回事?陈宗翰摸摸自己的脉搏,还真的没有在跳。

看来自己创下历史之先河了,心跳没了还活着,等等,该不会是尸变吧,陈宗翰还有闲情在胡思乱想。

「大姊,这到底怎幺回事,可以解释一下吗?」陈宗翰无奈的说,。

「呵呵,就你刚刚死了一下子,不过姊姊又把你拉了回来」声音听起来很自豪。

「不是吧」陈宗翰目瞪口呆,这种超自然的事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太扯了!

「是的,是本小姐救了你,我允许你崇拜我」声音哈哈大笑。

「我可以知道怎幺一回事吗?」看来自己真的是没死成,陈宗翰好想放声大笑。

声音用不怎幺担心反倒有些期待的口问说「可以啊,不过你最好先处理一下那小东西,一直放着说不定会烂掉」

会烂掉,烂掉的心脏,还是赶快处理处里吧。

也不知道为什幺,陈宗翰出奇的从容,还很有幽默感,也许当一个人连死亡线都跨过时,境界就自然提升,情绪的波涛就没这幺的容易产生。

拉开T-shirt,血还是一直在流,一副不要钱的模样,无处下手「怎幺办?」陈宗翰只好再问。

「用手挖出来啊,不然呢」声音倒是一副无所谓「快啊!」

真的只能这样了,陈宗翰用手撑开伤口,血流如注原来不是夸饰法,是真实存在的描写。

费了九牛二虎,弄得满头大汗,总算是用手指挖了出来,不过流的血大概有好几公升,意外的并不感觉得什幺痛楚,有感觉,却不会痛。

就彷彿是帮别人动手术般。

「好了」陈宗翰擦擦汗水。

「好的,接着你想要知道些什幺?姐姐的三围?」声音打趣的说。

靠!知道一个声音的三围有用吗?应该说你有这种东西吗?陈宗翰脸上挂着黑线。

  • 名称:圣痕炼金士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0: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