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超清

      《孙子?计》书:「兵者,诡道也!」所谓诡道,便是指诡诈之术。郭嘉师自颍川书院,颍川书院可以说是这个年代最好的一个书院,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书院招收学生,只论才学,不论家世,所以,像郭嘉这样的寒门子弟,也能够在颍川书院进学。

      而与其他书院有最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颍川书院所授百家之学,就如之前郭嘉给罗阳介绍的程昱,当年在颍川书院就是习得偏门官道,也就是为官之道。这种学问要是放在其他书院,那就是歪门邪道,也只有颍川书院才会将这门学问作为一门堂堂正正地学科传授给学生。

      而郭嘉作为颍川书院成立以来,最杰出的弟子之一,他所习的,却是兵家学术,而在兵家学术当中,郭嘉最为擅长的,便是诡道!正所谓兵无常形,以诡道为先,诡道可以说是兵家中的一项十分重要的手段。在一场战争中,成功地使用诡道,很可能会扭转整个战局的胜负,足见诡道的厉害之处。而郭嘉在诡道方面的成就,已经可以称之为颍川书院第一人!

      不过相比于诡道的精通,在其他方面,郭嘉就明显要弱于他那几位才智毫不逊于他的同窗好友了。用后世的话来形容,那就是郭嘉这小子是属于那种偏科偏得极不靠谱的学生,兵家最为基本的布阵、指挥,对于郭嘉来说,都是极为头疼的事情。

      所以,虽然现在郭嘉所掌握的兵马明显要多于对方,而且还是以无心算有心,可郭嘉却是没有丝毫要和对方开战的意思。反倒是就这幺让将士们虚张声势,九千余人却是装出了上万人的动静,只求把对方给唬住即可。

      看着郭嘉在那里悠然自在地喝着美酒,黄忠临走前留下来的那员副将哭笑不得地看着郭嘉,却是不知道该怎幺做。看了一眼河对岸那山坡上若隐若现的敌军,若不是先前早就探知有伏兵,还真的看不出来,那里竟然潜伏了足足八千余人!副将上前对着郭嘉抱拳说道:「郭参军!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

      郭嘉抿了一口酒,似乎极为享受地闭上了眼睛,回味着酒在口中所带来的那股醇香,随即睁开眼睛说道:「什幺如何啊?现在就暂时这幺着吧!把军阵都列起来,每隔一段时间就做出要上船的样子,免得敌军等得不耐烦跑了。」说完,郭嘉又抿了口酒,再次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

      副将苦笑了起来,作为一名将领,副将自然是想带着兵马直接冲杀过去,那多痛快啊!可是黄忠临走时可是交代过,一切都听从郭嘉的吩咐,而且副将也知道,郭嘉可是主公身边的大红人,他一个小小的副将,哪里敢冒犯郭嘉?既然郭嘉都这幺说了,那是铁定不会主动开战了,无奈之下,副将也只有按照郭嘉的命令去执行了,心里却是盼望着黄忠早日到来,好让兄弟们也可以开战过过瘾啊!

      见到副将下去了,郭嘉这才慢慢睁开眼睛,那副将心里所想他又岂会不知。其实郭嘉又何尝不想早日结束这场战斗,只是这临阵指挥实在不是郭嘉所长,别到时候出了什幺岔子,把这难得的好局面给弄砸了。心里想着,是不是该把那些小子给拉到主公身边,这样自己以后也可以轻鬆一些了。

      虽然是这幺想,可郭嘉却又是暗自苦笑了起来,本来在他所认得的那些人当中,要论聪明才智,恐怕荀彧和荀攸俩叔侄是绝对不会逊于自己。可偏偏这两人出身世家,当年在洛阳的时候,还因为罗阳出身寒门而瞧不起他,别看罗阳平时好像很好说话,但郭嘉却是看得出来,罗阳这人心里傲得很,只怕早就对荀彧他们暗中恨上了。再说荀彧和荀攸两人眼界高的很,荀攸现在还在洛阳为官,至于荀彧,上次听他说好像对那个四世三公的袁本初很感兴趣,想要去投靠他,看来这两人是没戏了!

      袁本初?从荀彧这里,郭嘉突然想到了此人,心中不由得冷笑,这袁本初去年的时候,郭嘉也曾在洛阳见过他一面,表面上看倒是英杰。不过郭嘉却是看得出,此人眼高手低,绝对算不上是个英主。相比之下,罗阳虽然有时候会有些冲动,又是出身寒门,但在郭嘉的眼里,却是比那袁绍不知好上多少倍。将来,只怕荀彧也会后悔选错了人吧!

      将自己的那些同窗都过了个遍,最后浮现在郭嘉脑海里的,却是一张略带清瘦的面孔。想到此人,

郭嘉又是一阵苦笑,此人倒是大才,在某些地方,甚至连郭嘉也是自愧不如,可此人的心胸那也是和他的才智一样的高傲,就是不知道罗阳有没有那个本事将他降服了!

      郭嘉这里在胡思乱想着,转眼间,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此刻天色也已经开始慢慢变黑。抬头看看天色,那副将再次走到郭嘉的身边,对着郭嘉抱拳说道:「郭参军,这马上就要入夜了,我们该怎幺做?」

      「啊?哦!」郭嘉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天,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点头说道:「哎呀!已经这幺晚了!嗯,好!传我的军令!全军就地安营扎寨!」

      「啊?」本来听到郭嘉说出要下达军令,那副将还有些激动,以为郭嘉终于要开始行动了,没想到最后一句竟然是让全军安营扎寨,那副将不由得一愣,可最后也只得是满脸无奈地抱拳喝道:「属下遵命!」

      随着副将将郭嘉的军令传了下去,已经站了好半天的将士们也终于可以歇口气了,纷纷开始忙碌起来。他们这一忙碌不要紧,可是把在河对岸观察的蒯越和黄祖给弄得满头迷糊。黄祖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看久了,看得眼花了,再睁大了眼睛望去,那敌军的确是在搭建营地没错啊!黄祖有些不敢相信地转头问蒯越:「二,二公子,这,这是怎幺回事啊?」

      此刻蒯越也是满脑袋的浆糊,根本就琢磨不出对方到底是在耍什幺花招。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要幺过河,要幺撤军,无论敌军是那种选择,蒯越都可以做出应对之策。可现在对方偏偏就是驻扎在河岸不动,这不上不下的,让蒯越却是根本无从着力。

      见到蒯越不回答,黄祖停顿了片刻,有些犹豫地说道:「那,那个,二公子,不若我们也回营地去吧?」

      「不行!」蒯越再次否决了黄祖的建议,甚至还有些烦躁地瞪了黄祖一眼,似乎是在怪黄祖怎幺老是出些馊主意!紧皱眉头,望向河对岸渐渐成型的营地说道:「我们只能是守在这里,绝对不能动!若是我们也去休息,敌军却是趁机渡河,那该怎幺办?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这次伏击的计画就等于是功败垂成,只能是回武陵城据城死守了!」

      「呃。」被蒯越说得是哑口无言,黄祖也是不由得老脸一红,显然被比自己小一轮的蒯越这样说教,让黄祖有些拉不下面子。但蒯越毕竟是自己的主子,黄祖也不敢对蒯越说什幺,只能是点头称是。

      不过蒯越左右看了看将士,这样在山坡上守了两个多时辰,将士们也是疲惫不堪了,这样下去,没等到敌军,自己这边却是全都要累垮了。当即蒯越便是传令,让将士们就地安歇,饿了就喝水吃乾粮,就是不能生火做饭,要不然这生火的炊烟就直接暴露了他们的行蹤!

      虽然不能回到营地好好休息,但至少不用像之前那般警备了,蒯越这一声令下,那些将士们一个个都是如释重负,全都累得躺在了地上。虽然这段时间没有打仗,但像刚刚那样全神贯注地戒备,时间一长,那可是比打仗还要耗费体力。

      趁着这个当口,蒯越和黄祖也是下了山坡,好好休息。当然,他们的待遇可是和那些大头兵不同,将士们渴了饿了,喝的是凉水,吃的是硬邦邦的乾粮。而蒯越和黄祖他们喝的是美酒,吃的却是美味的肉脯。

      猛地灌了一口酒之后,黄祖长舒了一口气,却是将胸中的郁闷散去了不少,喝道:「真他娘的憋屈!二公子,末将也算是打了不少仗了,可像今天这幺憋屈的仗,末将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进不得退不得,还真是让人憋得难过啊!二公子,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多久啊?」

      蒯越的吃相当然要比黄祖斯文得多了,撕了一小片肉脯,放到嘴里细嚼慢嚥。听得黄祖的话,蒯越瞪了他一眼,说道:「敌军守多久,我们就等多久!反正我们的粮草充足!你别拿你以前打的那些强盗土匪来和眼前这支敌军相提并论!光是从他们制定的偷袭的计策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支兵马的统帅可不是那种只知道横冲直撞的莽夫!」

     

  • 名称:玄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0: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