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杂陈超清

      甘宁所说的不错,突然江面上发生这种变故,让水寨内的水军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是派人前去通报水军统领苏飞。可能是太久没有遇到敌手的缘故吧,荆州水军虽然依旧佔据着长江上霸主的位置,但已经缺少了天下第一水军所应有的那份应敌能力。

      在接到手下的稟报之后,苏飞显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慌忙就从水寨内堂跑了出来,直接来到了水寨最前面的了望台,朝着前方望去。此时甘宁已经是带着锦帆军将船只在江面上排开了阵型,刚刚缴获的军船打头,那十来条轻舟围在了军船的左右。光是看到这阵势,苏飞就不由得心下一跳,显然这突然出现的敌人不简单,深谙水军之道!

      「怎幺回事?怎幺回事?」一把鼓噪声从苏飞身后响起,苏飞听了,不由得紧皱起眉头,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是那名蒯家子弟来了。还未等苏飞开口回答,那蒯家子弟一把就是搭在了苏飞的肩膀上,用力一扯,喝道:「苏飞!出了什幺事?快说!」

      身为一军统帅,自己的部下竟然敢对自己这样无礼,苏飞的脸色立马就是沉了下来,一把甩开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看着眼前这个明显是因酒色过度而面色苍白年轻将领,喝道:「蒯青!注意你的态度!你现在可是我手下的部将!」

      完全没有想到苏飞竟然会如此,蒯青不由得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满脸怒容地指着苏飞就是破口大駡:「苏飞!你个混蛋说什幺?你以为你还真的是什幺了不得将军啊!那还不是靠了我们蒯家的提携!你只不过是我们蒯家的一条狗而已!竟然敢对我如此无礼!」

      本来蒯家子弟虽然对苏飞无礼,但最多也只是对苏飞不尊重罢了,可是像蒯青这样破口大駡,还是第一次。苏飞当即脸色就变了,冷声喝道:「蒯青!你的狗嘴给我放乾净点!要是再乱喷,老子不介意让你到这江上洗洗嘴巴!」

      苏飞的反击顿时就引起了蒯青的怒火,蒯青二话不说,直接就是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指向了苏飞。而在苏飞身后,那几名对苏飞忠心耿耿的亲兵见了,也是立马举起了手中的兵刃挡在了苏飞的身前。与此同时,蒯青身后也有不少蒯家的亲兵,同样也是刀剑相向。一时间,整个了望台上气氛异常地紧张,双方都是怒目相向,只要对方有一点不妥的举动,就有可能引来双方的一场混战!

      了望台上的这番动静,可是把整个水寨内的水军都给吓住了,这水寨外面的敌人还没有打退呢,怎幺自己人反倒是斗起来了?幸好这个时候水军的另一名副将赶来过来,见到这种情况也是吓了一跳,慌忙上前劝阻起来:「哎呀!苏将军!蒯将军!你们这是干什幺啊?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这副将虽然也是蒯家的人,但却和苏飞一样,都是得到蒯家自此的寒门子弟,不过这副将性格要好很多,和苏飞、蒯青的交情都还不错。有他来劝架,苏飞也是暂且将怒火压了下去,冷哼了一声,对着左右的亲兵喝道:「收起兵刃!」而他自己,面对面前蒯青以及蒯家亲卫的兵刃却是毫无畏惧。

      见到苏飞这边退了一步,那副将也算是松了口气,又连忙转过头来劝蒯青:「蒯将军!消消气!消消气!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幺事不能放在面上来说呢!何必要动刀动枪?来!来!算是卖老哥一个面子!收剑!收剑!」说着,副将陪着笑硬是把蒯青手中的宝剑给拽了回去。见到蒯青收了剑,那些蒯家亲卫这才慢慢收起了刀剑,又站回到了蒯青身后。

      总算是将这场矛盾给暂时压了下去,那副将暗暗松了口气,拉着蒯青,快步走到了苏飞面前。不过看两人的这表情,副将就知道,两人的心里肯定还有气没消,乾脆也不再提这件事了,而是直接把大家的注意力移开:「苏将军!这发生了什幺事了?为什幺会吹响号角?」

      苏飞也懒得去和蒯青这样的纨绔子弟去计较什幺,朝着远处江面上停靠的那队船,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那副将也算是荆州水军的老资格了,听完苏飞的话之后,不由得惊讶地望向了对面的那些船只,说道:「竟然有这种事?对方到底是什幺来路?难道是长江上的哪一路水贼?」

      「不可能!」苏飞直接否定了副将的猜测,说道:「水贼如何会有这幺大的胆子?要真是水贼的话,见到我们荆州水军连跑都来不及呢!又怎幺敢来袭击我们荆州水军的水寨?」

      苏飞说得在理,那副将也是点头同意,不过在副将身边的蒯青却是看不惯苏飞,直接冷哼一声,说道:「在这里说那幺多废话有什幺用!猜来猜去,还不如就这幺沖过去将这些狗胆包天的贼子拿下,到时候一问不就全知道了!」

      「蒯将军!没那幺简单啊!」见到苏飞脸色一变,那副将立马就知道不妙,连忙是抢在苏飞前头开口说道:「光是从他们能够以十来条轻舟就如此轻易地抢夺了两艘军船看得出来,这些贼子可不简单,分明是深谙水军战术的能人!而且看他们现在所布下的阵势,也是十分严谨,这些招数都绝非寻常人能够使得出来!我们要是冒然出击,只怕会中了对方的奸计!」

      这副将可以说是苦口婆心地劝说,可那蒯青却是年轻气盛,根本就没把副将的话给听进去,反倒满脸傲然地喝道:「哼!什幺能人?不过是用了一些小伎俩抢了两艘军船罢了!这样的小贼,我只需一千人、五艘军船就能将他们全给拿下!你们就在这里慢慢猜着吧!小子们,跟我来!」说完,蒯青一挥手,便是带着一干蒯家亲卫从了望台下去了,召集人手準备登船出击。

      「哎呀!蒯将军!蒯将军!」连着呼唤了数声,那蒯青却是丝毫没有理会副将的劝阻,眼看着蒯青就这幺带着兵马登船了,副将连忙是一脸急色,转过头对苏飞说道:「苏将军!你快劝劝他吧!这样冒然出击只怕是要中了对方的奸计啊!」

      而此时的苏飞已经是一脸铁青,他可是堂堂一军统帅,可蒯青出兵竟然从头到尾就没有跟他这个统帅打过一声招呼!要不是顾及着蒯青那个蒯家子弟的身份,只怕苏飞现在已经是拔刀将这个家伙给砍成肉泥了!听得副将的话,苏飞却是冷冷一笑,说道:「人家可是蒯家子弟中的高人,我们这种升斗小民就没必要去拦着蒯大将军大发神威了吧!」

      听得苏飞的话,那副将当即便是急了,他已经是看出来了,这分明就是苏飞和蒯青两个人在斗气呢。可是他们两个斗气没关係,但不能拿军队的命运开玩笑啊!虽然眼前这支神秘的敌军才不过数百人的样子,但副将多年来的经验,却是让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好像会发生什幺很糟糕的事情。

      而这会工夫,蒯青却是已经将兵马全都调派好了,整整千余名士兵,齐齐地登上了五艘军船。不过总算那蒯青也没有自大到无边,这五艘军船中,有一艘就是斗舰,这斗舰可是要比那些普通军船要大得多,可以说是荆州水军中的巨无霸!从水寨中驶出,那斗舰简直就像是一座水上的小型堡垒一般。

      在斗舰的船体全都是钉上了铁板,用来防御箭矢,在甲板上,船的前后两头还分别建造了两层的小楼,上面还布置了女墙。蒯青所率领的千余名荆州水军,就有四百人在这斗舰上,士兵们整齐地排列在甲板和小楼上,举盾护卫,看上去还真是威风得很!

      蒯青站在斗舰船头的小楼上,抬头看了一眼旁边了望台上的苏飞,满脸傲然地冷哼了一声,高举宝剑,喝道:「打开寨门!」苏飞既然没有发话阻拦,蒯青就是水寨内最高级别的军官,他的命令,那些看管寨门的士兵可不敢违抗,当即便是转动绞盘,慢慢打开了水寨的寨门,让蒯青的船队从寨门经过。

      出了寨门之后,蒯青还不忘往后看了一眼苏飞,狠狠地喝道:「今天就让你们瞧瞧,蒯家的本事!将士们!沖啊!将敌船全都给我拿下!」

      看着蒯青真的就这幺沖了出去,那副将的脸色变得异常地苍白,忙是快步赶到了了望台的最前方,神情紧张地看着船队。在副将旁边的苏飞脸上也有些紧张,虽然对蒯青的举动很生气,但这军务可不是闹着玩的。想了想,苏飞还是回头对身后的亲兵布置下了命令,让下麵的将士準备好船只,若是蒯青出了什幺意外,好立马上前解救。布置好了一切之后,苏飞也是专心观战,他倒要看看,这支神秘的敌军到底在玩什幺花样!

     

  • 名称:五味杂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2: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