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魔戒之花超清

      在三江口的水寨上,身为水军统领的苏飞却是很不爽,这种不爽的缘由却是来自于他的部下,那个蒯家派到水军中的一个年轻子弟!

      苏飞很清楚,虽然他被任命为整个水军的统领,但在蒯家人眼中,自己只不过是蒯家的一条狗!虽然很不忿,但苏飞却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事实。这些年来,虽然多亏了蒯家那位年少的家主蒯良先生的重用,让苏飞平步青云,但同时也使得苏飞遭到了那些蒯家年轻子弟的仇视。蒯良虽然看重苏飞,但身为蒯家的家主,蒯良要管的事情很多,不可能时时都来照顾苏飞。所以很多时候,面对蒯家那些子弟的挑衅,苏飞也只能是忍气吞声。

      就像今天早上那次,原本那名蒯家的年轻子弟身为自己的副将,苏飞派他出去执行巡逻任务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偏偏那个小子就是不肯接受这个命令,还出言不逊,气得苏飞差点没有当场拔刀砍了他!可是苏飞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他知道,那个蒯家的年轻子弟是蒯良的堂弟,他根本就惹不起!

      想起早上那个该死的小子临走时那轻蔑的目光,苏飞就是忍不住咬牙切齿。重重一拳击打在面前的桌子上。苏飞甚至在想,自己当年选择投靠到蒯家,到底是对是错?

      「报!」一名士兵飞快地从大堂外跑了进来,单膝跪在了苏飞的面前,抱拳喝道:「将军!在寨子南边的江面上发现来历不明的轻舟!」

      「轻舟?」苏飞不由得紧皱起了眉头,心中却是不敢大意,虽说荆州水军甲天下,但这长江之上却是还有不少水贼。特别是现在这种乱世,不少江岸上的渔民活不下去了,就开始扎堆组成了**劫船。前段时间不就听说南郡调往上庸的军粮被劫了吗!这**的胆子如此之大,苏飞可不敢掉以轻心。当即,苏飞便是对那士兵喝道:「数量有多少?探明了是什幺来路吗?」

      那名士兵立马回答道:「暂时还不知道是什幺来路,不过远远看去,大概有十来条轻舟的样子!」

      听得只有十来条轻舟,苏飞也是暂且放下了心,这种轻舟也就是岸边普通渔民所用的渔船,虽然说一下蹦出十来条有些可疑,但最起码对水寨不可能造成什幺威胁。说不定是这附近那个渔村的渔民一同出来打渔,路过此地而已。当即苏飞便是对那士兵摆了摆手,说道:「且派几条船上前质问,若是百姓的话,就警告一番,让他们离去吧!」

      「喏!」那名士兵接到了苏飞的命令之后,便是立马下去执行命令去了。

      苏飞所派出的船只都是荆州水军的军船,这些军船可不比得那些渔民的普通渔船,光是船的体积上就大了两三倍。而且这种军船在水寨中还算是差的,最好的军船那就属那三艘艨艟了,当然,不到大战的时候,这些艨艟是不会派上用场的。

      且说水寨中的水军将士,按照苏飞先前的命令,派出了两艘军船朝着江面上不远处的那十来艘轻舟驶去。实际上,不只是苏飞认为那些是渔船,就连水寨中的水军将士也同样是这幺认为,所以在两艘军船上根本就没有配足士兵,每艘船上也不过才五六名士兵罢了,刚刚够开动这军船的人数而已。

      那十来条轻舟眼见的军船靠近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呆在原地不动。军船上的士兵等靠近了再往那些轻舟上望去,果然,在每条轻舟上,都载着数名身穿破旧短褂的百姓,看来真的是附近的渔船了。当即,那名士兵就扯着嗓子喊道:「喂!你们怎幺停在这里?不知道这里是水军的水寨範围内吗?还不快速速退去!」

      听得士兵的喊话声,其中一条轻舟上站起了一名大汉,也是朝着这边喊道:「军爷!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只是附近的渔民,在江上讨生活的!」

      「废什幺话!」听得对方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果然是渔民,那士兵也就懒得和他们客气了,当即就是破口大駡:「还不快点给滚!要不然,军爷的军船直接将你们这些破船给撞沉了!」

      「军爷!军爷息怒啊!」那名大汉似乎是被吓着了,慌忙朝着这边晃着胳膊喊道:「不是小的们不肯走啊!是小的们的渔网不知被江下什幺东西给挂住乐了!走不了啊!」话音刚落,那其他几条轻舟也是站起了几名大汉,纷纷举起了手中渔网的一角,而渔网的大部分都沉在水里,似乎真的被什幺给挂住了。

      那士兵哪里去管这些老百姓有什幺困难,直接就是拔出了腰间刀指着那几名大汉喝道:「废话少说!若是再不走,我们就真的撞过去了!」话说到这里,也不管那些大汉答不答应,那士兵便是直接对着身后喝了一声,这军船就直接朝着那些轻舟就这幺沖了过去,也不管那些渔民如何求饶,似乎是真的要把这些轻舟给撞沉!

      眼看着那些轻舟马上就要被这两艘军船给撞着了,先前那名最先回话的大汉忽然闭上了嘴,之前那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完全变了个样,嘴角微微一翘,伸出胳膊直接一挥。随着他这手势刚刚打出,刚刚还围在一起的轻舟突然间就往四方散开了去,那两艘军船直接就扑了空,竟然连一条轻舟也没碰到。

      若单单只是扑了空那倒也罢了,就在那十来条轻舟散开的同时,挂在那些轻舟上面的渔网却是并没有鬆开,而是随着轻舟之间的距离拉大,渐渐从水中钻了出来。军船上的士兵们吃惊地发现,那些渔网下面所挂着的,并不是什幺捕鱼用的渔网,而是一条条铁鍊!

      「沖!」随着先前那名大汉一声暴喝,那十来条轻舟同时拉着铁锁从两艘军船的两侧驶过,正好是用铁鍊将那两艘军船给牢牢地绑住。而军船上的水军士兵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两艘军船便是被这五六根铁鍊给困住了。而虽然那些轻舟比起军船要小不少,可这是在水面上,借助这水面的浮力,这十来条轻舟硬是将这两艘军船给死死地绑在了一起!

      就听得咚的一声,两艘军船直接就撞到了一块,而军船上的那些士兵也是纷纷摔倒,使得船上那是越发的混乱了。当然,这声巨响也是引起了不远处水寨上水军的注意,当即,就有几名水军的士兵吹响了号角,整个水寨都热闹了起来!

      而在轻舟上,伪装成渔民的甘甯却是没有半点惊慌失措地模样,瞥了一眼水寨,直接从脚下抽出了甲牙刀,喝道:「上!夺船!」

      甘宁这一声令下,十来条轻舟上,原本直属于甘宁帐下的锦帆军纷纷卸掉了伪装,提起了兵刃就是往军船上沖。这套攻击模式,甘宁这些年在襄江上也不知道用过多少回了,锦帆军的士兵们那都是熟络得很。两艘军船上加起来也不过才十来个人,而转眼间,爬上军船的锦帆军就有五六十人,那些水军士兵如何敌得过,纷纷被锦帆军的士兵给砍倒丢入了江中。

      甘宁见了嘿嘿一笑,趁着自己所站着的轻舟靠近了军船,纵身一跃,却是朝着军船跳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船舷,翻身便是跃上了军船的甲板。左右看了看船上的配备,得意地笑道:「好啊!不愧是荆州水军的军船!看这配备,比起当年老子在襄江上用的船,好上不止十倍啊!」

      这个时候,赵强也是跟着跳上了船,看到甘宁也是快步走了过来,对甘宁说道:「将军,幸亏荆州水军只是派了这种普通的军船来,听说那水寨里面可是有斗舰和艨艟呢!要是他们派了那种船来的话,我们这套可是派不上用场了!」

      「嘿嘿!」甘宁却是笑了起来,轻轻地提脚踹了过去,「滚你的蛋!老子的办法什幺时候失手过?这荆州水军在这长江上称霸久了,早就没有了警惕心!我们扮成渔民,他们怎幺可能会派斗舰和艨艟出来呢?这一切都是我的预料之中!」

      「那是!那是!将军英明,自然是算无遗策了!」赵强也是嘻嘻哈哈地送了个马屁过去,转头看了一眼水寨方向,脸上的笑意却是收了起来,有点紧张地对甘宁说道:「将军!荆州水军好像要出动了!我们是不是要準备进行下一步计画了?」虽然眼下他们佔据了先机,但只有这区区十来条轻舟和刚刚俘虏的两艘普通军船,可不是水军正面冲击的对手。

      甘宁还是那副笑脸,看都不看水寨一眼,而是直接朝着赵强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地态度说道:「别急!先等等再说!对方可没有那幺快出来,他们可没有那个胆子!让兄弟们仔细收拾一下,把那些铁鍊都收起来再说吧!」

  • 名称:牙狼魔戒之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5.0 (Windows NT 6.1; Win64; x64) AppleWebKit/537.3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69.0.3497.81 YisouSpider/5.0 Safari/537.3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