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超清

      且说刚刚从城头下来的庞羲带着几名军士匆匆往城内的太守府赶去,都已经穿过了数条大街了,可庞羲的脸色却还没有缓过来。心有余悸地往后面的城门方向看了一眼,脸上的惊慌模样仍旧没有半点减少。不过当庞羲转回头的时候,看到身边那几名军士,却又觉得自己堂堂太守竟然如此失态,有些尴尬。而尴尬过后,就只剩下满腔的恼怒,顿时就朝着身边这几名军士发洩了起来。

      「混帐!混帐!就是你们这群废物!」庞羲举起巴掌就劈头盖脸地朝着那几名刚刚护送自己脱离险境的军士甩了过去,那几名军士根本就没有想到庞羲会突然朝他们发火,顿时一个个都被甩了一个大耳刮子,脸颊上浮现起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大,大人?」完全不明自己为何会挨打,那几名军士全都是满脸惊愕地看着庞羲。

      庞羲怒喝道:「还看什幺看!难道我还冤枉了你们不成!要不是你们这群废物,敌军又怎幺会那幺容易攻上城头?等到敌军退去之后,我要一个个治你们的罪!要你们的狗命!」想起刚刚自己的狼狈模样,庞羲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乾脆就是一脚朝着其中一名军士踢了过去。

      本来依着庞羲这种身手,别说是这些军士了,恐怕就是一个小孩也别想踢到。可那些军士现在哪里还敢躲闪,只能是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挨庞羲的踹。踢了一脚的庞羲还是不过瘾,乾脆是拿着这些军士一个个轮着踢,有一名军士甚至是被庞羲给踢中要害部位,可偏偏还得咬紧了牙硬撑着。

      这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这些军士,庞羲心中的怒火也算是消了不少,这才想起不远处的城头上还有敌军,当即便是不由得打了个冷战。随即狠狠地瞪了这些军士一眼,喝道:「还傻愣在那里作甚?快护着我回太守府去!一群没用的东西!等到了太守府之后,我再慢慢炮製你们!」说完,庞羲便是马上转回身朝着太守府方向跑去。

      不过庞羲却是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在他身后的其中一名军士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寒光,猛地抬起头,脸上尽是狰狞之色。趁着那庞羲背对着自己,那名军士突然拔出了腰间的单刀,猛地就朝着庞羲的后背心刺了过去!

      这名军士的行动如此突然,其他的军士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单刀直接刺穿了庞羲的后背心,从胸口穿出了一个刀尖。那庞羲的身子被这冲刺的力量撞得往前顶了一下,甚至被带得整个人都往上一提,只能是用脚尖点着地。

      庞羲满脸愕然,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口那突出来的、沾满鲜血的刀尖,想要回头一看究竟,却是根本做不到,张嘴只是蹦出了一个「你」字,就再也支持不住,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刘麻子!你在干什幺?」其他几名军士这才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了单刀指着那名杀死庞羲的军士,大声喝问道。在这些军士的脸上,也满是惊恐,这太守就死在了他们的面前,真要论起来,那就是他们的失职,他们的性命还有他们一家老小的性命,全都要给庞羲陪葬!

      那名叫刘麻子的军士冷哼一声,一脚踹在还挂在自己单刀上的庞羲的尸首,对着左右的同僚说道:「我干什幺?我在救大家的命!你们没听到庞羲老贼刚刚说些什幺吗?就算是我们护着他安全地回到了太守府,他最后还是要取我们的性命!左右都是一死,与其坐等着让他来杀我们,还不如我们杀了他!」

      刘麻子这幺一说,其他的军士听了,也都是不由得一愣,想起刚刚庞羲的的确确是说了要杀他们,当时他们的心中也是一阵激愤,只不过没有像刘麻子那般真的动手。刘麻子看到众人都停了下来,马上就是满脸阴沉地说道:「兄弟们!眼看着这上庸城是保不住了!我们还不如乾脆砍了这庞羲的脑袋投降!说不定还能搏一场富贵!」

      在这样一个年代,没有一个汉子是真的甘于平凡的,这些军士当年会投军,其实也不就是为了能够建功立业,闯出一番富贵嘛!听到刘麻子的话,这些军士也都是心下一动,更何况,现在庞羲已经被死了,可以说众人已经是没有回头路了,这些军士也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同时朝着刘麻子点了点头。

      刘麻子一个大跨步走到庞羲尸首旁,挥刀就是将庞羲的人头给砍了下来,对着左右军士喝道:「我们现在就提着庞羲的人头去城东!只要那里的兄弟们见到庞羲的人头,肯定不会再拼命战斗了,到时候我们再去打开城门,迎对方大军入城!」不得不说,这个叫刘麻子的军士还算是有些能耐,能够这幺快就想到这个办法。

      刘麻子的办法果然奏效了,原本还有些犹豫地陈就等人,在看到庞羲的人头的时候,很自觉地就放下了武器。加上城门被打开,接下来勇卒军拿下上庸就十分简单了,有了陈就等人带头,城头上的守军士兵也都是很自觉地选择了投降,少部分死忠派也在见到大势已去后乾脆挥刀自刎。勇卒军彻底接管了整个上庸城,包括后来赶来的那两千守军在内,勇卒军的兵马不但没有减少,反倒是增至了五千余人!文聘倒也乾脆,直接就是任命陈就带着一千名降兵留守上庸,而他则是带着四千人朝着襄阳城赶去。

      文聘顺利拿下上庸城的第二天,在荆州最东边的江夏城外,甘甯和赵强也已经率领了五千勇卒军赶至。与文聘强行硬攻下上庸不同,当甘宁的五千大军杀到江夏城外的时候,江夏城太守邓羲直接就是打开城门投降了。

      也不由得邓羲不投降,江夏城内只有区区数百名守军,而甘宁却是有整整五千人马,虽然江夏的城防不错,可是人数上的巨大差距,邓羲可没有那个把握能够挡住对方的攻击。若是贸然开战,到时候反倒是惹怒了对方,等到城破之时,自己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邓羲在官场呆了这幺多年,又岂会不明白其中道理?

      不过,虽然江夏城拿下了,但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在江夏城不远处的三江口水寨上的那一万水军!

      原本甘宁还以为拿下了江夏城之后,那一万水军自然可以手到擒来了,可等他问到江夏太守邓羲的时候,邓羲却是告诉甘宁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江夏的水军和江夏郡的守军一向都是进水不犯河水,谁也管不着谁!

      会造成这样一个结果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荆州两大世家蔡家和蒯家的关係。邓羲为江夏太守,在荆州两大势力当中,一向都是站在蔡家这边。而统领江夏水军的将领苏飞,却是蒯家所支持的人。虽然因为王睿的原因,蔡家和蒯家不像以前那般斗得那幺凶,但要邓羲和苏飞两人精诚合作那却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邓羲告诉甘宁,就算是现在江夏城已经落入了勇卒军的手里,但三江口上的荆州水军却还是听命于苏飞。甘宁听了,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对邓羲问道:「那个叫苏飞的,是个怎样的人?有什幺弱点?」

      听得甘宁这幺一问,邓羲也是低头想了想,随即说道:「苏飞,此人是蒯家前两年刚刚提上来的一名年轻战将,寒门子弟,也没有什幺亲人,属下也没有听说过此人有什幺弱点。不过可能是因为出身寒门的原因吧,蒯家的人似乎对他并不怎幺看重,儘管将他提为了江夏水军的统领,但是他在蒯家的地位却是不高!属下看此人现在似乎对蒯家也不像以前那般忠心了,或许将军可以从这方面着手?」邓羲现在归顺于甘甯,自然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特别的低。

      甘甯听了邓羲的话,歪了歪脑袋,到最后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乾脆一摆手,喝道:「算了!有什幺好想的!老子就带着兵马直接杀过去得了!那个叫苏飞的家伙要是识趣,就快快投降,要不然,哪怕他有再多的兵马,也要死在老子的甲牙刀下!」

      「将军!」见到甘宁有点冲动了,在甘甯身后的赵强忙是劝道:「将军莫急!那苏飞手上可是有一万水军,还有水寨作为依仗!要是强攻的话,恐怕胜算难料,就算是胜了,我军的损失也会很大,不若智取!」

      「智取?」有了赵强的这番劝说,总算是将有些心浮气躁的甘宁给劝解下来。冷静下来的甘宁突然眼睛一亮,嘿嘿一笑,转头击掌对赵强说道:「你且下去,给我如此这般準备一番!哼哼!你不说我都忘了!老子可是锦帆贼!打水仗?老子还不相信这长江上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 名称:赌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