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什么日子超清

      骑在马上,罗阳还是有些晕乎乎的,不过被不时吹来的寒风一激,却是比之前要好多了,就这幺在迷迷糊糊之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听得刘辟在耳边轻声喊了一句,罗阳才知道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间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民宅,大门紧闭。这一点都不出奇,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大街上两边的宅院哪个不是大门关得紧紧的。刘辟在唤醒罗阳之后,示意那名军士上前扶罗阳下马,而自己则是一个纵身下马,跑到大门口,轻轻敲门。刘辟的敲门手法很特别,似乎蕴含着某种特殊的意味,过了片刻,就听得大门内侧传来了一声低喝:「什幺人?」

      刘辟也是压低了声音,贴着大门回答道:「山上来的人!来找四哥!」

      刘辟的话音刚落,就听得大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当即便是从里面蹦出了四五个人,掩护着刘辟和罗阳三人进了门,甚至连三人刚刚乘坐的坐骑也都是牵进了大门。

      进了大门之后,罗阳用力甩了甩脑袋,示意扶着自己的那名军士鬆手,身形有点晃蕩地往前走,朝着在前面守候的几名黑衣人问道:「带路吧!」

      当即,那几名黑衣人便是对着罗阳和刘辟一拜,转身便在前面带路,罗阳和刘辟则是紧随其后。别看这民宅从外面看好像不怎幺大,可这里面却是别有洞天,这还是当初罗阳还在王睿手下为将时就已经看准了的地方,早就偷偷买下,就连黄忠也不知道。

      很快,几人便是来到了一间小屋门口,那几名黑衣人走到小屋门口,侧身让出了房门。其中一名黑衣人对着罗阳抱拳说道:「主公!自从小的护送她到了襄阳之后,她就不肯进食,说是一定要见主公一面。小的也不敢用强,所以只能是通知主公了!」

      罗阳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们做得很对!好了!都下去吧!呃,刘辟,你也下去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见到罗阳好像清醒了不少,刘辟也就放心了,对着罗阳抱拳应了一声,便是带着那些黑衣人退了下去。而罗阳则是直接上前伸手一推,将房门推开,径直走进了小屋。

      小屋内倒不是一片漆黑,一盏油灯总算是为小屋提供了一丝光亮。罗阳站在门槛内往房内一看,这倒是一间很普通的小屋,里面除了摆在视窗的一张桌子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家俱了。而在房间最里面的角落里,何太后无神地看着闯进来的罗阳,似乎没有什幺反应。

      和当初在樊城时一样,何太后的双手双脚都被困了一个扎实,不过可能是因为天凉的缘故,看管她的军士还是为她在地上垫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免得她受冻。而在棉被旁边,摆放着一份饭菜,不过却是没有动过的迹象。

      罗阳看了一眼何太后,随手将房门关上,上前对着何太后抱拳说道:「末将见过娘娘!」

      何太后只是转

头看了一眼罗阳,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何太后的眼中既没有愤恨,也没有恐慌,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空洞的情感。似乎已经确定何太后不会大喊大叫,所以军士们并没有用东西堵住她的嘴,不过就算是如此,何太后却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又把头转回去了。

      罗阳的眉头不由得一皱,继续说道:「娘娘!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还请娘娘进食!」

      听得罗阳的话,何太后又是慢慢转过头来,用那空洞的双眼盯着罗阳看了半晌,终于是开口说道:「你们到最后不也就是想要我的命吗?我把命给你们就是了!用得着假惺惺地装蒜吗?」

      虽然何太后这番话的语气很平淡,可是这话语间却是透着丝丝的寒意,让罗阳有些晕沉的脑袋清醒了不少。紧皱着眉头看着何太后的表情,似乎不像是作假,看来这何太后当真是心萌死意了。对于罗阳来说,这何太后是死是活他倒是不在意,可是既然想过要把何太后交给刘协来处置,罗阳就不希望何太后现在就死了。当即,罗阳便是对何太后说道:「娘娘万万不可这幺想!难道娘娘不想再回到皇宫?」

      「皇宫?」听得这个名词,何太后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亮光,似乎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反应,脸上也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开始浮现出了一种轻微的、很複杂的神情。

      见到何太后的神情变化,罗阳就知道自己找准了方向,当即便是趁热打铁,上前一步,对何太后说道:「没错!娘娘毕竟是国母!现在末将这幺对娘娘,也实在是情非得已,只要等到娘娘回到了皇宫之内,就可以继续享受着娘娘以前的生活了!当然,前提是要娘娘能够活到那个时候!」

      罗阳的一番话似乎是给何太后描绘了一个希望,最后一句话更是看着何太后面前那动都没有动过的饭菜说的,自然是话有所指。听完罗阳的话,何太后的脸上似乎流露出了一种嚮往,看来在皇宫的这十多年的荣华富贵已经深深渗进了何太后的身心。脸上浮现了一些挣扎之后,何太后最终还是露出了无奈和放弃的神态,对着罗阳举起了被捆绑的双手,咬紧牙关说道:「给,给我鬆开吧!我要吃饭!」

      罗阳笑了,这何太后毕竟还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对于荣华富贵的嚮往就足以克制她那点求死之心。当即,罗阳便是道了一声罪,上前为何太后解开了手上的绳索,甚至是连她双脚的绳索也给解开了。既然何太后的心结已经没了,也不用太过担心,反正这里已经被重重把守,量她一个羸弱女子也逃不出去。

      被解开了绳索之后,何太后先是用手轻轻揉了揉手腕和脚踝,每天都被长时间绑住,她一个女子自然是有些受不了。抬头看了看罗阳,罗阳连忙是对何太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是让何太后自己用食,罗阳还没有下贱到要给一个原本就没有什幺好感的女人餵饭的地步,就算是这个女人曾经是天下最有权势的女人。

      似乎是明白了罗阳的那份自傲,何太后苦笑了一下,便是很自觉地伸手去端起了碗筷,低头看了看碗中的白米饭,又抬头看了看罗阳,苦笑着提起筷子就準备吃了。看着何太后的这副样子,罗阳也是松了口气,看来这件事算是轻鬆解决了,如果这何太后当真是态度坚决的话,对罗阳来说,还真是件麻烦事,说不得到最后也只能是用强把食物给塞进去了。

      罗阳这一走神,却是没有看到,就在何太后低头準备吃饭的那一瞬间,何太后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异样的神色。趁着罗阳没有注意,何太后猛地将手中的饭碗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就听得哐啷一声,陶碗直接就被摔成了碎片,那白米饭也是撒了一地!

      何太后这突然的举动,也是吓了罗阳一跳,低头看着何太后,却是不知道为何她又突然发起脾气来。而就在这时,何太后猛地一纵身,却是扑到了地上,抓起一块陶碗的碎片,直接就是往自己那白净净的脖子上割了过去!

      「糟!」罗阳见了,眼睛的瞳孔不由得一缩,立马就明白何太后这是要自尽,慌忙伸手就将何太后的手给抓住,那陶碗的碎片距离何太后的脖子,已经是不到一指的距离了。也亏得刚刚罗阳往前跨了一步,要不然,还真让何太后给成功了!

      「放开我!放开我!」被拦住了的何太后开始拼命地挣扎起来,可她的那点力气又怎幺挣得开罗阳那像铁钳般的手。挣脱不了,何太后又用另一只手不停地捶打罗阳的手臂,试图要让罗阳放手。

      只可惜,何太后这点力气,对于罗阳来说,也就是挠挠痒的感觉。当即罗阳便是伸手将紧紧握在何太后手中的碎片给硬扳了下来,然后一把就将何太后给拽了起来,喝道:「娘娘!请自重!」

      「放开我!」何太后被罗阳这幺一拽,却是吃痛地娇呼了一声,可却没有放弃挣扎,这下可是连脚也用上了,一边踢一边喊道:「放开我!我的皇儿已经死了!我活下去还有什幺希望!让我死了算了!放开我!让我死!」

      听得何太后的话,罗阳总算是明白何太后为什幺会闹出这幺一出了,想想也是合乎情理。何太后就算再怎幺样,她也毕竟还是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女人,自己的丈夫先是移情别恋,最后甚至连到死都没有和她和解,这对她的打击已经是够大的了。而作为她之后的唯一寄託的儿子,现在也是不在这个世上了,何太后萌生死意,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想到这里,罗阳就是不由得一阵头疼,这何太后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现在还要死要活的,罗阳还真不知道该怎幺应付了。

     

  • 名称:今天什么日子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