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超清

      蒯良会有这种想法却不是没有缘故的,虽说南郡的兵马已经被黄祖给骗光了,但外人却是不知道啊!想要从南阳或樊城穿过襄阳、南郡,再到那汉寿城,除非是他们倾尽全部兵马打过来。而蒯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罗阳竟然会有那幺多的兵马,可以说,使得蒯家兄弟到现在还没有摸清罗阳底细的缘故,都要归功于罗阳之前把自己的实力藏得太深了!

      蒯良的回答,让刚刚猜出一点头绪的蒯越又再次放弃了这条线索,蒯良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算了!不管是哪一方的人马,我都相信他们是不可能攻破武陵的!不过现在最为担心的,却是江夏的水军竟然到现在都还没到!恐怕那支人马已经落入蔡家的手中了!」

      关于江夏水军的事情,蒯越以及庞季等人都清楚,江夏的太守邓羲虽然是蔡家的人,但是江夏的那些水军却是一直掌控在蒯家手中。蒯良在离开襄阳前,已经派人前去通知江夏水军统帅苏飞,按照时间上来判断,虽然江夏距离武陵有些距离,但从水路走要快上不少,现在也应该有个消息了。江夏那可是也有五千水军啊,要是加上黄祖的这五千水军,那蒯家手中的水军就有上万人,可以说是完全掌控了荆州的水军!

      「苏飞吗?」蒯越撇了撇嘴,对于这个苏飞,虽然一直都很的蒯良看重,但蒯越却是不怎幺喜欢此人,所以才会在蒯良安排苏飞担任江夏水军统帅之后,他又想办法派了一个蒯青去江夏监视苏飞。不知为何,蒯越就是觉得这个苏飞和蒯家不是一条心。

      蒯良也知道自己弟弟的想法,当即也是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可能是路上有些耽搁了吧!我们就再等上一些时日!」说着,蒯良也是不由自主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段时间来,蒯良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就算是蒯良才智过人,也是感到很疲惫了。

      「报——!」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呼喝声从外面传来,一名军士急匆匆地就是从跑了进来,朝着蒯良就是单膝跪下,抱拳喝道:「回稟大公子!汉寿城飞鸽传来密信!」

      「什幺?」军士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就引得在场众人一阵惊呼,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军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先前他们已经是完全放弃了汉寿城,可没曾想,现在竟然从汉寿城传来了急报,难道先前蒯良的推测都是错的?

      这下就连一向沉稳的蒯良也有些把持不住了,慌忙对着那军士喝道:「密信呢!快!拿给我看!」

      那军士也不敢怠慢,立马就是从怀中掏出了早就準备好的密信,直接呈上给蒯良。而蒯良也是急忙接过密信摊开看了起来,一时间,整个议事厅内的气氛也是变得异常地凝重,蒯越等人也是很想知道那密信上写的是什幺内容,可又不敢上前从蒯良手中抢,只能是焦急地等着。

      过了良久,之前一脸急色地蒯良也是慢慢恢复了之前沉稳的神情,显然这密信上的内容蒯良已经是看完了,只是现在他却是在思考着什幺。终于,蒯良将手中的密信放了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而在旁边一直等着的蒯越见状,连忙是上前问道:「兄长,这密信上写了什幺?汉寿城是不是还在我们蒯家手上?」

      听得蒯越的问话,蒯良却是突然一笑,将密信直接递给了蒯越。蒯越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连忙接过密信一看,只见这密信上写着:「数日前,敌军来袭,现已退去,但汉寿城残破,不堪防守,请退武陵!」

      这密信上所写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前几日有敌军来袭,不过已经被击退了。只是这一战之后,汉寿城也被打得差不多,根本就不能驻防,所以汉寿城的太守才请求带领汉寿城的守军退回武陵来。蒯越在看完密信上的内容之后,脸上却是阴晴不定,抬起头望向了自己的兄长,犹豫地说道:「兄长,这密信所写,似乎……」说到一半,蒯越又没有再说下去。

      而蒯良却是突然哈哈一笑,说道:「没错!依我来看,这封密信本就是一个圈套!」

      「圈套?」庞季和曹寅此刻那心里就像是一只猫在没命地挠一般,他们没看到密信上的内容,又不敢随便开口问,只能是看着蒯家兄弟在那里跟打哑谜一样的对话。所幸,蒯越见到庞季和曹寅的模样,也算是体谅他们,直接一摆手,便是将密信又递给了他们,同时挥手让那名送信的军士退了下去。庞季和曹寅接过密信,凑到一起看了一遍,同时抬起头望向了蒯家兄弟,庞季说道:「大公子,这汉寿城当真是解围了?」

      「哼!解围当然是解围了!」蒯良虽然脸上还是一副笑意,但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寒光,哼道:「只不过这汉寿城的城门只怕也是被攻破了!」

      「攻破了?」庞季和曹寅不由得一惊,却是有点摸不清头脑,这密信上不是说了敌军已退嘛?听得蒯良这幺说,两人还以为自己把密信上的内容给看错了,连忙低头再看了一遍。没错啊!的确是写着敌军已退啊!两人满脸狐疑地相互看了一眼,转头望向了蒯良,却是一脸的不解。

      而蒯越在听完蒯良的话之后,低头沉思了片刻,却是眼睛一亮,当即便是击掌说道:「兄长,我明白了!这密信有诈!」

      「有诈?」曹寅一愣,问道:「二公子,难道这封密信不是汉寿城发出的?」

      蒯越摇了摇头,眼中也是同样闪过一道寒光,冷笑着说道:「这密信既然是用飞鸽传书,那就肯定是从汉寿城传来的!只不过这写信的人嘛,却未必是汉寿城的太守!」

      蒯越这幺一说,也算是说得很明白了,庞季和曹寅都是恍然大悟,庞季连忙再看了一遍密信,抬头说道:「大公子,二公子,莫非,这密信是敌人所书?」

      「不会错了!」蒯良点了点头,说道:「这飞鸽传书虽然机密,但若是那汉寿城的太守被敌人给生擒了,想要从他口中挖出这个秘密也不是什幺难事!只是这幺明显的计策,竟然也敢拿出来卖弄,对方也太瞧不起我蒯子柔了吧!」说着,蒯良少有的露出了自傲的神情。

      曹寅此刻也是隐约猜出了其中的关节,连忙问道:「大公子,二公子,莫非,这是敌人所用的一个诡计,想要让我们上当?」

      这次回答的是蒯越,他点头说道:「不错,我刚刚看这封密信的内容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倘若汉寿城当真是守住的话,没有理由会直到这个时候才给我们发出密信,这是第一个漏洞!其次,汉寿城对于我们蒯家来说,本来就只是起一个哨岗的作用而已!就算汉寿城的城防再怎幺不堪重用,却是根本没有关係,蒯家从来就没有寄希望凭藉汉寿城来挡住敌人的攻击!所以这密信上所说的,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破绽!不过说来惭愧,这一点,我却是刚刚才看出来的!」说着,蒯越对着兄长便是一拱手,自承自己的确不如兄长眼光毒辣。

      蒯良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说道:「很明显,对方是想假借汉寿城守军的名头,潜入武陵城,进行偷袭!只不过,我又怎幺可能会中这种粗陋的诡计?哼哼!我可不管这些敌人是什幺来路,不过这次我要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蒯越的眼睛一亮,忙是对蒯良说道:「兄长,你的意思莫非是想要将计就计?反过来将这支敌军给吞下?」蒯越这幺一说,让有点跟不上他们兄弟俩思维的庞季和曹寅眼睛一亮,吃惊地望向了蒯良,之前蒯良还是準备死守武陵,怎幺突然又改变主意,想要主动出击了?

      蒯良点了点头,嘴角一咧,笑着说道:「不错!若是对方正大光明的来攻打武陵城,我说什幺也不会主动出击,绝对会死守武陵城,来和他们对耗。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对方既然想着要算计我们,我又怎幺会对他们客气?他们要用计引诱我们,那就必然会露出更大的破绽,只要抓住了这个破绽,自然能够轻鬆获胜!更何况,现在我们已经算准了他们的想法,而他们对我们却是一无所知,正是有心算无心,这一战我们是必胜,必胜的仗,我们为什幺不打?」

      听得蒯良这幺说了,不仅是蒯越,就连庞季和曹寅也是充满了信心。庞季毕竟年纪偏大,沉稳许多,那曹寅却是满脸狂热,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说道:「大公子英明!经过这一战,说不得我们还能够捞得不少好处!对方可是能够一口气攻陷汉寿城的军队!无论是兵马还是粮草都肯定少不了!」曹寅现在可是完全站在了蒯家这条船上,蒯家越强大,他的好处就越多,自然是期待着蒯家战无不胜了!

     

  • 名称:叠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4: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