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肤传说超清

      「今夜诸位不醉无归!来!干!」

      随着罗阳这一声呼喝,坐下的众将士们一个个都是欢声雀跃,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开怀畅饮起来。夺下荆州,可以说是完成了罗阳这几年一直努力的一个目标。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为荆州刺史,不过罗阳已经派信使前往罗阳请命了,相信这次前往陈留参与会盟之的时候,这任命就能下来。儘管现在罗阳在和董卓作对,但毕竟这职务的任命还都得走那幺一道程式,况且董卓也不会卡这一道关。

      为此,罗阳可是要好好放鬆一下,况且再过几天,勇卒军就要出发前往陈留了,这一战可不比得这次的荆州之战,是该让将士们好好开心一下了!想着这点,罗阳便是一口干了杯中酒,眯起眼睛看着坐下的众将畅饮。如今罗阳手下也算得上是兵强马壮了,手下尽是精兵强将!别的不说,光是一个黄忠,就足以抵得上千军万马了!甘甯、乐进、文聘、周仓,也都是勇猛之士,其余刘辟、龚都、裴元绍和赵强等人,皆是将才!

      不过唯一不足的是,在罗阳帐下的谋臣,却只有郭嘉孤零零地一个,看来此次前往陈留要想办法弄来一些谋臣了!罗阳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虽然在后世听说过荆州多智者,可罗阳却是没碰到几个,好像那个诸葛亮和庞统都是荆州人吧?这两个可是逆天的大杀器啊!看来要抓紧把他们找出来才是!

      相比罗阳这里苦思冥想着怎幺找人才,在下面的那些部下却是喝得痛快,特别是周仓和郭嘉这两个酒鬼,就看得周仓一把将郭嘉那瘦小的身子给揽在怀里,咋一看,几乎都看不到郭嘉的身子了。周仓这次因伤没有参与到攻打襄阳之战中,可是憋足了劲,现在正在拼命拖着郭嘉到处和别人拼酒呢!

      而同样没有参加到襄阳之战的乐进,相比之下就老实多了,还是照旧一个人坐在位置上,淡淡笑着看众人闹腾。不过经过了上次樊城一战,乐进和众将的关係已经缓和了不少,经常会有人来向乐进敬酒,对于这,罗阳当然是乐见其成了。

      至于众将当中,最高兴的,恐怕就要属甘甯和赵强了,攻破襄阳之后,甘甯和赵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王睿的葬身之所,将王睿的尸首给挖了出来鞭尸洩愤!这也难怪甘甯和赵强会如此,灭族之恨,他们却是忍了这幺多年,要换作是一般人,只怕早就被憋疯了吧!而今天晚上,也正是他们两人尽情发洩的日子,他们两个躲在一旁,又是哭又是笑的,你一口我一口的拼命灌酒,似乎在历数这些年来的辛酸。

      不管怎幺说,这次拿下襄阳,对于罗阳来说,总算是正式走出了在这个年代生存下去的第一步!光是这一点,就值得罗阳放鬆一晚了!醉了,真的是醉了!自从来到这个年代以后,罗阳就没有像此刻这般开怀畅饮,为了生存,罗阳这些年脑袋的那根筋一直都是绷得紧紧的,今天晚上放开了一切,到最后,甚至连罗阳自己也加入到了周仓和郭嘉当中,和众将一块胡闹起来。

      看着连罗阳都如此失态,在场唯一能够保持清醒的乐进和刘辟不由得哑然失笑。特别是看到周仓将他那只毛茸茸的大黑手直接搭在了罗阳的脖子上,没上没下地和罗阳称兄道弟起来,就连乐进也是无法维持他那张死人脸,哈哈大笑了起来。

      众人在刺史府一直闹到了深夜,而在大厅内,除开乐进和刘辟两人之外,其他人已经是醉作了一团。甘甯抱着赵强两人靠在了大厅的角落里,而从视窗照射进来的月光映在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得到在他们的脸颊上还残留着不少泪痕。黄忠倒算是比较斯文的,喝醉了以后,一个人就这幺趴在自己面前矮桌上,睡得挺香。其他人也都是躺在了大厅中央,横七竖八地,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而最离谱的,莫过于罗阳、周仓和郭嘉三人了,周仓光了个膀子,露出了一声黑肉和胸口的那几撮黑毛,整个人摆成了一个大字型躺在地上,一只手还不时在胸口挠几下。而郭嘉则是横卧在了周仓的肚皮上,怀里死死地抱住空酒壶,嘴巴吧唧吧唧地还在流着口水。至于罗阳呢,则是脑袋枕在了周仓的左腿上,一手拉起了周仓的右腿,似乎是当做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着这大厅内一片狼藉,乐进和刘辟两人相视而笑,刘辟对乐进说道:「乐将军!看来主公他们不睡到明天是不会起来了!我们也是乾脆在这府上找个房间休息吧!这刺史府内的空房可是多了去了!」

      对刘辟的提议,乐进也没有反对,点了点头,便是双手一撑想要站起身来,却是整个人有点打晃,看来今天他喝得也不少。而刘辟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是站起来了,可是整个人却是晃晃悠悠,随时都有要倒下的可能。刘辟苦笑一笑,说道:「看来我刚刚说错了,不只是主公他们,我明天恐怕也是早起不了!」

      「彼此彼此!」乐进也是回以同样的苦笑,乐进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喝这幺多酒了,看来这气氛也确实会感染人。

      「将军!将军!」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军士突然跑了进来,刚刚走进大厅,却是被大厅内的这副情景给弄得一呆。

      刘辟见了本来还想上前去拦住那名军士,可是一不留神,迈出的腿一晃蕩,刘辟就直接这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一旁的乐进见了,也是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已经有些醉意的刘辟脸皮倒也是厚了不少,沖着那名军士摆了摆手,说道:「过来!说吧!有什幺事?」

      那名军士见着刘辟的那副样子,差点没有忍住笑出声来,拼命咬紧了牙,这才忍住了,低头朝着刘辟抱拳一拜,随即便是上前附在了刘辟的耳朵旁嘀咕了几声。听完这军士的话,刘辟的眼神倒是清醒了一些,随即点了点头,低头思索了片刻,便是对那军士说道:「你且在外面等上一会!我这就通报主公!」

      听得刘辟的回复,在一旁的乐进倒是有些惊讶,乐进在勇卒军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早就得知,在黄忠没有加入勇卒军之前,刘辟和龚都就是勇卒军的统帅。刘辟不仅在勇卒军的威望颇高,而且还深得主公的信任,可就算是如此,刘辟却还要先稟报主公之后再做决定,可见这不是一般的事情啊!

      不过乐进虽然心中好奇,但却是忍住了没问,什幺事该问,什幺事不该问,乐进也是把握得到这其中的分寸。回头向乐进点头示意了一番,刘辟却是没有把那件事告诉乐进,而是直接爬到了罗阳的身边,伸手推了推罗阳,轻声喊道:「主公!主公!醒醒!主公!」

      罗阳也睡了没多久,虽然酒醉得厉害,但却没有睡实,所以被刘辟这幺一推,竟然就这幺醒了过来。醒虽然是醒了,只是看他那醉眼朦胧的样子,恐怕这酒还没有醒。睁开眼睛,罗阳似乎还有点糊涂,没有弄清楚状况,转头望左右一看,突然感觉自己手上毛茸茸的,很扎手,低头一看,却是被周仓那支大黑脚给吓了一跳!

      坐起身,把周仓的那只大黑脚给推开之后,罗阳这才慢慢想起先前自己喝醉的状况,却是苦笑着转头望向了刘辟,拍了拍脸颊问道:「刘辟啊,怎幺了?」

      刘辟见到罗阳醒了,连忙跟先前那个军士一样,附在了罗阳的耳边,嘀咕了起来。虽然罗阳现在酒还没有全醒,但总算不是醉得很厉害,听完刘辟的话之后,眉头不由得一皱,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一趟吧!都準备好了吧?」

      似乎早就知道罗阳会这般回答,刘辟忙是沖着罗阳点头称是。当即,罗阳便是在刘辟的搀扶下,慢慢站起身来,低头看着周仓还在那里呼呼大睡,罗阳的脸上一副又是气又是笑的模样,伸腿就是朝着周仓踹了一脚,笑駡了几声。不过罗阳这一脚对于周仓来说,连饶痒痒都算不上,周仓吧唧了一下嘴巴,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去了。

      而罗阳转过头这才发现乐进还坐在那里,不由得一脸尴尬地说道:「啊,文谦啊!你还没休息啊?」

      乐进倒也识趣,对着罗阳抱拳说道:「主公儘管去忙!末将刚刚也是喝了不少,再在这里坐一会就下去休息了!」

      乐进都这幺说了,罗阳也就是不再多说,交代了几句,便是和刘辟一同出了刺史府,而在刺史府门口,刚刚那名军士早就準备好了坐骑,两人便是翻身上马,在军士的带领下,朝着城内另一个方向赶去。

     

  • 名称:冰肤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4: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